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烈焰狂徒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五章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又很快开始了对宁荣荣的调教。

宁荣荣关押在另外的地方,没有小舞的监牢那么严密,但依然不是寻常人可以随便见到的。她也是单独被关在一间颇大的牢房里,并且之前就被我请一位封号斗罗给她下了心理禁制,所以也同小舞一样无法自杀。

宁荣荣是七宝琉璃宗的天之骄女,容貌绝美,清丽无双,气质轻灵出尘,缥缈如精灵仙子。年龄未满二十,但已有倾国倾城之姿。之前的全大陆魂师比赛,集两大帝国和武魂殿的青年才俊于一堂,其中美女众多,各领芳华,但最引起轰动的,无疑就是出自武魂殿的胡列娜和来自史莱克学院的宁荣荣了。

此时从栅栏外看去,只见宁荣荣穿着一身青绿色长裙,身姿纤丽,眉目婉约,双眸晶莹透亮,肌肤皓白如雪,一头漆黑的长发披垂至臀侧,光可鉴人。她的美丽,果然丝毫不在胡列娜之下。只是此时脸色太过苍白,神情哀婉,目光露出些许悲切。

我打开牢门走了进去,宁荣荣吃了一惊,从地上站起身,眼露愤恨的看着我。七宝琉璃宗覆灭之日,我们是照过面的,之后生擒活捉她的,也是我。此刻仇人相见,她又怎能不分外眼红?

我微笑着走到她面前,不断逼近她,宁荣荣则步步向后退着,一直靠到了墙边,退无可退。漫说宁荣荣此刻魂力被封,即使她的魂力完好无损,甚至再提升两个大阶位,也绝不是我的对手。因为她只是一名辅助系魂师,单对单的战斗,她根本没能力保护自己。所以甚至根本没有为她准备束身锁链,只是锁住牢房大门就可以了。

“你想要干什么……”宁荣荣娇躯颤抖,有些害怕的望着我。

我墙咚在她身侧,一只手捏住她精致的下巴,邪笑道:“当然是来玩你呀,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主动配合成为一条母狗让我上,二来被我逼迫强奸把你调教成一条母狗……你想选择那个呢……是主动张开腿让我干,还是让我把你撕烂找点乐子……”

“……你,你……混蛋……”宁荣荣俏脸涨红,没想到我说话如此粗鄙赤裸,不由张口怒骂。但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更是害怕的全身发抖,睫毛颤动。

我摩挲着她滑嫩的精致脸颊,宁荣荣刚想抗拒,一只手扬起挥向我,瞬间就被我捉住按在墙上,另一只手抓着我的手臂推搡,却丝毫撼动不了分毫。我凑近她动人心魄的面孔,在她的扭头挣扎中强吻了她的嘴唇,还让她作呕的舔了舔,道:“你已经注定了是我的玩物,现在就努力给我找点乐子吧……”

“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监牢一旁的半面墙壁突然向上滑开,露出另一间隔着栅栏的牢房,宁荣荣这才知道原来旁边还有监牢。她扭头一看,不由又惊又喜,又骇又惧,只见一架巨大的十字架上,绑着一个她朝思暮想相思断肠的人,正是史莱克七怪中的奥斯卡。

“奥斯卡……”宁荣荣悲喜交集的叫道,万想不到最爱之人竟与自己仅咫尺之隔。

两个穿着全身铠甲的高大骑士手执鞭子,正不停的在奥斯卡身上抽着。奥斯卡痛呼惨叫,听到呼唤,猛地将头转过来,一看到宁荣荣,也是惊惧喜骇不已,叫道:“荣荣……”又看到站在自己女神宁荣荣面前正轻薄着她的我,怒道:“你是谁……想对荣荣做什么……住手……快住手……不许你碰荣荣,不然我一定杀了你……啊……”

“啪”的一声暴响,一道响亮的鞭子猛地抽在他的身上。

一个骑士道:“小子嚷嚷什么,找死么……知道这是谁吗,这是我们武魂殿黄大人,竟然还敢口出威胁,我看你是没被打够!”一时啪啪连响,不停抽打在奥斯卡身上。

另一个跟着叫道:“是啊,臭小子……宁荣荣现在已经是我们黄大人的玩物了,玩她是她的荣幸,别不识抬举……小娘皮们能被我们黄大人玩,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同样也加快挥鞭的速度,把奥斯卡抽的凄声惨叫不止。

但他们不经意的看了看宁荣荣倾城的容貌,却不由自主的吞了吞唾沫,目露淫光。

“住手!住手!……”宁荣荣大声哭叫道,鞭子打在奥斯卡身上,实在比抽在她自己身上更痛。

“想要他们停手么……”我将手伸向泪流不止的宁荣荣,隔衣攀到了她的胸口上,抚摸着她的乳房,触手一片软腻。宁荣荣想要闪躲,但一看到奥斯卡凄惨的样子,身子却怎么也动不了。

我在她耳边小声道:“乖乖的做我的母狗,把你的身体和灵魂都交给我,我就放过他……”单手解开她上衣的几枚纽扣,露出雪白莹润的胸脯,将手伸了进去,直接握住她温软的雪乳揉摸起来,不由大呼过瘾。

“不要!不要!……啊……”奥斯卡在另一边看到我的动作,惨痛的呼叫道。

“不知死活!”“臭小子找死!”两个骑士再次加快了挥鞭的速度,空气中噼啪直响,把奥斯卡抽的鲜血淋漓,全身上下衣衫褴褛,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

“住手!我……我……”宁荣荣被我揉摸的羞憎难言,但一看到奥斯卡痛苦的样子,泪水登时如河流般奔涌不休,所有的意志都崩溃了,“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只要放了奥斯卡,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呜呜……”

我嘿然一笑,一抬手止住了两个骑士继续折磨奥斯卡,鞭子声立即停了下来。在宁荣荣耳边道:“我的第三魂技是‘黄金天秤’,在此魂技的施展下立咒发誓,就必需遵守,一旦违背,纵是封号斗罗也将死的无比凄惨,死后灵魂也不能超脱……”

黑光暴舞,一道圆浑无间的黑色光圈如涟漪般荡漾开来,闪烁明灭的黑光中,缓缓浮现出一架金黄色的巨大天秤,一侧放着砝码,一侧空无一物,直直向下坠去。

宁荣荣不敢置信看着眼前的场景,第三魂环就是万年级别,这是史莱克七怪中一向逆天的唐三也无法做到的事情!

但她已来不及惊讶,擦干眼泪,竖起一只小手道:“我宁荣荣,以七宝琉璃宗少宗主之名及宗门历代列祖列宗的名义发誓,我宁荣荣将会成为眼前这人……黄三……的奴隶……性奴……将灵魂和肉体都交给他……今后唯他之命是从……他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绝不违抗……若有违此誓,则和奥斯卡一起不得好死,死后不能超生……宗内列祖列宗的灵魂也永远无法得到安息……”

誓言刚刚发完,天秤的平衡便是一变,空白的托盘上浮动出一些语言组成的文字,盘旋飞舞,刚才沉下去的砝码一侧则缓缓上升,最终二者保持在了最佳的平衡。“铿”的一声,一道光弧悄然炸开,轰然崩散消失在了宁荣荣的脑海中,留下一个深刻的烙印,同时勾连了数条粗大的因果线。

宁荣荣对这个魂技的神奇再无怀疑,雪白的俏脸抬起冷冷看着我,道:“誓言我已经发了,现在你可以放了奥斯卡吧……”同时心底一声痛哭,奥斯卡,永别了,但只要你能得救,让我堕入地狱也没关系!

我道:“我会饶奥斯卡一条小命,但我不会放他离开武魂殿的……你不用拿眼瞪我……我只说放了他,又没说是放他自由……哼,你应该知道,即使这样,也是你们赚到了,什么都不答应你,我照样可以得到我想要的……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女奴了,那么,就自己把衣服脱光,让我玩个爽吧……嘿……”

宁荣荣俏脸白了红,红了又白,变幻不定,终于长叹一声认命,良久悠悠道:“求你最后一件事……求求你,不要……不要让奥斯卡看见……我这个样子……”她伸手在衣服上,开始解着上衣剩余的纽扣。

我挥挥手,另一边的两个骑士遗憾的放开了奥斯卡,从牢房里退了出去,墙壁的上的间隔也开始徐徐放下。

宁荣荣彻底放下心来,解纽扣的动作也利落了些许,没一会儿就将上衣的纽扣全部解开,又掉落腰间丝带,长裙顿时从身上脱落下来。身上登时仅剩浅蓝色的抹胸和同色系的亵裤,以及腿上的白色丝袜,玲珑有致的袅娜身材展露在眼前,紧致低收的腰身,微挺的胸部,笔直莹润的纤长玉腿,无不散发着惊人的美感。

我欣赏着她美丽的身材,见她脱掉长裙后紧抱着双胸,伶仃可怜的看着我,再不动作。我道:“你停下来干什么,继续脱啊……还是说,你想我亲自动手为你脱,那也没问题……”嘴角浮现着玩味的笑容。

宁荣荣一滞,立即瞪目道:“不用……”她本来是因为害羞才停下动作的,一想若由我为她脱剩余的衣服,不知会被怎样戏弄侮辱,还不如自己主动呢。但又一想一旦衣服全部脱掉后,只怕最可怕的梦魇就要来临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动作迟疑,脱抹胸和亵裤都太羞耻了,思来想去,还是先将手放在了丝袜上。却听我说道:“不用,丝袜可以不脱,这样待会儿玩起来更有味道……”

宁荣荣血向上涌,气脉偾张,怒视着我,我却浑然不为所动。她瞪视良久,终于没有办法,还是将手放在了抹胸上。解开后面的纽扣,然后将抹胸拿下,一只手护着胸乳,一只手将抹胸丢下。却被我抄手接住,放在鼻子上嗅着,道:“唔,味道不错,还真是清纯呢……看来你还是处女,我又赚到了……”

宁荣荣脸色羞红,知道我是故意羞辱她,但却控制不停自己的怒气,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又是恐惧又是委屈,只想放声大哭。她勉强定住心神,继续用单手解脱亵裤,因为一只手要勉强护住胸部,十分不便。

她歪着身子,提起一侧的臀部和大腿,将亵裤一点点向下褪去,脱下一截,又如法炮制去脱另外一边,就这样一点点向下滑脱着,速度极慢。但看着她的双腿和臀部扭动的动人模样,以及娇羞俏怒的表情,实在过瘾之极。

尽管极不情愿,亵裤还是被彻底脱了下来,落在脚边。宁荣荣就这样全身仅着丝袜,一手护着胸部,一手护着下体,俏生生站在自己衣裙上面,面对着我。

我欣赏着她完美无瑕的胴体,热血上涌,也不想再等待,干净利落的脱光了自己全身的衣物。宁荣荣看到我精壮的身体,以及胯下雄伟的阳物,又是羞恶又是骇惧,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

我一把将她拉进怀里,道:“荣荣宝贝,反正大家都脱光了,还害什么羞……哥哥会好好疼你的……嘿嘿……”

一手握住她尖翘如笋的乳房抓揉起来,一手伸进她的屁股和胯间粗暴的抚揉,同时低头封住她的小嘴,堵的她呜呜叫唤,吮吸着她兰花般清香的芳唇。宁荣荣瞪大眼睛,唔的呼不出声,双手拍击我的身体,想要挣扎,但被我健硕的身体有力的裹住,只换来徒劳的反应。

抱着她向刚才奥斯卡的牢房那边而去,将她顶抵在墙上,一边揉玩她的胸部,一边抠弄她的下体,大手野蛮地分开了她的臀瓣,拇指抠刮着她的嫩菊,食中二指则抚弄她的小穴,食指按着她的阴蒂转圈,中指轻轻拨动着她的阴唇。

舌头撬开她的牙齿,探入她的小嘴之中,卷刮她的腔体深处,寻找到她的舌头,纠缠挑逗起来。宁荣荣唔呀叫唤,身上有如触电一般,尽管眼前这个男人几乎是自己在世上最恨的人,但肉体被玩弄的快感,却让她无法抵挡。乳胸被揉搓的像面团一般,不停变幻着形状,下体更是被玩弄着最羞耻的部位,无论是菊尻还是小穴,这都是女人身上最私密的地方。但此时此刻,她一点身为人的尊严都没有,被眼前的男人随意践踏,蹂躏,玩弄,而最让宁荣荣崩溃的是,自己明明恨极了这个人,身体却有着极舒服的感觉,小腹一阵阵火热,似乎有什么奇妙的变化正在产生。

当男人吮住她的舌尖,用力吸啜的时候,宁荣荣更是“唔”的一声,眼睛瞪得大大的,娇躯颤抖,酥麻难挡,下腹涌出了一小股热流。男人抱住自己赤裸的身躯,在自己嘴里反复探搅,明显还在吮吸自己的津液,让宁荣荣既觉得恶心,又感到一阵阵的舒适快意。

暂时尝够了宁荣荣的甜津,我放开她的小嘴,让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脑袋一低,埋首进她的胸脯中,猛然扑在她一颗乳房上,用力的吮吸含咬起来。宁荣荣娇躯一颤,胸膛挺起,翘臀后抑,小嘴也微微张开了。

我在她的双峰间反复品玩,将一对尖翘的奶子玩的鼓涨发硬,乳头颤栗勃起,乳肉间涂满了咸湿的口水。宁荣荣喃喃叫唤着,双手搭在我的头上,无可奈何的抚弄着我的头发。

知道她抗拒不了身体的快感,我一下滑又来到了她身下,将她的左腿扛在了肩上,埋首进她的胯间。宁荣荣来不及惊怒羞恼,就已被我张开嘴巴吮上了她的阴唇,将她鼓起的阴阜含在了嘴里。她啊的一声,脸颊晕红如烧,一时羞愤欲死。但我不管不顾,用舌头熟练的挑开了她的唇瓣,探入了她神秘的肉洞之中,没想到里面立即流出一股热流来,被我品咂吸啜了个干净。

宁荣荣只觉腿根打颤,几乎站立不稳,右腿费力的绷紧站着,左腿勾在我的肩上,难以借力,身子只得尽力向后靠在墙上,双手按着我的脑袋,口中叫道:“……啊……不……不要……别这样,求求你……嗯……啊……”

一边捏着她的臀瓣,抚摸着她的大腿,一边把她的美鲍吃的津津有味。宁荣荣何时尝过这种滋味,没一会儿就几乎要泄身,咬牙使劲忍住,却还是止不住嗯哼出声。

我反复品尝探搅,直把宁荣荣玩得蜜汁前液汩汩涌出,小泄了一次,才放开了她的身子,把她转过来,让她趴在墙上,又玩弄起了她的屁股。

宁荣荣天之骄女的自尊被我破坏的稀烂,一点点溃散殆尽。直到把她的菊花也亲吻过一阵,我才起身从背后搂住她,阴茎抵在她的胯下,扣着她的乳房,着迷的亲吻着她的后颈和耳垂,我道:“荣荣,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想要……都等不及了吧……别着急,哥哥这就来疼你……”

搂起她一条玉腿,将她的双腿分开,小穴暴露在空气中,粉红的肉蛤微微张开,喷吐着晶亮的淫丝。我把大鸡巴抵在她的花径入口,轻碾慢挑,反复研磨,弄得她骚痒难耐,淫水横流。

“荣荣,睁开眼睛,仔细看着哥哥的大鸡巴是怎么进入你的身体,夺走你的处女的……这是你的第一次,一定会让你永生难忘的……”

宁荣荣失神的向下望去,看着一根硕大狰狞的肉棒在自己靡乱的小穴外轻戳,即将进入自己的身体,口里喃喃叫道:“不,不要……”阴唇却是和屁股一样阵阵颤动,小腹也热得更厉害了,期待着我的进入。

我猛一用力狠狠顶入了进去,宁荣荣“啊”的惨声大叫,仿佛身体都被撕裂一般,被一根烧红的铁棒给贯穿,痛的她动也动不得,腰肢僵硬,睫毛颤动,闪烁着泪花。她精致的玉容上流下疼痛的眼泪,凄凉的低低啜泣着。

我左手攥住她的一边乳房,捏揪她挺立的奶头儿,右手探入她颤动的双腿间,轻抚她的阴蒂,同时用下巴拨开她的长发,不断在她的后颈上吻着。

“宝贝,也就是痛这么一下,每个女人都必需经历的……往后就都是快乐了,你把身体放软一点,别这么僵……”

我开始挺动腰肢,慢慢在宁荣荣带着血丝的小穴里抽动起来,她疼的呀呀叫唤,泪水淌的更多了。宁荣荣的小穴箍夹的极紧,像被小拳头攥住似的,抽插的极为艰难。好在之前有充分的淫水润湿,一出一进间,肉棒刮蹭着她的膣道和子宫,刺痛感渐渐减轻,逐渐产生麻痒的快感,不断增强。

察觉到她身体的变化,我加快了动作,肉棒进出间噗哧直响,顶送不停。宁荣荣渐渐体验到无法形容的快感,疼痛褪去后,小穴酥麻难挡,竟是难以言喻的快美。身体其他被玩弄的地方,那被攫住揉弄的双乳,那被反复亲吻的后颈和耳垂,无不生出潮水般的舒适感。她已经不需要我提醒,而是自己下意识的动起了身体,小腰扭动,臀部起落,配合着我的节奏。

我吻向她的嘴唇,宁荣荣扭头回应着我,自己主动张开了小嘴,伸出舌头让我吮玩,银亮的涎液从她的嘴角流出来,一直淌到脖子上。我把她的身子又翻过来,与她正面相对,一边狂吻,一边疯狂操干她的小穴。

宁荣荣被插的快美无比,双手环搂着我的脖子,心底一时把憎恶和仇恨都忘了个干干净净,直想我更加大力,就这样永远不要停。

我捏着她的臀瓣,不经意的抠弄着她的嫩菊,惹得她在我怀里一阵一阵拱动,一边呻吟一边“呜呣呜呣”意义不明的叫着。搂起她一条腿,整个身体都压在她身上,肉棒在她的小穴中疯狂进出,一次次抵入她的身体深处,又带出一股股汁水,插得酣畅淋漓。

结束热吻后,我盯着她艳丽潮红的脸颊,调笑道:“荣荣,哥哥是不是插得你很爽……啊,你的小穴可真棒,插得真过瘾……哥哥眼光果然不差,你真是个极品性奴呢……”

“啊……”宁荣荣似乎才回过神儿,一瞬间想明白了此时的事,咬牙怒瞪我,又为自己羞的无地自容,但身体的快感却让她根本停不下来。再一想到自己所爱的奥斯卡就关在隔壁牢房,而自己现在这般,虽说是为了救他,但身体却这般快活,又怎么对的起他?一想到自己淫乱的呻吟有可能被奥斯卡听到,她就羞耻的闭上了眼睛,但身体却更感到一种奇妙的兴奋,让她愈加快美。

觉察到她身体的变化,小穴紧缩一阵比一阵剧烈,膣道嫩肉蠕动的更加带劲,每次都似乎想将我的肉棒吸咬住不再让它出来,箍夹的我舒爽无比,肉棒变得更加坚硬,愈加疯狂地捣操着她的子宫深处。

我突然伸手敲了敲墙壁,对宁荣荣道:“荣荣,你看隔壁……其实从你最初脱衣服开始,这面墙壁就被我开了单向透视,你的奥斯卡在那边一直把你所有的淫荡行为都看了个一清二楚呢……哈哈……”

宁荣荣陡然将头撇向一侧,见墙壁果然变得透明,而隔壁的奥斯卡依然被绑在十字架上,双眼怔怔的望着自己方向,眼眶上有两行已经干涸的血泪,灵魂却似早已不在,目光空洞无神,神情是失望和悲伤燃烧过后的灰烬!

“啊……”宁荣荣一声惨叫,仿佛心都碎裂开了,她转头看着我,凄怒道:“你……你骗我……你答应过我,不让奥斯卡看见的……啊,奥斯卡,不要看,不要看我淫荡的样子,呜……呜呜……”

她伤心至极的哭了,恨不得一时死了。

我把她的身子再次转过去,扶着她的小腰,从后面插操她的小穴,嘿道:“这么精彩的场景,更何况是你人生最重要的第一次,又怎么能不让你最爱的人参观呢,哈哈……荣荣,把腿再张开点,让你亲爱的奥斯卡再看清楚点……让他仔仔细细的看清楚我的大鸡巴是怎么操干你的小穴的……嘿,看看你的小穴,蠕动的多厉害,夹得我可是爽死了呢……啊,淫液流的停也停不下来……”

“呜呜……你混蛋……王八蛋……我恨你……恨死你了……呜……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啊……唔啊……”

我摆腰使劲挺耸,肉棒一次次冲击狠撞宁荣荣的蜜穴深处,摧残蹂躏她娇嫩的花蕊。宁荣荣终于到了极点,身体急剧的颤抖痉挛,小穴疯狂紧缩,将我的阴茎死死咬住。一声高叫,极度的收缩后身体瞬间瘫软下来,只剩磅礴的阴精喷射而出,将我的肉棒和龟头浇了个透湿,那极品的肉洞还在一阵一阵下意识的颤动。

我揽箍住宁荣荣软下来的纤腰,同时揉摸她的右乳,右手则抬起她的右腿,道:“宝贝,这才刚开始呢……哥哥会让你更美的……”

宁荣荣尚在高潮的余韵中,身子若有若无的抽搐着,就又迎来了我疯狂猛烈的肏干和奸淫。“啊……啊……啊……”她一方面沉溺在负罪的深渊中,肉体的沉沦更加深了这种负罪感,但哪怕明知爱人正在隔壁看的自己淫荡的模样,但身体的反应却根本不受控制,小穴舒爽无比的流涌着阴精,随着激烈的操干淫液飞溅,呻吟声也是不受控制的越攀越高。

她两眼无神的盯着监牢的上方,小嘴无力的张开着,口水从嘴角溢出,顺着脸颊向下流淌。我将她的身子稍稍歪过来一些,使她的螓首落向了右边,一张嘴吻住了她的樱唇,钻入吮吸她的香舌,猛地吸啜她的津液。

“……唔……唔,嗯……叽啾……”

“荣荣小宝贝,哥哥要射了,你准备好了吗……”我狂耸猛顶,速度快的吓人,但也攀到了巅峰,不愿再忍,肉杵一阵阵乱撞她的花蕊,把她的小穴嫩肉都操得麻木了。

“……呜,不……啊,嗯……不,不行……”宁荣荣摇晃着螓首,猛地瞪大眼睛,蹬着地面的左腿绷得笔直。我屁股抬起便没有再落下,而是死死抵在宁荣荣的身体深处,肉棒疯狂抖动,将一大股精液狠狠射在她的小穴中,爽得无以复加。宁荣荣的身体剧烈的颤动,小穴发癫一般乱颤,与我的性器紧紧咬合,乳白色的黏稠汁液从我们的交合处渗出。

良久,我才舍得把鸡巴从宁荣荣的小穴中拨出,白色精液顺着她的腿根向下流去。我用手指拨动她被操肿的粉色的阴唇,红嫩的花瓣翕动着朝外喷吐白浆,幽深的肉洞若隐若现。我看的心头火起,调笑道:“荣荣,哥哥是不是操的你很爽,看你的小穴,还真是淫乱呢……奥斯卡在一边看的似乎也很爽呢,你看他的胯下,早就支了起来,说不定他都想亲身前来操你呢……你说,要不要他一起来呢,嗯?”

宁荣荣不知是因为难过还是被我操得太爽而低泣着,她偷偷看向一直不敢去看的奥斯卡,见他在十字架上挣扎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双手双脚都勒得出血,目光喷火的紧紧盯着自己。宁荣荣羞愧的赶紧将目光收回,但眼角余光,不经意瞥到了他的胯下,似乎真的如我所说般高高支起着。

宁荣荣暗想:“眼睁睁看着我被人奸淫,奥斯卡自然痛苦无比,但是……但是他为什么也会有了反应呢……难道真如这个恶魔所说,奥斯卡见我如此淫溅,也想……也想亲自前来插我么……可是,奥斯卡,我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呀……呜……”

她低下头去,脸颊在潮红之余又爬上了一抹别样的羞红。我看她的反应,嘿笑一声,把她的身子放下。宁荣荣跌坐在地上,双手撑着地板,呼呼的喘气,身上遍布着欢爱后的痕迹。

我抚摸着她的脸颊,将手指伸进她的嘴里抚弄,道:“荣荣你可真是个尤物,奥斯卡一定很后悔没早点玩你吧……哈哈,他就永远这么看着吧……”

我一挺身,将还沾着精液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嘴里,对着她倾城绝俗的脸蛋操干起来。宁荣荣后仰着脑袋,优美的脖颈使劲的挺起,吞食着唾液,迎接着我快速的抽插,同时涎液也不受控制的顺着她的嘴角淌下。

我把她的小嘴当成了小穴一般插干着,畅快肆意的享受着,最后在她的喉咙深处狠狠射了出来,几乎把宁荣荣干晕了过去,浊白的精液混合着唾液从她的嘴角无意识的流出。

宁荣荣心丧若死,所有的高傲和自尊都被碾碎,踩在了脚下。欲望褪去之后,她只想到了死,除了死亡,生存再无意义。但因为身体所下的禁制,恐怕连死亡也无法实现,往后只能成为泄欲的工具了。

我把宁荣荣从地上拉起来,搂在怀里抚摸怜爱,道:“瞧你,有什么可伤心的,难道我操的你不爽吗……这种快感,我敢说奥斯卡一辈子也给不了你……往后就乖乖当我的性奴吧……”

她全身冰冷,眼泪已经哭干,两眼无神的看着我道:“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为什么要让奥斯卡看到我这副样子……你这个恶魔,杀了我吧……我活着已经没有一点意义了……”

“你长得这么美,我又怎么舍得杀你……武魂殿要彻底覆灭七宝琉璃宗,如果不是我,你以为你能活下来吗……你应该感谢我,以后打起精神,用你的身体好好取悦我……被奥斯卡看到算什么,你以为你和他以后还会有机会再在一起吗……实话告诉你吧,这个奥斯卡其实是假的……”

宁荣荣猛地一怔:“你说什么……”

我打了个响指,透明墙壁另一边的奥斯卡如水云消散,仿佛幻影。我道:“只是我制造的一点小小幻术罢了,不过是为了增加点情趣,你以为我就那么喜欢做爱被人观看吗……我打听到奥斯卡在冰冻森林,已经派人前去抓他了,不过没那么快回来而已……我是不会放任危险留在外面的,而且,你刚才立下的誓言也是千真万确,无法更改的……”

宁荣荣骤然变得欣喜,原来自己淫荡的样子没有被奥斯卡看到,这真是太好了。但又立即为奥斯卡担心起来,奥斯卡历练的地方连她都不知道,我却能说的这么肯定,看来并非无的放矢,只希望奥斯卡福大命大能逃过一劫。至于自己,反正已经失身了,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

她陡然抓住我的胳膊,苍白的脸上涌出激动的潮红,道:“我求求你,不要抓奥斯卡,他只是个小小的魂王,对你对武魂殿又能有什么威胁……只要你放过奥斯卡,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可以再发誓,为你做任何事情,可以全心全意的取悦你,求求你……求求你了……”

我放过她的身体,冷声道:“你已经是我的所有物了,还有什么资格讨价还价……奥斯卡我是一定会捉回来的,这段时间你还是想想能不能取悦到我,兴许我一高兴,就大发慈悲的不让奥斯卡知道你有多淫乱……哈哈……”

我在她的胸部最后抓了一下,转身离开牢房,锁上大门离去了。宁荣荣再次无力的坐在了地上,想着无稽的命运,祸福难测的奥斯卡,还有失贞的自己,双臂抱头趴在膝盖上嘤嘤哭泣。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四章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六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2 thoughts on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五章”

  1. 写的挺好,可惜用的是烂作,一样的名字有点膈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