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彻底的破坏

彻底的破坏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叫许妮,是一位漂亮的高中生,个子不高,才157公分,一张很漂亮的脸,头发长长,身形纤细苗条,屁屁是小巧圆润的三十一寸,腰肢二十二寸,最自豪的部位是我胸部长得特别丰满,有三十四寸f罩杯哦,虽然那些色色的男生同学都叫我大奶妹啊,奶牛啊,大波妹啊让我难堪,但我也不能怎样,何况我这个身材是这位变态作者设定的,说要写来虐(><)暑假来临,几个同学非要拉我去城市外一个着名的小镇郊外去露营,说那里晚上有成群的萤火虫,非常美丽,我原本计划在暑假第一天就去瑜伽课,但还是架不住他们软磨硬泡我最终同意了,但我还是坚持要上瑜伽课,所以答应他们第二天才加入他们的露营。

夏天骄阳似火,我穿着一件米色连衣裙,配上一条粉红色腰带,我很喜欢这种搭配哦,因为这样可以将我丰乳细腰的可爱身材凸显出来,感觉像芭比娃娃一样美丽,换上粉红凉拖,背着白色的包包,带了少许换洗衣物,踏上了前往那个市镇的巴士。

我下了车发现有些不对劲,接我的人呢?

一路走出了巴士车站也没有发现他们,我跺跺脚,赶紧打电话给同学,才发现刚才贪玩已经把电池耗光了,备用电池忘了带,乖乖的躺在家里(; ̄д ̄)面对这座陌生的城镇,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站口,东张西望希望同学赶快出现,就在我心急之际,有个看上去年龄三十上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向我走来。

“小妹妹,迷路了吧?”“喔?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这个生得高大粗野,活像一头凶悍的公牛,却其貌不扬的男人。

男人咧咧嘴笑着。

“像我们跑計程車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看你那模样就知道你是头一次来这里,怎么,没有熟人接你?”“哦,是啊,同学说好了来接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你有手机么,能不能借我用下,就打个电话好吗?”我只好眼巴巴的望着中年男人。

他倒是很爽快地掏出手机,问我号码,按了拨出,将手机递给了我。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喊同学名字对面却传来一个年轻但比较陌生的声音,说我同学临时有事走不开,委托他来接我,由于没见过,电话也打不通,正在附近急的乱转。我赶紧告诉他位置,不一会一个高个子大男孩跑了出来。

“你是许妮吧,比阿明给我的照片漂亮多了,难怪没认出来,他这拍摄水平也差咯,硬把美女拍掉分了!哈哈哈,你好,我叫张大奕。”哈哈哈,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听赞美的,我眼睛都快笑得眯成缝了,忙说:“你好,我就是许妮,多谢夸奖哦,你也挺优秀的叻,阳光帅哥!”“是吗,美女的眼光是权威的嘛,阿明天天喊我刀片明显是嫉妒我,呵呵!”说着他还有模有样的甩了甩头,摆了个p,真逗。

我们决定上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车,那个中年男人叫白俊杰,大奕还很优雅的为我打开车门。一路上这两个活宝尽显幽默本色,逗得我很开心,先前的焦急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来在哪里了,车子才停了下来,俊杰告诉我们到了。

下了车我就一脸茫然,刚才的颠簸难道就是在走土路吗,这荒凉的山坡看上去也不像是适合露营的地方呀,同学怎么会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站在坡上,仔细一看发现到处都是坟头,什么鬼地方,我不由的皱皱眉,看着大奕,想从他那里得到些答桉。

这时的大奕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友善,他缓缓向我靠近,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小美女,你确实到站了,不过不是去见同学,而是去个更快乐的天堂,嘿嘿,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是太蠢了还是太天真,这么轻易就相信陌生人。”啊!这是怎么一回事,碰到坏人了?他要干什么,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结果像是撞在一堵墙上,没等我转身,俊杰已经来到我身后,两只大手伸来,一手抱住胸脯,一手伸到下边乱摸,我惊愕的尖叫了一声,挣扎着想逃开魔爪。可是这两个男人太有力了,一手堵住我的嘴,一手拦腰一抱,将我提了起来。

大奕淫笑着抓住我乱蹬的小脚把它俩并拢,手伸进裙子把内裤脱下团成一团塞到我嘴里,又将裙子撕下一条从外把嘴巴勒紧,让我没法将裤裤吐出。这样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的衣服全部撕开。

两人将我带到一处洞穴里,很专业地掏出麻绳把我绑起来,他们先把我胸部捆住,特地在我两只乳房根部紧紧勒了一圈,把我引以为傲的双峰束得更凸出圆润,双手被五花大绑在背后高高吊起,胳膊被拽的生疼,双腿被分开叉在身体两边从膝盖靠大腿一端绑好,绳子绕过后背紧紧的将双腿固定在身体两侧。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以前只是在新闻里看过的恐怖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了?他们要强奸我!我不要把贞操给俩混蛋,我不要啊,更拼命的挣扎起来。

俊杰看看我,笑道:“小母狗,省点力气吧,马上我们就会带你到欲望的天堂,让你爽到极限,哈哈!”大奕从后边

一把抱起我,俊杰在身前托住我的屁屁,大奕便腾出手来揉搓我那两团雪白丰满的乳房,还不时挑逗下乳头。

“这美眉的奶子真大!手感真棒,待会儿拿来乳奸,一定很爽。”大奕抓着我的乳房用力收紧,疼得我冷汗直流,一双乳房在他十指紧扣下被揉得完全变形,我心疼自己的乳房被如此虐待,羞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俊杰看着也忍耐不住,一手托我,一手开始在我阴唇,大腿根部乱摸,顺着修长的美腿摸到了脚丫,握住拉到面前,不停的揉弄。

“啧啧,真是个可爱的尤物,这脚丫子嫩的,真想咬一口”他说着就真的张开倾盆大口含住我整个脚掌,舌头胡乱舔在脚趾上,吓的我以为他真的要吃掉我的脚丫子,拼命的摇头蹬腿,想要收回小脚,多怕他真的把我的脚丫子咬下来。

他倒是没吃,细细的舔食我的脚趾,脚掌,脚心,脚后跟和脚面,天啊,还有这么变态的人。

大奕也不闲着,抓住我乳房的双手使劲挤压着,,舌头也不老实的在我脖子,香肩和锁骨舔来舔去,羞死我了啦。

俊杰舔完脚丫子,把恶心的舌头伸到了我下体,舌尖来回拨弄着阴唇,还用手指掰开我两片敏感阴唇,我徒劳的反抗着这俩野蛮的色狼,看着这俩人性泯灭的家伙在我身上作恶。

他们边玩我边脱下裤子,一起露出勃起坚挺的大事物,我头一次见到男人的性器官,脑袋立刻发麻,他们的肉棒太粗太长了!简直像两条巨蟒一样,他们把肉棒变态地在我的脸上搓着,天啊,他们的尺寸好大啊啊啊!尤其是俊杰的那根,比我额头到下巴的长度还要长,而大奕的那根,有我纤细手腕般粗!

“第一次干这样小的母狗,阿奕你说,她会不会被我们的大屌插烂啊?哈哈哈!!”“先干再说吧,嘿嘿…许妮,你走运哦,没见过像我们一样大根的吧,嘿嘿……”那两个鸡蛋般大的龟头不断戳着我的脸蛋,用我的泪水涂湿他们的龟头,一股浓烈的味道熏到我神智不清,大奕突然把我屁屁扳住朝下,那根滚烫的肉棒顶在我后庭上。

啊!这是要干什么?从后面能做什么!不等我一滩糨煳分散,阴唇上也顶起了一根长物。

呜呜,不要啊,不要,我拼命的挣扎,企图保住贞操,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身下的俊杰,乞求他放过我。这反倒更激起了他的淫欲,把棒子在我阴唇上蹭蹭,就向里顶了去,身后的大奕也有了动作,阴道、后庭同时被顶开,两根肉棒强行进入我身体深处,两人一前一后夹着我,两根粗大的肉棒同时捅进我的子宫,直肠,下身被塞了个满当,前所未有的憋涨感和羞耻使我小脸绯红。

“好紧啊!妈的,竟然是个处!还以为这年头这么漂亮的嫩蹄子已经绝迹了,赚大了赚大了啦,哈哈!”俊杰下流的笑着。

大奕接话:“还是个雏,不会未成年吧,挑逗了半天也没多少水,还没张开呢?”切,羞愤无比的我怎么可能体验那所谓的快感,再加上未经人事过度紧张,所有的刺激都被大脑判定为入侵讯息了,阴道紧紧夹着那根大肉棒不想让它继续前进,后庭也在努力的伸缩着想要吐出这个不受欢迎的庞然大物,这倒让他们更来劲了,两人提力把肉棒狠狠插入,开始疯狂地进行活塞运动,屁屁被撞得通红,得不到足够润滑的两根肉棒不停的撕扯着我阴道、肠子,粗大的棒棒捣在子宫颈和直肠壁上,剧痛立刻传来,感觉身体快被撕开两半了,不由的弓起身子,将双乳高高挺起,随着身体起伏,两只丰满的大乳房就在俊杰面前一甩一甩的晃悠,小腿也随着节奏上下摆动,带着两只白皙的脚丫子在空中上下颠簸,这幅景象要多淫靡有多淫靡。

好痛啊!原来这就是强奸,眼泪在我面颊流淌,顺着下巴流到胸前,经过深邃的乳沟,小腹,大腿根部最后滴在地上,偶尔有几滴滴落在被男人抓住的乳房上,难道我的清白就这么结束了,冰清玉洁再也不属于我了,他们一边强奸我,一边骂我说奶子长这么大,贱到要死,生下来就要诱惑男人,注定是要被男人强暴,又说什么我长大了一定是个淫乱婊子,到处和人睡,不如先让他们爽……我不是啊!胸部大不是我的错啊!我又哭了…也不知道他们搞了多久,突然间他们亢奋地喊说要射死我!我一知道他们要内射立刻将我拉回现实,不要,我拼了命想要挣脱他们,我不要怀孕啊,可偏偏身体被他们夹住完全无法动弹,两个色魔邪恶的继续将肉棒顶在里面开始喷射起来,同时四只大手还用力的揉捏着乳房和屁屁,把我四个圆滚滚的肉团捏得变形,一边狠狠插我一边射精,我感到滚烫的热流冲击着我下面两个洞洞,热流像一把利刃一样贯穿我的全身,那是一种很舒畅的酥麻感…身体好像接受到了最好吃的美食一样,原来被男人中出射精,感觉还真的很美妙……不不!我现在是在被他们强奸啊!我到底怎么了啦…呜呜……好吧,这样也是完了,原以为他们爽过了总该结束放人了吧,结果不是,俊杰把我抱起来,他们赤身裸体就像野人一样,领

着我往附近的树林走进去,来到一个破烂的屋子。

打开门,我知道自己死定了,那破烂的房子里弥漫着呛鼻的血腥味,地上全是一滩滩风乾的血迹,房子里有一只工字体的木架,木架四端上的拷撩铁链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把人绑在上面用的,一只竖立的十字架木头,地上还有许多不知名但看起来很可怕的工具,每个器具都沾满血迹,不知道他们在这里虐杀过多少女孩。

我不敢再想,疯了似的挣扎着,一昧在哭t﹏t,求他们放过我。

大奕和俊杰两个壮汉重新把我压制着用麻绳上绑,把我身体绑成龟甲缚状,他们勒得好紧,把我一身柔软的体肉绑到一块块凸出,绑好了,他们就解开我的四肢强硬把我拘束在这张木架上。

双手左右被拘束着倒好,可是双腿被笔直撑开绑住令我难受至极,我没学过一字马啊,当然会疼,感觉下身快被撕开两半了,全身上下只有头部可以活动,两人准备就绪,俊杰拿了一罐黄油,伸手抓一大把涂在我身上,邪恶的双手在我身上揉搓着游走着,一下子就把我的身体涂满了油滑的黄油。

“阿奕,准备好没有?嘿嘿,开赌!看看我们这次一天时间干这母狗多少次!赢的,这妞的脚丫子就归那个人!”“谁怕谁啊哈哈哈!何况我不像你,恋足癖,我只要这妞的大奶子!”“小母狗,准备接受二十四个小时不断被我们肏吧!哈哈哈哈!”天啊!他们要把我绑在这里强奸我这么久?!不是吧,我会被他们玩死啊!!

不挣扎倒好,一挣扎,他们两个立刻变成了可怕的野兽,首先是俊杰他邪邪笑着,捏了捏我的阴蒂,用手指抠入我的阴道里刺激我的蜜液渗出,挺起肉棒快速插入我阴道里!我的天吖!两只脚一直线撑开让男人插入,那肉棒比刚才插得更深,龟头完全撞到我最敏感的花心,比刚才还痛啊!我叫得相信青筋暴起了,可是俊杰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立刻狠狠抽插起来。

那种刻骨铭心的破瓜痛楚,让我泪水狂飙,摇头呐喊,大奕嘿了一声,又拉来一条细麻绳,打了两个大活扣,套住我的双乳根部用力拉紧绑死,把我一双丰满的大乳房束绑成两粒排球般圆滚暴凸。

“太爽了!这母狗简直就是个最完美的性器!”俊杰那双邪恶的手重新抓着我被绳子套绑得发疼的巨乳,他越来越用力,把我插得整个木架碰碰作响,粗大的肉棒完全插入我的阴道再用力拔出,我感到自己的阴道被剧烈撑开,那根可恶的肉棒刺得比之前更勐,龟头好像撞开我的子宫口,都插了进去了啦!我扯开嗓子狂叫,可是从被封住的嘴巴传出来的,极大可能让两个男人听到的是,一阵阵动听的淫呜声。

大奕那个坏蛋,在俊杰强奸我的空隙一直玩弄我的乳头,我的三十四寸f罩杯大乳球,成就了这两个禽兽最棒的发泄欲望的工具,他们的手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的乳房。

“哦哦哦!!我他妈射爆!”俊杰插了我几乎十五分钟,强抓我的乳房又给我中出射精,射得我再次昂首呐喊,浑身难受,气都还没喘过来,大奕立刻上来接棒,继续强奸我!

这次他手中多出了两只铁质鳄鱼齿夹子,嘿嘿笑着捏着我被他插得上下跳动的乳房,用夹子夹住我的一双乳头,疼得我杏眼狂瞪,他们很满意,说什么大乳房要这样玩才可以,大奕的大手几乎把我的纤腰抓烂了,他插得比俊杰用力,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射精。

我叫许妮,今年刚满十七岁,个子不高,才157公分,一张很漂亮的脸,头发长长,身形纤细苗条,屁屁是小巧圆润的三十一寸,腰肢二十二寸,最自豪的部位是我胸部长得特别丰满,有三十四寸f罩杯哦,虽然那些色色的男生同学都叫我大奶妹啊,奶牛啊,大波妹啊让我难堪,但我也不能怎样,何况我这个身材是这位变态作者设定的,说要写来虐(><)暑假来临,几个同学非要拉我去城市外一个着名的小镇郊外去露营,说那里晚上有成群的萤火虫,非常美丽,我原本计划在暑假第一天就去瑜伽课,但还是架不住他们软磨硬泡我最终同意了,但我还是坚持要上瑜伽课,所以答应他们第二天才加入他们的露营。

夏天骄阳似火,我穿着一件米色连衣裙,配上一条粉红色腰带,我很喜欢这种搭配哦,因为这样可以将我丰乳细腰的可爱身材凸显出来,感觉像芭比娃娃一样美丽,换上粉红凉拖,背着白色的包包,带了少许换洗衣物,踏上了前往那个市镇的巴士。

我下了车发现有些不对劲,接我的人呢?

一路走出了巴士车站也没有发现他们,我跺跺脚,赶紧打电话给同学,才发现刚才贪玩已经把电池耗光了,备用电池忘了带,乖乖的躺在家里(; ̄д ̄)面对这座陌生的城镇,我有点茫然不知所措,呆呆的站在站口,东张西望希望同学赶快出现,就在我心急之际,有个看上去年龄三十上下,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向我走来。

“小妹妹,迷路了吧?”“喔?你怎么知道!”我惊讶的看着这个生得高大粗野,活像一头凶悍的公牛,却其貌不扬的男人。

男人咧咧嘴笑着。

“像我们跑計程車的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一看你那模样就知道你是头一次来这里,怎么,没有熟人接你?”“哦,是啊,同学说好了来接我的,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你有手机么,能不能借我用下,就打个电话好吗?”我只好眼巴巴的望着中年男人。

他倒是很爽快地掏出手机,问我号码,按了拨出,将手机递给了我。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喊同学名字对面却传来一个年轻但比较陌生的声音,说我同学临时有事走不开,委托他来接我,由于没见过,电话也打不通,正在附近急的乱转。我赶紧告诉他位置,不一会一个高个子大男孩跑了出来。

“你是许妮吧,比阿明给我的照片漂亮多了,难怪没认出来,他这拍摄水平也差咯,硬把美女拍掉分了!哈哈哈,你好,我叫张大奕。”哈哈哈,有哪个女孩不喜欢听赞美的,我眼睛都快笑得眯成缝了,忙说:“你好,我就是许妮,多谢夸奖哦,你也挺优秀的叻,阳光帅哥!”“是吗,美女的眼光是权威的嘛,阿明天天喊我刀片明显是嫉妒我,呵呵!”说着他还有模有样的甩了甩头,摆了个p,真逗。

我们决定上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车,那个中年男人叫白俊杰,大奕还很优雅的为我打开车门。一路上这两个活宝尽显幽默本色,逗得我很开心,先前的焦急早就抛到了九霄云外。

车子开了不知道多久,也不知道来在哪里了,车子才停了下来,俊杰告诉我们到了。

下了车我就一脸茫然,刚才的颠簸难道就是在走土路吗,这荒凉的山坡看上去也不像是适合露营的地方呀,同学怎么会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

站在坡上,仔细一看发现到处都是坟头,什么鬼地方,我不由的皱皱眉,看着大奕,想从他那里得到些答桉。

这时的大奕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友善,他缓缓向我靠近,带着嘲讽的口气说道:“小美女,你确实到站了,不过不是去见同学,而是去个更快乐的天堂,嘿嘿,真不知道现在的女孩是太蠢了还是太天真,这么轻易就相信陌生人。”啊!这是怎么一回事,碰到坏人了?他要干什么,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结果像是撞在一堵墙上,没等我转身,俊杰已经来到我身后,两只大手伸来,一手抱住胸脯,一手伸到下边乱摸,我惊愕的尖叫了一声,挣扎着想逃开魔爪。可是这两个男人太有力了,一手堵住我的嘴,一手拦腰一抱,将我提了起来。

大奕淫笑着抓住我乱蹬的小脚把它俩并拢,手伸进裙子把内裤脱下团成一团塞到我嘴里,又将裙子撕下一条从外把嘴巴勒紧,让我没法将裤裤吐出。这样我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眼睁睁的看着他把我的衣服全部撕开。

两人将我带到一处洞穴里,很专业地掏出麻绳把我绑起来,他们先把我胸部捆住,特地在我两只乳房根部紧紧勒了一圈,把我引以为傲的双峰束得更凸出圆润,双手被五花大绑在背后高高吊起,胳膊被拽的生疼,双腿被分开叉在身体两边从膝盖靠大腿一端绑好,绳子绕过后背紧紧的将双腿固定在身体两侧。我惊恐的看着这一切,以前只是在新闻里看过的恐怖事情要发生在我身上了?他们要强奸我!我不要把贞操给俩混蛋,我不要啊,更拼命的挣扎起来。

俊杰看看我,笑道:“小母狗,省点力气吧,马上我们就会带你到欲望的天堂,让你爽到极限,哈哈!”大奕从后边

一把抱起我,俊杰在身前托住我的屁屁,大奕便腾出手来揉搓我那两团雪白丰满的乳房,还不时挑逗下乳头。

“这美眉的奶子真大!手感真棒,待会儿拿来乳奸,一定很爽。”大奕抓着我的乳房用力收紧,疼得我冷汗直流,一双乳房在他十指紧扣下被揉得完全变形,我心疼自己的乳房被如此虐待,羞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俊杰看着也忍耐不住,一手托我,一手开始在我阴唇,大腿根部乱摸,顺着修长的美腿摸到了脚丫,握住拉到面前,不停的揉弄。

“啧啧,真是个可爱的尤物,这脚丫子嫩的,真想咬一口”他说着就真的张开倾盆大口含住我整个脚掌,舌头胡乱舔在脚趾上,吓的我以为他真的要吃掉我的脚丫子,拼命的摇头蹬腿,想要收回小脚,多怕他真的把我的脚丫子咬下来。

他倒是没吃,细细的舔食我的脚趾,脚掌,脚心,脚后跟和脚面,天啊,还有这么变态的人。

大奕也不闲着,抓住我乳房的双手使劲挤压着,,舌头也不老实的在我脖子,香肩和锁骨舔来舔去,羞死我了啦。

俊杰舔完脚丫子,把恶心的舌头伸到了我下体,舌尖来回拨弄着阴唇,还用手指掰开我两片敏感阴唇,我徒劳的反抗着这俩野蛮的色狼,看着这俩人性泯灭的家伙在我身上作恶。

他们边玩我边脱下裤子,一起露出勃起坚挺的大事物,我头一次见到男人的性器官,脑袋立刻发麻,他们的肉棒太粗太长了!简直像两条巨蟒一样,他们把肉棒变态地在我的脸上搓着,天啊,他们的尺寸好大啊啊啊!尤其是俊杰的那根,比我额头到下巴的长度还要长,而大奕的那根,有我纤细手腕般粗!

“第一次干这样小的母狗,阿奕你说,她会不会被我们的大屌插烂啊?哈哈哈!!”“先干再说吧,嘿嘿…许妮,你走运哦,没见过像我们一样大根的吧,嘿嘿……”那两个鸡蛋般大的龟头不断戳着我的脸蛋,用我的泪水涂湿他们的龟头,一股浓烈的味道熏到我神智不清,大奕突然把我屁屁扳住朝下,那根滚烫的肉棒顶在我后庭上。

啊!这是要干什么?从后面能做什么!不等我一滩糨煳分散,阴唇上也顶起了一根长物。

呜呜,不要啊,不要,我拼命的挣扎,企图保住贞操,两眼可怜巴巴的望着身下的俊杰,乞求他放过我。这反倒更激起了他的淫欲,把棒子在我阴唇上蹭蹭,就向里顶了去,身后的大奕也有了动作,阴道、后庭同时被顶开,两根肉棒强行进入我身体深处,两人一前一后夹着我,两根粗大的肉棒同时捅进我的子宫,直肠,下身被塞了个满当,前所未有的憋涨感和羞耻使我小脸绯红。

“好紧啊!妈的,竟然是个处!还以为这年头这么漂亮的嫩蹄子已经绝迹了,赚大了赚大了啦,哈哈!”俊杰下流的笑着。

大奕接话:“还是个雏,不会未成年吧,挑逗了半天也没多少水,还没张开呢?”切,羞愤无比的我怎么可能体验那所谓的快感,再加上未经人事过度紧张,所有的刺激都被大脑判定为入侵讯息了,阴道紧紧夹着那根大肉棒不想让它继续前进,后庭也在努力的伸缩着想要吐出这个不受欢迎的庞然大物,这倒让他们更来劲了,两人提力把肉棒狠狠插入,开始疯狂地进行活塞运动,屁屁被撞得通红,得不到足够润滑的两根肉棒不停的撕扯着我阴道、肠子,粗大的棒棒捣在子宫颈和直肠壁上,剧痛立刻传来,感觉身体快被撕开两半了,不由的弓起身子,将双乳高高挺起,随着身体起伏,两只丰满的大乳房就在俊杰面前一甩一甩的晃悠,小腿也随着节奏上下摆动,带着两只白皙的脚丫子在空中上下颠簸,这幅景象要多淫靡有多淫靡。

好痛啊!原来这就是强奸,眼泪在我面颊流淌,顺着下巴流到胸前,经过深邃的乳沟,小腹,大腿根部最后滴在地上,偶尔有几滴滴落在被男人抓住的乳房上,难道我的清白就这么结束了,冰清玉洁再也不属于我了手机看片:l他们一边强奸我,一边骂我说奶子长这么大,贱到要死,生下来就要诱惑男人,注定是要被男人强暴,又说什么我长大了一定是个淫乱婊子,到处和人睡,不如先让他们爽……我不是啊!胸部大不是我的错啊!我又哭了…也不知道他们搞了多久,突然间他们亢奋地喊说要射死我!我一知道他们要内射立刻将我拉回现实,不要,我拼了命想要挣脱他们,我不要怀孕啊,可偏偏身体被他们夹住完全无法动弹,两个色魔邪恶的继续将肉棒顶在里面开始喷射起来,同时四只大手还用力的揉捏着乳房和屁屁,把我四个圆滚滚的肉团捏得变形,一边狠狠插我一边射精,我感到滚烫的热流冲击着我下面两个洞洞,热流像一把利刃一样贯穿我的全身,那是一种很舒畅的酥麻感…身体好像接受到了最好吃的美食一样,原来被男人中出射精,感觉还真的很美妙……不不!我现在是在被他们强奸啊!我到底怎么了啦…呜呜……好吧,这样也是完了,原以为他们爽过了总该结束放人了吧,结果不是,俊杰把我抱起来,他们赤身裸体就像野人一样,领

着我往附近的树林走进去,来到一个破烂的屋子。

打开门,我知道自己死定了,那破烂的房子里弥漫着呛鼻的血腥味,地上全是一滩滩风乾的血迹,房子里有一只工字体的木架,木架四端上的拷撩铁链一看就知道是用来把人绑在上面用的,一只竖立的十字架木头,地上还有许多不知名但看起来很可怕的工具,每个器具都沾满血迹,不知道他们在这里虐杀过多少女孩。

我不敢再想,疯了似的挣扎着,一昧在哭t﹏t,求他们放过我。

大奕和俊杰两个壮汉重新把我压制着用麻绳上绑,把我身体绑成龟甲缚状,他们勒得好紧,把我一身柔软的体肉绑到一块块凸出,绑好了,他们就解开我的四肢强硬把我拘束在这张木架上。

双手左右被拘束着倒好,可是双腿被笔直撑开绑住令我难受至极,我没学过一字马啊,当然会疼,感觉下身快被撕开两半了,全身上下只有头部可以活动,两人准备就绪,俊杰拿了一罐黄油,伸手抓一大把涂在我身上,邪恶的双手在我身上揉搓着游走着,一下子就把我的身体涂满了油滑的黄油。

“阿奕,准备好没有?嘿嘿,开赌!看看我们这次一天时间干这母狗多少次!赢的,这妞的脚丫子就归那个人!”“谁怕谁啊哈哈哈!何况我不像你,恋足癖,我只要这妞的大奶子!”“小母狗,准备接受二十四个小时不断被我们肏吧!哈哈哈哈!”天啊!他们要把我绑在这里强奸我这么久?!不是吧,我会被他们玩死啊!!

不挣扎倒好,一挣扎,他们两个立刻变成了可怕的野兽,首先是俊杰他邪邪笑着,捏了捏我的阴蒂,用手指抠入我的阴道里刺激我的蜜液渗出,挺起肉棒快速插入我阴道里!我的天吖!两只脚一直线撑开让男人插入,那肉棒比刚才插得更深,龟头完全撞到我最敏感的花心,比刚才还痛啊!我叫得相信青筋暴起了,可是俊杰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立刻狠狠抽插起来。

那种刻骨铭心的破瓜痛楚,让我泪水狂飙,摇头呐喊,大奕嘿了一声,又拉来一条细麻绳,打了两个大活扣,套住我的双乳根部用力拉紧绑死,把我一双丰满的大乳房束绑成两粒排球般圆滚暴凸。

“太爽了!这母狗简直就是个最完美的性器!”俊杰那双邪恶的手重新抓着我被绳子套绑得发疼的巨乳,他越来越用力,把我插得整个木架碰碰作响,粗大的肉棒完全插入我的阴道再用力拔出,我感到自己的阴道被剧烈撑开,那根可恶的肉棒刺得比之前更勐,龟头好像撞开我的子宫口,都插了进去了啦!我扯开嗓子狂叫,可是从被封住的嘴巴传出来的,极大可能让两个男人听到的是,一阵阵动听的淫呜声。

大奕那个坏蛋,在俊杰强奸我的空隙一直玩弄我的乳头,我的三十四寸f罩杯大乳球,成就了这两个禽兽最棒的发泄欲望的工具,他们的手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的乳房。

“哦哦哦!!我他妈射爆!”俊杰插了我几乎十五分钟,强抓我的乳房又给我中出射精,射得我再次昂首呐喊,浑身难受,气都还没喘过来,大奕立刻上来接棒,继续强奸我!

这次他手中多出了两只铁质鳄鱼齿夹子,嘿嘿笑着捏着我被他插得上下跳动的乳房,用夹子夹住我的一双乳头,疼得我杏眼狂瞪,他们很满意,说什么大乳房要这样玩才可以,大奕的大手几乎把我的纤腰抓烂了,他插得比俊杰用力,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射精。

就这样一搞,搞了好久,他们不顾我的哭泣求饶,轮流强奸我,两根大肉棒不停歇地用我的阴户当活塞般使用,我已经被他们轮到体力透支,四肢麻痹,下身酥麻到感觉已经不再属于我的了,这两个强壮的男人把我奸至快感不断,蜜汁狂泄,把我搞得神志不清,整个人快飞天了,我多希望自己昏死过去呢,可是没有,我数了数,已经被他们轮了八次,射在我体内的精液量多到不行,像毒品一样每接受一次,我的精神更加亢奋起来。

“呼!这妹子被我们这样干居然还没泄昏过去,来,把她卸下来,吊起来我们前后搞她!老子就不信我们不能把这妹子插疯!”俊杰极度邪恶地说道,大奕点点头,哈哈笑着,两人快手快脚把我从工型木架解下来,我已经无法反抗了,任由大奕把我的双手高举头顶,用头顶上天花板垂下来的铁链套绑住在我的双手,拉动,把我笔直地吊着,接着他们一人一手抓住我一只脚踝,左右大大撑开,把脚踝锁在固定在地面上的脚镣。

被绑成完全腾空,形状如人字体的我,再次接受他们一前一后的奸淫,大奕干我前面,俊杰插我的屁屁,这次他们把重心放在我的两个洞洞了,大奕边插边用十根手指抠捏我的阴唇阴蒂,把我搞得好爽,蜜汁不要钱的射出,俊杰则用一根不知名的物体,和他的肉棒一起暴力地插入我的直肠里抽动着,我真的不行了,全怪那爽到不行的快感,不断冲击我的脑神经粉碎我的理智,我真的会被干成白痴啦!

过了一天,他们终于累了,大奕让俊杰看着我,自己跑了出去不知道干嘛,俊杰把我手扭到背后绑起来,丢在一张破烂的床上,扑上来说要和我一起睡,要用我的乳房当枕

枕头,意犹未尽地揉捏我的乳房。

此时我的身体全是黄油和汗水交融在一起,一双醒目的大乳房指印斑斑,我感到身下两个洞洞已经合不上来了,当然了,因为被他们一直强暴啊,呜呜x﹏x俊杰这个大变态,完全没有给我休息时间,他揉了我的乳房好久,越玩越疯,突然一翻身整个人坐在我身上,在我的双峰间吐了一大口水当润滑液,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来回刺插起来!

“大奶母狗,看我怎样插烂你的大奶子嘿嘿!”我又哭了,第一次被人这样玩弄我纯洁的胸部,俊杰那根可恶的肉棒又粗又大,他暴力地把我两只丰满的乳房往里边榨紧夹住他的肉棒,用来当发泄用的活塞一样,比插我的阴道还用力啊,那肮脏的龟头不停撞向我的下巴,羞得我双颊烫热,这就是乳奸吗?

我的身体被俊杰这个有九十公斤的男人压得疼痛无比,他插我的乳房好久,又喊说要射爆,我受尽委屈无法躲避,大量腥臭的精液直勾勾喷在我的脸上,还有一股喷入我的鼻孔里,呛死我了啦!

我被他们搞了一整天,累坏了,肚子饿死了,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只好乖乖地躺在俊杰的身上睡着。

醒过来后,四肢被绑得血液不通极度发麻,难过地转身过去,惊见他们两个在一旁,不知又从哪里抓来一个女孩子,他们正把她压在地上强奸着!

我仔细一看,天啊!那个不就是小我一年的师妹张元馨吗?

元馨也是被他们五花大绑着,两人夹住她前后夹攻强奸她,她瞄到我在一旁,凄凉悲痛的眼神向我求救,唉,我能做什么,我也是被他们绑住,就算我们两个女孩解开束缚,也反抗不过这两个残忍的野兽啊…元馨是年级校花,今年才十六岁,长得比我好看,身材高挑美丽,很早熟,和我一样都是属于巨乳细腰型的美少女,她和我很要好,身为师姐的我很照顾她,她也是和我一样本来今天是要来这里露营的,结果我们两竟然被这两个禽兽抓来强奸了!

这次他手中多出了两只铁质鳄鱼齿夹子,嘿嘿笑着捏着我被他插得上下跳动的乳房,用夹子夹住我的一双乳头,疼得我杏眼狂瞪,他们很满意,说什么大乳房要这样玩才可以,大奕的大手几乎把我的纤腰抓烂了,他插得比俊杰用力,又不知道过了多久才射精。

就这样一搞,搞了好久,他们不顾我的哭泣求饶,轮流强奸我,两根大肉棒不停歇地用我的阴户当活塞般使用,我已经被他们轮到体力透支,四肢麻痹,下身酥麻到感觉已经不再属于我的了,这两个强壮的男人把我奸至快感不断,蜜汁狂泄,把我搞得神志不清,整个人快飞天了,我多希望自己昏死过去呢,可是没有,我数了数,已经被他们轮了八次,射在我体内的精液量多到不行,像毒品一样每接受一次,我的精神更加亢奋起来。

“呼!这妹子被我们这样干居然还没泄昏过去,来,把她卸下来,吊起来我们前后搞她!老子就不信我们不能把这妹子插疯!”俊杰极度邪恶地说道,大奕点点头,哈哈笑着,两人快手快脚把我从工型木架解下来,我已经无法反抗了,任由大奕把我的双手高举头顶,用头顶上天花板垂下来的铁链套绑住在我的双手,拉动,把我笔直地吊着,接着他们一人一手抓住我一只脚踝,左右大大撑开,把脚踝锁在固定在地面上的脚镣。

被绑成完全腾空,形状如人字体的我,再次接受他们一前一后的奸淫,大奕干我前面,俊杰插我的屁屁,这次他们把重心放在我的两个洞洞了,大奕边插边用十根手指抠捏我的阴唇阴蒂,把我搞得好爽,蜜汁不要钱的射出,俊杰则用一根不知名的物体,和他的肉棒一起暴力地插入我的直肠里抽动着,我真的不行了,全怪那爽到不行的快感,不断冲击我的脑神经粉碎我的理智,我真的会被干成白痴啦!

过了一天,他们终于累了,大奕让俊杰看着我,自己跑了出去不知道干嘛,俊杰把我手扭到背后绑起来,丢在一张破烂的床上,扑上来说要和我一起睡,要用我的乳房当枕

枕头,意犹未尽地揉捏我的乳房。

此时我的身体全是黄油和汗水交融在一起,一双醒目的大乳房指印斑斑,我感到身下两个洞洞已经合不上来了,当然了,因为被他们一直强暴啊,呜呜x﹏x俊杰这个大变态,完全没有给我休息时间,他揉了我的乳房好久,越玩越疯,突然一翻身整个人坐在我身上,在我的双峰间吐了一大口水当润滑液,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来回刺插起来!

“大奶母狗,看我怎样插烂你的大奶子嘿嘿!”我又哭了,第一次被人这样玩弄我纯洁的胸部,俊杰那根可恶的肉棒又粗又大,他暴力地把我两只丰满的乳房往里边榨紧夹住他的肉棒,用来当发泄用的活塞一样,比插我的阴道还用力啊,那肮脏的龟头不停撞向我的下巴,羞得我双颊烫热,这就是乳奸吗?

我的身体被俊杰这个有九十公斤的男人压得疼痛无比,他插我的乳房好久,又喊说要射爆,我受尽委屈无法躲避,大量腥臭的精液直勾勾喷在我的脸上,还有一股喷入我的鼻孔里,呛死我了啦!

我被他们搞了一整天,累坏了,肚子饿死了,完全使不上任何力气,只好乖乖地躺在俊杰的身上睡着。

醒过来后,四肢被绑得血液不通极度发麻,难过地转身过去,惊见他们两个在一旁,不知又从哪里抓来一个女孩子,他们正把她压在地上强奸着!

我仔细一看,天啊!那个不就是小我一年的师妹张元馨吗?

元馨也是被他们五花大绑着,两人夹住她前后夹攻强奸她,她瞄到我在一旁,凄凉悲痛的眼神向我求救,唉,我能做什么,我也是被他们绑住,就算我们两个女孩解开束缚,也反抗不过这两个残忍的野兽啊…元馨是年级校花,今年才十六岁,长得比我好看,身材高挑美丽,很早熟,和我一样都是属于巨乳细腰型的美少女,她和我很要好,身为师姐的我很照顾她,她也是和我一样本来今天是要来这里露营的,结果我们两竟然被这两个禽兽抓来强奸了!

如今她在那两个男人的中间,那张原本美丽的脸蛋因心痛屈辱而扭曲变形,泪水花花流下,白花花的身子被男人四只手暴力的摧残着,一双巨乳被榨得变形,两根毒蛇不停地在她前后肉棒进进出出,天啊,她还未成年,我一想到这里,他们两个已经抱着她疯狂射精了。

“呜哦!!这个也很爽啊!哈哈哈!”正在对着她后庭射精的大奕掐着她的脖子,几乎要把她掐死了,我痛心大叫,无奈嘴巴堵住了,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中出元馨妹妹。

元馨那个被塞口球堵住的小嘴发出一阵凄厉的闷喊声,突然一个甩头,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

大奕把元馨推开,两人肉棒脱离她的洞洞,一股股乳白液体立刻溢流而出,俊杰点了烟邪笑着来到我面前。

“阿奕,你说我们先杀那个才好?”“当然是先干掉这个母狗!”他指着昏死在地上的元馨:“这贱货很不合作,抓她的时候让我头疼,还差点踢到我的屌!先杀她。”不!他们真的要杀死她吗?天啊不要啊!

“你不要意气用事,应该留新的来玩,把这头旧母狗先宰了吗?”俊杰狠狠看着我,一脚踹向我的小腹,好痛啊,他简直没有把我当人类看待,居然叫我是一头,而不是一个…“哈哈,许妮她很乖吖,她还称赞我阳光帅哥呢,就先饶她,我们先干掉这个。”大奕来到我面前轻轻揉着我淤青的小腹,笑眯眯地说道:“许妮妹妹,我是不是对你很好啊?嘿嘿…”呜,他的确长得很帅,我称赞他真心由衷的,要不是他是个变态,我也很想和他做朋友,可是…可是…我还真希望他有那幺点对我情有独钟,放我走…“就让你看着我们怎样杀死你的同学吧,而且……我保证,你…会比她死得更惨!!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了疯了,刚才的念头都被彻底毁灭了!

俊杰笑着走开,把元馨抓过去要再强奸她,他对待她比对待我还狠,麻绳在她身上游走着,和我一样用龟甲缚手法绑她,还把她身后的双手笔直从肩头绑到手腕,这种姿势很痛的,俊杰从后面把她抱起,肉棒刺入她的屁屁中间又开始强奸她,可怜的元馨被剧痛弄醒,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瞪那幺大一个,泪水持续狂飙。

大奕没有闲着也把我从后抱起来一顿狂插,两人很有默契地把我们边插边撞在一起,让我和元馨乳贴乳,脸贴脸,我们两个女孩看着对方,痛苦的神情就像一面镜子一样,被男人插得抓狂,俏脸婴红,口水和泪水喷出来交融在一起,也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身后的男人抓着我们丰满巨乳,捏成不同淫糜的形状,直到我两的后庭被插得红肿,春水泛滥,他们才一起射精,我和元馨发出阵阵高亢的淫叫声,让他们爽翻了。

他们搞了我们好久,应该奸了我们一大半天,才放过我们,我和元馨一起倒头跌下,我是适应了被他们强奸的感觉,也适应了那种邪邪的快感,但是可怜的元馨妹妹却不行,她已经不受控制唾沫溢流,双眼翻白,脸色惨白,身体抽搐得比我还厉害,好像泄断了腰肢一样,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发抖着。

接下来他们比较关照元馨,可能是玩我腻了吧,他们一直强奸她,还用粗大的自慰器

插入她的蜜户里搅动着,春水哗啦哗啦地射出,元馨红娇嫩的脸蛋,给大奕不断地赏巴掌,将她打到脸颊通红发肿,插她的时候将她的身体扭成各种各样的姿势,两根大肉棒不断插她的两个洞洞,不断射精,当然,他们也不会放过她的双乳,几乎有几轮是奸她的巨乳的,还一人抓一只乳房,龟头对准乳头插入抽插起来,他们称这个为乳头奸,太变态了!元馨被搞得发疯狂叫,大量的精液扑滋扑滋喷了她整张美脸都是,好像被无数男人颜射一样,浓稠的精液都淹没她的双眼,堵住她的鼻孔了。

过了一夜,终于,我所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他们解开元馨的双腿,用两根铁链套住脚踝将她腾空倒吊在半空中,大奕则把我固定在一旁,对着我微笑,和俊杰来到她身边,一人抽住一根铁质棒球棍…“打死她!”两人挥着棒球棍,残忍地暴打元馨,球棍勐击向她的小腹,发出巨响,元馨的鼻血不断喷射,小嘴的塞口球也被染红,球棍疑是打烂了她的大小肠,导致她的便便和尿液都射了出来。

俊杰由上至下击打她的阴部,球棍碰一下至把她的阴部打至凹下去变形,鲜血立刻从阴户射出来,把她打到狂吐鲜血,大奕则在后面重重地击打她的背部和双手,我的视线无法看见那一幕,但是传出来阵阵骨裂声,一定是元馨的双手被打到断成很多节了。

接着俊杰双手紧握球棒,对着她两个膝盖重重击落,膝盖关节全被打碎,两根腿已经彻底瘫软断掉了,他们还没有停手,继续打她,由于倒吊着,血崩倒流,元馨妹妹七孔流血,已经半死不活了。

俊杰命令大奕不要打她的巨乳,应该是另有所图,他们停下来了,奄奄一息的元馨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是人类该发出的,我看得心碎了,哭得很惨,想呕,刚才大奕说要我死得比她还惨…救命啊……这时俊杰把一把电锯拉出来,我吓一跳!他已经快速打开马达,举起来横向对准元馨的大腿根部,刷一声!他居然把她左边那根纤细的腿给锯断了啦!

失去一根腿支撑的元馨立刻往一边斜倒下去,还吊在半空中,腿根断口处射出大量鲜血,换来了大奕,用一把匕首,把她的小腹扎出一个洞,伸手进去把肠子抽出来,鲜血不要钱地倾泻而出,他把她的肠子拉出来,拉下去套在她的脖子上,元馨妹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肠子卷着自己的脖子,她双眼开始失焦,换来俊杰继续用刀把她的一双巨乳齐根割了下来,再给她的脖子补刀,刀子在脖子一进一出,鲜血喷在他那张疯狂的脸上,元馨她的双眼瞳孔渐渐散涣,终于死去了。

大奕接过并小心翼翼地把两只乳房放在桌上,我看到那原本属于元馨妹妹的大乳房,形状极度美丽,像两粒巨大水蜜桃布丁一样,在桌上巍巍摇曳着,虽然布满血迹,但还是很丰满,很美丽,一颗乳头依然粉嫩可爱,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要将它们捧在手心呵护,想吃上一口。

俊杰继续把她剩下的右腿锯下,残缺的尸身跌了下去,噗通一声跌在地上一大血瘫溅起了大量血花。

“真爽,哈哈哈!!”我被这一幕幕虐杀场景吓得呕心沥血,几乎昏过去,他们两人好像满足了,看着我笑,用布抹干他们身上的血迹,大奕说要继续奸我,俊杰则挥手,说是要把元馨分尸好处理。

如今她在那两个男人的中间,那张原本美丽的脸蛋因心痛屈辱而扭曲变形,泪水花花流下,白花花的身子被男人四只手暴力的摧残着,一双巨乳被榨得变形,两根毒蛇不停地在她前后肉棒进进出出,天啊,她还未成年,我一想到这里,他们两个已经抱着她疯狂射精了。

“呜哦!!这个也很爽啊!哈哈哈!”正在对着她后庭射精的大奕掐着她的脖子,几乎要把她掐死了,我痛心大叫,无奈嘴巴堵住了,只能眼巴巴看着他们中出元馨妹妹。

元馨那个被塞口球堵住的小嘴发出一阵凄厉的闷喊声,突然一个甩头,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

大奕把元馨推开,两人肉棒脱离她的洞洞,一股股乳白液体立刻溢流而出,俊杰点了烟邪笑着来到我面前。

“阿奕,你说我们先杀那个才好?”“当然是先干掉这个母狗!”他指着昏死在地上的元馨:“这贱货很不合作,抓她的时候让我头疼,还差点踢到我的屌!先杀她。”不!他们真的要杀死她吗?天啊不要啊!

“你不要意气用事,应该留新的来玩,把这头旧母狗先宰了吗?”俊杰狠狠看着我,一脚踹向我的小腹,好痛啊,他简直没有把我当人类看待,居然叫我是一头,而不是一个…“哈哈,许妮她很乖吖,她还称赞我阳光帅哥呢,就先饶她,我们先干掉这个。”大奕来到我面前轻轻揉着我淤青的小腹,笑眯眯地说道:“许妮妹妹,我是不是对你很好啊?嘿嘿…”呜,他的确长得很帅,我称赞他真心由衷的,要不是他是个变态,我也很想和他做朋友,可是…可是…我还真希望他有那幺点对我情有独钟,放我走…“就让你看着我们怎样杀死你的同学吧,而且……我保证,你…会比她死得更惨!!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听了疯了,刚才的念头都被彻底毁灭了!

俊杰笑着走开,把元馨抓过去要再强奸她,他对待她比对待我还狠,麻绳在她身上游走着,和我一样用龟甲缚手法绑她,还把她身后的双手笔直从肩头绑到手腕,这种姿势很痛的,俊杰从后面把她抱起,肉棒刺入她的屁屁中间又开始强奸她,可怜的元馨被剧痛弄醒,她一双美丽的眼睛瞪那幺大一个,泪水持续狂飙。

大奕没有闲着也把我从后抱起来一顿狂插,两人很有默契地把我们边插边撞在一起,让我和元馨乳贴乳,脸贴脸,我们两个女孩看着对方,痛苦的神情就像一面镜子一样,被男人插得抓狂,俏脸婴红,口水和泪水喷出来交融在一起,也眼睁睁地看着我们身后的男人抓着我们丰满巨乳,捏成不同淫糜的形状,直到我两的后庭被插得红肿,春水泛滥,他们才一起射精,我和元馨发出阵阵高亢的淫叫声,让他们爽翻了。

他们搞了我们好久,应该奸了我们一大半天,才放过我们,我和元馨一起倒头跌下,我是适应了被他们强奸的感觉,也适应了那种邪邪的快感,但是可怜的元馨妹妹却不行,她已经不受控制唾沫溢流,双眼翻白,脸色惨白,身体抽搐得比我还厉害,好像泄断了腰肢一样,烂泥一样瘫在地上发抖着。

接下来他们比较关照元馨,可能是玩我腻了吧,他们一直强奸她,还用粗大的自慰器

插入她的蜜户里搅动着,春水哗啦哗啦地射出,元馨红娇嫩的脸蛋,给大奕不断地赏巴掌,将她打到脸颊通红发肿,插她的时候将她的身体扭成各种各样的姿势,两根大肉棒不断插她的两个洞洞,不断射精,当然,他们也不会放过她的双乳,几乎有几轮是奸她的巨乳的,还一人抓一只乳房,龟头对准乳头插入抽插起来,他们称这个为乳头奸,太变态了!元馨被搞得发疯狂叫,大量的精液扑滋扑滋喷了她整张美脸都是,好像被无数男人颜射一样,浓稠的精液都淹没她的双眼,堵住她的鼻孔了。

过了一夜,终于,我所害怕的事情要发生了,他们解开元馨的双腿,用两根铁链套住脚踝将她腾空倒吊在半空中,大奕则把我固定在一旁,对着我微笑,和俊杰来到她身边,一人抽住一根铁质棒球棍…“打死她!”两人挥着棒球棍,残忍地暴打元馨,球棍勐击向她的小腹,发出巨响,元馨的鼻血不断喷射,小嘴的塞口球也被染红,球棍疑是打烂了她的大小肠,导致她的便便和尿液都射了出来。

俊杰由上至下击打她的阴部,球棍碰一下至把她的阴部打至凹下去变形,鲜血立刻从阴户射出来,把她打到狂吐鲜血,大奕则在后面重重地击打她的背部和双手,我的视线无法看见那一幕,但是传出来阵阵骨裂声,一定是元馨的双手被打到断成很多节了。

接着俊杰双手紧握球棒,对着她两个膝盖重重击落,膝盖关节全被打碎,两根腿已经彻底瘫软断掉了,他们还没有停手,继续打她,由于倒吊着,血崩倒流,元馨妹妹七孔流血,已经半死不活了。

俊杰命令大奕不要打她的巨乳,应该是另有所图,他们停下来了,奄奄一息的元馨发出的声音,已经不是人类该发出的,我看得心碎了,哭得很惨,想呕,刚才大奕说要我死得比她还惨…救命啊……这时俊杰把一把电锯拉出来,我吓一跳!他已经快速打开马达,举起来横向对准元馨的大腿根部,刷一声!他居然把她左边那根纤细的腿给锯断了啦!

失去一根腿支撑的元馨立刻往一边斜倒下去,还吊在半空中,腿根断口处射出大量鲜血,换来了大奕,用一把匕首,把她的小腹扎出一个洞,伸手进去把肠子抽出来,鲜血不要钱地倾泻而出,他把她的肠子拉出来,拉下去套在她的脖子上,元馨妹妹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肠子卷着自己的脖子,她双眼开始失焦,换来俊杰继续用刀把她的一双巨乳齐根割了下来,再给她的脖子补刀,刀子在脖子一进一出,鲜血喷在他那张疯狂的脸上,元馨她的双眼瞳孔渐渐散涣,终于死去了。

大奕接过并小心翼翼地把两只乳房放在桌上,我看到那原本属于元馨妹妹的大乳房,形状极度美丽,像两粒巨大水蜜桃布丁一样,在桌上巍巍摇曳着,虽然布满血迹,但还是很丰满,很美丽,一颗乳头依然粉嫩可爱,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想要将它们捧在手心呵护,想吃上一口。

俊杰继续把她剩下的右腿锯下,残缺的尸身跌了下去,噗通一声跌在地上一大血瘫溅起了大量血花。

“真爽,哈哈哈!!”我被这一幕幕虐杀场景吓得呕心沥血,几乎昏过去,他们两人好像满足了,看着我笑,用布抹干他们身上的血迹,大奕说要继续奸我,俊杰则挥手,说是要把元馨分尸好处理。

他把心力交瘁的我抱上床,爱抚着我的身体。

“说真的,刚才你的同学是比你还美,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哦,嘿嘿…我们再爽爽吧,哥哥继续带你上天堂。”大奕挑逗着我的阴唇,乳头,像是打开我的开关电源一样,逗得我身体发情淫痒了,他的大肉棒再次插入我的体内,熟悉的涨满感,我居然有点安心,唉,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享受性爱的快感,他们要怎样我都不在乎了。

大奕强奸我的过程中,我有点好奇俊杰怎样对付元馨,尽量保持清醒状态,一边迎合着他的抽插,享受着他给我的快乐,一边看着俊杰在一边把她的脚拿下来,割断脚丫子,用嘴叼住两根拇指,继续用菜刀把剩下的大小腿像剁猪肉一样砍成一节节。

他的力气很大,手起刀落,很快的元馨一双纤细的长腿已经被砍成十块,他用塑料袋把肉块打包,接着把她的尸身拉过来,继续用刀在小腹的伤口割开,掏出了血淋淋的脏器,用剪刀把大小肠剪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像猪肠子一样和脏器一起丢进另外一只袋子里。

接着他解开元馨双手的束缚,用菜刀先剁断她的手掌,再把她的手砍下来,他握着两根因刚才被棒球棍击打而骨头全部碎裂断折的双手,已经呈面条形状,当做刚清洗的衣物一样把断手扭拧起来,血液全被挤出来,然后用针线迅速把两条断手手腕断口处缝在一起,变成一条长长的肉条,他把肉条当做丝巾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呃,也太变态了吧。

他满意的笑着,丢下菜刀腾出两只手插入她打开的体腔,拧断所有肋骨,左右掰开,元馨的胴体像莲花一样完全打开,血肉模煳,可怜的元馨,她应该没想到死后自己的尸体会被男人弄得如此破烂吧。

俊杰继续用菜刀把她的胴体切成一块块,最后再把她的头砍断,而且很变态地撬开她的嘴巴,套在自己

的肉棒上,元馨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紧贴着俊杰的肚皮,艳红小嘴被大肉棒撑得胀鼓鼓的,龟头从脖子断口处冲出来了,俊杰就这样用她美丽的玉首当自慰套,把尸块全丢进纸袋里头,一个原本青春动人的美少女,此刻已经被男人给彻底粉碎了。

“呜呜………”看着元馨妹妹被残忍分尸的一幕幕,我居然羡慕起来了,我还真想比她死得更惨更恐怖,这念头在我脑子一转,整个人理智崩溃,我豁出去了,首先我应该让大奕尽情享受着我的身体,于是趁着我两女上男下的姿势,像个小女人般依赖着他壮硕的胸膛上,用我的乳房蹭着他,舒服地摇摆屁屁让肉棒在我的阴户里挑来挑去,不停地颤抖,不停地淫叫着,他乐欢了,抱着我更加用力地插我。

“诶,小妮子,怎么这么主动啦?哈哈,是不是坏掉了啊?”嗯,没错,我应该是坏掉了吧,总之我不管,尽情地扭动被麻绳紧缚的身体,扭着腰肢和屁屁,尽情享受着那根巨无霸在我体内穿插着,爽得我不停潮吹高潮,也跟着刺激大奕让他更爽,他欢乐地抱着我,用力插我,直到射精为止都没有停下来呢。

热精再次填爆我的子宫,让我舒畅淋漓地倒在他身上,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他像是知道我有话要说,于是就解开我嘴巴的束缚。

“大哥哥……求求你……杀了我吧…”“诶诶?!哈哈哈,怎么啦?居然想死了呗,哈哈哈,小妮子你是不是坏掉了?”“嗯……我没有…坏…但是我想死…想被你杀死,你说过…要我死得比元馨还惨…你答应我的……我…就交给你了……”大奕听了我这番话简直发疯,抱着我继续勐干一番,他露出极度狂暴的神情看着我,一双巨大手臂把我搂紧,下体比之前更加暴力地轰炸我的阴户!我不行了!再次高潮尖叫,体验到最畅快最爽的高潮,我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这次的高潮把我搞得彻底瓦解,我虚脱了,已经不行了,想昏过去,但是我还没有听到他的答复。

“好,我答应你,用最残忍的办法把你活生生弄死!”我听到他说了这一句,我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睛。

隔天,大奕和俊杰说我完全属于他,不让他再对我动手,俊杰则潇洒地耸耸肩,任由他去,说他要把元馨的尸块拿去其他地方消灭掉,但看他一脸超级变态,也不知道是不是拿回去煮来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俊杰再也没有出现了,而我则几乎每一个小时都被大奕强奸着,肚子饿了,除了面包和白开水,他就用他的精液喂饱我,这一个星期我尝到了人生最棒的经验,那就是不断地高潮,不断地泄欲呢(*′╰╯`)我的死期终于来临了,大奕他整理了房间,拉高我的手把我吊绑起来,双脚大大叉开,呈人字体一样吊在半空中。

“杀死我…大哥哥…不要…手软哦……嘻嘻……”我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笑得很开心。

“放心,我会让你死得超级惨的,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大奕用布条堵住我的嘴,说怕我叫到太大声会被人发现,我没有异议,他开始了,首先他用一条藤鞭,开始了半个小时的鞭笞。

藤鞭无情地击落在我娇嫩的柔肌上,大奕的手勐甩一次,我的身体立刻多出一条鞭痕,疼得我好难受,但让我感到无比的痛快,他打了过瘾,说接下来给我剥皮了!

他摸了摸我的左边大腿根部,先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在根部扎入,划了一整圈,然后再用刀滑入皮和肉的中间缝隙,割开皮肉链接,从大腿根部割到脚踝处,我的一条大小腿的皮就这样被剥了下来。

剧烈的痛楚让我抓狂挣扎着,大奕没有管我,继续把我的腿皮一条条剥下来,他的手法很缓慢,摆明就是要折磨我,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把我的双腿和脚掌的皮全部剥下来。

原本美丽的双腿现在已经没了保护的皮肤,整条脚粉红肌肉都暴露在空气中,那种痛是痛彻骨髓的,痛得我尿失禁了,尿液一劲儿喷到蹲在我面前的大奕的脸上,他并没有生气,反倒很满意我的反应。

他把我的脚皮丢进袋子里,站起来又开始剥我双手的皮,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我的四肢已无片肤了,而我早就痛得昏过去,是大奕给我打了强心针把我唤醒的。

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拘束在那张工字体的木架上,四肢被撕扯的肌肉赐予我莫大的痛苦,我有点后悔了,可怜兮兮地望着大奕求他想赶快结束我的性命,但他好像知道我反悔了,脸色一沉。

“不是说了要死得很难看的吗?我可是不会收手的,许妮,你虽然让我爽了一段时间,但是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待宰的猪肉,你一定要死,而且是死得很惨那种,呵呵呵!”他抓起菜刀,来到我左手边,咚一声剁了下去!他把我一双手臂,一双腿全部剁成一节节肉块,原本属于我身上的美丽纤细的四肢,已经脱离我的躯干,还被剁成二十块,他把肉块鲜血全挥下去,来到我面前举起肉棒,再次插入我的阴户,说要奸我这个巨乳细腰美人肉棍子,我忍着痛楚,尽情享受他强力奸淫,一开始我还是很痛,但是脑袋的神经已经再次被淫欲占据,暂时抛开痛楚,我又得到了超级美妙的高潮。

大奕射了,这次他射得很多,由于他的撞击导致我的四肢断口处不断出血,

,血大量流失让我渐渐失去意识,他见了叫一声不好,赶紧用烧好的铁片烙住我的断口处帮我止血,又拿来一包血浆注入我的身体,这才让我没死去。

处理了好久,我就只回复一点点元气,好让他继续虐杀我,他把我抱起来,卧放固定在一张木桌上,用强光灯照射我的屁屁,我感到炽热的光线不断烧着我的屁股蛋,烧焦的味道在二十分钟后冒出,疼得我冷汗直流,一直在哭t﹏t接着大奕用藤鞭把我的屁股打到血肉模煳,又将我翻过来,把细韧的铁丝缠住一根长长的竹签,整根插入我的尿道里,莫大的刺激让我再度失禁,尿液横流,他继续用一根末端削尖的木棍子,插入我的阴户,用力搅动着,我感到尖头穿破我的子宫了,这一定好痛,但是已经痛得麻木了,反而不觉得怎样了。

他把木棍抽出来,尖头带着丝丝嫩红的肉条,看着在木桌上奄奄一息的我,满意笑了,笑得很开心,我也很满意,使劲地对他抛媚眼,他嘿咻一声把我抱起来,用绳子将我的身体绑在一根柱子上,脖子和腰肢被固定住,又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接着他抓着我的脑袋,用钳子把我的皓齿全部拔下来,用剪刀把我的舌头从中间剪开,让我一张美丽的小嘴变成了血肉模煳的窟窿∑(дlll)他抽出一把军用刀,横摆在我的上下唇中间,左右割开我的嘴和半边脸颊,让我变成裂嘴女,他说要我永远闭嘴,拿起工业用的钉枪,啪啪啪啪啪!地把我的上下嘴巴钉封在一起,让我成了像恐怖片里那种恐怖娃娃,嘴被针线上下缝住,只不过我更惨,是被钉镐封的。

他越虐越疯狂,抓起两根竹签把我的耳膜刺破,接着用手戳进我左边的眼睛,活生生地把我的眼球剜下来后,又用钉枪将我上下眼皮封起来。

我已经听不见,叫不出任何一个声响了,只剩下一颗眼睛,特意被留下来好看清他如何继续虐杀我,他并没有虐我的乳房,我知道他要把它们切下来,我已经痛得快断气了,但不知他接下来要怎样虐我,几时才结束我的性命,这反而让我更加期待,更加性奋呢~接着他抓住我的脑袋,用膝盖不断攻击我的脸,把我的俏脸踢到变形扭曲,淤青红肿,颧骨碎裂,他用一只粗大的钢针扎入我的乳房,抽出,再扎入,他把我美丽的大乳房插成蜂窝,用剪刀剪下我的乳头,血流成河,又用盐撒在我的伤口上,痛死我了。

我累了,身体已经破烂不堪,尽剩下一口气,一只眼的视线已经模煳不清了,大奕把我从柱子上解下来,肉棒重新插入我的阴户里,接着我的小腹传来被撕开的感觉,开我的小腹,我感到我的大小肠子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就是脖子挨了一刀,刀子不停地切入,终于,我死了,我的脑袋脱离了我的身体,大奕把我的脑袋抓起来放在我身上,继续用刀撬开我的小腹,再把我的脑袋倒反过来,让仅剩下的一只眼对着血肉模煳的下体塞进去,我视网膜最后的一幕,是他的大龟头穿过破烂的子宫,插入我的眼球,我的世界这才变成一片永远的黑暗。

是大奕,用如此恶毒残忍的手法结束了我十八年短短的生命,也是他,让我得到了最痛最难受的死,他让我死得一口气都咽不下去,但是但是!虽然他很变态,但我还是希望下辈子投胎再遇到他,让他再杀我一次^^

他把心力交瘁的我抱上床,爱抚着我的身体。

“说真的,刚才你的同学是比你还美,但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哦,嘿嘿…我们再爽爽吧,哥哥继续带你上天堂。”大奕挑逗着我的阴唇,乳头,像是打开我的开关电源一样,逗得我身体发情淫痒了,他的大肉棒再次插入我的体内,熟悉的涨满感,我居然有点安心,唉,别想那么多了,还是先享受性爱的快感,他们要怎样我都不在乎了。

大奕强奸我的过程中,我有点好奇俊杰怎样对付元馨,尽量保持清醒状态,一边迎合着他的抽插,享受着他给我的快乐,一边看着俊杰在一边把她的脚拿下来,割断脚丫子,用嘴叼住两根拇指,继续用菜刀把剩下的大小腿像剁猪肉一样砍成一节节。

他的力气很大,手起刀落,很快的元馨一双纤细的长腿已经被砍成十块,他用塑料袋把肉块打包,接着把她的尸身拉过来,继续用刀在小腹的伤口割开,掏出了血淋淋的脏器,用剪刀把大小肠剪成一小条一小条的,像猪肠子一样和脏器一起丢进另外一只袋子里。

接着他解开元馨双手的束缚,用菜刀先剁断她的手掌,再把她的手砍下来,他握着两根因刚才被棒球棍击打而骨头全部碎裂断折的双手,已经呈面条形状,当做刚清洗的衣物一样把断手扭拧起来,血液全被挤出来,然后用针线迅速把两条断手手腕断口处缝在一起,变成一条长长的肉条,他把肉条当做丝巾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呃,也太变态了吧。

他满意的笑着,丢下菜刀腾出两只手插入她打开的体腔,拧断所有肋骨,左右掰开,元馨的胴体像莲花一样完全打开,血肉模煳,可怜的元馨,她应该没想到死后自己的尸体会被男人弄得如此破烂吧。

俊杰继续用菜刀把她的胴体切成一块块,最后再把她的头砍断,而且很变态地撬开她的嘴巴,套在自己

的肉棒上,元馨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紧贴着俊杰的肚皮,艳红小嘴被大肉棒撑得胀鼓鼓的,龟头从脖子断口处冲出来了,俊杰就这样用她美丽的玉首当自慰套,把尸块全丢进纸袋里头,一个原本青春动人的美少女,此刻已经被男人给彻底粉碎了。

“呜呜………”看着元馨妹妹被残忍分尸的一幕幕,我居然羡慕起来了,我还真想比她死得更惨更恐怖,这念头在我脑子一转,整个人理智崩溃,我豁出去了,首先我应该让大奕尽情享受着我的身体,于是趁着我两女上男下的姿势,像个小女人般依赖着他壮硕的胸膛上,用我的乳房蹭着他,舒服地摇摆屁屁让肉棒在我的阴户里挑来挑去,不停地颤抖,不停地淫叫着,他乐欢了,抱着我更加用力地插我。

“诶,小妮子,怎么这么主动啦?哈哈,是不是坏掉了啊?”嗯,没错,我应该是坏掉了吧,总之我不管,尽情地扭动被麻绳紧缚的身体,扭着腰肢和屁屁,尽情享受着那根巨无霸在我体内穿插着,爽得我不停潮吹高潮,也跟着刺激大奕让他更爽,他欢乐地抱着我,用力插我,直到射精为止都没有停下来呢。

热精再次填爆我的子宫,让我舒畅淋漓地倒在他身上,用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他像是知道我有话要说,于是就解开我嘴巴的束缚。

“大哥哥……求求你……杀了我吧…”“诶诶?!哈哈哈,怎么啦?居然想死了呗,哈哈哈,小妮子你是不是坏掉了?”“嗯……我没有…坏…但是我想死…想被你杀死,你说过…要我死得比元馨还惨…你答应我的……我…就交给你了……”大奕听了我这番话简直发疯,抱着我继续勐干一番,他露出极度狂暴的神情看着我,一双巨大手臂把我搂紧,下体比之前更加暴力地轰炸我的阴户!我不行了!再次高潮尖叫,体验到最畅快最爽的高潮,我高估了自己的体力,这次的高潮把我搞得彻底瓦解,我虚脱了,已经不行了,想昏过去,但是我还没有听到他的答复。

“好,我答应你,用最残忍的办法把你活生生弄死!”我听到他说了这一句,我这才满足的闭上眼睛。

隔天,大奕和俊杰说我完全属于他,不让他再对我动手,俊杰则潇洒地耸耸肩,任由他去,说他要把元馨的尸块拿去其他地方消灭掉,但看他一脸超级变态,也不知道是不是拿回去煮来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俊杰再也没有出现了,而我则几乎每一个小时都被大奕强奸着,肚子饿了,除了面包和白开水,他就用他的精液喂饱我,这一个星期我尝到了人生最棒的经验,那就是不断地高潮,不断地泄欲呢(*′╰╯`)我的死期终于来临了,大奕他整理了房间,拉高我的手把我吊绑起来,双脚大大叉开,呈人字体一样吊在半空中。

“杀死我…大哥哥…不要…手软哦……嘻嘻……”我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笑得很开心。

“放心,我会让你死得超级惨的,准备好了吗?”“准备好了…”大奕用布条堵住我的嘴,说怕我叫到太大声会被人发现,我没有异议,他开始了,首先他用一条藤鞭,开始了半个小时的鞭笞。

藤鞭无情地击落在我娇嫩的柔肌上,大奕的手勐甩一次,我的身体立刻多出一条鞭痕,疼得我好难受,但让我感到无比的痛快,他打了过瘾,说接下来给我剥皮了!

他摸了摸我的左边大腿根部,先用一把锋利的小刀在根部扎入,划了一整圈,然后再用刀滑入皮和肉的中间缝隙,割开皮肉链接,从大腿根部割到脚踝处,我的一条大小腿的皮就这样被剥了下来。

剧烈的痛楚让我抓狂挣扎着,大奕没有管我,继续把我的腿皮一条条剥下来,他的手法很缓慢,摆明就是要折磨我,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把我的双腿和脚掌的皮全部剥下来。

原本美丽的双腿现在已经没了保护的皮肤,整条脚粉红肌肉都暴露在空气中,那种痛是痛彻骨髓的,痛得我尿失禁了,尿液一劲儿喷到蹲在我面前的大奕的脸上,他并没有生气,反倒很满意我的反应。

他把我的脚皮丢进袋子里,站起来又开始剥我双手的皮,花了一个小时,终于我的四肢已无片肤了,而我早就痛得昏过去,是大奕给我打了强心针把我唤醒的。

醒来后,发现自己被拘束在那张工字体的木架上,四肢被撕扯的肌肉赐予我莫大的痛苦,我有点后悔了,可怜兮兮地望着大奕求他想赶快结束我的性命,但他好像知道我反悔了,脸色一沉。

“不是说了要死得很难看的吗?我可是不会收手的,许妮,你虽然让我爽了一段时间,但是在我眼里,你只不过是待宰的猪肉,你一定要死,而且是死得很惨那种,呵呵呵!”他抓起菜刀,来到我左手边,咚一声剁了下去!他把我一双手臂,一双腿全部剁成一节节肉块,原本属于我身上的美丽纤细的四肢,已经脱离我的躯干,还被剁成二十块,他把肉块鲜血全挥下去,来到我面前举起肉棒,再次插入我的阴户,说要奸我这个巨乳细腰美人肉棍子,我忍着痛楚,尽情享受他强力奸淫,一开始我还是很痛,但是脑袋的神经已经再次被淫欲占据,暂时抛开痛楚,我又得到了超级美妙的高潮。

大奕射了,这次他射得很多,由于他的撞击导致我的四肢断口处不断出血,

,血大量流失让我渐渐失去意识,他见了叫一声不好,赶紧用烧好的铁片烙住我的断口处帮我止血,又拿来一包血浆注入我的身体,这才让我没死去。

处理了好久,我就只回复一点点元气,好让他继续虐杀我,他把我抱起来,卧放固定在一张木桌上,用强光灯照射我的屁屁,我感到炽热的光线不断烧着我的屁股蛋,烧焦的味道在二十分钟后冒出,疼得我冷汗直流,一直在哭t﹏t接着大奕用藤鞭把我的屁股打到血肉模煳,又将我翻过来,把细韧的铁丝缠住一根长长的竹签,整根插入我的尿道里,莫大的刺激让我再度失禁,尿液横流,他继续用一根末端削尖的木棍子,插入我的阴户,用力搅动着,我感到尖头穿破我的子宫了,这一定好痛,但是已经痛得麻木了,反而不觉得怎样了。

他把木棍抽出来,尖头带着丝丝嫩红的肉条,看着在木桌上奄奄一息的我,满意笑了,笑得很开心,我也很满意,使劲地对他抛媚眼,他嘿咻一声把我抱起来,用绳子将我的身体绑在一根柱子上,脖子和腰肢被固定住,又给我打了一剂强心针,接着他抓着我的脑袋,用钳子把我的皓齿全部拔下来,用剪刀把我的舌头从中间剪开,让我一张美丽的小嘴变成了血肉模煳的窟窿∑(дlll)他抽出一把军用刀,横摆在我的上下唇中间,左右割开我的嘴和半边脸颊,让我变成裂嘴女,他说要我永远闭嘴,拿起工业用的钉枪,啪啪啪啪啪!地把我的上下嘴巴钉封在一起,让我成了像恐怖片里那种恐怖娃娃,嘴被针线上下缝住,只不过我更惨,是被钉镐封的。

他越虐越疯狂,抓起两根竹签把我的耳膜刺破,接着用手戳进我左边的眼睛,活生生地把我的眼球剜下来后,又用钉枪将我上下眼皮封起来。

我已经听不见,叫不出任何一个声响了,只剩下一颗眼睛,特意被留下来好看清他如何继续虐杀我,他并没有虐我的乳房,我知道他要把它们切下来,我已经痛得快断气了,但不知他接下来要怎样虐我,几时才结束我的性命,这反而让我更加期待,更加性奋呢~接着他抓住我的脑袋,用膝盖不断攻击我的脸,把我的俏脸踢到变形扭曲,淤青红肿,颧骨碎裂,他用一只粗大的钢针扎入我的乳房,抽出,再扎入,他把我美丽的大乳房插成蜂窝,用剪刀剪下我的乳头,血流成河,又用盐撒在我的伤口上,痛死我了。

我累了,身体已经破烂不堪,尽剩下一口气,一只眼的视线已经模煳不清了,大奕把我从柱子上解下来,肉棒重新插入我的阴户里,接着我的小腹传来被撕开的感觉,开我的小腹,我感到我的大小肠子离开了我的身体,然后就是脖子挨了一刀,刀子不停地切入,终于,我死了,我的脑袋脱离了我的身体,大奕把我的脑袋抓起来放在我身上,继续用刀撬开我的小腹,再把我的脑袋倒反过来,让仅剩下的一只眼对着血肉模煳的下体塞进去,我视网膜最后的一幕,是他的大龟头穿过破烂的子宫,插入我的眼球,我的世界这才变成一片永远的黑暗。

是大奕,用如此恶毒残忍的手法结束了我十八年短短的生命,也是他,让我得到了最痛最难受的死,他让我死得一口气都咽不下去,但是但是!虽然他很变态,但我还是希望下辈子投胎再遇到他,让他再杀我一次^^

2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3 thoughts on “彻底的破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