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霜寒 ♥

教堂 第八章

教堂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就是觐见教皇的日子吗?”霜寒看向莫离,这家伙正在整理着着装。将反光的亮白漆皮大腿靴包裹上自己双层裤袜的玉足,现在这对玉足对霜寒的吸引力小了些,毕竟已经被多次强行塞进嘴里了。

莫离穿的是一套精美的修女礼服,没有过多的装饰,但是长裙上的每一道褶皱,都散发着亮白色的金属光泽,脸上的面具换了一副,可能与本人的五官没有那么贴切,但是却有这圣母般的慈祥。

“是啊,但是,这次,不只是觐见!”莫离面具下发出沉闷的声音,嘴角列出一抹诡异的弧度,戏谑地笑道,“想看看教皇的真面目吗?”

“主人,您作为新任教皇的时机已经成熟了,我们六位修女将拥护您上位。”从霜寒背后阴影中走来的艾莉,全身包裹在厚重且华丽的亮金色乳胶修女Lolita内,修女头巾下的金面具貌似也换了一副,微眯的双眼与精制的嘴唇鼻梁,宛若蒙娜丽莎般优雅恬静。

随即莫离和霜寒坦白了一切,原来教皇的行径早就让其无法忍受“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被无止境的禁欲吧。冤种,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获得了不少的快乐,还不用担心被教皇发现,所以,我不想失去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解决教皇!这样整个[教堂]就能革新!你也可以名正言顺地当我的男友,或者是私人奴隶~”

莫离内心其实早就认定了霜寒了,所以,在权衡一番兰的话以后,和其他几位修女达成了共识。

“艾莉也不想失去主人!”[金修女]金色的小手也揪着他的衣角,让后者顾左右而言他。

于是这家伙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再瞅了瞅金白二女,瞬间暗骂了一句,外加扯开话题,“册那,有点丢人的啊,我像是瘪三嗷!”

的确,[金修女]的静谧恬美,[白修女]的端庄慈祥,而到了霜寒这边,只有一身乳胶衣加上几根黑色拘束带,一个裸露的银白色钢制贞操带束缚了他的老二。

除外脚上蹬了个黑色雨套鞋,几乎可以说是赤身裸体。

好在这家伙肌肉比较有棱角,紧致的乳胶把他的腹肌表现的凹凸有质,再加上他高高瘦瘦的,所以除了是个紧身衣变态之外,观感其实还行,不至于那么的地痞流氓。

“你就这样吧╮(﹀_﹀)╭”莫离走进霜寒的身边,亮白色的纤细手指从袖口中伸出,与霜寒漆黑的大手死死扣在一起,而另一边一只金色油亮的小手也伸了过来,示意霜寒牵住。

“主人现在开始要叫我和莫离姐姐[金修女]大人和[白修女]大人,”艾莉面具下的大眼睛盯着霜寒,惹得后者怪不好意思的,“不然计划被识破我们可能都会被处理掉。”

霜寒咽了一口气,这里的处理掉是专用于不听话或者反叛的教职人员的,方式是将修女彻底封装在乳胶之中,剥夺无感,只通过下体内灌入的液体维持生命,以此永远效命于[教堂]。

而男性的处理方式,一般是直接赠送给某些修女当做玩物,可以随意地被残杀,屠宰,一切都随修女的意愿。

霜寒可不想这样。

于是,很自觉的,这家伙一秒入戏,“知道了[金修女]大人,请放开我的手吧,[白修女]大人也是。”

挣脱了两位伊人绵柔的玉手,凑近[白修女]的耳边道了一句,“我现在是你们的犯人,羁押我,增加可信度。”

随即莫离手一挥,几位[磔罚修女]就将霜寒五花大绑地拘束起来,甚至打了麻药,捆死在拘束轮椅上,由[白修女]领头,[磔罚修女]推行着,[金修女]跟在队伍的最后,押到了倒置教堂,也就是主教厅。

门口的两位[缉查修女]全副武装,穿戴着着厚重的金属铠甲与防毒面具,应该算是教皇[尼菈]的私人禁卫军了。

倒置教堂内部中央大厅,囚椅上的霜寒环顾了周围一圈,六位带着各色面具的大修女并排站在自己身后,而自己被两位[缉查修女]羁押在轮椅之上,正对着一位端坐在王座之上,全身包裹在乳胶之内的少女。

至少以霜寒能看见的部分,她的脚尖呈现出金属的光泽,而按照[教堂]的尿性,应该是穿的是大腿靴,甚至裤靴。下身是一件教宗乳胶长裙,油制的面料上画着黑白的十字架,左手隐没在乳胶长袖中无法看见,而右手则是光亮的浅蓝白色,握着一根象征教权的十字架权杖。

大教宗皇冠下是一张没有五官的面具,比起几位修女的私人订制来说,感觉差了不止一点半点。

“报告教皇大人!他通过了我们六人的试炼,有资格成为新任教皇!”

兰面具下发出铿锵的声音,挥手示意[磔罚修女]将霜寒推行至教皇[尼菈]身前。

霜寒盯着那无面面具女,缺不料后者点了一下头。

而几位大修女也陆续从倒置教堂中离开,但都不约而同地向着霜寒凝望了一眼,各有各的想法。

随着倒置教堂的大门缓缓沉降关闭,教皇的面具上裂开了一条细缝,猛地撑开了整一副面具。

一个类似于生化危机中寄生体的怪物,从前者的喉咙里冲出,分泌着粘液和唾沫,嘶吼这,狰狞着冲向拘束椅上的霜寒。

千钧一发之际,场外的兰估算着时间,遥控解开了霜寒身上的拘束,这也使得他肾上谢素爆涨一个侧闪翻过了寄生体的袭击。

而后一把抓住脆弱的寄生体后段,猛地发力,将其连同已经教皇已经腐朽不堪的脊椎都扯了出来。

但是在寄生虫离体的那一刹那,腐朽的躯体机械地按下了一个按钮,霜寒还以为有什么毒气之类的,还想着趴地上躲避一会。

但是过了几秒什么事都没发生也就过去了。

“真tm吓死老子了,我还以为今天要连栽两次!”看着眼前在地上蠕动着妄想爬回躯体的恶心寄生虫,霜寒充分发挥出灵长类高等生命的优势,一记战争践踏,彻底踩爆了后者头部的软肉。

终于冷静下来以后的霜寒向着门外的众修女们喊了一声,“开门呐,那畜牲噶了!”随后又暗骂道,“这显示真tm魔幻,寄生虫都这么离谱的,生化危机啊!”

而后的收尸体过程也没那么麻烦,倒是一开门艾莉和莫离便冲上来拉着自己,而[黑修女]侧过了脑袋,视线故意避开自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赤修女]则是饶有兴致观察着教皇的尸体,不知道在研究什么,至于兰。

她一件一件脱下了教皇的衣服,观察着这位少女样的家伙竟然只是个老成的妇人。

“怪不得要换人了,呵呵~”胶手揉搓着尸体下体上的软肉,“贞操带也是虚有其表,都发黑了!真恶心!”

“对了莫……[白修女],”霜寒想来了什么,立即改口了,毕竟现在自己和六大修女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还是小心些好“她死前按下了一个按钮,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你们小心些。”

“那个吗?”久合夕子亮黑色的乳胶手指掀开了自己的修女百褶裙,露出了下面被从贞操带中淌出的淫水滴穿了的高腰黑裤袜,面具下的脸娇羞地侧转了过去,“只有我发狂了,但是被她们控制住了……”

“我来解释一下吧!”[银修女]指了指夕子的贞操带,“久合夕子小姐还未来得及更换她的贞操带配件,整个教会所有的修女使用的本该都是负载着教皇命令的插入件,但是兰小姐根据你的下体复刻了四份相同式样不同大小的插件,另外改造了小艾莉的共生体,用以摆脱教皇的控制,而为什么使用的是你的阴茎呢,因为只有你让我们六个人信服。”

“但是我没来得及更换就被……唔,带过来了……”突然,一向威严的[黑修女]久合夕子猛地冲了了起来,一把抱住霜寒,“可以请你做我男朋友吗?!我……喜欢你!!”

“又是一次突如其来的表白~”霜寒感叹着今天所遭遇的事,这就是人生的大起大落啊~,“那你们嘞,兰小姐和骑士小姐?”

现在六个人有三个人向我示爱了,剩下三个人,其实霜寒已经没什么所谓了。

“你要想和我做一次的话,我不介意。”[银修女]正色道,“但是我不能和你长久地呆在一起,我任务很重,所以我不能对你负责。”

“我吗?”兰摘下了自己的青色的面具,你要是想成为试验品的话,“我不介意~至于小红嘛,她本就是个男人,莫非你有龙阳之好~呼呼呼?”

“小红,我们走~”招呼了一声,一蓝一红两位和[银修女]一同离开了。

剩下主教大厅内的三位伊人和一个紧身衣变态。

之后的事情,如同太阳会照常升起一样,霜寒也名正言顺成了主教。

上任的第一天就是放松了对修女们性欲的管理,让其在得到一定奖励分后可以购买高潮以此激发工作积极性。

而莫离对此的评价则是资本家看了落泪啊。

然而一众修女三人并没有放弃对霜寒的射精管理,说是要养成积攒的好习惯,手淫对身体不好这样的。

而正巧,久合夕子的贞操带到了更换插入栓的时候,而且,她也并没有使用兰的新作。

所以,一切的机缘巧合,促成了她们三人难得一见的淫乱聚会,这种事往常只有在年末过节时才可能发生。

莫离的调教房内,[黑修女]站在2000流明的手术台聚光灯旁,脱着衣服,等待着白修女为自己做妇科作业。

夕子身边的手术推车上放着一根巨大的阴道塞,尺寸是按照霜寒的下体订制而成的,以及她专属的尿道塞和长条状肛栓。

艾莉也守在一边,打算好好学习一下莫离娴熟的手法,好给那些城堡地下室内关押的死刑犯们施以酷刑。

但是好巧不巧的是,我们新登基的教皇,霜寒大人,正在到处溜达。

拿着教皇御令在整个[教堂]设施内闲逛,也正好看见了三人成行的黑,白,金几位修女。便悄悄尾随着来到了老据点,莫离的调教室。

刷了权限卡,打开厚制金属门开门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刚刚解下腰封长裙,准备脱下乳胶打底裤和高叉紧身衣的久合夕子。

修长的玉足被黑色高腰连裤袜和内衬的肉色分指裤袜紧紧包裹着,再被高叉紧身衣和打底裤以及腰封长裙封印住腰眼,极其令人神往。

“卧槽!~”

“哒咩!!”

“昂~唔!”

三人发出来不同的娇喝声,[白修女]和[金修女]体内的原件貌似接收了什么信号,略微晃动了一下,由于都没有戴面具,所以很明显能看到红霞爬上了她们二人的俏脸。

而久合夕子则是单纯地被看光了不好意思,两只漆黑的胶手捂住了自己的裆部,大声叫喊了出来。

“对不起!!!!”

霜寒转头关上了门,却被莫离喊了进来。

 “冤种,既然都来了,就让我们几个好好伺候伺候吧,嘿嘿嘿~别走了!!”

“艹,tmd八成要被榨干了,霜寒暗骂一句。”

再次推开门时,莫离和艾莉二人已是带上了各自的面具,而久合夕子躺在了分娩拘束椅是,周围拉上了绿布,俨然要进行作业的样子。

“小艾莉~这里有活体虫子的!可以用刑哦~不要因为他是教皇就放过罪人哦!”

莫离强忍着三穴里的淫水,对这同样已经酥身糯骨的小艾莉说道。

没办法,她们今天穿的这一身,实在是太符合霜寒的xp了,这家伙又被禁欲了太久,来倒置尖塔的一路上他都是强忍着性欲的,现在终于也是快到临界点了。

“好……啊,……好的!”艾莉毕竟身材娇小,忍受能力没有那么强,诱惑的娇喘声已经通过面具传了出来。

不过随后霜寒也就是被莫离强行扎了一针麻药放倒了。

眼睛睁开时分已然一丝不挂被锁死在分娩椅上。

眼前则是正在扮演着乳胶医生cos服的[金修女],但是面容已然是看不真切了。

后者已经把一副防毒面具倒扣在自己的金面具之上了,艾莉专用淡金色的乳胶长手套从手术服中伸出,拉扯着自己的长靴,包裹住白裤袜下的玉足。

在注意到霜寒已经苏醒之后,艾莉的动作顿了顿,随后快速穿戴完成,单向反光的面具镜片贴近霜寒的脸,甚至还能隐约透过看见之下的金面具眼眶。

“我给主人注射了镇静剂哦!这样主人就不会妨碍到我对你的处刑了!”

艾莉娇小油亮的乳胶手指抚摸着霜寒贞操带下被禁锢的老二,他不由得虎躯一震。

润滑的胶衣油刮过坚硬的金属外壳,使得后者也跟着一起闪亮了起来。

“艾莉,你不会是想把虫子塞进我的尿道叭,不要啊!”此时霜寒已经欲哭无泪了,早知道就不来扯什么浑水了。

“不~会~哦~”艾莉一字一吐,双层面具下的表情宛若一位病娇。“我怎么会伤害我的主人,我的哥哥呢?对叭!”

“我只是想用这个!让哥哥舒服起来!!!”

说着,乳胶手指拎着镊子深入某一个铁罐头,夹出一根富有光泽的柔韧虫体,足足有20cm长,甚至还在蠕动。

“铁线虫!!?”霜寒瞪大了眼睛,吓得彻底性欲全无,“别,别靠近我!我错了!我错了!!艾莉饶命!!!”

“怎么会呢~哥哥只是想要射精而已,艾莉也只是想要帮助帮助主人让主人舒服起来!嘻嘻嘻嘻~”

“啊啊啊啊啊啊啊!!!……”

油亮的胶手夹着硬度可以说是钢韧的铁线虫,一点,一点地没入霜寒的尿道口之中。

这根铁线虫是特制培养的,进入人体后的几个小时内会自动被钙离子催化分解为粘稠的蛋白质液体,随后顺着尿液或者是精液排出体外。

可以说对人体基本无害,是小艾莉用来拷问那些不听话但是又罪不至死的犯人用的“刑具”。

“啊!!!!啊啊啊!!不要啊!!”

“小可爱~进入主人的身体叭!”乳胶小手搓动着细细的铁线,慢慢地将这么一条长度几乎半米的恶心蠕虫塞进了霜寒的膀胱里。

而我们的后者倒是惊奇的发现自己生理上除了有扭曲蠕动的异物感以外,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感,甚至还有点性欲膨胀的冲动。

但是精神上的折磨已经让他生不如死了。

“啊~嗯!~”艾莉的金面具下,整只面孔已经近乎绯红色,霜寒的快感一次一次冲击着她的小穴和后庭。

小艾莉的爱液已经几乎要呼之欲出了,瞳孔中也变成了魅惑的爱心。

而与此同时,刚刚手术完成的夕子被瞬间的高潮冲的惊声尖叫,一旁的[白修女]则是捂着层层禁锢的下体弓着身子不知道在低语咕哝些什么。

“嘿~嘿嘿~嘿嘿嘿~好啊!冤种!嘿嘿……”

而此时的霜寒,已经被小爱莉插上了导尿管,金属棒顺着空心导管塞入了他的的尿道中,一瞬一瞬的电压带着前列腺一次一次的痉挛着,从导尿管带出一波一波白色粘稠液体。

而此时小艾莉白裤袜下的贞操带内,早就已经处于溢满状态了,若不是共生体的密封效果,恐怕已经滴滴答答的到处都是了。

“这……”在良久之后,霜寒终于缓了过来,醒来的他换了个地方,躺在某张铺着白床单的大床上。

周身是艾莉,夕子和莫离三位少女,并没有戴面具和性感的胶衣,而是穿着蓬松的连衣裙常服趴在床边。

而霜寒随意的惊鸿一瞥,看到了[白修女]大人正魅惑地盯着自己看。

“哟,醒啦!”

“emmm……”霜寒咕涌了一下喉结,“嗯……嗯,醒了。”

“嘿嘿嘿……”

“擅自高潮的后果~”莫离的樱色小嘴吐气如兰地说道。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 教堂 番外篇一
1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教堂 第八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