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烈焰狂徒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四章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从胡列娜手中拿到了圣女令牌,来到关押柔骨兔的密牢里。从栅栏外望去,柔骨兔小舞身上穿着粉藕色的长裙,多有破损,此时正麻木无神的坐在地上,双手和双脚都捆着粗长的乌金锁链。她长得娇俏可爱,大眼迷人,宜喜宜嗔的小脸蛋上却布满了哀愁,琼鼻小巧,嘴唇纤薄,身段玲珑窈窕,颇为苗条消瘦,胸前一对鼓突含苞待放。

我嘴角勾起玩味笑意,悄然施展出第六魂技“无魇之梦”。

绝望发呆的小舞突然听到一声爆炸,密牢被人悍然闯入,接着囚室的门被打开,一见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三哥唐三。唐三二话不说打开了小舞身上的镣铐锁链,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来不及叙旧,三哥就这样抱着她向外闯去。一路上不断有敌人冲来,三哥神挡杀神,人挡杀人,不知斩杀了多少敌人,闯过了如海一般的尸山,终于带着自己逃离了武魂殿,逃出了武魂城,来到了一个安全的所在。

两人互诉衷肠,叙说离情,小舞只觉说不出的委屈,趴在三哥怀中嘤嘤哭泣。三哥情极冲动,抱着小舞疯狂吻了起来。小舞只觉得心都化了,只想把自己彻底交给三哥。两人在床上痴吻缠绵,脱衣袒露,三哥就那么分开了她的双腿,将他雄壮的男性物体对着自己的下体,缓缓挤插而入,小舞又是疼痛又是欣慰。

“……哦,三哥……三哥……小舞要把自己交给你……三哥疼我……”

突然眼前场景一变,小舞发现自己竟仍在武魂殿的密牢内,镣铐未除,却哪里有什么唐三。身上正趴着一个英俊邪异的男人,脱光了自己的衣物,分开了自己的双腿,揉玩着自己的椒乳,下体分身挤进了自己身体并缓慢而坚定地突入着,疼痛异常。

“啊,不要……你是谁……不,不要,不可以……三哥,三哥救我……呜……”

小舞拼命挣扎起来,脑袋直摇,戴着镣铐的小手向我推搡,哗啦作响,双腿绞扭搓动,用力的蹬着,想把我推出她的体外。

我压着她的身子,在她娇俏可爱的胴体上狼藉其手,揉弄她凸翘的乳房,亲吻她娇嫩的粉颈,抬起头来,淫笑道:“小舞,我就是你三哥啊,你不是喊着要把自己交给我吗……”

“不,你不是……不是……三哥,三哥你在哪儿……”

“唐三已经死了,被我杀死的……我叫黄三,记住我的名字……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三哥……”

我抱着她的大腿,分身猛地一挺,彻底进入了她的身体,夺走了她的处女之身。小舞凄声惨叫,在绝望与无助中迎来了自己的新生。

肉棒在小舞紧窄流血的小穴中缓慢而有力的进出着,小舞的推搡对我不起丝毫作用,反而激起了我的兴趣,一边揉捏她的小翘臀,一边抓揉她小巧的乳房,嘴巴向着她不断抗拒的嘴唇上凑去,吮吸吞啜她的津液。

小舞竭力反抗,却不起半分作用,感觉身体被撕裂一般,男人健壮而强大,压得自己动弹不得,只能任他欺凌,小穴被不断奸插,身体更是被任意亵玩。一会儿小嘴也被堵住,让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搂起小舞一条粉腿,全力压在她的身上,肉棒动作逐渐加强,干得小舞不住地痛叫呻吟。我撬开她的小嘴,寻到她的舌头吮吸玩弄起来。小舞想要反咬我,但被我身下的强力冲击弄的使不上劲儿,每次刚一聚力,就被插得身颤腰软,只能任我狎玩抚爱。而在大腿被抚摸,乳房被揉捏,小嘴也被攻占的情况下,小舞既感到屈辱、难过、伤心,但也渐渐感到一些肉体上不可控制的舒适,让她的小穴逐渐泌出蜜液,更方便了我的奸弄和享受。

稍微放开她的小嘴,望着她泪目涟涟的俏脸,我戏谑道:“小舞,你的小穴真棒……被三哥奸的爽不爽……三哥的鸡巴很厉害吧,放心,我会让你更舒服的……以后再也离不开三哥……至于那个唐三,你就彻彻底底的忘了他吧……”

把小舞的两条腿都扛在肩上,铁链哗啦啦直响,随着我肆意的奸淫抽插,伴合着小舞的哭叫、呻吟,直有如仙乐般让人着迷。

小舞的小穴里的嫩肉不再一味箍紧,而是开始自然蠕动起来,爱液也越来越多,让人操动的也越来越顺畅舒坦。小舞虽然依然在哭叫着,甚至眼泪都快哭干了,但更让她恐惧的是,下体的疼痛减轻了很多,而男人粗大肉棒的快速进出,竟然让肉体有了阵阵被摩擦撞击的快感。

我也发现了她的变化,不由微微而笑,这就是女人,身体是软弱的,不管内心如此仇恨,却管不住自己肉体的沉沦。

又起身来到她身后,重新将肉棒插进她的身体,小舞的呻吟明显带上了慵懒娇媚的气息,心中仍在抗拒,身体却舒服的想叫。一手玩弄她的乳房,手指在她的乳头上轻轻拨弄,一手抬起她的一条腿,鸡巴在她的小穴中飞快的进出抽插,噗哧噗哧连响,淫液滴落在坚硬冰冷的地板上。

小舞紧咬着嘴唇,想拼命抑制住自己的呻吟,但身体却越来越老实,俏脸梨花带雨涨的通红,眼神迷离涌动着春潮,嫣红的乳头微微勃起,乳房随着我的插弄上下晃动。

“小舞……是不是很舒服啊……三哥操得你爽吧……以后会让你再也离不开三哥的大鸡巴的……”

我的动作越来越快,也越来越猛,每一次抽插都直入花蕊深处,撞击子宫,连小舞的屁股也被撞的绯红隐隐。小舞身子不自然的弓起扭曲,一条腿站在地上崩得笔直,被搂着的那条腿则摇晃划圈儿,脚趾曲伸不已。我操干的速度突然一慢,肉棒死死抵在小穴里,接着狠狠跳动,射出大股的精液。小舞也啊啊的高潮来临,小穴一阵阵痉挛紧缩,喷吐出了海量的阴精。

抽出肉棒,小舞被肏得红肿的阴唇间涌出掺杂着血丝的精液,使得腿根狼藉一片,靡乱不堪。

把她扔在地上,我穿衣而起,道:“好了,看在你初破瓜的份上,今天就到此为止吧……不过,我们之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以后还有很多的好玩的呢,做好心里准备吧……嘿嘿……”

我大笑着离去,留下小舞绝望的趴在地下嘤嘤抽泣。

两天后我再次来了,小舞又陷入幻境之中。她发现自己被武魂殿捉住并被强奸,只是一场可怕的噩梦,醒来后原来自己一直和唐三在一起没有分开,两人早已订终身并以身相许了。亲爱的三哥在床上和自己玩着害羞的游戏,把自己剥得干净还用绳子绑起了手脚,自己原是不依但架不住三哥恳求只得同意,三哥站在跪着的自己面前把一根巨阳插入了自己嘴中,虽然感到难受但想到三哥喜欢便竭力奉迎,小嘴像是小穴般被粗暴的抽插,一瞬间又突然看到三哥面容变化,成了噩梦里最恐惧的那个人。自己呜呜叫唤,疯狂挣扎,却听到三哥的声音道:“小舞,是三哥啊,三哥会带给你无与伦比的快乐……乖把小嘴再张大一点,用力含住……”于是心情放松下来,心道,是啊,他是三哥啊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三哥长相就是这样不是吗,安静下来继续卖力地为他口交。

转瞬间小舞的眼睛猛地睁大,她真正清醒了过来,明白了这又是一场我制造的幻觉。而我正站在她面前,如同幻境中的三哥般插着自己的小嘴,把粗大的阴茎挤进自己嘴中,疯狂进出,下体撞击着自己的面颊,阴囊拍击着自己的下颌,而巨大的龙枪上则沾满黏液,黑色耻毛上也飞溅着精斑,不知保持着这个样子奸淫了自己多久!

小舞呜呜叫唤起来,努力挣扎,小手抓住我的腰想要把我推开,陡然又看到自己为之口交的正是自己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三哥,于是又沉醉地为三哥吮吸含咬,任三哥在自己嘴中暴虐冲刺,次次插入自己的喉咙,让自己既窒息又满足又呕恶。

就这样一会儿现实,一会儿幻境,让小舞轮换着体验,我则借机享受着她的小嘴的美妙滋味,十数分钟后,在让她清醒后一阵快插毫不怜惜的射在了她娇嫩的小嘴里,射进了她的喉咙深处。

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淌过她雪白的脖颈,流到粉嫩的胸脯上,而眼角挂着两行似干未干的眼泪,眼神迷惘、恐惧、悲伤、焦怒、无助、绝望,让她看起来又淫乱又楚楚可怜。

我欲性大发,登时在她嘴里又插了几下坚硬起来,然后抱起她的身子在她的小穴外一阵摩擦,戳出了一股花蜜,然后猛然没入。

小舞再次啊啊淫乱的呻吟乱叫起来,俏美的身子被我插得酣快不已。

我左突右撞,毫不怜惜,把小舞奸的无可奈之何,小穴一次次被操翻,被插得有如魂飞魄散一般,在极致的高潮与伤心的眼泪中迎来双双的爆发。

此后一段时间也是如此,只要有空我就来到密牢中,设下种种幻境折磨奸淫小舞,让她分不清真实虚幻,日日沉沦在快感与痛苦之中。十万年魂兽的灵魂力量极其强大,小舞虽然距离巅峰期的实力相差甚远,但也不可小觑。饶是如此,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小舞的心灵还是渐渐崩溃了,不管她心底作想,至少表面和身体都已经臣服于我了。即使不再用幻境,她也对我言听必从了。

我坐在高背椅上,而小舞正骑跨在我身上,手脚上仍束铁链,此外全身赤裸,两条纤细的美腿分跨在我大腿两侧,将一个粉嫩诱人的小穴暴露在空气中,紧抵着我硕大的肉棒摩擦,泌出了丝丝晶莹的花蜜。她的脸颊如烧,小嘴微张,喃喃叫着“三哥”,而我正埋首在她胸前吮吸亲吻她的奶子。

我兴致渐来,双手托着小舞的翘臀向上一送,小舞纤腰一挺,玉穴将我的肉棒熟悉地套了进去。她啊的一声,双手环着我的脖子,整个身子都贴到了我身上。我挺腰顶弄,抽送着她的小穴,肉棒在紧窄的膣道中进进出出。小舞粉腿收拢,蜜穴蠕动,借此紧夹我的分身,箍得我一阵阵爽快。

“……啊,啊……三哥,三哥……好粗,好大……小舞要坏掉了……三哥要把小舞插坏了……啊啊……”

小舞在“啊啊”淫叫的同时,身子不断的被抛起落下,每次抬臀,就会有一截粗壮的阴茎从她的小屁股中露出来,每次跌落,那段肉棒又会消失不见。

我将舌头探进小舞的口腔内,一捉找到她的美人舌吮吸起来,与她的香舌紧紧缠在一起,贪婪的品尝吞吃她的津液。小舞发出唔唔的声音,身子一拱一拱的,明显越发动情,小穴蜜液分泌的愈加多了,将我的肉棒打湿的水淋淋的。

吻了一阵,几乎让小舞喘不过气,一松开就“三哥三哥”的叫着,我问道:“小舞,三哥是谁啊?……”

小舞面颊潮红,香汗微沁,腰身在我的抚摸下颤动不停,小腰扭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呻吟着叫道:“啊,啊……三哥是,三哥是小舞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是小舞的主人……小舞的主宰……三哥说什么,小舞就做什么……小舞是三哥的性奴,为主人带来快乐是小舞最高的荣耀……”

我掐着她的乳头,惹得她咿呀叫唤,道:“那唐三是谁呢……”

小舞神情一滞,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但马上又压了下去,面显迷惘,喃喃道:“唐三……唐三是……唐三是谁……啊,唐三才是……不,唐三已经死了,什么也不是……啊,主人,我是主人的小舞,此外什么也不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呜,主人来疼小舞,让小舞快乐的把什么都忘掉吧……”

我扶着她的腰肢,身下动作愈加激烈,一次次蛮横地撞击着她的身体深处,操得小舞玉体震颤,连灵魂都颤动起来。一股浓郁的精液射进了她的体内,小舞也高潮泄身,浑浊的液体顺着我们性器交合的地方满溢涌出。

“啊……啊啊……三哥好厉害……操得小舞好舒服……啊,好烫,好多……三哥最棒了……小舞还要,还要三哥插小舞……要三哥用肉棒把小舞玩坏……”

把小舞从身上放下来,让她趴在椅子上,翘起莹白如雪的小屁股,肉棒对准她粉嫩的雏菊,一阵摩擦抵碾后猛地操入进去,又是粗暴而肆意的抽插,干得小舞嘴角流涎,淫乱升天。在她的小翘臀和小嘴里又各自射过一次,今天才算放过她。

我走之后,小舞勉强穿好衣服,蜷缩着卧在地上,躲在自己的世界里,没一会儿就疲累的睡着了。小舞又做了一个梦,梦到了唐三浑身是血的站在她面前,愤怒的指责着她,骂她为什么不为自己报仇,还如此淫乱的用身体伺候自己的敌人,简直不知廉耻,神情悲愤而伤心。小舞一边瑟缩地抱紧自己的身子,一边在梦呓着嘤嘤哭泣道:“三哥,对不起……小舞没用……呜呜……小舞没有力量报仇……小舞已经是一个丢贞失洁的低贱性奴了……以后只有唯主人的命令是从,再也不要自由和自我了……除了主人的肉棒,小舞已经什么也不要什么也不想了……”

胡列娜的房间,我敲门走了进去。胡列娜正坐在书桌前处理文件,手上的羽毛笔刷刷作响,头也没抬。她的眉头微蹙,俏脸凝住,似乎处理的事件颇为繁难。刚理毕一份文件,放在一边,立马又拿起左手边的另一份看起来。

我走到她身后,看到她辛苦的样子,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替她按摩起来。胡列娜脑袋后仰,靠进我臂弯里,长长的舒了口气,一边继续扫着文件上的内容,一边道:“三哥,你来了……人家好想你呢……”

我顺势坐在她旁边,与她翘臀紧紧相贴,揽着她的身子,道:“宝贝,最近你都很忙的样子呢……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吗……”

胡列娜看完这份文件先放在了一边,坐进我怀里,抱着我的脖子,腻声道:“是呀,本来是不能说的,具体目标和计划老师目前只告知了极少数人,但最近武魂殿大肆召集魂师队伍、调遣军队,任谁都知道必有大事要发生了,而且最终日子没几天就要来了,到时想不知道也难,你与我也都是要参加的……就是老师筹备许久的覆灭七大宗门的“猎魂行为”……”

胡列娜当下解释了一通,其实我早就知晓,只随口问了一些细节,便道:“到时我们一起行动吧,就去七宝琉璃宗……自从出了杀戮之都,我们可有段日子没一起战斗了呢……”

胡列娜唏嘘道:“是呀……”抱着我的脖子凑上来吻我的嘴巴,我接住她芬芳的唇,手在她穿着丝袜的大腿上抚摸起来。

吻完后胡列娜的脸颊已经有些酡红了,她在我怀里动人的微扭着,望着我道:“三哥,最近你和那个柔骨兔小舞怎么样了……玩得还痛快吗,可不许有了她就把人家给忘了啊……”

“怎么可能……”我把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揉摸她的胸部,“小舞太稚嫩了些,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比我的娜娜老婆可差多了……也就是玩个新鲜,再加上你最近忙,我也不想太打扰你做正事……老公最想的,当然还是我的娜娜……”

“唔,是吗……人家可不信呢……”胡列娜抓着我的手臂,任我亵玩她的身体,睇了我一眼,道:“人家要验证一下,如果三哥现在交不出两次口粮,就证明三哥说谎全给了那个小舞呢……”

说着从我的怀中一滑来到我身下,解开我的裤子露出硕大的阴茎,目露痴迷,立即张嘴含了上去,红唇翻动间,将阴茎吮的湿淋淋亮晶晶的煞是威武。

我抚摸着她纤巧秀丽的脑袋,看着她翘起摇动的丰盈美臀,心头惹火,精血上升,道:“两次怎么够,至少也是三次,不让我的宝贝娜娜哀叫告饶,老公可不会停的……”加大力度,在胡列娜的小嘴中飞速的进出,快美的抽插着,前液混着津液从她的嘴角淌出。

我在胡列娜的小穴、屁股和小嘴里各射了一次,又反捉着她的双手,把她抵在书桌子上,大鸡巴在她的臀部里飞快的进出,操得她实在承受不了,哀叫求饶道:“……唔呀,好哥哥……好老公……不要这么激烈……呜呜,人家受不了,老公,人家错了……啊,老公的大鸡巴操死了……老公,老公最爱我了,求求你慢着些……”

我把她一条腿放在桌子上搭着,肉棒一抽又操进了她的小穴中,趴在她的身上道:“我的娜娜最美了……老公爱你爱的要死……只要看到我的娜娜,老公就永远硬得起来,不管多少次也没问题……老公最喜欢操娜娜了……”

胡列娜回头吻我的面颊,俏脸潮红,感动又自豪道:“人家知道了……坏老公……人家也最喜欢最爱你了……唔,唔……老公操的好舒服……人家要被插死了……呜呜,老公的肉棒好厉害,把人家操死了……啊啊啊……”

胡列娜的小穴几乎都被操麻了,身体一阵阵的痉挛,阴精喷吐着又泄了身。我抵着她翘美的臀部,又狠狠狂操了几下,才在她的身体里又发射了出来。

几天后,我和胡列娜一起参与了对七宝琉璃宗的猎魂行动。在我通过胡列娜的劝说下,教皇比比东增加了对付七宝琉璃宗的顶尖战力,并采取了针对暗器的手段。虽然依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七宝琉璃宗被顺利屠灭,包括宗主宁风致和两名护宗斗罗在内,宗内所有顶层战力全都被清剿一空。

回程的队伍中,我和胡列娜一起呆在一辆马车内,打坐调息伤势。调理完毕,胡列娜依偎进我怀中,道:“三哥,七宝琉璃宗实力超乎预测,这次亏得有你劝说,提前调整了队伍实力,做出针对措施,否则只怕会损失惨重呢,等回到武魂殿,我一定要向老师为你请功……不过……”她妙目一转,语气似乎变得有些吃味,“三哥费尽辛苦把那个宁荣荣给活捉了,难道,你又看上了她不成……说起来她的确很美,想当初魂师比赛,不知道有多少人痴心迷恋上她呢……”

我握住胡列娜的小手,放在嘴边吻着,道:“娜娜,宁荣荣确实是有几分姿色,但跟你比,还差不少……在我心中,我的娜娜才是世间最美的女人……我活捉她,最主要是因为她的武魂从七宝琉璃塔变成了九宝琉璃塔,七宝琉璃宗的七宝琉璃塔武魂只能容纳七个魂环,历代宗主最高也就79级,但宁荣荣不同,她是有机会成为封号斗罗的……你想想,如果有一个封号斗罗级别的辅助系魂师为我们所用,对战力是多么大的增强……”

胡列娜被我赞的欢喜不已,闻言却蹙眉道:“她的武魂升级成九宝琉璃塔的事我也听说过,魂师大赛的时候也见识过,如果能让她成长起来,当然是十分恐怖……但是,现在整个七宝琉璃宗都被我们灭了,她的父亲,老师,家人,同伴,门人,全都被我们杀了,血仇不共戴天,她又怎么可能为我们所用……”

我道:“呵呵,世事无绝对,只要是人,就有破绽,血海深仇又怎么样……记得柔骨兔小舞吗,我对她的调教已经有了一些成果,等回武魂殿时我带你去看看,你就会明白,老公如果愿意,是可以把敌人变成听话的狗的……”

胡列娜勾着我的腰,脸贴在我的胸膛上,道:“好吧,三哥这么说,人家到时就去看看吧……”

“娜娜,如果我把宁荣荣也收了,你不会吃醋吧……”我试探着问。

胡列娜睇着我笑,道:“就知道三哥对那宁荣荣也起了心思……你放心吧,人家吃醋难免是会有些吃醋啦,但谁叫我的三哥这么厉害,床上尤其厉害……人家一个人也伺候你不过来……让你找找其他女人,也好减轻我的负担……”她心中则想着,三哥你连老师都那个了,人家再阻止你玩其他女人还有意义吗?

我不由感动的抱紧了她,道:“就知道我的娜娜最好了,永远都这么疼三哥……但你放心,三哥对其他女人都只是欲望,玩玩而已不会放在心上……三哥最爱的人永远是我的好娜娜……”

“嗯,我相信三哥……”胡列娜伸直玉颈吻了过来。

回到武魂城,另一边针对蓝电霸王龙家族的行动也取得了全歼大捷,胜利消息传开,一时震惊了所有人。七大宗门的上三宗,足以与武魂殿相抗衡的大陆最顶尖势力,传承数千年,底蕴深厚,强者众多,平日说起谁不是崇仰敬服,谁曾想居然一朝覆灭其二!

很快,消息传到大陆,更是掀起轩然大波!

教皇比比东的声望,一时无量,在武魂殿中的统治力,也达到了全新的高峰。事后论功行赏,胡列娜再次获赐了一枚八万年的魂骨。至于我,教皇并没有赏赐什么,只是口头嘉奖了几句。别人或许多少有些疑问,但胡列娜却以为老师肯定是因为之前的事有心结,所以才故意不奖励三哥,于是私底下多有安慰补偿我。

一候有了空,我就带着胡列娜来到密牢中一起看小舞。打开牢门后,小舞立即爬到我的脚下,叫着:“主人,您来看望小舞了……小舞好想您……”

胡列娜目瞪口呆,简直有些不敢置信。我对她略显得意的微微一笑,转而对小舞道:“小舞,乖……主人这些天没来看你,有没有老实听话啊……”

小舞道:“有,主人的命令就是小舞活着的意义,主人的吩咐小舞一刻也不敢忘……主人让小舞在没有主人的日子里每天自慰至少三次,小舞都做到了,有时想念主人的疼爱想的发疯,做了还远不至三次呢……”

我伸手略微探了一下她的灵魂,道:“好,你果然没有撒谎,主人很欣慰,会好好奖励你的……”

“多谢主人……”小舞高兴的抬起头看着我,瞥到一旁的胡列娜,神情微滞了一下,但很快便如没看到一般,只顾注视着我。

我道:“好了,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娜娜是我的女人,也就是你的主母,以后也要好好听她的话……”

“是,主人……”小舞开始脱衣服,同时又对着胡列娜一低头,道:“还请主母以后多多关照……小舞是主人调教的性奴,是为主人的快乐而存在的……主人和主母有任何要求,小舞都会拼尽性命的努力做到……”

她很快脱光了衣服,跪在地上来到我的胯下,解开我的裤子露出阴茎,张嘴含了上去。

胡列娜恍惚感觉是在做一个离奇古怪的梦,怔怔望着我,以及蹲跪在我身下为我口交的小舞,怀疑此刻并非现实。她喃喃道:“三哥,你……这是幻觉吗……小舞,她……她怎么会这样……”

我按着小舞的脑袋,挺动腰部,肉棒在她的小嘴中一进一出,笑道:“这就是老公的办法了,把她们变成没有灵魂没有自我只知沉醉性欲的母狗,自然就唯老公之命是从,叫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小舞的脸颊鼓涨涨的,眼神迷醉,对我的话恍若未闻,依然卖力地为我吞吐,将一根龙枪吮得亮晶晶的。我拉着胡列娜的柔荑,道:“娜娜,要一起玩玩么……”

胡列娜瞥了一眼监牢内的环境,以及在我身下淫荡吮吸的小舞,羞怯道:“还是不要吧……这里,人家又……唔,人家不干嘛……三哥就会戏弄人家……”

见她语虽拒绝,但神色间其实颇为意动,不由分说把她拉进怀里,吸吮着她的耳朵,道:“敢不听老公的话,信不信老公把你调教的像她一样,变成一条淫乱的小牝犬……”

胡列娜芳心骚动,身子一颤,软在我怀里,腻声道:“老公好坏……让人家和外人一起伺服你,人家好害羞嘛……”

“不要把她当作人,当成一只母狗就好了……”拍拍小舞的脑袋,她的小嘴知机的松开我的阴茎,转身将屁股翘起朝向我,拽着我的肉棒向她的小穴里引去。我猛一挺身,顺利地插进了她迷人的身体。一边奸插着小舞,一边玩弄着怀中的胡列娜,没一会儿就将她的的衣裳弄得凌乱不堪,乳胸袒露,雪白的在屁股也暴露在了空气中。

“啊,三哥……”胡列娜呢喃叫着,双手搂着我的脖子,娇软的身躯在我怀中扭动,吻嗅着我的脸颊。我一只手玩弄着她浑圆坚挺的极品奶子,一只手绕过她的屁股伸到她的胯间抠弄,很快就掏出了一股骚水。

身下的小舞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外人在,竟是格外敏感,娇躯被我干得疯狂扭动,啊啊叫个不停,玉穴收缩越来越紧,眼看就要高潮。于是我狂操猛干,动作愈加凶狠激烈,一阵抽顶把她送上了高峰,玉穴内流出大股的阴精。

当即丢下小舞,把胡列娜推向墙壁,搂起她的双腿,沾满淫液的肉棒瞬间又插入她的肉体中,疯狂操干起来。胡列娜呻吟直叫,双手环着我的脖子,雪臀在我的操干下不住颤动,丰盈的雪乳也时时抛甩飞起。

小舞坐在地上,只喘息休息了一会儿,就又来到我们身边,趴在我身后,抱着我的大腿,探首亲吻起我的屁股。我暗笑她还算识趣,一边受着她的抚弄,一边持续操干胡列娜,将这位春风得意的圣女玩弄的酣爽不已。

突然把胡列娜的身子放了下来,让她反身趴在墙上,叉开性感迷人的双腿,妖娆妩媚的臀部高高翘起,把小舞拉到她身下,要小舞从下面舔弄她的小穴。不等胡列娜反对,我就又将粗大的肉棒插进了胡列娜的雪臀中,把她的抗议变成了深沉的喘息和高亢的呻吟。

小舞坐在胡列娜身下的位置,抬首埋进了胡列娜的胯间,伸出舌头舔弄她尚还滴落着淫液的肉穴,品咂的叽啾有声。

胡列娜侧过头看着我,脸颊潮红,又羞又怯,浑身哆嗦,但羞耻的感觉却又让她莫名兴奋,呻吟叫道:“老公……唔,这样,好害羞……啊,你真坏……竟戏弄人家……”

她的蜜液越涌越多,小舞几乎要吸之不尽了,后臀也是越箍越紧,夹得我舒爽不已。

“娜娜,你可是越来越兴奋了……啊,屁股夹得老公真舒服……嘿嘿,这样是不是很过瘾……小舞的舌功怎么样,吮得你还喜欢吗……”

“……呜,坏……坏老公……人家,人家要不行了啦……唔唔,老公,操死人家了……”

我拨出肉棒,又一次粗暴地没入了胡列娜的前穴中,快速进出间,操捣如飞,把一个粉嫩的小穴插得红肉翻涌,淫汁飞溅。

湿哒哒的蜜液从我们的交合处淌出,滴落到下面的小舞张开的小嘴中,溅落在她的俏脸上。胡列娜一想到我们三人现在的情形,心底就羞耻欲爆,骚痒难止,小穴越缩越紧,身体有如登仙一般。

一阵狂乱的操干下,胡列娜终于忍不住,高潮喷发,我也疯狂的射在了她的肉穴里,大股的精液混合着阴精从紧箍的性器中涌出,被跪坐在地的小舞接住吞食。

我又拨出阴茎插入小舞的嘴中,隔着胡列娜的屁股和大腿,一顿乱操,很是享受了一番。

最后胡列娜和小舞并排坐在了地上,瘫软无力,气喘吁吁。胡列娜看了一下和自己一样浑身精液的小舞,又看向我,俏脸娇红道:“老公,你真坏呢……”

我将她搂在怀里,抚摸着她乳房,轻捻着她粉红的樱桃,调笑道:“我的娜娜是个尤物,老公当然要变着法子和你多玩玩啦……不把娜娜伺候舒服了,她在背后向教皇冕下告状怎么办……”

胡列娜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却见小舞才休息一会儿又爬了起来,在我胯下握住我的肉棒为我吮吸清理起来。她诧异的望着我,真不明白小舞是怎么被调教成这个样子的,她粉颊羞红欲滴,咬着我的耳朵轻轻道:“老公,你是不是也想把娜娜调教成这个样子,变成你的一条母狗……”

我捏捻乳头弄得她咿呀喘息,道:“当然不会,我的娜娜还是现在最有味道,要妩媚时风骚入骨,要清纯时又纯洁如白兔,风情万种,柔媚似水,像只小狐狸,这才是我的好娜娜……母狗吗,有她们这些就够了……就算没玩够,再去外面捉些回来便是,只要我的好娜娜同意……”

胡列娜伸出一条玉腿,用脚趾将小舞胸前的樱桃夹住,似乎也有些喜欢上调教的味道,道:“老公,虽然我不知道你是通过什么手段办到的,但还是要小心一些才好,毕竟……不可大意啊,人家才不想你受伤吃亏呢……”

我邪魅一笑,拉起小舞,道:“小舞,告诉我,唐三是谁?”

小舞面露迷惘,嘴角还挂着一丝精液,道:“唐三……唐三是谁……我不记得了……他是谁一点儿也不重要……呜,小舞只记得小舞是主人的奴隶……是为了取悦主人,让主人快乐而存在的……主人,请尽情享用小舞的身体,小舞愿意为了主人做任何事……”

我对胡列娜道:“看,就是这么回事……或许她是在演戏,但演技这么逼真,我不得不说她是个天才……何况我反复探查过她的灵魂,是无法时时刻刻都瞒过我的,再说我也肯定是会小心在意的……”

胡列娜道:“这样就好,三哥想玩女人,有的是其他女人可以选择,如果没有把握,最好不要玩火自焚……”

抓着小舞放在自己胯间,让她反身坐在我胯上,阴茎没入她的小翘臀中,挺腰顶送起来。小舞腰臀颤动,尻穴箍夹着我的肉棒,嗯啊的喘息叫唤起来。我笑道:“说起来小舞也是个处女呢,身上所有肉洞都是被我开的苞,居然没被那个唐三玩过,真是奇迹……”

胡列娜睇了我一眼,道:“三哥,你越来越坏了呢……”

把胡列娜搂紧,低头吻住了她的樱唇,堵住了她所有的话语,吮吸缠绞她的香舌,舔舐吞尝她香甜的津液。一会儿把小舞也拉进来,侧头伸出舌头凑来,三人唇舌纠缠,互相亲吻,彼此只听到狂乱的呼吸和呻吟似的呓语,淫靡无限。

胡列娜如同触电一般,“啊”的一声,面颊羞红如烧。不等她有更多反应,我已经把小舞从身上推了下去,转即压在了胡列娜身上,阴茎耸入她的身体,开始了新一轮的征战杀伐。

在密牢中一直玩了好几个时辰,把胡列娜和小舞都要了三次以上,我才舍得一齐放过她们。带着胡列娜回去,把她送回房间,没多久她就在洗浴后疲惫的入睡了。

胡列娜看到了小舞的调教成果,对这事稍微放下心来了。虽然一想到我的所谓调教就不禁面红耳赤,但既然三哥喜欢,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欢迎加入书友群讨论:928569323

<<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三章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五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One thought on “斗罗大陆之混沌篇 第四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