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好色之徒 ♥

当一周妹妹的奴 第五章

当一周妹妹的奴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倒数第二天享受过了激烈的游戏后些许大概就休息了一两个小时,店长开始手把手教妹妹一些调教技巧,而那个可怜的小白鼠自然就是我了。洗澡排干净肠道里的“水”,店长从仓库拿来一个长方形大浴盆和两大袋精油,把精油倒在盆里,店长并没有让我脱衣服,而是把裙子也穿上让我直接躺在盆里。店长和妹妹在我全身浇盖精油,精油凉凉的,涂抹在皮肤上非常非常亮,据店长解释这种精油有润滑止疼还有一些催情。

不过店长看着我摇摇头对妹妹说我这个样子就算不下药也会非常渴望做爱。我一些麻木,当奴的这一周怎么一直跟催情药过不去,第一天就被妹妹喂了两颗,后来几天也在被灌药。身上被灌溉完全我翻了个身,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我像烧烤架上被沾满香油的烤肉?我把头架在盆子放头的凹槽软垫上,感觉不错,很放松就像做spa一样,免费的spa,虽然家境不错但是能spa又能做这么好玩的游戏的地方确实少。

随后妹妹随口问了一句这个油能灌肠吗?店长点点头说这油是无毒无害的,医院做肠镜什么的用的都是这种油,无色无毒润滑效果顶尖还淡香,妹妹听候发出来让我汗毛倒立的一声“嗷~”。果不其然妹妹找店长要了一个漏斗,直接插入刚刚润滑过后的屁股,拿起了一个五百毫升的烧杯容器,在盆里舀满了一杯,倒入漏斗,为了让精油更快进入妹妹焦急的拍打漏斗,可是漏斗的嘴并不短,漏斗的管虽然不粗,但是却是硬塑料所制,非常坚硬,剐蹭的我的肠壁非常难受,毕竟几个小时前才体验过店长得顶级肉棒,这点刺激甚至不值得我硬一下。

一杯下去妹妹又倒了一杯,接着又倒了两杯,有一部分由于肠道的蠕动肌肉的收缩被挤了出来,妹妹拿来一个气压筒,插入菊穴往里打气加压把精油全部压进去,妹妹似乎有些不过瘾,也许是精油镇痛或者是我有一些麻木,肚子鼓起来我并没有感觉,妹妹和店长把盆拖到铁架旁,店长戴上防滑手套抓起我的脚踝直接提了起来,把铁架调整到跟我一样的身高把脚踝处用架子上自带的SM皮带捆上并保持我的肛门水平朝上,我进入了倒吊状态,到也不算倒吊我的上半身与下半身的夹角大概是个150度到160度的钝角。

妹妹拿来扩肛器,一点一点的扩大,6.3厘米之前我轻松自如,一点声没出。6.5过后我开始觉得脑子发涨。不,不对,为什么要扩那么大,妹妹想干什么?测试我的肛门极限?这可不兴测,拉伤了我去医院多社死啊!“有一名肛门拉伤的患者需要治疗。”这也太社死了,我叫喊着别扩了,受不了了,妹妹哼了一声给我戴上了口球。

妹妹还在报着刻度:“6.8厘米……七厘米……7.2厘米……”我开始摇头示意着不可以继续了,我感到了比第一次被店长肉棒进入身体强烈百倍的撕裂感,金属扩肛器是个圆形,有八个调节方位,中间是个锥形,锥头是圆的,像一个小肛塞,但是他做的多圆润他还是冷冰冰的金属,它在助纣为虐,在帮助变态的妹妹撕裂我的下体,我痛的有些开始翻白眼,喊着口球我说不了任何话,只能呜呜呜,丝袜上的精油滑到裙子上肚子上、滑到脖子上、滑到脸上头发上。

“7.5……8厘米!哇老哥你的肛门真是潜力无限啊!”妹妹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废话!我被捆住还被戴上口球,我不能喊不能叫,不能挣扎不能喊停,当然潜力无限。我感受到了肛门变得平滑,肛门周围的褶皱被扩肛器拉平。我逐渐停止了挣扎只剩下胯部轻微的抽搐,店长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叫停了妹妹想置我死地的行为。

我承认在小时候对妹妹有过很多离谱的恶作剧,但是应该也不至于这样折磨我吧?妹妹把扩张器往回调了一点,正好八厘米是我最大的承受范围,盆接在最下面,妹妹拿起烧杯舀满一杯就直接往里倒,倒一半就拿加压筒加假阳具往里塞一塞,终于到最后肚子已经鼓得青纹暴起,精油从肛门口溢出,顺着屁股流到脊背,妹妹用中指和食指伸进去摸了摸我的肠道肉壁,我犹豫长时间喊着口球倒吊有些发晕,咳嗽呛了一下一大坨精油漏了出来,妹妹看到后非常满意,又给我灌了回去,给我的肛门塞了一个红酒瓶同款的软木肛塞,这个软木刚在很粗,长大约十厘米,细的那头圆形直径三厘米,下面粗的那头圆形直径六厘米,抽走扩肛器,菊穴迅速地闭合到舒适范围,妹妹担心我会喷出来,在肛塞周围上了一圈人体胶(专门用于SM什么变态游戏的胶,用热水烫一下就解了),胶干了妹妹试着拔了一下确认拉不下来之后便和店长一起把我放回盆里,我挺着大肚子活似一个产妇,妹妹取下我的口球捏着我的下巴说:“哎呀好哥哥受苦啦!今天过完还有24小时你就是自由身了,就不属于我了,我得在最后的时光里好好疼爱你。”

随后在地上铺上乳白色的防水布,这是av里经常用的东西,我在妹妹和店长的搀扶下缓慢的从盆里移动到布上,布很大估摸有3m*3m,我每动一下肚子里的精油在肚子里翻江倒海,我感觉得我要吐了,随后店长笑声跟妹妹说了什么,然后店长就在旁边接过手机开始录像。

妹妹走过来帮助我以女孩子标准的“鸭子坐”的状态坐起来,跪坐着从后面把头架在我的脖子上,双手开始抚摸我的肚子:“当初妈妈怀孕也是这样吧?哈哈哈哈哈你要当男妈妈咯~”“不……不……不要男妈妈……”我说话都显得非常吃力,说话腹腔要用力,这必然会挤压到我的身体,我吃力的大喘气,我不敢挣扎,我真的害怕我的肚子会炸掉。妹妹咬住我的耳垂把我的裙子撩起来右手开始撸动我涂抹精油后梆硬的肉棒,左手在后面拨动软木塞,我忍不住的叫出了声,妹妹扯了扯我的头发让我头扬起来,没错保留节目来了。

店长架好手机在盆里捞了一把精油变润边往我这儿走,我满脸涂满了精油,量的反光,显得格外淫荡,不过提一嘴,妹妹不知道用的什么牛逼化妆品经过这样的造作妆没有掉一点色。店长把肉棒贴在我的红唇上旋了一圈,然后用那双沾满精油的手一手按住我的头,一只手深入我的嘴里按住舌头戳了戳入喉处,便大拇指伸入嘴里四个手指扒住我的脸,双手虎口卡住嘴角往外拉,然后一把把肉棒插入了我的嘴里,虽然适应了一天,甚至对这种感觉非常上瘾,我的眼泪还是一下就飚到了出来,甚至流了鼻涕,我有些止不住的抽泣,越哭身体肌肉收缩越厉害,我的大肚子越是疼痛,越痛我越想哭,加上这一周被妹妹非人的虐待——被炮机狂操三小时、被C型体位口爆吐出胃酸差点窒息而死、体内被塞入25颗“小珍珠”、被这个称为“店长”的陌生男人内射口爆操烂不知道多少次。

我越想越觉得委屈,可是这种委屈只能憋在心里,我不能说,不能告诉任何人,朋友家人肯定不可能,就算是BDSM的同好圈也不会认可我的行为,毕竟愿赌服输身为人奴就必须遵从主人的想法。(后花园的比赛太过于无趣而且很短并不足够写成一篇文章,并且没有录像只能靠我和妹妹的记忆写,难度太大了,大家知道我比试输了这个结果就行了╮( •́ω•̀ )╭)我如果在外人看来可能就是个失足少女,被一个外表可爱美丽的jk娘和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彪形大汉拐骗绑过来当泄欲工具的。

当然真实情况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做爱上瘾不知极其变态廉耻的一团淫肉。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身体被肆意玩弄着,又一次被内射到嘴里,这次我没有抗拒,没有呛到,而是含住一点一点的吐出来用手接住,抹在脸上脖子上、身体上。毕竟这个吃下去没有任何价值,这样做还可以增加那么一丝丝情趣。不过我这次由于戴着假奶并没有乳头play,以我现在的状态乳头play,强烈的刺激一定会让我的肚子炸开。刚刚口完店长我的样子看上去还算不错,妹妹饶有恶趣味的按了按我的肚子。

“啊啊啊啊啊不可以……啊啊啊啊啊啊不可以按……会会会会会炸掉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惊慌的大喊道。妹妹捏了捏我的假胸:“想排泄吗?想拔掉塞子吗?”我肯定的点点头并吃力的转身趴下舔妹妹的手和jk小皮鞋。妹妹高兴的咯咯笑进去浴室盛了一杯热水,胶解开了,眼看我就想直接迸发而出,妹妹一脚踩在塞子上对着镜子摇摇头,我通过镜子看到背后的妹妹,又看到自己现在这身本不属于我的装束,和现在这幅淫荡且狼狈的身躯,被人踩在脚下控制排泄,被人肆意玩弄蹂躏泄欲……真是……真是……真是爽的离谱呀!我虽然很不愿意承认,我确确实实是个十足的变态这个状态我的下体硬的发涨,而妹妹绝对更上一层楼的变态成度,姐姐我是不知道的家族其他成员我也不了解。

一小会后店长拿着另外一面镜子放在防水布上我四肢着地的趴在上面,我一低头就可以看见自己淫荡的身躯,也可以看到起伏的菊穴,妹妹想让我看着自己的样子排泄高潮什么的。店长扔给妹妹一条肛鞭,包装袋上写着56*5。

不用说包装袋上写多少刻度,我目测一下这跟我手臂一样长的家伙就觉得离谱,这一下不得给我捅到胃?,然而还是妹妹会玩,妹妹拿了两条肛鞭,踩着塞子开始抽打我的后背,不停的还带着“母狗”、“贱奴”、“淫荡婊子”、“欠操的骚货”等羞辱字眼,每鞭打一下我的身体都会剧烈的抽动,我不停的在言语上附和肯定妹妹的羞辱,由于妹妹右脚踩在我肛门的塞子上不方便移动,店主把盆子移到妹妹脚边,妹妹递给店主一根肛条,在盆里剩下的精油里浸泡,随后妹妹与店主一起合力在拔掉塞子的一瞬间接入肛条,我的菊穴甚至没有来得及闭合就又被塞满了,粗大的肛条逐渐占据我的身体我的肠道,慢慢的精油被挤了出来,我看着自己的肛门流出这些晶莹剔透的精油感到无比羞耻我涨红了脸,实在是太淫荡了,肛条没入一半时我开始有一些些疼痛,妹妹通过镜子看到了我咬着牙面露难色,便撩起裙子把肛鞭的底座顶在丹田,解开脱掉衬衫趴在我身上,妹妹温暖柔软的奶子紧紧的贴在我的背上,也许是我扛了太多药,有一些耐药性了,精油里的催情药并没有让我发热,也就是说我并没有被催情,而妹妹突然说了句:“空调开了吗?怎么这么热,店主你这空调行不行啊?”虽然妹妹此时此刻没意识到,但是店主和和已经在心里明白妹妹就只是帮我灌溉精油贴在身上就有些发情了。

发情后的妹妹下手有些不知轻重,一口气把剩下二十厘米直接怼入了我的身体,我仰头大叫:“妹……妹……不不不……主主……主人慢一点不能这么快全部进来,狗奴的下面会坏……坏掉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发情中的妹妹必须完全进入角色和状态不然就会像第二天那样令她发怒差点杀掉我。

肛鞭完全插了进去,精油流了一地,可是我的肚子还是鼓得长起来,妹妹拨动了几下肛鞭的底就拿起另一条肛鞭走到我的正面用皮鞋抬起我的下巴,我配合的张开了嘴,妹妹一下子蹲下来把肛鞭融入我的嘴里,我尽力的抬起头让嘴巴与喉管保持一条直线,我用力的吮吸着往下吞,就像蟒蛇吞鳄鱼一样,肛条进去越多就越粗就越来越难吞最后有十多厘米吞不下去,妹妹把吸盘吸在我趴着的镜子上,然后保住我的头猛的用力往下嗯,全……全部进去了,我有些吃力的喘着气,随后妹妹解开我的义乳把我翻了个身,趴在我的身上与我左手十指相扣,穿着白色丝袜和jk皮鞋的双脚微微翘起上下摆动着,我的肚子里还有许多精油,这一趴激起了我的排泄欲,可是肛条把出口堵的死死的,我一点也出不来,妹妹趴在身上,她柔软的奶子在我的乳头上疯狂的摩擦,妹妹捏着肛鞭的底抽插我的嘴,我感受到了肛鞭摩擦我的喉管,我感觉肛鞭的末端进入了我的胃。

“居然这么安静,一点声都没有,那试试这里怎么样?”妹妹转过身抬起被精油浸湿反着光的油量黑丝腿,妹妹把肛条底座的一段插入阴穴坐在了我的脸上抬起蜜臀再放下,妹妹挡在了我面前,天花板也没有镜子我只能感受到她一只手在撸我的肉棒另一只手抓住了肛鞭在抽插憋攒了几个小时的快感终于在妹妹的纤纤玉手里释放了出来,我射在了妹妹脸上。妹妹只是说了句好热,便继续抽插嘴里和肠道肛鞭,我甚至在思考如果肛鞭够长会不会在我的体内相遇。

过了一会我的大腿开始抽筋,我的肠道有剧烈的排斥反应,我大喊着:“要出来了!要出来了!”然后一下子把56cm的肛鞭拉了出来,妹妹看起来有些生气的站了起来我嘴里的肛鞭也被顺带抽了出来,我终于全身放松的喘口气,可是精油却没排出来多少。妹妹叫店主拿一根30*7.5的穿戴肉棒,店主也被吓到,灰溜溜的去仓库找,而我被妹妹的双鞭打的滚来滚去,我的背上肚子上腿上都是红彤彤的鞭痕漫长的几分钟过后妹妹穿着巨大的阳具向我走来。我趴在地上自觉的撅起屁股,妹妹顺手捞了一把盆里的精油润滑,然后直接暴力的抽插。第一次品尝30*7.5的肉棒,刺激感显然不言而喻,长驱直入直接全部插了进去。

我仰起头发出了愉悦得声音:“主人操死我!操死我啊,主人!”

妹妹越听越兴奋:“主人大不大?小贱货爽不爽?”

“爽~♡爽,狗奴……嗯♡~……狗啊♡~,狗奴的下面被主人塞的满满当当呢!”

“小骚货想不想排泄啊?”妹妹拍了拍我的屁股。

“想想想,狗奴憋的好难受,肚子都……都…………嗯♡啊♡啊♡啊♡要坏掉了。嗯♡!”

妹妹停了下来但没有拔出肉棒,妹妹推着我把顶到了床边,我的肚子受到了撞击流出了不少精油,大量精油从菊穴里奔涌,流到了妹妹的白丝与棕色小皮鞋上,顺着大腿根流到我的黑丝与黑色小皮鞋上,我被粗大的肉棒顶的嗯啊乱叫。

妹妹抓起我的肩膀又把我怼到捆绑台上操,我的胃酸几乎要出来了,妹妹躺在再台子上胯部在疯狂上上下下同时疯狂按压我的肚子,,我同时腰腹也在用力排泄,我的“淫水”在止不住的流在妹妹的裙子上白丝上身体上,妹妹从台子上起来又把我压在地上,双手挑动玩弄我的乳头,好不夸张我的乳头里竟然挤出了一些奶?(男性确实也可以乳头产奶,只不过非常少,这是正常现象只是当时我并不知道,我以为我真成母狗了。)

妹妹抓着我的肩膀又翻了个身我在上她在下,享受着肉棒肆虐肛门的快感,我吐着舌头求操,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后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妹妹一把拔出肉棒我,精油与肠液在空中划出一道曲线。以一个内八的站姿保持了一会,菊穴嘀嗒嘀嗒的流着精油,顺着丝袜滑落,双腿止不住的抽搐颤抖,妹妹贴到背后捂住我的嘴将手暴力的插入菊穴。“啊啊啊啊啊啊!进去了,整只手进去了!”我惊叫着。

妹妹的玉手在我的骚肛里搅动抽插,挠抓我的肉壁,我的身体成了一个C型,要死了!要死了!我努力的把我的手向后伸想抓住妹妹的手,让她不要乱来。啊♡啊……不可以,太刺激了!妹妹的手臂在肛门里快速的进出抽插挠抓,刚刚抓住妹妹的手臂,我的身体就再也不受我的控制像一根弹簧一样开始摇摆疯狂抽搐,我大喊着“快停下!停下!肛……肛门要坏掉了……要……要……坏……”我抽搐的越来越厉害越来越摇摆不定。

妹妹索性单膝跪地左手高高举起从后面撑住我的脖子,右手进入我的肛门疯狂的抽插最后一击升龙拳顶的我双脚离地,黑丝细腿在空中疯狂的画弧,随着我肛门高潮的一声尖叫,终于,一阵痉挛抽搐后我失去意识被妹妹以一种诡异的姿态举起,肚子腰腹进行了几次剧烈的收缩起伏然后全身突然僵直,大量精油随后顺着妹妹的手臂流出。我被放下以鸭子坐的姿势双腿向后折,向后倒下翻着白眼吐着舌头昏死了过去。

妹妹不紧不慢的把我屁股抬起来一点,慢慢的把右手抽出,踢了踢我的肉棒确认我已经失去意识,于是踩在我的胸口上,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这摊淫肉上。七厘米粗三十厘米长的肉棒和妹妹雪白细长的指尖还滴落着我体内的红色的精油与肠液(很明显是出血了),我的身体被妹妹几乎撕碎就像被妹妹小时候丢弃掉了的全身破烂的芭比娃娃。

我的全身被摧残的严重:我的丝袜被肛鞭抽开了好几处口,头发被妹妹扯的炸了毛,肚子背上全是妹妹的抓痕与鞭痕,脸上翻着白眼还有精油和肛鞭带出来的胃酸,双腿甚至不能并拢并且止不住的打颤抽搐痉挛,肛门被拳交翻出了一朵“小红花”,菊穴甚至无法合拢,合不拢的同时还伴随着一些血液被精油肠液顺带流出,翻出肛花的菊穴还在一张一合,似乎还在渴求着粗大的肉棒探索……

<< 当一周妹妹的奴 第四章当一周妹妹的奴 第六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