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mabaoguo ♥

松果弹抖,闪!电!逼! 第一章

松果弹抖,闪!电!逼! 第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呜呼…嗯哼…嗯哈…”

一个女人扭动着身体在悲鸣,她在挣扎可是没有用。

她的五感被封闭,她看不见,听不见,鼻子里只能闻见一股臭丝袜味,并且她每一次呼吸的气体极为有限,她只能用力去吸气…

光滑的束腰将她的身体分割成两个部分而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发力,并且限制了她的呼吸,她的双腿被束缚在了一起,她的下体还固定了一个振动装置增加她的消耗。

手被束缚为一个球,固定在身体两侧,束颈不仅固定了她的头部,并且收紧了她的呼吸道,减少她的气体吸入,她的呼吸道里还堵有一个个包裹着活性炭的小球,更加减少了她氧气的输入。

难以想象,这其实是一位在战场上能杀穿几十位战士组成阵型的女战士,如果她没有被俘的话,如果她没有穿上这奴化套装的话。

不出意外的,在她到高潮边缘的时候,振动停止了,她开始剧烈挣扎,但这些力量都被这身套装吸收了。

她无力地停止挣扎,同时炽热的身体冷却下来…然后振动又开始了。

不出意外的话,她最终会被对高潮的渴望击败然后被卖到各个奴隶商会处理掉。

但故事从这里走向另一条路线。

“嗯!哼嗯?”

这位名叫丽雅的女战士感受到身上的装备正在被解锁,皮带,手套,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只是丽雅这么长时间的寸止调教,没有进食和排泄,她早已精疲力尽,只是任由他人脱下她身上的套装。

口塞被取下了,她的嘴很酸,不算新鲜的空气涌入让她感到舒心。

本以为是她命运的终章,但是眼前确实另一位昏迷的少女,身穿华服。心中生出明悟,这大概是有人想瞒天过海狸猫换太子之类的把戏。

然后她就被人打晕了…

丽雅醒来的时候人是被扔在了野外的河边小路,身上穿着之前看到的那身华服,一股异味传来,是华服下的丝袜滂臭,不知道这个人怎么会有这个癖好。

不过自由的感觉真好,不自觉的手便伸到了下体,开始揉捏起来。“嗯嗯嗯~”多日积攒的渴望此时爆发了出来“哈哈嗯哈…”

进入绝顶之中,大脑一片空白。

看着一地的水,

丽雅陷入沉思,我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以前不是这样的,但是极致的快感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咳咳”

丽雅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喉咙麻麻的,大概被注射了某种药剂。

检查自己的身体,发现没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在身上,看来装备拆卸的很彻底,下体湿答答一片,黄丝袜很臭(这玩意好像是白丝)这身由蓝色镶边连衣裙和内衬构成的华服也有好多道口子。

先脱掉脏兮兮臭烘烘的丝袜,把它扔进一旁的河里,激起一阵水花,鱼儿四散逃去,仿佛看到了什么人间大恐怖。

一旁的草丛里面还有这身华服附带的鞋子。

那是一双高跟鞋,上面镶嵌着一些小宝石,大概是被丽雅疯狂的安慰中踢掉吧。

脱掉外面的裙子很容易,因为它本身就快烂了,背后一条大口子,只要把背部的拉链往下拉一点就能脱下来。

腰部紧紧的,是一条束腰,这勾起了丽雅一些不好的回忆,

束腰绑的很紧,也很华丽,看上去很值钱,让她不舍得用力拆下来。

“嘶”

绑绳材质不一般,凭着丽雅的实力居然扯不断,当然也和她现在的虚弱有关,绑的很复杂,解不开。

“算了”

然后

丽雅就在她身上的紧身胸衣里发现了一些钱,不多,倒像是故意留下来给她的。

“咕噜噜”

丽雅的肚子响了,在被奴化期间,她只能吃很少的东西,以保证她没有能力反抗,出来的时候显然那帮人也没打算给她吃东西,所以她饿的很快。

“还是先想办法走出这里吧”

穿好仅有的衣物,踩着高跟鞋熟练的走着,以往的丽雅其实根本没有穿过高跟鞋,这么熟练只是因为,她被捕获走的时候脚上被强制锁了一双很高的高跟鞋。

一般的战俘是没有这个待遇的,只是她是一名战士,所以被用了很多手段拘束。

林子愈发茂密,都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树干,头顶是无尽的绿叶,偶尔有几束阳光照了进来,河道也越来越窄,有几次丽雅差点摔进河里,这里越走越不像有路的样子,如果不是丽雅之前往另一个方向走到了一片荆棘丛前,她都想返回了。

偶尔冒出的飞虫让她一阵烦躁,地上的杂草弄得丽雅小腿痒麻,丽雅心中突然明悟,之前那滂臭的丝袜就不该扔掉的,不光能驱散蚊虫还能保护腿部。

“不对呀,那他们是怎么把我弄到这里来的。”丽雅自语道,再不找到吃的或者人群她就要饿疯了。

“不会是从树林子里…哎呀!”

河边居然有个斜着的洞,斜向森林那一侧,正常情况丽雅绝对不会掉进去,可是现在她饿的眼冒金星,又很虚弱,于是摔了进去,洞还蛮深,大概得有两人深,不过是斜着的。

正当丽雅无力的想要爬出,她忽然注意到一条奇怪的触手正悬在她旁边,上面满是诡异的黏液,它试图缠住丽雅的脖子,但它的力道比虚弱的丽雅还要小。

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虚弱的战士好歹也会有些力气的。

丽雅试图找到触手的来源。

她很快找到了,在她背后洞穴有一个横向左下的入口,里面很小,一块灰色的像石头一样的东西蜷在那边,满是泥土的洞里,这个灰色的玩意儿很突兀。

丽雅伸手把它拉了出来,它试图反抗了一下,但很快放弃了抵抗,几根触手搭在丽雅手臂上。

丽雅很饿,但看着这玩意居然提不起什么食欲,它看上去就不像什么吃的,尽管它会动。

“…”

(你很饿?)丽雅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她的脑海里突然多了这么一段信息。

哎~

兴许是同病相怜,丽雅丢下了这团东西,准备放过它,接着往洞外爬。

似乎是感受到她准备离开,这团东西显得十分焦急,几根触手搭在丽雅的脚上,表达出一种哀求。

力道很小,像是小孩抱住大人的腿要吃的一般。

出于好奇,也出于怜悯,丽雅决定看看它想要什么,于是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它

它似乎对丽雅回头有着感应,它传达出一种感激,顺带着给她传代了某个动作。

“坐?”

她对这个要求很疑惑,但还是照做了。

洞穴很小,没法站起来,但却刚好可以坐下去。

坐在一团柔软的会动的东西上绝不是什么很好的体验,尤其是……

那团东西慢慢散开,从裙子下面,轻轻的褪下丽雅的内裤,然后钻了进去,从后面,前面包住,慢慢钻了进去。

这个感觉很奇妙,奇妙到丽雅一点反抗的想法都没有。

钻进了束腰攀上了双峰,一切都是那么温柔。

丽雅感到自己下面被一点一点的填满,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

和风细雨突然变成了狂风骤雨,下面的触手开始抽插。

“嗯~”

很舒服

“啊!”

丽雅很享受触手的玩弄,不知从何时起,丽雅开始渴望,迷恋这种感觉。

触手刚开始还很柔弱,慢慢的变得有力,每当丽雅下体喷射出爱液都会被触手所吸收仿佛在进食一般。

同步的,胸部的触手开始揉捏起她的豆豆,将她的性欲推上了一个新的巅峰。

“啊~呜”

触手终于攀到了丽雅的头部,塞住了丽雅的嘴。

嗯哼~

触手往丽雅嘴里喷了很多东西,意识模糊的丽雅下意识咽了下去,这是她奴化套装留下的习惯,穿着那个玩意的时候,嘴里经常会被灌一些恶臭的东西,大概是精液,再加上堵嘴的阳具,她没法反抗只能咽下去,久之就养成了这个习惯。

然后丽雅就感觉到了一种胃被满足的感觉,吃饱了,丽雅的意识清醒了一点,但又沉沦在快感之中。

“嗯~嗯!”丽雅说不出完整的话来,但却能让触手明白她的意思。

触手愈发卖力了…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一摊爱液,然后吸收,逐渐的触手愈发成型,它不在散成一团,而是有力的凝聚在一起。

女人在这方面总是能无师自通。

丽雅在狭小的洞里翻了个身,斜着趴在地上,触手也顺着她的意思,从后面顶到了她的最深处。

丽雅享受着小穴插入的快感,但没有意识到…另一根触手发现了另外一个洞窟…带着润滑液的触手慢慢试探着进入其中。

后庭,作为女人第二大穴,丽雅自然被奴化套装开发过,甚至用过一些药。

导致了她的后庭非常敏感。

双重快乐下丽雅很快被送上了巅峰。

醒来的丽雅,发现自己还趴在洞窟里面,她很快爬了出去。赤脚踩在草地上本该会很麻痒,但丽雅却丝毫不觉。

她的胸部以下,并不是她的皮肤,而是一种黑色,仿佛是黑色的半身丝袜,但它的光泽却更像另外一种材质。

丽雅不愿去回想,因为那是奴隶的衣物。

抚摸着黑色的材质,丽雅心想,是你吧。

然后小穴里的触手也动了几下作为回应。

她的高跟鞋!丽雅反身在洞窟里寻找,最终找到了裹着泥的高跟鞋。

身上的连衣裙又添了几道口子,快要烂了。

穿着裹着泥的高跟鞋,脚上像是黑丝,身上穿着裙子,真像是逃难的小姐。

沿着路继续走,不同之前,今日的丽雅有了力气,不再虚弱了。

只是路越来越难走。

现在是黑夜,头顶林子茂盛,也就是临河,所以有一些光线。

杂草丛生,荆棘弥补,狭窄,仅能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道路一下宽敞,一看就能通向有人的地方。

前方不远有一个岔道口,路上有横向的车轱辘印。

印记很深,看上去像是马车运着很重的货物。

沿着印记变深的方向走了一段,不远,看到了一行车队,此刻停在路边调了个还算宽敞的地方,休息。

马车后面是一个一个不透风的铁皮盒子。

那应该是货物了。

车队四周都有值夜的人,自然就看到了我,接着火光

“你是谁?要干什么”远远的,一个人开始喊,然后开始戒备。

待丽雅走近后,看清她只是个瘦弱的女孩子,身上衣服破烂 就像逃难的小姐,才放松了警惕

“啊~”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不了话。

就指了指嘴。

然后摇了摇手。

“小姐,你这是遇到了强盗吗”另一个人问。

她点了点头。

“那么你要什么”之前那个人问她,她指了指喉咙。

然后另一个人拉了他一下,两人开始窃窃私语。

“小姐,我们车队是能出去这里,但我们这是个奴隶车队,所以没有多余的地方,除非你愿意坐在那里”

那个人指了指铁皮盒子。

“不过你放心,我们是正规的帝国奴隶商队,是不会对公民下手的”他似乎对这种情况很熟悉了。

她想了想点了点头,毕竟她的实力回来了。

然后她指了指身上破烂的衣服,然后拿出了胸衣里的钱。

那个人伸手接过,但僵了一会儿,没有收回去。

“我们这里没有女人的衣服。”他犹豫了一下,但又不肯把钱退回来。

“你忘了我们这之前有个贵族的女奴被处死了”一个人开口

“可那是奴隶的”

“那是贵族的奴隶,贵族的东西肯定高一等,那些奴隶戴的别拿出来不就完了,也算对的起这笔钱了”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随后从一个马车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一件黑色的乳胶衣。

对此丽雅有些反感,但钱都已经花了,买都买了…

身上的束腰和胸衣很薄可以穿在里面,所以丽雅要做的仅仅只是扒掉身上的破烂的连衣裙,然后脱掉鞋子钻了进去。

胶衣是裆部开口,穿的时候很别扭,借住了两个男人的帮助才勉强穿了进去,胶衣很紧,像是小了一号,胸部却有一坨外挂,让丽雅感到超过她能忍受的沉重。

让丽雅意外的是头套里面居然有一根巨大的假阳具,但两个男人却不知道这些,一点一点帮她调整衣物,她只好顺势吞下阳具,深喉的感觉很奇妙,但她不是没有体会过,所以很快便适应了下来。

鼻子里面有两粒东西,这勾起了丽雅一些不好的回忆。

这件胶衣的妙处不只于此,耳朵处是有轮廓的,外面看是帮助了那两个男人帮她穿戴,实际上耳朵里面,却有两块软软的东西,一下减轻了很多周围的声音,或者说是环境声,却可以放大人声。

咔塔,男人取出了一个黑色的项圈帮丽雅戴上,项圈很窄,仅是个象征意义。

“这是用来防止你被误当做奴隶卖掉的,项圈上有特殊的标记,来证明你不是奴隶,你如果被当做奴隶,你可以把这个给他们看”

“项圈我给你锁上了,防止意外掉落,这个可以在任何一个帝国商会总部打开,这个你自己看着办”

接下来,男人把丽雅扶到了马车边坐下,然后蹲下来给她穿上鞋子。

接着男人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一个铁盒子,铁盒子里栏杆分出了许多格子,格子里面有一个笼子,每个笼子里都有一个姿态各异的奴隶,有蹲着的,跪着的,趴着的,并且被固定的死死的,且对外界感知不高,起码男人开门这些奴隶一点反应都没有。

男人扶着丽雅帮她进了一个格子里面,然后关上了笼子门。想了想男人从钥匙里面拿出了一把,挂在了丽雅的项圈上。

“钥匙在你项圈上,你要出来,自己开锁”

然后便走了,全然没注意到丽雅的异样。

那么丽雅发生了什么呢。

在胶衣穿上的那一刻,仿佛是封闭的环境刺激了触手,黑色衣物上在阴道和后庭分出两个粗大的触手,慢慢伸入进去然后开始疯狂抽插。

而头套里的乳胶棒以及呼吸道里面的塞子完美吸收了她一切的声音。从而男人只感受到了丽雅微微颤抖,还只当是丽雅站不稳,一路扶着她走。

而当丽雅跪趴在笼子里时触手开始了火力全开,疯狂输出。

并且封闭的环境下,爱液更加的不易浪费。

在爱液的滋养下触手更加有力…

“哐当”

笼门打开了,丽雅却没多大反映。

然后男人帮助丽雅一点一点从里面退出来,或者说男人把她拖出来的。

“吃饭了小姐”

男人拿了一个黑色的棒状物和一碗粥。

“您是穿着衣服吃还是脱下来吃”

丽雅伸出手盲然的摸着

摸到了那个棒状物。

“明白了,小姐”

“您直接把它塞进嘴里就行。”

“这是一个有造食术法阵的装置,和衣服配套的。”

咔塔,棒子末端和嘴巴外面正好嵌合,卡在一起,本来中空的阳具让丽雅脸上有一个洞,现在丽雅脸上平滑,仿佛没有五官。

“那么小姐需要做什么请自便”

说着男人便离开了,把车上的奴隶一个一个喂食和排泄。比如

相比于女奴,男奴其实会更难过,不仅是拘束更多。这个商队给每个奴隶都配备了贞操带,不同于女奴只要能穿上,男奴更有尺寸的要求,但显然商队不会那么精细,男女都仅仅是能穿上,腰带尺寸合适而已,但女奴不会因此而怎样,但男奴就会很痛苦。比如每个早晨。

并且之所以都是腰带式的,目的是方便锁上排泄的通道,并且塞具都是取大原则,这样只要奴隶敢跑,他们就会面临无法排泄的困境。

现在是白天,车队离开了那片林子,不远处是一座小城。

丽娜最后还是选择让男人帮她脱下了这件胶衣,穿着衣服她总能想到当初穿着奴化套装的时候,那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头套里残留着她的口水,触手构成的衣物蔓延到了脖子。

“快进城了,小姐有什么打算吗”

“啊嗯”丽娜还是说不出话来。

“小姐这应该是声带受伤了,前面是枫溪城,小姐有什么依靠吗?”

丽娜摇了摇头。

“哎,嗯?”

男人背过身去,不知道在干啥。

丽娜穿着她粘着泥的高跟鞋走过去看。

“额,小姐有所不知,我们这些奴隶车队的人在押运期间也都是要穿贞操带的,每天只有特定时间能打开”

这倒合理,毕竟这些人是有可能监守自盗的。

不过天天押运这些性感赤裸的女奴,还戴着锁很痛苦吧,看看他都憋成紫色了。

“我可以帮他”丽娜忽然冒出这个念头,这让丽娜吓了一跳,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这么长时间的奴化训练,她已经开始习惯嘴里塞点什么东西了,并且对男性的阳具没有反感情绪了。

看着男人想要自己导出来,丽娜过去阻止了他,并且在他面前蹲下。

丽娜的嘴塞了不知多久的假阳具,所以丽娜含住的那一刻,男人感受到的只有柔软和润滑,不自觉开始抽插,并且深入喉咙,丽娜虽然下面经常被干,但那体会过这个,顿时被干的翻白眼。

谁也不知道的是,丽娜体内的触手从脖子延伸过来,辅助按压男人的阳具。

一发过后,男人疲软了下来,紫色的阳具一下就变成自然色。看着翻着白眼快晕过去的丽娜,他感到不好意思。

毕竟人家主动来帮忙,他却干的这么恨,不过他现在舒服了,得重新锁上贞操带了。

不过不会有人注意的是,当他一发射出,一股绿色的精气也跟着流逝,随着精液被丽娜咽下。

丽娜恢复过来时,她的肚子涨的难受,里面灌的满满的。

她趴在笼子里,身上没穿那件胶衣。

不过触手衣的颜色愈发显得黑了。

这个笼子是个狭小的长方体,刚够人趴下来,这让丽娜十分难受。

不过好在时间不长,车队进了城。

这时丽娜才注意到脖子上的项圈以及上面的钥匙。

(这钥匙好像是笼子的钥匙,但是笼子是从后面开的,我自己怎么开)

不知道这笼子的硬度怎么样,然后丽雅伸手就把手指粗的精钢栏杆扳弯了。

“?”

“!”

触手衣传来得意的情绪,向她邀功。

“你是怎么做到的”丽娜想

(吸收生命精气)触手传达想法

生命精气?莫非是之前的口交?

在交流之中,车队进入了集市,这里从瓜果蔬菜到奴隶买卖都做。

“咣当”

男人把笼子门打开,让丽娜出来了。

“到城里了”说着扔来一件胶衣“你的衣服”

丽娜接过胶衣,穿上鞋子,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这里没有她熟悉的人,她该去哪,但无论如何,她得先活下去。

原标题 – 看看这里的兄弟能给我起个啥名字

站长:成全你
2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5 thoughts on “松果弹抖,闪!电!逼! 第一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