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iayu ♥

上班被资本家压榨的我回家以后还要被魅魔弟弟压榨 第六章

上班被资本家压榨的我回家以后还要被魅魔弟弟压榨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弟弟,我来陪你了。

凌宇被分到的班级是一个尖子班,也就是类似于里面全都是尖子生,成绩很好的学生的班级,而相应的,他们这一档的学费也会有所减免。

今天也是普普通通的一天,凌宇因为哥哥和班上老师沟通过的原因,可以穿着裙子进入学校,以便让他的外貌看起来不那么的突兀,但被当成女生的代价则是,他不可以去学校的任何一个卫生间,无论是男厕还是女厕。

不过这反倒也是老师保护他的一种措施了,虽然有些极端,但目前也只能这么做才行了。

凌宇是走读制的学生,虽然学校是有宿舍的,但是由于他天生缺乏安全感的原因,每天晚上只有回到哥哥的怀里才能感觉到舒心,因此哥哥也就给他办了一个走读的证明,这样他每天也就可以回家和哥哥在一起睡觉了,当然了,住宿也有性别的问题呢。和他一样走读的学生其实还有不少,绝大部分办这个的都是离家很近的学生,毕竟距离就那么两步路,再出个住宿费就很不划算了。

早晨给哥哥做好早餐之后,凌宇就将睡衣换成了学校的女生校服。校服和之前那所贵族学校一样都是西装三件套,只不过版式和面料还是有很大区别的,不如我给他带回来的那件好看。

穿起来呢,劣质的内衣布料会不断地摩擦凌宇娇嫩的胸部,以及胸部上那粉嫩的两点,虽然这样的刺激并不会让他已经不会有什么反应前面勃起,但是会让他全身感到酥麻,因此就购买了一件材质更好一些的内衣来替换掉这个东西。

新的内衣就舒服多了。

从家到学校大概一公里不到,由于家里没有自行车,所以弟弟一般是走路去学校的。居住在我们这个小区的人也有不少都是那个学校的学生,一大部分都是走读的学生,因此每天早上上学的时候都会有不少的人陪伴着他一起。

“凌宇早安~”

“早上好王妮~”

“早啊凌宇,今天给你哥哥做的什么好吃的?”

“姆…一起吃的煎鸡蛋和烤面包!”

“哇,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改天给我们也做一份吧?”

和同学们一起上学最大的好处就是这个了,凌宇本身是很惧怕和别人交流的,但是渐渐的和这些一同上放学的同学熟络之后,他的社交恐惧症也好了不少,虽然还是不怎么愿意和他人交流吧,但是别人如果问他什么他一定会回答的,应该也算是有所改观了。

不过呢,每天早上这个一同上学时候的谈话环节,他的同学们要么就是说“哇你的哥哥好幸福啊,有你这样的妹妹每天给他做饭。”要么就是骂凌宇他哥哥不干事,不会照顾妹妹的,每一次到这个时候凌宇都会被夹在中间,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只能等着大家一起吵架吵到学校,然后回到各自班级以后这场争论才能结束。

每次都搞的凌宇十分尴尬,只能默默的跟在这群人的后面,什么话都不说。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穿裙子,但是穿着裙子去上学这种事情,凌宇倒是第一次干。虽然已经这样子一周多了,但他还是有一点点的不适应。或许是因为害怕吧,因为自己的身份在学校里面是女孩子,他害怕被人发现自己并不是女孩子。

不过这样的害怕自然是多余的,只要他不做太暴露的事情,正常的上课,上学放学,不要去卫生间,这些事情就都是不会存在的。当然,至少凌宇和哥哥凌枫都是这么想的,日子也就是这样平平稳稳的过着,但是在某一天,这样安静平稳的日子被一封信件打破了。

这天午休过后,凌宇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发现自己底柜里面有一个信封,信封是没有被密封的,上面也没有署名,只有收件人的位置签写了凌宇的名字。凌宇并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所以抱着好奇心,他拆开了信封,信封里面有一张被折叠的信纸和几张照片。

照片是一个女生的裙底,和凌宇同款的校服裙的裙底,以及一条带有黄色条纹的黄白内裤。这个角度大概是从课桌下面往上拍的,将那个女孩的裙底拍的清清楚楚,春光是一览无余。

光这张照片还没完,下一张照片也是裙底,只不过这一次似乎是在正面,少女裙底本应该是平坦的地方却有一块不属于女孩的突起,就好像是男生的毛毛虫软下来以后被拉到了菊穴的方向,虽然很小,但依旧是能够看出来的。

看到这里,凌宇瞬间有些慌张了,匆忙的掀起了自己的裙子,自己下身所穿着的黄白条纹胖次和照片中的一模一样,而小腿袜上面的花纹也和照片中的一模一样,但这并不能说明照片中的人就是他,说不定学校里面还有别人也是这样的呢?

但最后几张连环的照片打破了凌宇的幻想,证明了这组偷拍的裙底照片就是属于凌宇的,而那封信件不用想就知道,自然是用来威胁他的。拆开了信件,里面果然如此,是一个不知道的人用命令的口吻让凌宇下午放学的时候去学校的体育器材室,如果不去就会将这些照片经过一些处理以后发布出去,如果这样子,凌宇就不用在学校里面活了。

凌宇急忙将这些东西收回到了信封里面,然后将他收拾进了自己的书包里,他抱着头靠在自己的桌子上嘤嘤哭泣着,但这又有什么用呢。木已成舟,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发现,为了不被自己刚结交的朋友用那样奇异的眼神看着,为了不让哥哥对自己的期望落空,凌宇决定答应这些人的无礼要求。

他取出了那个放在书包里面的信封,按照信件要求在信封上面签下了字,然后放在了讲台的夹缝里面,稍微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便和几个姗姗来迟的同学们一起下楼去上体育课了,而那封信则安安静静的待在讲台里面,等待着别人将它取走。

体育课结束以后,凌宇已经是满身的香汗了,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在几个同学的搀扶下回到了座位,而此时他的底柜里面也多了一些新的东西。待同学都离去之后,凌宇便摸索了一下自己的底柜,里面除了信件以外还有一根目测四厘米粗二十多厘米长的假阳具,他厌恶的将那玩意往里扔了一点,拿起了新的信件看了起来。

信件的内容不长,意思就是让他在教室里面把这根假阳具插入自己的洞穴中去,无论是插到哪个洞穴里面都可以。凌宇警惕的望了望四周,见四下无人,便缓缓的站了起来,脱掉了自己的胖次,将那根巨大的假阳具一下子插入了自己的菊穴之中。一瞬间的刺激让他差点的身子都差点点站不稳,直接瘫倒在了桌子上面,但即使是这样他也必须要把自己的菊穴收拾好,将胖次拉上来之后才能安全。

这么大一根东西在肚子里面真的很不好受,最重要的是这个玩意似乎还是带电的,当凌宇将他彻底插入自己的菊穴并且安放好之后,他就开始微微的震动了起来,最前端还在不断的抽插着,还不时地发出一些微弱的电流,搞得他现在整个人都处于发情状态,只好就这么趴在桌子上,假装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直到下午最后两节课结束以后,凌宇的下半身早已不知道洪灾了多少次,可爱的胖次上面沾满了淫荡的液体,软乎乎的前面也因为这样长时间的刺激微微的硬了起来,现在是半软半硬的状态。

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凌宇便起身前往了体育器材室。他的教室位于五楼,而体育器材室则是在操场上的一个活动板房里面,这就意味着他要从五楼走楼梯下到一楼,而每走一步,那根假阳具就会抽插一次,每抽插一次,就会蹭到他那个比平常人大那么一点点的前列腺上面,每刺激一次前列腺,他就会觉得身体一软,快要摔倒的样子,只好扶着栏杆一步一步的往下走去,直到最后走到了活动板房的旁边,凌宇的胖次已经开始渗透出一些晶莹剔透的黏糊糊的液体了。

这些都是他身体里分泌出来的爱液。

他夹着自己的腿,轻轻的叩响了体育器材室的房门,当门被打开以后,背后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到了房屋的里面,而他也因为磕到了地面而昏迷了过去,不省人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的太阳都已经快要落下了,昏迷的凌宇才醒了过来。只不过这一次他被脱光了全身的衣服,绑在体育器材室冰冷的铁架子上,两腿和双臂大大的张开着,将还在发育的,微微隆起的胸部,和干净可爱的一点体毛都没有的下体给完全露了出来。

望着自己面前这些并不熟悉的面孔,凌宇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他想要叫出声,但是自己的嘴已经被一颗黑色的带有一根插入喉咙的假阳具口球给堵住了,说出来的话也是十分不清楚的,更不要说叫出来声音了。

见凌宇醒来,那些人也就都围了过来,虽然在他昏迷的时候这群变态已经仔仔细细的观察过凌宇身体不止四五次了,只是在凌宇他清醒后在这么视奸一次,会让被绑起来的他感到极度的羞耻,更加的适合过一会的使用。

仅仅只是这么被看了一会,凌宇这样敏感的身体就已经开始发热了,下面疲软的已经成为了小阴蒂的前面不断地流出前列腺液,而后面的菊穴则被一个大大的中空肛塞撑开,也不断地从里面流出肠液,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淫靡。

“唔唔唔…呜呜!”

“好了好了,这个死人妖醒来了,大家伙赶快弄完回家写作业吧。”一个长相猥琐的似乎是这群人的大哥的青年男性凑了过来,招呼着这群人都聚集过来,准备使用面前这个可爱的孩子。

“最开始我还以为只是个伪娘呢,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吃药的人妖,胸都开始发育了。”另一个面相猥琐的家伙走了过来,一边粗暴的捏着凌宇微微隆起的胸部一边骂道,随后他看了看旁边的大哥,似乎是意会了大哥的眼神,给自己身后的那个戴着眼镜的,长得象是个书呆子的男人让开了路。

那个书呆子的手上拿着一根注射器,注射器的里面有不少透明的液体,凌宇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或许是注射类的春药,又或者是那些会让他上瘾的东西,但无论如何他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无论如何挣扎都是徒劳的,几个人死死的将他按住,那个看起来像是书呆子的家伙也找准了时机,将注射器一针扎到了凌宇的静脉,将那些东西推了进去。

随着血液的循环,药物也逐渐的开始起效,他感觉到自己的血液流速似乎变得更快,全身也感到热乎乎的,肚子里面似乎有一团火在不断地燃烧,自己小小的心脏也在飞速地跳动,而身体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松弛了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已经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无论怎么用力,身上的肌肉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当然,除了菊穴。

将他弄在这样一个架子上面奸淫菊穴当然是不方便的,所以为了不让他反抗,这群人就给他注射了一种药物,能让他暂时丧失掉对自己四肢的控制权,失去挣扎和行动的能力,见药效不错,这群人就将他从铁架上面放了下来,把他给放到了体育课一般会使用的木马上面。

设置完成之后,这群人也正式开始了对他的侵犯。先是拔掉了他菊穴中那个中空的肛塞,不知道这个东西到底在这里面撑了多久,凌宇的菊穴已经有些合不拢了,但即使是这样,那个可爱的洞口也依旧在拼命的合拢,为了抵抗这些人接下来的奸淫。

首先上场的是那个猥琐青年,他倒是对凌宇没什么太大的意见,就单纯的是将他看作一个普通的女孩子看待,直接将肉棒插入了他的菊穴之中,已经被扩张过的菊穴也很容易的就容纳下了这样一根并不算太大的肉棒。

凌宇不喜欢别人的根部进入自己的身体,便拼命的缩紧自己的菊穴,试图将他给挤出去,但是他夹得越紧那个人感受到的快感就越多,抽插的速度也就越快,再不知道被顶到弱点抽插多少次以后,凌宇彻底放弃了抵抗,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如同一具没有生命的充气娃娃一样,享受着来自下面的刺激以及全身的快感。

在被老大奸淫的时候,别的两人自然也是忍不住的,那个长相比老大还要猥琐的男人拽起了他修长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起来以后,便将自己那黑乎乎的,不知道每天要撸多少发的,上面全都是精液恶臭味到的肉棒给抵到了凌宇白皙的脸上,一黑一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凌宇自然是很厌恶这样恶臭的肉棒的,而且他也不是那种任谁来都能操的婊子,当然是不可能让这个人的东西进入自己的嘴巴的,但那又如何,他们已经拍下了凌宇被操的照片和视频,只需要轻轻的点击发送的按键,那么某私立学校高一一班班花竟是人妖婊子这个事情可就再也洗不清了。

迫于这种威胁,他不得不张开嘴巴,将那根充满了恶臭的肉棒给含进嘴里,开始为他服务了起来。这样一前一后不断地操弄,他渐渐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似乎就要爆发了。

在前后同时的颤动后,他伴随着那两人的射精,自己也进入了又一次的雌性高潮。只不过这一次的雌性高潮比以往的都要舒服不少,似乎是因为那些奇怪的药物的原因,让他的身体比以往更加的敏感了。而伴随着雌性高潮所打开的,还有凌宇那副已经藏在最深处,只有他哥哥才能看到的淫荡姿态。

“操…操我..不要,不要拔出咳咳咳咳…”

“大哥,这家伙真是个人妖婊子,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人家不是让你操他吗?你操啊?”

“好,好嘞哥,小三你来换下班。”

那个十分猥琐的男人将自己的肉棒从嘴中拔了出来,让刚刚正在录制视频的眼镜男换到自己的位置,而自己则是换了老大的班,一边操弄着凌宇的菊穴,一边用双手不断地揉搓着他娇嫩的乳房。

他的手法十分的暴力,每一下的揉搓都能让凌宇感觉到一股从胸部里面传来的剧烈疼痛,这样粗鲁暴力的手法或许就连真正的,已经发育完全的女孩子都是承受不住的,更不要说是他还在发育的乳房了。而还在发育的胸部里面是有一个小小的肿块的,那个可怜的小肿块也在这样十分粗鲁的揉搓之中破碎了开来,疼的凌宇全身都是一个哆嗦,但是喉咙被另一根粗大的肉棒给顶住,根本就发不出声音来。

只能就这样承受着,全身上下传来的痛感,快感,身体也在这样的环境下不断地高潮,开始自动的迎合着那些人的动作。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操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自己到底高潮了多少次,凌宇的肌肉彻底恢复的时候,那些人早就走了,而天也早就黑了下来,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趴在木马上,待在无比黑暗的体育器材室里面。

凌宇的身体,无论是嘴巴,还是胸部,又或者是腰,菊穴,腿都被那群人给糟蹋了一顿,他现在已经彻底感受不到任何快感了,他能感受到的就只有从那些被蹂躏过的地方传来的剧烈疼痛,以及对那种奇妙药物的瘾,还有腰部被用刀刻上那些人名字的疼痛。

那些人在他的面前把所有的资料视频传送给凌宇的手机以后,便将这些东西都删除掉了,并且向他保证没有别的存档,顺带还给了他一个三人联系的方式,并表示这个东西他以后或许会用到。凌宇不知道自己会不会用到这些东西,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家,回到哥哥的怀抱里面,他还没有给哥哥做晚餐呢,哥哥一定会生气的吧。

可怜的小家伙,即使自己已经被玩弄的遍体鳞伤,心里面想的都只有他的哥哥,当哥哥看到他的时候又会是怎么样的想法呢?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天晚上,弟弟告诉我他仅仅只是被老师留下帮忙了而已,便没有怎么在意,直到我给他送洗澡的浴巾的时候,才看到他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而他正拿着一把美工刀不断地划着自己的手臂,殷红的血液也从伤口瞬间流了出来,染红了浴缸里面的清水。

直到最后,我在这小家伙的遗物里面找到那几个人的信件,视频,照片,还有关于那种神秘药物的资料以后,我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我,也将开始属于我的复仇。

接下来场面或许过于重口,轻酌情观看。

让他们知道,欺负我的弟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的下场。

和我的老板以及朋友告别以后,我便来到了当地的黑市,购买了一把.50口径的手枪,顺带还买了不少的铝热剂燃烧弹。准备好了这一切之后,我便找到了那张写着,你以后会用到的和三人名字电话的纸条,拨打了第一个人的电话,用类似于弟弟的声音告诉他在废弃区域的地铁站见面。

而那个人也傻傻的答应了我‘约会’的请求,在指定的时间里面来到了地铁站。

见这个面向猥琐的青年来到了地铁站内,开始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寻找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凌宇的身影,我也悄悄地跟了上去,举起了那把手枪,对准了他的腿部膝关节的位置开了一枪。

伴随着枪声和他不断传来的嘶吼声,他的小腿和大腿的连接处被子弹给打断了,小腿彻底的脱离了大腿,被甩到了不远处的柱子那边,地上满是鲜红的血液。

他活不了多久了,我便走了上去,拽起了他的头发,然后问道了他家人的住址,他十分的害怕我会将他杀掉,便直接说出了家里人居住的地址。拿到了我想要的东西之后,我便将那把手枪直接插入了他的菊花,打光了一整个弹匣,顺带给他做了一个开颅手术,走之前还扔了一个铝热剂燃烧弹,就当是帮他当场火化了,也算是生态环保了吧。

三个人的家庭是互相认识的,而且关系十分密切,当我把老大和老大的父母全部虐杀之后,第二个十分猥琐的家伙就再也不来学校了,但是通过一些奇特的手段,我便得到了他家庭的住址,顺带成功的破门而入,干净利落的杀掉了他那放纵自己孩子不管教自己孩子的父母,只留下了他一个人赤身躺在浴缸里面。

用刀割断他手脚的经脉之后,我将这个变态从水池里面拖了出来,然后拿来了从五金店买来的角磨机和搅拌机,准备给他做一个开胸手术,顺带让他体验一下我弟弟被蹂躏胸部时候的‘快感’。

角磨机被我换过磨好的刀片,只是刚刚接触到他的皮肤,高速旋转的刀片就将他的胸部切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而他则因为自己不能反抗,只能尖叫着享受着这些事情所带来的‘快感’。直到最后,我将他的胸彻底切开以后,便拿出了买好的搅拌机器,将这个东西的搅拌头插入他胸部的位置,开始搅合里面的所有东西。那胸部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一团浆糊,在他临死之前,我给他的胸部塞了一颗铝热剂,也就当是帮他收尸了。

至于最后一个人,我便使用了温和一些的方式,就地取材的使用了他房屋中的药物将他杀掉,或许相较于前面的两个人,他死的方式大概是最轻松的一个了吧?没有痛苦,全程都是在不断的高潮,高潮再高潮,最后的他是活活爽死的呢。

做完了这些,我一个人坐在高楼的顶端,看着天上围着我团团转的直升机,看着面前那些荷枪实弹的警察,扔掉了手中的武器,缓缓的向后倒去。

即使做了这么多,又有什么意义呢?弟弟不还是照样回不来吗?或许复仇让我感觉确实爽快了很多,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假如最开始我能保护好他,加入在他跳楼的前一秒我告诉他,无论你怎么样,你都是我的弟弟或者妹妹?假如…

唉,哪来的那么多假如啊,这一切都结束了。

死后的世界是不是很黑呢弟弟?你应该会很害怕那里吧?

不要怕,我在路上了,很快就能来陪你了。

首先感谢各位观看,这边创建了一个群聊,有兴趣的有什么想法的都可以加进来提一下:1019351900。第一次写黄文还有点不熟练,可能以后也不会熟练吧?

<< 上班被资本家压榨的我回家以后还要被魅魔弟弟压榨 第五章上班被资本家压榨的我回家以后还要被魅魔弟弟压榨 第六章改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7 thoughts on “上班被资本家压榨的我回家以后还要被魅魔弟弟压榨 第六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