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烈焰狂徒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三章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比教皇比比东更早失去控制,她手中所拿的不是什么甘蓝草,而是世间第一催情物“蓝田花”,春药大多本就无药可解,蓝田花更是号称世间第一春药奇毒,极为罕见,这次在星斗森林最深处才偶然发现。一经催发,体内吸入花粉,据说纵是神明也无法破解。

春毒淫药不同于普通毒药,不能靠魂力运气强逼,而只能靠意志强撑一时。因为一旦运气,血液奔流,只有发作的愈快愈猛,除了交合,几乎无法破解。

我陷入无法排解的情欲汪洋中,一旦失去控制,便只有靠本能的将眼前的女人紧紧抱住。我看到她似乎是我予取予求的好娜娜,只要我一招手,她便会宽衣解带,丰乳美臀任我亵玩,于是一边叫着“娜娜”一边将她抱紧,一瞬间仿佛又看到她是尊贵无比高高在上的教皇冕下,生怕这样唐突,她一气之下反手将我灰飞烟灭。

但胯下涨硬如铁,身上热流奔涌,却是再也忍不住,心中只有一个急切的声音在呼喊,管她是不是教皇冕下,先操了再说。

我粗暴地撕脱了她的衣服,露出一具雪白妖娆的娇躯,狠狠地扑在她身上,对着她如玉般的肌肤又吻又咬,吮吸她的嘴唇,搅弄她的舌头,吸啜她的津液,狠吻她的脖子,亲咬她高耸的乳房,嘴巴和舌头在一对美乳间来回往复,同时用手大力揉捏。

我在她的胸脯间涂满口水,另一只手则对她的大腿和胯间狼藉其手,把一个雪腻美人抚弄的娇啼浪吟,于是用肉棒粗暴地分开了她的双腿,狠狠地顶入了进去。

温软的肢体与我紧紧相缠,香甜的唇,饱满的胸,细嫩的腰,迷人而丰腴的腿,还有那每一次箍夹,都让人想要疯狂暴射的穴儿。

我陷入一种极乐之中,载沉载浮,抛飞跌落。身下美人与我一般,春潮起伏,心旌摇曳。

帐外暮色渐渐袭来,帐中春色荡漾无边……

……

胡列娜安排好外面的事件,同时往森林深处探查了一番,没有发现异常,回来后又在各处营地看了看,然后不回自己的营帐,而是来到了我的帐篷外。

守在外面的骑士刚想见礼,同时说明教皇冕下还在里面未出来,但胡列娜却以为老师早就走了,于是挥手制止了他们,未让他们说话行礼。

因为帐篷设有禁制,她在外面听不到帐篷内的声音,但一走了进去,耳边立即传来淫靡呻吟的声音。

胡列娜吓了一跳,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更是大吃一惊!

地上厚厚的毛毯上,是两具紧紧交缠在一起的赤裸身躯,却是她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两个人。一个是她最敬爱的老师,一个是她最亲爱的男人!

胡列娜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但却分明就是他们。三哥的分身还插在老师的身体中,疯狂冲击顶撞着。而老师也紧紧抱着三哥,玉腿勾缠着三哥的腰间,荡媚而妖淫的呻吟着。

他们的身子都是汗水,老师的身上更是遍布吻痕,下体狼藉一片,显然他们已经这样做了很长一段时间。

胡列娜几乎都要崩溃了,自己最爱的两个人,竟然一起背叛了自己!

胡列娜不是没有想过三哥会有其他的女人,她本人也是倾向于同意的,只要三哥心里有自己,只要自己永远排在第一的位置,他有再多的女人也无所谓。但这个女人却绝不可能是老师,胡列娜甚至想都没想过,这本应是在感情上两个最不相干的人!

但很快,胡列娜就发现了不对劲,两人虽然在疯狂的做爱交媾,但他们的眼神却都是迷离失神的,如同没有灵魂一般。再看他们的动作,有如两只机械的野兽,只知下意识的交合,只有巅狂的肉欲,却全无心灵的融合。

不好,他们是中了春毒!胡列娜一旦从被最亲之人背叛的打击中醒转,马上就想到了是怎么回事。再看实验台附近的地方,果然看到了地上有一株深蓝色的花草,胡列娜认出了这是蓝田花,想起我对她说过蓝田花乃世间第一春药,就是沾上一点花粉,也是霸道无解,还开玩笑说会和她一起试试,心中登时霍然了。但却还是不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开始的,三哥既然知道蓝田草的效果,又怎么会出现眼下这种情况?

但已经没空多想了,胡列娜犹豫着要不要把两人分开,但春药既然只有交合能解,分开他们又能如何呢?而且她马上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后果,老师一旦清醒,三哥必死无疑!

不管是意外也好,还是别的原因,一旦老师清醒过来,又怎么可能放过三哥?

胡列娜一瞬间有了想将地上二人打晕再分开的冲动,然后最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老师身为绝世斗罗,修为通天,清醒后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怕性爱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无法逃脱她的法眼!

就在胡列娜左转右转,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时,地上的二人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只听到随着三哥一声虎吼,猛地爆发开来,在老师体内凶猛地射精了,而老师也高声呻吟,百般婉转,娇躯痉挛颤抖,显然也已经高潮了。

一旦发泄出来,比比东的眼神迅速开始向着清明转化。胡列娜吓了一跳,见老师就要醒了,一时不知该怎么面对她,吓得一下子蹲在桌子后面躲了起来。

该死,我躲起来干什么,该想想要怎么救三哥才是!胡列娜不由懊恼的想着,但却没有从桌后出来。

比比东一声呻吟,意识彻底清醒了过来,随即立刻明白了发生过的一切。她羞恼愤怒,一掌将还在自己体内蠕动着颤抖的男人推了出去,男人犹自还在若有若无的喃喃叫着“娜娜”,再看自己身上,吻痕遍布,乳房和脖子上或青或紫,满是淤痕和口水,下体更是狼藉一片,流着肮脏污浊的黏稠液体。

“黄三小贼,着实可恶,我要杀了你!”比比东站起身来,紫火汹涌,席卷全身,瞬间把身上肮脏的痕迹烧了个干干净净,同时一掌拍出,就要将地上的男人毙于掌下。不料刚刚站起,腿根便是一软,几乎站立不住,不由啊的一声,才发现刚才一番激战,自己竟被玩弄的如此不堪!

她又羞又恼,便要再次出手,却见一个身影猛地从桌子后冲了出来,拦在自己面前,道:“老师,手下留情,千万不要啊!”

比比东凝眸一看,竟是爱徒胡列娜,不由俏脸一寒,道:“列娜,怎么是你,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皓腕轻扬,素手一挥,便是一道禁制飞出,将帐篷封印的更严密了些,同时也封闭了地上男人的感官。

比比东此时依旧赤裸着娇躯,酥胸高挺,高贵端丽无比,胡列娜却不敢多看,低着头道:“老师,我也是巡查完刚刚回来,就发现,就发现……是在老师清醒前没一会儿……老师,求求你,不要杀三哥……”

比比东眼中杀气凛冽,道:“这个黄三,整天弄些淫邪之物,害我弄散了那花粉,出了这种事情……他玷污了为师的清白,不杀他如何能泄我心头之恨……”

胡列娜一听原来真是老师不小心弄出来的,更坚定了为自己三哥求情的打算,流着泪跪下道:“列娜知道老师的痛恨委屈,但这只是一个意外,三哥说过,蓝田花是世间第一春药,中毒后就是神灵也无解,事情已经发生,您就是杀了三哥也于事无补啊……何况在外人看来如何呢,三哥无辜受戮,恐怕反而要滋生出许多流言蜚语了……到了现在,列娜也不瞒您了,其实列娜和三哥早就私订终身,以身相许了……就算不为别的,请您千万看在列娜的份上,就饶了三哥这一次吧……如果三哥死了,娜娜也绝活不下去……”

她突然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子上,道:“请老师千万可怜可怜列娜……”

比比东惊讶恼怒,气极反笑,道:“好,好,你竟然、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敢私下……竟然,还威胁到了为师头上……你以为我就不敢杀你吗……”

胡列娜心中一凉,说不出的悲伤恐惧,突然又镇定下来,道:“那就请老师一起杀了三哥和列娜吧,能和三哥死在一起,列娜心满意足……”

比比东怒道:“这个黄三有什么好,值得你为他而死!”

胡列娜伤心道:“三哥是我这一生中最爱的人,在列娜心中,三哥的地位,与哥哥,与老师,是一样的,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比比东心思百转,要她下手杀胡列娜,当然是不可能,但难道就此放过这个该死的黄三吗?可若杀他,列娜说不定真的会自刎殉情,自己又岂能时时刻刻看住了她?若放过他,自己岂不是白白被污了清白之躯,就像,就像是从前一样……

她时而愤怒,时而痛心,时而纠结,时而恨恶,眸中杀气忽凝忽散,起伏不定。

胡列娜正等着老师动手,却久久不见动静,不禁讶异的抬起头,匕首却还紧紧抵着脖子。看到比比东犹豫的神情,胡列娜明白老师到底还是不忍对自己下手,刚才说的只是气话罢了,心中又是高兴又有些愧疚,知道自己以死相逼,三哥终是有了一线生机了,当下把握住比比东的心思,道:“老师,是列娜不孝,辜负了老师的期望,但爱上一个人本就不由自己,求老师看在列娜自小由您抚养长大的份上,就放过三哥这一次……这只是一次意外,三哥中毒后没有意识,以为交合的对象是我,即使待会儿清醒,没有老师的惊天修为,也无法记起具体经过,不如就伪装成由我替三哥解毒的样子,那这里发生的真实情况就只有老师和我两人知道了,不会损害老师的名声……”

比比东哼了一声,道:“你倒想的好,可惜花粉弄散时,他已看到我了,你要如何圆过去?”

胡列娜道:“这有何难,就说你们刚中毒时我正好回来了,分开了你们,老师以逆天修为及时隔绝压制住了花毒,然后返回了自己居所化解毒性,而我则以身为三哥解毒……蓝田花尚在,我待会儿便再次让我们两个中毒,欢好一番,等三哥清醒,一定浑无破绽……”

“哼,为了救他,你倒是煞费苦心……”

比比东招来地上的衣服,重新穿戴好,粉紫色的长卷发梳拢成束,片刻又恢复成了万人敬仰的尊贵模样。

胡列娜看比比东的样子,知道她已是同意了,高兴道:“多谢老师厚爱,多谢老师厚爱……”

比比东道:“你起来吧,他记不起来最好,日后若是被我发现他重新记起,或是有关此事传出了一字半字,我一样必杀他,你也会被彻底禁足,知道吗……”

胡列娜站起来,收起匕首,用力地点头道:“多谢老师成全,此事绝不会有半点差池……”

比比东转身走出帐篷,心底怒气和耻辱虽未平复,但为了爱徒,却不得不做此选择。出了帐篷,瞥了一眼门口一起守卫的几个骑士,目光一片冰寒,不动声色道:“我刚才察觉西南边的森林里有些异动,你们几个,一起马上去查看一下……这里我会再唤其他人前来守卫的……”

“是,教皇冕下!”几位骑士同声应道,然后一起向着森林西南方位探查去了。

这天傍晚,有几个去森林巡查的骑士就此下落不明,想来多半是误入魂兽口中了。

帐篷内,胡列娜小心拿起蓝田花,来到我身边蹲下,看到我犹自未醒,目光迷离,尚在叫着她的名字,心里又是怜爱又有几分恼恨,道:“三哥,你可真是大胆呢,连老师都敢弄上手,天底下不知多少男人……可真是便宜你了……”

解开了比比东随手布下的封闭感官的禁制,摇动蓝田花,一起作用在我们身上,然后迅速陷入了迷离梦幻之中。

……

我终于从极乐的幻想的境界中清醒过来,立即看到了躺在在自己身旁的胡列娜,玉体横陈,靡乱狼藉,动人的娇躯上遍布欢好后的痕迹,似乎让我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一朵深蓝花草摆在一边地上,无人理睬。

不对啊,我心想,刚才意识迷乱前,看到的明明是教皇冕下手持蓝田花,现在在场之人怎么变成胡列娜了?难道看到教皇是幻觉?但立即明白那时不可能看错,反倒是中了春毒之后的事情,迷离模糊,只知陷入了一种极乐的境地,在欲望的驱使下,疯狂的做爱。至于做爱的对象,仿佛就是胡列娜,但又仿佛不是她。

我感到十分奇怪,不由仔细回想起事情的始末。可惜中毒后意识一直昏迷,根本记不起有用的细节,只剩一些极为模糊的印象。中途有一阵意识好像恢复清醒了一些,但又马上陷入了昏迷。

我猛地坐起,心中一片震惊,立即明白了,最开始的时候,和我做爱的,的确就是教皇冕下!但后来,却又不知为何又变成了胡列娜!

我操了至高无上的教皇冕下?我心中震撼无以,只感到不可思议,高高在上,尊贵无比的教皇冕下,竟然被我给我上了!但她现在人在哪里?后来为何又变成了胡列娜和我在做爱?还有,虽然是教皇冕下自己的过失导致的,但我上了她之后,她竟然没有杀我,这根本不可能!

我的瞳孔不由自主地缩了起来,教皇冕下岂是可以凭白玷污的?!

不知道她为什么放过我,这真是叫人百思不得其解……

但又一想到自己玩了至高无上的教皇冕下,又不免得意虚荣起来,觉得无比过瘾,就是马上被她杀死也赚足了,可惜中春毒后意识昏迷,什么细节都记不清了,还真是可惜……

我摇了摇身旁躺着的胡列娜,好一会儿她才彻底醒过来,用衣服裹住自己的身体,道:“三哥,你醒了,这……”

我道:“娜娜,我才是要问你呢,怎么是你呢……我记得我正在做实验,教皇冕下突然来了,我还以为你,叫她把架子上的甘蓝草帮忙拿过来,谁叫她错拿成了蓝田花,然后我们就都中毒了,我很快就意识不清了……怎么醒来是你……”我脸一红,一边讲述事情起因,一边也是试探询问。

胡列娜这才知道事情详细起因,见我的确不记得自己做爱的对象到底是谁,不由松了口气,用早就编好的故事回答道:“你还说呢,我刚在外面巡逻了一下,走进你的帐篷,就正好见到蓝田花粉被弄散,你和老师都沾上了,所幸老师反应极快,修为又高,中毒较浅,立即设法暂时压制,而你中毒较深,没法破解,只好……我只好向老师说出我们的关系,提出由我为你解毒……老师十分生气,但没有办法,只有同意,让我为你解毒,她自己回去用秘法化解……我帮你解毒,不小心也沾了些蓝田花粉,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她俏脸羞红,似是因为以身解毒而羞涩。

我眉头蹙起,心下迷惑,是这样吗?她说的在情在理,浑无破绽,似乎真相的确就是如此。但我转念凝思,还是更肯定自己的推测,一开始和我做爱的是教皇,后来才换成了胡列娜。没有更好的理由,那就是直觉,但有时直觉才是最准的!再说,蓝田花毒岂是那么好压制的,别说教皇,就是神灵,也未必有交合以外的办法对付!

我暗想胡列娜为什么要说谎,立即想到教皇肯放我一马,多半是因为胡列娜了,也就马上明白了胡列娜这么说的原因。

我望着她,目光微微闪动,她也正凝目望着我,似乎在看我是否相信。

“是吗,原来是这样,原来是你救了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我的小宝贝……”我将她揽在怀中,一语双关道。

胡列娜露出笑容,道:“是的,就是这样……你呀,不然还以为呢……你以为自己可以对老师做出什么吗!告诉你,你就是不小心碰到老师一个小指头,也会立即死无葬身之地的!老师修为通天彻地,有什么能难倒她!不过三哥,你以后做实验可得小心再小心了,也别太投入对外面什么都不理会,这次是侥幸,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

我道:“是,这次多谢我的娜娜了,谢谢你以身相救!不过,之前我们就说要用蓝田花来试试,没想到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试过了。虽然过程都记不清楚,但蓝田花的滋味还真是不错呢,三哥似乎体会到了无与伦比的快感!嘿嘿,宝贝,要不要下次我们再试试?”

“哎呀,不要哪!”胡列娜有点吃惊,旋即勉强笑道,“人家才不要呢,绝对不要,你可想都不要再想呢,这药草太危险了!”

“好吧,既然我的娜娜不愿意,那三哥就听你的吧!好了,现在天色这么晚了,三哥的毒是解了,你的老师可还不知道怎么样了,你快去看看她吧。”

“嗯,好,我去看看吧。老师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不过三哥,今晚的事,你以后可提都不要再提!毕竟老师身为武魂殿的教皇,绝世斗罗级别的超级强者,却意外中了春毒,说出去都不好听呢。为免老师不高兴,今天的事就当忘了吧!”胡列娜起身穿衣,一边说道。

我道:“好,我会尽力忘了的……”

胡列娜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我依然赤身坐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道,岂是这么容易就忘记的,那可是教皇啊,滋味真是不错呢……

没过多久,胡列娜就回来了,说她老师十分稳定,春毒已经化解的差不多了,只要再调息修养一晚,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我装作心安点头,心中却不无腹诽,不知道高贵的教皇冕下有没有一点回味刚才被我强壮肉体征服时的快感……

第二日队伍再次启程,我也见过教皇比比东,并与她打过招呼,但比比东浑无一丝破绽,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让我不禁一阵恍惚,难道昨天的一切只是一场梦?还是说,她的心机竟如此深沉?我不禁感到一丝恐惧……

几日后终于回到武魂殿,杀死巅峰斗罗唐昊,活捉十万年魂兽柔骨兔,让教皇比比东的威望再上一个台阶。而胡列娜,也因为一系列功劳,获得了不菲评价,在此形势上她被封为圣女的事进行的极为顺利。

而我,作为一个实力天赋不输胡列娜的新人,加入武魂殿,并获得了等同邪月和焱等武魂殿年轻一代核心的待遇,自然也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尤其是我和胡列娜的关系,随着慢慢传扬开来,也引起了一些事端。

焱在得知我和胡列娜的亲密关系后,忌恨交加,第一时间就约我比斗,但我已是63级的魂帝,而焱还只有50多级,又如何是我的对手,撑不过十招就彻底输了。作为胡列娜的哥哥,邪月倒是没有为难我,他尊重妹妹的选择,而且我实力天赋都是上上之选,他也极为满意。

我在武魂殿中的住处安排的与胡列娜很近,就隔着一道走廊,所以平日里找她也极为方便。

胡列娜的房间内,她正衣裳不整地趴在高大的落地窗台前,窗帘半卷,将她玲珑窈窕的身材遮掩的若隐若现,窗外就是一碧如洗的湛蓝天空和文明整洁的武魂城,而她螓首微垂,藕臂高举,雪臀竭力的后摇翘起,享受着来自身后的冲击,呻吟时高时低。

我扶着她纤细的腰肢,肉棒在她的体内忽进忽出,将她的小穴插的汁水淋漓,淫液飞溅。

“……啊,啊……三哥,轻一点嘛……啊……人家都被插的受不了啦……”胡列娜回头望着我,双颊一片潮红,羞怯喜乐,美艳不可方物。

我伸手握住她一颗乳房,用力的揉捏把玩着,调笑道:“圣女殿下,在这里做,是不是特别过瘾……”

胡列娜没好气的嗔了我一眼,在窗边这般做爱,虽说自己住处极高,不虞有人看到,但还是有种莫名的羞耻感,让人感觉格外敏感。她雪臀高翘,时时迎合着我的动作,将一根粗大肉棒箍夹吞吐,狰狞肉杵上亮晶晶的沾满淫液,只插得她芳心乱颤。

我忽而又抬起她一条腿来,摆出一个类似四肢动物撒尿的羞耻姿势,继续大力操干她的小穴,一边道:“娜娜,你的魂力现在已经62级了,要不了多久就该考虑第七魂环的事了,还有柔骨兔虽然已经捕捉到了,但将来面对十万年级魂环的接受程度问题却不容忽视……”

胡列娜被插的几乎魂飞天外,闻言却吃了一惊,道:“三哥,我现在才刚62级,离满70级晋级魂圣还差一大截呢……再说,柔骨兔这个十万年魂兽,乃是老师为我准备的第八甚至是第九魂环,要知道老师的第一个十万年魂环即是第九魂环……斗罗大陆虽大,十万年魂兽却极其稀少,要考虑十万年级魂环的吸收问题,还早着呢……”

我道:“小宝贝,不能再用以前的思维来考虑了……不用担心,你的第七魂环不是柔骨兔,年份也必定相差不远,现在也该考虑如何完美吸收十万年级魂环的问题了……等我们都达到70级时,马上就该实践了,到时我会带你去一个地方,我们一起冒险修炼,运气好的话,等出来我们就离封号斗罗不远了……”

胡列娜不敢置信道:“怎么可能?……”

我用一阵快插打断了她的质疑,操的她啊啊直叫,我道:“宝贝,你不需要怀疑,如果你相信三哥,就按照三哥的说的来做……你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在70级满级时吸收十万年左右的兽环时,灵魂能不能承受的住……”

胡列娜此时思考能力已经大大下降了,仅以女人的感性答应了我的话,道:“……啊,三哥……好吧,人家听你的就是了……人家当然相信你,既然你这么有信心,人家又怎么会怀疑……不过,之前晋级魂帝,吸收六万年魂兽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人家可比不了三哥,下次本打算再突破时尝试八万年魂兽的,你一下子要我面对十万年级别,恐怕人家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呢,即使是第八魂环时,也相当危险……”

我道:“其他魂环暂不好说,对柔骨兔,我倒是有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就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我为你提前准备好……”

胡列娜道:“什么办法?如果能早些准备好,就是第八甚至是第九魂环时,能少了许多危险,当然是更好啦,人家又怎么会不愿意呢……”

“那就是魂兽献祭……如果魂兽愿意主动献祭,吸收魂环的困难度将会极大幅的下降……”

胡列娜当然知道魂兽献祭,闻言却觉匪夷所思,道:“怎么可能?魂兽献祭,顾名思义,就是要魂兽主动献身,这种事本就极其稀少,何况那柔骨兔小舞与我们有血海深仇,又怎么可能主动为我献祭,如果不是老师设下禁制令她不能自杀,恐怕她宁愿死也不想让我得到魂环……”

我笑道:“不会主动献祭,并不代表不会被主动献祭……只是她还活着,又怎么会没办法……我的第六魂技‘无魇之梦’,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幻术系技能,运用的好,这种事也未必办不到……不过,在调教柔骨兔的过程中,免不了要做些越格的事,就比如我们现在这样,就是不知道我的好娜娜能不能答应……”

胡列娜神色怪异,有些怀疑我是不是因为要想玩小舞才编出这么一套话来骗自己,但转念一想,就算三哥骗自己又如何,那小舞反正迟早要死的,三哥想玩就让他玩玩吧。胡列娜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无论如何三哥最爱的人一定只会是自己。

“嗯,三哥想做就去做吧……啊,人家相信你啦……啊啊,三哥,不行……人家要不行了,别这么激烈……唔呀呀……”

我一顿猛插,把胡列娜的小穴操的魂飞天外,在强烈的高潮中疯狂泄了身。我也死死抵住她的耻骨,在她的娇躯里颤抖着爆射出来。

我抱着她回到沙发上躺倒,两人依偎在一起,我抚摸着她依然隐隐颤动的身子,道:“小宝贝,看你的神情,似乎不相信你三哥的说法啊……”

胡列娜又是满足又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艳丽潮红的脸蛋对着我道:“三哥,人家早说了,不介意你有其他女人,只要你最爱的人是我就够了……那个小舞,姿色也算不错,难怪三哥看上,你想玩,就放心大胆的去玩吧,只是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就好了,比如哥哥和老师……”

我动情的吻着她的耳垂,叫道:“宝贝,三哥的好娜娜,我的好老婆……啊,反正我们的关系现在已经等于挑明了,也不会再有人反对,以后,我就叫你老婆,你就叫我老公,好不好,我的乖乖老婆……”

“……唔,三哥,老公……啊,娜娜永远是你的……老公,人家爱你,好爱你……”

我掰开她的臀瓣,肉棒对着她的菊尻插入进去,耸身挺动起来。“娜娜老婆,你好可爱,三哥好喜欢插你……啊,真舒服,宝贝,喜不喜欢老公的大肉棒操你……”

胡列娜叫了起来,“啊,老公,你真坏啊……啊啊,这么快就……就插人家的屁股……唔,我的好三哥,人家好喜欢……喜欢你的一切……老公……”

我享受的奸淫着胡列娜的美臀,道:“老婆,实话告诉你,老公我想玩玩那个柔骨兔是真的,但这只是添头……一切当然是以大事为重,还记得老公说的吗,要和你一起走上大陆的巅峰……刚才和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已经开始谋划了,但你先不要说出来,连你老师教皇冕下也别透露……不过你私下里还是要叫你哥哥加紧修炼,到时有机会也带上他一起,大家一起进步嘛……至于那个焱,你别怪我小气,到时可能就不会带他了……”

胡列娜喘息道:“……嗯,嗯……人家都听老公的……我和焱真的没什么,只是他单方面喜欢我,我可从来连手都没让他碰过一下呢……人家是老公的,一切都属于老公……”

“真是我的好娜娜……”我抱紧她的大腿,对着她的臀部一阵疯狂的耸动奸弄,插得淫液溅射,另一只手揉捏她的乳房都变形了。一会儿又站起身,捧着她的小脑袋,把沾满精液的肉棒插进她的小嘴里,整整抽动了几十下,把一股浓浓的精液狠狠射进了她的喉咙深处。

“唔!”胡列娜直起身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浑浊的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淌下,流到她雪白的胸脯上,这副淫荡的样子看的我肉棒又动了起来,对着她的嘴巴又插了几下变得坚硬如铁。

胡列娜对我强盛的性欲无可奈何,没好气地凝眉睇了我一眼,分开双腿趴在沙发上,纤细的腰肢微微弯曲成一个迷人的弧度,恰如其分地把一个美妙的小穴展露出来。

“真骚!”我嘿嘿暗笑,扶着她动人的纤腰,身体一挺巨阳再次没入她性感迷人的肉体中。

胡列娜不一会儿又娇喘连连起来,花房里泌出爱液从交合处涌出,泥泞的甬道蠕动着包裹着我硕大的肉棒,若不是刚刚才射过,恐怕又要缴械。我刻意控制节奏,十几分钟后,才又一次如愿以偿地在胡列娜的身体里爆发出来。

“娜娜,你越来越骚了,看样子要不了多久老公就该被你给彻底榨干了……”

“呸……”胡列娜羞红着脸轻啐了一声,嘴角勾勒着一丝幸福笑意。

欢迎加入书友群讨论:928569323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一至二章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四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