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h ♥

天堂 第三章

天堂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监狱初见

接我的人是凌晨来的,来接我的是副典狱长还以及标配的四位狱警,她们对我并没有像对我妹妹那样严格的拘束,只是简单的扫描了一下身体,就将我带上囚车。

看到囚车内部让我心里一慌,只见囚车内部很宽敞,里面是四根柱子,每根柱子上方的车顶都探下来一根末端是磁石的铁链,柱子中央是一块突出的三角铁以及上方的一块磁石用来固定犯人,柱子上挂着几条用来固定犯人的皮带。

不过随后典狱长的话让我松了一口气,那并不是给我用的,而是接女囚犯用的,我只需要坐在旁边的座位上就好。待我进入囚车,一位女警进入驾驶位,而副典狱长坐在了副驾驶位,剩下两位狱警则坐在我的旁边,另外一位则提着我的行李,半曲身体站在我的左前方。两位狱警将我夹在中间后坐下,坐下以后便双手背后,挺胸抬头,目视前方。看着身边狱警修长的丝袜美腿,紧身皮质内裤勾勒出的美丽小穴轮廓,几乎没有任何遮挡的小腹,以及狱警口罩上方的美丽眼睛,我二弟忍不住微微抬头,手也不自觉的伸向了她的大腿。

我承认确实有些精虫上脑,但是当我的左手都已经摸到了狱警的大腿,她也没有丝毫的反抗,而是任由我的咸猪手在她的大腿来回抚摸。我见此更加得寸进尺,双手一度摸到了她的大腿根,甚至稍微摁压了一下她皮质三角内裤包裹住的敏感地带,柔软的触感让我感到更加兴奋,而她的呼吸也有些加速,不过依然没有对我的行为做出制止。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个世界对男性的宽容远比我想象中的要高,高科技的发展让男性基本上没有什么犯罪的必要,而真正进入监狱的,除了经过特殊审判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了进入监狱“体验生活”,(具体的生活后面会具体介绍。)因此押送男性的女警上车都要求双手背后,并让双手手腕处的铁环自动吸附落锁,为的就是让男性囚犯予给予求,减少不必要的反抗。很多在外没什么钱消费女人的男性囚犯基本上都会在囚车上先爽一把,上车后基本都会将车上的女警就地正法,而对此习以为常的女警根本没有要制止我的意思。不过我现在还并不知道,因此试探了几下以后,带着前世的道德准绳,并没有做过多的小动作。女警见此也不禁漏出惊讶的表情,只不过现在的我,并没有读懂她表情中的意思。

囚车接完我以后,又拐到下一个囚犯地点接送囚犯,新上车的囚犯是个女的,虽然她带着阳具口塞,但是我通过她的眼睛判断她也是以为及其不错的美女。她已经被刑具结结实实的捆好了,只见狱警拉着她项圈前的铁链子,将她拽上囚车。待她上车站稳以后,狱警随便找了一根柱子让她靠住,随后伸手拉过柱子上方的锁链,链接在她的项圈上,并用柱子上的磁铁吸附住用来将她双手呈w捆绑在身后的十字锁。随后,几位狱警用柱子上的皮带将她捆在柱子上,一个女警拿出手机,操控女囚下体的那根固定在柱子上,横在她股间的三角铁缓缓升起,我这才明白这个铁的妙用,只见三角铁上方的锐角狠狠顶住女囚的小穴,女囚受痛双脚不断点地抬高,以至于她脚上的高跟鞋完全没啥用,高跟鞋的后跟已经远远离开面了。这还没完,狱警用锁圈将她的大腿捆绑在一起后,拿着两片电击胶片就赛到了她的大腿内侧,随后将她的右脚拉起,将穿过天花板链接她项圈铁链的另一端链接在她精致的美脚上,她如果不想勒死,就要高抬右脚,如果想减轻小穴的压力,就要努力垫高左脚,大腿内侧的电击片不断电击着她敏感白嫩的大腿,难受的平衡让她不断挣扎,但是这样的挣扎只会让她项圈勒的更近,下体小穴的压迫更重了。

一路上狱警还特地饶了远路,专找那些路不平的地方开,什么减速带什么地面小坑,基本上能不躲避的全都没有躲过去,那个女囚“站在”我身前,被震的身体上下来回晃动,小穴剧烈的撕裂感让她透过口塞不断哭号,但是狱警依然冷眼平视,仿佛她根本不存在一样。

囚车到达监狱,一位狱警先将女囚押解下车,并让她弯着腰,用一种很不舒服的姿势将她押走。随后另一位女警带我去做了简单的信息录入,并在我的左手佩戴好一个特殊的手环之后,便带着我的行李和监狱发放的生活物品将我带到牢房。

进入牢房的我又一次被震撼到,牢房是一间宽大的矩形房间。门口两侧是两扇门,两个小房间,我猜测那是厕所。房间里面的两侧贴墙整齐排列着八张床铺,一边四张,所有床都是上下两层,上层是睡觉的地方,下层则是桌椅,看起来像是学习的地方。由于时间已经很晚的原因,床上的囚犯都已经休息了。而我的床铺,则是房间尽头,横在窗户边的宽大双人床,从配置和舒适程度都远超其他人的床铺,我以为这是未来典狱长的特殊待遇,后来带我过来的狱警告诉我,所有的房间都是这样,两侧床铺是女囚的床,而这个双人床是男性的床,监狱是男女混宿,只是对待男女有些差别罢了。随后便请我早些休息,然后转身离开了。

来到新地方的我一夜未眠,一直到早上。凌晨六点,牢房内的灯光亮起,八名女囚先后坐起,她们看到新来的我都漏出好奇的神色,不过口中的口罩阻止着她们相互交流的权利。等她们都坐起来,我才发现,她们都是身着白色胸罩,白色三角内裤,脖带金属项圈,除此之外并无其他衣服,而双手均是背铐身后,限制了她们的活动。她们看到我也只是惊讶了一两秒,便立刻起身收拾,她们先是用双腿双脚流利的叠好被子(说实话看到她们用双腿叠被子我就明白她们一定是专门训练过),并将枕头放在被子上,正当我好奇她们怎么从床上下来时,最快叠好被子的那名女囚已经起身,蹲在了床头。此时我才注意到床头突出的那根金属圆柱,只见女囚小心的跨过圆柱,直直的坐了下去。随后是第二名,第三名。女囚浑身的重量都压在圆柱体上,一个个都面色不佳,此时我才仔细的看到她们的内裤不是简单的内裤,内裤下方缝着一根皮线,勒住每一位囚犯的下阴,让每位女囚的下体饱满,轮廓清晰可见,这种内裤穿起来定是十分难受,但是很有观赏性。而这种内裤是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穿在女囚身上,想必开始监禁生活的时候光是适应这条内裤,都需要不少的时间。房间门框上方的电子表数字跳动到6点10分的时候,每位女囚都已经坐在了床头的圆柱上,听滴的一声,八根圆柱开始缓慢下降,一直降到底。

女囚们等到圆柱到位,才开始接下来的活动,尽管她们的双脚早就着地了。只见所有女囚都坐在了她们自己床下的桌子前,她们的双手接触到椅子靠背的磁石上,电子锁应声打开,随后,她们用解放的双手摘下口罩。摘下口罩后,里面果不其然是我猜测的深喉阳具,她们有些人干咳几声,有些人则是已经完全适应了似的根本没有反应,手上接着忙接下来的事情。首先她们从抽屉里拿出精液瓶,换掉阳具口塞中已经空掉的精液瓶,随后更换阳具中的电池。忙完的女囚则收好空的电池和精液瓶,随后拉开另一个抽屉,拿出化妆品照着镜子为自己化妆。

说实话这个世界由于基因技术的发展,很多优秀的记忆被锁死遗传给后代,所以这些女囚一个个扔到前世基本都够当个明星,最差的也是网红级别的。待到她们化完妆,一个个更是美艳动人,不可方物。可惜这份美丽并没有让我欣赏多久,她们就重新拿起阳具口罩,戴回了脸上,其中一两个还因为不太适应,作呕了几声。随后将双手背靠身后,座椅靠背感应到手环贴近后传出上锁指令,她们的双手就被手环紧紧吸附在身体背后了。随后,她们一个个有序的去洗手间排泄。这时我才发现,两间厕所是不一样的,左侧是男用房间,用的是不透明的素材,而右侧则是女用厕所,墙面用全透明玻璃取代,让我能清楚看到她们的排泄过程。只见内部有两根排泄口,一根背向我,一根面相我这边,两个女囚同时排泄,虽然我看不到背着我的那个女囚是如何排泄的,但是看着对着我的那个女仆,我已经明白她们的排泄方式了,只不过这种排泄让我经历了这么多奇幻的事情都感到难以置信。

女囚扫描通过扫描项圈获得进入厕所的权利,只见女囚双手拷在身后,半蹲着面向我,下体靠近排泄管,排泄管扫描到有人靠近,弹出一根中空细铁棒,棒头是一个小球。女囚忍着尿道的刺激,用内裤下方的小孔对准铁棒后,插入,只不过这样简单的插入并不能让她们排出尿液,她们还需要不断的上下抽动身体,才能让让细棒上的小球和她尿道锁的管壁形成一个抽水塞,利用气压差将她膀胱里的尿液抽出来。只是小球透过尿道塞的塞壁摩擦女囚的尿道,让女囚在排泄的过程中娇哼不断。

宿舍厕所是没有大便排泄的地方的,只有一面墙上的自洁巾能让她们在傍晚睡觉前清理脸颊,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几位女囚先后排泄完之后,站在自己的床位前,将腿伸入床前的一个洞中,再次伸出以后就是穿戴好丝袜的修长美腿。丝袜穿戴完成之后,她们再将脚伸进床边整齐摆放的白色流紋高跟鞋,高跟鞋识别到穿戴者穿戴完成以后,脚踝处鞋扣自动上锁收紧,没有特殊情况她们是无法脱下这双高跟鞋了。穿好之后,每位女囚站在她们自己的床位前,双臂在背后紧紧靠拢,双脚并拢,挺胸抬头,等待之后的事情。

六点三十,牢房门缓缓打开,所有女囚整齐划一的转向门口,从左到右依次走出牢房。我因为好奇跟了出去,只见对面牢房也出来一个个的女囚,她们在走廊墙边整齐的排列在一起。看着走廊几十号美人穿戴性感的囚衣排列在一起,我不禁气血翻涌,只见对面也出来一个男的,此人一脸麻子,嘴角还有一颗猴痣,样貌十分猥琐。他提着裤子出来,看到我后咧嘴一笑说到:

“你是新来的吧?怎么样,咱们一号监狱的这些母畜质量还可以吧,看你眼睛上这厚厚的黑眼圈,昨晚“慰问”了几个啊?年轻人要注意身体,好东西多着呢,可不能一口把自己撑死哎。”

听着他的污言秽语我脸色不经一红,刚打算反驳他我昨晚什么都没干时,广播声传来。

“所有女囚操场集合,所有女囚操场集合,所有男囚自由活动,所有男囚自由活动,重复一遍,所有……”

听到广播后,所有女囚转向我的右侧,整齐的向前走去。

我对面的那个猥琐男倒也没有多留,只是对我简单说了一句:“咱们一号监狱女囚的跑操可是特色,你要是不困可以去看看,我可得回去再睡一会。”随后就转身回牢房了。

我听到他的话也不经好奇,便跟着女囚们,差不多走了十分钟,我跟着她们走到了操场。

这是一个一圈八百米的操场,后来我才知道,这样的操场,足足有四个。我们由于身住操场最近的监狱楼,又是一楼,所以是最早一批到来的。

旁边狱警见到来了个男的,对我细声说到:“请前往观众席,不要妨碍女囚跑操。”

我听到后赶紧说抱歉,然后走到操场一边。女警看着我眼神有些奇怪,因为她从来没有

见过这么彬彬有礼的男囚。但是她也没有多说话,只是转身继续监督女囚排队。

大概过去了20分钟,看到钟楼的表指针划到七点整的时候。所有女囚已经整齐的画好方阵,组成一个个8×8的方阵排列在操场上。只见钟楼叮咚一声,所有女囚背后的项圈都伸下了一根铁链。背后的女囚见到后立刻跨过铁链,用自己紧缚在背后的手够到铁链,铁链到了两个手环连接处收到感应,瞬间链接上之后锁死。每个方阵的第一个女囚身体前方缓缓升起一根竿子,竿子下方也是垂下一根铁链,女囚见状和身后的女囚一样,捡起链子链接在自己背后的手铐上。最后一位女囚背后也同样升起一根竿子,拉住她背后垂下的铁链子。随后,所有女囚项圈中的细铁链开始收紧,两段的竿子也不断靠近,直到每个女囚都几乎靠近到前乳贴后背太才停下。

此时我才明白这样操作的原理,每个链子都通过女囚背后的手环同前一个人的项圈相连,链子从女囚下方穿过每一位女囚的小穴,并勒了进去,如果有女囚节奏不对,便会拉住前后两个人,让前人的项圈勒紧或者让后者下体的铁链更加深入,并且自己也会因为错误的步伐而导致自己的项圈勒紧而窒息或者下体被铁链勒的更深。

而且我也才发觉不是所有女囚装束都是一样的,有的女囚双手不是自由下垂后拷在身后,而是双手背后,手环有着细线,链接在项圈上,细线则是收紧状态,她们的双手则背后高高挂在项圈上,双手使劲上抬,才不会感到严重的窒息有些女囚则是双腿带着脚环,环间有细链让她们无法大步奔跑,还有则是大腿处有细杆撑住,让她们的大腿无法并拢,有些则是双手被缚在脑后,胳臂肘处链接的短杆让她乳房高高挺起,众多不同的刑具眼花缭乱,竟是无法一言概括。

随着晨跑声想起,每位女囚身前的竿子开始带动着女囚前进,不间断的窒息让她们的身体更加敏感,下体的摩擦更是不断激起她们的性欲。没有人能给她们喊一二一,她们完全需要靠她们自己的默契来稳定的向前跑去。随着时间的变化,牵引竿移动的也越来越快,前后竿子的间距也在不断变宽,每位女囚需要顶着下体更加剧烈的刺激,忍受勒住脖子的项圈,还有穿着高跟鞋奔跑的酸痛,坚持奔跑。整个晨跑足足持续了15分钟,时间一到,牵引杆缓慢停下,每个女囚项圈上的绳索也自动解锁收回。不过,她们的晨跑结束之后并不会给她们时间休息,而是让她们跪在地上,身体挺直,等待晨跑操练人员为她们做晨跑总结。

这时我才明白,站在两边的女警不光是监督她们,还要为她们打分,分数合格则可以去吃早饭,分数不合格则需要继续留下来操练,早饭自然就没有了。

今天总体表现不错,可是还是有三列女囚,一共24个人被留了下来。继续晨跑,一直跑到其他女囚早饭结束。

每八个人是一个宿舍,是一个整体,有人跑的不好,自然需要一起受罚,这也是利用她们的集体感,促使她们按照监狱要求,更好的达到监狱标准。

站在主席台上的晨跑教官并没有给她们太多的休息时间,就让她们连好链子,继续奔跑。

我一是不忍再看,二是好奇女囚是怎样吃早餐的,便跟着那些离去的女囚一起离开了操场。

来到食堂,一位狱警见到我,便走过来,告诉我男犯人的食堂,在二楼。我问她能不能在这里看看,她告诉我,当然可以,甚至还可以请她们吃一顿好的呢。我没理解是什么意思,不过接下来我就明白了。

只见每位女囚都找到一个蒲团,跪好。面前的半面矮墙上赫然挺立着一个个胶体假阳具,她们低下头,将面部的口罩前端贴合在面前的倾斜透明玻璃状的斜板上,面板上光圈亮起,她们的口罩就自然脱落在了斜板上,并吸在上面不至于滑落。她们轻轻的抬起头,将口罩里的假阳具退出去,随后轻张嫩口,缓缓的舔舐墙上的假阳具,阳具上方的墙体上的玻璃屏幕亮起,出现了一个个的显示条,有些女囚已然是轻车熟路,根本不带管那个显示条的,轻挑几口便根据智能阳具的抬起幅度判断出是否可以深入,感到时机差不了了,便张口将整个阳具含了进去,粗大的阳具瞬间让她们的喉咙隆起。而有些看起来就技法十分生疏的女囚舔舐之后还需要看一眼进度条,判断是否要继续深入。而那阳具中储存的人工精液,就是她们的早饭了。

我还在看着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去,发现是一个男的,不过身上的囚衣表明了他的身份。

“看啥呢兄弟,不赶紧过去享受?新面孔啊,新来的?”那人自来熟的说到。

“嗯,我昨晚刚来。”我回复到。

“啧啧啧,找人进来的吧?一号监狱可没那么好进,好不容易来了还不赶紧好好享受?”那人一边说着,一边用眼睛上下点量着我。

“享受?”我好奇的问道。

“你不知道?那你进来干嘛啊?”那人不可置信的问我。

“不好意思我不方便说,您能给我说说享受是什么意思吗?”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

“没事,这里谁都有点小秘密,你不想说我就不多问。跟我过来吧,哥给你展示展示。”那个男的也不见外,对着我说到。

只见他在女囚中来回走动,走到一个女囚旁边,用手打断了她的的舔舐,食指勾起她们的下巴颏,居高临下的审视着那位女囚。然后摇了摇头,最后又开始转圈,正当我不明就里时,看到他又在一个女囚身边停下,女囚正在深喉,但是看侧颜就能看出她容貌非常靓丽,只见他拍住女囚的肩膀,向后拉拽,女囚顺着他的力道,让口中的阳具滑落了出来,阳具还在喷射状态,喷了她一脸的白色液体。那位男囚伸手将她的头抬了起来,看到她那精致的容貌后对我说,就她了。

随后他便脱下裤子,挺拔的阳具让我不经脸色一红,他转身坐上半截矮墙,用阳具拍了拍那个女囚俊美的脸蛋。女囚也明白什么意思,低头闭眼开始仔细舔舐起来,因为男子已经勃起,所以她也没有做过多的前戏,没舔两口,便尝试将他的阳具吞入口中,可她错估了阳具的长度,刚刚顶到一半,便连连作呕,打算退出重来。突然,男人伸出双手抱住女囚的头,拽着她的头狠狠摁入了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挺腰,来回推拽女囚的头部。女囚因为粗大的阳具连连窒息,痛苦的双手在背后不断挣扎,但是手铐的限制让她不能做出半点反抗,只能老老实实的承受男人的强暴。

“喂!”男人突然对我喊到。“看什么呢你?我可对你没兴趣,赶紧去找你自己的小母狗吧,别在这里碍眼了,哈哈哈哈。”男人说完,便低头继续操弄着那位女囚,让她给自己口交。

我闻言也不再久留,只是下身的欲火也没让我选择转身离去,一番思想斗争后,终究还是欲望战胜了理智。

我兜兜转转,正打算找一个人为我服务时,却见一位刚刚吃完“早饭”,正抬起头的女子。我一眼便认出来她是和我一个屋的一个女囚,虽然我只在早上看了一眼,不过那让人过目不忘的容颜还是让我认出了她。

我走到她的跟前,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便低头用嘴,解开了我裤子上系着的松紧带,随后用嘴咬住裤带的边缘,为我脱下裤子。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她没有停顿,小嘴已经亲到了我的蛋蛋上,说实话我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前世就是一个处男,二弟直接抬起了头,顶在了她的鼻子上。她见状没有停顿,反倒是熟练的为我舔起了二弟,柔软温热的舌头让我的小弟更加肿胀难受,精致的鼻尖顶在我阴毛覆盖的下体,她那缓慢的呼吸让我更加兴奋,我没忍住,便直接用手抱住她的脑袋,二弟对准她那樱桃小嘴就顶了进去,温热紧致的喉咙让我更加兴奋,只几个来回,我便射进了她的喉咙。可能是因为在我体内留存的精液太过浓厚,这一下甚至让她呛到了,但是她咳嗽了几声,立刻重新跪直,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开始用她柔软的舌头为我清理龟头上残留的精液。

完事之后,她抬起精致的脸庞,向我细声询问到。“您对囚犯19130105的服务是否满意呢?”

这一问让我脸色有些不好意思,厚着脸皮对她说:“满意,我很满意。”

听到我肯定的答复后,她弯腰,向我磕了一个头,对我说:“感谢您的招待。”随后转过身去,用她那红润的小嘴含住口罩中的阳具,口罩收到信号,口罩两边的绑带立刻通电弹起,通电磁石在她的脑后自动吸附。佩戴好口罩以后,她起身为我鞠了一躬。然后迈着纤长的美腿,离开了食堂。

<< 天堂 番外天堂 第四章 >>
1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th

vx :th13240880182

One thought on “天堂 第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