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yang bing ♥

烛心 第二至四章

目录

烛心 第二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北国篇

第二章 沫弦鸟平

来到北飞镇,青木按着遗书来到了一座位于悬崖附近的房屋,青木打量着这个小镇,小镇坐落在利林长崖附近,悬崖深约五千米,只有十几户人家住在这里,青木走进房间,想到:“不知不觉就已经忙忙碌碌的来到这里了,但是我该从哪里开始呢?”

青木用纤细的手摘下了眼罩,他的灰色双眸如宝石般一样美丽,他看向手里的眼罩,想到:“这眼罩,遮住的可不只是黑白的世界,更遮挡了与黑白世界的沟通。烈火家前年的荣誉,看来要栽在我手里了。”青木不想再想下去,他重新戴上了眼罩,准备出去观察小镇的地形,青木在小镇观察的途中,意外听到一家人有打斗声,走过去才知道是一家人家里进了山贼,青木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是他想起了小时候母亲对他说的一句话:“有时候,荣誉的机会就在你面前。”

青木没有过多犹豫,冲了进去,山贼拿着劣质的砍刀,说到:“你这小子,别管闲事!”青木拔出刀来,双手紧紧握住刀柄,紧张的做好迎战的姿势,山贼看青木握刀的姿势,邪魅的笑了一下,心里想到:“什么嘛,原来是个外行人,看他手里的刀倒是不错,拿去可以买不少钱。”山贼单手握住砍刀,向青木劲直冲去,青木向山贼用力的砍了下去,山贼用刀挡住了攻击,“你的手臂一点劲都没有,呵呵,倒是拿了把好刀。”山贼说到,并弹开了青木,青木被冲击力推的重心不稳,向后倾倒,山贼把握机会向青木劈去,此时的青木双眼雪花一片。

“叮……”青木没有被砍刀砍断脖颈,振刀的刺耳声让他清楚,有人提他挡下了攻击!青木张开眼,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梳着长发的男子双手握住刀,与山贼对峙着,他身穿一件紫色的大褂,里面穿的一件黑色连体衣,他向后退了一步,退出了与山贼的对峙,“哎呀!”男子在后退时,左脚绊右脚把自己绊倒了,“他居然自己把自己绊倒了?”

青木心里一万个不解,山贼看幸运女神在自己这边,拿着砍刀冲上去,准备直接砍死这男子,正当他准备挥刀的一瞬间,男子左手撑地一瞬间飞到了空中,右手拿着刀,对着山贼的脖颈很快的劈了下去,一瞬间山贼的血飞溅在天花板上,男子调整好落地姿势安稳的站到地上,男子注意到了一旁瑟瑟发抖的老太太,跟老太太说到:“山贼已经被收拾掉了,至于这尸体拿去煲汤吧。”

青木无比相信眼前这位就是要教他练刀技的人,他拦住男子说:“谢谢你救了我,你叫什么名字?”男子把刀插进刀鞘,说到:“我叫沫弦鸟平,救命之恩就不用报了,我会一点三脚猫功夫,只是助人为乐而已。”鸟平看向青木手里的刀,有些惊讶的说到:“你是青木田翼?你是烈火家的人?”青木点了点头,鸟平说到:“这刀为什么是黑色的?难道不应该是红色的吗?”青木回答道:“从我拿起的那一刻,它就变成黑色的了,而且沫弦,我有一事相求!你可以作我师傅,教我练刀技吗?我现在连烈火流都无法使用,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我不能和这把刀共鸣。”鸟平看着青木,对他说到:“我不过是一位江湖上的人,我们才见了一面,你相信我吗?而且青木田翼,你的名声可不太好啊,到处都有人在说你是烈火家的败类,我想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青木把视线转到了其他地方,没有直视鸟平,鸟平看青木的样子说到:“门流不是最重要的,我最后为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学刀技。”青木听到问题以后犹豫了一下,说到:“为了千年没有熄灭的荣誉。”鸟平听到后,看了青木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第二日,青木起身开始训练,他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练起,但是还是装模作样的练习了半天,在远处鸟平早已观察青木已久,鸟平来到青木身边:“没有门流,就需要刻苦的训练身体素质了。”青木恍惚了一下,还没有注意到鸟平,他喘了一会气问道:“你怎么来了?你也没有门流吗?”鸟平沉默了一会,说:“那些事你管不着,为了调整你的身体身体素质,你看那边。”青木看向瀑布一旁的一颗高大的树,还没开口问鸟平就说到:“看到树梢上有一支最脆弱最短的树枝了吗?你能在那根树枝上吊三天,就通了第一个项目了。”青木有些难以置信,想反驳但鸟平已经不见踪影了,但他始终没有怀疑鸟平说的话的真实性,他就按照鸟平说的做,因为怕把那根树枝弄断,青木从下面那些粗的树枝开始,每次吊个一两分钟就开始头晕目眩,腿也会感到酸痛,可一复一日,渐渐地就感觉身体越来越轻盈,而且吊的时间越来越长,而鸟平就在远处看着青木一点点进步。一年后青木向着树梢最脆弱的那一根树枝发起了挑战,鸟平也站在青木下面,等待着结果。吊了整整两天两夜后,到了第三天,一只蝴蝶飞到了青木的脸上,鸟平也一直站在树下,陪青木站了两天两夜,蝴蝶又飞到了鸟平的手指上,鸟平看了一会这只花紫色的蝴蝶,青木问道:“难道你喜欢喜欢蝴蝶吗?”鸟平没有回答青木的问题,青木就这样吊完了最后一天。青木在完成以后,身体变得比以前还要轻盈,感觉挥刀什么的一点力气都不费,跑步也像被风吹着跑一样,丝毫不费力气,正在他高兴的时候,远处站着一个人,观察着这一切。

西洋国,南岛,一间石头砌成的房子里。桌子上坐着一位少女,少女的头发如星空一般黑色中闪烁着蓝色,她有一双星空般空洞的双眼,少女摇晃着细长的双腿,说到:“哥,你记得捣毁中原全部杀手集团的那个人吗?”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站着一位男子,他的头发长过眉毛,上面点缀着颗颗紫色的繁星,他的双眼就像一片繁星般,无比耀眼,男子开口说到:“你说的是那位谁都不知道真名的美少女杀手吧?她的人头很值钱的。”就在谈话间,传来了一阵敲门声,少女准备去开门,被男子拦住,男子从黑暗里走出来,他腰间配着一把华丽的武士刀,刀鞘上印着繁星的图案,刀柄被布套包裹着,他做好拔刀的姿势,打开了门,开门后是一位女子,女子的手臂上绑着线轴,带着白色的面具,“你们就是,兄妹百琳珠颗和百琳凝宁吧?你们想知道美少女杀手在哪吗?”男子说到:“凭什么相信个没脸人的话?”女子说到:“你一定就是哥哥珠颗吧,不相信我是正常的,但是我是权府的人,你们是西洋国的英雄,万一那种危险人物跑到西洋来,你们英雄不是没有尽到责任吗?这是地址,人头给你,还有她身边还有个烈火家的青木田翼,给我带活的。”珠颗看着手里的地址,楞了一会。思索到:“英雄……”他对凝宁说:“明天,我们一起去北茂。”

第三章 星空里的繁星,飞舞的蝴蝶

飞崖镇,青木家。鸟平从中午等青木到下午,可是终究不见人影。鸟平开始担心,所以去了青木家。在家里他没有看到青木的人影,而是看到一张纸条,上面写的“小镇东,来救你的人吧,带上你的刀。”鸟平双手颤抖着,他立马赤手空拳前往了纸条里的地点,到了地点以后,看到白琳兄妹一个坐在树上,一个看着晕倒的青木,鸟平说:“放了他!”凝宁说:“你是?你是美少女杀手?”凝宁用不可思议的眼光打量着鸟平,鸟平说:“啊…..我是。”凝宁说:“开什么玩笑,你连个女的都不是。”

鸟平说:“虽然我不是美少女,但我是杀手。”鸟平左手做出取刀的姿势,一群蝴蝶飞了过来,一会蝴蝶化作了两把武士刀,两把刀刀鞘的花纹是一样的,都是紫色中有黑色点缀的花纹,鸟平把两把刀交叉着挂在背上,珠颗说到:“为了隐藏身份,你连自己在外人眼中的性别都改了,不愧是中原最强杀手。”鸟平双手拔出刀刃,刀身的图案和刀鞘有些不同,刀身上是一个个蝴蝶飞舞的花纹,鸟平想到:“他们俩一定是有门流的人,必须要先试探他们的门流是什么。”

鸟平冲向了凝宁,“蚕碟流,邪双!”鸟平的身后就像有一双翅膀一般,迅速的冲到了凝宁的面前,邪双只有双刀武士才能用的刀技,左右刃交叉斜十字砍向对手,面对突如其来的进攻,珠颗替凝宁挡下了这一击,此时凝宁迅速的跑到后方远处,鸟平想到:“在一瞬间拔出刀,挡住了我的攻击,这个女的跑到了后方,看来她才是重点。”鸟平卸力打乱了珠颗的重心,鸟平抓住机会双刃从同一个方向横劈!在马上砍中的一瞬间,珠颗的身体化作了一颗颗繁星,居然躲过了攻击!鸟平离开思考到:“原来如此,他的门流是将自己的身体虚化来躲过攻击吗,在此期间如何物理伤害他都不会受到。”

鸟平看向了远处的凝宁,她手里拖着一个类似星空的星盘,一瞬间她头顶上的天空变成了一片深蓝色的星空,星空里出现了几颗繁星一直闪烁着,而与珠颗刀上的星星花纹一样,鸟平想到:“原来如此,这是两个相互加持的门….”没等思考完“繁星流,流星!”珠颗的刀尖出现流星般的光芒,一瞬间划开了鸟平的后背,血瞬间喷射出来,红色沾满了鸟平的衣服,鸟平瞬间反击,可是又在一瞬间被虚化躲过,珠颗又在同样的地方来了一刀,加重了伤口的深度,“不行,再这样下去会比牵制死的,突破点一定是那个女的!”

鸟平没有继续反击,他的后背幻显出一双蝴蝶翅膀,他径直飞向凝宁,珠颗也立刻虚化追了上去,两人速度势均力敌,在珠颗和鸟平马上同时到达的一瞬间,鸟平突然转身“蚕碟流,幻!”鸟平的左刃变成一群蝴蝶,珠颗想要砍死这些蝴蝶,可是武士刀直接穿过了蝴蝶,他的双眼迅速被两只蝴蝶挡住,他挣脱以后,发现眼前是一片混乱模糊的地方,四周只有蝴蝶的花纹,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珠颗立刻想到这是魅术,门流和心脏的契合度到达一定高度就会有解锁魅术的可能,通过一定条件触发会让对手陷入被迷惑的状态,珠颗奋力挣扎可都无济于事。

鸟平想要继续对付凝宁,此时凝宁头上的星空没有了繁星的闪烁,共鸣已经被打断了!凝宁想到:“很多魅术都有破解的方法,他的左刃变成蝴蝶了,也就是说只要他一使用左刃,魅术自然就会解除。”鸟平冲向了凝宁,他使用右刃刺向了凝宁,凝宁瞬间打开星盘,她头上的星空实体化牢牢绑住了鸟平的右手和右刃,凝宁想到:“星空凝块非常脆弱,随便的刀刃都可以破坏,可他只要破坏就必须用左刃!”

鸟平想到:“糟了,现在必须要解除魅术的状态。”鸟平解除了魅术,左刃回到了他手上,他用刀柄破坏了凝宁的星空凝块,凝块很快又重组然后回到了凝宁的头上,此时繁星又开始闪烁了,鸟平迅速飞到了空中,躲过了珠颗的攻击,但是一会鸟平居然又降了下来,珠颗抓住了这个破绽虚化向鸟平砍去,“蚕碟流,破蚕!”珠颗说:“已经晚了!这是最后一击!流星!”流星般的光芒出现在刀尖上,鸟平将双刃竖着平行挡住了攻击,珠颗的手骨被震断了,在这一瞬间鸟平的身体变成了一堆蝴蝶,然后在珠颗的头上出现了由蝴蝶变成的鸟平,并冲向凝宁,“糟了,他的目标不是我!”

鸟平想到:“破蚕,就是防守中进攻的招式,我自创的刀技,它可不止是牵制这么简单。”鸟平对着凝宁亮出左刃,凝宁立刻感觉到不对劲,凝宁立刻解除了连接,“星空流,星位!”一瞬间凝宁和珠颗交换了位置,此时珠颗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难道…她是想让我去替死然后自己逃跑吗?我可是无比爱着她啊!她居然会拿我来替死!…繁星流的虚化不是必须加持才能使用的,只不过是有间隔,只要我现在使用,就可以躲过去了,可是…连我的妹妹都让我替死,我活着,也是死。”

那一刻,珠颗面对了攻击,显然比起活命,他更爱妹妹。鸟平没有停止攻击,左刃化作了蝴蝶,珠颗没有死而是中了魅术!珠颗看着四周的蝴蝶花纹,双腿颤抖着,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没有死,那就是另一个。凝宁在原来的位置上,她想到:“这招,看似是牵制珠颗来杀我,但是他在空中就做好了使用魅术的姿势,也就是说,他的本体从来就没有变过,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我是珠颗,我死了,珠颗还有挽回的局面,可是他死了,就全完了,我深深爱着你,哥哥!”珠颗中了幻术以后果不其然,原本位置的蝴蝶重组,空中的鸟平慢慢变成蝴蝶,凝宁掏出匕首,向正在重组的鸟平桶去,“看来你的判断还有待提高啊,破蚕还有第四段。”鸟平出现在凝宁身后,凝宁立刻转身,“噗!”鸟平的刀插入了凝宁的心脏,凝宁说到:“第四段…以正在重组的假现象骗敌人偷袭,可是这次你失算了!”凝宁将左手牢牢的握住鸟平插入心脏的右刃,“不好!”鸟平说到,凝宁的右手拿出匕首刺向鸟平的左眼:“这样…你就必须用左刃了吧!”鸟平被迫无奈只好使用左刃,左刃回来的一瞬间,鸟平就砍断了凝宁的右手,珠颗也从魅术中脱离。

珠颗看到凝宁心脏被捅穿,右臂被砍断,尸体躺在血泊中,他大叫的冲向鸟平:“凝宁!!!啊!!!繁星流,华光!”一瞬间珠颗的刀刃划开空气,竖着辟出了由繁星组成的剑气,“剑气?!一瞬间的意志太过悲痛,直接能用出剑气了吗!”鸟平想到并躲过了剑气,珠颗又疯狂的向鸟平连续砍了几十刀横横竖竖的剑气,“不好躲不过去了!”鸟平说到,他想用刀划开剑气,但这剑气和虚化一样根本砍不到,鸟平迅速飞到空中,“咔!”剑气直接砍断了鸟平的右臂,鸟平把刀插回去捂着手臂的伤口,他飞到了一个树后,用绷带止了血,珠颗虚空化冲向鸟平,鸟平站了出来,他单手握着左刃,飞向了珠颗喊道“会剑气的可不是你一个人!”珠颗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疯狂的向鸟平砍出剑气,鸟平连续躲过剑气“蚕碟流,碟纹!!!!!!”鸟平疯狂的喊道,并连续辉出两发剑气,太近了,珠颗没有躲过,瞬间鲜血飞溅,珠颗被砍断了双臂,鸟平飞到了珠颗面前,瞬间横劈直接砍断了珠颗的脖颈,珠颗倒在血泊里,用最后的力气,回想起了属于他的一生。

我和凝宁是龙凤胎,我只比她大两分钟。我们出生在中原,九年前,妹妹和我在外面卖柴火,被一群小混混围堵了,“我不允许你们欺负我妹妹!”我挡在妹妹前面说到。小混混把我拉出来,在我妹妹面前狠狠的打了我一顿,“你不想让你妹妹被打啊?放心吧,我们绝对不会打她的,我们几个可不是劫钱的~”我被几个小混混按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要被强奸。一瞬间妹妹的手里出现了一个星盘,她的星空凝块扭断了小混混的头骨,她学会了门流,她一直说,是为了救我才会了门流。八年前,母亲被父亲卖给了别人。“父亲,我绝对不会同意这件事!我绝不能让我的妹妹去当杀手!”珠颗说到。珠颗的父亲扇了珠颗一耳光说:“她是你妹妹!连她都会门流了,你这个废物还不会!我和你妈生你们两个就是为了赚钱的!”瞪大是双眼看着面前这个畜生,我的腰间缓缓出现了一把武士刀,父亲看着我说:“太好了!你也解锁门流了!你和你妹去同一个集团当杀手,要是你实在不愿意就让她去当妓女吧!”“好啊,我先从你杀起!”我说到,并迅速拔出武士刀,捅向了那畜生的心脏,我来回捅了十几刀,血溅的到处都是,溅到我脸上,溅的满地都是,我掏出的他的心脏,狠狠的丢到地上,不知不觉妹妹过来从背后抱住了满身鲜血的我,武士刀掉到了地上,我转过头去,我们紧紧相拥。“听好了,现在你就叫百琳凝宁了,这就是你的新名字。”我跟妹妹说到,“那哥哥呢?”她问到,我没有回答她,其实就是我没有想好,后来她不让我一个人去当杀手,和我一起出国去了西洋,我们彼此相爱,甚至已经不是情亲直接的爱,我们,早已是爱情中的兄妹。

“赢….赢了。”鸟平吃力的说到。他没走一会,就失血过多晕倒。再次睁眼时,鸟平在一间屋子里,他睁开眼睛,看到一天花板的血,不过早就干了。走进来一位老奶奶,她看到鸟平醒了,很高兴:“你终于醒了,一年前还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呢,我去采完菜以后在回家的路上,刚好看到你浑身是血,晕倒了,我就把你抬回来了。”鸟平对奶奶说到:“真的太感谢你了,另外你看到一位黑白头发的小孩吗?”老奶奶说:“我帮他把绳子解开后,他帮我把你抬到这个地方以后就走了。”鸟平迅速爬起身来,跑出了门外,鸟平跑着,他捂住右臂的伤口,一直往昨天交战的地方跑。他跑到了昨天的位置,青木果不其然就在这,鸟平走过去,看到青木站在两个坟墓前,紧闭着双眼,鸟平走过去,简略的墓碑上没有名字,“为什么?要埋葬绑架你的人?”青木迟疑了一会,说:“因为荣誉就在我面前。”

第四章 政官还是府将?

面对青木,鸟平没有多说什么。“如果你还练,就少说仁慈的话,明天你练新项目吧。”青木转过头来,说:“什么?”鸟平说:“等你能一刀劈出利林长崖,你就出师了。”青木看着远去的鸟平,拿起刀,对着空气挥舞起来,“劈出一条峡谷吗……”青木心里想到。

北茂国,世界性权府府区。一间房间内,在一个长条桌的两侧坐着两个人,桌尾坐着一个人。“大人,政府成立已经有一年多了,现在我们府内的强力官员已有九人。”坐在左侧的男子说到,这位男子看起来很年轻长相很清秀,他的头发一缕金色一缕白色,左眼戴着一副眼镜,右手夹着一本书,身穿金色黄袍。“倩薇大人,不是九位了,我最近找到了一位很强的女人,她已经通过我的测试了。”坐在右侧的女子说到,女子带着白色面具,双臂上装有线轴,梳着批发,头发黑色且细腻。坐在中间的男人说:“你俩从一开始就追随我,有些事交给你们就好。”女子说到:“我们这么多人员,但一直没有称号,我和圣经想成立政官和府将,由他负责政官,我负责府将,一共十位,他五位我五位,你觉得怎么样?”倩薇点点头,说:“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俩,我要去冬凌的主府了。”倩薇走出了房间,只剩下圣经和女子两个人,圣经说:“傀儡,你准备怎么分划政官和府将?不会要把不能干的都给我吧?”傀儡说:“那些法术的战士,大致分为政官,剩下的五位就是靠打斗的府将。”圣经微笑了一会,眯着眼睛违和的说道:“那我召集那十位开会。”圣经起身走出了房间,在房门外,有一位带着奇怪花纹面具的人等候着,圣经说到:“药师,你去把政府里那十位叫来。”面具人点头,发出粗糙难听的声音说:“好的,圣经大人。”

夜晚,在同一间房间内,同一个桌上,左右前后坐满了人。一位蓝头发的女孩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女孩的发型很奇怪,头发梳着很长一缕遮住了左眼,发色由浅到深,女孩长得非常好看,一米七左右,她的腰间配着一把蓝色的刀刃,上面刻着很奇怪的图案,像太阳的光晕一般,但是蓝色的光晕。女孩走到桌子旁,随便找了一个椅子坐下了。傀儡说:“我们准备成立政官和府将,接下来我给你们安排一下,政官以圣经为主,府将以我为主,你们成为政官和府将,就和我们是平起平坐的人了。”因为是夜晚,灯火比较暗,在场的人大多数都看不清模样,圣经笑着说到:“我来宣布你们的身份,府将有傀儡、雨刃、邪眼、妓女、还有刚来的这位女生静影,政官有我自己、梦怜、善恶、提琴女、满月鬼。一共就是这十位,从明天开始生效,一会我给你们刻上称号,就可以散会了。”圣经翻开自己的书,为在场的每位刻了称号,“政官圣经,府将傀儡”等等这样表面身份的字号,称号都刻在了武器或者和门流有关系的地方,刻完大家纷纷离场。

半夜,面具人找到了圣经,和他说:“你确定,那个静影是我们的人吗?”圣经说:“傀儡带来的人,应该不会有问题。”面具人说:“从她来以后,政府就不断有文官失踪,今天你和我盯好她,怎么样?”圣经思考了一会,说到:“听你的。”圣经来到了静影的住所,等了一段时间,到后半夜,静的房间里走出一个人,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实,分不清男女,也看不见任何特征,但圣经确信,他就是静影!圣经拦住了他,“这么晚了,去什么地方?”蒙面人没有直接回答,圣经趁静影不注意“圣经流,韩心。”一瞬间圣经的手臂上出现金色的光环,他抓住了蒙面人,读取了蒙面人最近的记忆,在记忆力,他看到蒙面人就是静影,杀政府里人的也是静影,圣经读完了记忆,静影瞬间恢复理智,她立刻拔出刀,而圣经看了她一眼,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就这样把背后交给了静影,而静影看圣经走了以后也把刀收了回去,撤掉了脸上包裹着的布,静影叫住了圣经,再次拔出武士刀,圣经回头,看着静影,静影掏出一把苦无,在武士刀上的“府将,静影”横着划了一刀,说:“我不是什么静影,我叫玲木柳轻”说完柳轻消失在了黑暗中。

第二日。“由于事发突然,由圣经的助理药师代替静影成为府将,药师,现在我来给他刻字。”傀儡说道。“他整天带着一个奇怪的面具,他难道就很可信吗?”一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圣经说:“药师来的不比你们晚,只不过是一直没有给你们说明身份而已,对于我们来说,这不是什么坏事。”其他人哑口无言,傀儡将药师叫过来,说:“把刀拔出来吧,我帮你刻字。”药师说:“虽然刀确实是我的武器,不过字还是刻在在面具上比较好,这面具比你们谁都没见过的刀更让人印象深刻。”傀儡没有多言,在药师的面具左下角竖着刻上了“府将、药师”。“现在由我来分配你们管理的地区,傀儡单独管理西洋国,药师回冬凌,邪眼、梦怜、善恶管理北茂,满月鬼和提琴女管理中原和西洋之间的小国家,妓女、雨刃、和我管理中原地区”圣经眯着眼睛,微笑着说道,“现在政官府将,正式成立。”傀儡说到。说完大家就纷纷离场,各奔东西了。一间屋子的屋顶上,站着一位少女,少女带着纯白面具,说到“现在,还不能停止。”说完便很快的消失的无影无踪。在北茂管理员的办公室内。“静影还没有停止对府内人员的杀害,现在应该怎么办?”一位男人依靠在窗户边严肃的说道,他戴着面具,面具一半黑一半白,左面是黑色的写着白色的“善”右面是白色的写着一半黑色的“恶”,面具上还写着,“政官、善恶”“着急什么?我们出手跟她战斗也会有伤亡,把府内人员藏好了,让他们小心行事,无论如何都不能在死人了。”一个男人闭着眼说,他浑身是绷带,除了眼睛头发以外,全部被绷带包裹,他的腰间有一把佩刀,刀鞘上是各种各样眼睛的图案。“先不要管这件事了,如果动静大,金神大人会亲自出马的。”一位男人坐在桌子中间笑眯眯的说到,他梳着蓝色的批发,胸前挂着一只竹笛,笛子上写着“政官,梦怜”。

一年后,北飞镇。青木每天都在挥舞着刀剑,点他始终不能一刀砍出峡谷,因为那本就不可能。鸟平来到青木身边,说:“现在的你,已经可以让我放手为荣耀奋战了。”青木迟疑了一会,说:“谢谢您,两年的陪伴。”鸟平转过身去,走了。夜晚鸟平来到了青木家,为青木修剪了两年前一模一样的头发,并给青木做了一顿美食,在饭后,他们在压抑的闲谈下,鸟平递给了青木一根烟,青木说:“给我?为什么?”鸟平看了看现在的青木,把烟塞到了青木的嘴里,给他点了火,青木吸了一口,就狠狠的咳嗽了好久,还说:“为什么要抽这种东西,咳咳……呛死我了……咳咳……”鸟平说:“最后的课程,抽完这根我给你的烟,后天再走吧。”青木点点头,边咳嗽边抽完了这支烟,抽完以后,青木就立刻去喝了好多水,鸟平看着自己的断臂,又看了看青木,起身走了,他在走之前说:“明天一定要来找我。”鸟平走在回家的路上,他的面色很难看,心里想到“青木还差唯一一样东西,一场不会输的实战。”

四章完。

<< 烛心 第一章
0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yang bing

新人小说家

One thought on “烛心 第二至四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