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岚 回忆篇二

岚 回忆篇二 – 黑沼泽俱乐部

不知从何时开始,冰川魔王庞提乌斯·德米提乌斯开始感慨命运的反复无常与多姿多彩。

某个瞬间魔王降临在这个世界上,然后一如既往地用极寒把其雕琢为自己喜爱的模样。用魔王的话说,这是为了绽放出出在世间万物在众志成城面临严酷试炼时,所流露出的一丝微光。把极致的美肆意把玩蹂躏的感觉,一经尝试便根本停不下来,灵魂深处都能潋滟提炼出快乐的精华。

直到某人在某个雪夜造访了魔王的居城。

说是居城,也实在是简陋过头了,不过是在天然的山体和岩壁上辅之以冰结的样貌罢了,在人类的眼光中充其量算是建筑原料。

那人全副武装,杀意凛然。大铠通体莹白,描摹着暗色调的烤漆纹章,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丝合缝,腰间大刀晶莹剔透,折射着皎洁的月光,绮丽绝伦。

“哈哈,乐子找上门了,可不要一下子就败北,扰了我的兴致!”魔王的咆哮空谷传响,甚至缤纷的雪花也因此停了。但那人如若荡漾在波光粼粼之上的一缕残叶,以极致的静谧回应着极致的狂躁。

来人执起腰间大刀并踏前突进,魔王来不及反应便被刀柄的一记钝击直中眉心。身高两米有余的伟岸魁梧男子,其表情扭曲而痛苦,冲冠银发也像霜打了的茄子,蔫巴巴的没了生气。

魔王因托大而深感懊悔,就不该用这幅不习惯的人形!躯体膨胀显出魔王的本貌,魔力尽数放出,区区孱弱的人类只配被冻结和撕碎!

可魔王的变身也理所应当被打断了,那人左手握住刀鞘一甩,通透的刀刃应力而出,右手接刀前置,刀尖自然而然地指向魔核,无声地诉说着。

“再变,就真的刺下去了。”

魔王就这样不甘地败北了。复归人形,肿痛破皮的眉心让美男子破相,几滴金色鲜血沿着脸颊流下。被击中一瞬间的痛苦神情压制下去,取而代之的则是玩世不恭的戏谑,但平淡表面根本无法完全掩盖心里的傲娇。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你要我怎么办我就怎么办吧。要我把世界恢复也无妨,可寒潮洗劫的生命却再也回不来了,你要让我偿命也无所谓。”魔王挺胸抬头,双手叉腰,门户洞开,冷傲伴着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摆烂态度。

“您,不情愿。”清冷的少女音从面甲之下流出,宛若沿着雪山山脊流淌的溪流。

“我可是堂堂魔王啊,随随便便被一个小女孩放倒,又不能随心所欲,我要有奴性才情愿吧!”堂堂冰川魔王在败北后,其心态甚至就是一个恶作剧被戳穿的少年。

也许是魔王不再把力量爆发出来的缘故吧,雪花很快便笼罩两人。

“请。”

少女语毕做出手势,指向附近积雪的地面。魔王疑惑不解,这是要斩首处决吗?随便瘫坐在地上,激起的雪溅了少女一身。

少女也不在意铠甲上的雪的样子,右脚略微后退半步,顺势屈膝,坐于足踵,双手置于膝上。妍丽优雅姿态令魔王震惊之余由匪夷所思,明明自己才是失败的一方,但少女却侍奉君王一般行此大礼,其中缘由百思不得其解。

“失礼了。”魔王内心更是崩溃了,你的礼数完全是太过头了吧!

“雪夜对坐相谈,也是一桩美事。魔王阁下,您的愿望是?”少女幽幽地问。

“当然是把世界全!都!冻!住!现在技不如人,败者食尘,有什么办法嘛!我要继续这样做,脑袋不就马上搬家了吗?”魔王说着,随便将一捧积雪卷成雪球掷出去,抒发着内心的不满。

“您的愿望没有实现,一定很痛苦吧,岚感同身受。”少女安慰魔王。

“你的名字是岚吗,真是个好名字。我是冰川魔王庞提乌斯·德米提乌斯,你随便称呼吧。”

“是。”

“这里是北极点。我本来想说,我的冰川能量以此为奇点涌入这个世界,为了将它尽数冻结,变成我喜欢的样子。对于你们人类而言,生活于这个冰冷的世界着实不易,也实在是委屈你们灭绝了。可现在看来就是个笑话,你们人类想怎么处置我?”

“魔王阁下您抬爱了。岚没有资格代表人类,此番岚造访此处,是为了恪守巫女的职责,调查寒流源头。岚的国家和人民已经不能因此再承受更多的苦难。”

“我的愿望,与你们人类冲突。那么对决一场,成王败寇也是当然。现在无论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是,岚明白了。岚希望与魔王阁下签订契约。”

“好的,我允了。你看上去很好说话的样子,并不像别的人类勇者那样二话不说打上门来,又到死都满是仇恨的样子。你且说说看,我们有丰富的商讨空间。”

“岚造访此处之前,已然寻访世界诸国。寒灾已经让人类社会的实力对比天翻地覆,人类社会的主基调也从争夺世界霸权互相残杀,转为在大灾变中协力求存。魔王阁下的所作所为,与您降临这个世界之前,这个世界的竞争所践踏的生命相比,也谈不上多么暴虐。甚至可以这么说,魔王阁下平息了这个世界暴虐的怒火。”

“深得我意。我选择将这个世界深度冻结,也是因为此。这个世上并非人人都似岚这般无瑕高洁。”

“魔王阁下说笑了。如果您继续扩大封冻范围,人类社会将迎来灭顶之灾,因此岚盼望与魔王大人达成协议,从而确保魔王大人不扩大魔力侵袭的范围。”

“这对我一个败者是否过于仁慈?”

“不,魔王阁下,请您不要自责败在岚手下一事,这样岚会因为令您懊悔一事抱憾终身。为了弥补魔王阁下因未让这个世界封冻而抱憾,岚愿意成为魔王阁下的所有物,任凭魔王阁下玩赏。岚只盼望这个世界的一切,包括作为这个世界来访者的魔王阁下能够幸福。希望岚能够让魔王阁下满意,以包容这个对于您而言瑕疵满满的世界”

“我没有理由反对这个令我与这个世界和谐相处的提案,但我理解不了你的选择,正如我无法战胜你的强大那样。那么就这样吧。”

“是,魔王阁下,请允许岚今后称呼您为主人,常伴主人左右。”

魔王起身俯视着仍然未曾站起的少女,百感交集,也许是某种好奇心作祟,魔王解开了少女的面甲。少女的面容比刚听到声音那一刻的幻象还要美好甚多,唇红齿白,杏眼荡漾,认真地化了妆,让人想要一口吃掉。

“那么接受我的魔之因子,成为我的眷族吧。”

“拜托了。”少女盈盈拜倒,肌肤胜雪,额头叩在雪地上更胜一筹。

魔王俯身将少女低着的头抬起,大手握住细颈,将少女娇躯抬离地面,直至四目相对。少女柔柔的身子全然不受力,棱角分明的铠甲也似乎显得圆润柔和了许多。

“岚,这个将人转化为恶魔的仪式,需要献祭一个人类的生命。我可以用别人的生命,也可以用你的。你希望如何?”

“回主人的话,请尽管使用岚的生命,岚不愿意牵连任何一个无关人。况且,这个过程使用岚自己独一无二的生命,是意义非凡的”

“你就真的相信我吗,真的不担心我就这样把你杀死,再占有整个世界?”

“岚感觉不到主人在说谎呢,请主人怜惜。”

“岚,你可真是……那么,我会一瞬间扭断你的脊椎同时,在你的心脏内部向外刺出雪花,放心,不会疼的。你再好好想想,如果不反悔,我就继续了。”

“岚请主人不要这样。”魔王一开始还以为少女反悔了。

“岚恳求主人,缓慢而用力地捏住岚的颈部,让岚缓慢地窒息。岚不想岚脊骨遮断、血流遍地的样子脏了主人的眼睛,岚希望主人心目中的岚,一直是优雅的岚。请主人怜惜。”

“……你这女孩……那我就像你照顾我的愿望那样,回应你的愿望吧!”

魔王大手缓缓用力,也许是现实,也许是幻觉,感到眼前雪花漫天中被捏住细颈举起的少女愈发妍丽动人了。少女的面容丝毫没有痛苦的神情,反而洋溢着被拥有的满足感。微笑愈发洋溢,直到少女的表情凝聚成惹人怜爱的极点,魔王在地上绘出雪花纹样的法阵,将少女尸身置于其上。乖巧的少女满是温柔地望着处死自己的魔王,恭顺地献出一切,绞首窒息处刑的整个环节,神色柔和没有一丝痛苦,动作自然没有一丝僵硬,宛若月亮在夜晚升起那般白璧无瑕、理所应当。

魔力满盈,雪下得愈发大了。当大雪覆盖少女身体一会儿过后,少女起身,挥动素手弹去衣物上的积雪,正坐下来,将魔力消耗太多而睡去的主人枕在膝上,闭目冥想,等待着主人的苏醒。

那时候少女还并非能够做到绝对的约束和优雅。

可少女为魔王带来的乐趣仍然已经能够远胜过将这个世界冻结并掌控所带来的成就感。

娇躯一丝不挂地跪坐在晶莹剔透的冰晶露台上,除了黑发、粉唇、以及指尖脚尖惯常墨色美甲挑染,周身肌肤都是炫目莹白为底色,描绘着情欲的绯红,周身盛开着无瑕的白百合。

酥胸尖端的茱萸上,置着碧玉的铃,可再清脆的声音在此情此景,都只是聒噪的杂音,因而少女并未不解风情地扰人清净,娇躯自然而然地保持纹丝不动。

明亮的瞳仁覆上了晶莹的滤镜。方才身子敏感极了,眼眸中由此泌出的动人的泪,一出现就在绝对零度的环境下凝固。结冰的双眸已然失去了视力,少女眼前只有一无所有的漆黑。缺少参照物使得保持平衡无比艰辛,且身体仅仅以莹白的膝间和足趾为支点支撑在滑溜溜的冰面上,许久的时间都没有打破这仿佛时空冻结般的状态,无声地展示着少女长期跪礼训练的唯美成果。

微微隆起的小腹满是酥麻,白霜覆着雪白股沟,名家雕琢过的软木塞填充着酥软的肠肉。少女被以预防失温为由忽悠,暖暖身子,饮下了一整瓶陈酿白葡萄酒。不过并不是用娇唇品鉴,而是以另外的方式。那时候主人还装模作样地要和少女干杯,不过因为少女已经跪了一会儿,嘴唇早就冻住了张不开,因而也没办法表示反对。在主人判定为不是否定就是肯定的情况下,就只能用别的方式品酒了。

玉液刺激肠壁的滚烫,与裸露肌肤感受的极寒对比鲜明。

大量液体经由肠壁吸收进入少女的体内循环,酒精早就大量转化为了水,但让体内积蓄的秽物弄脏透亮的露台、败了主人的性质是万万不可以的事情,因而少女唯有慢慢忍耐。

明明已经坚持不住了,所幸外界温度太低,脱闸的一瞬就冻上。腹腔里相对热乎一点,但也强不到哪里去,所以只能放着一肚子冰水在里头。冰水可能满溢而出的一小处缺口反复熔冻,刺痛冷冷的,肚子里冰冰的,与肠子里是截然不同的景象。

魔王的居城对少女而言着实称得上破败,这个事实是少女与魔王闲来游历人间时候知道的事情。当魔王望见人类的城市和宫殿时,不由得自行惭愧。少女计划在附近的山上种植一些花朵作为装点,然而冰结的恶劣气候,一般的花别说开放,能够活下去就是奢望了。

少女身上盛开的冰百合,种子第一次萌发需要温暖的温度,但花朵开放则需要极致的寒冷。看似无法同时满足的条件此刻被创造,子宫由于发情而滚烫极了,里满是盛放的种子,花枝从少女的腔道中潜滋暗长,破苞而出,萦绕着冰冷的女体而愈发娇艳。有朝一日,少女必然会成为一个母亲吧,这个时候提前进行一些相关研修,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准备。

“岚,我不由得畅享女儿们依偎在你身旁的样子了。”魔王的唇在少女耳畔轻语,打破了无音的寂静。

沉溺于幻想的魔王并没有忽略自己说话时的铃音。

如果少女双眸和唇未曾结冻,恐怕泪要滴下来,并请求主人惩罚吧。

主人意味深长地望向少女足底。发情娇躯渗出的汁液,其热量迅速地被夺舍,已经把臀瓣足踝交际处冻起来了,蔓延的冰甚至阻挡了花枝生长的方向。

魔力生成的散鞭出现在主人手中,无情地砸向少女足底。

场面已经失去控制了。

铃音大作。

娇唇难耐身子里的快感,已然无奈地将呻吟呼之欲出,冻结的唇娇艳欲滴,是被迫呼喊导致封冻皮肤撕裂的缘故,绯红得让人心动。

足底臀瓣星星点点的红宝石嵌着,吹弹可破的肌肤早已打破,滴下的鲜血一瞬间凝固成奇妙的绝景。

打得越狠,声音越大越杂,喘息声,呻吟声、铃声交错响应,不绝于耳。

可鞭子清理少女股间封冻区越勤快,怎么冻上的地方越多呢?

无情笞打带来的无上快美,结束于花海萦绕少女的时刻。

子宫发情的温度越来越高。升至高点的温度,百花盛放,由内而外一次性全部爆发开放的剩余花儿们,将少女推上情欲的顶峰。

如泉的爱、剩余未消化完的酒、伴随着秽物一片狼藉地决堤,花朵们吸收够了营养,移植栽培肯定不成问题了。

一切重归寂静,可少女早就歪歪斜斜地向前跌倒并晕过去了,膝盖和足尖早就因为长跪而泛红酥麻,能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主人意味深长地搂着少女做了一些清理,然后就睡下了。

第二日清晨,少女准备了烤饼、豆泥、培根、煎蛋、奶酪和海鲜沙拉等菜色构成的色香味俱全早餐,依旧是将椅子与桌子推开并留有一人就坐的空隙,然后跪坐在一旁等待主人就餐。

主人来吃饭的时候,少女一反常态地做出土下座姿势,盈盈拜倒,恭请主人用餐。一般情况下并未下拜才对,显然是为了掩藏脸颊的绯红吧。

主人照旧将另一张椅子推开,要求少女站起并就坐用餐。

欣赏少女足底受刑后行走不便却刻意秉持优雅常态的样子用来佐餐,再合适不过了。

吃着吃着,主人拿出一个盒子让少女大开,少女闻声照做。

一枚冰百合图案的钻石戒指熠熠生辉。

“岚,嫁给我吧。”

“是,主人。”少女沉思许久,终于做出了肯定答复。

最近与主人的相处,少女明显能够感到愈发香艳羞耻了起来。

可主人从来没有要了少女身子。

如果是主人的话,明明可以任意处置少女的,怎么样都没关系。

不过双方长期恪守主人与奴隶之道,一直未打开这扇禁忌的门扉,明明都想的,却一直保持着最后的距离。

如今与真正情投意合的结合只有一场婚礼之遥。

主人与少女用餐完毕,相视一笑,共同期待着未来的极致美好。

<< 岚 第七章岚 第八章 >>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One thought on “岚 回忆篇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