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e ♥

安绮的玩偶调教计划番外篇 第三章

安绮的玩偶调教计划番外篇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因为需要借用神音人偶,安绮和叶音直接入住了对方的府邸。

………第二天………

叶音和安绮来到了履行赌约的场。在两人到达这里的30分钟前,安绮便把神音人偶借给了对方。

在一处素白的房间中,里面摆放着60个完全一样的神音人偶。

「好了叶音小姐,现在可以开始了。记住,你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不能触碰人偶,也不能使用魔法辨认哦」

「哼」(一个小时?我五分钟之内就能找到本体!)怀着这样的自信心,叶音进入了房间,漫不经心的扫视着房间里面的人偶。

不得不说,虽然是仿制品,但是其做工却十分精致,一时间,叶音竟然难以分辨出谁是自己的本体。

收起了散漫的态度,叶音开始认真的一个一个观看那些被摆放在各处的人偶。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音的额头上也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怎…怎么会…?)难以识别,无法分辨,越是心急就越难以冷静下来去寻找细节。

「叮铃铃———时间到了哦,很遗憾,叶音小姐并没有找出真正的神音人偶」

宣判来临,叶音有些颓然的走出了房间,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在自己擅长的领域遭受到滑铁卢,失落之情溢于言表。

「安绮,对不起…我…」愧疚感涌上心头,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安绮应该会拒绝这场赌约吧。

「那么神音人偶我就带走了」

「等一下」安绮叫住了对方「不知道市长夫人愿不愿意再和我打个赌」

「哦?说来听听」

「赌约很简单,让我来寻找神音人偶,如果我赢了,我也不需要城主府的什么物品,只需要把神音人偶还给我就行了。」

「那么如果你输了呢」

「如果我输了,神音任你处置一年」

叶音看着安绮与对方的交谈,言语之中便决定着神音的命运。可是那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躯体,如今连决定本体去留的权力都已不在自己的手中。

也是啊,就连自己的身体都认不出来…没有魔法的维系,自己又该如何说明那就是属于叶音的躯体呢。

然而魔法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证明,如果有一天神音体内属于自己的操控魔法被洗去,重新打上她人的印记,那是否神音就完完全全属于对方,再没有一丝自己的位置…

暂时切断了对神音的任何感知,叶音看向房间中的60个「神音」。没有什么真假神音,只不过是供人把玩的「物品」罢了。一时间,有什么丝线在叶音的脑海里断了…

「好,这个赌约我接下了,不过你只有十分钟的寻找时间,而且我要重新打乱人偶的位置」

「行」

「好,三十分钟后,我们开始赌约」

…………

「小音?你没事吧?」

「啊,嗯,没事」脱离了玄妙的心境,叶音回过神来,随后有些担心的看向安绮。

「没…没问题吗…你能找到神音吗?」

「放心吧小音,我可是神音的主人啊,找到她当然没问题!」

「嗯…安绮…加油!」

很快,对方重新布置好了房间的人偶。在叶音的注目下,安绮走进了房屋之中。

叶音的内心有些纠结,一方面她希望安绮能够顺利的赢下赌约,另一方面阴暗的想法滋生而出,叶音又不希望安绮能够找出真正的神音。

因为这样,无法找到神音就不只是自己的问题了。世界上两个最了解神音的都无法找到神音的话,那么只会是因为挑战太过于困难罢了。

刚生出这样的想法,叶音就开始唾弃自己。身为安绮最亲近的人,这个时候理应为她加油,而不是为自己的失败开脱。(安绮,加油!一定要赢下来啊)

…………

「小音,你真的没事吗?怎么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

安绮牵着叶音的手,走在热闹的大街上,在她们的身后,是穿着女仆装的神音人偶。

赌约已经结束,最后的获胜者是安绮,并且仅仅花了六分钟就找出了藏在人偶当中的神音。

「我…我没事,安绮」心不在焉的回答,对于安绮如此之快的找到神音,叶音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

「没关系的小音,这不怪小音,在我看来,小音总是太为她人着想了,想着别人却鲜少把目光放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小音没有发现神音是很正常的。再说了,我是神音的主人,我能很快的找到神音也是理所当然的」

安慰的话语从安绮口中说出,可越是这样就越让叶音感到自己的无能与失格。成功者对失败者的安慰,这种高姿态的怜悯,只是让叶音的情绪更加失落罢了。「嗯…没事的,安绮。我想先回去休息一下,等吃饭了在了叫我」看着匆匆离去的叶音,安绮露处了一丝计划得逞后的微笑。

…………

「呼,呼」

关上了房门,叶音依靠在墙上,嘴角露出了微笑。右手放在胸前,感受着那兴奋的心跳,以及那原本完美心境上破碎的缺口。

(不愧是安绮,轻而易举就在我的心间打开了一道自我否定的缺口)

没错,对于安绮的谋划,叶音知道的一清二楚,包括她和那位市长夫人一起谋划给自己下套。否定自己与神音之间的练习,并且不断向自己强化神音是安绮的所有物这一个概念。

事实上,安绮确实成功了,身为「普通人」的叶音,内心的的确确被打开了一道缺口,此后安绮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扩大它,然后将神音完全从自己身边完全夺走……

叶音的心跳又开始加快了起来。在开始旅行之前,叶音就把自己的心境压制在普通人的水平。见过青天压覆的绝景,再看这青山绿水,赏玩的乐趣便也失去了不少,不如还做普通人,任凭七情六欲左右,去以尚且稚嫩的心去领略风光,或许能平添趣味。

可没想到安绮会以「攻心」这样「温和」的手段来影响自己。

(明明还特意提升了一下克隆体的敏感度)果然,自己的假意离开还是给安绮带来了巨大的惊吓,现在都有些患得患失。

若非察觉到心境的破坏,叶音也不会暂时解除压制。(不过既然安绮想要这样玩的话…)叶音准备为安绮提供一些额外的便利。

…………

夜晚安绮躺在舒适的大床上,紧紧抱着叶音,而神音人偶仍然穿着女仆装,被安置在沙发上。

黑暗的房间中,神音的眉心浮现了一道菱形印记,闪烁着不详的红光。

(呜~这里是?)安绮睁开了双眼,刚刚还在熟睡的自己现在却来到了这一处纯白的空间。安绮警惕的打量着四周,尽可能的收集情报。突然,一道血红色的人形现在了安绮的面前,脸上没有五官,只是保持了一个人的轮廓。

「你是谁?!」

「我是叶音的心魔,安绮小姐很想将叶音小姐据为己有吧,我可以帮你,只需要你帮助我在叶音的识海里扎根下来,我就可以替你扭曲叶音的意识,帮你调教叶音~」重重叠叠的声音从对方的身体中传来,不断的蛊惑着安绮。

(心魔,怎么会?!)对于安绮和叶音这种实力的人来说,心魔的产生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心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难道是…?!)一时间自责,愧疚的情绪充满了安绮的内心。

就在心魔继续等待安绮回答的时候,对方突然爆发了猛烈的精神力,向心魔发动了攻击

(绝对不能让心魔占据小音的内心!)

(诶?怎么回事)操控着心魔的叶音感到分疑惑,这跟自己想的有点不太一样啊。

随后叶音感到心中一暖,眼神看向安绮,嘴角不经意间微微扬起。

本就不是用心操控的「心魔」,在安绮的攻势下,节节败退。

「可恶,没想到我会栽在这里,既然我死了,你们也别想好过!」

心魔引爆自身,白色的空间瞬间出现了一处漆黑的空洞。

「哈哈哈!我已经在叶音的识海里留下了一处裂痕,只要入侵进来的人都可以影响叶音的精神!这就是我最后的诅咒」说完,红色的人影在空中消散。

(来啊安绮,面对这样的机会,让我看看你究竟会用什么方法来把我留在身边呢~)

安绮微微皱眉,之前的不合理处也在脑海里浮现(为什么心魔会出现在神音的体内,叶音的魂体不是不在这里吗?)

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如何将这一处的黑洞给填上。

(不…不是心魔,如果真是叶音的心魔,实力应当跟本体差不多。难道是邪魔?如果不封上这个黑洞的话,之后一定会有更多的邪魔入侵的,这样的话小音就危险了!可是我该怎么做呢?

现在跌落至不朽者的我,该怎么修复超越者的意识空洞呢?)

叶音没想到安绮会联想到这么多,黑色空洞本就是为了增加信服度而加上的特效罢了。

(对了,可以这么做!)安绮调动了精神力,而躲在暗处的叶音突然感觉到另一个心灵空间正在被牵引而来,那是属于安绮的心灵空间。

(?!)叶音明白了安绮的想法,她是想让这个空洞成为连接两个心灵空间的通道!这样的话,空洞就被新形成的整体包含在内,而邪魔入侵也需要面对两个心灵空间的防御。

如果放在平时,这确实是一举多得的好办法。可是现在叶音的灵体处于封印状态,只要自己的注意力从心灵空间离开,无序又庞大的精神力会瞬间吞并安绮的心灵空间,从而让对方成为失去自我,可以被自己随意摆弄的玩物。这并不是叶音想要看到的局面。

(唉,本来只是想要引导一下安绮,结果却变成了这样,算是自作自受了吧)

叶音无奈的叹了口气,然而内心却已经被安绮的种种举动变得温暖发热。

摇了摇头,叶音慢慢引导着自己的精神力,顺从着安绮的牵引。破局的方法只剩一条——让自己的心灵空间成为安绮的附属空间,只有这样,才不用担心精神力的反噬。只是…从今往后,叶音将完全失去了自己心灵空间的主导权。灵魂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对方面前,没有秘密可言。不过好在的是灵体还处于封印状态,安绮能做的事情也十分有限,况且她现在还认为自己和叶音之间进行的是平等连接呢。

(命运魔女真的没有骗我吗?!)叶音敢做出这样操作的另一部分原因,便是命运魔女所看到的启示。

……【叶音脱困不久后】……

「你来了」

「看来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叶音冷笑的看着对方「魔女之间不能相互陷害,否则会受到律法的惩罚,你来之前,我就已经被律法找上了。所以你想让我受到怎样的处罚。」

「嗯,让我想想,那就在我原谅你之前,不能说出任何一句假话吧」

叶音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紫发魔女,恶趣味的笑了笑。玩弄命运的魔女哟~不知道被原来的顾客发现所告知的命运是假的,会被如何对待呢~我记得倾慕于你的炎龙姬可是你命运的一劫啊,不知道你有没有告诉她真话呢~

黑色的印记出现在了命运魔女的手背上,随后慢慢隐去,那是魔女律发降惩罚的象征。

「好,现在爱莎,你告诉我,我在将来是否会被安绮掌控。」

「那就要问问你的内心了。逃脱与否皆系于你的一念之间。」

……………

随着术式的完成,安绮满意的舒了口气。原先的空洞已经被一扇门所取代,与之对应的,在安绮的心灵空间上也有一扇一模一样的门。

不过奇怪的感觉依旧浮现在安绮的心间,自己对叶音心灵空间的掌控度似乎高过头了。仿佛一念之间,一切皆由自己改变。

(难道小音出了什么问题吗?)念头一动,遮掩的迷雾散去,一个黑色的圆球出现在了安绮的眼前。

(这…这是?!小音的灵体!)手掌轻触圆球,安绮想要破除封印,解救叶音。然而任凭安绮如何操作都无法让黑色封印彻底消失。

最终,出现在安绮面前的,是被一层薄膜包裹着的黑色人型。如同没有五官的全包乳胶人偶般,瘫倒在安绮的怀里。

(小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封印…)

一时间,担忧的情绪不断在安绮心中发酵。安绮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感知着封印,这似乎是叶音自己设下的?

想到这一层,安绮彻底平静下了来。叶音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不过经历了那一次的教训,安绮明白要给喜欢的留点空间。

不过如果这是叶音的灵体的话,那么岂不是说神音只是躯壳,而是真正的叶音!安绮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想想之前自己对神音做出的事情,害怕和欣喜的情绪相互交织。

害怕的是因为自己对神音的玩弄叶音再次离开,欣喜的是,自己对于叶音的掌控似乎比原来更强了!无论是对神音的随意操控,还是锁骨下方被大陆各族企业都认可的条纹码隶属标识,都是原来所不曾有过的,甚至这切都是安绮的原本目的,没想到现在尽然以这种方式完成了。而且叶音似乎默许了自己行为!

(那另一个叶音又是谁?)安绮突然想到了个概念——意识传。虽然还有其他疑问,不过现在还有最后一件事情要做。

被邪魔入侵的心灵空间已经不再安全(安绮自以为),安绮抱起了黑色的乳胶人偶。软软一滩,如同没有骨头一样,任凭安绮摆弄。

拉开了房门,安绮将叶音的灵体带回了自己的心灵空间。

(???安绮,你在干什么啊安绮?)叶音实在没想到安绮会把自己的灵体带回到她的心灵空间。

或许安绮只是想保护叶音的魂体,不受邪魔的侵害。然而,在物质世界看起来稀松平常的举动,在心灵空间却是有着不同意义的。当一个人的灵体来到了对方的心灵空间,要么就是拥有绝对支配权,可以随意进出她人的心灵,要么就是被完全支配,作为附属品被囚禁在对方的心灵空间中。显然,叶音并不属于第一种情况,而被封印的灵体根本就无法反抗安绮的任何行为…

除此之外,潜意识同样是心灵世界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你可以对别人隐藏自己的内心想法,但是你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心灵世界就是一个人想法的具象化,所以进入她人的心灵世界,就等同于对方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你的面前。不过可惜的是,叶音是以奴隶的身份进入其中的,无法感知到安绮想要隐瞒内容的。

不过那快要让人溺死的占有欲,叶音还是切实的感受到了。这已经不是安绮的主观意识了,而是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的潜在思想。

尽管安绮想要在叶音面前克制自己的想法,给双方都留下一丝空间,但是她的潜意识会帮助安绮。

它会帮助安绮留下叶音,无形而又浓郁的心灵力量包裹着漆黑的乳胶人偶,在人偶的左脚踝处,渐渐形成了一个金属质感的脚镯,脚镯上还有一个圆形的扣环,只不过现在上面还没有锁链,不过那只是时间问题。它是安绮的欲望,她会满足安绮的愿望。如蛛网一般,紧紧缠绕着那无助的猎物。

…………

距离安绮击败「心魔」已经过去了一段的时间。起初的几天,安绮完全停止了对叶音的调教计划。害怕叶音再次被邪魔入侵,不想再让叶音的精神出现破绽。

同时安绮也向叶音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小音为什么要封印自己的灵体?」

「额…抱歉安绮,具体原因目前还不能告诉你…」

「小音…」安绮的脸上瞬间了露出难过的表情,如同一只被抛弃的狗狗,睁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叶音。

「不好意思安绮,之后…等之后的某一天,我会告诉你的。」

似乎并不满意叶音的回答,安绮依旧盯着叶音。实在是受不了安绮那撒娇式的目光,叶音继续回答道「其实这趟的旅途除了陪安绮你散心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一个人…」

「是谁?」

回应安绮的是叶音的沉默,以及歉意的笑。

「好吧,小音的秘密还真多呢!」安绮转过身去,双手环抱在胸前,生着闷气。

这种对方有事瞒着自己的感觉,让安绮很不喜欢,她想要知道叶音的一切,想要叶音毫无保留的展现在自己面前。唉,可是自己之前也对叶音做了许多过分的事情,况且叶音并不是自己的附属品,自己又有什么去埋怨叶音呢?而且不是下定决心了要克制占有欲了吗。

安绮叹了一口气,将烦躁的心情重新压制了下去,深呼吸,调整好心态去重新面对叶音。

就在安绮准备转身的时候,温暖的触感从背后传来,叶音从后方环抱住了安绮,下巴也轻轻的搭在安绮的颈侧。

「对不起安绮,有些事情现在无法告诉你。小绮在心灵空间做的事我情全都知道哦。不用担心,我的灵体没有出什么问题,之后也不会有邪魔入侵…」

叶音的双手搭住安绮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面对自己。

「所以,小绮,不用担心我,做你想做的事吧。就当是我的补偿,你想对我做的任何事情,只要你能做到,你都可以去做,不用在意我的想法。」

叶音将安绮搂入自己的怀中,轻抚着对方的脊背。而怀中的人也紧紧抱着自己的腰,将头埋在自己的胸口,亲昵的蹭着。

眼前的画面仿佛回到了往昔时光,那时的安绮也是这样,在自己的怀里,撒娇般的轻蹭。胸腔中莫名的情感在涌动,温暖着心脏,流动至全身。抚摸着安绮金色的发梢,这样就好。

…………

那天之后,日子又回归了原样。某些话语挑明之后,叶音更加放任安绮的种种行为。一些不过分的请求,叶音甚至会配合对方。

如今的神音人偶和原来相比也有了不同的变化。眉心处的红色菱形印记如今变成了白色,黑色的长发被安绮修剪成了齐肩短发。

精致的五官,在叶音的眼中变得模糊不清,说模糊不清也不准确,叶音能够清楚的看清楚对方的面容,只是无法在自己的脑海里留下任何画面。看得清却记不住,这也是安绮的手笔之一,一眼望去,最能吸引叶音目光的反而是神音胸口处的条码。

叶音很清楚,安绮想要真正将神音从自己的观念中剥离出去,断开自己与神音的关联。而首先的改变便是从外貌开始。

那显眼的黑色条形码,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叶音,神音只是属于安绮的物品罢了。

安绮想要从日常的生活中,渐渐让神音与叶音变得越来越不同,直到终有一天,叶音将彻底把神音当成个独立的玩偶,而不是自己原来的躯体。叶音把自己送给了安绮,却没有任何立场去夺回自由,因为神音本来就是属于安绮的私人物品啊。

而在安绮看不到的地方,事物的发展,都在渐渐朝着安绮想要的方向靠拢…

「怎么了叶音,又在对着主人发呆了」清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叶音回头看去,穿着女仆装的神音。

一星期前,当神音突然开始说话的时候,着实吓了叶音一跳。叶音并不清楚安绮是如何让神音发声的,因为在之前叶音就答应了安绮,不再对神音进行各种感知。而声带操控也不太可能,因为自己原先并没有给声带设置控制节点,自然安绮也无法控制神音的声带。

安绮对此的回答则是「当然是因为神音觉醒了自我意识啦~就像剑有剑灵一样,神音本质上也是器的一种,拥有器灵也是很正常的吧~」

神音坐在了叶音旁边,如同好姐妹一般,搂着叶音的一只胳膊,亲密的与叶音交谈。

而叶音却感觉不到任何违和感,这也正是叶音所害怕的事。

魂体离开的影响比叶音想的还要严重。失去了灵体的躯壳,让叶音与神音的关联感变得越来越弱。

有一些瞬间,叶音甚至真的把对方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

每到这时,叶音都会紧紧握住神音的手。想要拼命的寻找自己与对方的关联感。

(这是我的身体!)

可是叶音的内心却没有产生一丝悸动,如同熟悉的陌生人一般。

「怎么了叶音,为什么要把我的手握得那么紧?」神音的疑问更是加深了叶音的割裂感,久而久之,叶音不再敢触碰神音。这也正是安绮想要达到的效果啊。

而面对拥有自己灵体的安绮,叶音几乎会下意识的忽略掉周围的其他人。这样的「一进一出」,神音的影子在叶音的心里将会逐渐变得越来越淡。

与此同时,安绮的心里空间中,乳胶人偶左脚踝上脚镯的锁链已经完全成型,锁链的另一端则与地面上凸起的圆环牢牢结合。而在乳胶人偶的右脚上,一个新的脚环正在缓缓成型…

…………

夜晚,安绮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熟睡的叶音,手指描摹着对方柔和而又美丽的面庞,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所以,小绮,不用担心我,做你想做的事吧。就当是我的补偿,你想对我做的任何事情,只要你能做到,你都可以去做,不用在意我的想法。」】

回忆着那天叶音的话,安绮捧起了叶音的一缕秀发,放在鼻尖轻嗅。

「小音,这可是你说的哦~这次,我是真的不会再让你逃跑了~」

安绮紧紧搂着怀中的叶音,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完!!!!!!!】

……【后记1——之于声音】………

「小音,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把神音声带的控制权给我吧」

「……可以……」

…………

「好了,你现在就可以控制神音的声带了,嗯?怎么了?还有其他事情吗?」

「嗯,麻烦小音把【安绮控制了神音声带】的这件事给忘了吧~好不好嘛~求求你了~小音~mua~」

「诶?!别…别突然亲上来啊,好…好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后记2——之于目标】………

【时空之庭】

「那有没有办法能够解除我身上的魔女律法,能够让我不会忍不住听从安绮的话语」

「嗯…办法也不是没有」

「什么办法?」

「找到制定这条律法的魔女,去请求她来给你解除律法」

「你在开玩笑吗?除了魔女自己本身,几乎没有人知道哪条律法是是谁拟订的,这也是魔女议会对立法者的保护。」

「别急,叶音,我刚好知道拟订这条律法的魔女是谁。」

「?对方是谁?」

「魔女们的英雄,黑暗时代的辉光——希莉丝」

(完)

戒色去了,有缘再见。

<< 安绮的玩偶调教计划番外篇 第二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