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番外篇一

教堂 番外篇一 – 黑沼泽俱乐部

番外篇一 复制人

“嫌疑人406号!你被指控有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你认不认罪!?”

“嫌疑人408号!你被指控有贪污罪,认不认罪!?”

……

在[教堂]的深坑近乎底部,有一扇通往羁押犯罪嫌疑人所在监区[认罪教堂]的铁索桥。

如果说在赎罪教堂本部这里,犯了罪,可能对你处刑的[磔罚修女]还会于心不忍,或是由几位大修女来亲自动手。

虽然结果可能同样好不到哪去,但是比起[认罪教堂]中的嫌疑人,那至少还有死亡作为归宿。

[认罪教堂]中的嫌疑犯,如果拒不认罪,对他们进行拷问的[酷吏修女]可以逐渐使用酷刑,直到犯人奄奄一息,但是她们会确保犯人不会死亡,否则可能会被[赎罪教堂]的人追责。

总的来说,[认罪教堂]和赎罪教堂属于一种上下级的关系。

但在[认罪教堂]之中,有这么一位修女,因手段过于残忍误杀了好几位犯人后,被几位大修女联合进行了改造。而故事,要从她经历改造后,任职[认罪教堂]最高典狱长的这天说起。

“我身体会经历什么?”一位名为修雷卡的高挑少女一丝不挂地被全身拘束在分娩椅上,一旁摆放的小推车内是大小各异的铁罐,奇奇怪怪的器械。

以及,六位带着厚重呼吸面具全身包裹着乳胶手术服的身材各异少女。

“我们不会追究你的过失杀人,但会为你进行敏感度改造,且对你的xp进行改造,请安心地睡过去,手术很快就好。”

为首的[墨蓝修女]说道,随后释放了麻醉气体,修蕾卡很快变昏厥了过去。

事实上,对修雷卡的改造主要是在其[贞洁枷锁]的基础上,增加犯人的痛苦回馈系统,即快感的强度和被拷问者的痛苦成正比,但被拷问者若是死亡,自己将承受长时间的禁欲。

而为此,我们可爱的[金修女],也就是小艾莉,拿出了珍藏已久的三条共生体,半永久性的改造了修蕾卡的贞操带,并且将其半永久性地插入了后者的尿道,子宫和后庭之中。

鉴于是艾莉自己共生体的亲代版本,所以该有的排泄物分解功能几乎一个不少,唯独不能人工控制其蠕动以达到高潮,需要借助外界的电刺激。

而放电条件的感应钥匙就是每个入狱犯人的身份牌。

另外的一些不怎么起眼的改造就是贞操胸锁被替换成了永久性,换句话说在修蕾卡的乳首中植入了两条共生体,以达成高潮和清洁效果。

修蕾卡的xp也被设定为了如同[黑修女]一般的抖s,但却患有极其严重的精神洁癖和长手套恋物癖。

不用问,后者必然是莫离这家伙的杰作。

而前者更是严重到她只认可经过内循环防毒面具过滤出的洁净空气,且全身都时刻处于乳胶的保护之下。

除了修蕾卡睡觉时会进入专属的洁净仓,脱下胶衣换上一套宽松的常服。

于是,在完成手术后,修蕾卡的真面目,就再也没有人能知道了,修女头巾下黢黑的两片单项反光面具镜片挡住了一切,只有两根呼吸管联通着后腰上的空气净化装置。

原本纤细的双手则是覆盖了丝制长手套之后重新戴上的乳胶长手套,且时常处于不止一副的状态。

上身时常包裹在宽大的乳胶修女服内,多层乳胶包裹着的玲珑玉指会从层叠的袖口下伸出,搭在小腹前,恬静优雅。

就连修蕾卡自己也经常感叹,青葱玉手被光亮油滑的乳胶包裹的感觉,十分美妙。

下身则是常年的分指裤袜外加乳胶打底裤配上分指胶袜作为内衬,外穿乳胶大腿靴包裹住玉足,后辅以百褶修女长裙,清脆的高跟踩踏声总是能引起无限的遐想。

接任典狱长的第一天,修蕾卡便展现出了她的铁血手腕,每位新人嫌疑人被逮捕归案后都要被集中体训,就这样修蕾卡会时常行走在这些罪犯的视线里。

而这些罪犯每当看见修蕾卡即使被层层包裹依旧火辣养眼的身姿时,有时也会按耐不住自己的欲望,直接勃起。

而这正好可以用来节选强奸犯等人。

修蕾卡本性里的残忍手段,很快就见效了,送到[赎罪教堂]中的犯人,几乎全都被折磨得奄奄一息,而她本人,也在无止境的拷问中获得了莫大的快感。

而就在某天,功绩累累的修蕾卡被霜寒这个家伙拉了过来,说是要给她些奖赏,理由是因为帮自己的老婆们减少了很多工作量。

“嚯~久闻不如一见,没记错的话档案上写的小姐你只有19岁,雷霆手段,在下佩服!”

修蕾卡默不作声,只是还以面具下略显短促的呼吸声,不知为何,她对眼前这个少年产生了兴趣,居然想要调教他!!

不过好在理智制止了她。

“几位大修女联合商议想要赏你一只私奴,这家伙只是我的一个细胞复制人,墨寒。没必要杀了,而且涉世尚浅,属于是干干净净的一张白纸了,你就负责好好调教他吧~”

说着一位[磔罚修女]牵着一位干干瘦瘦的少年来到了修蕾卡身边。

少年怯生生地叫到,“你就是我的主人吗?小姐?”

俗话说得好,瞌睡的时候送枕头,墨寒的出现让修蕾卡原本躁动的内心,愈发跳动了。

好在带着厚重的内循环面具,霜寒什么都看不到,不然她还真得露出少女的一面了。

将他领回家后,随手丢给了墨寒一间宽松的女士衬衫,让他起码不要赤身裸体。

看到兰又发了一封让她休息半年的带薪休假单,条件是对墨寒同时进行正当与不正当的教育并且记录数据,但是避免死亡,虽然这只是一个复制人。

这等条件,修蕾卡自然是欣然答应了,[认罪教堂]直接交给了原来的二把手托管。

再想了一晚后,墨寒的调教计划顺理成章地开始了。

为此,修蕾卡还制定了一套周密的计划,白天教他认字读书,不能当文盲,每周对他进行测验考试,自己亲自批阅。如果分数太低,将会进行惩罚调教,如果分数较高,则会进行奖励调教。

每月进行一次大考测试,若是分数严重偏离,则会进行拷问调教。但若是触发了原则性错误,比如考试作弊,或是一些[教堂]里明令禁止的事情,就会进行处刑拷问,若是多次犯错,则进行施虐处刑。

计划没什么问题,也很顺利地开展实施了,在将近两周的时候,墨寒的数理化都考出了高分,于是好奇巴巴地问修蕾卡“主人主人!我要奖励!”

同样的,修蕾卡自己也对墨寒的这个态度很满意,于是当晚,便带着墨寒上了自己的乳胶床。

“这是干什么呀!主人~”

“给你奖励呀~”修蕾卡虽然隔着面具,但是声音听得出自是轻快。

漆黑油亮的胶手熟练地给墨寒些微膨胀的下体套上安全套,防止待会精液飞溅引起自己不适。

随后纤手握着后者的阴茎上下攒动着,“嗯哼~舒服吗?墨寒?”

隔着润滑液和乳胶,感受着修蕾卡的玉指,别样的感觉刺激着更多的多巴胺激素充上墨寒的大脑。

“这种行为,是什么?主人。我为什么从来没有体验过?”

“是你的奖赏哦!以后你做的好了,主人就会赏赐你!听到了嘛?”少女轻柔的呢喃隔着呼吸面具,于平日嗜虐成性的可怕表情截然不同,更像是一位温柔的邻家大姐姐。

“唔~!”伴随着墨寒一阵抽搐,混浊的白色液体从下体中射出,挤满了安全套,和乳胶运滑油彻底混合在一起。

“好舒服的感觉,主人!”墨寒伸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同时也蹭到了修蕾卡的乳胶长手套。

“主人,你的手指……”墨寒顿了顿,咕哝了一下喉结,“主人的手指,好舒服。”随后便上手对这修蕾卡黑色的胶手抚摸了起来。

油滑的触感混合着乳胶独有的气味,在后者的指尖和鼻腔中形成通感,荷尔蒙和多巴胺的分泌更加旺盛了。

于此的后果,便是他的老二,再一次地勃起了。

“主人,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可以吗!?”墨寒盯着黢黑的面具镜片,幻想着背后的面庞到底是什么样的。

然而,本就有重度洁癖的修蕾卡在被墨寒抚摸着自己心爱的乳胶长手套时,已经略感不适。即使自己已经带了两副手套了,但还是决定以后还要再武装一下。

现在这家伙竟然堂而皇之地想看自己的真容,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不过碍于是奖赏,她也不可能发作什么。

于是,修蕾卡笑眯眯地转移了话题,“墨寒,你看你,下面又勃起了,主人帮你舒服起来,好吗!?”

两只亮黑色的玉手从厚重的修女服中伸出,揉搓,润滑着墨寒的下体,不时再辅以几下抓揉,可谓是缩放自如。

当然,在这种攻势下,没几个男人挡得住诱惑,所以,墨寒这个初出茅庐的小野鸭自然也是根本无法抵挡,没熬过两分钟,整个人便在飘飘欲仙中缴械投降了。

随后,修蕾卡把几乎晕厥口吐白混的墨寒交给了一般的[酷吏修女]带离自己房间休息后,缓缓褪下了修女服,将长及腋下的乳胶长手套缓缓剥下,丢进了洗衣篓,待会自然会有洗衣机器人来接收。

事情到这本来应该进入一个良性循环而宣告结束了。

可惜,这个复制人的本体是霜寒这个大冤种,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家伙抖m的性格可不是一朝一夕所能够练成的。

在体验过极致的舒适之后,墨寒不时会揉搓自己的下体以求的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但是每次都觉得差点什么。

总是求而不得而变得愈发欲求不满,在学习成绩拔高提升以换取奖励的同时,期盼修蕾卡给自己更多的考试以换取更多的奖励。

“主人,我还想体验那种感觉,不知到您能不能为我增加更多的考试!”墨寒直言不违地向包裹在乳胶之中的修女提出了请求。

“这可不是一个好念头哦,是会上瘾的,而且一个星期一次的频率刚刚好,也最有益于身心健康~”出乎意料地,修蕾卡竟然难得的摆出了语重心长的语气劝说道。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为修蕾卡一波劝诫就到此为止。

完全熟悉了修蕾卡住处的墨寒趁着夜深人静偷走了修蕾卡换洗的长手套,好在洗衣机器人更替的衣服太多,一两件的缺失同样被计算在了正常损耗之中。

“这就是……”墨寒拿起了其中的一只,凑近鼻翼闻了闻,一股少女都有的体香混合着清淡的汗味与乳胶味道的混合气息直冲脑门,他的下体也直接勃起了。

“这就是主人的手套吗?”将两只近乎70cm长度的胶皮手套蹭在自己的脸上,感受着几天前体验过的那种被修蕾卡轻柔抚摸的感觉,不知不觉中,晶莹剔透的先走液也已经流淌出来,渍上了自己的内裤。

“要不……”墨寒脱下内裤,将成型的乳胶手掌贴在下体上,轻轻拍打着,体验着修蕾卡的感觉。

后续直接用手指包住乳胶,握着下体上下攒动这,这也是他第一次体验到新奇的快感获取方式。

不过鉴于有了易得的奖励,墨寒便不再痴迷于每周固定的那次考试,成绩也有所下滑,不过都控制在及格线以上,这也是为了防止修蕾卡对自己的惩罚。

为此,修蕾卡也很费解,怎么这家伙的成绩下滑地这么厉害,还不止一次地关心过他,不过每次都被他以粗心为借口敷衍了过去。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墨寒私人柜里修蕾卡的服倒是越攒越多了。

譬如说她各种颜色的分指裤袜,大腿靴,胶袜,各类长手套,以及乳胶高叉紧身衣,甚至硅胶面膜罩,都有那么一两件。

无奈修蕾卡的衣物实在太多了,以至于丢失都不能及时发现。

不过,要维持衣物的总量不变,便需要采购更多的衣物,这笔多出的开支,算到了临时典狱长的账单上。

这笔突然多出来的报销,虽不会让那家伙起疑心,但是总是要问一问修蕾卡的。

不过,这也就暴露了墨寒的细节。

得知了这个消息的修蕾卡并没有淡漠如水,也没有怒极反笑,而是面具下的嘴角裂出了一丝极其诡异的弧度,瞳孔里险些失去了高光。

在吩咐了几位[酷吏修女]把墨寒控制住之后,她开始缓缓搜查这家伙的衣柜,果不其然,找到了自己丢失的内衣裤袜,而且上面都布满了白色的精痕。

“墨寒!?”修蕾卡冷兮兮地笑了一声“应该是犯罪嫌疑人墨寒!你认罪吗?”

“主人!我只是想变得舒服!我没有犯罪!!”墨寒苍白无力地辩解了几句。

“哦?”修蕾卡似笑非笑的语气从面具下传来,添加了几分厚重和朦胧,“那这些布满痕迹的乳胶长手套,和我的连裤袜,长靴,是哪里来的呀?”

“我……”墨寒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修蕾卡打断了。

“押到我的专属拷问室去,我要好好招待这犯罪嫌疑人!”

几位[酷吏修女]都下意识抽了口凉气,毕竟在修蕾卡的专属拷问室里呆过的人,出来的时候基本都不怎么完整。

不过她们还是照做了,扒光了墨寒的衣服,塞进了带着牢笼的囚车,从墨寒自己温馨的小卧室里被强制带出,送往幽暗灰冷的囚所。

修蕾卡的拷问室,与其说是单纯的拷问室,不如说是一间包罗百态的刑具博物馆,除了真正行刑的房间需要通过一条幽深狭隘的甬道以外,其余的墙壁上装饰这各式各样的刑具。

另外除了刑具的装饰以外,还附带有一些可能引起不适的拷问记录和凡人的生物组织切片。比如说前段时间刚被修蕾卡拷问的强奸犯,他的下体被完整的连同膀胱一起拔了出来,浸润了福尔马林后封存在玻璃柜中。甚至还配有专门的文字讲解,贴心地把犯罪记录和罪证还有拷问视频以二维码的形式贴在最下方,供给前来参观学习的[酷吏修女]贴心的观看演示。

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酷吏修女]所拷问的犯罪嫌疑人,或者说他们的身体组织,类似于眼球,牙齿,手指,手臂这一类的。

也鉴于此,墨寒在被装进囚车后随着上下颠簸看见如此恐怖的场景后,难免感到生理性不适。

“我也会被这么做吗?!!!”墨寒大声且极力地嘶吼着,但是看起来并没有多少修女愿意聆听一个罪犯苍白无力的诉苦,“谁来救救我!?救命!!!!”

“小子,你要是向典狱长大人乖乖认错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境界了~”某位看押他的[酷吏修女]慢悠悠地在一旁说道,“现在你就进去乖乖认罚,不要想着求情,那只会让典狱长大人的施虐心涌动的更加厉害~”

另一边,在墨寒被推入了黝黑甬道之后,修蕾卡找出了她最钟意的拷问贞操带,某个链接着膀胱内嵌式空心橡胶导管的排泄控制贞操带。

该贞操带禁锢阴茎的部分由全套高碳钢打造,绝对的坚不可摧,锁头则是由四位密码锁构成,其中的排泄控制机关每四个小时便会解锁一次,在密码错误后会进行高压电击,并且向典狱长的终端发送信号。

意表犯罪嫌疑人准备越狱,随之而来的就是更加严酷的拷打,反正修蕾卡动起手来绝对不会手软。

所以说带上了这玩意,别说是手淫射精,就连排泄都需要等待时间。

而与之配套的贞操护具还有一根可调节式的肛塞,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讲后者的排泄自由和射精自由彻底剥夺。

“该好好教育了!”修蕾卡将自己大臂上的长手套绑上两圈束带,防止最外层手套在拷问时产生位移自己还得去拉扯,否则会破坏形象。

最后重新把一切都笼罩在乳胶修女长袍下,如是便前往了拷问室,准备对他上这么一课。

“喂!醒醒!”修蕾卡踱步走向了正在装作昏厥的墨寒,“怎么,搞小动作的时候在行,认错的时候,就要搞小动作了?”

修蕾卡面具下的笑意愈发浓厚,也愈发阴沉,“我就喜欢你这样嘴硬的!~”

几乎没有什么犹豫,修蕾卡抄起一个针筒,抽了些淡黄色的液体,将其推入了墨寒的阴囊之中。

量不多,但是这次经历足够他铭记一生,因为这是疼痛放大药剂。

随机,这家伙的眼睛猛然崩开,嘴里撕心裂肺地吼出声响。

“哦!?”修蕾卡也从自己的下体中感受着久违未曾体验到的快感,面具下的脸色不由得红润了几分,“再给我痛苦点!!!哈哈哈哈哈!!!”

言毕将一根深喉口塞锁紧墨寒的嘴里,堵死他吼叫的权利。

“呐~呐~”漆黑的胶手拿着耳塞眼罩俯身凑近墨寒的身边,“听说过吗?中世纪有一种酷刑,就是将犯人的感官全部剥夺,然后对犯人进行殴打体罚,据说这样可以让他的疼痛放大好几倍呢!咯咯咯~”

不过,略显急促的防毒面具呼吸声和修蕾卡瞳孔里旋转的爱心,已经充分暴露了她现在的状态。

“呜呜!!唔!”尽管墨寒极度挣扎着想要求生,但还是徒劳无功,眼罩和耳塞的加入让他的下体疼痛得更加厉害了。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远没有结束,一片寂静和无声中,他感觉到了光滑的胶手在下体上揉搓打滑,甚至还在涂抹些什么。

不错,修蕾卡在她的油光发亮乳胶长手套上涂抹着媚药,意图让墨寒的下体快速膨胀后进行贞操带的插入拘束。

也因为是拘束拷问,所以并不会让这家伙彻底放松地射出精液。

在墨寒马上要达到性高潮巅峰的时刻,她停手了,随后的是带上了一副长款的医用橡胶手套,将油亮的小臂再次包裹起来。

感受着手臂上乳胶的再次加厚,修蕾卡的性欲更加旺盛了,得让他感受到更多的痛苦才行!

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根直径1.5cm的金属尿道棒抹上了媚药油,插入了墨寒的尿道。

几乎是瞬间,墨寒躯体一颤,被拘束起来到双手不由得瞬间紧握,巨大的刺激让他生疼的厉害。

也是同一瞬间,修蕾卡的体内也充斥着爽感,在乳胶的层层包裹和贞操带的封锁下,少女湿润的最深处,直接将积液喷薄而出,彻底高潮了。

面具下绝美的脸蛋已经红的不像话,瞳孔也已充斥着旋转的爱心。

“呼!呼!”

面具下的呼吸声更加急切了,拔出尿道开发棒的同时,插入了橡胶制的导尿管,顺着引线一步一步插入后者的膀胱之中,最后锁上了尿道和排泄。

墨寒则是感受着异物的插入以及极深的刺痛,自己的膀胱中充斥着强大的异物感,却又无可奈何。

同样,在这个过程中,修蕾卡又高潮了两次,现在她心底里,已经彻底想把这个奴隶玩坏掉了,直接变成性奴所带来的快感可比教导他获得的来的强烈的多。

她从没见过如此强大的痛苦指数,这家伙很值得培养。

就连之后的计划,修蕾卡都做出了修改,要想方设法刁难他,拷问他,让他体验各种酷刑,最后被犬化成为自己的人彘!

很快,在锁死了贞操带和肛塞后,修蕾卡便放过了墨寒,究其根本原因,是修蕾卡有点干涸了,高潮起来有点难受。

墨寒则是侥幸逃过一劫,但是好景不长,在如此严密的拘束,以及修蕾卡愈发刁钻的考试中,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外加上性欲的趋势,使得这家伙铤而走险地选择了考试作弊,并且勇敢地承认了错误。

殊不知,这正中了修蕾卡的下怀,因为这次与上次的时间间隔了足足一个月,她早就恢复好了状态,对于墨寒的拷问早就急不可耐了。

这次他被迫采取的状态是被拘束捆绑在分娩椅上,暴露出了自己的下体和肛门,即使那被贞操带和肛塞彻底锁死着。

“嘻嘻嘻~”如同调教自己宠物一般,这次修蕾卡完全没有表现出生气,或者说是发怒这样的状态,现在的修蕾卡,完全如同一位欲求不满的病娇大姐姐一般,属于是几万年没有露出过如此状态了。

再次拿出了五感遮蔽套装,熟练的给他注射上疼痛放大器,“咯咯咯咯~这次也是绝对不允许射精!不然的话,呵呵呵呵!我会让你这个犯罪嫌疑人生不如死!所以敬请享受吧,奴隶!”

修蕾卡这一次的拷问准备用上的刑具是电极,但,也不完全是电极。

还有很多造型各异,但是看着就恐怖异常的尿道拷问用具。

随手举例,现在某位[酷吏修女]的乳胶小手立正在用酒精擦拭的一根拷问具,便是由两个负载着直径约莫0.5cm的尖刺小球串联在钢棒上的组合。

有长度为30cm左右的柔韧棉棒,可以捅进受刑者的下体中,让其疼痒难耐,却又无可奈何。

有长满圆润倒刺的金属棒,一旦插入,其拔出所带来的刺激是任何拷问用具所不能比拟的。

但是最让修蕾卡中意的刑具还是一根金属制作而成的勾棒,前段分叉为鱼钩状锋利勾起,根据使用者力度可能造成轻敌或重度的尿道损伤。

当然了,这根东西一般只在拷问重刑犯的场合出现,不过多半也看修蕾卡这家伙的心情,所以保不准就拿出来用在墨寒身上了。

那这家伙可就遭殃了。

“首先是肛门电击呢~”柔滑的乳胶小手从蓬松的修女服袖口中伸出,解开了肛门处的密码,后一把抽出了那根长度半米左右的滑嫩肛塞,随手丢弃在地上。

甚至这根肛塞末端还在坚硬的地板上弹跳了两下,飞溅起一摊的白色混浊液体。

使用大号的鸭嘴钳扩张开黢黑幽深的后亭之后,两根金属铁棒深入了直肠内壁,还是处于未通电的状态。

冰凉的金属触感配合上酒精的挥发,使得铁棒与肠道内壁接触面痉挛地厉害,而这放在墨寒的表情上,则是一惊一乍的痛苦。

放在面具下修蕾卡的脸上,则是一瞬一涌的快感。

“咕咕咕~”修蕾卡淫笑着,把金属棒插的更加深入了,几乎快要捅入了大肠口。

随后胶手猛然按下了放电开关,微小的电流顺着巨大的电压在肠道内壁形成回路。

“呜呜呜呜呜呜呜!!!!!”受刑的那家伙发出了极其痛苦的嘶吼。

而行刑的这家伙,则是呼吸的愈发急促仓皇,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如此往复,电击转接停滞转接电击,持续了将近半小时,墨寒的肠道已经习惯了电流,甚至麻木了,所以疼痛感,也来的不是那么强烈了,甚至在若有若无地刺激到前列腺时,还有那么一丝享受。

“这可不行!(▼皿▼#)!”修蕾卡缓缓的在内心打出一个问号。

“?”

一把撤掉了墨寒的眼罩,让他直面自己接下来的拷问。

看起来,可怜的奴隶终究是逃不过典狱长大人最擅长的尿道拷问了。

几乎是解开贞操带的一瞬间,他的下体膨胀到了一个惊人的大小。

“吼?!”修蕾卡眯了眯眼睛。

乳胶手指向着墨寒展示了一下那根从[酷吏修女]手中接过的尿道棒,带着两个尖刺球,漆黑的外形让后者直接望而生畏地挣扎起来。

“别怕,昂!”修蕾卡缓缓拨动着墨寒的下体,一点一点将刺球插入他的体内,“第一颗~”

“呜呜呜呜……”

“第二颗……咯咯咯咯~”修蕾卡掩着防毒面具的呼吸管笑着,“怎么样,是不是,不疼呀~”

“呜呜……”墨寒极力摇了摇头。

“嘻嘻嘻嘻~别着急,一根~”修蕾卡从铁盒中掏出了她的珍藏款鱼钩拷问棒,“哪儿够啊?”

同时,语气变得很酥麻诱人,宛若一位吃人不吐骨头的魅魔。

“咕啾啾~嘿嘿嘿~”

全身包裹在乳胶中的性感修女,正用纤细的手指将恐怖的利器插入少年的下体中。

“咕啾啾~别颤抖哦~会疼的!”修蕾卡感受着体内越发不可收拾的躁动,手中的刑具插的更加深入了。

“上~下~”黑色油亮的乳胶小手捏着末端,刑具锐利的铁钩在尿道中划走着,为我们可怜的墨寒造成了巨大的痛苦,“上~上~下下!”

“不要射哦!”修蕾卡一边拷问着,一边威胁着,又是几乎一瞬间,打开了电流开关,接通了联通尿道上的铁棒。

“呜呜呜呜!!!!”

巨大的痉挛引得墨寒海绵体收缩,随后,铁钩和尖刺刺破了尿道,前列腺的巨大刺激也让精液混杂这血液一并冲出,溅射在修蕾卡的光亮胶衣和防毒面具上。

虽有洁癖,但巨大的痛苦让修蕾卡瞬间高潮,两只带着多层长手套的油滑胶手抱着自己的防毒面具颤抖着,“好!~太~好了!你太让我喜欢了!!!”

随后,便是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墨寒人生上最最黑暗的时刻。

他的教育计划被迫终止,整个人也被送入了典狱长的特别治疗室。

毕竟是有洁癖,换装完成的修蕾卡一身纯白厚重的乳胶手术服,从内到外的穿着分别的一条肉色分指裤袜和一条白色并指厚裤袜,白乳胶高叉紧身衣,泡泡袖乳胶护士服,紧身腰封和最重要的两副长手套,一副丝制的丝袜手套,外加一副从泡泡袖中伸出的白乳胶连衣手套。

下身则是常见厚防水台的乳胶大腿靴和[教堂]组织女生必备的乳胶安全裤。

对了,还有外披的一件白乳胶手术服。

2000流明的聚光灯下,修蕾卡的目光透过的防毒面具单项反光的镜片,洒落在墨寒一丝不挂被严厉拘束在手术台上的身体。

这次的手术会持续很长时间,是治疗,也是改造,更是拷问。

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修蕾卡想要获得更强烈的快感。

“对付你这样混浊的家伙,应该再带上一副厚实的乳胶长手套~对叭?”

于是在墨寒恐惧的目光之中,修蕾卡撩起泡泡袖,把白色乳胶的小臂包裹在医用手套之下,然后重新缩回乳胶手术服内。

“接下来,手术了!”

反锁住手术室的大门,修蕾卡为后者打上了一针疼痛放大剂。

墨寒颤栗的眼神紧盯着眼前的这位变态修女,拿出了手术刀和线锯,甚至还有切骨锯。

“你想?干什么!!!”

修蕾卡用一根粗大的深喉口塞堵住了墨寒的嘴,随后拉扯医用乳胶长手套发出特有的摩擦声。“接下来~,可能会有点疼哦!?”

锋利的手术刀划破墨寒的阴囊,乳胶手指深入其中挑逗了一会左侧的睾丸,“男~左~女~右!”

“嘿嘿嘿~”修蕾卡淫笑道,“你是男生 ,所以先切左边,我是女生,所以~后扎右边!~”

超乎想象的痛苦传达到修蕾卡的最深处,化作巨大的快感冲得她接连失声。

随着修蕾卡将手术刀刺入睾丸,墨寒直接翻出了白眼,但是特调的痛苦放大剂里有清醒针的成分,所以并不会晕厥。

但是放到修蕾卡这边可就不一样了,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极乐,过于享受的她甚至在连刺三刀之后才恋恋不舍地把左侧睾丸切除,又在右侧睾丸上扎了两刀。

这才把两颗废蛋割下丢进医疗垃圾箱。

“唔!呜呜~”

而反观此时的墨寒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放心,奴隶,本小姐可不会让你轻易地死了,我要让你!”修蕾卡的瞳孔化作了病娇的模样,“活的比死了还痛苦,为本小姐提供源源不断的快感!”

将导尿管接上他的贞操带,修蕾卡的此举是为了严格限制他的排泄,以集尿袋为基础设置周常排尿上限。

另外也可以以导尿管为基础反向灌入膀胱,是以此达到惩罚的酷刑。

如法炮制的,还有墨寒的肛门,被强制装上了肛栓,支持灌肠和正向排泄。

接下来,则是修蕾卡最期待的截肢时间,现在墨寒作为她最最喜欢的苦痛奴隶,需要时刻为她提供快感,有这健全的四肢可不行。

于是,在后者痛苦到嘶吼和来自地狱到绝望中,眼睁睁地看着眼前这个变态将自己的四肢锯了下来。

期间足足高潮了十次有余。

“主人,你能把我的头砍下来吗?!”

四肢被截断的人彘墨寒,颤抖着问道。

“哦对,把你的嘴!”修蕾卡惊喜道,“变成女性的下体如何!”

于是再一次,灵活的乳胶小手替他装上了扩嘴器,拔下了后者的牙齿,以骨锯切开了上颚,切除了舌头,彻底把他的嘴缝制成了女性的下体。

而后重新塞上了深喉口塞。

手术进行到这里,已经过去了十四个小时,而修蕾卡本人,也因此收获了极其巨大的快感,十分庆幸遇到了墨寒这只苦痛奴隶。

而后的日子里,他的灌肠液一般由营养物质和痛苦放大剂共同调配而成,墨寒也成为了修蕾卡拜访自己玉足的高级垫脚石,以及高级坐凳。

而但凡修蕾卡有一点不满的感觉,墨寒都将经历生不如死的几个小时。

视角回到霜寒这边,在阅读有关复制体的详细资料后,这家伙倒吸了一口凉气,颤颤巍巍地问左右手侧的金白修女两人,“我以后,不会也是,这个结果吧。”

回应他的是莫离面具下盈盈的笑意,以及金修女面具下望穿秋水的一抹瞳孔。

虽然两者他一个都看不到,但是,有种恐惧感,是逃不走也避不开的。

瞬时,他饶是带着拘束具,也跑出了堪比飞人的速度,引得一路上的[磔罚修女]和[缉查修女]大为吃惊。

其中,某一段议论如下。

“这新来的上司怎么神经兮兮的~”

“谁知道呢,也行是个傻子~”

<< 教堂 第七章教堂 第八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教堂 番外篇一”

  1. 我靠,这回怎么这么刺激,太血腥,太暴力了,完全满足我的xp,真的没看过这么爱了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