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极度自虐

极度自虐 – 黑沼泽俱乐部

今天晚上的我,决定要进行一次梦想中的极度自虐。

首先,在耳朵里塞入两个耳塞,剥夺自己的听力,然后穿上黑色漆皮头罩,这个头罩是全包式的,眼睛和鼻孔嘴巴的部分都留有开孔,另外附有眼罩,但今天就不用眼罩了。戴上后,厚重的包覆加上本来就有耳塞在耳朵里,几乎已经听不到外界的声音。

接著带上塞口钳,塞口钳为马鞍式的,将皮带绕过两颊在脑后拉到最紧系上,同样一组皮带绕过鼻子从上方拉回到脑后扣紧,让自己无法挣脱。口钳的部分,一个中空的铁圈塞在嘴巴中,塞入后无法咬合,可怜的强制开口,至于为什么会选这种型态的口塞,主要是让舌头可以露出来,以备之后的虐舌。

接著开始进行身上的装扮,先穿上连身式的网眼紧身衣,细柔的网眼纱包覆著我全身上下,只露出胯下阴部开口,以及露出篓空的胸部。穿好后,开始上紧身马甲,里面先穿上一层束腹,此束腹本来的尺寸就小于我的腰围三吋,紧紧的将我的腰部束小,接著再穿上黑色漆皮硬马甲,硬马甲要缩到最小尺寸,也就是至少要比我原来的腰围少五吋,至此腰部已经紧到不行,呼吸只能小口小口的吸气和吐气。

在开始已经戴上准备好的CB4000贞操带,再来穿上漆皮的大腿袜,为了求不同颜色的视觉效果,特地穿上红色漆皮的大腿袜,大腿袜反光的一面无比性感,最后用同样漆皮的黑色吊带系在大腿袜上面紧紧扣住事先用打孔机在大腿袜上打出来的孔洞,一个性感的漆皮吊带大腿袜组合紧紧的贴在我的腿上,我看著镜中的自己的美腿感到无比性感。

紧接著开始穿上让自己无法行动的装置,细跟18cm黑色漆皮芭蕾舞鞋!这种可怕的细跟芭蕾舞鞋在穿上后脚踝只能被强迫直立,站起来后只能用脚尖支撑全身的重量,没有经验的人在穿上后根本无法行走。这双芭蕾舞鞋我特地挑小一吋的,加上已经先穿了网眼连身衣以及红色漆皮大腿袜,整个脚踝要塞进踝靴式的芭蕾舞鞋时(选踝靴绑带式的让自己穿上后,在双手绑在身后的情况下,是无法脱下的),遭遇了极大的阻碍,用力将自己的双脚硬塞进去后的束缚与紧贴感让喜欢虐足的我感到无比兴奋。紧接著在两边的大腿根部锁上腿铐,腿铐的另一边分别连著一组较细的铐环,这是为了待会反折铐住大腿和脚踝用的,另外还在左脚踝先铐上一副脚踝铐,右脚踝先不铐上,这是等会上木马后固定两只脚踝用的。这时候的穿上芭蕾舞鞋的我整个脚呈现被迫垫脚尖直立的状态,非常的难以行走,待会还要到厨房拿出解锁的钥匙呢!

接下来穿上同样红色的漆皮长手套,长手套拉起来后直到手肘的根部,无比的性感。这时候戴上长手套同样也增加了自己待会穿上各种装置的困难程度。该是上颈环的时候了,喜欢皮革FETISH的我,全身上下可以穿著漆皮物件的地方都不能放过,取出扣环式的颈环,黑红相间的漆皮,前后面都有铁圈,这是待会绑绳用的。

接下来是给自己上绳缚的时候了,绳缚的美以及所带来的紧实捆绑感是我最喜爱的一部分,首先将事先量好龟甲缚绳圈距离的绳索(我选用的是日式麻绳,要紧缚还是稻黄色的日式麻绳最有味道)的一端系在前面的颈环铁圈上,后绕过胯下,再将另一头穿过颈环后面的铁圈,接著开始用力拉紧!首先是胸部,绳子拉过胸部上方后穿过前面的小绳圈,在拉回后面交叉,我使出全部的力气,将胸部狠狠勒出,绳子陷到肉里面,在后面打一个结,确保每道绳索都是最紧的状态,再往前绕过胸部下方也狠狠的拉紧,回到身后再打一个最紧的结;接著再往下拉过马甲的地方,本来就已经被马甲束缚到极限的腰部此时又狠狠的被绳索再度拉紧捆绑,腰围已经比平常小了六吋了吧,我透过镜子看自己的腰,已经和身材不成比例的凹陷,我觉得自己的腰都快要被勒断了,但我对自己说,想要更残忍痛苦的虐待就要坚持下去,怎么可以还没尝到最后地狱般的痛苦和快感前就放弃呢?于是我用力将绳索拉回到身后,同样在最紧的情况下打了一个结,确保紧缚的绳索残忍的无法松开;将剩下的绳索用蝴蝶结的方式打了个结,由于事先量过的关系,剩下的绳索长度不长,正好在身后做个装饰。

其他痛苦的刑具也是不可或缺的,痛苦将会给我带来更大被虐的甘美,首先拿起两个晒衣夹(全新的),分别对准自己的两个乳头夹上,瞬间疼痛的感觉传遍全身,这两个晒衣夹后面都有孔,中间用一条细绳绑著,这个长度是事先量好的,夹上后会让两个乳头都被往中间扯,乳头传来的疼痛感在第二个夹子勉强夹上右边乳头的时候变得更强烈,接著在两个绳子的中间挂上一个重量五百公克的铁锁头,让乳头不只被往中间扯,还要被往下拉,凄惨无比,这样子的痛楚在拷问开始10分钟之后一定会让我自己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扯这么紧,但是无法解开的苦闷又会带给我强烈的被虐快感。

紧接著拿出同样早已准备好的夹舌器—两根木头长筷,在两边分别用橡皮筋绑紧,绑紧的力度连用手都很难拉开,可见夹力有多强;将舌头全部吐出到极限(我的舌头还算长),接著将夹舌器夹在舌头根部,舌头上的疼痛又让我感到无比的苦闷,但心中被虐的火焰却也燃烧的越来越旺。接著拿出同样带著绳子的夹子(绳子长度当然是事先量好的),将夹子夹在舌尖上,绳子的另一端带著500公克的铁锁圈,铁锁圈的重量加重了对舌头的拷问,这个力量我想会一定会让舌头破皮吧;口水沿著漆皮面罩不停的滴了下来,淫荡的样子透过四面的镜子反映出来,真是太美的一幅画面,最后在乳头的四周将乳头用十几个夹子夹成一圈(夹乳房的夹子用的是铁夹,这样子才夹的牢,而且乳房四周不如乳头一样敏感,要用铁夹才会感到非常疼痛),因此整个乳房就像一朵花般盛开。

顺带一提,我在自虐的房间放了四面全身镜,并且装置了两台摄影机,摄影机从我把面罩带好后就开始启动,录下我整个自虐的过程,一台放在前方,一台放在后方,两台分别在录影同时将影像传送到前方的两台液晶萤幕上,让我能够清楚的看见自己的淫荡模样。

此时的我,身上穿著网眼连身衣,头上戴著漆皮头套(耳塞和头套的阻隔剥夺了我的听力),嘴上带著铁圈口塞让我无法闭上嘴,舌头根部被夹住,舌尖也被夹子夹住。两个乳头被夹子夹住且中间细绳紧紧拉扯,重铁锁头又把乳头往下拉;腰间被硬马甲死死的束缚住,只能小口小口的吸气吐气,加上可怕的重度绳缚,让呼吸完全被控制,几乎快要无法呼吸;生殖器被残忍的捆绑突出,阴茎被CB4000贞操带锁住无法勃起,也锁住一波一波的快感,睾丸被捆绑,本来的淡紫色睾丸已经开始变成深紫色,出现轻度缺氧的现象(但事实上留有馀裕,确保不会有危险),手上穿著红色长手套,脚上同样的红色漆皮大腿袜,以及限制自己行走的马靴式绑带芭蕾舞鞋,极度的淫荡又带著极度的被虐快感。

“精心准备的更残忍刑具还没上场呢。”我在心里告诉自己,要享受极度的地狱就必须要继续给自己上刑,我从房间角落拿出今天的主角—我最爱的刑具‘三角木马’,三角木马所带给我的不只是极度的痛苦,还有视觉上无与伦比的刺激。

这台三角木马是我从宠物专卖店买的狗屋改装,尺寸是给大型犬用的,内部篓空,屋顶则是夹角约三十度的木头制成,想想看,在全身带著极度的束缚以及这么多痛苦的刑具的情况下坐在三角木马上承受折磨,这会是多么可怕的一种刑罚呀!这样子的痛苦世界上有几个人能承受呢?我想也只有像我这样的极度被虐狂才会渴望如此的地狱虐待,同时在地狱中承受并享受无比的被虐快感吧!

这个木马不只是带给我三角顶端的折磨,同时也是我今晚快感刺激的来源;我在木马的中间偏后挖了一个小洞,大小刚好可以让一根粗壮的假阳具通过,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前阵子在网路上看到了一种马鞍型的自动阳具抽差机器,我瞬间就知道这是上帝制作出来给我这种极端的自虐爱好者的礼物。迫不及待的买回来后,我将他安装在三角木马的内部,并让假阳具刚好透过挖出来的孔伸出来。这根假阳具长度足足有25公分,露出在三角木马上面的也有约22公分,这样的凶器在无法逃脱的情况下会让我的肛门感受到极度的快感以及极度的痛苦;还不只这样,今晚我将在假阳具的上面套上一层带有橡胶刺的橡胶套,想想看,直径3.5公分、长度22公分的粗长假阳具再加上橡胶刺的橡胶套会是怎样的凶器呀!我已经开始迫不及待了。

我将三角木马搬到房间中间(地板是铺著软海棉垫的,以防万一我不小心从三角木马上摔落),前后调整好对准摄影机的角度,然后带著全身的装备走到冰箱(走到厨房的过程中,全身的装备让我苦不堪言,尤其是细高跟芭蕾舞靴,简直让我无法行走,只好一步一步靠著墙慢慢走),拿出今晚我的自我解锁装备—两条绳索连著两把手铐钥匙的宝特瓶,有两份的原因是多一份保险。我事先将连著钥匙的绳索冰在宝特瓶的最底部,这样子等冰块全部融化后我就可以拿到钥匙自我解锁,但今天是地狱的自虐之夜,所以我选用了两公升的宝特瓶,这样子的宝特瓶要全部融化预计要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呀!我怎么能够承受这样子全身的虐待两个小时呢!?地狱中的两个小时会是怎样的滋味呢,我的被虐血液一看到巨大的宝特瓶就已经沸腾了。

“带我去痛苦的地狱吧!”我这样想著,然后将两条绳索分别紧紧的绑在两边手腕上,这可是我今晚的救命绳索。然后我拖著身上多增加的四公斤慢慢从厨房走回刑房,由于绳索不长,因此多增加的重量此时就更添增了两只脚的痛苦,待会则将会变成折磨两股之间承受三角木马拷问的重量。

回到刑房,我拿起今天为自己准备的最后一项刑具—灌肠器,由于今天要用马鞍型电动抽差器的关系,我“只”准备灌入500CC的液体,而为了确保自己的直肠璧不要受伤的太过严重(这样长时间的抽差是一定会受伤的),因此我准备的液体是由偏浓稠的润滑液所组成,另外加了一部分的醋,润滑液是让自己在抽差时保持足够的润滑(另外我还有设定假阳具的射精功能也会喷出润滑液),醋酸的目的则是让自己的肠子收缩,并且醋会造成剧烈的疼痛。想想看,在腰腹部极度束缚的情况下,再进行醋酸灌肠,还要承受惨无人道带有橡胶刺的巨大假阳具抽差,这是多么可怕的拷问呀!

灌入灌肠液后,我挺著全身的装备走到三角木马前,心脏强烈的跳动,全身早就已经因为强烈的兴奋而汗湿,我心里想著:“这就是我要的地狱吗?这种极度的痛苦和拷问我承受的了吗?我会不会昏厥过去而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呢?”虽然心里有放弃的念头,但是抬头看录影画面里的我,心中已经无法抑止对于极度虐待的渴望,“地狱般的虐待以及地狱般被虐的快感在等著我呢!”我心一狠,抬起左脚跨过三角木马,左手扶著木马,将自己的屁眼对著三角木马上凸出来的电动假阳具,缓缓的坐下。“嘶~~~”被粗大的假阳具贯穿的感觉让我感到极度的不适,“这样子的尺寸真的好粗呀!”由于全身的重量都集中在股间上,因此假阳具毫不留情的插进我直肠的最深处,加上我腰腹间的极度束缚,我感觉到我的肛门已经要裂开,小腹则是开始了剧烈的疼痛,醋酸的威力开始发威,我的屁眼已经控制不住渐渐流出刚刚灌肠的润滑液,但由于被巨大假阳具紧紧塞满的关系,屁眼中的液体很难排出,醋酸和润滑液包围著假阳具拷问著我的直肠。

“就差最后一步了,地狱在等著我呀!”我虽然痛得冷汗直冒,但一股被虐的强烈欲望支持著我继续下去,我将两只脚反折,脚踝分别扣上大腿根部的脚铐,用皮带将两只脚锁紧,这样我被稳稳的固定在三角木马上动弹不得,身体呈现最美丽的淫虐姿势(我觉得双脚反折起后骑在三角木马上是最美的BDSM姿势),然后再拿起左脚上的脚踝铐,穿过三角木马上的勾环后将我的左右脚踝铐在一起,这样我的脚就死死的被铐住无法活动,甚至连移动分毫来减轻股间的压力都做不到。做完这个动作,我已经被全身的紧缚和刑具折磨的不成人形,双手也开始发抖,但我还是坚持下去最后的步骤。

首先我双手伸到背后,确认今天束缚双手的手铐—这副手铐用一条绳子绑在天花板上面的吊扇,另一端垂到我身后约肩膀下来一点的地方,这意味著我必须双手反折在背后,死命的抬高然后将自己的手伸进这附手铐里,这样子的位置会让我的双手在十分钟后开始麻痹,同时也限制了我在三角木马上面的活动能力(不过我又有什么活动能力呢?只能被紧紧的捆绑在三角木马上接受拷问而已),我只能身体尽量前倾来减轻自己的双手的折磨,而且别忘了,我的双手可是各挂著二公升装满的宝特瓶,相反力量的拉扯会让我的手承受极大的压力与折磨。

确认完最后的手铐后,我拿起马鞍型电动抽差器的遥控器,按下了启动按钮。“喔阿阿阿阿!!!”粗大的电动假阳具突然开始前后抽插,我的手再也无法拿稳遥控器掉到了地上,“这…这太强烈了呀!”我心里想著,设定的程式中,这只是堪称温柔的中速档而已,竟给我带来这么样强烈的痛苦和快感!要知道,平常的我使用中速档只是温柔的刺激而已,但今天因为全身极度的束缚以及三角木马让我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股间的原因,身体的感觉被放大了无数倍!“这样子我真的承受的了两个小时的抽差吗?待会还有高速档和超高速档呀!”

我无法再想接下来的抽插会是怎样的痛苦折磨与愉虐,我将我的双手反折到背后,我不敢耽误在多一分一秒的时间,怕自己再多耽误一秒钟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这样的痛苦而放弃。

“扣!”金属手铐扣上的声音如同敲响了我的丧钟,我的左手在历经了极度的折弯后终于扣上手铐;此时我的心跳声已经大声的让我觉得全世界都听得到,“把右手也扣上吧!这不就是你要的地狱折磨拷问吗?”我使尽全力将自己的右手用力的往身后的手铐抬,慢慢伸入手铐环,然后左手用力压入铐环……

“扣!”另一声清脆的声音发出,我的双手都被铁手铐残酷的铐在身后,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强制而无法挣脱的全身束缚注定了我必须要在地狱里接受最痛苦的拷问两个小时,而这一切都是我用最大的力量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呀!

“嗡嗡嗡嗡嗡~~~”假阳具的抽插速度突然加快到高速档,这是第一档开始后五分钟的第一次换档,恐怖的力道疯狂的抽插著我的肛门,我极度的疼痛,肛门内的灌肠液无情的拷问著我,我已经快要无法思考。

抬头看萤幕中现在的我,全身装备著极度的重刑具,戴著头套、耳塞,听力被剥夺,强制张口,舌头被不同的两个刑具紧紧夹住,夹舌器夹在舌头根部让我无法收回舌头,只能可悲的伸出,舌尖的夹子用力的夹著我的舌尖,把我的舌尖往下拉,敏感的舌头承受著双重折磨,痛到我几乎麻木。

身上的马甲和可怕的绳索将我的腰围缩小了六吋,压迫著我的肺部让我几乎没有办法呼吸,日式麻绳已经紧紧的陷到肉里面去看不到了,胸部被绳子勒的异常凸出,就像女人一样,但胸部的周围却又夹著一圈的夹子,全部都已经红肿不已,尤其是两个乳头上面的夹子带来极大的痛苦,乳头被夹子上的绳子紧紧往中间拉扯,绳子中间五百公克的重铁锁又再向下继续加重重量,乳头已经被拉扯了两公分长,疼痛已经无法形容,阴茎根部和睾丸被绳子紧紧的绑著然后往上吊起,同样也承受著非人般的紧缚虐待,阴茎却因为依然带著CB4000贞操带的关系痛苦的无法勃起,苦闷的却只能不停流出淫液,两只脚穿著性感的极致装备,漆皮的吊带吊著红色的漆皮大腿袜,马靴型芭蕾舞鞋紧紧的束缚著双脚,却又被三角木马无情的分开,用脚铐狠狠的固定在三角木马的顶端上。

我的股间部位肌肉骑上三角木马的现在(十分钟)后已经痛到抽筋,在加上屁眼不停的被巨大假阳具抽插,我的腹阴部感觉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辣辣的痛,直肠中的醋不断发挥作用搅动著我的直肠,想要排泄却又被高速抽差的巨大假阳具一次一次的锁回来,假阳具的超大尺寸加上表面的橡胶刺不停的刺激的我的直肠……带给我极度的疼痛和快感。

“真的……受不了了!”我在全身被极度虐待和拘束的情况下,感受到的痛苦已经超越了极限,但被虐的快感却又因为无法射精持续累积,把我推向被虐的苦闷快感高峰。

“嗡嗡嗡嗡嗡!!!!”突然,肛门里的电动假阳具发出了怒吼,以最野蛮的速度超速抽插著我的肛门!“喔喔喔喔喔阿阿阿阿阿!!!”我的喉咙无法控制的发出了叫声,这时候我全身上下的敏感带都受到了电流一般的刺激,肛门内的G点被以每分钟240下的速率高速撞击摩擦,我整个人在极度的拘束和虐待中,以最疼痛的方式冲向了高潮,“呜呜呜呜呜~~~~”我的眼泪崩溃了下来,这样子的虐待实在太残酷太严苛了阿,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极限,全身上下的束缚都在刺激著我的每一寸神经,让我由屁眼深处发出了热流,可怕的疼痛混合著被虐的苦闷和甘美让我达到了第一个可怕的高潮!

这个高潮不像平时的高潮是由射精引起的,我全身痉挛、无法思考;眼睛看不到任何东西,屁眼一阵一阵的收缩,阴茎流出一阵又一阵的淫液;而且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由肛门内部前列腺传来了一阵一阵的热流,这股热流加上全身肌肉的痉挛变成了极度收缩刺激,脑中一阵一阵不段的恍惚感让我有如身在云中,舌头、乳头、胸部周围的夹子所带来的疼痛这时也转变为刺激的快感!腰间的极度束缚加重了我的承受力度,股间本来由于承受全身(加上2个2公升宝特瓶)压在三角木马上的极度疼痛也转变成一种苦闷的快感,这阵高潮让已经痛到无法承受的我在极度的被虐快感和疼痛中持续了大约两分钟,直到我几乎没有呼吸了才稍微停歇了下来。

“呼…呼…呼…”我尽一切可能的吸著一小口一小口的空气—别忘了我处于极度的紧缚只能用最微小方式呼吸的状态,在这阵高潮稍微过去后,我拼了命的呼吸,疼痛的感觉又回到我的全身上下,我此刻的疼痛已经超出我的想像,我的乳头感觉到像是要断掉一般,直肠的绞痛在高潮结束后以十倍的强度向我袭击而来,股间承受著全身重量的地方又开始痉挛,肛门里不知停歇的假阳具依然无情的撞击著我的前列腺以及直肠。

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只能用尽全力想办法保持自己不要晕过去,晕过去的后果将会是无法想像的。“嘶~嘶~嘶~”我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已经变成了撕纸一样的声音,我努力将目光移向萤幕中的自己,看著自己悲惨的模样,却又再度兴奋起来。

“真是个超级被虐的贱种呀…”在受到这样惨无人道的虐待后,看著自己被虐的样子居然还可以在高潮后马上兴奋起来,我在心里这样的骂自己。

“呜……快感又累积了……”前列腺的高潮是可以持续不断的,这也是我设计拷问时不让自己射精而且用CB4000贞操带锁住阴茎的原因,随著不间断地抽插,在约十分钟后(两个萤幕上都有显示录影时间),肛门内的快感又累积到了快要爆发的顶点,身上的疼痛和束缚加深了痛苦转化成快感的速度。

“呜呜呜呜~~~阿阿阿阿!”随著一声悲鸣,我的肛门又突破了顶点,这次的高潮伴随著极度的痛苦,由于和前次的高潮间隔太近,我的全身痉挛的比上次更厉害!

4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极度自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