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玄月冥 ♥

小玩具(有),大动作(无)

小玩具(有),大动作(无) – 黑沼泽俱乐部

宁宁趴在床上,看着面前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出神,久久不能平静。

画面上,一个女孩全身的孔洞用安装了传送门的乳胶棒塞满,然后塞进全包乳胶衣里密封,再戴上种类、数量繁杂的拘束具,最后装进压缩袋中抽掉空气,变成了一件摆放在橱窗中的商品。

宁宁面色潮红,呼吸粗重,注意力死死盯在电脑屏幕上,完全没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人。

“哎呦!”宁宁屁股被重重拍了一下,吓了一跳的她急忙按下笔记本电脑的屏幕,捂着屁股爬起来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人。

“卫露姐,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进小偷了呢。”宁宁空出一只手按住起伏不定的胸口,对卫露撒娇道。

“行了,就算真的进小偷你都不会看见的。”卫露撇了一眼合上的笔记本电脑,眯起眼睛,“没想到你口味居然这么重哦。”

“怎、怎么了,上次不就是玩脱了嘛,再说你玩我的时候不也乐在其中嘛。”宁宁硬着脖子狡辩。

“好好好,不过托你的福,我也了解了这么有意思的东西。”卫露看着故作娇羞的宁宁,眼神中带着些许玩味和贪婪。

“……前两天不是刚陪你玩的吗。”宁宁看着卫露的眼神,似乎是想起来什么,打了个寒颤,又有些向往的神情。

“那你下次玩不玩吧。”

“玩!”

宁宁秒答。

卫露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宁宁,抬手指着床上的笔记本电脑,“那如果我要玩这样的,你能接受吗?”

“啊?”宁宁转头看了一眼卫露指着的地方,露出思索的表情。

片刻过后,宁宁苦着脸回答,“还是不了,这种程度的想一想还行,真要这样子我接受不了。”

卫露毕加思索,变魔术一样拿出一捆绳子,脸上带上了和蔼的笑容,“我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

宁宁表情一僵,视线悄悄转移。

自从那次玩脱求救开始,卫露就喜欢上了这种新奇刺激的游戏,区区几天就从一个看到震动棒都会脸红的小白转化成轻易就将宁宁就地正法的大佬。

口味也极速加剧,让宁宁这个小资深看了都摇头。

就说上一次,卫露玩了一出麻袋加乙醚的绑架戏码,吓得宁宁以为自己被拐卖到深山老林里,有了不小的心理阴影。

后来卫露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但这才几天,卫露就开始了下一波攻势。

“好、好歹让我休息一下……”宁宁轻声细语的抗议,她虽然被卫露坑了个惨,但心里已经有些依赖。

她不止一次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被拐卖的话,她更希望买家是卫露,把自己锁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后半生除了卫露谁也见不到,每天只能期盼着卫露的出现,摇尾乞怜的讨好她。

宁宁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有了些斯德哥尔摩的征兆,但比起违逆本心,她反而更想沉浸在欲望中。

毕竟,她们之间算是比较知根知底的,能够让宁宁放心把身体交给对方的那种。

卫露依旧保持着微笑,手上用力拽了一下绳子,发出沉闷的声响。

宁宁下意识的转过身,背着手让卫露把自己的双手绑好。

卫露看到宁宁自觉的模样没有说话,也没用动手,反而丢掉了手里的绳子,从后面抱住了宁宁,在她耳边低声喃喃,“你不想的话就先搁置一下吧,等你准备好了之后再说。”

耳边说话带起的香风让宁宁感觉耳朵痒痒的,她并没有听出卫露有失落的情绪,但并不代表接下来会没什么发展。

“那我们来玩点别的吧,口味轻一点点的。”卫露咬住宁宁的耳垂,舌尖在耳垂上轻轻舔舐。

宁宁忍耐着来自敏感点的刺激,背在身后的双手死死抓住手肘,防止自己控制不住开始自慰,而卫露的话在她耳中就已经不是询问,而是命令的感觉了。

“你不说话就当是同意了?”卫露伸手把床上的笔记本电脑推到枕边,顺势将宁宁压在身下,不知道从哪摸出一对手铐将宁宁的双手束缚在背后。

一手摸到宁宁嘴角伸入,细细把玩那温软的小舌;另一只手则探入衣服里,摸到了一只不大但手感不错的乳鸽。

“芜湖,宁宁不乖哦,里面怎么没穿内衣啊?是不是下面也没穿?”卫露说着屈起身,用腿顶住宁宁的下体。

当然,大腿感觉不出来宁宁穿没穿内裤,但听宁宁有些惊慌的乱叫就知道了。

反正宁宁的舌头被卫露拿捏住,说什么也听不懂。

把宁宁按在床上玩了一小会儿之后,卫露便放开了她,她等下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出去一趟。

不过正如宁宁所想的那样,卫露可没有轻易放过宁宁的打算。

“不许自慰哦,要是一会让我发现你管不住自己的话,你可就惨了。”临出房间,卫露回头看了一眼手已经伸进衣服里的宁宁,脸上还是带着那副微笑。

宁宁当即就把手抽了出来,尬笑着不去看卫露。

很快啊,卫露就带着一个贞操带回来了。

带玩具的那种……不过下面好像多了根绳子?

没等宁宁看清楚卫露手里的东西,卫露就迫不及待的扒掉了宁宁的短裤,里面果然没穿。

卫露也不说话,直接往宁宁菊穴里挤了小半瓶润滑油之后直接将肛塞往里塞,然后是一根顶端包裹着什么东西的震动棒,最后才是较短的尿道塞。

“这个东西就像包皮一样,哈哈。”卫露指的当然是中间的震动棒,这东西外形看起来真的就像一根带包皮的肉棒,棒身较细,顶端被包住的部分大出一圈,也就是颜色和外形细节不像。

卫露给宁宁穿好贞操带之后扣好电子锁扣,然后把她从床上拽起来。

看着那根绳子从宁宁双腿之间垂下,卫露脸上的微笑更盛了。

“准备好了吧?那我启动了。”卫露晃晃手里的手机,上面显示着一个大大的“确定启动”键。

宁宁下意识做好了会被电击的准备,就看到卫露果断点下那个按键,随着那个按键的消失,手机上显示出“已锁定”——“正在激活”的字样。

“噫!”随着小穴被扩张的感觉,一下尖锐的冲击感直接从子宫口出现,这不是电击的感觉,是物理意义上的冲击!小穴里的那根震动棒像是勃起一样胀大了一些,被包住的顶端迅速弹出,直直撞在近在咫尺的子宫口上。

而菊穴中的肛塞撑起就完全被这更刺激的感觉掩盖了下去。

宁宁感觉小腹中一阵剧痛夹杂着快感,下意识夹紧双腿,双手抓挠着裸露的小腹,不停收腹想要把手伸进贞操带里,却发现贞操带在随着自己的收腹不断缩小,而且没有恢复的迹象。

卫露捉住宁宁的双手,将她抱在怀里,帮助她支撑身体,同时轻声安慰着,“乖,再忍一下就好了。”

“呜……疼。”宁宁用力抱紧卫露,双腿抽搐着有些使不上力气,几乎把整个体重都压在卫露身上。

但可惜,卫露多少还是有点赶时间,她稍稍安抚一下宁宁之后便放开了她,让她颤巍巍的站在那里。

“好啦,你乖乖在家等我回来,晚上我给你带好吃的。”卫露像哄小屁孩一样揉了揉宁宁的脑袋,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对了,别乱动那条绳子啊。”卫露的声音从房间外传来,随后是大门开关的声响。

本来就有点支撑不下去的宁宁哪管那么多,当即后撤两步一屁股坐在床上。

小穴里那根折磨自己的东西立刻就有了反应,顶端顶在子宫口的部分迅速弹出了一些软刺,带着震动扎在子宫口上。

“喵呀!”宁宁顿时有了一瞬间的力气,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却因为双腿无力在地毯上摔了个狗吃屎,屁股高高崛起。

那根绳子也顺势相应地球重力,弯折着垂下去。

“呜……”宁宁只觉得小穴后方整片穴肉被震动的软刺扎中,绵绵不绝的快感从片面的区域产出,增强了本就没有落下的性欲。

宁宁趴在地上蠕动了两下,勉强用有些脱力的手臂撑起身体,鸭子坐在了地毯上。

小穴后面的软刺缩回——但又触动了顶在子宫口上的部分,那些软刺再次弹出,不停的震动。

快感夹杂着些许疼痛冲刷宁宁的意识,她下意识用手在贞操带上摸来摸去,想要把它脱下,但解锁的权限并不在她的手上。

一阵乱摸中,宁宁抓住了一根条状物,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发泄一样用尽最后力气扯了一把。

顶在宁宁子宫口上的东西随着绳子的扯动沉入下方的结构中,并且一路向下,将原本隐藏在棒身中的震动软刺全部挤了出来。

震动软刺扎进宁宁敏感的穴肉中,全方位的服务着用户,这股明显的快感顿时夺取了宁宁的力气,扯动绳子的手也顿时泄力。

随即,宁宁那短路的脑袋似乎回忆起来,卫露在离开前说过什么,“不要动绳子”?

随着扯动绳子的力量消失,震动棒内部的弹簧立刻反应过来,推动着顶部的部分再次深入小穴,最后顶在子宫口上,震动软刺全启。

在这个过程中,宁宁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小穴里有东西挤过,把扎进穴肉中的软刺再推进一些,最后重新归位,软刺扎在子宫口上不断的震动。

宁宁身体一颤,全方位的快感就快要将其送上高潮……但似乎差了一点。

宁宁仰头靠在床边,双手摸到已经发硬的乳尖,娴熟的揉捏,给自己填补上最后的那一点空缺。

很快,宁宁的呻吟声一顿,随即又是高昂的喊叫。

下身的贞操带并没有一点水渍溢出,被内置的泵体抽走,全部灌进了菊穴。

宁宁则还在高潮之中,完全没有感觉到异样。

又过了一会儿,宁宁才勉强找回意识,下身的震动棒依旧不眠不休的工作,刚刚高潮过的她身体十分敏感,原本只差一点的快感现已变成了过量,宁宁知道,自己很快就能再一次高潮……

她真的沉浸在情欲中,没有思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三小时后。

“我回来了。”大门开启又关闭,卫露提着一些美食走进宁宁的房间。

“怎么这么黑呀,宁宁你不开灯吗?”卫露说着抬手按下开关。

宁宁的身影出现在卫露的视线中,她侧躺在地毯上,小腹上有点不自然的鼓起,脸上满是自己的涎水和鼻涕眼泪,眼睛被灯光刺激有了些反应,呆滞的眼瞳缓缓转向卫露。

“我……我不想高潮了……”宁宁向卫露伸出手,活像一条上岸许久的鱼看到水一样,“关……噫——”

宁宁吃下了最后一次高潮,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好像玩过了?”卫露眨眨眼,有些尴尬的看着依旧在抽搐的宁宁。

然后她拿出手机,关掉了震动棒,把食物放在一边,慢慢悠悠的脱掉衣服之后再回来公主抱起宁宁前往浴室,解除贞操带的电子锁和肛塞之后,立刻就看到不少带有异色的粘液从贞操带缝隙中流出。

卫露想了想,跨过宁宁的身体,轻轻坐在肚子上,然后双手抓住贞操带拆解开,缓缓拔出。

随着三根玩具的脱离,宁宁下身三穴都喷出了不少液体,小腹上的鼓起也逐渐平复下去。

随手把脏兮兮的贞操带丢在一边,卫露检查着宁宁的身体情况。

下身红肿,不过没有伤口和瘀血,三个洞穴被撑开的时间有些长,一时半会不能恢复,暂时只能保持洞口全开的状态了。

然后……小腹有些抓挠出来的小伤口,双乳倒是有不少青紫,看样子宁宁在绝望时没少对自己下狠手。

卫露卸掉淋浴头,换上清洗管,调好水温流量之后小心的探入宁宁的小穴里,将残留的爱液和其他东西冲洗出来,然后再插入菊穴里。

后面被灌了不少爱液,虽然不清洗也没什么问题,不过现在宁宁的菊穴也合不拢,在睡觉的时候漏一床也挺麻烦的。

卫露就这样哼着小曲,慢慢悠悠的把宁宁体内清洗干净,再换回淋浴头给宁宁冲洗了下身体,最后再给伤口消毒上药,这才把宁宁抱回卧室里。


“啊,你醒了?”

宁宁模模糊糊间听到卫露的声音,缓缓睁开眼睛,高潮过度的身体立刻传来警告,浑身酸痛倒是轻的……主要是手脚都被折叠,用拘束套装紧紧扎住。

好在下身没再塞什么玩具……就是穿的成人纸尿裤?

“……”宁宁试图思考,但连开头都没有就被卫露怼到脸上的一杯水打断了。

“先喝杯水缓缓,我喂你吃东西。”卫露说着不由宁宁拒绝,强硬的给她灌了一杯水下肚,然后把她抱在怀里一点点喂食。

可怜宁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刚咽下去张开嘴就又塞上吃的,卫露买的还不少,最后宁宁咬紧牙关用力摇头才摆脱卫露的喂食。

“我……”

“对不起,宁宁!我玩过头了!”没等宁宁发问,卫露就直接开始谢罪环节……“为表歉意,在下次游戏之前我不会碰你的!”

“哦……”宁宁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卫露,脑袋明显没转过来,糊里糊涂的答应了之后就看到卫露一把扯下自己穿着的纸尿裤,然后逃一样跑出了自己的房间,还关上了门。

过了半饷,宁宁想起身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脚还是被束缚着,只能四肢着地的爬……

“……你把我放开啊!”宁宁晃动着短一截的手臂,对房门大叫,现在别说开门,宁宁连门把手都够不到。

卫露自然是没有任何回应,仿佛就和她说的一样,最近一段时间是不会来管宁宁了。

当然,卫露还“贴心”的帮宁宁准备了一些东西,比如一个特大号的猫砂盆,自动给水喂食的机器,还有卫生间的自动冲洗器。

这是真心把宁宁当宠物养了!(暂时)

7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玄月冥

qq3135438023,小号不常在线,想找一个喜欢被拘束的m女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