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血先生 ♥

把老婆改造成乳胶奴隶 第四章

把老婆改造成乳胶奴隶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热情四射,幽暗的月光因而相像烈阳。

“亲爱的靠近点~”

肉麻的话语刺痛神经,双手不觉地紧握她的腰间,一下,两下,三下······

你又能撑多久呢……?

“被小瞧了呢?”她笑笑,迎合着拢住脖颈托起自己以香吻迎接,浑浊的气息。

在逞强啊。

疲软的神经最后激发起来献出那点动力,少以成多蓄一记猛击将她打入定点——闸门彻底开放。

“呼……呼……”闪着漆亮的乳胶人形瘫软在床上,樱唇不觉地开合着。同样漆黑的小穴吐出容不下的精液,尽管她的小腹已经撑大了一小圈。

“这量够一天的了,对吧?”男子莞尔不语,替她擦了擦溢出的液体,然后摸索着金属贞操带。

少女仍陶醉于回忆,丝毫不关注三穴正被死物入侵的事实,她已经努力的不去感受,但它们却能巧妙的撬动美妙的余韵。

地下室里陈列有好多具因为永久改造而无法复原的「纤墨」它们装在罐子里被营养液保护着,等待着主人有朝一日需要使用它们。有的是人棍,有的似乎被嵌入了什么,有的…

上次的重度改造已经过了几个月,她需要时间恢复精神,而那具身体不出意外只能放在罐子里好好保养了,它被放在最里面。纤墨可不想再受苦了,五感被封闭了半年,一直在思考一直在遗忘,那种自我矛盾的感觉不好受。

如果有人询问她,掌握如此庞大的资源作何感想。

大概率得不到答复,反而会被移交公司的一大权职,并在往后的时光中体会身上每个细胞仿佛冻结似的压力。她活了万年,白纤墨诗的触手延伸至整座银河,现有的生物技术根本不准许作为总裁的她死去,如果执意自杀,那结果是毁天灭地的,试想一下,全人类向往的永生神话自杀了,那么寿命仅有数百年之简短的占文明绝大多数的相对贫困人口会作何感想?

长时间的自我虐待下,她的精神在凋谢,从开始的老谋深算变成这幅弱不禁风乖巧少女的模样。

又或者,纤墨与墨水的婚礼是一次预谋。

纤墨给予了墨水仅次于她之下的权柄,但始终未动摇根本,千年以来墨水仅有作为纤墨的员工、伴侣的权力,也许之前她早就计划好了自己如今这样?她也许累了。

百万年前人类还是那副孱弱禁不得折腾的样子也还是以简短的百年寿命思考长生之道,人活着的根本。百万年之后,纤墨有充足的时间思考这个问题,她或许有了答案,谁知道呢?

可能墨水不那么认为,但客观上只是纤墨在利用他让自己原离奔溃的边缘。

何以人类?

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是孱弱的古人类吗?还是如今拥有近乎无尽寿命的人类?

目前来看,越长寿的人通常会更执着于令自己更有存在感的事情。

封闭感官带来的乐趣是长寿人致命的春药。

交付未知,曾经冗余的思考会被漆黑逐渐侵蚀,慢慢地,长寿在精神刻下的痕迹被磨平。

眼睛是观察世界的窗口,视觉上的绝美也仅有这一个入口,而隔绝光线的眼罩能轻易地给予佩戴者目不能视的感受,这并不彻底。

轻盈地,详细地拨开眼球后面的缝隙,化学反应会熔断后面的神经,灿烂如红宝石般的双眼依然可以作为景观欣赏。盖在上面的眼罩会勾引人们的幻想,所有都知道那下面是看不见的双眸,也知道,那是世间最漂亮的东西。

鼻软骨,是头骨的衍生物,异或钙质的变种,无关紧要,现在它是入侵者,理应切除扔到烈焰中焚烧,交换氧气只是它无关紧要功能,品尝味道更不是它的强项。

大多数改造项目都是可逆的,但绝大部分人没有那样的财力,对他们来说,这样的人体改造是永久性的,一旦改造完成,那此生也只能以这幅形态生活下去,又或许,生杀权并不在改造者身上。

对纤墨的改造迫在眉睫,这一项目提出开始股市就不断上涨,眼见涨幅稍有颓势,也该拿出点实战成果了。改造完成后,她会被送去专门的拍摄基地用于演示改造完成后的各种特性,再之后,这幅身体会依据意愿是否留存,如果需要的话,纤墨可以永远使用这幅身体,现在不是谈论这事的时候。

目前公司开放大众的项目《订单改造》的多数选项是在纤墨身上证实可行的,局部小改造一般用不到纤墨,她本人对这种简单的穿环兴趣不大,视为化妆同样的日常装扮,但她的素颜并不需要化妆就是了。

时代在变迁,这个世界上出现了许多种族,有尖耳的精灵,也有兽耳娘等等……他们没有什么很别致的特性,大多数是为了迎合人类审美制造出来的工业产品,在这个没有种族歧视的时代,人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类型,可以用牵引绳带他们出来玩,也可以断其手脚封其五官加以机器辅佐变成一个可以代替主人的扫地机。

要说的话,纤墨算是一位精灵,她的耳朵不同人类的尖长。

目前来说需要将其切除就是了,一条足矣模拟耳蜗的软管会代替原本的作用,为了美观会戴上一副「耳机」,头上是集成了控制一身装置的终端,做成了猫耳的形状。

其实,有更为便捷的内置控件「神经元编程」利用指向性脉冲调控神经元,这项技术能够将某些规则写入大脑并置入接收器,利用人体的高灵敏细胞接收外部信号,最直接的就是写入一则「在信号为开启时不能走路」那么在特定信号触发时,那个人无论怎么样,大脑神经元会无视发送向腿部的神经信号,更进一步将「目标视为主人」、「不能拒绝目标」、「自己是物品」等等。

而纤墨头部的猫耳是集成了「神经元指向引导器」的设备,这也是另一种方案,它虽然生效时长会慢,但也是较为经济的做法,同时也能给使用者带来成长属性,一般三年后,即可完成神经改造。

“主人……..您又写入了什么……..?”歇息了会,纤墨扶着肚子坐了起来想要去那杯水喝,她感到脑袋有些混乱,想必也是墨水在她的意识里写入了什么,直到她发现自己无法站立,准确的来说,以行走为目的时会令双腿失去知觉。

“光着脚走路可不行。”墨水笑嘻嘻地拎起一双黑金底的高跟鞋。

“……..我大概知道了。”白墨并没有穿高跟的习惯,也因此,比起高跟鞋她更喜欢脚铐,相比双脚还未接上链条的固定凸起是为了高跟鞋准备吧?

鞋跟不高,甚至是可以拆卸的但也达到了能让她走路不会很自由的程度,听着咔哒一声,白墨知道这鞋子以后没什么机会脱下了。

“新的「餐桌」已经准备好了,我先出去工作了。”墨水洗了个澡,换上笔挺的西装就离开了。

只剩下白墨,她幽幽地走向客厅,尽管皮肤已经跟换成乳胶省去了摩擦带来的困扰,但其材质的韧性的本身就让她移动起来要付出比常人多点的力气。

她本人较为柔弱,再加上不擅长的鞋子,走到被称为餐桌的白色长方体前就已经感到了劳累,不过,没有关系。

还剩十厘米时,餐桌自动打开露出了内部的真面目,复杂的零器件勉强拼凑出一个完整的人形凹槽。

白墨看着里面,若有所思,而耳边中传出的警报声不断催促她躺进里面,尽管外面看来她的耳道中并无异物,这也是神经元编程技术的成就,在受用者听起来的声响更像是她自言自语时的附声,异或爱人的声音,这全然是受用者的想象,而神经元编程做的就是将其引导使用,从结果来看,并不需要大规模的编程,就像心理医生一样慢慢引导患者,区别在于,这项技术的目的是将目标引无法自拔漩涡。

“呼……..”看样子,墨水所设置的引导没有那么的强烈,白墨无视掉了其警报,并抵消了神经的影响,悠闲自在的去到了客厅,直到她走到门前,穿着高跟鞋的脚终于抬不起来,像是沾死一般黏在地面般动弹不得。

没办法,只能往回走,以此为推测,大概她只能在家中移动,既然如此,她想去照照镜子,改造开始到现在的几个星期,经历过纹身,全麻手术,以及不少的蒙眼调教,她的身体早就别于从前,至于变成什么样她只能稍微推测,因为在白墨眼中看自己的身体是正常没穿衣服的裸体而已。

好吧,在涩涩进行时她还是能够从第三人称一撇自己的模样,用的是特质的摄像头,在自己快高潮时转移视角,但会在恢复后清除相关的记忆,使她只记得自己看过但浑然不觉是何种模样。

而现在,墨水有事出去,通常情况下自己也会被关进那个铁盒子里面送去展览,尽管通过技术模糊,观赏者只能看出里面是个美人,却无法获知她的身份,但还是能让白墨感到异常的羞耻,这也是墨水的乐趣所在,如今终于可以亲眼看看了。

前提是他一开始没有想到这种方法。

任何事物经过幻想的加工都会变得夸张,白墨亦然如此,不知怎的,即使难以适应高跟鞋,她现在只得加紧双腿扶墙前行,穴缝中隐隐流出透亮的淫液,不……..不对啊?

“咿!?”忽然间胸部被裹的奇紧,本就不大的乳房现在看起来犹如机场,随着乳汁的喷出,还有三穴的内置工具开始工作,电流驱动器具工作,又通过做工转为生物电,不断地刺激扎根于体内的神经,而原本传达移动指令的电流被其扰乱,白墨的双腿也就自然而然的rua了下去。

艰难地爬起来,扶墙前行,有着这段时间的调教经验,哪怕是面对高潮的余韵也尚有周旋的余地,而在几分钟之前,透明胶丝的液体已经形成了一滩,而与之接触的双腿,已被爱液浸湿,拉出无数条细小的银线。

新材料的密封性,足矣让意识检验器、生物探测仪、金属感应器等设备失效,依靠它们运行的自动门也因而作废,现在她只能手动推门把手,随着冰凉的触感顺着手掌传到脑干,她总于看到了自己的样子,门的对面,就是面洁净的银面。

那是一个水灵的女孩,尽管身上的装备已经将她塑造的无比性感,依旧难掩稚嫩的气息,而她背后下垂的尾巴,能隐约看到浸湿带来的杂乱与紧致,她的脖子有个项圈,相较于传统的皮革项圈,焕发金属光泽的项圈更有力量感,也点重了少女此刻身份的重要性,而最引人瞩目的则是那束乱糟糟的,从白色到亮粉渐变的头发下的两个手写体「性·具」

远远望去,似乎于皮肤融为一体,又有些许突兀感,但毫无疑问,相较于身上其它的装备更能抓住观赏者的眼球,令欣赏着啧啧称奇。

仅次于其下的,顺着蓬松的头发将视野落到下半身,毫无疑问,相较于乳头的两个心形铃铛,显然小腹上的淫纹更具吸引力,白墨很早以前就有了,只是没有料到会进行特殊的处理,使它没被乳胶衣掩盖,它还是那么的好看,将纯情少女推向另一更为异化的维度,而面对异化,生活于重复的人总是趋之若鹜。

往下谈,阴处似乎有什么闪闪发光,但显然脚上穿着的高跟鞋更引人注目,它是透明的,尽管这双鞋子在平时白墨几乎不会穿上,当脚腕上的锁链似乎预示了它会伴其时日,白墨想了想,自己的脚板好像也写了些字。

这个样子,她显然也不能坐到床上用练过的瑜伽术法查看,有另一个更为便捷的方式,背对镜子跪下,往后看,能清楚的看到脚板上人格与尊严二字,它们的主人是谁?也许只有在合欢时,用特定的姿势才能寻到答案,只不过,不是现在,她还有两分钟的时间,再之后会被强制进入餐厅。

试着挤了挤,一样具有那样的精致,无时无刻提示她这些的真实性。

好了,看也看到了,剩下的时间她需要进入餐厅「用餐」了。

白墨背靠着凹槽,静静地靠了上去,好像有吸附力一样牢牢锁在里面,再之后,盒子关上,白墨动弹不得,视野也陷入了漆黑,而用餐,也刚刚开始。

从外面看来,里面是一个精致的人偶,而实际上,白墨的嘴巴已经被机器撑开,等待下一步工作,她的尾巴有被好好梳理捆上,这只是添头的一部分,毕竟狐狸同属犬科。

随着机器的运作,括约肌变成机械金属结构被撑开,一根金属巨物注入进去,随着痛苦的剧增,白墨小腹也浮出形状,机器给它留了足够的位置,但这还不够,接下来更多的清洁剂会注入里面,将肠道的排泄物以及各类细菌清理干净,好为了装载做准备。

而子宫的卵巢被被改成了「生物发电机」它可以将精子分解成能源以提供白墨身上一系列设备的运作,理所当然的,身体的营养来源都被转移到了子宫,而传统的肠道另有其用,包括口部,实际上就连发声器官也是为了必要的交流而决定保存的。

胃部有个闸口,用来筛选高质量的精子,拥有价值的精子会被首先留存在胃部,而其余放到肠道储存,而现在,清洁液已经淹过食道,虽然已经将呼吸道通道进行合理的重新调布,但装满的感觉是在令白墨感到难受,墨水非常坏的保留了许多生理反应,例如呕吐、排泄、排尿等等,这些无不冲击着白墨的理智。

等待清洁剂的排出,白墨的身形总于也恢复了正常的形状,与此同时,膀胱也开始鼓起,这是前些会墨水的精液,而白墨只需要精子,理所当然的就被排了出去,但现在远不到排泄的时间点,在往常,膀胱可能会鼓涨到原来的两三倍大小,所以慢慢的白墨也学会了享受这样的感觉,还是这种充满的感觉更加舒服,当然也只是充满而非充涨。

而白墨要做的,是充当公司旗下一个妓院的招牌,放在大厅门口,可以预约使用,往往一天只有两三位权贵能够享受到,而更深层次的为爱人定制这项改造,他们永远不会知道为他们服务的竟然是公司的总裁。

感到重力的变化,白墨知道要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了。

奴隶,原意是失去自由被他人驱使劳动,而现在,这是通过牺牲他人自由的方式拓展自己的资产,不巧的是,有人享受这样的奴役,甘愿被自身认为更高的人剥削,这是一种永无止境的内耗。

时间拨到文化盛行的年代,随着开放思想的展开,不带局限于从前古板的奴役形式,它可以是更为高级的交易关系看,是为了还原内心深处原始的欲望,这何尝不是种先进?

白墨认为自己是后者,自己成为性奴,为墨水生产是早就约好的,不存在她的遭受是否为公平的,而她本人也享受这一过程,这也是她的志愿,将这样的关系传播到整个世界,一主多奴,一奴多主,本质上是更为牢固的双向付出关系。

可悲的是,现代绝大多数奴役关系是主人单向剥削,广义上,奴隶能否从主人身上获取取决于自身的思想,而这也是一个切入口,男生奴役女生,女生奴役男生,女生奴役女生,男生奴役男生,在有互相尊重为前提条件下,奴役的关系是美妙无比的,也是双方互相深入交流彼此的高效、稳固方式。

一阵撞击打断了她的思绪,是啊,进入工作不应该想那么多的。

有餐厅及其紧凑的贴合保护,里面的人并未受伤,而此时,一位老熟人早就恭候多时了,这是位墨水的好友,白墨的闺蜜,墨白,她虽然也有女性的性器官,但也通过生物技术得到了可爱的男性器官——阴茎,为了炫耀,她经常性的用这个欺负白墨。

而今天第一位客人,也是墨白提前预约好了的,墨水也提前告知白墨,会有位熟人等待她,所以清洁后第一个服务对象就是墨白,作为合格的性具,在服务时自然不应说话,干好本职即可。

白墨这身打扮,在墨白看到时裙子就举起了一根鲜长的阴茎,这是间专门提供给两人的卧室,其实就是墨白的家里,这一次是送货上门服务。

“吼吼……..居然没有瑟瑟发抖慢慢后退,反而向我走来了吗!你很有自信心挑战我啊?”墨白的瘦中带肉的手握着牵引绳,两人缓慢地走进。

白墨眉头一皱,刚刚餐厅里她的嘴巴被口球堵上,当对方显然读懂了她的意思,「这么多天的训练,你以为三下能把我干趴下?」这是种略带挑衅的表情。

牵引绳扣到了白墨的项圈,两人几乎等高,于是乎对视几秒后,白墨便自觉地跪下,熟练的脱下墨白结构复杂的裙子,这一次,她要主动出击,这么久的训练,能够勉强吃下墨白的阴茎。

而墨白也是为对方取下了口气,看着白墨的样子其实龟头已经溢出了不少液体。

白墨的樱唇如点水般轻触了龟头,刺激的她一颤一颤,这更给白墨增加了信心,转瞬间就吃下了大半的阴茎,抵到食道,温暖紧致的环境又一次刺激了墨白,前者能感到食道中流淌的滚烫脓液,这味道逆流而上传递到味蕾,但接下来的进度变得缓慢了下来,白墨能明显感到食道被扩大了两厘米不止。

墨白见状,笑而不与,她知道白墨的弱点,因此她随时准备着,一根铅笔轻轻戳一下阴道壁就能激起很大的反应,果不其然,将她的注意力吸引过去后,墨白一用力扯过牵引绳,腰部一挺就全部插入了白墨的口腔,而后者被打了个措不及防,生理性的泪晶染满了视野,脸颊也变得潮红无比,而在脸上性具的粉饰后这反而是种斗志激发的表现。

白墨盯着墨白,冷不丁的迅速吞吐起来,同时还用舌头舔舐阴茎的根部,榨取着墨白的精力,同时双手也举过头顶,狠狠地捏住比她大几倍墨白的乳房,都夸耀变性了,一顿进攻下来,翻江倒海般的热浪从胃部砸开,宣告了墨白第一阶段的失败,而后者不甘示弱,乘胜追击,攻她下盘。

迅速地将阴茎拔出抓住白墨的乳房将她提起,一举插入小穴,从外面来看里面已经完完全全变成墨白的形状了,其猛烈之度都将白墨的眼白打了出来,乳奶喷的墨白满脸都是,不是射颜胜似射颜,只是白墨现在不能一饱眼福。

短暂的意识空白后,宣告了白墨二阶段的胜利,她嘴角流出还未吞下的浓浓精液,潮颜艳欲地说道,“咕…平局…”

接下来,白墨用嘴巴替墨白好好清理还在不间断吐出白色浓液的龟头为下一阶段做准备,下次,白墨也要弄一根阴茎和墨白比比。与此同时,远处的墨水已经找到了下一步的改造方面,只怕之后白墨的四肢不保。

碎碎念

阿西,原来青轴打字这么难受的嘛orz!本来是想憋到一万字在发的,但是……手痛起来了x
群聊:575184337,有各种草稿哦。
尝试众筹一个新的键盘(小声)
<< 把老婆改造成乳胶奴隶 第三章
1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血先生

这个孩子一点也不懒,还写了点东西。 【声明】目前为止看我写的文绝对是不收费的,也没有授权过给谁,在任何地方看到要钱的人,通通都是坏蛋;且,因为这事情付钱的,请自行维权。 站长被我玩坏了,这绝对不是我的错,绝对不是! 写正经文没人看。说起来我的性知识好像是在黑沼泽启发的呢。 咳咳,学板绘也有两三年了,这段时间成长了很多也搜获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可以自给自足了哇恰恰! 【小声:想挂二维码但把二维码的位置当头像用了】

4 thoughts on “把老婆改造成乳胶奴隶 第四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