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仓鼠 ♥

仓鼠囚禁调教 第二至三章

目录

仓鼠囚禁调教 第二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章

第五天白天(真实时间第三十六天晚上八点,今天被主人放置在后备箱带去上班,在电击与间断榨精中度过,午休时主人来车上后入我两次,主人的精液从菊穴流出来之后混合上午我被榨出的精液成为了我的午饭):

我醒过来之后收拾好自己,留在了主人家里,浑身酸痛无力,昨天应该是被主人吊了半夜,主人发现我昏过去之后放过我了。刚刚清洗自己的时候温暖的水流冲在身上,洗去了汗液和肌肉的一些酸痛,但是被摧残过后的身体显然没办法快速恢复,相比于一天没吃饭而饥肠辘辘的肚子,我更想就这样躺着,太空被和身上的丝袜轻微的摩擦着,不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没到中午我就醒过来了,实在太饿了,叫了两人份的外卖都被一扫而光,嘴巴用不上力,食物基本上咀嚼一两下直接被吞咽下去了,狼吞虎咽吃完饭刚把外卖盒处理好,听到了开门声,“你是还没走,还是不打算走”主人一边换鞋子一边继续说道:“不打算走的话,下午这一段时间还可以再仔细考虑一下,我当S可不容易心软。”我没有搭话,“你要是单纯的想蹭住几天也无所谓,只不过有时候要睡沙发了,现在你睡的那间屋子,我可能用得上。”

“我考虑一下,如果下午你下班我还没走,那就是打算再给你当几天M,怎么样?”

(拿外卖的时候套上了外套,丝袜还穿着,拿完外卖之后脱了衣服但是没脱丝袜,主人回来的比较突然,我表情挺尴尬的。)

“可以,我就回来换个鞋,顺便看看你还在不在,走了。”

主人走了之后其实我并没有想什么,下午也没有仔细考虑要不要留下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在什么城市都一样,而且现在身体还很疲惫,在大脑没给我明确要离开这里的指令之前,那么待在这里挺好的。

第五天傍晚:

我的手机收到主人的消息:走没走?还在家里的话来门口跪着吧,我在停车了。我没有过多的犹豫,从床上起身走到门口跪好等待主人回家。主人进门之后没有说话,而是把鞋子伸到我脸边,我自觉的张嘴舔干净主人的鞋面(所以中午回来换了一双干净的皮鞋是因为晚上要让我舔鞋的吗),不等主人换脚,我已经自觉的向前爬行一步开始舔主人的另一只鞋子了(主人后来就没有让我舔过她的男鞋了,只有女装的时候让我舔她的黑丝脚脚或者女鞋)。

主人在我舔干净鞋子之后示意我去沙发旁边,我可能是调教小说看得太多或者以往女装色色的时候都把自己代入到M身份的原因吧,在伺候主人的时候都很自觉的跪着,当我爬着往沙发去的时候主人说:

“看你奴性挺重的,在昨天那样的拘束放置中都没有抵抗我,我很确定你跟曾经的那个我很像,在S和M的身份之间更偏向M,那时候我只是喜欢女装,接触到SM之后先入为主的认为女装的人就应该是M是受,是弱势的一方,只不过因为自己往日男性的尊严碍于面子或者其他原因有着S的属性,后来我想明白女性中也有不少S存在,我早些时候当M体验过太多调教,那种自甘堕落只寻求快感的时光差点让我永远迷失,给你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离开,不然你可能会永远沉迷在快感中无法自拔,永远成为我的M。”

我没有说话,而是直起身子直视主人的眼睛,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愿意留下,可能过去多年的女装让我的性取向不再坚定,以前至少得是女生,开始女装之后也能接受伪娘,现在好像能接受一些比较好看的男性了(前提是这个好看的男性要女装,纯直男不管多好看都不会有兴趣,不过主人是药,当做女性来看好像也没什么问题)。顶着主人的眼神看了主人一会,我又默不作声的趴下去跪好了。

“那你是希望我把你当女性调教,还是男性?”

“女。”(我回答的时候带着颤音,好像用足了力气说出这一个音,但其实声音小到自己都要听不到了。)

我也想多写点,可是主人要开始后入我了,一边被操一边写实在忙不过来,接下来篇幅可能会比较短,或者我攒一些一起发。

第三章

第五天晚上(真实时间第三十七天早晨九点,主人基本上在放置或者玩弄我一天之后会给我一天时间休息,所以今天没什么事情要做,不过一些限制还是会留在我身上):

一个小时前主人带我进浴室清洗,在主人给我灌肠干净之后把我按在浴缸里面后入了一发,之后主人让我自己擦干先出去,我在衣柜拿了一条全包黑丝穿在身上跪在浴室门口等主人出来,没跪多久主人就出来了,摸了摸我的脑袋说:

“去床边。”

我爬到床边,主人过来给我锁上项圈手铐脚拷,然后给我定了两个规矩:

第一个规矩是无论什么时候要穿着全包丝袜和手脚拷以及项圈。

第二个规矩是每天晚上跪在门口等主人回家,给主人请安。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你是害羞吗,话这么少。”

(不然呢,这可是第一次真认了个主人)

我没说话低下了头。

主人忽然踢了我的蛋蛋一脚,很痛。我缩在地上跪着,主人去拿了一个蓝牙贞操锁,带电击功能的那种,不知道是因为性奋还是因为我确实变态,牛牛硬硬的在抗议主人要给我带上锁,主人给我解开了手铐脚拷之间的铁链让我躺在床上,然后从床的四角拉出四条拘束带绑在我的四肢上收紧,紧接着主人从丝袜裆部的开口那里拉开在我大腿内侧和小腹那里贴上了四片电击贴片,眼罩和耳塞也先后加在头上,之后主人就没了动作,我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主人在干吗,不过能感觉到主人还在床上,忽然项圈和身上贴片释放了一次强力的电击,我被突如其来的电击痛的叫了出来,换来了主人对着牛牛的一巴掌。“不许大声叫。”好在只有一下电击,痛感在几秒之后就消散了,我感觉到床垫动了几下然后静了下来,应该是主人从床上下去了,然后贴在身上的贴片开始轻微放电,不知道主人干嘛去了,听不到声音看不到东西只能静静的躺在床上等主人回来。

不一会电流的强度已经从酥酥麻麻提高到了刺痛难忍的阶段,我慢慢忍不住的低声叫了出来,电击强度又提升一小会之后稳定下来,接着主人又上来床上,主人应该是也去穿了一件全包丝袜,因为主人来床上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用被丝袜包裹的手握住我的牛子套弄了几下,丝袜滑滑的很舒服,而且主人的手比较用力,我的牛牛明显更坚挺了一些,然后一个我不喜欢的东西要来了,先是龟头被抹上了润滑液,然后一根凉凉的金属抵在了我的尿道口,我立刻意识到这是一根马眼棒脱口而出:“不要。”主人并没有停手,反而又提高了一大档电击强度,我不敢再说话,强烈的电击让我忍不住颤抖,四肢被拉扯的很紧,徒劳无功的抗争之后我意识到只有服从才有可能过的舒适一些,在主人插入尿道棒的时候对新的电流强度也逐渐适应了,主人插入的这根尿道棒比较细,在润滑的作用下也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痛,又一次适应了电击强度之后我依旧忍不住的低声淫叫,尿道棒进入身体之后主人握着我的牛牛开始撸动,一开始整个牛子都在疼痛中,没一会痛感变成了快感,被插着尿道棒、被电击、被主人丝手套弄的快感远比我以前自己在手上套着丝袜打飞机爽,也可能因为感官被封闭下体的感觉格外明显,在多种刺激下没一会就交代出了第一发,精液被尿道棒堵着一点点的从马眼流了出来,我以为这是结束,接下来主人就会给我戴上贞操锁,没想到主人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精液从牛牛里流到主人的手上,再被抹匀在我的牛子上,牛牛正处在射精之后极度敏感的时候,主人反而加大力度玩弄我,一时间我下体的痛苦(主要是折磨,跟龟头责那种差不多,但是要更强烈)占据上风,几乎要把我的大脑刺激到空白,直到我回过神来,下面已经不那么敏感,痛感开始逐渐上升,主人还打开了电击随机强度,不经意间一次超强力的电击施加在身上都会让我用力的想收缩身体逃离这里,可惜拘束带限制了这些行动,慢慢的下面又感受到了快感,牛牛从半硬状态恢复到了全硬,主人也适时的改变了玩弄我的方式,主人拿了一个阴茎训练器给我套在牛牛上(不知道你们知道这玩意不,就是一个橡胶套和几个跳蛋,不知道的淘宝可以搜看看),牛子里面插着马眼棒,外面套着训练器,接着主人用丝袜脚脚用力踩住我的牛子,在压力的作用下马眼棒带来的痛苦异常清晰,快感也丝毫不比痛苦少,下一秒主人打开了训练器的开关,六颗跳蛋塞在训练器两侧,疯狂刺激我的牛子,那一瞬间大脑空白掉了,前所未有的快感冲击我的身体,主人更用力的踩住我的牛子,更高强度的电击紧随而至,仅仅被刺激了几秒内我就射了出来,可是射精的快感绵延了像是几分钟那样,精液持续不断的流了出来,空白的大脑除了快感再也没有别的感觉,牛牛在这一次射精之后已经没有什么触觉了,下体的知觉不复存在,主人拔出来马眼棒的时候我都感觉不到,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新的贞操锁已经锁在了牛子上面。

这天晚上主人没有放开我,暂停电击然后用湿巾清理了我身上的精液之后躺在我旁边抱着我睡着了。

我清醒之后分不清主人是真的睡着了还是装睡,轻声叫了几声主人没有得到回应,我也只好就这样睡了,夜里好几次醒过来发现主人还在身边就有莫名其妙的安心。

忘了留群号 849319836

<< 仓鼠囚禁调教 第一章仓鼠囚禁调教 第四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仓鼠囚禁调教 第二至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