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h ♥

天堂 第六章

天堂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宿舍的女囚已经收拾好东西,去上课了。只剩下躺在我的身边的小爱(监狱规定,需要陪伴男犯的女囚在陪伴期间可以终止一切监狱中女囚的正常活动,分数则按照女囚等级的最高标准按小时数给予)和因为责罚提前回来的7号女囚红心。小爱还在在我身边睡着,长时间的禁欲,突然的高潮让她十分享受,睡的十分香甜。我给她盖好被子,看到旁边的红心跪在我的床边。她看到我醒来,对我说到:“您醒了。奴奴让我给您带话,她说今晚她在竞技场有一场母马拉车比赛,希望您能去欣赏她的比赛。”

“我知道了”我揉着还没睡醒的眼睛,重新审视起来这位早上为我口交的女囚。我才发现,丝袜还塞在她的小穴没有取出来,链接手环的脚链也没有取下,她一直保持着上身挺直的状态,胸脯高高挺起,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待我的醒来。我小心翼翼的将她下体的袜子拿出来,然后用女囚专用的阴道清洗阳具给她做了清洁,完事以后,拍了拍她的屁股,让她快去休息。

简单洗漱之后,我打算先去吃点饭,中午根本没吃饱的我早早就饿了。回到食堂,看到一层的一群女囚跪在地上喝粥,我明白这也是她们的调教日常。所有女囚喝粥要求双膝并拢跪地,双手背后上锁(当然一般都是没解开的状态),后庭没入背后升起的阳具,将脸没入饭盆,一口气吃完所有的粥食,每个女囚头顶的监控都会监控她们,如果一口气没吃饭,抬头呼吸了在吃第二口,就会遭到惩罚。饭盆地下连着一个管子,没吃完的粥会顺着管子通过每个女囚后方的假阳具注入她的体内。

我也没有多留,走上二楼,二楼是一排排的桌椅,有专门的工作女囚为我盛饭,并由送餐女囚送到我的身边,送餐女囚则是双手背后捆绑,餐盘吊在女囚的乳房上,我只需要扫描她们乳房上面的条形码,付了饭钱(积分)就可以拿走她们顶在她们肚子上餐盘里的饭菜吃饭了。饭菜很丰盛,两肉两素,一份米饭一碗汤。

酒足饭饱后,我坐着楼下的观光车,前往竞技场。竞技场内的座位分为上下两层,楼下是女囚的座位,楼上是男犯的座位,走到体育馆楼下,跟着狱警的指引,我发现我们宿舍的其他几个女囚早就在楼下等我了,而奴奴早就进体育馆开始做赛前的准备。我带着几人,花了一些积分,包下了竞技场楼上的一件观赛室,里面是一张桌子几张沙发,几位女囚进去以后老老实实跪在沙发前面,我见此也不再多管,坐在最中间的沙发上,随手拉起身边的小爱和红心,左手摸着红心的大腿右手绕过小爱的脖子抚摸她那圆挺的乳房。

大体育馆内,8位参赛者站成一排,旁边的助手女囚帮她们穿戴着身上最后的装备。此时几位狱警进来,询问我是否愿意她带走两位我们宿舍的女囚协助比赛,我当然痛快的同意。丽颖和06号女囚曦曦听到我的意思,犹豫了一下跪行出来,几位狱警见状,带进来两个箱子,箱子很小,她们将丽颖和曦曦擦拭干净,随后将她们成驷马蹿蹄状捆绑后塞入箱子,黑暗的箱子挤压在她们身上,让她们十分不舒服,但是她们十分配合的让狱警将她们塞进去,狱警随后给箱子盒盖上锁,并感谢我的配合。

目光重新回到比赛场上,此时奴奴已经站在比赛场上,母马拉车果然不简单。奴奴口带透明阳具口罩,双臂被单手套束缚在身后,两乳挺起,大腿关节处用一根短链子链接着,大腿被黑色皮袜包裹,脚上锁着12厘米的高跟鞋,下体是两根长长的阳具在不断震动,一根铁链从她的项圈后方伸出,绕过后边拖车前的铁环重新从她的下体穿过,穿过两个阳具下方的固定环,重新绕回她的项圈。这是一种十分难受的跑步方法,女囚不光需要接受浑身的束缚,开跑时,如果跑的过快还需要同时忍受项圈后拉绳索带来的窒息,和锁链拉拽下体阳具深入带来的阳具深顶的痛苦感。之后入场了几位狱警,她们将着装着丽颖和曦曦的箱子抬上奴奴拉着的拖车,固定好了以后离开。此时我注意到所有女囚背后的拖车都有两个箱子。

待几人在比赛场地站好以后,随着号令枪的发令,八位女囚同时开跑,下体的顶胀让她们淫呼不断,脖子后面的项圈也拉着她们连连窒息,面色潮红,但是监狱不允许她们高潮,她们只得忍受着下体阳具的刺激,不断向前奔跑。痛苦而又兴奋的肉体在场上奔跑,她们穿着高跟鞋却一样跑的飞快,当她们跑完一圈以后,奴奴已经开始有落后的倾向了,但是也许是她想起自家先生还在看着自己,努力提高步频,提高自己的速度。第二圈拐弯时候,奴奴旁边的女囚因为脚没踩稳,人面朝下直直摔了下去,因为没有双手的保护,她是乳房着地,狠狠摔了一下,但是她没敢在地上停留太久,立刻爬起来继续跑,与地面的摩擦让她的乳房擦的血红,痛苦的神色在她的脸上浮现,但她还在坚持。到了最后一圈,所有参赛者都已经到了极限,但是依旧坚持着,痛苦并坚持着。奴奴此时已经快到强弩之末了,但是体力存留好像比别的女囚更多些,渐渐开始反超,第六名,第五名第四名。最终她以第三名的好成绩冲过了重点线,几乎所有女囚冲过重点线后都立刻瘫倒在地,剧烈急促的透过口罩呼吸着,汗水几乎覆盖了她们身体的每个角落,性感的肉体瘫坐到在地上,让人不禁热血沸腾,她们的皮袜也因为汗水的浸润而变成透明,让每个观众都能看清楚她们纤长的大腿。

女警将最后一名通过终点的女囚通过她背后的绳索高高挂起,正是那位中途摔了一跤的女囚,项圈勒紧造成了她的窒息,正当我担心她被勒死的时候,她不断忍受着痛苦晃动着身体,让整个人立起来,用下体承受更多的体重缓解喉咙上来自项圈的压迫。等到比赛结束的时候,她要根据评价,和观众的意愿受到惩罚。

比赛还没完,已经奔跑了五圈的女囚没有让她们休息太久,便分为两组继续比赛。第二轮比赛,将在前三名中决出第一,(除去已经输掉的一名)后四名中,决出倒数第二。考虑到她们体力已经接近极限,所以第二轮只有三圈,但是圈数少不代表轻松,每个拖车上都坐上了一位狱警,只见她们手拿皮鞭,随时等待着抽打前方的“母马”。见此情形,我立刻问道门外的女警,询问能否让我上场,女警听到后欣然同意。

当我走到比赛场上,看着因为五圈奔跑而香汗淋漓的奴奴,我上前抱住她柔软的身躯,她感受到我的拥抱身躯一振,本能的想要抱住我,但是单手套将她的双手死死捆在身后,阻止了她抱住我的能力。我抚摸着她的脸颊,隔着阳具口罩,亲了亲她的脸。此时我看到旁边那个第一轮是第一名的女囚的拖车上也换了一个男犯,那个男犯不断在她的面前说着什么。

当我们做好准备,号令枪发令,三个女囚同时冲了出去,左边那名初轮第一也是有着良好的功底,起跑就跑在了第一名。随着比赛的进行,到了最后一圈,右面那个女囚已经因为体力不支而被我们远远的甩在后面,而奴奴紧紧的咬着左边那个女囚,不让自己落后太远。那名男犯一看这样的情况,挥动皮鞭就朝着那位女囚打了过去。一边抽打着女囚,一边高喊“快跑,畜生!”

见此情形,我也打算挥鞭,可是赛前奴奴的眼神又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那清澈的眼睛流露出特殊的情感,我于是放下了皮鞭,一番思想挣扎,我将皮鞭扔下了拖车,安静的坐着等待她跑完最后一圈。可能是因为奴奴预期之内的抽打没有到来,让她跑的更加努力,也可能是因为旁边那个女囚因为抽打而断了节奏,两车距离越来越近,甚至持平。见此情形,旁边那个男的挥鞭更快更狠了,谁知一鞭子下去竟缠住了女囚的脚,猝不及防下让她狠狠摔倒下去。但是男人还在车上,不停的挥着鞭子抽打倒在地上的女囚,她也立刻重新站起来开始奔跑,但是已经落后我们太远。

最终,奴奴取得了比赛第一名的好成绩,穿着一身马匹装备站在领奖席上,本来她们打算邀请我上去领奖,但是我感觉有些羞耻,便没有上去。一个男警走过来,将一块奖牌夹在奴奴的乳头上,并将奖励的五千积分输入她的项圈里,我打开手机,发现手机里的宿舍星级也提高了零点零五星(星级有妙用,容后在叙)。奴奴站在领奖台上,旁边围着好几位女警给她拍照,虽然她小穴里面上还夹着假阳具,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遮挡,双手也在身后不能给她有任何掩饰,但是她还是自然的接受所有方向来自相机的闪光。

比赛最后,是惩戒环节,倒数第一名和倒数第二名需要进行一场腿力拔河。她们浑身的装备都没有取下,身后的拖车尾对尾合在一起。狱警将两人朝向两个方向,她们需要拉着自己的拖车,和对方逐力。女警令旗挥下,只见她们立刻开始发力,项圈传来的窒息让她们面色涨红,下体阳具更是深深顶入她们的小穴,两人体力差不多,比赛陷入了僵持,狱警见两人几乎不分伯仲,拿出电击棍就在她们身上乱戳了起来,将两人电的呜呜声不断,凹凸有致的身体不断晃动,看得人气血上涌。

大概三分钟后,跑完复赛的那个女囚率先体力不支,倒数第一感到后面没了体力,立刻开始发力,最后赢下了这一场比赛。

输掉的那个女囚跪坐在地上,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未知的惩罚一下子让她害怕的哭了起来,旁边狱警见状拿起鞭子就抽了出去,双臂背后的女囚无力阻挡,被狱警抽的来回躲闪,只不过,对比之后的惩罚,皮鞭的痛苦,只能算是小惩罚了。

到这里我已经不忍看下去了,带着自己宿舍的女囚,回去牢房去了。

因为比赛的原因和监狱的规矩,即使奴奴获得了胜利,身上的束缚也不允许脱下,看着汗流浃背的奴奴,我不忍心在让她穿着12cm的高跟鞋走回牢房,我将他公主抱起。她的身体很软,上手手感很好,我总以为能跑那么久的人肯定肌肉结实,实际上和我的想法有很大出入,她也很轻,感觉都不到一百斤,我有些想不明白,她是怎么坚持着,拖着车,忍受身体的痛苦跑了那么远的。

奴奴这辈子第一次被人这样抱着,不免有些害羞,也害怕一身汗弄脏我的衣服,挣扎着想离开,可我哪会给她这个机会。“别乱动,你是咱们宿舍的小功臣,把你抱回去是给你的奖励。”说完,我又亲了亲她的小脸。听到我温柔的话语,奴奴也不在乱动,安安静静躺在我的怀里,像一只温顺的小猫。

回到宿舍,我将她放在我的双人床上。狱警带着两个箱子回来,里面装着丽颖和曦曦,我询问狱警怎么将她们放出来。狱警告诉我,监狱的规定,她们今晚不能出来,明早箱子会自动解锁,今晚就在箱子里面睡觉。看着狭小的箱子,我于心有些不忍,但是因为今天我已经用典狱长的权利救过红心了,而且我还是囚犯身份,不适宜多说什么,只能辛苦她们两个在里面睡上一觉了。

我把奴奴轻轻放到地上,奴奴落地后立刻起身跪直,我正不明就里时,一旁的小爱走进厕所,用嘴叼着自洁毛巾,跪在奴奴的身前用嘴叼着毛巾擦拭奴奴的身体,欲将奴奴身体上的汗液擦干净。我见状接过小爱嘴里的毛巾,为奴奴擦拭身体,奴奴十分配合,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只见她俏脸通红,兴奋之余还有些感动,这是她第一次遇到一个男性这样温柔的对待她。

我为她擦拭完身体,看着她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神,我将她抱到床上。她下体的阳具还在孜孜不倦的工作,我小心的拔出她下体的阳具,噗嗤一声,阳具被我拔了出来,她的紧紧包裹着阳具的小穴离开了阳具后紧紧合拢,发出一声柔响。奴奴被阳具塞住的小嘴唔的一声,小穴里面淫水渗出,流到了床上。

我对其余几女说道:“你们收拾收拾,赶紧睡觉去吧。”随后拿出监狱发给男性的湿巾,温柔的擦拭她那通红的小穴。感受到下体来自湿巾的清凉,奴奴大腿忍不住合了一下,然后张开腿,任由我继续在她的小穴擦拭。

她被我擦的性欲勃起,呜呜~声传来,看来是想要了。我也没有让她失望,脱下裤子对着她柔嫩的小穴就插了进去,小穴塞了一整晚的假阳具,依然紧致,我知道这是药物的作用,但可能是因为一晚上阳具的折磨,她的小穴有些温烫,不过这温烫更让我兴奋,肉棒在她的小穴里面来回翻杵,顶的她娇哼不断。几番云雨,我狠狠将精液射进了她的子宫。她也在一晚上的运动之后,在我温热的液体中达到了高潮。

小爱见我将白色牛奶射入奴奴的身体后,打算去拿小球帮她堵上下体,我见到后阻止了她,并挥手让她去睡觉。此时我才注意到,小爱的双手还是被束缚在身后,通过圆柱的升起让自己回到床上,熟练的用双脚给自己盖好被子。

我见此也没有多说什么,打算明天问问她们。关上牢房的灯,让奴奴躺在我的身边,肉棒充血依然挺立着,奴奴因为比赛的原因不能摘下透明阳具口罩,无法为我口交,便挪动着她不方便的躯体,想要自己用小穴包裹我的肉棒。我抚摸着她,感受着她温热的气息,一动不动的让她坐在我的身上,上下运动。几番运动,让我们又一次同时高潮了。随后她便想跪立起来,但是我没让她那么做,而是挥手将她推倒。我和她并排躺在一起,我侧卧着看向她,她也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我不老实的左手摸上了她的乳房,柔软的触感让我肉棒又一次充血,但是我刚刚并没有让她的小穴离开我的长枪,感受到小穴里面变粗的肉棒,她也不禁有些呼吸急促。我伸出右手轻柔她被单手套包裹但漏出的肩膀,又下模掐了掐她的乳头,一番刺激让她身体不断发热,我见状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大腿搭在她柔软修长的美腿上,感受着她的呼吸和柔软的躯体,右手拽过被子,和她一同睡去。

话说,我微信都挂出来了,给我打赏的能不能加一下我微信呀,说实话作者有些惶恐……

<< 天堂 第五章天堂 第七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th

vx :th13240880182

One thought on “天堂 第六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