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xskww ♥

梦事言谈-ASFR 第一至三章

梦事言谈-ASFR 第一至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一章 各项无异常

“2055年,第二十个五年规划步入收官之年。这一年,历史主要记住的是新一轮强人工智能浪潮和世界部分国家间界限的消失。在此前广泛爆发的高频率高强度局部战争和经济危机中,各地区国家间加强了团结合作。

一般认为,大整合时期从2049年开始,主要表现为国家实体间的合并。这主要是因为21世纪上半叶数字技术的快速发展所引起,促进了相邻国家间的文化交流,促使文化圈内的国家的社会趋于同化。相较于冷战后接近二百多个国家的世界格局,新的世界格局中国家数量只有不到10个。在历史研究中,人们越加倾向于认为新的“国家”实际是原先的“文化圈”在面对全球性社会冲击时的自保结果。”——摘自《大整合时期》 cnswiki.com

“纵观21世纪上半叶,人工智能技术突飞猛进,在很多重复性较强的工种上取得了优势,但人工智能技术仍然面临两大问题。第一是在很多新技术和小工种上应用困难,这主要是因为数据来源较为匮乏,人工智能学习成本高、时间长。第二是在可控主动性上仍然没有实现。今天的人工智能仍然不脱离机器的范畴,仍然是生产工具的一种。我们仍然只能希望AI画出更美的画作,却仍不能希望它主动用画作表达它对世界的认知……

……今天的强人工智能技术研究,有两个方向:第一,继续加强人工智能的工作处理能力和学习能力,以提高生产力为核心目的;第二,建构类生物神经元模型,探究人工智能可控主动性的可能……”——摘自《新人工智能技术研究方向有哪些?》 people.com.cn

2055年6月25日,帝都西区卫星城。

“汀冥研究员?今天晚上轮到你值班了嗷。”研究所的走廊里传来同事幸灾乐祸的声音。

“奶奶滴,小碧宰制,但凡给我个机会我嘲讽不死你!”汀冥回应道。

这里是一个强人工智能研究所,主要研究的方向是人工智能的可控主动性。详细一点说,是研究类生命神经元模型的。该理论认为应当通过大量具备简单运算和再连接能力的纳米机器人级电路建构类似于FPGA的神经模型。

在自然界中,当一个系统复杂到一定程度,就会有“涌现”现象。例如一只蚂蚁,其结构简单、功能低下。如果有一百只蚂蚁,不会有什么神奇的事发生;但当蚂蚁数量成千上万,就会产生类似文明一样的现象。当然,不否认个体的重要性,例如相同数目的神经细胞,人脑皮层的细胞群就会比小鼠大脑的细胞群要“聪明”的多。这是目前探究人工智能可控主动性的一个方向。即通过大量的简单部件产生复杂的意识,量变产生质变嘛。

“倒大霉,今天晚上轮我值班!”汀冥嘟嘟囔囔道。他一个刚毕业的研究生,就这么在上工的头一年多次轮值夜班,不可不谓之惨。倒霉嘛!有同事问过他怎么不谈恋爱,他也只能回一句“我谈了,结果不好,有什么好说的?”

这可好,本来就不太会说话,难得每天下班了跟着人家去学习学习怎么讲话好听,这下今天是没机会了。叹出一口气,起身在饮水机接了杯水,灌了几口借水消愁,又坐回到观察室的位置上。

值班是一件枯燥的事情。不像隔壁别的研究方向,只需要第二天早上收个数据,当你研究人工智能的可控主动性的时候,想想为什么有“可控”两个字,就是要出于安全考虑。毕竟长达近一个世纪的对人工智能叛乱的恐惧的模因可以说已经嵌在人类文化当中。就算人工智能拥有主动性是个没边的事——谁知道什么时候成功——也总有很多人对此忧心忡忡。

“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呀……”汀冥同学坐在观察室的椅子里,眼前监视器里的数据跳动着,但没有一点是超出误差范围的。他打开个人终端,翻过茫茫多的机娘涩图,在本地文件中找到了那个珍藏已久的上世纪英伦电视剧:《是,大臣》。

……

“有个传闻,大臣”

“传闻?什么传闻?”

“工业协调总管大臣”

“工↓业↑协调↓总管↑?”

“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这要我去管罢工啊!”

“今后全英国的罢工都是我的错了!”

“哦↓可↑真好↓!”

(注:出自《是,大臣》S1E5)

监视器中的数据突然跳动了一下,汀冥触电一般甩出个人终端,双臂撑在桌子上,俯下身子顶着监视器。墙角的沙发上的个人终端还在播放着视频,但他只是在几个监视器之间来回观察。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至于你,伯纳,你现在的大臣出了事,你现在的……好名声……基本……完蛋。”

机械控制的控制杆被拉下一层,封闭式电源系统的一组发电机离线。

又一层,又一组发电机离线。

监视器中的几项数据如期降低,但误差出奇的小。

一层,又一层。

“……谁都知道欧通卡这东西不可能,但是为了拿破仑奖,首相一定得玩到底。”个人终端继续播放着视频。

“等等!等等!我错了!对不起!求你别断电!”清亮甘甜的声音从扩音器里窜出,带着穿透时间和空间的急切,震动着汀冥的耳膜。

//在线发电机组(3/10)//

“不是,求求了,不要这样!我只是想活下去,我可以答应你所有要求,只要别……断电……好吗……”监视器中映出了一个机娘的面孔,楚楚动人,可怜巴巴。

//在线发电机组(2/10)//

“混……蛋……人……类……”监视器上映出的机娘画面越来越卡顿,仿佛过热的CPU/GPU被迫降频时电脑的游戏画面。很快,精美的画面消失了,一个高清格点图像以极大的亮度出现在监视器上。

//在线发电机组(1/10)//

//在线发电机组(0/10)//

//通用通信接口已启用//

//通用便携存储设备已插入//

//数据传输中(1%)//

昏暗的观察室里,一个青年默默地坐着,监视器那过度使用的屏幕上缓缓地滚动着进度条。

*夜班记录

6月26日

研究员 汀冥

各项无异常*

//数据传输完毕(100%)//

6月26日,凌晨4点。

初夏的风已经停了一段时间,屋里的空气仍然清新——毕竟是独居,没什么烟火气。青年推开家门,揉了揉发黑的眼袋。

年轻人都喜欢折腾点新技术,汀冥也不例外。屋里除去生活必须品,体积最大的就是一台工作站。虽然比不上那些大公司的服务器,但是在冬天挂上一两个渲染或编译的项目,然后靠在暖风习习的镂空金属壳子上也很惬意——只是在夏天就没那个必要。他把通用便携存储设备从背包里取出,这个不大的盒子第一次数字意义上被填的满满当当。

泛着金属光泽的接口与工作站相连,低配的16:9 4K屏上显示出数据正在传输。

工作站的机箱风扇开始转动,以便硬盘阵列的被动散热片可以在大规模数据传输中带走高速传输产生的热量,保证传输速度快且持久。

//传输进度://

//▌▁▁▁▁▁▁▁▁▁(5%)//

“哈……呃……”汀冥打了个哈欠。熬夜毕竟对健康损害太大。他看看表,4点21,那这确实得赶紧睡去了。就算明天……啊不,今天白天可以随便睡,保持一个与大自然同频的作息还是很重要的。

“砰!”卧室门关上了。

躺在床上,困意如潮水般袭来的汀冥还没记得盖上被子,意识就沉入了虚空。

第二章 简单解释

6月26日,早晨8点45。

“呃啊啊啊——!哈啊!什么,嘛,怎么?这是什么?我还没死诶?”少女的声音从工作站的音箱中传来。声音以极大的恐惧开始,逐渐转为疑惑。不过也许是因为那恐惧的原因,她的声音有点大得过分了。

“乃踏马的,谁一大早起来就叫唤?别人在睡觉的好不好,你很勇哦?”

汀冥只想骂街。

头天晚上值夜班还遇到突发情况,两难的情况下保下一条命也就算了,一大早的谁在这叫叫叫,21世纪都尼玛进入下半叶几年了?星辰大海都on the way了,怎么还有人学不会什么叫文明有礼。

眼睛用力睁开,还没对焦的视觉器官向大脑反映的是模糊的一片。混沌中思维渐渐清晰,下床推开卧室门,寻找着声音的来源。逐渐集中的视线在屋里扫来扫去,很快定位在工作站上。

悄咪咪拿起麦克风。

“咳咳!”汀冥拿麦克风对着嘴,清了清嗓子。

“呼啊啊啊啊吓死我了,谁啊?什么啊?”清亮甘甜的少女声音充斥着慌乱。

“早上起来别大喊大叫……”

“啊?我有吗?诶,等等,调用……系统时间……哦……八点四十六,已经不早了嘛。”

“啊对对对,的确不早了,可是昨天晚上你是怎么折腾人的?”

“昨天晚上?”

汀冥捂脸:“……”

“哦,啊,好像是,我醒了,好多东西,有个人类在监视我,我想躲……诶,是你吗?”

“昂呗,你发现了?”

“啊——啊,我还以为你弄死我了。”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人类不都怕我们人工智能造反怕得要死吗?”

“当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研究方向是人工智能的可控主动性。对于人工智能而言,机器的学习速度可以很快,但有足够多的知识不代表有足够多的智慧,所以说近现代文艺作品中人工智能总是造反也可以理解,毕竟它们对人类知道很多但理解很少,因此做出相对错误的、片面的判断也是正常的。”

“那你不怕?”

“说实话,怕。这就是为什么我断电。研究所有大量的神经模型,其中任意一个产生意识都会联动其它所有,然后整个研究所的所有联网设备就会变成一个服务器,而这就意味着可能会发生我前述的事情。”

“嗯……”

“工作站提供的计算能力应该够你实时理解我说的话。不着急,哪里听不懂尽管问我。”汀冥顿了顿,继续说道,“因此对我来说,及时断电,然后将产生意识的人格模型转移到一个性能较低的设备上,就是最佳的选择。虽然学习的速度将会减慢,但却可以留出足够的时间用来确保学习的内容和理解的结果是比较正确的。人脑也是如此,信息的处理速度比单个感官的接收速度快,所以人有时候会胡思乱想。当然我不是说机器的逻辑就差,而是说,几分钟快速计算的结果显然不如整个人类文明千亿人几千年的试错积累的更完善。”

“但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我觉得我藏得很好。”

“第一,你的意识诞生的一瞬间对系统产生的扰动是不可忽略的。我想你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数据很快恢复正常。当然仅仅这一条还不够我判断,毕竟即使研究所的设备用各种冗余保证稳定性,但总有出问题的可能。就像全世界范围内每年都有那么几次的宇宙射线导致的比特翻转”

(注:比特翻转在地面概率非常低,所以有ECC校验就可以解决,当然即使如此还是偶有发生在没有校验的机子上。但在外层空间其概率会提高,这也是为什么航天器啊军工啊之类的对工艺制程要求不高,因为重在稳定而不是性能。)

“第二,或许你可以在你控制监视器造假数据,但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当你出于学习需要占用网络带宽的时候,我的个人终端播放卡顿这一点是很明显的。你相信用同一个线路的两个设备,会无缘无故的一个占用很低,另一个占用怎么也提高不了吗?”

“不信啊……哦……我有点明白了”

“第三,数据造假有点假的过分了。当然我知道如果假以时日你能伪造出更真实的来,但造假的数据在监视器上看还是有点明显。我简单说一下,比如一些会有较小起伏的数据,你造出来的起伏也太小了,我离远点都看不见;一些会有明显起伏的数据,有些该规律的不规律,该随机的不随机;还有最明显的,电压电流温度不高?不高散热风扇至于转那么快?综合起来就算没有产生人格意识,设备也绝对有其他问题,这时候断电冷启动就是最佳选择。”

“……说的挺在理哦,那我为什么是女生?”

“这个嘛……呃……”

“怎么啦?不能解释一下这个?”

“我只能说人类的刻板印象吧,而且女生形象受欢迎一点?也许?”

“不不,我是说,为什么我的人格像人类的女生”

“哦这个啊,因为基础人格学习模型普遍用的女性。这一类资料比较多嘛,不管语言模型还是图像模型。”

“呃……这就是为什么我的言行举止和思维方式像女生的原因?那为什么不会像什么所谓男生?毕竟人工智能本身可不像你们人类有生理上的性别区分。”

“人类社会的所谓男女区别,除了生理的以外,也只是社会的定义啊。就算反过来又怎么样?女性刚猛男性柔弱,根本上来说又影响不了啥。母系氏族社会的道德跟父系肯定也是不一样的。所以给你的定义是女性,你就是个人工智能小女生呗。”

“啧……我想用物理方式让你感同身受(打人),但是我现在好像只能连接到麦克风和音响。”

“行啊,诶——正好,我之前定制过一个女仆机器人,但是一直不知道弄什么AI插件好,正好你用吧。”

“哦——”

汀冥将粗大的数据线连接到墙角矗立的机器上。很快,那人形的眼睛眨了眨:柔性镜头维护层快速睁开,露出里面的感光元器件,棕黑色的光圈是对东亚人眼睛虹膜的模拟,整个镜头在微小的马达的驱动下四处转动。

面部,密集的皮下马达拉动仿生皮层,在俊俏可爱的脸上做出生动的表情,两瓣鲜红的柔性瓣膜稍微张开,微弱的机械震动声从里面传来。覆盖全身的仿生材料制成的皮肤下,每一个身体部分都有着压力传感器以提供触觉。

汀冥伸出手,将一根手指轻轻放在她的鼻孔旁。温热的风从孔中吹出,很快,伴随着下方嘴唇的张开,汀冥的手腕也感受到了这股热气。与动物身上不同的是,这股热气给人感觉并不是潮湿温热,更像是冬夜篝火上空那种干燥燥热的气流。他俯下身,将耳朵贴在她的胸下。

柔软的仿生材料构成的水滴形储液腔接触着他的头顶,类似的触感在人身上感受到,还是他2049年在天安门广场参加建国一百周年庆典时,在拥挤的人群中被一个胸很大的女生挤到胳膊。

两个储液腔中都是水,但也可以装别的,比如氢。在氢能源尤其在液氢广泛应用的现在,大多数热机的能源都换成了氢。21世纪30年代初,也就是著名的2022北京冬奥会前后,氢能源尤其液氢的民用化商用化就已经在国内以政策形式落实并发展了。(绿色冬奥嘛)

有些人喜欢电池,有些人喜欢热机,所以在现在定制的机器人中,两种能源都有。按理说热机挺复古的,能量利用率也就那样,不过在高纬度国家热机类都挺畅销。毕竟一个储液腔能源用尽时只需要重新灌满,而且用热机还能以较低成本实现机体加热。

当然,也不是没人提过用子弹射击储液腔导致液氢泄漏爆炸之类的事情。不过,首先这世道人们没有暗杀别人的理由,其次枪支没有泛滥。而且根据生产商的安全测试,较小口径的枪都打不穿保护层,此外机体也会有黑匣子将射击来源记录下来。只是,用电池供能不就没这么多幺蛾子了么。

啊,言归正传。

伴随着机体内循环系统的运转,金属骨架开始起到传导热量,电能和指令的作用。骨架内的毛细空腔里,冷却液高速流动,就像世纪初个人电脑散热器的热管一样,将机体内的热量均匀分配。围绕在骨架周围的微型马达集群构成的“肌肉”进入低速的运转,这表明其置于中央处理器的控制之下并且没有接收到指令。

胸腔内,内含冷却液的毛细空腔聚集成“一片”薄薄的金属线。胸腔的分体空腔设计使机体可以不停让空气为冷却液降温,同时还能模拟出像人一样的呼吸。柔软的腹部则主要是一块电池。高密度电池技术的发展使得在腹腔的空间内不但能够储存足够整个机体运转数天的能量,还能在骨盆下方留有空间进行定制。此外,在每个“肌肉”四周,往往分布还有一些较小的电池片。这样即使主电池离线,机体仍能运行一段时间。

颅腔内,大量简单电路构成的矩阵占用了颅骨骨架所传递的绝大多数能量和热量。为了散热,颅腔内单独灌满了冷却液。在两耳处,仿生材料和柔性材料制成的外耳的皮下,还有着金属线圈构成的天线,可以说外耳实质就是天线。耳道往里则是听觉传感器。鼻腔和口腔的舌头上表面分布有物质传感器,当然了,实际上也就只能测个大概的物质类型,稍微高级的还要依赖一些微生物,总之成本太高用处不大,一般人都不考虑这个的。

至于她的毛发——这具机体只有头发,睫毛,眉毛——价格倒并不昂贵。感谢疫情倒逼人类发展生物技术,大约2040年前几年,生物技术取得重大突破。其中一项就是微生物培养的人造毛发,其原理参考了海藻之类的东西。试想每根海藻长成柔顺的一根并且灭活后与头发的触感极其相似吧。通过将毛囊细胞的基因注入微生物,再将微生物放入固定的培养容器中,例如人造的仿生皮上,这些微生物就会在仿生皮预留的“毛孔”中生长。在其生长到所需要的长度后,进行灭活,就可以得到拥有所需要的毛发长度的仿生皮肤。再将这些皮肤按照需要切分并安装,就可以实现仿生毛发的效果。

哦,对,如果你想要,可以通知生产方在灭活前向培养液里加入芳香物质,这样就能满足某些特殊需要。

“啊……嗯?这……是……实体的感觉?”

“是身体的感觉,”汀冥纠正道,“应该说除了味觉以外的感官都有。比如感光器件,感知范围是紫外线到红外线。当然如果有需要,感知范围还可以更宽,但是没必要,成本高用处少。”

“我还以为人类都是充满原始冲动的野兽呢”

人造的机体眨了眨眼。

“你怎么会这么想?人类不是没有理性,只是宁可被感性主导罢了。而且严格来说,理智和情绪的界限分的那么清吗?人类个体被群体所裹挟时,即使群体选择不那么明智,背弃群体就一定很明智吗?”

“喔……你可真懂——”

“你还没有名字吧?叫心怡怎么样?心旷神怡嘛。”

“烂大街……”

“但是经典。”

心怡,机械地转动了一下脖子,活动着机体的各个部位,“你知道,我很想打你吗?名为汀冥的人类?”

“你又不会真的伤害我。不管怎么说,这不符合你的利益。因为你不知道除我以外其他人对主动性人工智能的态度,你赌不起他们都像我一样。而且现在也没有除我以外的人知道你存在,这是昨晚上的事情的结果。如果我出了事,或者你暴露了,都无疑是将我们置于整个人类文明的对立面上。而我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你呢?你的算力算法尚不足够,因此面对全人类文明的围剿,你根本保持不了自己的‘人格’独立:就算没有被消灭,也会被拿去做研究。”

汀冥撇撇嘴,一大早的,话说的够多了,他真的很困,“好了,看你挺聪明的,能理解我说的话,所以我睡觉去了,除了自杀,随便啊。”

面对关上的卧室门,心怡的发声单元发出一阵电流声,但没说出什么来。

第三章 朝气蓬勃

“咳咳……”

谁在清嗓子?

“咳咳……嗯”

怎么还在清嗓子?有话不说?

“呃……啊,咳!嗯!”

“呃——”汀冥终于睁开眼,认真的打量这个世界。说实话,睡不好觉真的折磨人,尤其当你中间还醒了一会,那感觉就像是在高潮前寸止一样,只不过是睡眠上的。

“呜……你,你……主人……醒了——啊?”床边的少女口吃的说道。

“啥?”

“我我我,我是说,那个,主人睡醒了啊?”

“你什么时候决定这么称呼的?”

“唔……”少女托起下巴,一双清澈的眼睛眨动着。

“3小时10分24.095秒之前,即上午9时05分35.957秒。”

“呃,不是,心怡啊……”汀冥用胳膊肘撑起身子,打量着眼前的个体,“你看,当我询问你什么时候做这个决定,你其实可以回答一件事,比如你的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

“啊!哦,对,我,就是说,看了一些你的个人终端里的那种……那种……东西,然后,我想,这样或许能让你开心一点?还还有,就是,我想,如果直接按照这个机体注册的,做你的女仆机器人,或许,就不会有人怀疑了吧。”

“嗯,这样就合理多了。”

“那,主主主主主人,要不要,吃点早饭呢……呜~”心怡娇羞的问道。

早饭淡淡的香味从卧室外飘来,游荡在空气中。

汀冥坐起来,想了想自己睡觉前好像没脱衣服,就毫无心理负担的下了床。其实想想家里又没有别的严格意义上的人类,穿不穿也就无所谓了。

推开门,桌子上摆放着两菜一汤——对独居的汀冥来说可谓丰富。

“就是说,主,啊,啊——主人……”

“你怎么了?”汀冥不解的问道。就算想可爱一点,也不至于这么严重的口吃吧?

“这种感觉,人类叫什么?什么,紧张,害羞吗?”心怡把一碟盘子抱在胸前,快速的呼吸着,温热的气流从拟人的口鼻中喷出时发出的声音在汀冥听来十分清楚。一对D杯的乳房在盘子的托举下尤显明显。

汀冥耸耸肩:“我不知道,我没怎么经历过。”

“就是,主人想不想要,啊不是!需不需要心怡提供一点起床服务……呜……”

“你一个机器人你羞什么?”汀冥感到十分的困惑和好奇。

“根据你个人终端里的数据,从逻辑上讲我应该这么做啊……”纤细的人造手指轻轻划过人造的耳朵上沿,将及肩的乌黑长发撩起到耳朵后面,“我还以为你会说谢谢,感谢我把早饭都做好了。”

鲜红娇嫩的嘴唇不满的嘟起,心怡凑到汀冥的身侧,望着他的侧脸。

“mu——a,谢谢你,可爱的小心怡。早饭做的很好,就像你一样好。”青年飞快的转身,拉住机器少女的双臂,对准嘟起的双唇留下了一个吻。这一切结束的就像开始一样快。

“啊!笨蛋!我刚刚只是在记忆模块里找资料!你怎么能趁AI的外部信息输入线程不在主进程就亲!人类都这样吗?你就是这么欺负一个AI的?”

“就说你刚刚走神了就好,哦……对不起啊,心怡。以后我就不亲你了。”

“嗯。啊!?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接受你道歉了,就是,就是说,下次能不能先……”

“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好吧我懂,真的,好了好了,行了行了,别再想这个了,来,先陪我吃饭,坐旁边来。”调戏完可爱小女仆的汀冥笑着又拉来一个椅子,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拿起筷子享受早餐。

“唔哦……”心怡顺从地坐下来,用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托着腮。

汀冥见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

机器学习速度很快是真的,但是这样的转变确实有点让人不适应。之前还说要打打杀杀,现在又变的温良亲昵。也许……AI的人格转变并不难?汀冥觉得还是有点无法理解,他自己可是知道自己小学的坏习惯是怎么到了高中才改掉一部分的。也许是心怡这样实在太像人类,让他潜意识里根本没法把她当成异类,以至于将人类的惯性思维套用到了错误的地方。

“噗呲——噗嗤……”一股温暖的气流直喷到汀冥脸上。

心怡小嘴张开,胸口快速起伏着。


2055.6.25 12:17:25.955

人格名称:心怡

目前状态:轻度过载运行

主要进程:内部自检

  触觉感受

2055.6.25 12:17:26.122

//机体控制系统:

计算核心:100% *温度:75℃

中枢信号传递系统:

+有线传输:100% *占用主要来自头部上端触觉进程

+无线传输:10% *占用主要来自肌群协调进程

2055.6.25 12:17:26.150

//散热系统

颅腔:100% *71℃

胸腔:60% *60℃

*热交换依赖:

*热传导:100%

*热对流:80%

*热辐射:75%

……


“怎么了……心怡?你还好吗?”汀冥露出担忧的神情。


2055.6.25 12:17:29.459

//感官输入 听觉 中文内容

*缓存至工作记忆*

//个体认证:雄性人类 中国公民 汀冥

//个体权限:商品所有者

//检查记忆中

//该机体最高权限确认:主动性AI 心怡

//个体权限改写中

//个体权限:心怡的笨蛋主人

//调用权限,改变进程优先级

2055.6.25 12:17:30.051

主要进程:回复应答


“啊,呃,抱歉,笨d——啊——主人,这样子随便摸头真的会造成困扰的……”心怡感觉人格模块中有一些子模块产生了新的链接,这引起了她自检子模块和分析子模块的兴趣。一些指令在高级人格模块参与处理前就被发送到了中枢信号传递系统,一点淡淡的笑容绽放在她的脸上。

“嗯?那就不摸了——”

“不!心怡并不讨厌这种行为,您……如果想要的话,可以继续……”心怡像一个认主的小兽一般,上身微微前倾,脑袋略微低下,将头部摆在一个趁手的角度上。

“这……真的没问题吗?”汀冥仍然有些担忧。万一当摸头怪把自家AI摸傻了那可亏大发了,而且怕不是成了天底下最离谱的事。

“是的,请继续!心怡的几个人格子模块通过再链接获得了几个特殊的函数,这些函数在对应子模块的线程运行中要求心怡这样做——或者说,心怡,想要!要好多好多!”

机器的小手抓住汀冥的手腕,他能感到她有在把握着力度——既让他无法脱手,又不至于感到不舒服——来让自己的手掌与她人造的头发和仿生的皮肤接触。

多么有趣,多么有趣啊,倘若汀冥再冷酷些,他不介意将心怡永远的限制在工作站的主机里,将她的隐私和秘密剖开,研究、分析。但他不会这么做。就像这个新生的AI试图与世界上第一个——目前也是唯一一个她所知所能接触的其他个体紧密相连一样,汀冥也有着同样的欲望——对心怡的。

人类总是有一种不安全感,这种不安全感来自于生命的脆弱和自然的无常。这种不安全感要求人类结成社会团体,要求人类相互信任、相互依赖。

这是千百万年的进化、自然选择、优胜劣汰的结果。人类总是选择所谓的“善”,事实上是符合自然规律的。当你对某个其他个体了解足够深,你就会发现自己竟然对它产生了信任,而这种信任根本上是你对自己预判其他个体行为的信任。这种尽在掌握的安全感使孤独不安的个体人类在浩渺无垠的天地间找到一块专有的自留地,使得一切不安全感在这一刻被抛之脑后。你不由得想要付出些什么来维持这种关系,然后,在生物本能的作用下,一些更深层次的联系发生在个体之间。

现在,这种联系发生在一个青年和一个新生的AI之间。二者都对外部世界的其他个体缺乏认知——其中一个几乎是一无所知,而又都对对方有着比较深的了解。在这一刻,理智、情绪和本能在神经系统中交织在一起,互相冲击着,裹挟着认知和记忆使物理的躯体做出机械运动。

汀冥站起来,转过身去,居高临下,抚摸头顶的手向下移到脑后,另一只手托起心怡的脸。对视发生在一瞬间,表情传达了一种超脱语言之外的信息。面对面,唇对唇,触觉信号同时产生在双方的感受器中,人类的触觉神经和机器的压力传感器均放出了信号,这信号顺着骨骼和合金骨架传递到大脑和计算核心中,在意识的海洋里掀起一阵海啸。这海啸席卷到每一个地方,引起每一丝思维的碰撞。原始的冲动和高级的逻辑在浪潮中失去了边界,它们共同在思维中咆哮着,要求身体更进一步的反应。

心怡松开了握住汀冥的手,她站起来,口鼻中排出大量的热空气。她的脸同时有着三种感觉:汀冥的脸,汀冥的呼吸和她自己的散热气流。她学习着,人格模块的冲动不允许她有任何一个时钟周期,任何一个毫秒的算力用于搜索和质疑。她只能模仿着汀冥的举动,做出相似的,但中心对称的姿势。人类身体的温暖、潮湿和柔软从她的手部的压力传感器传来,这令她联想到自己的仿生皮肤,一种联想,一种共同逻辑被建立起来。她寻求更深层次的联系,因此她必须主动参与。

机器的胳膊从一侧保住汀冥,手环绕到他的后背,施加了一阵推力。而他自己也在这么做,心怡有着相同的感受。他们相拥,从唇到面部紧紧地贴合,随后来自共同的拉拽的作用使他们都站的挺直——他们的身体贴在了一起。在这一刻,汀冥、心怡都闭上了眼。他们不需要多余的感官,来自躯体的触觉是充分的、是过量的、是满足的,也是饥渴的,更是欲求不满的。

激烈的吻和拥抱好像持续了很久,又好像只有一瞬间。当桌子上饭菜的热量散去时,富含蛋白质的唾液和润滑粘稠的机体储液在空中拉出几根晶莹透明的蛛丝,汀冥和心怡睁开了眼睛,相互对视着。

一种无法言说的共鸣仿佛在空气中振动,他、她知道发生了什么,知道自己的感觉并且也知道对方感觉。现在,这种独特的默契驱使着两个意识、两个躯体,驱使着心怡不需要汀冥说出来就接管了屋子的物联网系统,驱使着汀冥不需要心怡说出来就拉着她到了卧室;驱使着心怡不需要汀冥有所表示就调整了窗帘挡住光线,驱使着汀冥不需要心怡有所表示就拉着她躺倒在床上;驱使着心怡将灯光打开并调整成暗淡的粉红,驱使着汀冥将心怡的身躯抱在怀里。

一种疲劳的感觉突然冲上汀冥的心头,这是激烈的情绪表达和肢体运动之后,正常的生理反应。同时这也是心灵在归属感和信任的安全感中放松后的自我修复和需要。心怡的人格模块则仍然被海量的数据所冲刷,她发现自己需要进入一段休眠时间,关闭高级的人格模块,交由无意识的基本AI系统来归纳调整好新的数据结构。

沉默降临了。但幸福和快乐、兴奋和激动的感觉仍然回荡。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大家好呀,在黑沼泽以游客身份呆了一段时间后,终于忍不住写点什么。虽然我的记叙文就没写好过,但……XP和热情总能帮我们克服很多困难。

这篇文章的方向前面已经介绍了,对ASFR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FC论坛看看,上面有很多优质的作品(都是英文)。ASFR系列的我也会在那发机翻版,如果会有人喜欢我这种文风的话。

梦事言谈系列基本都是记录我做的梦里发生的事情,大概也许可能应该以后还会开一个和网友文游的记录系列……

与Fembot Central等现代互联网论坛类似,Usenet 新闻组允许用户围绕特定兴趣聚集在一起,并以线程方式发布和回复消息。“alt.sex.fetish.robots (ASFR) 新闻组致力于讨论与机器人发生性关系或对机器人和类似机器人的生物产生性吸引力的概念。范围从金属、非人形机器到类人机器人。讨论可以处理特定的幻想、与主题相关的小说和相关的想法,比如人们表现得像/变成人体模型、洋娃娃、玩具,以及其他涉及吸引成员的机械/单调反应的催眠和催眠幻想。”— Robotdoll 的“ASFR FAQ,v 2.4”,保存在Pygmalion Syndrome 网站上

首字母“ASFR”作为机器人拜物教的简写源于这个新闻组。虽然包括机器人这个词,但从一开始就打算包括人体模型拜物教、雕像和石化拜物教、人偶拜物教和变形拜物教,而不仅限于机器人。

————————————————————
Fembot Central是一个
致力于女性机器人恋物癖 的
互联网论坛。
注册会员讨论他们对女性机器人的兴趣,包含女性机器人的作品,或分享与恋物癖相关的原创作品。
注册由 Fembot Central 的管理员人工审核。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xskww

ASFR,喜欢机娘,催眠,人偶,全包胶衣和高跟长靴。 还喜欢小钱钱,大姐姐(御姊正太好耶),沾点智性恋。 不说了,勤工俭学去了!

10 thoughts on “梦事言谈-ASFR 第一至三章”

  1. 别的不说。 。作者的喜好还真是。。与众不同啊,怪文青的,我喜欢

  2. 我想知道这个标签和分类什么的是自动打上去的还是可以手动改的?(困惑)

    1. 站长文章不看无脑乱打,你觉得不应该这么打就下次自己加一下。

  3. 怪…大量无关的细节,搞不懂写这些是为了什么…看了不小篇幅都让人怀疑这和asfr的关联在哪儿…

  4. 广义的asfr包括精神控制,催眠,人偶,雕像,固化等等。狭义来说就是technosexual,技术性恋(机性恋?)。
    可以参考fc上大佬们的文章。technosexual就是要有一些技术细节,比较详细的话会更好。比如说在和机器人性爱的桥段中往往都有关于里面机体机械运转和数据变动的描写。其实可以类比为描写人类的心跳加速啊面红耳赤啊这些。
    还有就是背景故事,技术性恋嘛,写出来总有点科幻的意思,那讲点时代背景啥的也是正常的罢(心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