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Amelia ♥

施虐狂の血魔女 第一章

施虐狂の血魔女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我的名字,林语芊,一个平平无奇的十七岁青春大姑凉。身高一米六一,面容算得上精致,身材标准线往上,算得上是准班花,现就读于九龙市第二中学。

我是一个乐观的人,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更是一个矛盾集合点。

说来也是奇怪,原因或是不可抗力,或是命运弄人。在我看来,我总认为像我这样的人,社会上可以说是要一打有一打。只不过我们被上帝量产后,印上了自己独有的名字或者说是代号。这可能就是区分平凡也可以说是在这大千世界里自我安慰的一种仅留的痕迹了。

没有一技之长,只小时候学过一点乐理知识,会用钢琴弹几首简单的谱子。另一方面,作为女生与生俱来的美术天赋也是差强人意。更不要说料理方面了,除非外卖行业倒闭,我宁愿吃剩菜也不要学习那繁琐的料理。当然,这仅局限于我每个月里父母工作重合时有三天在家里独自思考人生的时间。

我的家庭,和这个中等城市大多数家庭一样,同为由无产阶级组成的家庭。万幸的是,至少我的父母继承了小时候乡村人勤劳不怕苦的精神。在平均每人每月约三、四千带点全勤奖的收入的支撑下,这个小家庭才得以高效的运转。

而作为独生女的我,自然而然也就担负着改变一家命运的重任。

可改变命运并不是张口就来、愿者上钩的事情。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愈发明白了许多道理,一些简单的人生哲理也逐渐被我理解。

人的价值体现在哪?我就等同于这个世界吗?如何用行动改造世界?……

但并不是知道理解了这些哲理就能真真正正实现所有人都在渴望着的那个目标。

我深知这一点也为此付出过代价。

我醒悟的那一天,是在中考结束,测验成绩出来之后的那一天,我才如甘如饴地意识到:命运就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陷阱,越是相信就陷地越深。

当年,我不惜每天用六小时时间来睡觉,其余时间全部用在学习上,尽管睡眠质量差,但文科生的记忆还是有所提高我的学习效率。

刷题、做题、考题、答题、对题。这样的一个循环中,我迎接了那一场中考。可坚持与努力,换来的只是一所勉强能挤进省三级最末尾的普通高中。

一万三千多人的考生中,我的名次仅仅只在第四千。更不用说那些中考拿满分的人了,那简直就是怪物,是神之子。

这么一比,像我这样的人在那群熠熠生辉的繁星中也就如黯淡无光的死星了呢。

可生活还是要继续的,这样的打击对乐观的我来说只不过是一场如梦似幻的冒险。就像鲁迅说的那样:“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礼貌鲁迅:你吗。

咳咳……

以上,我阐述了这么多到头来只是为了抒发一下淹没在千篇一律生活浪潮中一个没有任何闪光点的人的牢骚情绪。当然,这也是一位被腐蚀之人最后的念想了。

今天是我步入高二新学期的第一天,我怀着那颗平凡的心穿上阿迪达斯的有粉色线条点缀的白色贝壳头鞋,系了一下偏jk风格的校服的领带,出了房门,走出小区。

看向天空中光芒万丈的太阳,几朵白棉伴随着鸟鸣飘过,总让人心情感到愉悦。但异变总是蛰伏在这美好之中,无法让人察觉分毫……

步伐轻盈地走在樱花盛开的这条极具日系风格的坂道上。我提着单肩包,时不时瞥一眼马路对面与我一同并行的学生们。

说来也有趣,从小到大我所在的班级里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是混过社会的,也就是青春校园漫里常有的不良少年、少女。当然,这种设定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漫画大多也是按照我们生活中常见的事理景物在天上一些作者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而创作的。

虽说高中分流之后,大多数混了九年的不良学生都得嘎嘎给老娘爬着离开学校,但忽略了一点的是,有些学校是音体美特招。

所以,作为文科生的我,自然也就和那些摆烂体育生大爷们组到了一个班。

原因无他,学习差的人只要不是脑子烧着了都不会去选不被定义的理科,文科的成绩加上自己体育生的定位就足以让他们进入一所好的本科大学了。

“哟,这不是林语芊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一道阴阳怪气又带有点既视感的轻浮嘲讽在耳畔响起。

我回过神来,下一刻一张我最不想见到的人脸浮现于脑海——不用想了,那便是我之前提到的特招体育生大爷中的一位。

我侧过头去,只见一道熟悉邋遢的面容映现,凌乱的刘海就这样压着眉毛,校服短袖领口前的三个纽扣甚至一个都没扣上。

“滚……”我朝他骂了一句,便悻悻地加快脚步往学校方向走去。

“哈哈哈,声微饭否?”

“芊芊姐你是不是没有吃早饭呀?嘿嘿!”

“你!不行不行,生气就不是仙女了,生气会长痘痘的!”我暴怒道,看着那雷厉风行的如疾风般骑着自行车从我眼前飞过,将我搭在腰后的长发轻轻吹起,心里也在安慰自己。

“哈哈,老颜你还跟这土炮较什么劲呢!”

“就是就是,这土炮不给老颜你面子,在咱们二中里就只能次次吃瘪了呀!”

“怎么称呼你们嫂子的?你们俩小子!”

“颜哥错啦!饶过我们耶!”

哦,还有他的两个小跟班。

望着那三道男生骑车的背影落下坂道的地平线,我迅速平复下异常躁动的心情,拨开悬在眼前的乌黑发丝,但那股源于心底的不安依旧萦绕。

直到他们三个人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小路尽头,我赶忙回顾了一下四周,再三确定没有熟人看到这社死一幕后,我长舒一口气。

这浪荡少年名叫颜小希,名字听着很女性化,可他确实是这么一个男人的名字,而且还是那种神经大条也就是那种不顾任何场合总是大大咧咧行事的人。

这种人最难应付,也最难摆脱。毕竟命运就曾安排他到我的初中班级,只不过到了高中我俩这对冤家还要被莫名其妙的分班机制组到一块。

我耸了耸肩,双目无神的走着熟悉了一年的老路,心中不免又游神天外。

颜小希在初中就是全段社会人中的佼佼者了,到了高中他收敛了许多,只招了两个自己认识的同学。当然这些杯水车薪的收敛无非是为了我。

还记得中考之后,这个邋遢就直接当着毕业晚会上全班同学的面抓住我的手向我告白。当然,那时候在全班的注视与起哄下我还是大脑飞速思考后在一秒的时间里给出了拒绝的答案。那时候简直就是措不及防加超大型社死现场,那一刻我双颊像是贴上两块刚从熔炉中拿出的发红的铁块,差点没晕过去。

我是知道这家伙暗恋我的,毕竟女人的心总是敏感的,这个邋遢在初中做的那些讨好我欢心的事情真的不要太明目张胆,而且他自己还不知道这种行为在别的女生看来一点没有王子风范,更像是一只春天来了一直在发春的野猫。

盯着自己的脚步,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思绪甩开,我下决心要在新学期,新同学面前展现一个最完美的自我。

嘎吱~嘎吱~

正当我停止多余的思考,抬起头时,一只大黑耗子倏然间从我头顶飞驰而过,掠起残风阵阵,吹散坂道终点的樱花的轨迹。

“等等?这是乌鸦?大白天的会有乌鸦?”根本不用多做假设,人的动态视力足以分辨这种看似速度很快的生物。就像一架从你面前光速掠去的战斗机,你也会在第一时间将脑海中所认知的能飞的生物记录中找到“战斗机”这一名词。更不用说这黑不拉几的只有约一个脑袋大小的飞行生物了。

但让人肃然起敬的是,就在乌鸦带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走时,我似乎看到了那若隐若现闪烁的血光……

我读懂了其中的含义:这是灾祸,人类的灾祸……

“啊啊啊!杀人啦!”

“是丧尸,这绝对是影视片里的丧尸啊!”

“快跑呀!”

突然间,狼烟四起,死亡的尖啸声犹如芒刺在耳,紧接着就是前方不断传来汽车或是碰撞在一起或是撞到电线杆发出滋滋的声音和爆炸轰鸣声。

然而不知怎的,我心里那股不安的情绪瞬间迸发,全身僵硬。我瞪大眼睛看着抖动的地面,汗水一滴滴从额头滴下,手心也开始被盐水浸湿。

“为什么……这股情绪……我……我这是……”

刹那间,周围的光影犹如加快了几十倍,但我还是能清晰的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到周围人群的流动。

“同学你在干什么,快跑啊?愣在原地干嘛,会死的!那些东西马上就要来啦!”一个女生搭着我颤抖的肩膀,警醒了我一句就赶忙拉开步伐,向学校的反方向前进。

然而这些我能感受到真诚的言语在经过我的耳廓传进大脑神经里,确实一阵阵刺骨的电流声。

“呃呃……我……”

我很害怕,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

这不像是学校的防恐怖分子演习,或者说我早已知道这是一场人为与自然的灾难,无法避免。

当然,我的思考也就到此为止了。

随着我宛若挂上千斤坠的身体被前面几个“人”推倒并撕咬时,血液伴随着意识流进他们的口中,我已经没有任何念头来做任何有用的挣扎了。

轰隆一声,步行道右边的便利店的卷帘门和着金属划破的刺耳声音倒下,将我最后的视野完全陷入深邃的黑暗……

真可笑,到头来还要落得这种下场,真不淑女呢……

……

……

……

“死之终焉,生之试炼,此后,魔者可知人道?未尝有如此,且亦当如此……?”

乌拉!因为在后花园发布后,成绩不是很理想(打赏的老爷有点“大方”),但在好心人帮忙下,dalao他告诉本人的这篇小说的题材更适合黑沼泽,于是乎这几天中考和期末考忙了一会儿,决定还是在黑沼泽发展了~以及,本作大致为一位高中少女在末世下变成一只由自我理智的特殊丧尸,并在寻找自己的命运之人时,搞搞百合、SM,然后虐杀掉她们(bushi)。涉及人体改造、排泄等等,属实是重口味题材,希望有与本人相同xp的同好们多支持一下,毕竟用爱发电什么的,最讨厌了~

施虐狂の血魔女 第二章 >>
2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One thought on “施虐狂の血魔女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