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性爱调教乐园 第一章

目录

性爱调教乐园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警告:本篇无肉,为铺垫

这是发生在落樱乱舞的四月某夜的事,我突然收到了父亲死亡的通知,父亲因老毛病─心脏病发作而过世。

自双亲离婚以来,我和父亲已经超过十年没有见面了,所以当我知道他过世时,并未特别的惊讶,只是淡淡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父亲是位画家,虽然他的画作在海外受到相当高的评价,但在国内,常被当成一个怪人,或特异独行的画家,这大概是因为他的作品及平常行为举止所导致的吧。

父亲的画被称为「捆缚画」。我并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样的画作,不过,以画女性的作品来说,好像在某些人之中相当受好评。

父亲平常的行动看来像个疯子。母亲和父亲的离婚,多半也是肇因于此吧?虽然我不太清楚,不过他好像这几年并没有发表作品,而是躲在奥多摩山中。

当初,我正在烦恼着是否应该出席父亲的葬礼。尽管十年以上没有见面,但再怎么也是我的生父,去参加丧礼也许比较好…。我这么想着,决定去参加在父亲乡下举行的丧礼仪式。

父亲的丧礼,出席者少之又少,简单得让人无法认出这是个世界有名画家的丧礼。在樱花飞舞的路上,几个亲朋好友抬着棺材静静地走着,我只是站在樱花树荫下,冷冷注视丧礼进行。

「你是博之先生的儿子吗?」

有个女人,突然对着靠在樱花树下看着葬礼的我开了口。

博之,没错,是父亲的名字。

「你是?」

像用眼神来回舐着她似地,我仔细打量她。这女人,因为穿着丧服,所以难以判断她的年纪。大概是20~25岁间吧,是美人胚子,不过她眼里的光芒让人感觉似乎相当地刚强。

这女人以沈稳安静的口吻向我说话。但她看着我的视线,却有如尖刀般锐利。

「父亲受您照顾了……」我有意躲避沙贵的视线,并轻点着头。

「事实上,有些秘密的话想和你说。」

沙贵用那毫无抑扬顿挫的低沈音调告诉我。反正我也没别的事可做,已被她挑起兴趣的我,便随着她的引领,离开了观礼的人群。

「你知道你父亲的工作吧?」

走在铺满着樱花瓣的小道上,沙贵以那尖刀般的眼神向我望来。

「知道啊。」

沙贵似乎有些什么含意地微笑着。

「对于这种工作真的有兴趣吗?」

「说没有的话是骗人的,至少不排斥。」

「那你想要继承父亲的工作吗?」

「别开玩笑了,我并没有绘画的才能。」

「你父亲真正的工作不是画画唷!」

突然听到这种意外的话,我不禁紧盯着沙贵的眼睛。但那双眼睛并不像在开玩笑。

「算了吧,死去父亲的工作是什么已经无所谓了,不是我该知道的。」

「是这样吗?不过你如果继承他的工作,可以继承他的遗产哟!」

「遗产?得到那间山中的老旧破屋能叫遗产吗?虽然是个名画家,却一点财产都没有。然后,有个奇怪的律师跑了出来,说什么遗产的一切都交由一个叫矢泽的女人处理……」我一说到这儿,重新看着沙贵的脸。

「难道,你就是那个矢泽?」

沙贵微笑着静静点头。

「有兴趣的话,找个时间到小屋里来找我,对你应该是不会有损失的。」沙贵说完后,再度回到父亲葬礼的行列中。


四十九天的法事祭祀结束,是在五月最后的星期日,之后我开车到奥多摩的那栋房子。

途中天候开始恶劣,雷雨交加,即使开动雨刷能见度也仅有十公尺左右,道路几乎完全未经修整,好几次车子差点陷入泥泞的山路之中。

几次想要回头,却不知为何有股冲动,非得到父亲的屋子去不可,而且在这种天候状况下回头,要花费比来时多一倍以上的时间,我已没有那种精力了。这是一种像是便命感的感觉,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被什么给迷住了吗?还是因为我对那个叫沙贵的女人有兴趣呢?

乌云间闪着电光,车子到达房屋时,已接近夜晚十一点了。那栋破旧的大房子,在狂风中看起来,比印象中的感觉更不舒服,我浑身湿透,推开沈重的门,进入屋子中。

「你还是来了。」

沙贵身着黑色调教服来迎接我。(刚见到这种刺激的装束时,我不禁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不过,既然是画捆缚画的父亲的爱人,这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跟着我来好吗?」

沙贵带我走过长长的走廊,进入二楼的居室。

那居室十分宽广。正中间摆着一张红褐色的大床,还有个大得夸张的暖炉,墙壁上也挂有一副附有铁炼的手铐,床旁边还摆着一个三角木马。简言之,这是一个做那种事的特别调教室。

「来这里,是为了想继承父亲的工作吗?」

「等、等一下,我还没听你向我解释呢!」

「说的也是。」

我坐在椅子上,沙贵在我面前站了起来,若有所思地微笑着。

「你父亲的遗产,粗略估计约值十亿元,这包括没有卖掉的画,以及各类古董的收藏等等,所有东西加起来的数字。」

「十亿?」我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听错。

「很可惜,并没有放在这里。因为并非现金,而是贵重而高价的收藏品,与遗嘱一同由律师保管着。」

「贵重的收藏品?那、遗嘱上写些什么,你晓得吗?」

「当然晓得。上面写遗产的一半,属于我─矢泽沙贵。」

「等一下,上次在葬礼碰面时,你说遗产是我继承的。」

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沙贵用她的眼睛示意我别紧张。

「请你别那么紧张,遗嘱还有下文。」

「那你就快点告诉我。」

「上面写着:如果我儿子与沙贵一起继承我的工作的话,全部的财产都归于我儿子的名下。但是,判断我儿子是否够资格继承我的工作,以及财产的管理,则交由矢泽沙贵负责……,这样说清楚了吗?」

「原来如此。」

沙贵仍然含意深远地笑着,一面看着我。

「那么,我父亲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呢?不是画家吗?」

「你的父亲是个画家,同时也是个调教师;尤其他最近都没有画画,调教师成了他主要的工作。」

「调教师?」我再度询问了沙贵一遍。

「培养一流性高手的调教师。」

的确是很像父亲会做的工作……。

「原来是这样,但是这种事能当成职业吗?」

虽然是老爸可能会做的事,但当成买卖就是另一回事了,我直率地问了她。

「世界上有很多人,希望把自己的情人或妻子,培养成一流的性高手。」沙贵面不改色地说。

「不过这种事,自己来做应该比较有趣吧?!」

「也许是这样。不过,对他们来说,把女人送到这儿来也是性爱游戏的一环,把女人放到这儿一个月,看她们能改变多少,这就是他们的乐趣。」

我轻叹了一口气,再怎样,也只能算是有钱人任性的娱乐。

「你父亲是个教育专家。他可以把一个连性爱都不懂的小女孩,培养成超级一流的性天使还给委托人。」

沙贵的眼神,似乎怀念着父亲。她一定真心尊敬着父亲,或者说不定,她是真心喜欢着父亲。

「你对你父亲的工作有兴趣吗?」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我暧味地回答她。

「你的意思是不想继承吗?」

「好吧,如果对象很不错的话,做做也无妨。」我略为思考后这样说。

「呵呵呵!!你和父亲一样都是直肠子的人,那就拜托你了,如果我在一个月内,能见到你成为一个不错的调教师的话…」

「也就是说,我如果在这里和你一起对有钱人的爱人施予性爱调教的话呢,就可以继承十亿元的遗产。」

「就是如此。」

我想…这好像不错嘛。

「太好了。只是,万一我拿到了十亿元就跑掉的话,怎么办呢?我和惠爸一样,都很会骗人的喔。」

我说完后,沙贵快乐地笑开了。

「呵呵呵,如果你的个性像你父亲的话,应该是不会想要离开这里的。」

「可能吗?总之做了再说吧!」

「是啊,你能这么想就好了。」沙贵说完后,递给我一些信封,咖啡色的信封,一共有三封。

「这是契约书吗?」

「不是,这是委托我们的工作数据,就在你到达前二小时,送来了三个预定明天开始调教的女人,这就是那三个女人的档案,请你仔细阅读。」

我手拿着信封,交叉着双腿坐着。

「明天开始你就是这调教馆的主人,请你一举一动都要有主人的样子,那么,主人,今天晚上请好好休息……」

沙贵露着奇妙的微笑,静静地走出居室。

我环顾居室四周:书架上排列着一些与性爱有关的书籍,以及关于性爱调教的笔记等等,大概都是父亲所留下来的吧。

我以那些笔记为主,流览过一遍书架上的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我想,我只要让那个叫做沙贵的女人,认为我能够胜任调教师这个工作就行了。

打开三个信封,看看里面写些什么。

─内海遥。这女孩非常娇纵,但或许这就是她可爱的地方,希望能够将她调教成较为顺从且安份的性天使。

─大仓真梨乃。这个女孩还是个处女。希望能教导成为一个能在交肛交中得到快感的天使。

─冈崎桃美。这女孩淫乱但智商不高。请教导她更多的性爱技巧。

全都写着一些自私任性的要求。但是只看照片的话,三个人都非常的漂亮。虽然还不是很懂,看起来也不是很大,估计最多也是高中生,在这种财阀横行的社会,这种情况也不少见了,不过大概只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和这些女人玩些高明的性爱游戏就可以了。

我想着灿烂的未来,暗自窃笑。一边为明天开始的快乐事情而心动不已,一边躺在床上进入安稳的睡眠。

性爱调教乐园 第二章 >>
21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性爱调教乐园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