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岚 第七章

岚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明日当空,两位佳人的决斗发生于陷入深深冻结未命名湖泊的透亮冰面上。

各自摆好架势,隔着七八步距离对峙,只待暗自思量寻求到胜机的一刹,用竭尽所能完美的攻击凌驾敌人。

金芒闪耀的姬骑士茜露艾特摆出常年征战最习以为常的架势,左腕与胸口平行举盾,右臂微微后收执剑,时而左右踏动几步寻求一个最佳进攻角度。

幽暗深邃的少女岚微微端详,覆盖大太刀刀身的通透琉璃褪去,露出依旧纯洁透亮的刀刃,纤纤素手举刀齐眉,刃锋向天,锐利笔直向前,伴随姬骑士的试探性移动而欠身,保证刀尖时刻对上敌人躯干正中央。

姬骑士窥视并思量着面前清丽素雅的少女。

那把大太刀拥有疯狂的长度和刃幅,甚至超过少女的身高,极致的力量和技巧对于挥动它是必要条件。少女身形实在是过于纤瘦清减了些,怎么看都不像挥得动的样子,那么是武器出乎意料的轻,还是力量闻所未闻的强?这都不是单纯通过观察和思考能能够判断的问题,但又不能轻率地押宝一侧并发动无谋的进攻,倘若判断与现实截然相反,必然招致致命的失误。

少女裸露的手脚也是姬骑士百思不得其解的一点。这个温度没有发生冻伤,也许是某种魔法仪式的充要条件吧。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单手剑与盾的搭配绝对在动作的灵活性上,胜过最飘逸的大太刀。姬骑士并不是未尝与装备此类武器的敌人打过照面,手中剑也斩杀过几位来自极东扶桑国的“剑豪”“剑圣”之辈。在彼方的斗争中失势,而被迫远走他乡的战士,凭借坚韧的身心和凶狠的利刃,承担最危险的任务,收取最丰厚的佣金。手中单刃曲刀沉重锋利,简单一次平斩或纵切就能粉碎传统意义上只能用钝器对抗的重甲。对抗经验凶险极了,敌人不轻易挥刀,一次攻击得手便至少是斩断肢体的威力,将人体横向或纵向直接劈开也是司空见惯。不过对立面也是十分浅显易懂,一次空挥所带来的惯性极难对抗,足以使得千锤百炼的型崩坏,重整架势所需的过程中,面对任何攻击都只能用血肉之躯强自承受。

姬骑士霹雳惊弦一般首踏步伐,盾牌护住胸腹颈肩,试图借势挡开少女大太刀的挥砍后,再顺势自右向左水平斩击弹开少女大太刀的格架,最后一次笔直突刺结束战斗。就算大太刀再怎么凶狠,也只能沿着盔甲连接处的薄弱劈砍,直接砍上厚实的盾牌,恐怕会当场折断吧。盾牌卸掉部分力量后,即便单手剑,也不至于在与双手大太刀的力量对抗中落了下风。陷入贴身短打局面后,需要更大空间挥动的长兵器注定不是小巧剑盾的对手!

少女锁定了突击中姬骑士的踝部,雪足前踏施个绊子,姬骑士的冲锋一下子乱了套。借助姬骑士架势凌乱的瞬间,少女自上而下做出标准一字斩。些许混乱并没有影响姬骑士的战术安排,冲锋改为贴地滚动,起身后单膝跪地,盾牌仍旧护住上身,接住上方而来的斩击,盾牌微微斜置卸去斩击力道,持剑刺向少女胫骨,胜利唾手可及。

只不过这些剧本都无法实现罢了。姬骑士一瞬间,左手盾牌的质感宛若万钧重锤,怪力自上而下穿透躯体,击穿了自己立足的冰面。金属铠甲和武装沉重,带着姬骑士沉入湖底,头部入水前的一瞬,仰视目光中是少女的坏笑。

“奥义·琉璃织。”

茜露艾特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发觉此前的寒冷、深邃和窒息的感觉都不复存在了。睁眼醒转,正置身于温暖的棉被里、房间中。极东风格的房间与自己惯常所在的居城风格大相径庭,建筑结构以竹木构造为主,颜色恬淡,空间紧凑但却完全谈不上狭窄,反倒遍是充实温馨之感。没有床,直接睡在床垫上,地上是一种完全不熟悉的植物织物。

姬骑士改变仰面朝天的姿势向右转身并睁开眼睛,依旧是熟悉的佳人。戎马一生所体验过的败仗从未如同今日般的无力,武器交接的一回合便支撑不住的结果,想必是任何熟知姬骑士强悍实力的人都无从想象的场景吧。

少女坐姿妍丽绝伦,膝盖到足尖紧贴地面,腿部对折躯干笔直,娇臀置于紧闭足跟和足尖之上,庄严而又不失温婉。膝前地上遍布奇异杯盘碗碟,素手轻轻穿梭其中,仅仅是对待一杯茶,动作神态都虔诚极了。宛若空蝉之境,娇美身躯明明与前方茶器是截然不同的事物,此时此刻却完全不突兀地和谐,就像习惯走的那条路,跨过山便是海的感觉,一切顿觉理应如此。

姬骑士的心中九分惊叹一分感慨,原因是感到重量的决定性差异。此前少女向自己挥动的一刀,所凝聚的心意,似乎远远不及此刻正在制作的一杯茶,那么就算败了也是理所应当吧。甚至退一万步讲,能够意识到这个问题已经是自身实力的证明了,少女手中的剑与姬骑士所经历过的其他同类事物,早已大相径庭。

也许是最后的反抗吧,不是用自己的剑,而是用自己的气概。

“呜姆!冰湖的体验毫不亚于温泉,我茜露艾特一下子沉浸其中不能自拔,现在终于找回自我,华丽地满血复活啦!”

然而少女完全没有听闻到姬骑士的话语一般,只是自顾自地沉浸于手边的动作。明明这一喝已经竭尽所能灌注了斗气,然而恰若游人登顶名山大川发出振奋叹息后在山谷回档的声音一般,只有姬骑士自己对此有所感知,毕竟自然环境没有人类这样的听觉感知能力,声音存在于否,完全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再一次被漂亮完美地回击了呢,姬骑士哀叹着,只能静静等着少女的回应。

约莫过了一小会儿,少女调转角度直对姬骑士,将注了大约三分满的茶碗双手轻轻向前推,而后盈盈拜倒。

“岚向茜露艾特大人献茶,烦请茜露艾特大人不吝品鉴。”

姬骑士大大咧咧盘腿坐在被窝里,随意接过茶碗细细端详着。茶碗已经有些年份了,巧夺天工的烤漆有了丝丝斑驳,可这种岁月感的积淀,却更胜往昔新出炉时的完美艺术。碗中的液体呈现透亮的墨绿色,完全没有杂质或气泡荡漾其上,散发出奇异香气。

姬骑士完全不曾考虑少女下毒这件事情,毕竟如果少女想要自己的命,大可以让自己冻死在结冰的湖底,或者把自己捞上来以后当场砍掉脑袋。况且如此优雅端庄的少女如若在骑士的决斗中令荣誉感蒙尘,小胜利却大节不保,完全是得不偿失。

“嗯!美味!茶美人更美,人为茶添色,饮茶时美人赏心悦目,这才是人生至乐呀!”

姬骑士戏谑地调侃着少女的美貌。

“这番评价全然不对,却很符合茜露艾特大人的个性呢。”少女为姬骑士仔细介绍,此为来自极东扶桑的抹茶,点茶过程的仪式被升华为茶道。饮茶后的品鉴并非能够率性流露本真感受的场合,而必须将特定的评价从台词库中遴选并诵读而出。

“喝茶的规矩都这么多,你们扶桑人真是辛苦,我断然受不了。岚酱坐姿实在是令我百看不厌,但你的腿不会麻吗?”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姬骑士已经有点腿麻的迹象,便感同身受一般地询问。

“岚感谢茜露艾特大人的体恤,其中辛劳,岚甘之若饴,此也是必不可少的修行,岚从中获益匪浅。”少女说着,从姬骑士手中接过空茶碗,再不吝优雅繁琐的仪式将其清洁,并连带其它工具一并收好,之后仍是与床榻上的姬骑士对坐相谈。饮茶的善后工作也消耗了不少时间,不过姬骑士并不感觉枯燥就是了,毕竟少女的唯美体态和姿势美不胜收、百看不厌,本着看一眼少一眼的态度,根本不存在枯燥。

“好了岚酱,带我到魔王-庞提乌斯·德米提乌斯那里去吧。即然已经败给了你,打败魔王也完全就是痴心妄想。不过呢,就算身陷敌阵而且手无寸铁,身为皇族和骑士,我也定当战斗到胜利之时,或者心脏停止、意识涣散的时刻,即便是用手脚、头颅或牙齿。”连最普通的铁剑和小盾都没有,躯体上的简单棉布睡衣也只能提供远逊于最基础款锁甲或皮甲的防御力,姬骑士仍然不改试图击败魔王的初心。

“岚请茜露艾特大人珍重。岚希望茜露艾特大人活下去并历经艰辛,实现与主人、与岚会面的目的,而不是偷懒并牺牲。”

“哈哈!岚酱,你这么说,难道是把我看扁了吗?不要瞧不起人呀,你看着,我一定要把魔王的首级拧下来!毕竟,我需要魔王的死亡,他死了以后,这失去了冰结魔法的大地,定然也会迎来万物复苏的一刻吧。一想起我饥寒交迫的人民能够因为开垦新的耕地、建设新的市镇而洋溢着笑容,我就感到自己有万夫不当之勇!我断然不会死在魔王前面,走!”

“即便主人在战力方面不是岚的对手,可也绝非是茜露艾特大人仅凭一件睡衣就能击败的对象。请茜露艾特大人明察,在茜露艾特大人放弃武力方法之前,岚不会任由茜露艾特大人牺牲的。因为尽管立场不同,岚也把茜露艾特大人当做贵宾和挚友,并衷心盼望茜露艾特大人的胜利。”

“……”姬骑士无法理解少女因何种事由成为了魔王的奴隶,并陷入了沉思。

“茜露艾特大人走过的路,岚因为自己曾经切身体验而感同身受。看着自己的国家、甚至整个世界以某个点为中心不断冻结,仿佛是一切的终结,那么想要凭借武力改变一切也是理所应当吧。战斗,不断的战斗,哪怕是岚昔日的最终一战,僭越地对主人兵刃相向,也赢得十分顺利。”少女诉说着自己与姬骑士如出一辙的过往。

“主人战败并无可奈何任由岚处置的那一刻,岚感到十分的悲哀。主人的立场与悲欢,和人类并非如出一辙。将世界变为自己喜欢的、清冷深邃的模样是主人的愿望,引导人民幸福安康则是岚的愿望,两个愿望都是平等的存在,不存在一者高于一者。主人给岚的世界寒霜洗礼,岚则给主人锋镝之痛,都是一者对另一者的践踏,又怎么能说谁更高贵、谁更低贱?”

“于是岚顿悟了。岚献上岚的一切,换取主人持续地忍耐这个世界不能完全变成主人喜欢的模样,岚的国家和人民,乃至全人类,甚至世间万物即便伤痕累累,但也不至于迎来终结。最终这个世界的大家,都能够流露出幸福,这可比岚斩下主人的首级,令世界恢复如初更美妙多了,因为这样,这个世界就能多一位沉溺在喜悦中的存在。”

“至于岚自己,茜露艾特大人无须挂怀。岚天生就是因为痛苦而快乐的类型,岚一直为成为主人的所有物而甘之若饴。岚并不是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圣人,因为这个世界已经达成了均衡,寒冷不在蔓延之日起,没有任何存在再源此产生牺牲,死者无法复生,可生者也不再哀痛。”

“岚衷心祈求茜露艾特大人臣服,尽管千不甘万不愿。想必主人对茜露艾特大人的爱能够从无到有、潜滋暗长的话,也许茜露艾特大人中意的某块永恒冻土便会焕发新的生机。”

“岚僭越了,如若惹恼了茜露艾特大人,烦请不吝惩罚。岚再三顿首,烦请茜露艾特大人为了人民,放弃对主人动武的念头。”少女酥胸攀上膝头,额头触地,双掌交叠于额前,弯腰拜倒再也不起。

姬骑士与少女四目相对,八百年前的神话在眼前活灵活现。极东之国的琉璃巫女引导国家和人民繁荣昌盛,直至冻结一切的霜潮悄然而至。巫女只身挺进北境,雪线不再南移,巫女本人也再也未归。姬骑士听着这个故事长大,并悄然立下追随巫女伟业的誓约,她停下了涌动的霜潮,我则要驱逐延绵的冬季。不过终幕实在是戏剧性了一些,昨日的巫女成为魔王的奴隶,今日的自己也即将步入后尘。

“哈哈,岚酱刚才话好多,信息量好大,我脑子一时间有点晕乎乎的。不过呢,也许骑士手中的武器并非只有剑吧,只要能达成目的,不需要在意战斗的武器究竟为何。我对自己的折磨耐性还是挺有信心的,希望魔王把我玩腻以前,能够对我产生点兴趣,赐下一点土地给我可怜的人民。可要是这家伙忽悠我,我绝对要扔下这些旁门左道,换回自己顺手的武器!岚酱,带我走吧!”姬骑士站在了床垫上,斗志风格迥异,但锋芒毕露的样子仍然熠熠生辉。

少女起身复坐,寂静无声的行动是最好的答案,素手轻轻搀扶地板,转身膝行至东方风格的门前,重合的指尖一齐平移,门应声而开。尔后少女背对洞开的门再度一拜,向后膝行退出了门,清丽的声音自回廊传入室内。

“请。”

姬骑士昂首阔步地走出房间,随意的反方向一推带上门。少女再度盈盈拜倒,为姬骑士穿上鞋袜后,方才将紧贴地板的雪白裸足足背立起,以此为支点跪立起身,素足莲步轻启,引导姬骑士走上自己的老路。

第七章果然是剧情,一点都不色,下一章开始搞黄色。作者的剧情安排以岚接受主人调教为主要线索,引入茜露艾特这个角色,是为了衬托岚的纯粹无暇。主人与岚是灵魂契合的伴侣,主人与茜露艾特则是寝营业关系,臣服换利益。岚的调教以唯美、禁欲、约束、优雅为主要风格,这些需要以茜露艾特调教过程中的乐观、纵欲、不羁、崩坏为衬托。比如说呢,岚的形象经常是唯美的和节制的,即使痛苦万分、快乐万分,也必须保证无时无刻完美无缺,最为常见的情况是看上去一本正经,实际身体上和身体里都是主人赐下的物件,时刻处于快感满溢但不能高潮的状态,静若处子,处变不惊;茜露艾特则体现一种灿烂且真实简单的美,是一种人类的美(岚已经被主人改造为恶魔了),明明看起来与快感没有关系,但突然就开始发情甚至绝顶,之后又有丰富的心理活动,简单说来就是有一点逗比成分,人菜瘾大,口嫌体直。也许之后也会写其它角色,但目前还是想把现有角色写好,暂时不考虑再拓展世界观了。有时间有兴致就会更新,还是不能保证更新。

另外发现第一章收藏点赞很厉害呀,难道不能每一章都这么厉害吗?

<< 岚 第六章岚 回忆篇二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