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二章

淫舰舰长法因娜: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二章 – 黑沼泽俱乐部

水滴打在瓷制地板上,发出有节奏的响声。随着散热管发出一阵蒸汽声,水温骤然转冷。她打了一个寒颤,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刚才……刚才又走神了吗?

水温又慢慢回升,法因娜却伸手关闭了阀门。她茫然地转身走出淋浴间,每走一步丰满的肉体都盈盈一颤,健康的白色肌肤抖落透明的水滴。

赤裸的脚底踏在瓷质地板的水迹上,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淋浴间一旁就是更衣室了,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呢?意识又产生了断层吗?自己的衣服放在更衣室的哪一个柜子里呢?

想不起来。

不知所措的法因娜看向更衣镜。

镜中的自己茫然无措,不见了平时的干练坚定,原本军人饱受训练的坚强肉体变得丰满而柔软,手臂的两侧都能看到溢出的乳肉,湿润的银白色长发披肩而下盖住了胸前,淌下丝丝水流。

胸肉复生,法因娜如此想到。自己茫然到连头发都没包起来吗?她伸手拨开秀发想要把头发拧干。

而在自己的金发之下,自己丰满的胸部上方的乳沟之间,纹着一个刺眼的印记。黑色的花体字配上联盟的徽章,仿佛自己抽屉里士兵牌一样的图案:

原舰长法因娜耶夫娜中校舰内专属军妓

“这……这是怎么回事?”法因娜惊慌地检查着自己的身体。不仅胸口,就连原本紧致平坦的小腹上也被纹了一个显眼的印记,就在她的子宫上方。

“不……怎么会……”法因娜惊恐地注视着镜中自己的身体,细长的手指一次又一次地搓弄着自己的肌肤,但是纹在表皮之下的文字无论怎么揉搓都无法清除,只是把自己的胸前擦得又红又痛。更要命的是看着这屈辱而又下流的印记,小腹里面燃起了若有似无的瘙痒。

“怎么了?性奴舰长。”随着身后两声清脆的脚步声,娜塔莎走了进来,不怀好意地冲法因娜笑道。

法因娜急忙转过身,两手慌张地想要捂住什么。在几番纠结之后勉强捂住了胸前的纹身和下腹,但是一对巨乳随着手臂的压迫而不断变形,让她羞耻的模样显得滑稽而色情。“你……你……怎么回事?是你做的吗?”

面前的娜塔莎仿佛变了个人似得,傲慢地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法因娜的裸体,原本束成马尾的棕色的长发盘成发髻,明明是在舰船内却戴着军帽和长靴,手中还拿着一根短鞭,是什么下流的玩笑吗?法因娜感到一阵恼火,愤愤地向娜塔莎看去.“哦?你已经忘了吗?由于你背叛联邦背叛家庭,与间谍通奸,泄露联邦机密,数罪并罚,你已经被撤职了,所有职务由我接任。而根据联邦法令,犯人法因娜征用,作为舰内军妓。”

“你……你……”法因娜瞪大了眼睛。这是叛变吗?还是诬陷?为什么娜塔莎的性格产生了这么大的转变?为什么自己的记忆里,有着这么大的断层?“呜……呜……”大脑皮层传来阵阵的刺痛,阻碍记忆的前进。

两位手握电击棒的女性舰内保安队员走了过来,架着裸体的法因娜,强迫她来到了更衣室。

面前的凳子上放着一套屈辱的衣物,粉色花边的镂空内衣,彻底地暴露出乳头和下体,显得淫乱而可笑。配上小小的围裙和女仆式样的头饰,简直是性变态才会喜好的色情内衣,而现在显然是为原舰长所准备的。

“我……那个……我……”法因娜努力地对抗着脑内的抽痛,尽她所能地思考着。脑中的虚假记忆慢慢散去,真实逐渐展现出来。娜塔莎躺在医疗椅上的那一幕浮现在脑中。

“对了!是护理!不对……不是护理……不是这个词……是……”

两位保安队员看着喃喃自语的原舰长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处理。“帮她穿上。”娜塔莎下令道。

“不,等一下我……我明白了……是……”法因娜看着面前熟识的舰员,努力想要争取一点时间思考。“……是……洗脑!”在喊出这个词的一瞬间,原本坚定自信的气质再度回到了法因娜身上。

在场的三人微微一愣,这个赤身裸体疯疯癫癫的女人这一刻重拾了身为舰长的威严。两位保安员也退后一步不敢拿她如何。

“洗脑?哼”娜塔莎轻笑一声。

“对!你被洗脑了!不仅如此……”法因娜继续回忆她已经想起了罪魁祸首的容貌,脑海中的画面原来越清晰。

娜塔莎躺在医疗椅上,那个人就站在医疗椅后面,而当时的自己也被拘束在医疗椅上。

原来如此,这就说明了为什么会产生记忆断层,这一切也全都可以解释了。一切的谜题都解开了,就等她说出答案。

“不仅如此,我也被洗脑了!”法因娜终于发觉了这一切的关键。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我……我也被洗脑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深沉的绝望。自己被洗脑后与间谍通奸泄露了联邦机密,这么一来毫无疑问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自己的人生已经彻底完蛋了,家庭事业都已经不复存在了,而自己将永远作为叛国贼和军妓受人唾弃。

“不……不……不可能……这……”法因娜的眼睛再度失去了神彩。

随着气密舱门打开时的响声,舰桥内发出一阵轻呼。

法因娜在身后娜塔莎的逼迫下

遮遮掩掩地走上了舰桥。丰满的身体被过小的内衣勒成淫靡的形状,乳头被胸衣上的开口勒得凸出,原本浑圆柔软的巨乳被这下流的内衣拉扯成了笋形,随着步伐颤动着,而扭捏的步伐更是让身后挺翘的臀部扭动起来。一身雪白的嫩肉在粉色蕾丝花边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淫靡。

原本人员繁多事物繁忙的舰桥此时只有三个年轻男性舰员,惶惶不安地等待着。他们都是法因娜能够叫得出名字的年轻舰员,他们入舰服役来法因娜办公室批准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为了让你第一次慰安任务顺利进行,我可为你挑了三个年轻的童贞肉棒呢,你这个淫妇人妻是不是很喜欢啊?”娜塔莎恶毒地笑道,这一切都是她为了羞辱法因娜而布置的,这究竟是洗脑的效果还是娜塔莎心中原本就积攒着对于法因娜的恨呢?

“……”法因娜低下了头,身上仿佛火烧一样羞耻得发烫。而在身体深处燃起了细细的瘙痒。法因娜知道是长期的洗脑过程对身体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身体又在渴望“护理”了。太可耻了……羞耻的火焰持续地折磨着这个女人。

“怎么?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介绍自己!”娜塔莎一弹手中的短鞭,发出了啪的一声,吓得三位男性舰员缩了一缩脖子。

“……”法因娜犹豫了一下,按照娜塔莎在通道里命令的,把手放到脑后,分开双腿半蹲,把自己的下体和胸部暴露出来。“军……军妓法因娜前来报到。”

“胸挺起来!不是对自己的奶子很得意吗?”娜塔莎恶毒地戳了戳法因娜的后背强迫她挺起那丰满的胸部。而眼前的三位舰员眼睛都直了,贪婪地注视着法因娜成熟诱人的身体,原本不安的神情完全被赤裸裸的色欲取代了。

“你们三个愣着做什么,脱衣服啊”娜塔莎继续命令道。

三位童贞手忙脚乱地剥去了自己的军装裤,露出了自己勃起的鸡鸡。

法因娜一皱眉,男性性器的骚臭味直往鼻子里钻,而和她厌恶的神情相反,下体立即溢出了一小股爱液。

那位名叫乔治的舰员上前一步,腆着脸说道“抱歉,舰……”他刚想要说“舰长”就咬住了舌头,显然,在新任舰长面前这么称呼法因娜不是一个好主意。

这瞻前顾后的样子让法因娜心里好感全失,反而放开了手脚淡淡说道:“快点开始吧。”

女舰长纤长的手指握住了童贞舰员的肉棒,只觉得掌心一烫,舌底却分泌出了唾液,这就是童贞青年的肉棒啊,法因娜内心不由得感叹道。自己的身体仿佛不知羞耻的雌兽贪婪地渴求着雄性荷尔蒙,子宫里不断地传来阵阵的瘙痒,下腹不自主地一次次收紧,每次收腹都像失禁一般被挤出一股爱液。

不行,这样不行。法因娜克制住脑中燃烧的性欲,专心揉搓面前的肉棒。当然,用手让他们全都射出来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心里却忍不住回味“护理”时爽到全身发软的酥麻快感。

两位舰员一左一右享受着法因娜的指尖侍奉,第三位不好意思主动提出要求,讪讪地站在后面。而两位年轻舰员哪里吃得消熟女人妻的技巧,法因娜只是轻轻一握就让他们兴奋得直哼哼了。

娜塔莎见状皱了皱眉头,示意身边的保安队员。保安队员打开舱壁上的活动板,抽出一条加油枪似的管子,递到娜塔莎的手上。这原本是舰内的紧急灭火器,不过已经在改造下有了新的淫乱的用途。

法因娜听到身后传来娜塔莎清脆的脚步声,心想她又要玩弄什么花招了吧。这时娜塔莎的手却轻柔地抚摸她丰满的臀部。这样温柔的举止却让法因娜打了一个寒颤,她立即明白了大声地求饶:“不……不要……不要……至少不要在这里!”

但娜塔莎只是得意地冷笑一声,掰开法因娜雪白的臀瓣,把阳具形状的塑胶枪口捅入了法因娜的后庭。

“噫!”法因娜立即失去了冷静,后庭被侵入的倒错感直刺她的尾椎,病态的不适从她脆弱的排泄器官盘旋而上,像是一只爪子握住了她的心髒.“啊!拔出来!求你……求你!”

“哼哼,这可是在你的办公室里发现的兽用春药呢,竟然借着补给偷偷把这样的东西带上舰,你可真会享受。”

听到要被春药灌肠,法因娜慌张地想要制止,可是面前的两位哪里愿意,她稍一减慢手上的速度他们便欲求不慢地向前挺腰,几乎要凑到她的嘴边。不得已法因娜只能保持着为两位手淫的下流姿势,一边向自己的老部下求饶。

“哼哼,怎么了?怕了吗?原来舰长大人的弱点,就在这肥臀里面啊?”说罢,在法因娜的臀部上重重一拍,惹得一声惊叫。旋即,娜塔莎按下了扳机,压力阀发出了嗡嗡的震动声,向人妻娇嫩的后庭里灌注起油状的液体。

“噫……不……不要……好难受”此时舰长变回了一个弱女子,脸上泛起了一层羞耻的红晕,两目微闭细眉拧起,咬紧了自己的嘴唇,雪白的脖颈不断地扭动,忍耐这可怕的不适。

“啊……啊啊……哦!”法因娜发出美妙的哀鸣声,脚跟猛地抬起足尖绷紧,但是腹中的痛苦抽干了她的力气,很快,脚跟又无力地落下。她又扭动着身体,利用腕力一点点抬起脚跟,仿佛想要用肌肉的力气来抵御着肉体的折磨。此时,大量的春药已经注入了她的后庭,油膏状的液体又浓又稠,重重喷洒在柔嫩的肠壁上,带来强烈的倒错刺激,仿佛肠子都要被翻过来似得。而这药液一接触肠壁就被快速地吸收,传来火热的瘙痒感。“咕噜,咕噜……”下流的声响在下腹部响起,法因娜紧紧咬着嘴唇,不想再发出呻吟。但是性的兴奋感和肠道的不适感混合在了一起,令她心跳不断加速头昏脑涨,这种痛苦实在难以忍受。

见法因娜想要忍耐,娜塔莎冷笑一声,把扳机按到了底。机器运转的声音陡然提高,灌肠液强劲地冲进后庭里,法因娜的肚子慢慢地鼓起来。“啊……啊啊……求求你不要这样……啊……”法因娜再也无法忍耐,失声叫了出来,眼角渗出了泪花。“啊……啊啊……哦……哦……”比之前要难受得多,小腹里充满了油腻的灌肠液,每一秒的感觉在痛苦下无限的放大,法因娜只觉得自己连十分钟也坚持不了了。“啊……啊啊……求求你……啊……快停下……”法因娜不断向犯人求饶,她身为舰长的钢铁意志在这卑劣的刺激下,已经濒临极限。

这时舰员不耐烦地挣脱了她的手,将肉棒伸了过来,戳向她的嘴,痛得浑身颤抖意识也有些恍惚的法因娜连忙张开嘴,舔了两下后,就叼着肉棒拼命地吞吐起来。这时在痛苦之下被掩盖的性欲就肆无忌惮地体现了出来。

如此多的春药进入了身体,在大脑被痛苦折磨得一片空白之后很快便占据了主导。人格在痛苦面前退缩,余下的就是肉体这头臣服性欲的雌兽。哈……肉棒……肉棒……好好吃……“啾……啾啾……啾啾……”淫猥的声音不断地响起,法因娜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面前的阴茎上,专心地用唇舌侍奉着,仿佛肉棒是唯一逃脱痛苦的途径。

啊,感觉来了——此时的法因娜挺着孕妇般的小腹,跪在地上不自觉地扭动屁股,像是被催眠一般两眼无神。啊——这种羞耻,这种屈辱……法因娜的脸颊为了吮吸肉棒而凹陷,丰盈的嘴唇紧紧箍住肉棒的龟头,刮取每一滴前列腺液。啊,越来越强烈了。啊……啊……热,我要……一波一波的瘙痒折磨着子宫,身不由己地扭动着淫魅的身躯,思维逐渐混乱意识模糊,性欲逐渐麻痹了肠道的痛苦,此时灌肠的感觉甚至还有些舒服,现在唯一还能反射到大脑的信号只有无边的淫欲。

男人颤抖着射精,毒蛇一般舌头缠绕着舔干每一滴精液,男人努力了几次才拔出自己又开始微微勃起的肉棒。

法因娜贪婪地伸长了脖子,耷拉着舌头,丝毫不隐藏她贪婪的模样。原本羞涩的童贞舰员已被她贪淫的模样所吸引,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围绕到她的身边,玩弄她肥大的乳房,抚摸她圆润的翘臀,亲吻舔舐她妖艳的身体,用自己的肉棒摩擦,抹上晶莹的淫液。

法因娜逐渐进入淫靡的痴呆状态,吐出的舌头飢渴地舔着嘴唇,嘴角上淌下的唾沫顺着锁骨流入乳沟,那一对淫乱的巨乳愉悦地摇摆着,好像又胀大了一些,腰肢仍在反射性地扭动,仿佛在嗑药后不由自主地跳着淫靡艳舞,淫水顺着臀部大腿的曲线缓缓的滴下,在了地上留下一滩晶莹的反光。原本舰长用来发号施令的嗓子如雌兽发情一般低吼呻吟:“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法因娜晃动一头散乱的金发,狂乱地喊着。她打开双腿露出之前遮遮掩掩的性器和那镂空的粉色蕾丝内裤。原本不惜为他们手淫也想要保护的下体,此时却迫不及待地主动要求性的满足。叹息的鼻音和性欲的要求,合奏成美妙的淫叫,女舰长无奈的摇晃着那淫荡的性器与一对巨乳,全身不住颤抖。显然,她的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来吧!”法因娜大声叫出“来干我吧,快来干我吧!”随着不断地晃动隐隐有着一股胀痛在乳根深处蔓延。法因娜感到自己胸中有着大股的液体在流动,硬得发痛的乳头逐渐涨大勃起,涨痛的双乳摇晃中逐渐膨胀。很快乳房胀得有些异常,在雪白的皮肤下血管都隐隐可见。仿佛此时她真的怀孕身体正在疯狂地泌乳,连其他人能能听到一对巨乳互相撞击和乳汁晃动的声音。

但是年轻的舰员却在退缩,被法因娜骇人的痴女模样所吓倒,畏畏缩缩地站着,既想要逃走却又舍不得放弃这难得的机会。

这时娜塔莎趾高气昂地走上前来,解开了她军装短裙的前扣。一条粗大的黑色肉棒弹了出来。

娜塔莎原本就是有着这样一条肉棒的么?在法因娜混沌的大脑中,产生了些许怀疑。似乎听说过在宇宙的边缘,有一部分人携带者一种让人雌雄同体的基因病。不过法因娜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这是梦也好是魔法也好是个男人也好,她的无神的瞳孔里只剩下——肉棒!

带着几乎是一种疯狂的欲望,法因娜扑倒了她,手脚并用爬上了娜塔莎的胯间,急切双手握住那粗燥而肿胀的肉棒,毫不犹豫地顶住下体狠狠坐了下去。“啊——”这一声满足的叹息仿佛飢渴的酒鬼终于尝到了一口美酒,毒瘾发作的瘾君子深吸了一口鸦片。随机她更加疯狂的扭动起自己的腰枝,既像一位狂野的女骑士,又像一批脱韁的野马,狂乱地舞蹈着。

娜塔莎满意地看着美丽能干的女舰长淫乱而疯狂地上下晃动的身体。漂亮的脸庞上原来那坚毅的神情已经荡然无存,那对令人迷乱的乳峰伴随着身体而上下晃动,峰尖上的乳头溢出丝丝乳汁上下飞舞着。

“真是厉害,哦——这样不知羞耻的舰长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让我来帮你一下吧,军妓舰长。”娜塔莎双手抚上了法因娜上下抖动的柳腰,抱紧了她开始挺动自己的腰肢。

“啊——唔——”在强烈的快感中,法因娜的眼角滚下喜悦的泪珠。在这样的羞辱下自己的肉体熊熊燃烧。随着每一次肉体的接触,大量的淫液汹涌而出发出淫靡的响声,粘满了两人的身体。大起大落的动作每一次都一插到底,穿过身体重重捶打在子宫口,粗大的肉棒不停地在她体内抽插。肉棒摩擦带来的炙热一点点熔化着她最后的理智。法因娜已听不到娜塔莎的羞辱了,只是不停扭动腰肢,用力夹紧体内的肉棒,疯狂的发泄性欲。法因娜的脖颈向后仰起,露出妖艳的神情。这样的媚态,就是娜塔莎也忍不住大力的抽插。

不过,无论如何都无法得到高潮。

这是为什么呢?自己到底怎么做才能得到期盼已久的高潮呢?自己到底哪里没有做对呢?

法因娜醒了过来。这已经不是她第一天在春梦中醒来,身下的床铺早已被打湿了,这代表自己的身体又在渴求护理了。法因娜微微一笑,无奈地抚摸自己瘙痒的小腹,眼中带着迷离的媚意。真是一个甜蜜的淫梦呢,洗脑被自己的下属侵犯,只是想一想都让子宫传来酥麻的刺痛。

法因娜简单地罩上外套,向护理室走去。

这时一个奇怪的念头爬上她的心头,会不会这个梦正预示着什么呢?不过现在已经无暇思考了,她急切地需要护理来缓解她的瘾头。想到护理她又露出了痴痴的媚笑。

<< 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一章淫舰舰长法因娜 熟女舰长洗脑调教 第三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