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七章

教堂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这是……”一位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少年缓缓睁开了眸子,一对招子很是清澈。

“在哪?!”

但周围是全白的吸音棉,完全没有门的迹象,就连脚下都是厚重且蓬松柔软的海绵地面。

自己则是被捆着拘束服,双脚被锁着捆绑带,放置在这里。

事实上,[教会]组织的建立之初,定义便是要惩罚那些法律所不容的犯罪分子,且是要作为地狱而存在的。只是早期的教会管辖范围比较宽松,一些至少是看起来不那么道德的行为也被归于其中。毕竟,以[赤修女]这种轻淼淡水罪名,是绝无可能在如今的[教堂]中被拷问的。

……

作为[教堂]组织的首位修女,兰可是有这丰富的经验,每次[教皇]尼菈指派其的任务,都能圆满完成。

“嗯~”葱白的玉指划过平板电脑,上面是羁押人员的犯罪名单,兰的嘴角裂出一个微妙的弧度,“同时脚踏三条船,但却只骗感情不骗身,祸害过十几位姑娘,臭名昭著的偷心贼……”

“看来,他是最佳的人选,不过……”兰拿起一旁的赤红色面具,“呵呵呵…呵呵……”}

霜寒按下了录播设备的暂停键,可以说他在[教堂]中的探险由于莫离这家伙的加入而变得顺畅许多,同时,也探索了一些更加偏僻隐蔽的角落。

比如,这段标注了不知名U盘,便是从教堂区底层水域搜查而来,霜寒对那段温度极低的高压水域可是记忆犹新,果然北冰洋的海域名不虚传,不论是海面还是海底。

“冤种~”[白修女]面具下清脆的声音传出,“录像带待会再看!先过来吃饭~,我做了排骨年糕!”

“好嘞~”霜寒吸溜了一下口水,“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吃到沪菜,果然江南大妹子就是好,嘿嘿~”

却不想从内房间走的急了点,误触到了暂停按钮,记忆U盘又开始缓缓播放起来。

但其目录上赫然是[明月兰,记忆],[花虹,记忆]。

……

{“你叫明月兰?是传说中休息龙武秘术的那个不死人?”某个阴风呼啸的夜里,[尼菈]的身后跟随着一位身着墨蓝旗袍的高挑女子。“不过,这世上竟真有龙武秘术?”

“我不想卖关子,我想加入[教堂]组织!”女子的眼中透露着清冷,“他们夺走了他,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而政…”

“而政府显然是站在那些家伙那里的。”尼菈背着障月,墨色的背影下传来一句明月兰的心声,“加入[教堂],也就意味着舍弃社会上的一切,包括你的人权,物欲,情欲,乃至部分重要的记忆,彻底成为[修女],你确定?”

“他已经走了,把我的心,也一并带走了,任凭这身体再如何不老,没了他,终究也只是一具空壳罢了。”

猛然,少女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少年的脸庞,是与当今社会盛行的小鲜肉截然不同,带着点那么点不正经的痞里痞气,却又是十分沙雕乐观的一个大男孩。}

而若是霜寒能看到此时明月兰的回忆,定然能发现自己和明月兰回忆中过去的那个他,有那么几分神似。

{“嗯,我知道你的决心了,跟我来吧。”[尼菈]领着明月兰背对着障月,缓缓走向了某个树林之中,“不过,我还想告诉你一些细节,毕竟在你成为[修女]之后,所有的记忆都将不存在了,所以无妨。”

待明月兰成为[墨兰]前的那几秒,[尼菈]缓缓开口说到,“他,替代了你,而且他还活着,准确来说,以你们的文化来说,‘转世’,这个词,更合适。”}

然后,明月兰的一切记忆,都被[尼菈]凭借技术手段修复的有声录像形式记录在[教堂]某块储存区之中,不过关于这一切的记忆,她本人,并不知晓。

随后,名为[花虹,记忆]的片段开始播放。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我没有犯罪!!!我是无辜的!!!!!!!”画面中,名为花虹的少年奋力挣扎着,被可惜身着厚重的拘束服,显得苍白无力。

“呼,嗤~”来者是两位带着厚重呼吸面具的高挑胶衣少女,漆黑油亮的乳胶手指从棉质修女服下伸出,长裙下的脚踝处能看见是厚防水台的长靴,随和而不失礼貌的微微内八无不透露出优雅,辅以面具下厚重的呼吸声,更有种别样的朦胧美。

某一位[磔罚修女]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器,瞬间,棕黄色的武器从白色墙壁的缝隙中喷涌而出,“呼,嗤~”

“你们这是反人类!!!!咳!!咳!!!!咳!!!!!我要去政府部门告发你们!!!!咳!咳!咳!”

而回应他的只有两位少女面具下厚重的呼吸声。

“呼,嗤~” “呼,嗤~”

而随着房间内的能见度逐渐下降,花虹的意识也逐渐从清醒走向了彻底模糊,只是勉强能看见自己被两位少女捆上了拘束轮椅。而身体的肌肉彻底断片,眼看着一条又一条的皮革拘束带绑上自己的躯体,无助感,绝望感涌上心头,却又无可奈何。

待到自己的意识再度清醒过来时候,却是看见了另一位高挑的女子,而自己不出意外的一丝不挂被捆在拘束椅上躺平了,一副准备受刑的样子。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人体实验吗?!”华虹几乎是扯着嗓子喊道,还是说要噶了我肾换钱!?

“呵呵呵~”清冷少女赫然只是穿着一件墨青的旗袍,一双修长的玉腿上包裹着噌亮的黑色连裤袜,约莫厚度在50D左右。

明月兰的面容也是姣好,只是看向华虹的眼神不太对头,后者总觉得她有种看牲口和猪猡感觉。

“老实告诉我~”兰把手中的折扇一收,在花虹左侧脸旁咬耳朵,说道“你采了几朵花?”

“什么采花!?”我可是正人君子,怎么可能采花!!!“那种偷鸡摸狗投机倒把的事情我从来不做!!!快把我放了!”

“哦?需要我说几个关键词吗?”兰一个侧转身,手中折扇一摇,“楚婷,是一个吧~”

“听…听不懂!!”花虹咕哝了一下唾沫,“我不知道什么楚婷!!!”

“华城代优子~”兰装作思考样的转了一下美眸,嘴角列出了弧度,“要我说出第三个吗?那待会对你的惩罚,可就加重了哦!呵呵呵呵~”

“不可能!”花虹的眼中近乎癫狂,“你怎么会知道她们!!但是那又怎么样,我什么都没对她们做!即使我脚踏多条船了,我也没犯法!!哈哈哈哈哈,这是我的人缘,羡慕吗!?”

虽然明月兰的记忆被删除了,但,她的本心还是决然不会改变的,在她眼里,爱情是至高无上之物,一生只爱一个人,是她对自己的格言。

而说出这种话的花虹,无疑是在雷区上蹦迪。

“你……”兰笑了笑,“等我会~让我换身衣服~,毕竟这身是我最喜欢的一套旗袍,万一脏了可就亏大发了~”

更衣室中,兰缓缓退下了自己的旗袍,露出了自己下身上裤袜内的银白色紧身贞操带以及上半身的胸锁。

首先是一双军绿色的分指乳胶长袜,将包裹在裤袜下的玉足缓缓伸入袜中,本就是分指裤袜的黑丝脚趾被紧致的乳胶再次包裹,而乳胶也随着顺滑的裤袜缓缓吞没了兰的小腿,大腿,最后在大腿根部收束停止。军绿色的胶袜贴合着内层的裤袜,呈现出别样精致的美感。

而后是一件漆黑油亮的乳胶打底裤兼紧身百褶裙,与之并行的是一件高叉紧身衣,细腻紧身的乳胶包裹着银白色的贞操锁,将兰的细腰彻底收入囊中。玉足伸入打底裤的裤腿中,百褶裙提上细润的腰肢,只剩下足尖暴露在空气之中。

撇了撇周身放置着的漆黑大腿靴,兰还是先拿起了一副同样军绿色的披肩乳胶长手套。油润的闪光混杂着乳胶的香气,将兰的藕臂联通着香肩,一并包裹起来,青葱的玉指也被单独收紧,玲珑紧致,只在手腕处有那么一丝褶皱。

胶手从旁边的抽屉中拉出一副乳白色的乳胶围裙,绕在自己的脑后打上结,缚住自己的月腰,

自此,明月兰除了面部以外的身体都被层薄润滑的乳胶覆盖了起来,“呼呼,真是,舒服~昂~ ~”

兰发出了一声娇嗔,她太喜欢乳胶裹身的质感了,当然,这是在她加入了[教堂]以后养成的癖好。

“这靴子的防水台,还真是高~”兰检视了一下自己层层包裹自己玉足的大腿靴,防水台至少厚度也是5CM,“不过,真好看!”

最后是防毒面具,以及自己作为[墨兰]的证明,一副天青色的面具,[尼菈]为自己量身定制的全脸式面具。

上刻有青鸾戏鸳,雕花崔轶,华美异常。

“不过,鉴于要对他行刑,”兰有些不情愿地在覆面上重新带上了一副防毒面具。

拧紧滤毒罐,兰深吸入一口被过滤的空气,双层面具下的面颊泛出了些许红晕,“是乳胶的味道!!!舒…..舒服!”

银色的单向反光镜片闪动,又从衣柜里抽了几副长短不一的漆黑乳胶长手套,随手丢在了摆满刑具的推车上,“该去,准备手术了~”

另一边,看着全副武装的明月兰走着猫步向自己缓缓走来,油绿色的乳胶手指上推着满载可怕道具的推车,花虹暗叹一声大事不妙。

“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份,从人,变成罪犯了哦~”兰的胶手拿起一根注射器,从某个药瓶中抽取了些许同样墨绿色的浓稠液体,扎入花虹的静脉经行着静推。

“性欲抑制剂~”兰隔着两副面具的咬耳朵依旧轻音动听,“防止你在之后的去势手术中发生性高潮哦!”

“去势!!!!”听到这个词,华虹的瞳孔紧缩,“别,饶了我,绕了……呜呜呜!!!!”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自己的供词,兰军绿色的胶手已经拿着台钳夹住了他的舌头,语气也变得恼怒了许多,“罪人不配说话,聒噪!”

“呜!呜呜!!!呜哇呜哇!!!”

回应他的是又加上了一把钳子,疼的后者死去活来的。

“先让我看看你的下体~”明月兰拿起自己带来的另一副及肩黑色乳胶手套,将自己玲珑的玉指裹入其中,“对付你这种人,戴上两副手套,是最基本的哦~因为我怕脏!”

“你的身体让我觉得脏!包括你呼吸的空气,若是不带着这一副面具,我怕是都恶心死了~咯咯咯咯咯~ ~ ~”

不得不说,静脉注射的性欲抑制制剂起效很快,任凭兰纤细油亮的漆黑胶手如何摩擦后者的下体,全然没有膨胀的迹象。

“有点无趣呢~这样!”顺手从推车上取下一根约莫半米长的纤细毛绒刷,准确来说,是给整个尿道和膀胱’按摩’的毛绒刷!

“知道这是什么吗?”兰黑色的亮手摩梭着这根恐怖的刑具,“若是沾上能让你身体高度敏感化的制剂,或者说是带有生殖毒性的媚药,更或者将媚药通过这个空心导尿管反向灌进你的膀胱,会如何呢?!我很期待哦~”

“咯咯咯咯咯咯~”

“呜呜呜!!!”

“放心,不会很疼的~”说话间,兰已经拨开了后者下体上的包皮,完全浸润了敏感提升药剂的毛刷款导尿管插入了花虹的尿道。

“呜!!!!!!!!!”

“继续深入~”胶手缓缓蹿动,半米长的毛刷也是缓缓没入后者的阴茎之中,顺着尿道,卡在膀胱之中。

“然后是,嗯?!!!!!!!!”一些白色不明液体猛然从导尿管的口中蓬勃而出,溅射在了明月兰的胶手上,引得后者好一阵恶心。

“还好我带着手套!”兰迅速换上另一副长手套,同样是高贵的亮黑色,至少长度不如之前的这副,在大臂靠近肩膀出露出了一短截军绿色的乳胶。

而换下的这副手套就被送入了花虹的嘴里,让他自己品尝着自己的肮脏体液。

作为报复,火红色的辣椒油,混合着具有生理毒性的媚药,被混合在大型注射器中,沿着“毛刷”导尿管,倒灌入后者的膀胱。

“呜!!!!!!!!”花虹又是一阵抽搐着,表情变得极度痛苦!

“嗯~”明月兰看着大气不接的花虹,面具下发出来一声满意的长吁。

“接下来,是后庭呢~”也就是说,胶手抽了一罐同样的药剂,“该灌肠电击治疗了~”

乳胶色的黑手缓缓推着红油混合着生殖毒性媚药,使得后者在灼热的地狱中感受到极为痛苦的快感。

甚至都不能说是快感,是极致的痛苦而物极必反导致的精神错乱!

漆黑油亮的左手食指堵着大型注射器的注射口,右手托着内壁染上火红的灌肠器,俨然明月兰一副调教师的拟态。

插上金属肛栓,接通电极,甚至还送入了一根细小的铂丝进入花虹的膀胱。

“呜哇呜哇呜哇!!!!!(你真不是个人啊!!!!!)”

“呼呼呼~咯咯~ ~”

“想要尝试一下乳胶的触感吗?罪人!?”灵巧的手指上涂抹着暗红色的辣椒油,均匀地涂抹在花虹的下体上,乳头上,也几乎是瞬间,乳胶的舒适感被灼热的刺痛感一扫而空。

“还不够哦!这些还不足够偿还你对女孩子们所做出的罪孽!!!”说着明月兰按下了某个遥控器上的按钮,紫色的提起伴随着排风机的轰鸣声灌入刑房内。}

电流,辣椒,高敏感度,甚至带有刺激性瘙痒的雾气,花虹的回忆便是在此中断了。

“好家伙,兰那家伙玩的还真花啊!”不过,莫离冷眼撇着一旁跪坐在地上的霜寒,在两人搞起暧昧之后她便摘下了面具,对他不再做保留了,当然,在调教室除外,“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看别的女人!”

“我……真是捡来的录像带啊!!!”

“艾莉你信吗!?”

带着金色面具的少女摇了摇脑袋,表示拒绝。

“吼!?”莫离随手从柜子里翻出一副白色长手套,包裹住玉手,拿起墙上的马鞭,“看起来,你是皮痒了!冤种!”

“救命!!!!母老虎杀人啦!!!!!”

“啪!!!!”

“啊!”

此时,只剩下了在一旁捂嘴偷笑的艾莉,气氛好不欢愉。

<< 教堂 第六章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