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序章铺垫100年 ♥

死与新生 序章

死与新生 序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序章 活着

夏妍瞪大了眼睛,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3:27,手机屏幕发出暗淡的光,静静的躺在床头柜上充着电,夏妍双目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小挂坠,双手放在胸口感受着自己的心跳,“啊….啊……啊…..嗯…”呼吸渐渐平复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轻轻的啜泣声,尽管整个302公寓里只有夏妍一个人,事实上,自从初三的体育课那次毫无征兆的摔倒,死亡,普通慢性的毒药,开始腐蚀夏妍稚嫩的身躯,从神经到骨髓。

同学赶忙来搀扶夏妍,可夏妍就像断了线的木偶美人鱼一样惊恐的趴在地上回头看着自己的双腿,只见夏妍的双腿扭在一起,裙边淅淅沥沥的液体浸湿了大片的黑色短裙,淡黄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夏妍,还趴着干什么?”闺蜜艾洁担心的赶过来,却发现夏妍身体下包围着一小滩淡黄色的液体,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双腿,皱了皱眉,“夏妍?夏妍?夏妍!”艾洁晃着夏妍的肩膀。

可在夏妍的时间里,从刚才开始,巨大的嗡鸣声就环绕在耳边,“我…..我…..”夏妍感觉世界天旋地转,视野也越来越黑,眩晕感让夏妍的胃底一阵翻腾,“我….怎么了…..旁边是……谁….困…..好冷…..”就在夏妍以为自己就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就像涨潮时的大堤再也拦不住冲刷的最后一滴水一样,一切喧嚣声又重回夏妍的耳畔,黑白的视野迅速注入了深秋的色彩,再一眨眼,夏妍回到了操场。

“理理我呀夏妍别吓人”好闺蜜的声音都带了哭腔,“我,我没事”夏妍笑着轻抚好闺蜜的发丝,浑然不知自己的嘴唇已经发紫了,“你,那里….”艾洁指着夏妍的裙子,夏妍才意识到自己的膀胱刚才不受自己控制的排空了自己尿液,本来就煞白的脸上变得好像结了一层霜,“我扶你去医务室吧,你看起来不太好“没等夏妍回答,艾洁便搀扶起夏妍,脱下自己的外套系在夏妍的腰上遮住被尿渍沾染了一大片的白色裤袜,此时,夏妍才意识到从刚才摔倒到被艾洁拉起来的那一分钟的时间里,自己好像感觉不到自己的下半身了。

“你现在血压很低”医务室的医生看着血压仪回答道,“不过不是大问题,毕竟青春期的小姑娘,没什么其他的反应吧?”,医生一边写着诊断单一边问道,“刚才夏妍她失….”艾洁想起了夏妍刚才在跑道上失禁的状况,脱口而出,但是看到夏妍看自己带着央求眼神,声音越来越小,“失…失恋了….”艾洁像小蚊子一样嘟囔着,声音越来越小,“你们这些年轻小姑娘,失个恋不吃不喝还去上体育课!你这是没摔到脸,要不你一辈子挂着疤,天天失恋!”

值班医生是个中年妇女,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可夏妍早就听不进去了,尿液把自己的内裤和裤袜裆部浸泡湿透了,现在感受着自己的下体,大腿根部甚至腰部都紧紧的贴在潮湿的内衣上就浑身难受,不管有没有洁癖,单是这种让尿液包裹的潮湿感就让夏妍难受,一股羞耻感涌上心头,“你看,这小姑娘听进去,看这小脸红的”医生看着夏妍打趣到,“行了,没事的话拿着这包红糖水回去吧,我也该下班了”,医生将两个女孩子赶出医务室,回头叹了口气,“现在这小孩子,真的是”全然没有看到凳子上那两片潮湿的小屁股印,“怎么有股怪味….”医生嘟囔着…….

“冰冻症是一种不治之症(设定),患病者会逐渐的失去自己身体的控制权,最后因为心肌无法正常的收缩和扩张而失去生命体征,目前我们临床上治疗这种基因疾病的手段十分有限,只能通过药物缩短每次发病的持续时间或者用临床器械如呼吸机延长晚期患者的生命,但是这位家属,我需要跟你交个底,”医生顿了顿,给夏妍父母说到,“我们理解家属的心情,但是常规的治疗手段维持下,你的女儿也够呛活过30,这个手环一会护士会给她带上,这是倒计时手环,上面的二维码记录了她的医学推测生命倒计时和她的病理特征,方便在她昏厥时急救人员对她进行快速诊断。可是,”诊断医生压低声音说“”目前还是有一种方法,能够延续她的生命,但仅仅是生命,而且代价也非常大,目前这个方法还属于法律的灰色地带,具体方式还要你们自己去了解。”医生交代完,留下沉默的父亲和崩溃大哭的母亲。

这次,夏妍在洗澡时无征兆的倒在了浴室里,摔倒时带倒了架子上的瓶瓶罐罐,父母冲进浴室,看到了倒在地上睁着眼睛但却一动不动的夏妍,这才送到医院。此时的夏妍已经高三毕业,初中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的夏妍在某天突然下滑到中游,随后在倒数摇摆不定,索性夏妍高中一直在实验班,最后还是考上了本科,不过,在父母不解的眼神中夏妍还是执意报到了离家乡遥远的外地大学,在临去大学的前几天,父母还是在医院发现了夏妍隐藏了三年多的秘密,“为什么,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们,我们不是你最亲近的人吗?”夏妍父亲坐在夏妍的病床边,看着背对着二人的夏妍的背影,嗓音沙哑的问到。夏妍坐在病床另一边,看着窗外夜晚的街景与无边无际的夜空,沉默良久说到“我知道我很自私,可是爸爸,我不想最后浑身插满管子和呼吸机看着自己被束缚在病床上”夏妍低下头,“我知道这是不治之症,或早或晚我也会像那些病人一样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呼吸停止”我不想这样,夏妍仿佛自言自语一般,“飞翔的鸟儿都要死,我不想死在笼子里,我想在天空中坠落”夏妍回头,含着泪对父亲说。

四年后,K市师范大学的夏妍如期毕业,23岁的她像一朵刚刚绽放的纯白色玫瑰,本就雪白的皮肤因为夏妍近乎病态的保养变得吹弹可破仿佛轻轻一捏就能捏出水来(当然,保养是一方面,更深处的并发性贫血是主要原因),事实上,由于夏妍不采取保守治疗的选择,夏妍的冰冻症已经不可避免的步入了中后期,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使得夏妍每次出门都要为自己图上一层口红,甚至在炎热的夏天,夏妍还是不时的感觉到冷,事实上,她的体温已经明显低于常人的36°,手脚时时刻刻传来因为缺乏血液循环而产生的冰冷感和麻木感,在中期开始使用的促进血液循环的特效药剂也由一开始的半个月一支到现在必须每天注射才能让夏妍像个正常人一样融入校园生活中,但是这种药会严重的刺激心脏,造成不可避免的力竭现象。

夏妍不可否认,死亡正在不远处,而自己正被无形的寒风,推向它的怀抱。但是真正让夏妍恐惧的是那每天都在无形增长的绝望感,夏妍发现越到步入生命的终末,才会愈发的渴望活着,冰冻症初期时的夏妍有多么的渴望像自己的生命像夜空中的烟花一样绽放自己的色彩,现在的夏妍就多么后悔,多么畏惧逐渐将手伸向自己脖颈的死神。夏妍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大腿,蜷缩在镜子前看着镜中的自己。这个女孩身材完美成绩优异,在校园里是老师和男同学眼中的焦点,是舍友女同学嫉妒的对象,背地里叫她小黛玉小绿茶的风言风语从没有停息过,可是这么一个在外闪闪发光的女孩子。

不知何时养成的习惯,每天早上在出租屋里刚注射完药剂,夏妍就会赤身裸体站在镜子前发呆,感受着久违的带着温度的血液缓慢的充斥着四肢的毛细血管,手部脚部的冰凉感暂时褪去,一丝不常见的红晕慢慢爬上夏妍的脸颊,暂时重回身体的触觉让夏妍闭着眼感受着,“嗯……”夏妍双手轻拂着自己的胴体,不觉得轻轻的哼出声来…….

双手拂过像桃子般挺立的乳房传来像触电般酥痒的触觉回应了夏妍,夏妍闭着眼,不自觉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上唇,是错觉吗,感觉自己的身体更敏感了呢,也许是刚注射了药剂的缘故吧,夏妍在心里嘀咕着,不过总归是好事,双手划过腰肢向下拂过小肚子,夏妍贪婪的体验着肌肤之间摩擦带来的瘙痒感,像小虫子爬。

左手下滑摸到了下体的阴唇,触电的刺激感和空虚的满足感让夏妍不自主的呻吟了一声,夏妍羞耻而兴奋的体验着这份独特的快感,呼吸声不由得加重了,“嗯……”夏妍索性跪在镜子前,看着镜中夏妍的右手不断挑逗侵犯着夏妍的阴唇,夏妍咽了口口水,右手扒开阴唇,窗外的深秋的早风轻轻吹进窗台,拂过夏妍的阴唇,掠过她已略微湿润的阴道,“嗯…..”因为感觉到了凉风拂过,夏妍的腿不自主的颤抖起来,红晕逐渐爬上脸颊,夏妍将左手的三个手指并起,顺着阴唇探了进去,早就因为抚摸而分泌的淫液润滑了夏妍的手指让夏妍的体验更上一层楼,右手不自觉的摸向自己已经翘起的乳头开始揉搓着着。

“嗯……..嗯….”夏妍控制不住的呻吟起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自慰,夏妍早就养成的习惯,仅仅是获得刺激的快感,让自己感觉自己还活着,每次注射完药剂药效最明显的一段时间,夏妍都会反复体验着性对自己带来的快感,这种感觉让人沉沦,更像是在黑暗中的海域若隐若现的灯塔,是身陷旋涡中心的夏妍唯一的精神慰藉,在大学的这段日子,每次的假期夏妍都会去寻找刺激,和用来建立和放大性刺激之上的,毒品,春药,兴奋剂,夏妍会为了寻求让人难忘的快感和高潮体验而主动注射,进而主动爬上某人的温床,有时做的性起,夏妍甚至不会索取服务费,不过在每次关系结束,夏妍都会删除那些人的联系方式,不只是网络上的嫖客。

现实中的夏妍也没有好友,例如初中的好闺蜜艾洁,夏妍在来到外地上学的第一天就把他们的联系方式删了个精光,纠结良久的父亲在转给夏妍50w后便彻底与夏妍断绝了联系,这正是夏妍想要的,不和任何人产生联系,不依靠任何人,不和任何人产生联系。在A市那个美丽可爱乖巧听话的好学生夏妍早就消失了,在天涯相隔的K市,出现了在小众约炮网站上讨论声呼声最高的援交女菩萨“妍儿” “如果哥哥有药的话,那妍儿免费上门服务也是可以的啦❤~”这是神秘的“妍儿”的个签。

试水的处女作,目前还在铺垫阶段,没有很多的ghs的情节,目前的问题是剧情带入太慢,因为写一段就总想往里加一些细节导致目前比较臃肿,如果大家有继续阅读的兴趣或者对以后剧情的建议可以评论反馈给在下,目前写到的tag将在后续章节体现

文章中的病症也没有任何映射现实疾病的含义(没有美化患病体验和诋毁患者的意思,只是剧情需要)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4 thoughts on “死与新生 序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