♥ 作者: 玄月冥 ♥

三胞胎的游戏 第一章

三胞胎的游戏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日,无事。

我关掉面前的电脑,没有形象的伸了个懒腰。

加班到晚上7点,我也是有够拼命的。

“什么时候能过上不劳而获的生活啊。”这种话当然只是说说罢了,我心里清楚的很,这种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收拾好东西,回家睡觉。

睡前应该还可以看点什么爽一爽。

地铁也没有了,班车也没有了,计程车也看不见一辆,看样子是要再走上一段路去商业街看看了。

“嗯?那是什么?”正走在路上的我注意到一边的小巷子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努力的挪动,就体型大小来看,似乎是个大型犬之类的动物。

出于好奇心,我走进小巷子里,想看看这只动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啊这。”直到走近之后我才看清楚,我面前的并不是犬科动物,而是一个人。

一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少女,双臂双腿折叠后用皮带扎紧,在膝盖和手肘的位置垫上了厚厚的海绵,脖子上带着红色的狗项圈,脸上戴着宽大的眼罩,嘴里咬着一颗红色的口球,头顶戴着一个猫耳发箍,屁股那里也塞着一条黑色的尾巴,可以看到的部分都有一些细小的锁孔。

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能遮挡她的身体的东西了。

她明显是听到了我发出的声音,正急急忙忙的想要躲起来,却在一阵哗啦啦的锁链声中乱晃,不时撞到垃圾箱或者墙壁上。

我这时才注意到她被用锁链绑在了垃圾箱边。

此外,我还听到小巷深处有传来窸窸窣窣的流水声。

“不会是在里面小便吧。”我小声嘟囔了一句,虽然这个行为有些影响市容,不过既然是敢这么玩的人,应该不是有钱就是有势,我一个小小的社畜还是赶紧开溜……

“葵酱,你怎么啦?”小巷深处传来少女的声音,让我一时间有些邪念上头。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大不敬的事情还是不能做的。”我急忙深呼吸,小声的安抚起自己来。

脚边那个猫耳少女葵躲来躲去居然摸到了我的脚边,她撞上了我的腿之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急忙转身想要远离我,却一头撞上了垃圾箱。

随着duang的一声响,这个猫耳少女就坚持不住,一下子躺到了地上,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在装死。

我一个大好青年,怎么会让这个可怜的少女躺在地上呢?

所以我急急忙忙把一动不动的少女抱起,小心的检查她的身体,查看需不需要去医院。

还好,只是一头把自己撞晕了而已,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问题。

“叔叔,你可以把葵酱还给我吗?”

正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小巷深处的垃圾桶边,一颗可爱的小脑袋从那里探出来,颇为紧张的看着我怀里一动不动的猫耳少女。

“啊抱歉,我还以为是被遗弃的动物来着……她撞到头了,记得敷点药。”我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堆,又觉得自己像是傻逼一样闲的管别人的闲事……

最后还是憋了一句“不用找什么东西给她垫一下吗?”

躲在垃圾箱后面的少女被我的话顶到愣神,她犹豫了一下,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的模样,从垃圾箱后面走了出来。

她的身上被绳子紧紧的绑住,虽然我看不出这是怎么个绑法,但是这些绑在她身上这些绳子的纹路,确实很漂亮。

她的双手被绳子结结实实的绑在身后,我第一眼看到她的是还还以为她是没有双臂的残疾人;她的大腿被绑成一条,只有分开的小腿可以支持她移动。

而她的大腿根部还有不少水痕沿着白嫩的腿部下滑,随着移动留下几个湿乎乎的脚印。

“可以麻烦叔叔帮橘一个忙吗?”被绳子绑住的少女没有靠近我,就站在那个垃圾箱旁边。

还算是有点警惕心……我心里胡思乱想着“带回家养起来”“干一顿丢在这”之类的想法,最后还是压制了恶念。

“你说吧。”我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帮忙。

“可以帮橘从垃圾箱里找一个袋子吗……”少女缩着脖子,窘迫的小声说话。

我:???

“橘把要用的东西提前放在垃圾箱里了,但是里面扔了很多垃圾……”少女说着转了个身,展示一下自己被绑在身后的双手,“橘没法翻……”

行吧……翻翻垃圾桶嘛……

我掀开垃圾桶的盖子,顿时皱起了眉。

里面垃圾真的是太多了。

要是没有垃圾的话……她应该会直接跳进去吧……我转头看了一眼正看着这边的少女,心一横,撸起袖子就准备下手。

翻了十几分钟,我才从垃圾箱里拿出一个密封良好的黑袋子。

个头不小啊……我忍着袋子上沾上的酸臭,找到开口将袋子打开,抖了两下。

先掉出来的是一把剪刀,想也不用想,肯定是用来剪断绳子的。

下一个物件是一个由乳胶球和一条很软、细长的柱状体连接成的口球,说真的,它太长了,我怀疑这东西可以一步到胃。

最后一个东西就让我有些感觉惊奇了,是一个马鞍一样的东西,下面没有固定用的皮带,反而是一件束腰;两边各是一大一小两圈皮带,从大圈皮带上吊下一条皮带,皮带上又连着皮带,看上去像是绑在腿上的装饰品,但是上端连在马鞍上,皮带中间的位置又垫着一层厚厚的海绵,让人想不明白这有什么用;前面有用细链锁住的一张卡片,同样想不明白是什么;后面是一根连着小铁环的细长皮带,看着应该是要连接在什么上面的;最后马鞍上面,有标准的三个凸起物。

黑色串珠的尿道塞,粗大长直的柱状体,还有和拉珠相连的肛塞。顺便一提,这个肛塞上面的拉珠有十个,不过个头不大。

我手都是臭的……我看着地上的东西,想了想没有动手,既然对方敢把东西塞进垃圾桶里还这样出门,就肯定能剪开身上的绳子。

确实,少女见东西都已经摆在自己面前,也不再去想我会不会造成什么威胁,一心只想着赶紧解开身上的绳子。

然后我就看着她躺在地上费力扭动着身体,应该是摸到了剪刀但是爬不起来了……

我能怎么办呢,除了帮忙之外我也只能看着她在地上扭来扭去了。

我忍着恶心把那个袋子翻过来套在手上,用力把少女从地上拽起来,再拿过她手中的剪刀,轻轻松松的剪断那些缠绕在她身上的绳子。

她对我说了声谢谢,把没沾上垃圾味的剪刀连同我手上套着的袋子一起丢进垃圾桶里。

然后就去摆弄那个马鞍一样的东西去了。

我想了想,觉得对方应该是不需要我帮什么忙了,而且这种事让一个外人全程围观的话可能会非常让人难堪,于是就打了个招呼,准备找个便利店清洗一下发臭的双手。

我还是个好人啊。

“那个,叔叔……”少女开口叫住了我,“一会叔叔再帮橘一下,可以吗?”

叫我哥哥!我稍微腹诽了一下,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双手。

“没关系的,正好可以去我家洗一下。”少女说着去晃了晃还没醒过来的猫耳少女,把对方摇醒之后继续说道,“而且橘觉得叔叔是个好人,橘希望你可以来陪我们玩。”

玩?玩啥?我愣了一下,然后想明白了她说的玩是什么。

也不是不行。我在心里小小的傲娇一下,又顺便稍微纠结了一下。

毕竟还要工作的嘛。不过明天倒是可以陪她们玩玩的,反正休班。

我点点头,但是手上的状态并不能让我现在上手帮忙,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她拿着那套奇怪的马鞍在猫耳少女身上比划着。

她调整了一下马鞍后面那条皮带,把束腰撑大,让猫耳少女配合她套上。

调整好位置之后,少女便用力拉扯那条皮带,收紧束腰,没忘记把猫尾巴从铁环里穿过,让皮带能紧贴着猫耳少女的下体,少女蹲下身体,把皮带在束腰下缘的卡扣里穿过,没好心的用力一拉。

立刻就听到猫耳少女惨痛的呜呜声。

这样就固定好马鞍了。我点点头,觉得这马鞍非常巧妙,是市面上买不到的高端货。

少女摸了摸猫耳少女的头来安抚她,然后指导猫耳少女张开四肢趴到地上,便一步横跨到马鞍上,双手扶着最长的后庭拉珠挨个用力捏了一下。

就看到那十个拉珠表面覆盖上了一层油亮的液体,应该是润滑油一类的东西。

少女深吸一口气,把已经被充分润滑过(看上去)的拉珠对准自己尽力放松过的后庭,一个个的塞了进去,直到前面接触到中间那根圆柱体才停下。

这时候少女半蹲在马鞍上,脸色潮红,更关键的是她身下的猫耳少女正无精打采的轻轻摇晃,刺激着少女。

少女伸手按住身下的猫耳少女,身体略微抬起,深呼吸几次平复身体里的燥热之后才继续下蹲。

橘一手按住摇晃的猫耳少女,一手用力捏了一下已经抵在穴口前的圆柱体,等到圆柱体表面也泛起油光,才扶着圆柱体深入。

然后是最前面的尿道塞,同样的用力一捏,等待内含的润滑液将尿道塞彻底润滑,轻轻前伏让它进入对应的通道,然后继续引导后面的拉珠,让自己能更接近马鞍。

终于,橘将肛塞上面的十个拉珠全部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但是却被粗大的肛塞阻拦没法更进一步。

少女此时正半跪在地上,双手撑着马鞍来支撑一定的体重,她需要做好准备才能继续。

深呼吸几次之后,少女彻底放松后庭,然后迅速撤回双手,让自己越过最大的障碍,使身体完全贴合在马鞍上。

“嗯!”两个少女同时呻吟一声,当然,猫耳少女是被压的。

稍微花了点时间适应自己体内的东西之后,橘才开始继续给自己安装其他的东西。

也就是挂在马鞍两边那些看上去已经有些打结的皮带。

在她的请求下,我帮她理顺了左边的皮带,在她的指导下将她的左腿放进这一圈圈皮带里,再将皮带束紧,直到内置的电子锁对接,最后将大小腿合拢,用留下的最长的三根皮带固定好,让她只能用膝盖上的海绵垫接触地面。

同样处理好右腿之后,两位可爱的少女就算是彻底合二为一,没办法分开了。

哦,当然,就这位少女所说,只要回到家里,她就能通过预留的方法解开身上的束缚了。

最后就是那个看着就很吓唬人的口塞了。

橘看着我小心翼翼的捏着口塞的系带,无语的接过我手里的口塞,轻轻吹去刚刚它落到地上时沾到的灰尘,捧着它在自己的脸上比划了几下。

忍受住身下猫耳少女不住的挪动,少女努力深呼吸一下,将那条软绵绵的圆柱体塞进口中,费力的塞进食道,皱着眉忍受窒息感和胃液翻涌的感觉。

说真的,我看着都感觉胃疼……

我就站在一边,看着那条圆柱体被一点点的塞进少女的身体里,只觉得口干舌燥,想上去帮她一把,或者把那条圆柱体换成自己的。

强行按压下心中的恶意,我一边对自己说“恶有恶报”,一边强制自己只是围观,不往前走一步。

少女终于把球形的口塞塞进了嘴里,为了防止没有忍住吐出好不容易塞进去的口塞,她急忙抓起口塞边的系带,利落的上了锁。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马鞍前面,那根锁住卡片的细链旁边,有一块小小的显示屏亮了起来。

上面好像是正在倒计时的数字。

少女努力的透过圆柱体与咽喉的缝隙呼吸着,慢慢转过头来看向我。

我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可以出发了”。


现在,我正慢慢的跟在二合一的少女身后,充当一个光明正大的色狼,以及保镖。

走在前面的少女用六条腿保持着平衡,缓慢的在昏暗的小巷里穿行,骑在猫耳少女背上的少女时不时转动身下猫耳少女的头,让其转向,避免撞到墙,或者一些倒在路上不能越过去的东西,或者转进更深处的小巷里。

如果有路完全被拦住的情况,我还是会出手帮忙的。(虽然没遇到过)

一路上走走停停,我也勉强辨认出现在所在的位置,就在我所在的公司对面的街区里,似乎离公司越来越近了?

一路上走了近半个小时,我们两……三人才停在一个门前。

我左右看了一圈,没发现有其他人出现的样子,正感叹今晚难得清净的时候,注意到身边的少女正看着我,似乎是在示意什么。

示意什么?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向角落,那里摆着一捆绳子。

我疑惑的转回头,就看到她把双手背到身后。

哦~懂了。

“……但是我不会绑人啊。”

少女一愣,但还是倔强的背过手,同时呜呜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说回来,你怎么还不开门?”

少女突然抽搐一下,眼神变得迷离,但还是伸手指了指马鞍前面的小屏幕。

上面确确实实是个倒计时,还剩不到五分钟。

然后少女用颤抖的手指了指正随着铁链不断颤抖的卡片,又指了指面前门旁边的卡槽。

懂了。

最后的时间,想好好玩玩吗?

少女见我向那捆绳子走去,便拍了拍身下猫耳少女的头,这是约定好的信号,猫耳少女再次顺从的慢慢挪动四肢,让身体和地面贴平。

我拿起那捆绳子,在少女的主动配合下粗暴的把双臂缠在身后,在乱七八糟的将被缠紧的手臂固定在她身后。

彻底绑死之后,我大胆的摸上她小小的胸脯。

少女身体猛的僵硬,但是没有抵抗,让我知道她并不介意我用酸臭的手对她动手动脚,甚至很兴奋的样子。

我蹲在她的身后,双手在少女露出的双乳和绷紧的大腿上来回移动,不时感受一下小腹柔中带硬的手感。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手太脏,我现在就社保。

“唔~呼~”橘费力的发出模糊的声音,身体不断的紧绷又放松,靠在我的身上,任由我对她动手动脚。

而她身下的猫耳少女也感受到了自己上面两人的活动,想抗议又不行,只能故意摇晃身体,搞事情。

很快,五分钟过去了。

我恋恋不舍的收回脏手,把磁卡从马鞍上拽下来,塞进电梯门旁的卡槽里。

门开了,里面的是一间电梯。

有点出人意料,又好像没什么问题。

身边眼神迷离的橘似乎想告诉我什么,但是我没有注意,拉着她直接走进了电梯。

身后大门关闭,电梯下行,然后……

电梯间闪起了红灯,我转头去看身边的橘,正好看到她一副“你完了”的表情。

这是一道保险,防止橘玩脱被人强行带进来,电梯里装了麻醉枪。

所以,很自然的,我中枪了。

与此同时。地下空间中。

一个立在墙角的水族箱里,一个少女正在里面玩的开心。

她戴着水下呼吸面罩和深耳式耳塞,双手双脚呈X形被绷紧的铁链拉住,下身前后三穴都被扩张器打开到极限。

水族箱里除了少女之外,还有其他两种生物——几条医生鱼和经过品种改良的小章鱼

这种小章鱼全部都是人工培育,没有生育能力,没有喷墨的器官,体表长满了细软的绒毛,喜欢窄小的区域,但是极度亲水。

现在,那几条医生鱼正围绕着少女的三点啄食,而那些绒毛章鱼则奋力的填充着少女扩张开的前后二穴,并且不断的在里面扭来扭去,用绒毛刺激着少女敏感的内壁。

尿道口也有两只绒毛章鱼不断的将触须探入,想要整个钻进去,但这两只看上去不太聪明的样子,总是挤来挤去,谁也挤不进去。

除此之外,肚脐、双耳处都有几只在蠕动,试图深入死胡同。

就在少女有一次喷出几只绒毛章鱼时,水族箱的水位突然开始降低,那几只围在少女耳朵处的绒毛章鱼在离水之后迅速放弃钻进去的想法,松开吸盘然后落进水中,向水族箱底部游去。

然后是胸口的医生鱼和肚脐的绒毛章鱼,当水位下降到腿部时,就出现了惊人的一幕。

从少女下身二穴中哗啦哗啦掉出了几十只绒毛章鱼。

伴随着少女又一次喷出蜜汁,绷紧的锁链也开始放松,将少女慢慢放在水族箱底部,随后电子锁自动打开。

少女则瘫在水族箱里近十分钟之后才慢慢爬起来,摘掉脸上的面罩,从水族箱旁边的梯子爬出来,看向开启后一直没有关闭的电梯门。

那里躺着一个男人和两个用装备连结在一起的少女。

三胞胎的游戏 第二章 >>
10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3 thoughts on “三胞胎的游戏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