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th ♥

天堂 第十章

天堂 第十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章 洗澡经历

第二天我醒来,才五点半,曦曦八爪鱼一样抱在我的身上,她死库水包裹的小腹紧紧顶在我的长枪上,我忍不住有些硬了。我小心的将她的双手从我身上抬起,然后搬开她那紧紧缠着我大腿的白嫩细腿。谁知我刚将她的腿抬走,她又翻过身紧紧抱住我,嘴里呢喃着不要走。索性我也不动弹了,老老实实的等着她睡醒。

她小腹紧紧贴着我的下体,让我硬了起来。不一会,她感受到小腹的顶着的肉棒,缓缓醒了过来,一夜没有束缚的睡眠让她睡的十分的舒服,醒来以后看见紧紧抱着我的睡姿,赶忙不好意思的伸回双手。感受到我下体鼓起的武器,她十分配合双手背后让手环吸附上锁,然后用小嘴将我的裤子脱下,随后将肉棒小心翼翼的含进嘴里,对于她那个小嘴,我的肉棒还是太粗了,她吃着十分费劲,小嘴鼓鼓囊囊的,可爱之余填了一丝淫荡。

六点,宿舍灯亮起,几位女囚分分起床开始收拾,看见我下体鼓起的被子,也都十分识趣的没有多看,转身忙自己的东西了。曦曦看到舔龟头并不能给我足够的刺激,便努力的将头前探,让我粗大的肉棒深入她的喉咙,她并不能很好的适应,但是还在努力的将肉棒往喉咙深处送,我用手挡住她的脑袋想让她别再口交了,她却摇了摇脑袋晃开我的手。我实在受不了来自她紧致的喉咙的刺激,几个回合下来,就让我深深射入了她的喉咙,大量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以至于一些精液甚至从她的鼻孔里流了出来,在曦曦那美丽的小脸上添了出淫荡的气息。

曦曦小心翼翼的将我的精液含在嘴里,仔细感受了一下精液的味道才将精液慢慢咽下。我伸手开始抚摸曦曦那柔软的乳房,感受到我手上的压力,曦曦小脸红扑扑的,我手一路向下,揉着曦曦的小肚子,这些女囚都经过特别辛苦的体力训练,小腹都能感受到腹肌,穿上衣显瘦,脱了衣服也很有美感,手感别提多美好了。手继续下摸,一直摸到了她的嫩穴,曦曦小脸涨红,跪起身来跨过我,用她的小穴一点点的揉蹭我的肉棒,本来已经缴械的长枪重新抬头,我轻轻扒开她的死库水,她则是十分配合的自己坐了下来,用紧致的小穴紧紧含住我的长枪,可能是双手背缚的原因,她的胸脯饱满硕大,在她的运动下在我面前来回晃动,让我忍不住掐了掐她的乳头,曦曦脸上挂满笑意,嘴里不断呻吟,美女的诱惑总是让人情不自禁,我很快就交出了今天的第二次。她十分自觉的拿出小球和胶带,示意我把我的爱意封锁在她的体内。看着她坚持的神色,我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将小球塞入她紧致的小穴,然后用胶带仔细的贴紧。此时我突然想到,她好像还没有上厕所。

我让她赶紧去,一会过了时间就去不了了。但是曦曦却摇头拒绝了,她说:“先生昨天亲自喂我的粥,我想让它在我身体里面多呆一会,虽然已经消化成了尿液,但是我还是希望它能在我身体里面多呆一会,哪怕只有一天。”

看着曦曦那郑重的十分坚持的神色,我有些感动,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久久没有分开。

我给曦曦办理了在牢房上课的手续,她躺在床上用宿舍配置的便携电脑躺在床上看老师的直播,我则是抽空去洗个澡。

监狱没有私人澡堂,所有囚犯需要在中央大澡堂洗澡,当我走到澡堂门口,立刻有一个工作女囚跪着爬过来,爬到我的身前直起上身将嘴停在我手边,嘴上叼着一串钥匙。我接过钥匙走进澡堂。不出我所料,这里没有男女浴室一说,而是男女混合大澡堂,连更衣室都是混用的,衣柜分两层,男性衣柜在上,女性衣柜在下,女性衣柜较小,三个柜子才顶上一个男性衣柜大小。

我找到我的柜子,身旁还有一个女囚在跪着换衣服。我看她首先把自己的胸罩和内裤脱下,随后慢慢脱下长长的丝袜,将内衣内裤叠整齐放好,然后拿出一个带尾巴的肛塞,鼓了鼓小嘴,一用力,将肛塞塞入自己的后庭,随后给自己穿上一个棉质猫爪样式的船袜,袜子很小,紧紧包裹着她娇小的脚丫,然后给自己带上猫爪样式的搓澡巾,带好以后将手深入女士更衣柜子自带的一个铁环,铁环感应以后不知道什么原理,只见铁环下的搓澡巾收口出开始缩紧,直到完全勒在女囚的手腕处才停止。最后,女囚给自己调整了一下姿势,双手撑地,双腿伸直,让自己的“尾巴”高高翘起,漏出自己的小穴,让自己的下体完全展现出来以后,慢慢爬入澡堂。

澡堂肯定有调教的内容,想到这里我老脸一红,手上换衣服的动作也不知不觉的快了起来。男性更衣柜里面的东西及其齐全,搓澡巾,浴巾,拖鞋,还有瓶装饮料等饮品零食之类的,甚至还有皮鞭假阳具之类的调教器具。

我简单裹好浴袍便走进了大澡堂,里面各式各样的女囚穿着各式各样的装扮,有的带着猫耳,有的带着狗嘴样式的嘴套,各种各样不胜枚举。此时四个女囚爬到我的身边,她们着装整齐划一,均是乳白色比基尼,手上各自拿着手套式搓澡巾,项圈锁链,沐浴乳,喷水阳具。她们在我身前整齐跪好,齐声道:“四组女囚为先生洗浴。”随后,为首的女囚递过来链接她脖子的锁链,见我抓住以后,便向一个方向爬去,我跟着她的方向,慢慢前进,其余三个女囚则是叼着手中的物品,跟着队伍一起爬着前进,手拿喷水阳具的那位女囚更是直接将长长的阳具塞入嘴中。

一路上,我看到了很多男性囚犯在和女囚“玩闹”,比如一个男囚正带着搓澡巾揉捏一个女囚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是带着粗糙的搓澡巾在女囚下体不断扣弄着,粗糙的搓澡巾让女囚痛苦不堪,却也只见女囚双手背后,左手抓住右手手腕,让自己不能反抗。

还有一个男囚左脚踩在女囚的乳房上不断蹂躏,女囚只能肘部使劲撑着地,让自己的脑袋探出水池,勉强呼吸。他的右脚则在那位女囚的嘴里抠来抠去,让她呛了好几口水,如此种种花样繁多。

等走到一个房间,为首女囚抬起上身,将阴道对准门口的阳具缓缓坐下,然后忍着刺激向前移动身体拉动阳具扳手,随后房门缓缓打开。最后女囚抬起身子示意我,随后重新趴好往里爬去。

房间不大,里面是一个花洒,另一边是一个温水池,左边是一个玻璃房,看起来热气腾腾是用来蒸桑拿的,正中央是一个皮垫床,看起来是用来搓澡的。为首的女囚请示我先干什么,我一脸懵逼的说道:“你给我推荐一下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女囚听到以后说道:“不如先生先去泡泡澡,然后去蒸一下桑拿,随后由贱奴为先生搓一搓,最后冲洗一下。

我听完以后表示这就行。随后女囚带我走进浴池,一旁三位女囚也跟着我走进泳池,她们的比基尼很有意思,乳白色的比基尼入水以后便立刻变得纯透明,让她们的乳头和白虎小穴清晰可见。我走进浴池以后,一个女囚立刻爬到我的身后,斜着坐好,双手撑住。为首的女囚示意我躺在她的身上,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躺在她的身上,柔软的乳房让我性意盎然。

剩下两个女囚分别站在我的左边和右边,用她们的乳房贴住我的胳膊,然后用那柔嫩的小手抚摸着我的身体,口塞阳具口塞的那位女囚则是拔出阳具口塞,此时我才发现这个阳具口才是两部分,一部分是口塞外包的阳具型皮质外套,另一部分则是一个胶体的实体阳具。女球将内部的阳具拔出以后,用小嘴裹着皮质的阳具外套,在我的长枪上来回摩擦。

泡了一会,为首的女囚小心的问道:“主人,水温是不是有点凉了?”我感受了一下,点点头。为首的女囚碰了一下正在为我口交的女囚,女囚应声起身,走到墙边跪好,墙上挂着两个链接着铁链的小夹子,女囚小心翼翼的将夹子夹在自己的乳头上,然后双手伸入身后的铁架子里,穿过铁架子,女囚用小手点击了一下背后架子上的一个按钮。架子瞬间收紧,分别扣死在她的手腕和脖颈,随后架子开始慢慢后撤,拉着女囚往后移动,乳头也被乳夹拉的老长。铁链背后链接在墙上的伸缩杆也随之被拉动,随着伸缩杆被慢慢拉出,伸缩杆下方一个出水口探出墙面,流出了热水。

铁链不长,表面涂抹着超导温图层,接触高温水时间一长,铁链也开始发热,随着温度的升高,女囚被烫的突然叫了出来,为首的女囚见状赶忙捂住她的嘴,见她慢慢忍受住了以后,才松开了手掌。此时女囚紧咬牙关,额头已是布满汗水。

为首女囚有些慌张的跪在我的身前,双手在我面前摊开,旁边的女囚立刻将皮鞭放在她的手上,然后也在我身前跪好。为首女囚说道:“贱奴御下不严,她是新来的,还不熟练,请主人原谅她的卑劣无能,贱奴愿代她受过,请主人狠狠责罚。”

我接过皮鞭,女囚组长闭上眼睛,双手背后挺起乳房,跪直身子,准备迎接接下来的抽打。看到这一幕我也有些好笑,我也没说要打她啊。我随手隔着比基尼捏住她的乳头,往后拽了拽,女囚咬着牙,乳头都被拽长了身体也纹丝不动。索性我直接抱住她的腰,狠狠一用力,将她搂入怀中,让她贴住我,我则是双手环过她的身子揉捏她柔软的乳房,右手又慢慢的摸过小腹,隔着内裤扣弄她的小穴,浸润了热水的小穴让她面色潮红,只是死咬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抠了一会,我也觉得玩够了,拍了拍她的翘臀,示意她我惩罚完了,没有高潮,我很满意。女囚听后一脸不可思议,赶忙在我面前跪好谢恩。

又在温水里面泡了一会,女囚示意可以去蒸个桑拿,我欣然接受,当我打算走进桑拿房时,那个组长却拦住了我,示意我等一下。此时一个女囚走入透明更衣室,为自己穿好全身包裹的皮衣,随后走出更衣室,在地上躺好,一旁的女囚拿出束缚工具,将她的四肢对折捆好,随后让她跪倒在地,四肢关节着地,牵着她走进桑拿房,随后在她的腰部捆好一个坐垫。组长告诉我,给贱奴穿上胶衣是防止贱奴流出的汗水让先生感到不快,所以需要穿上这种不透气的胶衣,女囚穿戴完毕以后,那个组长示意我坐在她的身上,蒸一会桑拿。

组长的态度让我无法拒绝,只能慢慢走进桑拿室,坐在女囚的腰上,虽然没有一丝汗水渗出,但是闷热的乳胶服接触到女囚的汗水,也如同比基尼一样变得透明,让女囚变得性感诱惑。闷热的皮衣让女囚十分不舒服,加上大量的汗水被裹在皮衣里面流不出来,我已经明显感到女囚身体有些略微颤抖,气息也加重了许多。

我十分不好意思久坐在她的身上,加上我身上的汗水也几乎全部流在了她的身上,坐了十分钟,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就赶忙离开了桑拿室。但是我发现女囚依然在屋内,我便向那位女囚组长询问为什么她还不出来?里面很热的。

女囚组长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回到:“为了满足客人的大部分需求,贱奴得在里面待够半个小时,防止客人一会还想蒸桑拿,贱奴还需要重新换衣服浪费时间,请先生放心,我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这点小事我们自己能承受。”

我听完撇了撇嘴,随后让她帮我搓一搓。女囚组长听完,拿出两片带些凹度搓澡片,仔细的贴在两边早已站好的女囚的乳房上,确保搓澡片贴好以后,女囚组长将她们的双手固定在身后,并拿出臂拷将她们的小臂紧紧锁在一起,促使她们挺起乳房。随后拉出她们项圈后面的锁链,在锁链上面挂好一个杠门钩然后拉长以后钩入女囚的后穴,随后点击项圈让锁链拉紧,使她们的头高高抬起,严密且痛苦的拘束,是为了确保她们能保持一种昂首挺胸的状态,让自己的乳房突出且坚挺,从而更好的进行搓澡服务。

一切做完以后,女囚们委身贴上来,用她们的白嫩的乳房为我搓洗身体,柔软的乳房不如手臂有力,所以她们更加注重技巧,仔细又不失力度的在我身上搓试着,我也确实很久没洗澡了,身上也有些泥,两位女囚感受着乳房的刺激和后臀的刺激,脸色潮红,娇喘不断,此举也让我小弟抬头。那个组长看到以后也立刻走上前来,为自己的嫩穴塞入一个假阳具,然后拔出阳具内胆,将皮套留在自己的体内,随后就要上前为我“服务”。只不过我伸手将她推开,这两天我感觉有点透支,实在是玩不起了。谁知道这个女囚以为我因为刚才的事情有意见,才拒绝了她,所以她直接径直跪在我的面前,双手摊平说道:“贱奴自知今日惹得先生不快,还请先生重罚!”

这一举动搞得我哭笑不得,只能伸手抓住她项圈的链子,将她拽过来,然后抱在怀里,我凑到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你看,我没有一点生气的意思,所以你也不要大惊小怪,安心做好你的事情,小费少不了你的!”组长听完有些惶恐,说道:“贱奴怎还敢奢求先生的小费,只求先生不要责怪贱奴就好了。”听完我拍了拍她的翘臀,让她起来,告诉她说:“我不生气,你去干你该干的事情就好了。”

女囚组长立刻起身,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那贱奴先去为先生试试水温。

感受着两个女囚的乳房服侍,我看向那个女囚组长,只见她走到那个花洒前,拧开水龙头,随后在一旁的地板上拉起一个圆柱体,然后将自己带着的阳具固定在其上,女囚摆了摆马步的姿势,确保自己的阴道对准了阳具,面向我以后,慢慢的做坐了下去。

女囚压着阳具来回上下,一边含着假阳具做蹲起,一边用手测试旁边花洒流出的水。花洒本来只有凉水,女囚身下是热水的活塞,女囚需要不断摁压活塞才能让花洒的水温保持在一个人体适宜的温度,不能太快,不然水温会过高,也不能太慢,不然水温会过低,节奏要均匀,不然水温会忽冷忽热,总之相当考验女囚的技术。女囚保持着马步的姿势,稳定的蹲起,我感觉让我光扎马步,都扎不了这么久。

我感觉搓好了以后,走向淋浴处,还在桑拿房的女囚立刻跪着爬到我的身下,示意我坐在她的身上,一旁的两位女囚则是互相用嘴撕掉对方乳房上的搓澡贴,然后慢慢走到我的身前,用翘起的乳头为我赶走身上的污浊。

给几位女囚各扫了一百积分的小费以后,在她们的恭敬和感谢下走出澡堂,我感觉清爽之余,这小弟弟就没有低下过头,水温也不热,却洗的我浑身燥热。

回到宿舍,看到坐在椅子上,双手已经在身后固定好,身上也换好了监狱的狱服的曦曦,她坐在椅子上,上身挺直,让自己的身体前凸后翘,带着阳具一丝不苟的听着视频中教师的讲课。我玩心乍起,双手抹上曦曦的腰肢,一刻不停的在她身上来回揉捏抓痒,搞的她娇喘练练,笑面如花。

上午十点,狱警敲响了我牢房的大门,递进来一张明天在展览馆举行的拍卖会的邀请函,邀请我去参加。邀请函上印着这一批拍卖品中最出色的三位女囚,背面印着去展览馆的路线图和时间,我收好后就继续和曦曦玩闹了,却没注意,邀请函正面三位女囚中第一位就印着小爱。

一天很快过去了,晚上宿舍里面的其他女囚陆陆续续回来,三号女囚桃子还因为在迎宾楼的良好服务,收到了很多的打赏,虽然这些钱并不会给囚犯,但是会给囚犯所在的宿舍加星。贵宾给桃子打赏了足足十多万块,能给宿舍加整整0.13星,我也十分高兴(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因为啥高兴)随手就给桃子划了一万积分,反正积分我这里有的是。桃子收到积分欣喜若狂,高兴的在我身边来回献媚,其他人看到以后也是十分羡慕。

但是等了很久,一直到晚上十点,我都没有见到小爱回来,我刚开始还以为她有什么活动所以不用回来,一直到十点都没回来,我知道出问题了,看到奴奴她们解下口罩,我赶紧问她们知不知道小爱去哪里了,但是问了一圈没有一个人知道小爱干什么去了。无奈,我赶忙走出牢房询问狱警是怎么回事,狱警调出小爱的资料,告诉我她是明天的拍卖品之一,狱警很抱歉告诉我小爱她今晚不能陪我,但是可以要求一个没有先生的宿舍里面的女囚来陪我,任何人都可以。

监狱的里面无论进来之前是什么身份,进来以后统统归为奴籍,大陆的所有女奴都是监狱里面出来的,这些人来源于犯罪的和送进来“深造”的,女囚从这里出去的唯一途径就是拍卖,无论是犯事进来的还是花钱送进来的。女囚如果有主人,他们唯一的特权就是可以用百分之五十的价格和别的买家竞争,带着巨大的价格优势,如果深造以后女奴还深得主人喜爱,大多数都会回到原主人手里。但是也有例外,曾经的一位皇室成员曾将一个最优质的女奴送进监狱,最后拍卖时却输给了大陆银行的副行长,失去了那位优质的女奴,只拿着刚开始带女奴做培训的钱灰溜溜的离开了,面子和人都丢了,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回小爱,监狱有一个规定是主人有权利提前终止一位女囚的“深造”提前让她进行拍卖,小爱的主人也许是因为小爱在监狱里面的评分实在是太优秀了,可能出于想要提前享受或者是担心被别人看上,种种原因,让小爱的主人要求提前拍卖小爱。

因为这是监狱的规则,小爱的主人有权利这么做,我不能干预这个事情。

是啊,不能干预,但是不代表小爱就能离开我。

很久没更新了,我感觉有些羞愧,只是实在是最近事情太多,加上还得加班没什么时间写,实在是挣钱不易,希望大家多多理解。对了还有一事,原谅我想骗点赞,主要是我想看看还有多少读者在看我的文章,所以还希望看到这里的读者都为这篇文章点个赞,点赞过30,我为大家加更一片番外,感谢大家的捧场了。
<< 天堂 第九章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th

vx :th13240880182

4 thoughts on “天堂 第十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