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二章

教堂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威利尔地下监狱]建立在地下空洞的最深处,螺旋状盘旋在地下熔岩管里,也是[白修女]所经常出没的地方。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教会中能联系的上她的人,只有教皇[尼菈],其余的修女只会觉得白修女神出鬼没,行为不可预测。

而且[白修女]极其神秘,对于拘束,隐匿的癖好比其他几位修女严重的多,换句话说,有严重的恋物癖。

上个月最后一次夕子见到[白修女]的时候,出于打趣的心态,她扒下了后者的面具,结果发现面具后是另一副硅胶面具头套,五官非常精致,就是不知道和她的真容相比谁更好看了。但实际上[白修女]硅胶面具下,还贴着一张黑色的补水面膜,用她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即使别人看不到,也要好好善待自己的脸,甚至有时候出门前她都要化妆。至于有没有想要刻意隐藏自己的心思,除了她自己,估计是没人知道了。

而夕子这么做的代价就是被教皇罚了一个礼拜不许摘下贞操带,取消周末休假两个礼拜。

“一个礼拜的贞操带,呜呜呜……”夕子推着霜寒沿着螺旋状的斜坡阶梯走向[威利尔地下监狱]的底层,每搁将近20m,管道崖壁上都会开凿出一条甬道,进去就是阴森腐臭的监狱牢房了,不时会有带着防毒面具的[磔罚修女]从甬道中走出,少数几位修女身上的胶衣还附着这大片的暗红色污渍,散发着浓厚的腥味。

夕子上次就在这里扒下了[白修女]的面具,也难怪会,触景生情了。

“真是的,那家伙不会觉得闷吗?我带着一层面具舒适度才刚刚好来着。”

说话间,霜寒瞥见一尊金属制的铁处女,应该是被描述成改造过的金属铁处女,下面安装了两条三角履带,铁处女的上身挂着两个机械臂,就沿着倾斜坡道这么巡逻着。

“那是什么玩意?”霜寒有些震惊,“会自己动,自己抓人的铁处女?”

“哦,那东西吗?[赤修女]的杰作,据说是最近玩了什么名叫≮老头环≯的游戏,然后受到启发设计出来的,说是能自行抓捕逃犯,不过为了不让逃犯直接暴死,里面的刺已经全部换成软胶的了。”夕子戏谑地看着霜寒,面具遮不住的瞳孔,美的牵魂。

“不了不了!”霜寒连忙摇头,然后回了一个坚毅的眼神“谁知道被你们抓住之后下场会咋样,我还是老老实实配合好了!”

“开玩笑,有这么一个乳胶大美人折磨我,虽然可能会痛,但是之后还能当教皇啊,这是什么肥差。”想到自己之后能命令这几位修女,单身18年的霜寒就兴奋。

“咯咯咯~那我很期待哦,你的表现!”霜寒的轮椅推行结束了,到了某一个甬道口,“我让[白修女]准备好了的,特别拷问室,待会好好取悦我吧~”

甬道不长,内壁刻满了雕花,以及悬挂着一些看着就很可怕的拷问具,不过大多数应该是装饰用的,毕竟很多都锈蚀了。

拷问室的守卫是一位银骑士,以确保夕子的安全,不会被霜寒反将一军。

随着厚重的石门缓缓关上,数十根燃烧着红色油脂的蜡烛点燃,摇曳的火光把原本就是红色石灰岩的房间倒映的如同人间炼狱。

“那么,我们开始吧~”夕子从一旁的壁橱里拿出一罐装在玻璃瓶里的紫色凝脂,“这是强效媚药哦,如果你能忍住十分钟不射,那我可以考虑减轻待会的痛苦程度。”

霜寒的轮椅已经被调节为了M字开口的拘束样式,解开贞操带以后,整个下体整个暴露无遗。

夕子的胶手挽出一部分媚药,挑逗了一下霜寒的下体,让它膨胀起来,“真是敏感的小家伙呢,呵呵~”

随之而来的感觉就是自己的老二被冰凉滑嫩的纤手抚摸揉搓,一时间,射精的快感充斥着自己的大脑。

“怎么了?在很痛苦的忍受吗?嘻嘻。”夕子的另一只胶手缓缓剥开霜寒下体前的包皮,涂满了媚药的长手套在阴茎上画着圈圈。“想射就射吧,没事的,咯咯咯,就是待会更加痛苦罢了~”

霜寒现在有些度日如年,别说十分钟了,十秒自己都不一定忍受的下去。

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夕子见到这个男人如此顽强,面具下的黛眉挑了挑,松开了调弄龟头的手指,一把拔出来插在后厅里的灌肠塞子。

“噗!”霜寒两眼一翻白,再也忍不住了,浓厚的精液从尿道口喷射而出,粘在了夕子的胶衣上。

“啧啧啧╮( ̄▽ ̄)╭~”夕子看着自己沾满腥臭精液的乳胶长手套,转了转手指,虽然还是一样的灵活,但心理上总有点恶寒。

虽然自己对这男人的好感度虽然提高了不少,但是还远远没到那样到程度。

“我想要一副干净的手套,所以……”夕子的眼神猛然变得魅惑起来,撩起自己的长袖,把包裹在乳胶长手套下的小臂伸到了霜寒嘴边,“自产自销!”

吮吸着乳胶的味道,自己精子的味道,各种味道混合在一起,霜寒的意识连同他的下体一起,变得模糊了。

“咯咯咯咯……”看着自己重新油光焕发的长手套,夕子对眼前这乖顺的囚犯越来越满意了,“听说你还是个冤种?怪不得教皇大人会选上你。”

“从刚才开始我就有些好奇,修女姐姐你们说的教皇,到底是谁?”霜寒发现了眼前这个少女对自己并没有太大的敌意,所以到也不是不能好好交流。

“~不该知道的,知道太多不好哦(´-ω-`)!现在你只要虚心接受我的拷问,招供出你的真实想法就可以了!”夕子把原先准备好的痛苦之梨卷轴摊开在石桌上,胶手划过某两个,也比对着霜寒的大小。

“现在配合姐姐,不然要受苦的哦!”夕子的双手托着一根长度将近半米的最大号刑具,朝着霜寒的后厅挑逗着。

“慢慢~慢慢~没入~”灵活的乳胶小手旋转着,巨大的痛苦之梨逐渐塞入了霜寒的身体里,但强烈的异物感也让后者几近痛苦扭曲。

霜寒看着修女的银瓷面具,依旧是优雅且庄严圣神,但他能感觉到,面具后的少女在笑,且笑的妖艳。

“如果你想成为教皇,也就意味着我需要对你实施更严酷的拷问!”

胶手缓缓旋转痛苦之梨后方的动纽,巨大的张烈感从直肠内部撕裂着霜寒的大脑。

“哟西~”夕子满意地看了看霜寒的后厅,开始慢条斯理地介绍起痛苦之梨的发展历史,“以前这东西,是欧洲人用来拷问那些不守妇道的荡妇的呢,它能让她们体验到比死亡更可怕的痛苦呢,咯咯咯~”

霜寒的菊花被强制张裂着,不断有粘稠的液体从肛门中滴落。

“看起来,是肠液呢。”夕子漆黑的胶手沾了沾晶莹的粘液,拉出了丝,“接下来,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说话间,抽出一根细而修长的尿道棒,“咯咯咯咯,是尿道了哦~这是为了拷问男性特别制作的痛苦之梨呢,而且貌似现在只有[磔罚修女]会用到它吧~”

“来吧,我准备好了!”霜寒一改之前的颓态,抖m的本质已经充分暴露了出来,既来之则安之,我逃避不了那就享受它!

“哦?咯咯咯?”纤长的亮黑色手指拿捏着刑具,一点一点地深入霜寒的下体,直插输精口。

“现在,我要开始……”胶手轻轻捻动痛苦之梨,后者在霜寒最敏感的地方极致的撕裂着“扩张了哦~”

“呐呐呐,疼吗?”

霜寒看着面具下恶魔般的眼神,又是全身包覆着乳胶衣的可爱修女,自己竟然,从痛苦中获得了快感!

“嗯?”夕子发现这家伙和自己的预想有点不太一样,“明明已经扩张到极限了,为什么还一脸享受的样子呢?”

“哼(ノ=Д=)ノ!”夕子反手抓起一个灯泡形状的深喉口塞,朝着霜寒的嘴里捅去,“本小姐就不信了,难不成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喜欢受刑法的人?”

“唔,呜呜~!”霜寒叫唤了两声,眼神变得更加迷离了,“太爽了!被这样的乳胶修女拷问!要不是下面被堵着,我八成是忍不住了!”

转眼间,十分钟已经过去,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难不成我为了调教这家伙,还得去请其他修女?那也太掉价了!”

但是,万一被这家伙通关了,岂不是我以后就是他的人了,虽然……虽然……夕子没忍住看了霜寒一眼,抛开抖m不谈,这家伙颜值还是可以的……

“唔!我在想什么!”夕子的面具下竟然久违的生出来绯红。

……………………………………………

另一边的监控室中,一位穿着灰色紧身甲胄覆盖着银色面具的高挑修女叹了口气,看向身边一位少女,“莫离,你去!夕子看来是顾不上了,这家伙已经完蛋了……”

“嘿嘿嘿,我就知道这日本人不靠谱,还得是我!放心吧[银修女]大人!”

少女体型的修女缓缓转过了头,修女头巾下是一张富有光泽的白色面具。

说到[白修女],这位身为莫离的少女患有严重的恋物情节,对能把自己包裹起来的一切衣物都抱有浓厚的兴趣。

比如说她现在的修女长裙下是一双超高筒的白漆皮长靴,靴下是一条600D左右白色高腰裤袜,厚裤袜下还穿着长度及胸的肉色分趾裤袜,两条裤袜在腰间被束腰带收紧后上锁,覆盖住了自己作为修女的证明--贞操带。

裤袜的材料是人工合成的高密度蜘蛛丝,在保证透气的情况下也几乎完全不能被外力破坏,可以说是[教堂]内部工作人员的防护装备了。

“我会让这家伙变成女人,但是是通过更奇怪的方式,嘿嘿嘿~”少女面具上的花纹连同瞳孔都闪着淡灰色的流光。

画面转到[黑修女]这边。霜寒被折磨得极其舒爽,完全没有半点痛苦的样子,反倒是夕子这边已经破防了。

本人已经把自己的面具摘下了,自己妖艳绝美的真容就直接暴露在霜寒的眼前,后者更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外射了两次。

“摆烂吧摆烂吧……”久合夕子的脸上挂上了一副死鱼眼,“这家伙也太过分了,对其他犯人起效的刑具对这家伙完全就……唉……破防了家人们……”

夕子回头看了看正躺在拘束台上呻吟的霜寒,叹了口气,“那就希望你能把剩下五位修女也搞麻吧,我的拷问在她们面前可不值一提,呵呵呵呵……”

意味深长地回望了霜寒一眼,夕子呼叫了[白修女],自己这边宣告失败了,随后就是高跟长靴出门的践踏声。

………………………………………………

良久……

当霜寒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正处在一个类似教堂礼拜厅的地方,身上的拘束道具已经全部被拿掉了,只是依旧被拇指扣锁住了双手双脚,且是从天花板和地板上上伸出的铁链,自己依旧无法自由行走。

“册那,我还没爽够呢,怎么就给我丢到这里了?”环顾了一圈四周,除了珐琅玻璃制的教堂窗口看不见外界和教义神像有点奇怪以外,其他的一切都和普通的教堂没有区别。

“啧,这神像……”霜寒皱了皱眉。一个全身被重度金属枷锁拘束的家伙,双手双脚被吊缚着,接受六位少女的拷问。

“不会这是教皇吧……”霜寒到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预感。

“你醒啦?”彼时,一位带着白色灰流纹面具的修女少女出现在霜寒的面前,恍若没有任何脚步声一样,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好正常的修女……感觉和这里的氛围好契合啊……”霜寒陪了个笑脸,也是立即反应过来,“您就是[白修女]吗?”

可霜寒不知道的是,在厚重的修女长袍下,这位少女穿着多变态到装束,光是面具就带了两副,甚至连霜寒看见的瞳孔,都是假的。

白色漆皮靴的跟不高,大约7cm左右,还是宽底高跟,加上礼拜堂的地面是柔软蓬松的地板,也难怪少女的行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很聪明嘛!嘻嘻嘻(♡˙∪˙♡)……接下来轮到我调教你啦!”少女转身绕着霜寒走了一圈,从神像下方推出了一辆小推车,“还请配合我哦~不然我不保证你会不会大,出,血!”

说出最后几个字的时候,莫离顿了顿,强调了一下语气。

“请吧!”霜寒眼神有点不屑,“我都把你们的[黑修女]搞破防了,害怕你不成,哈哈。”

“那么,首先是这个!”黑色的长袖下伸出的白色乳胶小手揭开了推车上的白布,拿出了一根插入式的贞操带。

“等等!别!”上一秒还挺胸抬头的霜寒害怕了,因为……这玩意的长度能有半米,通体墨绿色,还带着橡胶做的倒刺。

“这是能从尿道和膀胱一起施加压力的道具哦,能让你的下体萎缩起来呢!”莫离的胶手一边把玩着贞操带,一边给霜寒解释道。

霜寒看着少女油亮的乳胶小手,喉结动了动,“那个……请告诉我你的手套是什么样的,求你了!”毕竟自己对乳胶长手套情有独钟,如果确认了的话,那直接就是在自己的性癖跳极乐净土啊。

“哦?居然对这个有兴趣?真巧……”莫离缓缓解开自己的修女服“但是处刑要加倍哦,你可是在给我提要求呢~”

半晌,莫离把外套随意丢在地上,霜寒却是看的眼睛都直了。

大腿根部的长靴下一条白色厚裤袜,腰间则被束腰锁死,重头戏的手套部分则是长度越过肩膀,将整个腋下和锁骨都包覆起来,靠着一根松紧带勒住脖子防止手套脱落,两只极长的白色乳胶手套松紧带呈X字形从脖下划过。

“喜欢吗?这副长手套,嘻嘻!那接下来,该干正事了呢……你欠我的要还我哦~”

“不,不要!饶了我吧……啊……”

<< 教堂 第一章教堂 第三章 >>
18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4 thoughts on “教堂 第二章”

  1. 写的也太好了,希望作者赶快更新,如果有困难可以放收款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