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无面万容 ♥

半人马与骑士

半人马与骑士 – 黑沼泽俱乐部

“你醒了?”

迷迷糊糊间,兰月好像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她勉强睁开眼睛,眼前因为缺氧黑蒙蒙一片,只能看到几根线条组成的混沌图案在活动。

此时兰月正蜷缩成小小的一团,被保鲜膜缠死安置在小号行李箱里,脸上还戴着一个呼吸抑制面具,设置只能通过相当稀少的空气。

兰月只能通过这点稀薄的空气维持生命,始终保持在缺氧的状态,这让她没力气去挣扎,也没力气去思考。

这对身体很不好,不过考虑到兰月之后会变成怎么样子……人傻了也就傻了,不重要了。

开个玩笑,兰月现在可不会因为区区缺氧就搞坏脑子,更不会死。

将兰月从行李箱里抱出来放在床上,女人找出剪刀随意割破保鲜膜,把蜷缩成一团的兰月解放出来,平铺在软绵绵的床上。

努力眨动眼睛,视线勉强恢复了一点,兰月看到一个女人对自己伸出了手,好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身体。

因为缺氧,她的脑袋已经难以进行思考,身体更是一点力气和感觉都没有,好像被困在一个人偶身体里一样。

兰月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时,兰月发现自己已经可以正常呼吸了,她脸上的面具被摘下,但是身体依旧没有力气。

脑袋里嗡鸣作响,长时间的缺氧状态已经让她的大脑受到了一些损伤,但就和之前说的那样,并不重要。

兰月眨眨眼睛,木讷的双眼看向天花板,脑袋空空如也,没有任何思绪。

良久,她才回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己在比赛上输了,被穿上了奇怪的衣服惩罚了,被一个女人买下来了……后面就不记得了。

深呼吸……闭上眼睛……努力感受身体情况……

四肢好像是呈大字摊开在床上的,依旧不能活动,应该是用皮铐锁住了。

嗯,很好,思考能力还在线,我只要我还能思考,就没什么问题!加油,我……我?

我叫什么名字来着?我是谁来着?我是……我是什么?

脑袋还能够思考,过往的事情还都记得,但是对自我的认知却都模糊了。

我和同学?朋友?人类?一起玩?一起学习?那我也是同学?人类?

“你醒了,我的小可爱。”房门口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兰月的思绪,“不,不对,应该说,我买来制作玩具的材料。”

材料?我是用来制作玩具的材料?也对,人类不能被买卖来着,我是一个材料……我是一个可以买卖的物品。对!

女人看着兰月木讷的眼睛逐渐失去变化,心里赞叹着高楼的技术。

距“比赛”结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兰月被女人买下后就直接送进高楼进行她需要的改造工程,直到昨天才送回到自己这里。

顺便一提,兰月的自我认知障碍也不是缺氧导致的,而是女人一时兴起额外添加的小程序。

“好了,既然你已经醒过来了,那我的玩具也就可以开始安装了。”女人说着上前解开兰月手脚上的皮铐,将她从床上扶了下来,“对了,我既然买了你,那你就应该叫我主人,对吧?”

兰月眨眨眼,略做思考之后点点头。

兰月的体重经过改造之后只剩下了20公斤,以减轻负担,她的身体已经被拆解更换成质量轻便的人工合成材质,不会因为压力过大而压迫血管,不会因为过长时间不运动而萎缩。

兰月就这样赤身裸体的被女人扶着穿过走廊和楼梯,来到了一间实验室一样的地下室中。

在这里,还有两个人躺在容器中没有苏醒,看样子也是刚从某处被运送过来。

女主人将兰月安置在一边的椅子上,上前检查容器里两个人的情况。

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脸上没有五官,没有双臂,肩膀畸形,宛如一个粗制滥造的可怖人偶。除此之外,它的躯干、它的双腿、它的双脚都呈现出完美的形体美。

另一个留着披肩的黑色长发,面容精致,看得出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美人,她身体的形体也是和那个人形不相上下,近乎完美。

而她们的双脚都是直直挺立着,没有任何弧度,宛如天生如此一般。

兰月眨眨眼,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女主人轻触那个美人的脸颊,这个举动像是激活一般让沉睡的美人睁开眼睛,那是一双深灰色的眼睛。

“主人。”美人轻声呼唤,被女主人从容器中拉起来,紧紧的抱在怀里。

“你不后悔吗?”女主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能变成梦想的样子,我怎么会后悔。”美人轻轻拍着女主人的后背,脸上慈祥的微笑让兰月感觉两人的身份似乎是颠倒了一样。

在美人的怀里哭了一会儿,女主人才擦掉眼泪,将美人从容器里拉起来,美人踮着脚勉强站住,快速适应了一下身体之后看向坐在一边的兰月。

在女主人处理另一个容器里的“人”时,美人慢慢来到兰月身边停住,俯下身看着面前要成为骑手的小鬼头,自我介绍起来。

“我叫溪,是主人的女奴,也是以后你的坐骑。”

“啊你好,我叫兰月,是主人买回来的玩具材料!”兰月赶紧站起来,紧张的开口说道。

溪的表情一愣,随后笑盈盈的把兰月按回椅子上,转身来到女主人身边和她小声说着什么。

这时兰月才看到,溪的尾骨处有一根机械尾巴一样的结构,菊穴则是被扩张过,位置也更偏上,能直接看到现在里面正塞着一个硕大的透明肛塞,感觉分量十足。

一对主奴讲了一会儿悄悄话之后,女主人便拿出手机操作着什么,兰月立刻便感觉自己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是哪里不一样了……知道自己是谁了。

兰月眨眨眼,不安的看向那边的两女,她知道自己的所属权已经在女主人的手上,自己的身体也被她花大价钱改造成现在这样。

没办法,这在比赛前签署的合约上就直接了当的说明过,而且……

这种自己即将不是自己的恐惧感让她的身体本能的有了感觉。

她是一个合格的抖M,在她能从痛苦中感受快感时就多少有些明白自己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女主人敏锐的注意到兰月的变化,她放下手上的活,取出了一支杆子插在地下室某处的地面上,调整好高度之后在杆子上安装好两根三指宽手掌长的金属柱。

“兰月,过来。”女主人的声音让兰月回神,她看到了那根高高耸立的杆子,双腿微微打颤着走了过去。

溪看着这根杆子,想起曾经惹火了自己主人被放置在上面两天两夜时的惨样,没忍住缩了缩脖子。

女主人双手放在兰月腰间,轻松将她举起,对准两根金属柱之后将兰月放下,让两根金属柱进入兰月的身体。

感受到小穴和菊穴被两根冰凉的金属贯穿,兰月的身体变得愈发滚烫,偷偷缩着脚想让这两根金属柱更深的进入自己的身体。

然后,直到女主人放手,兰月的双脚还是没有接触到地面。

冰凉的疼痛刺激着兰月的神经,她下意识伸直双腿,踮起脚尖,发现自己只能勉强用脚趾触碰地面,双手此时也被女主人捉住,塞进了一个单手套里束到最紧。

这下子兰月是下不来了,而且因为金属柱的阻碍,活动身体也会牵扯到肠子和子宫。

尽管会疼,但是还是很爽的……

看着兰月就这么一直不老实的活动,溪僵硬着转过身不再去看,女主人也露出一副头疼的样子,看来自己好像买了个鬼宝回来。

不管怎么样,兰月就先放在那里让她自己去玩,赶紧把那个人造的部件处理好。

女主人在容器前蹲下身,将已经苏醒过来的人造肉身扶起来,看着对方没有五官的头,女主人打了个冷颤,赶紧把它扶到一边的软垫上趴好。

深呼一口气,女主人回忆着溪所做的改造。

形体美化;体力、体质强化;腕足直立改造;安装脊椎延长接口;肛门位置后移;肠道软化;盆骨更正;尿道机械封锁;消化系统强化……

制作第二躯体,依照要求头部安装电子辅脑;不生成双臂;肩部契合臀部曲线;躯干形体美化;腕足直立调整;尿道机械封锁;因无呼吸道、食道,以双乳为呼吸孔,肚脐直连胃部;后颈安装脊椎接入接口,以用于与本体链接。

女主人让溪也趴在软垫上,撅起屁股,费力将那颗人头大小的透明乳胶肛塞拔出来,再把同样趴在软垫上的人造躯体扶起来,控制着把它的头顶在有些缩小的菊穴上。

在溪和女主人共同的努力下,人造躯体那没有五官的头有一半已经进入了溪的菊穴,女主人抓起溪后腰延长出来的脊椎插件,对准人造躯体后颈上的接口,然后继续用力将人造躯体的头推进溪的菊穴中。

随着一声轻响,溪被扩张的菊穴猛的回缩,卡在人造躯体粗短的脖颈上,那根脊椎延长插件也和插口接驳,人造躯体畸形的肩部也贴合上溪的臀部曲线,有些许缝隙,但粗略看去确是基本融为一体。

女主人深呼吸回复着体力,然后从一边的桌子上拿来了一瓶生物粘合剂。

溪接下来就不需要菊穴了,为了防止对方后悔,也是为了防止自己心软,女主人决定将溪彻底变成一个半人马。

掰开臀缝,戴上了手套的女主人把溪的菊穴周围涂上了一层生物粘合剂,又在臀部和人造躯体肩部的缝隙里涂满了生物粘合剂,这样子这个人造躯体就真正、彻底的成为了溪身体的一部分。

溪弓着身体,连接上新躯体的她脑袋还处于混乱状态,完全没注意到自己主人的所作所为。

半个小时后,平静下来的溪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别扭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

四条腿不听话的蠕动一番,这才缓慢的活动着,从软垫上站起来。

尝试着抬起脚前进,一边的前后两只脚同时抬起,重心瞬间失衡,好在女主人就在旁边,及时扶住了差点摔倒的溪。

“小心点啊,真是的。”女主人表情纠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自作主张。

溪轻轻点头,在女主人的牵引下缓缓适应着自己的身体。

从结果来看……可以说是四条腿各走各的。

这还是溪努力控制的情况下。

联系了个把小时之后,溪勉强算是掌握了四足行走的诀窍,不用女主人牵着也能慢慢前进了。

既然溪已经习惯了现在的身体,那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女主人牵着溪的手来到软垫上,让她先在这里等着,然后从一边拿来数个特殊金属制成的大小不一的金属柱。

女主人按照说明将大大小小的金属柱塞进需要预留的洞口中,包括溪的口鼻,下体尿道和小穴,人造躯体的双乳、肚脐、下体三穴。

耳朵则是戴上了一对高楼出产的生物能内嵌耳机。

随后从密封包装袋里取出一团微微蠕动的黑色乳胶状物质,放在溪的马身背脊上按扁,尽可能压薄。

将这团物质基本平铺在整个马身上后,女主人拿出一包粘稠溶剂倒在这滩压扁的黑色物质上。

下一瞬间,吸收了粘稠溶剂的黑色物质紧紧裹住溪的马身,并迅速增殖,很快便占据了溪全身上下,就连发丝也被一根根包裹住,看上去溪的头发粗大了不少。

至于被金属柱塞住的地方,黑色物质并没有覆盖,倒是溪的眼睛也被黑色物质覆盖,应该是再也看不到东西了。

又等待了十几秒,确认黑色物质已经停止了增殖,女主人才快速拔出塞在溪各个洞口的金属柱。

溪的两个身体部分都大口呼吸着,黑色物质增殖时在身体上蠕动、粘合,不断刺激着溪的神经,险些让她泄了身子。

直到黑色物质平静下来,溪才感觉到身体上传来的强烈压力,仿佛整个人都被强行挤压缩小了一号一样。

溪四足蹲下,如同真的马儿一样缓缓跪坐下来,放轻呼吸重新适应身体。

女主人抿着嘴唇同样跪坐在溪的身前,伸手抱住了她。

溪反应迟钝的抬手回抱过去,嗅着熟悉的香味,溪张开嘴,轻声叫着“主人”。

用被黑色物质包裹的双手摸上女主人的脸,溪张了张嘴,没在说活。

拍了拍溪的后背,女主人从溪的怀抱中抽身,从装备架上取下了两双带马蹄跟的乳胶长袜和代替马嚼子的口球,以及一些其他的装备。

女主人拍了拍溪的前腿,溪顺从的伸出,让女主人给自己穿上带马蹄跟的乳胶长袜。

四条腿依次穿好之后,女主人拿出束腰给溪的人身穿好,随后是一个马尾样式的充气肛塞,最后将口球塞进溪的嘴里,并且将能上锁的全部锁好。

整理穿戴好之后,女主人扶着溪再度站起,把马鞍也给溪装好。

略做思考,女主人拍了拍溪的肩膀,翻身爬上了马背。

溪四足踩踏两下,撑住了女主人的重量。

握着缰绳,女主人脸色有些扭曲,一副想笑但是要憋住不能笑的样子。

似乎是感受到了马身上传来的感觉,溪回身看向骑在自己身上的女主人,尽管她看不到,但还是让女主人放开缰绳抱住了她。

“呜……”嘴里含着口球的溪说不出话,只能用语调表示自己的心情。

抱了一会之后放开溪,女主人拍了拍溪的肩膀,下马的时候从她身上一翻摔到软垫上,脚上镫子还套在脚上。

“呜?”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下意识的挪动了一下身体,本来打算起身的女主人被溪拖着滑了一下,没成功爬起来。

溪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缓缓跪坐下来等待。

女主人这才把脚从镫子上抽出来,摸了摸对方的头,女主人才看向一边放置了有一段时间的兰月。

兰月……被放置在杆子上之后可以说玩的很开心。

具体过程没看到,不过她现在则是爽到失神,整个人后仰着不断喷出爱液,肚子上能明显看到一个凸起。

女主人上前把兰月从金属柱上拔下来,兰月倒是因为这一下喷出了更多的爱液,不过还是没有醒过来的趋势。

没有办法,女主人只好把兰月丢在软垫上,准备在兰月昏迷的时候直接开始最后的包装——反正兰月现在是属于她的财产,不需要征求她的意见。

对于兰月,女主人倒是花大价钱把兰月的那套惩罚装备买了下来,在返厂修改之后获得了一件看似乳胶材质实则触手材质的黑色亮面全包衣。

以及几根触手。

体重减轻;濒死休眠保护;体质增强;乳腺扩张、敏感化;屏息;身体成长抑制;指令殖装芯片。

回想着给兰月定制的改造套餐,女主人拿出装着触手全包衣的密封包装袋,正打算开封的时候突然想起还有触手没给兰月戴上。

转手拿起另一个密封包装袋,女主人随手拆开,将里面被营养液浸泡的半球取了出来。

对照说明书,女主人捏了捏半球外壳,然后把探出头的触手内衬放在兰月的尿道口。

这根触手在以后将会占据兰月的膀胱,依靠吸收兰月的尿液存活,貌似最大可以长成三个网球大小的海藻团模样。

稍微等待了一会儿,确定触手已经钻进兰月的尿道之后,女主人将已经空荡荡的半球丢到垃圾桶里,拆开了装着触手全包衣的密封包装袋。

经过修改的触手全包衣分为了三件,原本就有的全包衣在修改之后变成了不可脱的样式,除此之外还添加了一些其他的功能,比如能透过眼部的布料看到外界,不过因为布料的阻挡有些看不清楚,而且眼部的布料粘住了眼球与眼睑,一但穿上就无法转动眼睛和合上双眼;又比如可控的敏感度变化,通过外界信号可以迅速调整穿戴者所能感受到的一切感觉,当穿戴者正要达到高潮时,却发现所有快感都被隔绝在全包衣外,那……

另外还有一套可脱的上半身和下半身——也就是将另一套触手全包衣拦腰切成两半,只不过另一套更厚,更紧致,而且没有分手指脚趾。

当然,穿上外面这两件就看不到,也不能呼吸了。

女主人取出切割刀和穿在里面的触手全包衣,划出开口之后将兰月放了进去,仔细调整好身体位置,合拢开口,看着宽松的触手全包衣回缩裹住兰月纤细的身体,女主人才想起来兰月现在还是昏迷状态,没法配合穿好触手全包衣。

还好我有远见,临时加的命令模块这就用的上了。

女主人拿出手机,给兰月的身体下达命令。

睁开眼睛目视前方,张开嘴巴。

兰月的身体遵从外部的命令,触手全包衣趁机覆盖在兰月的眼球上,固定了她的眼睑和眼球。

回缩的触手全包衣也再次深入她身上所有的洞口,鼻腔、口腔、耳道、乳腺、肚脐、尿道、小穴、菊穴。

尿道里的触手则在触手全包衣的推动下全部进入了膀胱中,而且唯一的出口也被触手全包衣占据。

兰月的毛发也逐渐被触手全包衣吐出,现在的兰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没有上色的精致硅胶人偶一样。

将另外几个密封包装袋拆开,女主人取出里面的触手,塞进兰月被触手全包衣封住的嘴巴、小穴和菊穴里,这才取出那两件分离式的触手衣。

按照说明书用切割刀将触手衣完全切开并展开,可以看到内层明显的肉芽缓缓蠕动,女主人深吸一口气,将兰月对准触手衣的部分放好,在将切开的部分合拢,很快兰月便又裹进了一层厚实的“乳胶衣”中。

女主人仔细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取出了另一个看上去明显小了许多的马鞍。

这个马鞍表面是一个下体的倒模,明显是针对某人的定制货。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束具的部分。

女主人翻看了一会儿说明书,才将跪坐着休息的溪叫了起来。

把这个马鞍搭在溪的马身上,女主人把下面的束腰结构绕过马身的腰腹,并将内层上的乳胶棒塞进马身的肚脐里。

被突然刺激的溪高声叫了一下,然后不安的四足不断踩踏,在女主人的安抚下才慢慢平静下来。

这根乳胶棒内含高能量的体力补充剂,可以帮助溪快速恢复体力,当然,启动的时候会震动。

控制着马鞍自带的电机将束腰收紧到合适的松紧,女主人转身把躺在软垫上的兰月叉腰举起,放在马鞍上,再把带脚镣的马镫子锁好,还有马鞍上像是纸尿裤一样的“安全带”也帮兰月穿好,勒紧,上锁。

这样兰月就差不多和溪融为一体了……咳,差不多,那就是还差一点。

女主人抓住溪和兰月的手,左手和左手,右手和右手用皮铐锁在一起充当缰绳,女主人自己牵着真正的缰绳在前面牵引着看不见东西的溪,想要拉着她去自家后花园转转,放放风。

这个时候,兰月也终于勉强回神,第一感觉就是全身上下快感不断,险些没把持住再次失神。

随后便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被黏住了一样转不动,而且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耳朵里也一直有窸窸窣窣的蠕动声,全身上下所有的洞都有熟悉的感觉。

太熟悉了,之前被惩罚的时候穿着触手全包衣就是这种感觉,被紧密贴合而且将洞撑大,而拘束感……现在的感觉比那时还要强烈,仿佛多穿了几件一样。

胸口感觉好像有什么钻进身体里了?而且不能呼吸了!

兰月用不太灵光的脑袋思索起来,很快便被从小腹传来的异样快感打断思绪,在窒息状态下,兰月只感觉那快感愈发不可收拾。

肚子……兰月抬起双手,想要抚摸一下自己有些胀痛的小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的双手好像被套进了一双厚实的乳胶无指手套里一样,而且好像还绑在什么东西上,收不回手。

前面的女主人注意到兰月的动作,但暂时没打算去管她。

牵着溪走进电梯,女主人拍了拍溪的马屁股,溪顺从的挪动后足,侧身进入电梯中。

等电梯门关上,女主人才有点时间去看看溪马背上的兰月。

一只手放在兰月被两层触手衣和“安全带”包裹的小腹上用力按下,兰月立刻就有了反应。

准确说是兰月膀胱里的触手有了反应,受到挤压的触手本能的蠕动起来,摩擦着肉壁,给它的主人送去刺激的快感。

听到兰月被压抑的呜咽声,女主人才悻悻然收回手,正好这时电梯平稳下来,电梯门缓缓打开,外面透过窗户射进屋子里的阳光让女主人眯了下眼。

拉动手中的缰绳,溪驮着兰月跟随女主人走出电梯,金属制的马蹄踩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感受着脚下传来的反震感,溪四足交替缓步前进,不时呜呜两声像是询问女主人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目的地。

不多时,女主人推开房门,小心提醒着溪脚下的台阶,牵着她来到了自家后花园的草地上。

拍了拍溪马身的屁股,女主人把缰绳套在兰月身上,拿出手机走向一边的躺椅。

随手给兰月下达命令,“牵”这溪双手的兰月下意识晃动双手,被脚镣锁住的双脚也活动马镫子轻轻触碰溪的马身。

溪下意识前进几步,意识到这是前进的意思,便顺从指令继续前进,兰月不时扯动双手示意溪转向。

尽管成为半人马的溪和她的骑手兰月都看不到,但一边的女主人倒是玩的很开心。

围着后花园绕了几圈之后,女主人通过手机给兰月的身体下达命令,让溪试着加快速度。

收到指令的溪慢慢加速,逐渐从缓步前进变成小跑,又围着后花园跑了两圈之后,溪遵从指示停了下来,两个身体都沉重的呼吸着。

毕竟人身和马身都带着束腰,而且双手也不能活动,多少会有些妨碍行动。

女主人看着停在自己身前的溪,从躺椅上爬起来摘掉锁着两人双手的皮拷,将缰绳塞进兰月的手里,控制着兰月抓住缰绳,再次在后花园中缓缓散步。

看着溪逐渐熟练新的身体结构,女主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失落。

自从自己撞破从小到大的玩伴的秘密游戏以来,她的心里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这个总是照顾自己的姐姐自那天其就自暴自弃一样时不时就叫她去地下室van游戏,最终在自己毕业的那年,溪把自己打包送了出去,附带的还有一份在某些地方认证过的奴隶契约。

威逼利诱把自己卖出去的溪立刻就从好闺蜜变成了好奴婢,白天伺候自家主人生活起居,晚上缠着自家主人玩弄自己。

又这样平平淡淡过了几年,自己突然收到了一张黑色邀请函,和溪一起去了之后才知道这是一次表演性的新品发布会,也就是这一天,溪向自家主人坦露了内心的渴望。

她想成为一个……真正的宠物。

一个小众的宠物,不是和其他调教师调教出来的猫猫狗狗那样。

依托高楼超凡的技术支持,当天就前去(被溪拖去)咨询业务的女主人在溪的点头下选择了半人马,而本来打算当做溪的替代品,用来照顾自己日常起居的兰月也就顺势成为了溪的骑手。

为此,女主人还在后花园搭建了一个马棚,用来安置改头换面的溪。

在女主人的控制下,兰月拉动缰绳,让溪缓缓走进马棚中。

跟在溪后面走进马棚的女主人看着在兰月操作下停在马棚中间的溪,上前解开了兰月的拘束,把她从马鞍上举了下来,又摘掉了那个兰月专用的马鞍。

解开束腰的时候,乳胶棒拔出肚脐时还带出了些许体力剂,溪也呜呜叫了几声,四足不安的踱步。

再摘下溪嘴上的口球,女主人连上了耳机,轻声询问溪感觉如何。

得到了很喜欢的回答之后,女主人只是微笑着抚上溪的脸颊,和溪亲吻起来。

良久之后,一人一半人马双唇分离,女主人牵着溪的手走向安置在马棚角落的大型机器。

这是一个大型的收容仓,高楼根据女主人的要求制作了这样一个让溪用于休息和调教的机器。

在收容仓的旁边,还有另一个应该是有同样功能的收容仓。但是现在并用不上。

打开收容仓,侧门缓缓升起,里面吐出一个底板,底板有四个凹陷,凹陷旁各有一根束带,可以将跪坐的双腿束缚固定,只不过后足会有点麻烦;对应溪本体下身处有两根震动棒,分别对应尿道和小穴溪,也只有插入尿道震动棒时才能解锁,进行排泄;马身双乳位置有一对带震动棒的真空罩,抽真空后插入双乳呼吸孔的震动棒会接替呼吸;肚脐处也有一根震动棒,用来给马身喂食。

剩下的东西都在收容仓里,包括调教马身三穴的道具,可以侧靠的充气垫,让溪抱抱的大抱枕和其他乱七八糟的道具。

简单来说,溪的吃喝拉撒睡都将在这个收容仓里进行。

吃喝睡倒是可以在女主人床上进行(笑)

帮溪摘下马身菊穴的马尾肛塞,有点磨损和脏污的马蹄乳胶长袜和束腰,女主人牵着溪走上底板,一边说明着这些东西一边让溪跪坐下来。

前足好说,直接跪坐下来用束带束紧,后足则是先跪下来,束带放到最宽松,再一点点挪蹭着跪坐下来贴合凹陷,束带也缓缓收紧。

同时女主人也没忘记把其他该插入的道具插进对应的洞口,等到溪完全固定好之后便控制机器启动,真空罩迅速抽气,溪一时没反应过来抬手捂住本体的胸口,被多处被震动棒刺激的呼吸也不自然了许多。

女主人伏下身体再次吻一下溪的双唇,然后向溪道了声晚安,便控制着底板收进收容仓里,抬起的侧门也放下,上锁。

透过侧门透明的观察窗口,女主人能看到收容仓探出的三根震动棒准确刺入溪马身的三穴,溪下意识抱住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充气抱枕,张开嘴呼喊着什么,但一点声音都没有穿过收容仓传出来。

收容仓的隔音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为了防止意外也有安装报警装置,有任何问题都会在女主人那边提示。

安置好溪,女主人这才看向瘫在一边的兰月,接下来是休息时间了。

通过手机控制兰月从地上爬起来,哪怕对方已经逐渐神志不清,身体则遵从外界的指令开始行动。

兰月跟随女主人穿过走廊,重新回到改造成调教室以及充当道具小仓库的地下室,再次躺在还没有来得及收起来的软垫上。

女主人拿起放在一边的触手衣专用切割刀随手在兰月身上划了几下,将看似厚实的触手衣两件套分别剥开,扯出钻入兰月口腔、小穴和菊穴的触手放入粘稠营养液中保存,再把兰月从里面拉出来放置在一边,最后将触手衣叠好,同样放置进粘稠的营养液中防止触手身亡。

又等待了一会儿,等到兰月身上的液体干燥之后,女主人才控制兰月保持在精神集中的状态,口头下达命令让她去打扫卫生,打扫完之后回到这里等待。

至于晚饭……虽然高楼保证过兰月已经“掌握”了各种料理的制作烹饪,但女主人还是有一些抵触。

以后再找一个只在饭点工作的厨师解决三餐问题好了。

在心里打定主意之后,女主人目视着兰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通过电梯离开了地下室。

女主人看了看折腾了一天的地下室,不自觉叹了口气开始收拾。

也不知道溪到底为什么沉迷这些东西,真的那么舒服吗?

女主人看着手中拿着的单手套,脑袋里开始思考这种问题。

就算是疑惑的时候,女主人也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把所有道具放回它们的位置之后,女主人才拿着预留的一管营养膏坐在椅子上休息。

这是兰月以后的食物,目前只买了一个月的份量,全都是没有味道的那种,虽然女主人恶趣味的要求给触手全包衣增加味觉限制的功能,但她可不想去吃石楠花口味的东西。

……好吧,她承认她已经快被溪掰弯了。

总之,溪改造成半人马之后,女主人就只能拿兰月泄欲了。

另一边,接受了现状的兰月正在闲逛,她直接被送到这里之后就没了解过这个别墅,虽然高楼在给她安装芯片的时候就顺手把房间的布置图一起塞进去了,但还是实际看看之后才能了解自己未来要呆的地方。

尽管她因为触手布料的阻碍看不清多少东西。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兰月知道自己要是不老实遵从女主人的命令,她不光会受到来自女主人的惩罚,脑袋里的芯片也会给出相当恐怖的惩罚。

具体是什么兰月并不知道,但是某种感觉就印在她的本能里。

然后她老老实实的拿起抹布,放出一众扫地机器人打扫地面,自己则擦拭着桌椅和各种摆件。

三个小时之后,完成工作的兰月回到地下室,女主人则早已离开,闲的没事的兰月在地下室转了起来,看着摆满了几个柜子和挂满墙壁的各种道具,下意识咽了下口水。

不过没有女主人的允许,她并不能尝试去动这些东西。

又等待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女主人才穿着白色的半透明蕾丝睡裙来到地下室,手里依旧拿着那管营养膏。

启封之后,女主人命令兰月在软垫上跪好,自己则找出尖嘴固定在营养膏上,拖了个椅子来到兰月面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之后,女主人翘起二郎腿,伸出白嫩的美足挑起兰月的下巴,把尖嘴头伸进兰月张开的嘴中,挤出奶白色的粘稠液体。

每隔一会儿,兰月便探出舌头向女主人展示满口的营养膏,再闭上嘴巴,用力将满口的营养膏挤压穿过喉咙深处的触手布料,再咽下。

又花了点时间喂饱兰月,女主人却没有打算让兰月上自己的床,反而带着她再次回到马棚。

此时收容仓亮着灯光,里面的溪正含着一根柱体嘬吸自己的晚饭,失去视力的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女主人和她只有一门之隔。

看了一眼正在进食的溪,女主人带着兰月来到另一个收容仓前,打开之后,能够看到里面密密麻麻满是粉红的触手。

虽然兰月表现出了抗拒的动作,但是在女主人的命令下,本能恐惧惩罚的兰月还是颤抖着抬脚走进满是触手的收容仓中。

触手缠上兰月的双腿,不容拒绝的将她拉入收容仓里,下一瞬间,所有的触手全部缠在唯一的异物上,试图钻进任何能够钻进的狭小区域。

收容仓的门也渐渐合拢,打着哈欠的女主人见收容仓已经关闭,拿出手机将敏感度调到200%,顺便定时6个小时,这才迷迷糊糊回到自己的房间,抱着一个等身抱枕开始睡觉。

总而言之,兰月的新生活就这样展开了!(鼓掌)

gg撒花

好了,没有灵感了,以后要更新的话就要随缘了
3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无面万容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