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h ♥

天堂 第七章

天堂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 怒火攻心

一觉醒来,几个女囚已经离开牢房去晨跑了,装着丽颖和曦曦的箱子也已经打开,里面已经空了。只有奴奴还安静的躺在我的身边,不过她已经醒了,只是闭着眼睛用头靠在我的怀里。

我拿出手机看到她的权限已经开启,随后操作手机摘下她的阳具口罩。长长的阳具从她的嘴里拔出来,被塞了一晚上的小嘴有些僵硬,她缓了一会才慢慢合上。

“昨晚睡的舒服吗?”问完我有些后悔,谁能手绑在身后睡一晚上还能睡的很舒服的?

但是她却高兴的回答我:“回先生,奴家睡的很舒服。”我有些好奇的问她:“你们每天晚上都要被捆着双手睡觉吗?”

“回先生,是这样的,无论是自己睡觉还是服务房间内的先生,我们双手都是需要束缚住的。监狱这样做,一是让我们养成习惯,二是让我们有女奴的自觉,三是不让我们下贱的双手在做爱时挣扎乱动,打扰了先生的好兴致,更是为了防止我们有意或者无意间伤害到先生。但是先生可以根据自身喜好,让奴家下贱的双手接受不同的方式接受束缚。”我听到她这么说脸有些发烫,不过还是继续问她:“我看你们昨晚都没有上厕所啊?都不想尿尿?”

“回先生,不是的,监狱规定,入狱一年内的女囚一天可以排泄两次小便,早上一次中午一次,一年期往上的女囚一天只允许在早上排泄一次,监狱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不让我们浪费时间在排泄这种小事身上,让我们更多的学习女奴知识,更好的学习女奴技巧,更充分的接受监狱安排的劳动改造,其次充盈的膀胱也能让一些先生对我们更加喜欢,能更多的疼爱我们,而且充盈的膀胱也能让我们身体更加敏感,能更好的服侍先生。”奴奴说完,还微微笑了笑。

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我有些心疼,突然意识到今早奴奴错过了排尿的时间,赶忙问她:“今早你是不是没有上厕所啊,这你怎么不自己去啊。没去怎么办?”

奴奴感受到我的关心,笑了笑说:“如果错过了一天的排尿,那么这一天内我们是不允许排泄的,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了。监狱有规定,即使我们醒了,如果先生还没有醒,那么我们是不能乱动的,防止打扰到先生的好梦。无论有什么急事,都是不行的。”看着我有些紧张的神情,她又慌忙的补充:“没关系的先生,奴家在入狱第一年有好好学习憋尿课程,监狱给我们的食物里面也含有保护膀胱的药,奴家能憋得住,请先生不用担心。”她这么一说我反而更心疼了,如此一个美人,却连自由排尿的权利都没有。突然,我想到昨天那个安装在饮料女囚下体,连接着尿道锁的水龙头,我突然有了主意。

看着在宿舍翻来翻去的我,奴奴跪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紧忙问我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我让她呆在床上不要动,随后在丽颖桌子的抽屉里,找到了那个能链接尿道塞的水龙头。找到以后我高兴的跑回奴奴的身边,奴奴看清我手里拿的东西,立马红着脸对我说:“先生,这不符合规矩。”我让她别说话,随后研究了一下这个东西怎么用。我摁下了一个按钮,只见水龙头后面弹出了一个和昨天看到的女囚使用排尿的尿道管一样的装置,一根中空,头上是小球的中空细铁杆。我在奴奴的下体摸了摸,找到了半露头的尿道塞,奴奴被我摸的小脸通红,还有些可爱。不过我没有空看那些,便小心的将细铁棒捅入她的尿道锁里面。奴奴感受到尿道的异物入侵,身体微微一颤,没有跪稳,趴在了我的后背上。感受到后背来自奴奴乳房的压迫,我顿时感到有些兴奋,但是还是小心翼翼的为她安装尿道水龙头。当细铁棒完全顶入奴奴的尿道以后,水龙头自动吸住尿道锁的出口,固定在尿道锁上面。我将她扶起来,带到我的男用厕所,打开马桶,但是我发现她下体的水龙头有点长,如果让她自己坐在上面尿液会流出来,无论正对着还是背对着马桶都有可能让尿液溅出来。我突然想到一个方法,我将她双腿岔开,我双手从下面抱住她的两条又长又白的大腿,用像是帮小孩尿尿的方式将她抱起,被抱起来的奴奴不禁有些害羞,紧闭双眼将头偏向一边,用可爱的小脸贴在我的胸口,我趁机在她可爱的小脸上又亲了一口,让奴奴更加害羞了。

我随后打开了水龙头,水龙头是电动的,打开以后水龙头探入尿道锁的小铁棒开始来回抽插,将奴奴膀胱里面的尿液抽出来。铁棒头部的小球隔着尿道锁内壁的软管,来回摩擦着奴奴柔嫩的尿道,让奴奴不禁叫出声来。奴奴嘴里嗯嗯啊啊,绵柔动人的声音让我感到脸颊发烫,小弟重新抬头,说实话这两天我受到的刺激,怕是比上辈子加起来都要多。

奴奴排泄完了以后,我把水龙头放回原处。随后带着她去吃早饭,食堂二楼不允许非工作女囚进入,我就也没在坚持,将奴奴留在一楼。我早上有一节课要上,就没有等她,吃完饭就直接去教室了。

来到教学楼,眼前的一幕又让我血脉喷张。教室也是调教的场所,在这里上课的女囚自然不是好端端的正常上课。所有女囚进入教学楼以后,都需要在玻璃房组成的更衣室内换衣服,头明的更衣室能让别人完全看清她们身体的每个角落,甚至玻璃窗外还有椅子提供休息。更衣室内,女囚们首先要将自己的内裤脱下,然后叠好,贴身那面需要朝外裹在阳具口罩的阳具上,然后忍着一晚上贴合浸润在小穴中淫水的腥臭,将它塞入嘴里,随后需要脱下胸罩,穿上只够裹住胸部的水手服样式的校服,水手式校服极小,将女囚们的乳头轮廓勾勒的清晰可见,她们穿好上衣,然后穿上正正好能挡住下体的黑色裙子,最后通过更衣室门口的识别器将双手锁在身后,光着屁股离开更衣室。

到教室后,她们也不能是正常坐着上课,她们的位置是两根从地面探出的阳具,她们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跪下,缓慢的将自己的下体送进两根长长的阳具,阳具很长,她们不能完全跪坐在地上,阳具感受到人来了,立刻开始震动,并用座位下的信号基站发出信号,她们脖子上的项圈应声发生变化,项圈后方弹出锁链,落地后自动吸到她们背后固定在地板上的一块磁石上面。她们整节课就需要用这种半跪的姿势,在接受身体的调教的同时认真听课。她们上身是不允许弯曲的,每堂课她们的仪容仪表也有扣分项。也就是说,如果她们如果想要跪的高些,就会受到来自项圈向后下方的拉扯从而窒息,如果她们跪的低些,又要受到阳具的顶迫,每个人背后伸出的锁链长度都不一样,阳具根据来人的身份信息从地面升起的高度也不一样,保证无论身高高低,都能让她们大腿和小腿之间的夹角在三十度左右。这样的跪坐是很累的,她们还得承受阳具的刺激,即使这样,她们也不允许高潮,违反监狱规矩的女囚将会受到很严重的处罚,她们只得缓慢的调整姿势,让自己不那么累,还减少阳具的刺激以避免高潮。

我的座位是男犯专用,就是一张正常的课桌和正常的椅子。这节课班里只有我一个男性,我找好我的位置坐好以后,手环扫过桌子,桌面的屏幕随之亮起,屏幕开机,显示着欢迎赵先生,随后展示出里面的各项APP。没多久,就进来一位美女教师,教师之中有男有女,其中很多教师还是囚犯的身份,她们入狱时有着很高的学识,入狱后能兼职老师给自己赚取积分。今天这节课来的就是一个女囚,因为她穿着标志性的白色内衣内裤,白色丝袜,双手也被金属手环捆绑在身后。

之见她走到讲台桌前,用讲台桌特定的装置解开了自己的手铐,随后从讲台下方的抽屉里拿出两根粗大的阳具,塞入自己的下体,随后提起三角内裤将阳具狠狠顶入下体,然后熟练的用绳子打了一个三角绳裤,套在被阳具撑起的白色内裤上,然后用力上拉,直到整个阳具完全没入她的下体。随后又拿出两个带磁力胶的跳蛋,将它们隔着胸罩贴在自己的乳房上,随后拿起纽扣大小的放电铁片,仔细的贴在自己的脖子,小腹,肚子,后腰,手臂,大腿,小腿上,然后将自己的高跟鞋脱下,将两个固定着倒铁钉的弧形铁链接在脚环上,仔细检查钉尖对准脚心以后,将其落锁。一切准备就绪以后美女囚犯老师拿起电子笔,在电子黑板上写下监狱发展史五个大字,随后又在右下角用小字写上,授课女囚:17160306。

我注意到我桌子上的玻璃屏有一个特殊的APP,点开以后则是女囚老师的各项身体指标,还有她身上装备的遥控器,我试着点了一个按钮,讲课女老师说话瞬间遁了一下,身体也略微弯曲,双手不经意间向小腹方向晃了一下,但是她立刻调整状态,手重新抬起,继续讲课。我明白了,她身体上装备的操控按钮就在我的这个APP上。

我注意到,我旁边的女囚双手被缚在身后,是不能做笔记的,只能尽量将老师所讲记在脑海里,每个女囚都听的很认真,生怕错过一个字,尽管她们下体的阳具还在疯狂震动,项圈也不断拉扯着她们的脖颈。

我又试了几个女教师身上装备的遥控器,看着女老师在讲台上面色潮红,说话磕磕绊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流利,脚心也被身体的刺激,因为没站稳而扎出了血迹。看着她还在坚持讲课,我也不好意思在玩下去了。

一节课足足七十分钟,这节课听的我困的不行,在加上昨天晚上的战斗,以至于后半节课我都沉沉的睡了过去,但是老师也没有打扰我,甚至讲课声音都小了一些,也许我睡了,也是好事,因为那样就没有人玩弄她身上的玩具了。

下课铃声响起,我从梦中惊醒,看到一旁的女囚在清理自己的“座位”,她们需要将自己留在“座位”上的淫水舔舐干净,甚至还有些杠门带出来的脏东西,都需要她们舔舐干净,舔干净以后,一个个有序的离开教室。此时,桌面上的电子屏亮起,上面写着让我给女教师打星,我也没吝啬,给了五星。女教师还站在讲台上收拾东西,并为自己更换刑具,本来看到我都已经无聊的睡着了,还在担心我给一个低分的女囚老师,看到我给了五星,顿时松了一口气,对我甜甜的笑了笑,弯腰细声道谢后,离开了教室。

我收拾东西离开教室,看着走廊里面很多女囚站着抖动着她们白花花的大腿,缓解腿上的酸痛,但是一边的椅子却空无一人。教学楼的椅子是不允许女囚坐的,那是男囚犯才能坐的位置,一个课间15分钟,她们只能快速缓解大腿的酸痛然后找下一间教室继续上课。

我上午就一节课,我正打算随便逛逛,突然大老远就看到一个身着死库水的女囚冲进教学楼,她看到我以后快速向我跑来,一边跑一边用带着阳具口罩的嘴呜呜的呼唤着我。但是后面的女警很快将她追上,将她摁倒。虽然她还离我很远,但是我还是认出了她,是昨天在我床前跪立一下午的红心。我知道肯定发出了什么事,赶忙小跑过去,女警已经将她摁在地上,正打算用电击棒将她电晕,我赶忙拦下,询问这是怎么回事。狱警十分郑重的对我说,这个女囚擅闯教学楼,重罪,知法犯法更是罪上加罪,需要带走好好惩戒,并让我不要过去,这个女囚很可能会伤害到我。

我阻止了那个女警继续说下去,我知道这肯定是事出有因的,红心的眼中满是泪水,只是阳具口塞堵着她的口不让她说话。我摘下她的阳具口塞,询问她到低发生了什么事。

“先生,求求您先生,曦曦在游泳馆顶撞了一个男囚犯,那个男囚犯正在打曦曦呢,求求您救救她吧,心奴求您了。”说完,红心跪在地上给我重重磕了三个响头,头都磕破了。

我知道此事很严重,女囚以下犯上顶撞男囚是大事,这种情况下男犯可以用一切不伤害女囚性命的方式责罚她。我赶忙拉住红心跑向游泳馆,一旁的女警却将我拦了下来,告诉我她犯了过错,需要带走处理,我将她带走这件事会很难办,我很着急,但是监狱规矩就是规矩,我只能让她们带走红心,自己去游泳馆。

红心和曦曦是一对姐妹,不过曦曦犯了过错进入监狱以后,红心便请求主人将自己也送进来,能尽可能的照顾妹妹,主人没有那么大方,一开始并没有答应。但是红心从自己的私人物品中拿出一个祖传的天然翡翠挂坠,那是她母亲给她唯一的遗物,但是为了妹妹她也别无选择,主人见到翡翠,便“十分大方”的将她也送了进来,还能和妹妹一个囚室,一起上课,这也是曦曦在出事以后她能立刻过来的原因。

她和曦曦不是双胞胎,红心要比曦曦大五岁,曦曦的母亲在剩下曦曦以后就难产死了,所以她在曦曦面前一直扮演着半个姐姐半个母亲在保护曦曦。曦曦今年只有17岁,去年刚刚成年就被主人一状告进了监狱,红心作为姐姐,很多责罚都帮曦曦扛了下去。这次,她不惜顶着严重的处罚,冲进教学楼想要找到先生博得一线生机,幸运的是,她真的找到了我。

当我走进游泳馆,看到曦曦穿着一身死库水,娇小的身体被绳索用龟甲缚的手法紧紧绑起来,绳索已经深深勒入她的肉里,将曦曦勒的凹凸有致,可见用力之大。此时她被摁在水里,不断挣扎,而那个被他顶撞的男囚在岸边用一只脚死死踩住她的头,不让她把头从水里抬起来。曦曦双手包括肘部都被铁环死死吸在身后,男囚对她的欺辱她根本没有一丝反抗的能力。周围围了一堆女囚在一边看着,中间还有几个狱警和几个男囚犯,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去阻拦。每个女囚都受过痛苦的窒息训练,寻常在水下能普遍憋三到四分钟。看着曦曦在水下不断挣扎,想必已经被摁着头在水下呆了很久,可是那个男人根本没有让她抬头的意思。

看到这里我怒火攻心,快步向前奔跑,借着惯性抬腿一脚将那个男犯踹出很远,最后滑倒掉在地摔倒到游泳池里面。我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这个身体的主人时常训练,这一脚力道非常大,直接将他踹到了深水区那边,这个狗东西根本不会游泳,加上腰部传来的疼痛让他呛了好几口水,旁边的狱警见状赶紧跳下水去打捞他,不过他不断挣扎使得营救也十分困难。

我没管他,而是赶紧将曦曦从水里捞起来,此时曦曦双眼禁闭,已经没有了呼吸,我见状赶忙用前世留下的那根本没用过的救援方法,给她做人工呼吸,给她做心肺复苏。我深吸一口气,亲向她冰凉的小嘴,捏住她的鼻子给她做人工呼吸,然后不断在她的胸口摁压,如此反复。

最后,曦曦呛了出一口水,回复了心跳和呼吸,重新活了过来。慢慢转醒的曦曦睁开憔悴的双眼看着我,问道,“我是死了吗?这里是天堂吗?先生是你吗?”

看着曦曦那冰凉的小脸和吐在地上的水中掺杂的血迹,让我感到十分心疼,紧紧抱着她柔软的身躯对她说:“曦曦不怕,这里不是天堂,我来救你了。”

确定曦曦没有大碍以后,我将她缓缓放在旁边本来是给男犯用来休息的太阳椅上,用毛巾被盖住她冰凉的身体。我转头,狱警们已经将那个男的捞了起来,我看清了他的脸,正是昨天住在我对门的那个猥琐男。他坐在那里十分气愤的指着我骂骂咧咧,看到这里我怒不可遏,快速向前一圈打了出去,带着身体动能的一拳十分有力,直接将他打趴在地上,他刚想转头说些什么,我紧跟一脚狠狠踹向他的肚子,将他重新踹回游泳池里。

“赵先生,您不能……”旁边那个狱警还没说完,我直接将他推倒到一边过去,对他吼道:“那tm是我的事!”随后,我也跟着跳到水中,继续暴打那个猥琐男。

大概打了十多分钟,那个猥琐男已经鼻青脸肿不省人事了,我也打累了,随后扔下一个救生圈让别的狱警帮忙给他套上,别死在水里,当然,我也不许任何人把这个狗东西扶上来。当我爬上岸,周围围了一圈人,曦曦正跪在那里,看到我爬上岸,眼里立刻泛起了泪光,弯腰对我表示感谢。我见状赶忙将她扶起重新躺下,并让她不用担心,之后有我,随后我询问起事情的起因。

曦曦一边哭着一边回答道:“一开始那个先生想晚上让我服侍他,奴儿因为宿舍里面已经有先生了所以拒绝了他,然后他就侮辱先生,说您是小白脸,一看就是蜡头银枪,中看不中用,留在您身边也得不到赏赐,不如去找他。先生怎样对我们曦曦都看在眼里,那番话奴儿气不过,没多想就拿头撞了他,然后他就动手了,曦曦本来都以为自己要死了,最后没想到竟是先生救了我。”

听到这里,我有些感动,将她抱在怀里,用体温缓解她长时间浸在水里身躯的冰冷。然后我抱起曦曦转身离去,周围人群见状立刻让开一条道路,让我离开,不敢阻拦。

事后,那个男的将我告上了监狱审判厅,不过由于我身份尊贵,而且曦曦也的确受到了生命威胁,他也有些理亏,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但在那之后,猥琐男再也没敢对我宿舍的女囚动手动脚,对我说三道四,见到我都得绕路走,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我将曦曦抱回宿舍,她还在因为肺部呛水痛苦的咳嗽不止,我将她放在我的软床上,用被子给她盖好。因为走的急,曦曦身上的绳索锁头固定在一把锁上,这个锁的权限在猥琐男那里,不过那个货被我打的一时半会醒不来,我有些暗暗后悔,当时不该那么着急,导致绑在曦曦肉体上的绳索根本解不下来。一时间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曦曦又因为受了这么多的折磨开始发起烧来,身体滚烫,昏昏的睡了过去。我拿来凉毛巾敷在她的额头上,她半睡半醒的叫着我的名字,求我不要走。我赶忙坐回她的身边,看着她眼角留下的泪水,我不经感到心里一疼,在她的小嘴上轻轻一吻,手伸进被窝,握住她捆绑在身下的小手。可能是因为感受到来自我的温度,曦曦也不在说胡话,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着她躺在我的身边,我又给了她换了几个毛巾,时间已经来到了中午12点半。

房间里的其他人已经吃完饭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看到我这翻模样,知道出事了,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们都带着口罩,没有办法询问,只能在我旁边看着,我摇头示意她们不要说话,随后让她们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她们一边忙自己的事情,一边用余光往我这边看,我知道她们知道发生了事情,中午也睡不安稳,便让她们在我床前跪成一圈,小声的给她们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随后告诉她们这里有我,让她们安心回去睡觉。

看着曦曦在我旁边睡着,受了苦的小姑娘让我心疼不已,我也不好在她身边睡觉,只能坐在旁边安静的看着。到了两点,几个女囚都已经醒来,开始收拾东西,我让她们不要有心理负担,老老实实去上课。几人都是放不下心的,曦曦是这个宿舍最小的姑娘,几位平时都很照顾她,看到她受到这样的折磨也都于心不忍,但是看着我为了曦曦一中午没睡,坐在床边看着她一中午(尽管我觉得这是小事情,但是她们觉得这就足够表明我是一个很体贴她们的人),终究还是放下了心,去上课或者劳动去了。

随后进来一位狱警,递给我一个电子屏幕,告诉我这是红心的惩罚条例,我突然想起红心还在接受处罚,便询问能否去看看她,得到肯定的回复,我托狱警帮忙照顾曦曦,我赶紧去了惩戒所。

<< 天堂 第六章天堂 第八章 >>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th

vx :th13240880182

5 thoughts on “天堂 第七章”

  1. 乌托邦和敌乌托邦只是一体两面啊。主角能保护宿舍内的八个人,可他怎么保护整个监狱的一万多人呢?况且,以他的身份和待遇,他已经是这个世界的既得利益者了,他如果接受了这个身份,又为什么要去在乎那些被折磨的女人呢?当一个对面宿舍的猥琐男不幸福吗?
    估计这一点在他见到自己的妹妹后,就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了。一万多人不是个抽象的概念,她们是另一些人的姐姐,妹妹,母亲,女儿。能把她们从家庭中,中生活中抽离出来,扔进这种“天堂”的社会,想想都觉得可怕

  2. 这就是一小部分群体压榨大部分人的世界啊……人类从猿猴走来,到了现在,虽然仍有种种缺憾,但追求平等,自由仍然是世界的主流。人类的社会历经奴隶制,封建制,到了现在,没有成为书中的畸形的社会,正是一种幸运啊……

  3. 我是作者,首先感谢您对我文章的理解和思考。

    其实我们都该庆幸,我们活在一个还算和平还算美好的年代。这些事情在古代的某些角落可以说多如牛毛,数不胜数,比这更加黑暗的故事也贯穿历史。我将它用鲜明的对比写出来,会让一些读者受不了,这点我很能理解,但是请不要着急,后续的内容我会逐渐交代主角的使命。

    其实在开稿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应该写一种什么类型的文章呢?如果只是爱好,当然怎么写都可以,但是既然打算好好写,我也想写一些故事能让这个文章有些血肉,而不是看起来像没有骨头的样子货。

    题目取名为天堂,可是天堂亦是地狱。

    我在写的时候也会想,如果我是主角,我会不会像主角一样,去反抗这个社会,就像网上的段子,陛下何故造反?

    我没有答案,但是我希望我会,因为人总要有人称之为人的理由。

    如果不嫌弃,请继续看下去吧,主角会把这个“天堂”改变成它该有的样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