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chuani ♥

爱欲的拯救 第三至四章

目录

爱欲的拯救 第三至四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三章

“尊上,不出一旬便是太上的祭天仪式,这次仪式的受礼者乃是圣女银思雅。”

“嗯…我知道了。”

回答不悲不喜,让人听不出声音的主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柳萱知道,他的内心绝不会如同他的回答一般平静。

思索片刻,柳萱站起身来抬头看向面前背对着她的男人。“临天,不能再等了,仪式完成,银思雅是天生道体,天道洗礼之后她将是天意完整的躯体,到时即使你修为大成,也逃不过被天意灭杀的下场!”

柳萱死死的盯着男人的背影,尽管男人极力掩饰,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他肩头的一丝微动。

“你说什么?!”男人转过身来,声音不再是淡漠无情,而是充满了愤怒与疑惑。他死死的盯着柳萱的眼睛。“思雅会成为天意的躯体?!我怎么不知道祭天仪式还有这种事情!你在骗我!”

一时间黑暗的大殿中充满了不稳定的法力,玉临天看着柳萱,脑袋后面出现了五道虚影,他要用威压逼迫柳萱承认她的谎言,即使是从叛出太上宗以来一直陪伴他四年的柳萱也不能用银思雅的事来试探他的底线!

柳萱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性感的身体因威压而颤抖,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立刻认错,哪怕用最卑贱的方式,她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银思雅,但是银思雅的消失早就无可挽回,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即使四年的陪伴,我也一点不如她吗?”即使早就知道会这样,柳萱感到心里一阵愤怒,这次她没有如玉临天的愿,她没有认错。

柳萱扬起下巴抬起头露出的修长脖颈与他对视。“这不是什么秘密,这是太上宗自存在以来就一直流传的一则传说。就刻在内门天道殿的石碑上!”

“你撒谎!”“是不是撒谎你大可以进我的神魂看一看!”

玉临天下意识的反驳,却立刻被柳萱大声的顶了回来。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女人,之前的柳萱从来没有反对过他的任何想法,即使有错在他,柳萱也只是会小心的向他请示,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顶撞过他。

玉临天皱着眉头看着她,威压不自觉的一步步加大,整个大殿的法力都压迫在了柳萱性感的身体上。

“呃……哈…哈…….啊!”柳萱只有八转修为,终于是受不了玉临天的九转压力,两条大长腿一软,一屁股坐在的地上,威压的窒息感,迫使刚才还紧闭着的小嘴张开大口喘气,一缕口水从张开的嘴角流出,经过脖子滴在胸前的黑色纱衣上。原本就不算宽松的纱衣已经被一身冷汗紧紧的黏在了身上,胸前的两只巨乳以及肥美的臀部都被勾勒出来。如果细看,在柳萱的大腿之间的位置,一片水渍正缓缓蔓延开来,伴随着一股骚味,弄湿了她身下的地面。

玉临天看着面前已经瘫软在地的柳萱,即使她的一双媚眼逐渐翻白,口水眼泪控制不住的沿着脸蛋脖子进入那已经吸满了香汗的上衣,下体也早已一片狼藉,失禁的尿液已经完全浸湿了她下半身的衣物,但是她仍不肯承认她撒谎,只是喉咙里传出因承受威压的痛苦呻吟。

柳萱终究是陪伴了他四年的朋友,看到柳萱的一身狼藉,玉临天还是散去了威压。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暴虐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思雅,他绝对不会如此对待柳萱。此时理智也告诉他,柳萱没必要用一个有关银思雅的消息来骗他激怒他,但是他还是难以结束他的思雅即将成为一具天意的躯壳的事实。

“哈……啊…哈…”柳萱大口喘着气,刚才玉临天的威压好像要直接将她压碎,她不是没见过其他的九转人物,但是洛明晓的威压只会让人如沐春风,洛黛君的威压则是让人如坠冰窟,最多只能让她这个八转行动不便,绝对不会让她想刚才一样失去意识,失禁窒息。只有玉临天这九转龙威才有如此力量。

“柳萱,你陪伴我左右四年,我本不应该怀疑你,但是事关思雅,你明白的…”玉临天看柳萱逐渐恢复过来,也不嫌弃柳萱一身的体液,走近将她扶起。

“是,我知道,只需进入我的识海,临天,你一看便知…”柳萱听到他如此说,刚刚回复神采的眼睛又低垂下去,尽管早就料到,但是还是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微微一笑,直接抓起玉临天的手。

“嗯~!”柳萱另一只手直接撕开了黏在身上的丝绸,一对表面还有一层汗珠的巨乳便跳了出来,左侧乳房上有一道刺青,正式四灵之首的真龙,健壮修长的身躯,一部分身体在乳房根部盘旋一圈,凶狠的龙头直接印在了乳房之上,龙首口中正是那红入宝石的乳头,其余部分沿着左乳向下攀附在这性感的酮体上,临近龙尾则延续到裤子里面,两处龙爪一处在小巧的肚脐,一处在性感的腰窝。

撕开衣服之后,柳萱直接玉临天的大手按在自己的左乳上。

”啊!~临天,别……”软玉入手,湿软的手感和掌心那挺起的小豆子,让他微微发愣,玉临天不由的轻轻抓了几下,柳萱刚刚恢复的身体本就敏感,加上左乳的特殊,给柳萱带来了不小的刺激,淫浪的呻吟“尊上,不出一旬便是太上的祭天仪式,这次仪式的受礼者乃是圣女银思雅。”

“嗯…我知道了。”

沉闷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声音的主人到底在想什么,但是柳萱知道,他的内心绝不会如同他的回答一般平静。

思索片刻,柳萱站起身来抬头看向面前背对着她的男人。“临天,不能再等了,仪式完成,银思雅是天生道体,天道洗礼之后她将是天意完整的躯体,到时即使你修为大成,也逃不过被天意灭杀的下场!”

柳萱死死的盯着男人的背影,尽管男人极力掩饰,但是她还是捕捉到了他肩头的一丝微动。

“你说什么?!”男人转过身来,声音不再是淡漠无情,而是充满了愤怒与疑惑。他死死的盯着柳萱的眼睛。“思雅会成为天意的躯体?!我怎么不知道祭天仪式还有这种事情!你在骗我!”

一时间黑暗的大殿中充满了不稳定的法力,玉临天看着柳萱,脑袋后面出现了五道虚影,他要用威压逼迫柳萱承认她的谎言,即使是从叛出太上宗以来一直陪伴他四年的柳萱也不能用银思雅的事来试探他的底线!

柳萱看着面前愤怒的男人,性感的身体因威压而颤抖,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立刻认错,哪怕用最卑贱的方式,她知道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为银思雅,但是银思雅的消失早就无可挽回,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即使四年的陪伴,我也一点不如她吗?”即使早就知道会这样,柳萱感到心里一阵愤怒,这次她没有如玉临天的愿,她没有认错。

柳萱扬起下巴抬起头露出的修长脖颈与他对视。“这不是什么秘密,这是太上宗自存在以来就一直流传的一则传说。就刻在内门天道殿的石碑上!”

“你撒谎!”“是不是撒谎你大可以进我的神魂看一看!”

玉临天下意识的反驳,却立刻被柳萱大声的顶了回来。他有些疑惑的看着面前有些陌生的女人,之前的柳萱从来没有反对过他的任何想法,即使有错在他,柳萱也只是会小心的向他请示,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顶撞过他。

玉临天皱着眉头看着她,威压不自觉的一步步加大,整个大殿的法力都压迫在了柳萱性感的身体上。

“呃……哈…哈…….啊!”柳萱只有八转修为,终于是受不了玉临天的九转压力,两条大长腿一软,一屁股坐在的地上,威压的窒息感,迫使刚才还紧闭着的小嘴张开大口喘气,一缕口水从张开的嘴角流出,经过脖子滴在胸前的黑色纱衣上。原本就不算宽松的纱衣已经被一身冷汗紧紧的黏在了身上,胸前的两只巨乳以及肥美的臀部都被勾勒出来。如果细看,在柳萱的大腿之间的位置,一片水渍正缓缓蔓延开来,伴随着一股骚味,弄湿了她身下的地面。

玉临天看着面前已经瘫软在地的柳萱,即使她的一双媚眼逐渐翻白,口水眼泪控制不住的沿着脸蛋脖子进入那已经吸满了香汗的上衣,下体也早已一片狼藉,失禁的尿液已经完全浸湿了她下半身的衣物,但是她仍不肯承认她撒谎,只是喉咙里传出因承受威压的痛苦呻吟。

柳萱终究是陪伴了他四年的朋友,看到柳萱的一身狼藉,玉临天还是散去了威压。他本来就不是一个暴虐的人,如果不是因为思雅,他绝对不会如此对待柳萱。此时理智也告诉他,柳萱没必要用一个有关银思雅的消息来骗他激怒他,但是他还是难以结束他的思雅即将成为一具天意的躯壳的事实。

“哈……啊…哈…”柳萱大口喘着气,刚才玉临天的威压好像要直接将她压碎,她不是没见过其他的九转人物,但是洛明晓的威压只会让人如沐春风,洛黛君的威压则是让人如坠冰窟,最多只能让她这个八转行动不便,绝对不会让她想刚才一样失去意识,失禁窒息。只有玉临天这九转龙威才有如此力量。

“柳萱,你陪伴我左右四年,我本不应该怀疑你,但是事关思雅,你明白的…”玉临天看柳萱逐渐恢复过来,也不嫌弃柳萱一身的体液,走近将她扶起。

“是,我知道,只需进入我的识海,临天,你一看便知…”柳萱听到他如此说,刚刚回复神采的眼睛又低垂下去,尽管早就料到,但是还是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微微一笑,直接抓起玉临天的手。

“嗯~!”柳萱另一只手直接撕开了黏在身上的丝绸,一对表面还有一层汗珠的巨乳便跳了出来,左侧乳房上有一道刺青,正式四灵之首的真龙,健壮修长的身躯,一部分身体在乳房根部盘旋一圈,凶狠的龙头直接印在了乳房之上,龙首口中正是那红入宝石的乳头,其余部分沿着左乳向下攀附在这性感的酮体上,临近龙尾则延续到裤子里面,两处龙爪一处在小巧的肚脐,一处在性感的腰窝。

撕开衣服之后,柳萱直接玉临天的大手按在自己的左乳上。

”啊!~临天,别……”软玉入手,湿软的手感和掌心那挺起的小豆子,让他微微发愣,玉临天不由的轻轻抓了几下,柳萱刚刚恢复的身体本就敏感,加上左乳的特殊,直接给柳萱带来了不小的刺激,小嘴里立刻传出一阵淫浪的喘息。

柳萱的浪叫唤回了玉临天的意识,让他一时间尴尬无比,下意识想要抽离。柳萱却用又用力抓着他的手扣在这敏感的乳房上,小嘴一边吐出喘息一边解释“嗯…你我早与平常修士不同….你的神魂…额…不在识海,我的自然也不在,这里便是我的神魂所在,你若要探查,啊…嗯~只能如此。”

玉临天闻言,也不再用力抽回刺激柳萱,静下心来不去管手上那淫靡的感官,闭上眼睛,开始进入柳萱的神魂。柳萱看他不再动作,也闭上双眼,虽然不舍得身体上这来自玉临天的快感,但是也不得不配合他。柳萱把感官集中到身上的刺青上,只感觉整个刺青开始发热,乳头好像被夹子夹住,只感觉有什么都东西从乳头进入了身体,她知道 那是玉临天的神魂。

“哈~临天,真相远比我说的要残酷呢…嗯….失去思雅妹妹你一定会很伤心吧…没关系的,柳奴….会一直陪着你的……”忍受着身体上的阵阵快感,柳萱泛红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病态的笑意。

此时,在柳萱的神魂中,一袭黑衣的玉临天显出了身形,时隔四年就是那熟悉又陌生的,本以为再次见到太上宗的大殿,不是自己修为大乘一路杀到中土神州,踏破山门救出思雅,便是太上宗围杀过来将自己擒下,送上灭魔台魂飞破散。只是不曾想过竟然是在柳萱的神魂记忆中再次见到这个自己曾经生活了十六年的地方。

收拾好心情,玉临天迈步走进大殿,只见大殿上果然有一石碑刻着密文,那隐隐散布出的威压告诉他,这是柳萱真正的记忆画面,否则柳萱根本无法模仿出如此恐怖的威压,那是真正的天道威压。

看懂密文并不难,不过是太上宗门弟子正常修习的心法文字。他稍微回忆了一下,便专心阅读。“天生道体六显为圣,承道三载,七转以合天道,八转受礼以载天意……”玉临天颤抖着嘴唇读出。柳萱没有骗他,相反,密文上所说的事实更加令他绝望。他逃出山门时银思雅刚刚六转,他不过五转中期,按密文上所说,天生道体六转就会被选为圣子圣女,经过三年的天道洗炼,就会自然而然的晋级七转,当晋级七转的那一刻,圣子圣女的身体就已经被天道刻下烙印,会逐渐的忘却人的感情人的思维,逐渐被天道的秩序所代替,再经历一年的天道灌顶,修为就会达到七转临界水平,只要经历了祭天仪式,就会彻底的变成天意的躯壳。

这个过程无法逆转,从六转被选为圣女开始接收天道洗炼的那一刻开始,银思雅就已经不可能再是那个在村子里带着他摘果子,宗门里陪着他修炼法术的思雅姐姐了。

玉临天眼睛逐渐变红“真的没机会了吗?”他双手紧握,如果不是灵魂体,掌心应该早已血肉模糊,他痛苦的闭上双眼。“啊!!!”突然,他一拳向前打去,打断了他与柳萱的连接。

柳萱看着眼前这个失魂落魄的男人,嘴角不住向上的弯了一弯,不过立刻便被她掩饰了下去。玉临天撒开了抓在柳萱乳房上的手,两只手不住的攥紧了拳头。他有些慌张的看向柳萱“柳萱,我该怎么做?你是不是还有补救办法?”他急切又慌张的样子让柳萱看着一阵恍惚,四年来他备受打击,觉醒了魔龙传承以后,他变的越来越冷漠,飞速增长的修为和一身健壮的体魄,几乎让柳萱忘记了他不过才20岁,只是可惜,如此示弱行为,是为了银思雅而不是为了她,想到这里 嫉妒的欲火就要吞噬她的身体她的灵魂。“再等等,等到银思雅死在他的手上,我一定能取代她 的位置,临天,你有我一个人就够了!”

玉临天心乱如麻,根本没注意到柳萱再想什么,他还在看着柳萱,期待着她给他希望。

终究事与愿违,柳萱又抓起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左乳上。“你看到的,就是我知道的全部,现在只能主动出击,打破思雅的祭天仪式,否则仪式成功,思雅晋升八转,天意降临思雅的身体,再加上两位九转,咱们只能死在思雅妹妹的手上了。”

柳萱鲜艳的两片嘴唇一张一合下,吐出的回答却让玉临天眼前一黑,他没有再追问,而是踉跄着走到了大殿中央的座位坐下。

良久,他抬起头来,看着还站在原地的柳萱,眼神逐渐坚定。“既然如此,那就鱼死网破吧!”他身后五道身形逐渐凝实,竟是五个与他一摸一样的分身,每个都是九转的气息,大殿的石门轰然打开,露出一片日月无光的世界——浮屠魔洲,而大殿正对着的方向,正是中土神州,太上神山!

柳萱看着眼前重新振作起来的男人,眼神变得狂热起来,弯曲下那微微颤抖的美腿,胸前那对没有束缚的淫乳上下摇晃出放荡的弧度,向着玉临天屈膝行礼“是!尊上!!!”

终于勉强顺着剧情让主要人物登场了,H部分可能比较慢热,轻点喷,呜呜🥹

第四章

中土神州,太上宗内。

一旬的时间很快就到,洛明晓还是一身白袍,站在灌顶洞天的阵法出口,雍容的面容加上淡蓝的眼睛,即使毫无表情也会让人不由的沉醉于其中的温柔,但是此时这对眼睛里却有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担忧。

阵法一整光芒闪烁,一道身影缓缓走了出来。洛明晓压下眼底的情绪,迎上前来,出来的人正是银思雅。洛明晓打量着面前的少女,一头银发如同银色的丝绸般柔顺,贴着白皙的后背,性感的翘臀一路到脚跟,胸前被道袍包裹住的两座小山更是随着出来的步调上下起伏,如此性感的身体,脸上的五官却充满神圣感,漂亮的容貌根本不属于人类,那是属于仙神的容貌,配上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简直是淫欲与神圣完美的结合体。

如果说曾经的银思雅可以被称为仙子,那么如今的她,则成为了一位女神,一位让人看了血脉喷张却不敢亵渎的女神。虽然整体变化并没有多大,但是在天道的洗礼下,银思雅的身体已经被调整成了最完美的“银思雅的身体”

银思雅走出阵法,看到洛明晓面无表情的行礼“银思雅拜见明晓宗主师姐”声音也如表情一般平淡冷漠,但是洛明晓一点也没生气,反而微微一笑,温柔的说道“思雅,仪式马上开始,随我来吧。”

祭天场在太上神山的主峰山顶,此乃太上宗的圣地,传闻太上宗的起源便是这里,此地只有圣子圣女的祭天仪式或者强敌来袭无法抵御时,宗主可与前来寻求天道的庇护。除此之外,他人都无资格登上主峰。

“其他人呢?黛君师姐呢?这么大的仪式大家都不来观礼吗?”银思雅看着空旷的广场,除了自己与洛明晓二人再无其他人存在,有些不确定的发问。“黛君她还在闭关,其他弟子则不被允许登上主峰,不过他们可以在山下为你祈福。“洛明晓柔声回答

洛明晓有=又抬头看了看太阳,伸出玉手,几根手指轻掐几下,面容严肃起来,看向祭天台。”时间到了,思雅,去吧,我会为你护法的“银思雅点了点头,赤足走进祭天台,盘膝而坐,开始催动阵法。

只见祭天台冲起一道光柱,直冲云霄,似乎在沟通上天。”呃…啊…“银思雅身在光柱之内,只觉得巨大的能量冲击着自己的身体,身体各个部位都十分疼痛,身上的衣袍更是直接被冲击成齑粉,露出了美人性感的酮体,身体因为承受痛苦,不自主的颤抖,胸前的两座小山乳浪汹涌,她只能双目紧闭,专注催动阵法,以此减轻身体的痛苦。

洛明晓看着阵法光柱内痛苦到颤抖的肉体,眼中并无担心,这种痛苦只是天道为了粹炼出一具完美的肉体所必须经历的过程,天道自然不会毁了自己的躯体,只是相比肉体的洗礼,更痛苦的精神洗礼马上就来了。

”啊!…不要!……临天!…….”银思雅突然仰头惨叫起来,少女捂着头疯狂摇晃,好像在与什么东西抢自己的脑袋。“不…可以….!”银思雅感觉不断的有什么东西从自己脑袋里神魂里被强行抽出,然后消散在阵法里,她根本无力反抗,直到出现了一个男孩的身影,她好像与他很早就认识了,他们好像还一起长大,一起修行,尽管十分模糊,但是她能感觉到与这个男孩有关的一切都那么温暖,他们一起修行,一起长大,直到一天晚上男孩好像对她说了什么,她脸红的回答了什么……

她记起来了,那个男孩的名字是——玉临天。她身为太上弟子,确实不愿违背宗门的要求,即使要他断绝人欲她也毫无怨言,但是,要夺走她这几段最温暖的记忆,她不能接收。她挣扎着站起身来,忍受着全身都在被能量冲击的痛苦,她一拳打在阵法上面,经过一段时间的洗礼,她的肉体已经达到半步八转,倾尽全力之下,阵法却毫发无伤。

“思雅,你想干什么?”声音从远处传来,是洛明晓的声音,她的手遥指阵法,一股九转法力覆盖在阵法上,让银思雅彻底绝望。感受着记忆还在一点点的流失银思雅疯狂的捶打身下的阵法,八转的拳头两圈就因为反震变得血肉模糊“为什么!….宗主……为什么要剥夺我的记忆,我早已经断绝人欲一心代行天道,为什么还要如此!”

看着阵法里有些歇斯底里的少女,洛明晓没有回应,只是加大了手上法力的输出。“因为,这是你的命运啊~”洛明晓心中默叹道。

看着两个人竟然在这种地方暧昧,洛黛君冲着银思雅吼到:“银思雅,你还有没有良知,宗门培养多年,就培养出你这么一个白眼狼吗?!也罢,师姐,今日咱们就代行天罚,清理门户!”话毕便拔出佩剑。洛明晓也拿出自己的发法器,幽幽叹道:“玉临天,你当初触犯门规,本应直接处死,多亏思雅被发现天生道体,她答应我们接受圣女之位,我们便放你离开,你如今却害的思雅要与你一起陪葬!”

玉临天不由得侧目看向银思雅,本来想说他一直一位他能逃出去是因为有柳萱的帮助,却不知这本来就是银思雅的交易。但是却看到了她性感的酮体,四年过去了,她的乳房和臀部更大了,双腿更长了,五官也更加精致了。

感受到身旁的目光,银思雅不由得一阵脸红,夹紧了双腿,运转法力幻化出一身衣袍。“我答应你们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要夺取我的记忆?!我当时若知道会这样,我只会跟临天一起上灭魔台!”

“那今日成全你们去灭魔台的愿望!玉临天,你不会以为一位九转的战力加上银思雅这个半步八转,就可以在我太上胡作非为了!”洛黛君气急反笑,嘲讽到。

“是吗?那这样够不够”只见玉临天身后又出现五道身影,都与他本人一摸一样,同样散发出九转威压。感受到威压,洛黛君与洛明晓的眼神终于凝重起来。

“废话少说,看看是谁留下谁!”六个玉临天分别冲向两人。即使借助各种阵法,洛明晓和洛黛君二人也只能勉强支撑,五个分身分别擅长金木水火土的法术,变化多端,玉临天本体则是阳刚之力,专修阴阳两仪中的阳道。

眼看二人在六个分身的围攻下毫无还手之力,只能面前周旋,突然,一道雷霆劈在了玉临天的本体上,紧接着便是千万道雷霆,是太上宗的护山法阵!

玉临天六个分身都被劈的口吐鲜血,看的银思雅心如刀割。

“柳萱,你在干什么!“玉临天扭头望着山脚下的柳萱,怒吼道。他能如入无人之境进入太上神山多亏了柳萱破坏了护山法阵,而现在,柳萱修复了阵法,让他和银思雅陷入了绝境!

山脚下的柳萱不敢看他,她本想让玉临天杀死已经忘记他的银思雅,只是没想到银思雅竟然意志力如此顽强,她怎么能允许银思雅再回到他身边!既然他不下手,那就她自己来,临天,放弃她吧,你六位一体,自己逃出来不成问题。当然就算他死在这里,她也有办法再将玉临天复活过来,柳萱轻轻的抚摸着自己那龙形刺青的左乳,低着头痴痴的笑着。

山上的形式已经完全反转,玉临天保护着银思雅,只能勉强躲避,时不时还要硬抗一道雷电,眼看洛明晓洛黛君越追越近,玉临天绝望的准备殊死一搏。突然,漫天的雷霆又再次消失,同时,祭天台原本消失的光柱再次出现。

洛黛君停下脚步,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洛明晓看向玉临天怀中双目紧闭的银思雅,若有所思到”是银思雅,她居然如此天赋异禀,不在祭天台也能接收天意,她这是自愿融合天意从而控制了阵法,可惜,她的记忆与人格,怕是支撑不了一炷香的时间,她也只能停止阵法的攻击无法解除阵法……“

玉临天闻言低头看向怀中,果然,怀中的女子双目紧闭,一缕缕法力灌输进她的神魂,夺取着她的记忆。”啊!!!你们都该死!“玉临天失控的大喊,本来看到了希望,如今思雅却为了自己放弃了人格与记忆,他不能接受。他不再躲避,再次召唤出五位分身,正当洛明晓洛黛君以为他要攻击阵法准备拦截的时候,玉临天狰狞一笑。轰的一声,他自爆了自己的五个九转分身。五位九转自爆,玉临天为了保护怀中的银思雅,自己也被自爆的余波震的口鲜血,洛明晓与洛黛君直接被轰击的失去意识,衣衫褴褛的躺在废墟上,整个太上峰顶被彻底毁坏,但是即使如此,他仍然能感觉到怀中的人仍然在遭受洗礼,虽然速度已经很慢了,但是没有中断。

玉临天顾不得自己的伤势,只要有任何方法能挽回思雅,他都愿意尝试,他隔空抓起昏迷不醒的两位宗主,设下封印修为的禁制,抱着银思雅向山下飞去,他需要去密室,为了救银思雅也是为了自己疗伤。中途路过内门驻扎地的时候他看到了被余威震晕的柳萱,他本想一把掐死她,但想到或许救思雅还需要她,只能压下杀意,一同抓起。

整个太上宗都被他的自爆震晕,一路上畅通无阻,来到了他与银思雅最初分别的地方,灌顶洞天!

准备工作就绪,终于可以正式涩涩啦~

<< 爱欲的拯救 第一至二章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