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清羽的小故事

清羽的小故事 – 黑沼泽俱乐部

想必几乎所有人都坐过地铁吧。工作日早晨的地铁车厢里,挤满了行色匆匆的人。绝大多数乘客都是为了生计奔波,不过其中也会有极少数的人,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图谋其他目的。

例如清羽。

清羽是那种出生在终点的天选之子,父是金融界货真价实的大佬,母是响当当的三甲医院副院长,她自己也是天资聪颖,18岁被送到国外念书,不到六年便拿下博士学位回国。似乎她的人生,就是简单模式的剧本。

然而,看到这个转折,大多数人便懂了,下一句八成是人无完人。没错,“然而”之后正是这句。

清羽在国外学习的几年里,不仅学会了国外的知识,还学会了外国人稀奇古怪的癖好,尤其是性癖。从裸露sm到窒息性爱,到乳胶紧缚,再到一些听上去就在乱来的奇奇怪怪的癖好,清羽沾染了个遍。回国以后,因为父母住的近,加之工作繁忙,她被迫和那些癖好分道扬镳,几个月来可把她憋坏了。她一直在寻找机会,好好释放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压力。

终于,在某个阴冷的初春的周一,清羽找到了一个绝妙的机会。这一天,疫情防控措施收紧,到处行人很少,此乃地利;天气似阴不晴,好像时刻要下雨,驱赶着本就稀少的行人往家去,此乃天时;又刚好母亲外出巡诊,父亲要与几个私募合伙人谈合作,清羽手头的工作恰好告一段落此乃人和。清羽决定玩一票大的。

其实清羽早就忍耐不住,偷偷做过各种准备了,只是苦于没有机会,这次可以把她这些天积攒的一切都好好发泄,因此她要制定一个完美的计划,好好满足一下自己的变态情绪。

计划的核心是地铁。清羽很早就打听好了,q城的地铁正在运行的有5条线路,每条线路虽然有几站的交集,但都是独立运行,不会有1号线的车跑去2号线。感谢现代科技的进步,各个线路每一辆车都可以通过手机APP查询。清羽要把一个包裹先藏到某辆车的一个座位底下,包裹里是她等会要用来脱困的道具。如果只是放在座位底下,很快就有乘客会捡走,或者至少会被消毒的工作人员看到捡走,因此她决定用胶带纸,把包裹粘在座子底下,这样除了每天一次的全车完全消杀作业,是不会有人注意到的。

这些前期调查工作很早就完成了,清羽一大早就坐上人最少的4号线。因为城市开发方向的变化,车站最多的4号线乘车人数却是最少的,但这刚好给了清羽极好的机会。清羽坐上的车是14号车,她左右环视,确定没人注意到自己以后,在5号车厢最后排的位置底下把一个巴掌大小的包裹紧紧粘在座子底下,然后坐了两站下车了。接下来她要回家好好料理自己了。

回到家,第一件事便是洗澡。这次洗澡用了整整一小时,因为不仅外面要洗,身体“里面”也要洗干净。清羽用用灌肠器反复清洗直肠,直到排出的液体几乎是完全是清水。回到卧室,按动书架后面的小按钮,书架底下隐藏的抽屉缓缓打开,抽屉里是一个深蓝色的行李箱。取出行李箱,输入密码打开密码锁,只见箱内是一个特制的橡胶密封袋。这个密封袋里是从海外购买的特制乳胶衣。

清羽并不打算立刻穿上。她先又启动另一个机关,从衣柜的某处取来另一个盒子。这个盒子里全是成人玩具,而且都是一些高级玩家才会用得上的稀罕玩意儿。先是一个长约20厘米的假阳具,其做工精细,栩栩如生,还原度相当高,就连那一根根血管都做出来了。这根假阳具是花了大价钱,电池续航时间足足有八小时。刚洗完澡浑身赤裸的清羽看到这根假阳具,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不自觉地抓起阳具,放到嘴边。不过还好,习惯性地舔舐假阳具以后,清羽取回理智,立刻把假阳具放下,继续寻找其他要用的道具。

一对乳头塞进入清羽的视野。清羽的乳头原本就是向内凹陷的,在国外期间更是用过药物催大了乳晕,现在整个乳头已经完全被包裹在乳晕之中,必须要剥开才能看见乳头。这个乳头塞也是定制的,能把乳头严严实实的包裹住,而且会慢慢地自行向里面滑动,如果一定时间内不取下来,它就会完全没入清羽凹陷的乳头里,从外面只能看到原本乳头应在的位置变成一个泛着银白色光泽的金属凸起,一旦变成这样,不靠特殊工具无法取下。而特殊工具,就在地铁座位底下的包裹里。

轻巧的戴上乳头塞,清羽开始寻找其他有趣的小道具。几张像暖宝宝一样的贴纸是下一个目标。这些贴纸就是些小小的原电池,贴在身上,出汗时汗液作为介质,可以让原电池连同放电。尽管电流很小,但也能起到产生刺激的作用。清羽把贴纸贴在大腿内侧、大臂和肚子的子宫附近,这些位置会更敏感一点。虽然现在还不出门,但只要不出汗,电极中间的绝缘层不会被打湿,就不会产生电流,因此清羽可以提前先贴在身上。

清羽不紧不慢地继续翻找其他道具。

看上去清羽对一个中空的肛塞和小罐的组合情有独钟。这个小罐前端的软管连在一个颇有些份量的塑料桶上,罐上有一个气阀,和一个打气筒。这个玩意说起来有点复杂,其实是很简单的构造,用打气筒往罐子里打气,让罐内充满有压力的气体,然后靠高压气体把塑料桶里的灌肠液“鼓进”桶底的软管,进而通过中空肛塞流进直肠。肛塞也有设计,肛塞的材质是软橡胶,通过特殊的生物胶水,可以完美贴合肛门和直肠,让肛塞实现半永久固定。清羽咽了口口水,这个肛塞和胶水一用,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取不下来的,但她没有犹豫,直接将肛门的自由出卖。几分钟后,清羽的股沟里便不再是粉红色的菊花,而是大开的酒红色橡胶洞口。被肛塞撑开的肛门内壁的嫩肉接触到微凉的空气,不由得蠕动收缩,清羽产生了排便的错觉。

灌肠这件事还不急,还有其他事要做。既然后面已经料理完了,前面不做些什么实在说不过去。一个狰狞的导尿管是最理想的选择。这个导尿管的顶端就像是有分叉的树枝,像鹿角一样张开。需要先把导尿管顶端的两瓣捏紧,然后再插入尿道。只要预先往管道顶部注一点水,当导尿管的顶部从尿道跑进膀胱以后,因为压力的变化,那滴水会逆流进膀胱,让两瓣分叉分开,而分叉的作用就是固定住导尿管,避免因外力脱落。同样是必须用特殊工具取出,而且过程非常痛苦,不过清羽是不会想到那么远的。很快,一根管子便从尿道口延伸出来,连接在一个尿袋上。淡黄色的液体也一滴滴流进尿袋。

导尿管装好清羽才想起自己还没穿上乳胶衣。用止水夹止住管子里的尿液,再把管子和尿袋分离,清羽要赶紧穿上乳胶衣了。

清羽打开乳胶密封袋,“咯吱咯吱”地将整件胶衣取出来。这件特意做得与肤色同色的胶衣,紧贴皮肤的那一侧涂有特殊的物质,类似某种润滑液,并不能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说明书上提示应当在一小时内穿戴好,并且强调不能脱掉重新穿,否则会产生不良影响。说白了就是一次性用品。

把胶衣脖子后面的拉链拉开,一股略微刺鼻的润滑油的味道弥散在空气中。清羽坐在床上,将左脚伸进深不见底的开口处,两只手抓起胶衣,把脚慢慢探到胶衣的底部,也就是脚尖的位置,调整脚与制作好的脚型使其贴合,然后像穿丝袜一样提拉,并不断调整位置,直到整条左腿被胶衣完全包裹。对右腿也如法炮制。因为胶衣内侧的某种液体滑溜溜的,双腿非常顺利地穿好了。

胶衣已经提到大腿根部,接下来要解决导尿管和肛塞的问题清羽定制胶衣的时候早就料想到会佩戴肛塞和导尿管,因此下体处专门做了开口。先将导尿管穿过开口,然后双手提起胶衣,很快清羽直到小腹都被胶衣紧紧包裹了。当然,最开始拿出来的假阳具也没忘记放进早已湿透了的小穴。放入假阳具时,清羽轻微地颤抖了几下。

虽然说起来只是短短几行字,但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清羽感觉到下半身已经穿好的部分开始有些异样的感觉。她知道这是那层特殊的物质开始起作用。手上的动作必须加快了。

仔细提拉胶衣,直到胸前,在此期间清羽不断确认时间,然后她先把双手放进袖子里,手也确保每个手指都完全伸到手套的底端,最后胸部装进胶衣胸部的“口袋”里。看着自己的胸被乳胶覆盖,清羽再一次有了实感。

时间不多了,为了调整手套,额外花了一些时间,墙上的挂钟显示她还有十五分钟。

一个软塌塌的头套耷拉在胸前,这是最后的部分。说一个小细节,清羽早已剃了光头,平时都是戴假发。

清羽将头套拉起,翻开,头套内侧的反光证明也涂有那种液体。十五厘米长的鼻管看着让人发怵,但对清羽来说小菜一碟。尽管有强烈的不适,清羽还是成功把鼻管塞进鼻子。只要对齐嘴巴与眼部的洞,就算大功告成。这项工作花不了几分钟。很快,一张乳胶面孔就在清羽脸上安家了。

乳胶头套戴好,最后清羽拿起一顶假发,用发网和帽子把假发固定在头上,这样看起来就不会很显眼了。稍微花了点时间把背后的拉链拉上,清羽直起腰身,开始准备出门。清羽当然不能直接这样裸着出门,因此她先得穿好普通的衣服。

从衣柜里取来早就准备好的衬衫和连衣裙,衬衫是打底用的,避免让别人从裙子的袖口、领口看到里面的乳胶衣,连衣裙也足够长,裙摆延伸直到脚踝以下,最后披上一块坎肩。

脸上也要稍微做一点工作,先戴上一个口罩,因为耳朵被头套包住,所以这个口罩在脑后用曲别针拉拽着固定,然后是太阳镜,这个太阳镜的镜腿早就改过了,镜腿的末端是一根有弹性的松紧带,与其说是太阳镜,不如说是黑色的泳镜。这两样可以把清羽的脸的面积的八成遮住,还有二成就靠草帽。

因为乳胶衣的手部特意做成和肤色一样的颜色,因此手是不需要隐藏的。最后只剩下鞋子了。

清羽原本打算穿一双带锁的高跟鞋,但这次因为要步行不短的距离,为了防止遇到特殊情况,这次就穿了一双普通的高跟鞋。

从家里出来,拐上一条人迹罕至的道路,清羽松了口气。尽管走这条路到地铁站需要多走五百米,但几乎没有行人。不知是不是因为城市空洞化,最近不少地方人流量都减少了很多。

清羽踢踏着脚步,突然下体猛地传来一阵冲击——是早已被遗忘的假阳具。因为乳胶衣太过贴身,其束缚感和压迫感持续占据着清羽的绝大多数感觉,因此忘掉了小穴里还插着一根二十厘米的假阳具。突如其来的震动刺激着清羽的敏感带,不知是不是因为此前的活动,假阳具早已滑到更深的位置,清羽感觉到子宫口传来了震动。剧烈的刺激让清羽双腿发软,面色潮红——尽管外面看不出来,最糟糕的是呼吸瞬间紊乱了。需要补充一点,乳胶衣的头套鼻管并不是完全贴合清羽的鼻腔,鼻管的内径很小,清羽此前一直通过缓慢地深呼吸的方法保持呼吸的通畅。瞬间的呼吸急促使得清羽产生了缺氧,一着急条件反射一般猛地呼吸加剧了缺氧,清羽难受得蹲了下来,结果没想到反而进一步刺激到下体,强烈的刺激让清羽再次陷入缺氧循环中,这次比最开始还要糟糕,清羽眼前一黑,摔倒在地。

摔倒后的清羽并没有立刻失去意识,她能感受到身体在发生着变化。这其实是这件特制乳胶衣的功能。乳胶衣内侧涂着的特殊物质会逐渐侵入皮肤,慢慢代替表层皮肤的功能,然后逐步代替皮肤,如果不在限定时间内用特殊工具打开乳胶衣,时间一久乳胶衣就会完全代替皮肤,乳胶衣就再也脱不掉了——除非通过手术把整层皮揭下来。整个变化过程需要三四个小时,清羽本来打算着自己一定能在两小时内拿到地铁里的工具包裹,但没想到一出来就发生了这种意外。

趴在地上,清羽拼命调整呼吸,终于勉强稳住了呼吸。清羽慢慢睁眼,想从地上爬起来,可刚一起身,脚踝传来一阵钝痛。穿着高跟鞋摔倒,看来是脚崴了。隔着乳胶衣看不到脚踝的情况,但轻轻触碰,刺痛感让清羽差一点掉眼泪。绝对是扭伤了。

怎么办,这下子肯定没办法走到地铁站去。难道要……

清羽尽力不去想最糟糕的结局。但如今这结局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清羽?你怎么坐在地上?”

原作者没写完,不一定有后续

3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One thought on “清羽的小故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