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清清子 ♥

岚 第六章

岚 第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不毛冰冻苔原的地底传来两位佳人的欢声笑语,甜美爽朗的声音为主旋律,娴静清冷调和其中。

与佳人共享来自家乡的美味栗子蜂蜜饼、腌肉和樱桃酒后,帕蒙瓦尔帝国第四皇女茜露艾特·德·波蒙除去了一身冗赘不堪的铠甲武具,率性洒脱地赞叹一声,把脸埋进了温泉湖的水线以下,标志性的金色披肩长发在湖面一瞬间荡漾开来,再随着姬骑士的起身动作浮出水面。

“赛高!冰碴子离开身体的感觉,天国呀天国!”姬骑士赞叹着,回声荡漾。在岸边摸到一处天然的浅滩,于是干脆利落地双手交叉在胸前,两腿大开地往下一坐。眼睛闭上好久又睁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更享受的姿势,干脆翘起了腿,称赞的语调又抬高了几度,回响在狭小的地底空间。

温泉驱散寒冷,营火温暖身心,此前姬骑士因为低温而惨白的面部早已舒缓,神情也完全失去了方才的凝重。身陷敌阵正中央,再怎么担心都只会嫌太少,现在正是好机会,干脆彻底忘掉那些沉重的现状,疗愈身心,养精蓄锐用于未来的忧虑。

岸边的篝火处,与姬骑士风格截然相反——甚至可以说对立的清冷娴静少女屈膝跪坐在其身后,微微欠身,纤纤素手揉捏着姬骑士的颈肩,每逢用力到舒服的地方,满足的喘息就会明显地放大。张与驰、坐与跪泾渭分明,二人地位与关系不言而喻。

“岚酱!温泉最棒啦!你也快下来呀!”姬骑士发出动人心弦的邀约。

“您的好意岚心领了,茜露艾特大人。不过您是主人的贵客,岚应当全心全意侍奉。岚要是也下来,您就不能更舒服了呢。”少女微笑回应,手上动作愈发细腻了,来自姬骑士的娇喘声再次呼出。

“嘛……确实捏得好舒服,你还是不要下来的好。可恶!明明我一开始是想让你下来的,可又舍不得你这双手。这不就彻底进退两难了?怎么办怎么办!”哀嚎不绝于耳。

“请务必不要担心,茜露艾特大人。岚的手已经沉迷于触摸茜露艾特大人的肌肤了。真的要让岚与茜露艾特大人共浴,岚的手一定会因为舍不得而对此抗拒吧。如果茜露艾特大人想要岚也幸福,请允许岚揉捏茜露艾特大人每一寸肌肤,为茜露艾特大人彻头彻尾地舒缓长期积累的疲劳。您愿意这样吗?”少女指尖的动作满是爱意。

“嘛……嘛……,拜托千万不要。哪怕只是稍微幻想一下子,脑子就像被你的手捏在手里似的。使不得使不得,要是我殒星剑姬、帕蒙瓦尔帝国第四皇女茜露艾特·德·波蒙沉溺于岚酱的温柔乡不能自拔,最后落得个战死沙场、败者食尘的下场,绝对要被写在历史书上嘲笑八万年,不,是八百万年!”姬骑士的理性让自己的思绪不敢再放飞自我。

“茜露艾特大人,您言重了。岚侍奉茜露艾特大人,并衷心祝愿茜露艾特大人武运昌隆。”少女话语坦诚极了。

“哎,我说,要不你来巴尔弗莱姆宫里做女仆怎么样?我不是吹捧你,你的侍奉水准毫无疑问高于宫中所有女仆。你的雇主现在给你多少钱,你的理想薪资是多少钱,你开个价,我包你满意。”姬骑士惜才,仅仅片刻相处,顿生挖角之心。

“主人待岚很好……”话语虽然简单,少女手上的动作却突然满溢着方才未有的遐思与拳拳真心。

“哎吆我的乖乖呀!更舒服了!!!我懂了我懂了还不行吗?岚酱忘了我要你来我这里侍奉吧!”姬骑士因绝美的快意而语无伦次了。

“岚还是想要侍奉茜露艾特大人,不要再为岚无法与茜露艾特大人共浴而遗憾了。事出有因,主人要求岚一直穿着这件礼服,所以岚未经主人许可,绝无萌生除下衣物的念头。”此前岚已经为姬骑士介绍过这件拥有自动清洁能力的礼服了,姬骑士十分羡慕,并大喊着如果自己的衣服和铠甲也是这样,就可以直接脱掉然后下水,不用吟唱什么乱七八糟的净化魔法,耽误时间和心情。

“岚当然与茜露艾特大人一样,认为温泉是特别美好的事物,要说真的一点想法也没有,那自然是说谎。不过岚喜欢的东西和别人都不太一样,岚喜欢剥夺自己喜欢的事物的感觉,这比直接获得还要快乐。”少女诉说着自己与众不同的现实。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有的时候正是因为得不到,才会感觉到弥足珍贵。等等这是怎么回事?泡澡和揉肩扯到哲学方面,我是老头子吗?继续泡澡继续揉,接着奏乐接着舞,及时行乐!”姬骑士感慨万千,岚则继续着自己的侍奉。

说真的,姬骑士也想要一件少女身着的衣物。记得这是来自极东扶桑国的和服,以色彩妍丽和配饰唯美著称。不过还是想想算了,姬骑士有自知之明,自己放浪形骸的行为方式已经气死了不知道多少皇家礼仪师,唯美的和服还是只能在唯美的少女身上才能唯美,在自己身上只是一块拖把布。

“对了!我突然想到,岚酱家乡的扶桑国,有‘足汤’这种温泉的类型。岚酱你看看怎么样,不错吧不错吧!不用脱掉你的礼服,还能享受温泉,快来试试快来试试!”姬骑士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迫不及待想要尝试。

“……。那么恭敬不如从命,失礼了,茜露艾特大人。请等待片刻,之后岚会继续对茜露艾特大人的侍奉。”少女停止按摩姬骑士的颈肩,起身并垂足而坐在姬骑士右侧,温泉水盖过白皙足背,平齐圆润足踝,余地留有一线,不至于湿了身上礼服。

倏然,姬骑士恶作剧一般,双手潜入水下,悄悄捏住少女裸足。

“……!”少女挣扎的想法被打消了,倘若硬用力气,水面定然一阵波澜,会弄湿衣服。

“哇塞!岚酱的脚好好看!假如你是我的专属女仆,我也一定会让你保持素足状态!”姬骑士此举,算得上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本来想要让少女吓一大跳的,不过谁曾想少女的娴静端庄已经渗透到了灵魂根源,处变不惊的态度一如既往。

“……。”

姬骑士百战练磨的手厚重极了,即便贵为皇女而经过仔细护理和打磨,仍带有丝丝薄茧和粗糙。习于握剑的手惯常力大,就算已经尽力尝试温柔了,还是不由自主地些许用力过猛,兴许是少女双足可爱过头了。足底天生敏感,此前又接受过媚药的洗濯和炮制,更是遭遇细小水晶刺丛贯穿产生密密麻麻伤口后,再用结晶媚药填充过。姬骑士双手抚上少女裸足的一刹那,坚持禁欲的心神深深被震撼着,平素坚持禁欲但又过分敏感的少女躯体,在那一刻险些不能自已。

置入少女身体的克诺洛斯灵摆,会在少女身体快感达到峰值时发动永恒递归,通过时间回溯的方式,令娇躯快感积累的过程重头来过。按理来说,少女禁欲的身体应当绝对逃不过时间法器的监督才对。可实际上并非如此,长期的禁欲调教、边缘控制和强制高潮等经历,已然给少女的大脑和神经烙上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尽管身体完美地处于被控制状态之下,但是心灵的主观感受却无法被其影响一丝一毫。一言一概之,少女可以无视身体被控制的事实,在主观意识领域产生不影响身体状态的精神快感,甚至精神高潮。

这种异常因子,无疑令之前所有的调教进度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吧。身体再怎么焦渴难耐无法自拔,也毕竟只是一种习惯的常态。随时约束自己这一镌刻灵魂的本能,使得少女根本不需要担心身体失去约束的同时,精神领域肆意妄为地利用此中漏洞。少女根本无法忍耐身体被控制着,心灵却有偷跑可能性的状态。少女的身心,本就完全是主人的东西,这种不忠的迹象理应防患于未然,在初始苗头状态立即掐灭。

究其变换发生的缘由,还是在于身体与心灵彼此的联系。身体的感知原本并没有什么主观意义,而只是以躯干为物质基础,以机械运动和能源信息交换为实现途径的客观存在罢了。可偏偏人有意识,会思考,并试图赋予世间存在的种种五彩缤纷的意义。什么是快乐,什么是痛苦就是借此由身体感知,并由心灵评价并赋予价值的东西。身体感官在极长的时间段内不断被刺激,对此有关的记忆借助官能也随之深化着。身体越来越敏感,记忆越来越明晰,终于,物质与意识的交映产生了某种不一样的事物,少女的心对自己承受调教时的情景越来越历历在目,身体存在的感知经由精神层面的认知深化、一直深化,终于少女得以在精神领域积累足够的灵魂素材,极致的欢愉也好,苦痛也罢,不依赖于身体对外部刺激的接收,一念之间便可再现或者消灭了。

对于少女存在但无法掌控的事物,主人向来没有任何包容心。快感积累和使用的内容作为调教不言而喻的重心,必须将这种漏洞及时校正过来。通过魔法轻而易举地影响少女的认知是个不错的方法,身体被调教着,但心灵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同时,再限制身体的快感,其中甘美可想而知。不过少女微笑着拒绝了这种容易的方式,而是选择主动在灭顶快感迎面而来之时,将大脑用与之完全不相干的信息占据完毕,舍易求难且极致痛苦的方式永远是少女的首选。

万事开头难,少女总是无法完全摈弃精神中的性欲,甚至出现肉体层面禁欲和高潮限制的突破。可随着熟练度上升,即便肉体承受的官能触感超过过去的几十倍,没有快感,没有高潮,只有纯粹的肉体反映。明明能够舒服极了,脑子里却没有舒服的选项,自然也不存在高潮了。

可这还不是主人所追求的事物,经由这种方法训练过的少女,在身体控制上更进一步,从对身体的极致控制进化到对身体的完全忽视,继而能够提高身体阈值。不过此种状态的少女必须时刻思索某一特定主题,对外界一切干涉都仿若提线木偶一般,完全失去了灵魂的生气。改进后的调教方法更加精准,不再是令少女通过调动全部思考从而将身体快感的相关思考排挤出去,而是只讲身体快感的相关思考加以屏蔽,这样其他部分的思考仍有充分的余量,对外界的反馈也能够顺理成章了。这种方法仅仅能够相比涉足精神调教前,将高潮阈值提高几倍,而远远不如充分大脑宕机的几十倍,但却是主人更加中意的存在。一个意识清楚的少女,远胜过一个了无生气的洋娃娃。当然还存在另外一个弊端,尽管少女的思绪本能地抗拒快感和高潮的相关概念,可倘使突然受到的刺激太大,这些概念还是会蹦出来,此时少女肉体堆积的快感远超过单纯身体控制的界限,因此灭顶高潮在所难免。

自此,禁欲与高潮控制的调教概念在少女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此前单纯身体控制的状态下,禁欲指剥夺外力对少女敏感身体的刺激,高潮控制指禁止少女血行加速、眼含秋波、娇躯颤抖、喷水呻吟、痉挛昏迷等一系列肉体反映;在此后精神控制时,少女则必须主动剥夺相关概念在脑海中出现。姬骑士捏住少女素净双足狠狠揉捏一事,“高潮”两个字险些出现在少女的思维空间,不过少女还是千钧一发地约束住了不被允许存在的胡思乱想。

少女试图让双足离开温泉,继续为姬骑士舒缓身体的疲劳。姬骑士的大手显然做出了否定答复,双手不曾离开少女双足,反而揉捏更起劲了,话语虽然还是那样不正经又戏谑,但气氛好像慢慢不一样了。

“明明彻底暴露在冰原苔地,可这双脚与我初次遇见岚酱时候握着的手如出一辙的温暖又无瑕,甚至连一点角质都不存在,跟刚出生的婴儿似的。哪像我一样,又老又丑还冻僵了,真是岁月不饶人!”

“茜露艾特大人谬赞,岚着实惶恐。茜露艾特大人才是真正的美人呢!”

“其实我都知道啊,岚酱!你其实,超级厉害吧!看这把刀就知道!”温泉岸边的篝火出,纯金剑盾与透明大太刀并排而放,一者将篝火篝火微光反射得周围一片明亮,一者纯粹地肆意任室内的光芒穿越并折射其中放射着璀璨,剑如美人,争奇斗艳,旗鼓相当。

“岚微末剑术,茜露艾特大人谬赞了。岚衷心认为茜露艾特大人的武具也是名物。”声音清澈透亮动人心弦。

“哈哈!不要谦虚!有的人面相不好,过于谦虚会显得特别虚伪。不过岚酱这样的大美人,怎么样我都爱死了!”

“茜露艾特大人,您可真是……谬赞。”少女只精通口舌侍奉之道,并不精通口舌语言之道,一句谬赞反复使用,姬骑士也感到有点无奈了,只得好言相劝。

“我说岚酱呀,你还是太拘谨了。我明明说过叫你不要这么拘谨,可你还是这个样子,算啦,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因为岚酱无论怎么样都是我的女神呀!岚酱如何看待我们的关系呢?”

“茜露艾特大人是主人的贵客,岚定会将茜露艾特大人迎接至主人所在,并在旅途中竭尽所能令茜露艾特大人宾至如归一般地舒适。”

“岚酱你可真是的!我问我和你,你却一直在提你的什么‘主人’,咱们二人世界,可不要牵扯什么第三者,一点都不浪漫!不过岚酱这般谦逊到完全不考虑自己的程度,一定是个完美女仆,我又想挖角了!怎么办怎么办!”

“主人是茜露艾特大人与岚的纽带,岚喜欢茜露艾特大人,竭力让茜露艾特大人满意。关于茜露艾特大人对岚到巴尔弗莱姆宫承担女仆职役一事,容岚再次拒绝。”

“真是太过一本正经了,你这完美女仆!”

姬骑士的情感到了最高昂的时刻。

“岚酱刚才说岚酱喜欢我吧,是什么样的喜欢呢?”

“茜露艾特大人非常体贴,与岚分享可口的食物,还邀请岚温泉共浴。尽管岚指法微末,无法讨得茜露艾特大人欢心,茜露艾特大人却仍然那么温柔,岚好高兴。岚可以想象茜露艾特大人是个好皇女、好骑士,茜露艾特大人的女仆和骑士们一定对茜露艾特大人爱戴极了。”

“岚酱真是温柔又滴水不漏呢!不过我并不喜欢这样的岚酱呀,因为岚酱越是一副完美女神的样子,我就越心痛,一想到要和岚酱厮杀,我就……!”泪水比温泉更火热,随着脸颊坠落而下。

姬骑士放开少女玲珑玉足,直立而起。少女与此同时结束了足汤的疗愈,顺势也依旧跪坐在姬骑士后方的岸上,保持视线低于对方的、合乎礼仪的位置和动作。

“你看我在说什么混账话呀,岚酱!泡这么久都泡晕了!果然还是要去外面凉快凉快才对!”姬骑士一丝不挂,大大咧咧地出浴。少女膝行取来毛巾,跪立起身擦拭姬骑士身上残留的水迹,一直到将姬骑士双脚置于膝上,以毛巾包裹做了简单足底按摩方才结束。

少女本来想径直取来姬骑士的衣物、铠甲和武具,并为对方装备上,可还是转念思考,又顿了一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主人的命令是要岚将茜露艾特大人毫发无损地带过去,并没有命令岚与茜露艾特大人作战。茜露艾特大人,您要与岚作战吗?”

“岚酱是那个魔王派来的先锋,我总要恪守骑士之道,全力斩下首级还给对方,方才不辱没自己和对方的尊严,不是吗?”

“茜露艾特大人能为主人考虑,岚感激不尽,请原谅岚方才质疑茜露艾特大人的失礼行径,当然茜露艾特大人倘若坚持不原谅的话,也可以在此对岚进行惩戒。不过茜露艾特大人也无须就此丝毫担忧,岚的心与魂皆全部为主人之物,主人断然不会允许岚在与茜露艾特大人的战斗中负伤或阵亡。烦请茜露艾特大人务必答应岚的请求,若岚在接下来的战斗中负伤,请将岚送回主人之处接受主人的惩戒;若茜露艾特大人抓住了斩杀岚的机会,请务必手下留情,将岚送回主人之处接受主人的惩戒。”少女盈盈拜倒,言真意切。

“太夸张了吧岚酱,不要看我有点笨笨的样子就安排我呀!我要败在岚酱手里,肯定要被岚酱捉回去,可我要胜了,又要把你送回去。总而言之不管怎样我都要跟你回去不是吗?这不公平!”姬骑士无力吐槽。

“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因此无论胜败,请茜露艾特大人与岚一同回到主人的所在之处去。”少女依旧保持额头紧贴地面的土下座仪态。

“把头抬起来,岚酱,我可爱的少女呀。”方才对话时,姬骑士已然披挂整齐,现在将手中的剑为支撑物伸入少女细颈之下,抬起了少女低着的头。

“岚酱,我喜欢你,无论这场决斗和将来是什么结局,都不要忘记。”姬骑士俯身抓握少女的大太刀,将其移到少女跟前,少女双手向前平举接过自己的武器。

“好了,放宽心,来外面爽快地打一场吧,让冰冻的冷空气疏解疏解温泉泡傻了的脑子和身体。不要把这里毁了,这样打完以后还能继续泡。”姬骑士径直打算走向地底温泉洞的出口,向前几步却又折返,原因无他,少女仍旧保持双手平举大太刀的跪坐姿势,没有跟上来的动作。

“什么呀,难道岚酱因为喜欢我过了头,而舍不得与我打一场吗?”姬骑士灿烂地笑着。

“请茜露艾特大人先出门,岚会为茜露艾特大人先行祈福,之后再跟上。”少女静止的纤细身影宛若摇曳的黑百合。

“唉,你可真是的……”姬骑士率先出洞,少女再次盈盈拜倒,温婉而又字正腔圆地宣告:“祝,武运昌隆。”尔后捧着大太刀,依旧是微微低头,一双素足迈着优雅娴静的碎步,走向宿命对决的战场。

本人的性癖比较暧昧朦胧,对于直接描述的羞耻场景较少,喜欢给一个唯美温顺供人随意玩弄的少女形象,然后自行脑补各种play。不够直接,所以这几章大家可能觉得不是特别h,但我个人而言比网上别人写的h多了,只能说是千人千面。这是第六章,第七章是武戏,应该也没什么肉吃,第八章预计是岚和茜露艾特回到主人所在,有大肉发生。无论是出门许久未曾被疼爱的少女,还是接受败北凌辱的姬骑士,都大有文章可做。只要有时间就会推进故事。

《救赎》那个系列我还要酝酿酝酿剧情发展,并补一补相关知识,纯文科背景,完全是科学白痴的作者,已经感到推进科幻题材的瓶颈了。还是这样,有题材有时间就会更新。

<< 岚 第五章
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岚 第六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