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idadi ♥

奴隶的养成 第四章

奴隶的养成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这是一间位于伊甸庄园地下层的一间调教室,白色的灯光照耀在黑色墙体和地面上显得房间内有些阴暗。

牧原此时正一丝不挂的被禁锢在正对着调教室大门的墙前,墙上四角的铁链链接在男孩四肢的黑色皮革镣铐上,将男孩拉成了一个大字型,而脖子上依然戴着那个黑色的项圈,嘴里也塞着那个口球。因为长时间的被货车拉运,牧原也不知道自己几天没吃东西,仅仅是通过刚才被从地面带到这来的路上察觉到已经是夜晚。

牧原在饥饿和刚才苏醒的折磨下早已经失去了力气,整个人有气无力的跪在地上哪怕手臂被锁链向后拉扯也无所谓,原本灵动的大眼睛也边的灰暗无光,低垂着头颅看着地面,看着从口球边滴落的自己的口水。

“哐当”铁门打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正是那个买下牧原带男孩来这地狱的岚麓。

男人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装扮,黑色的乳胶衣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头部裸露在外面,外面又穿了一件黑色的乳胶马甲,脚上一双黑色的马靴,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乳胶人。

见到男人进来,墙边的牧原抬起头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睛里似乎又有了些光泽。

男人走到牧原身边,从马甲里掏出一个注射器,里面装满了淡黄色的液体,岚麓抓起牧原一只胳膊,对准了大臂就扎了下去,一管液体就这样被缓慢的注射进男孩的体内。

此时的牧原面对这种情况也只能用呜呜声来表示抗议,他已经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用紧张,这只是营养液而已,你的培养方向是姓奴,因此要时刻保持肠道干净,所以你从今天起就不允许吃任何固体的食物了,以后每天都会有人来给你注射营养液”岚麓解开了牧原的口球放在了一边。

“你们不能这样囚禁我,这是犯法的,而且我不是性奴,我是人,我有…”

“啪!”

牧原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了从自己连上传来的清脆的巴掌声,很快牧原就感受到了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感。牧原被这突如起来的巴掌扇懵了,呆呆地看着看人,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看来你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状况啊,第一,和我说话要称呼我主人,第二,从我买下你的那一刻你从此就和人类的身份断绝关系了,你只是一个用来讨好人类的性玩具而已,第三,做为你的主人我有权对你做任何事,当然也包括惩罚。”岚麓从一旁的桌子上抓起一根黑色皮鞭,用力甩了几下,带起阵阵风声。

“现在就是对你不尊重主人的惩罚,鞭刑十次!”

“不 你不能…啊!”牧原慌乱的抬起头刚要争辩,就看见黑色的鞭影重重的落下,砸在了男孩白净的胸膛上。

男孩的惨叫声和皮鞭鞭打在身躯上发出的啪啪声交替在房间内回响。

十鞭打完,牧原小小的身躯上纵横交错着十道清晰的血痕。男孩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眼泪早已疼得哗哗直流。

岚麓放下皮鞭,俯下身体,抬起被黑色乳胶包裹的手掌托起男孩那哭得梨花带雨的脸蛋,冷声说道“现在明白规矩了吗,你应该称呼我什么?”

“我,我,你不能这样对我”牧原哪怕是被抽了十鞭也依然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仍然颤抖着对岚麓说。

见男孩如此嘴硬,岚麓气急反笑,冷笑道“好,很好,我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么嘴硬的奴了,希望接下来你还能如此嘴硬。”

男人拿来一个铁质贞操锁蹲下来给牧原带好,又拿出一管淡粉色的药膏,挤出一点,均匀的涂抹在贞操锁的缝隙里,然后又分别在牧原的乳头和菊穴部位涂抹上一点。

“不,我不要戴这个东西,你在干什么,啊,好热,好痒。”注射过营养液的牧原恢复了一点体力,用力的挣扎着,但是于事无补。涂抹了药膏的部位立刻变的痒起来,还不停的发着热并逐渐变红,小弟弟部位拼命地想要站起来,但是贞操锁的存在让小弟弟的努力只能在禁锢下勒出一块块肉块,看起来有种异样的美感。

“身体,身体好热,好想,好想…”男孩面色潮红逐渐神志不清起来。

“好想释放,想被插入是不是,呵,这是一种高强度春药,两个小时内你都会是这种状态,药效完全解除则需要六个小时,今晚你就这样过吧,希望明天你能让我满意。”岚麓冷声说着,然后转身离开了调教室锁上了铁门。

“不,不,大哥哥你别走…”牧原喘着粗气想要留住男人,不过男人不为所动,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啊,不行,我,我不能屈服,我要保持清醒。”下体被贞操锁禁锢不能勃起而带来巨大的疼痛,甚至连带着小腹也疼痛不已,男孩只能尽力的弯着腰减少痛苦,而菊穴部位也是奇痒难忍,感觉无必空虚,牧原想要并拢双腿缓解一下却被铁链拉扯住,疼痛甚至令他无法站立,而胸口的两点粉色也变的通红,像是要滴血一样,牧原扭动着双臂想要揉搓,可是结果和双腿一样只是徒劳。阴暗的房间内只留下男孩一人,疯狂地扭动着身躯,喘着粗气,浑身散发着一种淫靡的气息。

离开了调教室的岚麓径直向自己的的休息室走去,今天的调教只是第一次,他希望给牧原留下一个教训,让他明白无谓的反抗只能给自己带来痛苦。自顾自思考这的岚麓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休息室的门口,他把手搭到了门把手上刚想掏出钥匙,却突然整个人僵住了。

“门没锁?”岚麓脸色微变,自己是不可能忘记锁门的,可是门锁又没有撬动的痕迹,“是他回来了。”想到这里岚麓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深呼一口气,缓缓拧开把手,走了进去。

宽敞明亮的休息室内,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坐在沙发前,而他的两腿之间正有一个一丝不挂脖戴项圈的男孩正在舔舐着一根硕大无比的肉棒。男人的面前茶几上正摆着一个平板,里面放的内容正是牧原所在的调教室的监控。

看见岚麓进来了,还在舔舐肉棒的男孩一脸慌张,迫切的想要逃离男人的双腿之间,不过却被男人的双腿死死钳住。

“继续。”男人发出不容置疑的声音,男孩渐渐停止了挣扎,一脸无辜的看着站在门边的岚麓。

“让他出去吧,我来。”岚麓说。

“嗯,也好。”男人松开了双腿,男孩顺势逃离,爬到了岚麓脚边。

“对不起,主人,我…”男孩低着头盯着岚麓的脚面,不敢抬头看自己的主人。

“没事,你没做错什么,出去吧,把门关上。”岚麓没有责怪男孩。

“啊,谢谢主人”男孩满脸惊喜,赶紧跑出门去。

见男孩离开,岚麓脱下身上的装备,只留了一身黑色的乳胶衣。走到男人双腿间,缓缓跪下,开始接替男孩舔舐起男人的肉棒。

“什么时候回来的?”岚麓边舔边问道。

“就刚刚吧,一下飞机我就来这了”男人抬手按在了岚麓头上,轻轻抚摸着,岚麓没有抗拒,只是在专注的舔舐着。

“不想和我说说那个小孩的事吗?”见岚麓没有说话,男人主动提起。

“小安吗?”岚麓含起肉棒,整根吞下感受着充满口腔的淡淡的异香,开始吮吸起来。

“你知道我想问谁”男人看着胯下的岚麓,依然继续抚摸着。

“叫牧原是吗?”听到这里岚麓突然顿住了,男人按住岚麓的头猛地按下去,肉棒瞬间直顶岚麓的喉咙,惹的岚麓一阵干呕“继续,不要停。”

“他是你受人委托买下来,代为调教的,不过看起来你似乎对他很感兴趣啊,你是想自己收下来当奴的吧”男人自顾自说着,岚麓依然没有任何表示。

“小麓啊,我半年没有回来,想不到刚回来你就给我一个惊喜,这孩子不错,我很喜欢”男人说完,张开双臂半躺在沙发上,闭着眼享受着下体被吮吸的快感。

莫约过了半个小时,男人呼吸加重,肉棒在岚麓的吮吸下变得坚硬无比,伴随着岚麓有节奏的吮吸,男人突然伸手按住岚麓,将他固定在腿间,下体抽动,一股浓稠的精液瞬间充满了岚麓的口腔,然后又是接连五六股同样浓稠的精液,男人的肉棒伴随粘稠腥臭的精液在岚麓的口腔内微微搅动着,直逼气管的精液一时间呛住了岚麓,不断咳嗽,充满口腔的精液不断从岚麓的鼻孔里向外涌出,肉棒抽离,岚麓咽下所有的精液,大口喘着粗气。

“小麓啊,看来你最近退步很严重啊。”男人看着眼前淫乱不堪的岚麓出言嘲讽。

“我他妈怎么知道你今天这么能射。”岚麓气急败坏的。

“呵,脾气倒也见长了不少,你可别忘了谁是你的主人。”男人并不是很生气,看在岚麓给他找了个玩具的份上,男人打算原谅他“那孩子我就收下了,至于买家那边,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吧。”

“你祸害我一个还不够,还要再祸害一个?”岚麓起身质问起男人。

“怎么?你想为了一个孩子和我对着干?”男人抬头撇了一眼岚麓。

岚麓顿时哑口无言,他明白自己的主人可以忍受自己奴隶语言上的些许不敬,但绝对不允许脱离自己的掌控。

“看起来我确实对你有些纵容了。”男人站起身,向门口走去“自己去惩罚区去领罚吧,你知道怎么做。”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休息室,只留下岚麓一个人,不知道是对接下来惩罚的恐惧,还是愤怒于男人的做法,岚麓的脸色极为难看。

调教室内的牧原再次失去了时间观念,身体上的疼痛与欲望让牧原的神经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每分每秒都像是一年般漫长。在强力的春药作用下,牧原粉嫩的乳头早已因为充血变得红肿,看上去像是两颗红豆长在了胸口,下体的阴茎在贞操锁和春药的作用下已经充血发紫,一滴滴向下滴着淫液,缝隙中的肉块冲出牢笼显得无比狰狞,鲜红的菊穴一张一合,期待着吞食任何来物。

“我…我…我不能屈服,我…要保…保持…意志,爸爸…妈妈…我想你们……”男孩在心里默念着,口水从口球的缝隙流出,在男孩布满伤痕的瘦弱身躯上肆意流淌。

不止过了多久,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一天,又或者是一个小时?大门突然打开,刺眼的亮光让牧原眯起了眼睛,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逆着光,那一刻牧原感到了温暖,他很确定来的人不是岚麓那个恶魔,他在男人身上感受到了久违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像是父爱。

男人走到牧原身前,解下了口球,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牧原。看着这道站在光中的身影,牧原下意识的脱口而出:“爸…爸爸…”

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