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之楚 ♥

玩偶们 第七章

玩偶们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就是因为玷污了教堂,才会让这里变成这副模样,那些食人花和触手是真正的魔兽,它们遵从着绝对的法则,等待着猎物,或者猎物自投罗网。

很久以前,刚举行圣女选拔的时候,那是多么神圣又正式的仪式,大厅里一排排观礼的穿着五花十色的镇民,有穿金带银穿着华贵的贵族,有衣服破旧的村民,他们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将大厅墙边角落围的水泄不通,华贵的富豪好像非常不屑这样的仪式,他们头昂到了天上,说着琐碎又平常的小事,比如将军家的女儿即将举行成人礼需要准备什么贺礼。

相反衣服破旧的村民们倒是很虔诚,他们信奉女神能给他们带来更加如意的生活,而不是被地主们压榨被奴役。

等到座椅上陆陆续续坐满了陌生的信徒,祈祷的声音响彻整个大厅,虔诚的祝福,为了台上穿着白绸裙,头戴头纱的女孩接任圣女的典礼。

组织这一切的教皇和牧师们看起来更加的不耐烦,他们显然只是为了赚钱而走个过场,不管是早会,还是女神的节日,他们都是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为的是走完千篇一律的过场,然后从募集箱里拿到钱,他们本人好像完全不在乎会不会亵渎神灵,他们就是做这个的有没有神他们心里有数。

我还是信奉女神的,她是我除了铃木姐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虽然我不知道这么做究竟有没有用,我每天都会按照规矩做好祷告。

典礼当天,我无比焦急地站在神龛旁边,我等待这一刻等待了那么久,现在终于我站在这里,成为了全场的焦点,毫无疑问这是铃木姐没有的,我真的很嫉妒她的美貌,虽然她是我最亲近的人,我最关心的还是能在外貌上比过她,唯一证明的方式就是谁当上新任圣女。

前任米兰卡圣女是多么美丽,她的存在让人们一想到圣女就是她那样完美的存在,她拥有权利和美貌,都是平平无奇的我最渴望拥有的,不过却因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被驱逐了,从10岁过后我们再也没见过她。

我当然不配做圣女,不管是内心和外貌,还有肮脏不堪又可怜的身体,安分地凭这些怎么可能是完美的铃木柚樱的对手。

她仿佛就是上天量身定做的圣女,举止端庄又优雅,穿着粗布的衣裙却不像其他女孩那样臃肿滑稽,就仿佛是一个天生的衣架子,不管什么衣服都得体又大方,其他人或许不知道,我和她天天睡在一张床上,她的胸多大,曲线多么好看,如果穿上圣女该穿的衣裙会多漂亮,我心里无比清楚。

我很愧疚抢她的位置,她无疑是世界上唯一真正爱我的人,无微不至的体贴与照顾,不管是玩伴还是亲人她都扮演得很好,替我干一些原本属于我的任务,还会受不了我的撒娇替我洗衣服洗碗,无论是关于我的什么事她都任劳任怨,但我需要的不是她的爱,这些都像是我亏欠她的,我渴望大家都喜欢我爱我,而不是来自亲人这层关系的施舍。

然而现在我更需要关心的是身体,可能得罪了那个人,连同肛门里的塞子一起,它们已经连续呆在身体里两天了,屁眼里面堵了很多液体,它们把我的小腹都撑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折磨人,适应这么长时间虽然好了不少,但一有动作摇晃小腹就会重新变得无比真实,闷闷的抽痛感连带周围的肌肤都变得无比敏感,甚至还能听到摇晃罐子一样晃动发出的水声。

我知道那个人有往我肚子里撒尿来嘲讽我尿不出来的习惯,但肚子里绝对不全是尿液,里面有他用注射器推进去的液体,白色的,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毫无疑问这些东西代替食物让我不至于饿肚子,但那无时无刻环绕着的要拉肚子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

尿尿也一点尿液也挤不出来,只有阴道口的缝隙会流出干涩到发白的淫液,这对缓解胀痛一点帮助也没有,或许是坏掉了里面没有振动也没有放电,他好像也没有发现这一点,这是好事,我不用随时随地地夹紧双腿摩擦,不会因此分泌更多尿液,不会在上课的时候高潮,在本身就很冷很难受的时候,一点性欲都没有的时候,干涩的阴道被强行抽插摩擦着会痛的死去活来,

就算里面没有动,稍微扭动屁股夹紧大腿或者蠕动肉穴都能感觉到里面的充实感,特别是刚刚睡醒。体内似乎有无数小虫在爬来爬去,痒得想将整只手伸进去狠狠地扣挖,欲望强烈的时候,甚至会幻想我能将下体的肉洞放到身前,然后用手指一点点地扒开看里面究竟塞了些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排泄也这么困难,做梦都想要上厕所,在此之前我是很少做梦的,如果没有打搅一觉能睡到12点过后去,只需要不知好歹的铃木姐去做早课不在的时候,就能够放心的睡觉到正午,现在一晚上能因为做梦醒很多次,都是在梦里上厕所,事实上就算在梦里怎么尿都尿不完,然后被尿意和屎惊醒,因为身体难受睡眠很浅,从屁眼里灌进去的液体就在肚子里发酵,让整个下腹部又痛又敏感,就好像发高烧又痛又酸没有力气。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没有尿床,事实上穿着贞操裤睡觉怎么可能尿得出来,贞操裤是厚皮和铁制作的,唯一可以翻开的地方只有盖住小豆豆和小逼口的椭圆形不锈钢罩子,打开后只需要对好位置轻轻一按就会被封死锁住,表面很光滑,我手指甲挤不进去,是没有办法打开的,只有他要插我的时候可以打开。

阴道口不像尿道口被封死了,它在一直不停分泌粘液,怎么洗也洗不干净,还有后面塞住大便口的大塞子也是一样,整体很大底座的位置小,可以方便我收紧屁眼,如果用力往外挤可以露出一小节,再用力就会越来越大然后卡住,因为非常痒,我会故意挤出来一部分,用小手指从贞操带小的可怜缝隙挤进去,摸一下被撑开又涨又痒的穴口,以确认它们没有被撑裂开而流血。

最好的止痒办法就是清洗,但贞操带锁得很死,清洗起来又非常不方便,我也只能清洗露出来的一点点,大部分都深埋在体内无从下手,而且就算洗干净了湿漉漉的也很难晾干,上课的时候,我会故意叉开双腿用屁股一侧坐在凳子上,另一侧微微抬起,保证裙摆和贞操带之间有多余的空隙来晾干,还能防止因为板凳压到贞操带让体内的假阳具突然启动毫无预兆地顶开子宫口。

这样扭着身子的坐姿偶尔会引起老师的注意,特别是男老师,我不知道有课桌的保护他究竟有没有看见,因为我不是老师没法从讲抬的角度看自己,但那火辣辣装似无意瞟向课座底下的眼神还是让人不安。

圣女选拔大典前两天出了变故,不到放学我就会去找那个男人,他总是呆在人多的地方,要么在开会要么在授课,我只能站在门口努力暗示我需要排泄,并且强调他昨天忘了给我排泄,他却像没看见一样,一本正经地在人前训诫我要端庄矜持,然后大骂地让我回家,或者直接躲开我,就算我找遍整个学校也不见影子。

我猜他是因为讨厌我才不愿意见我,本来我就是不受喜欢的女孩,现在又变得不检点,和学校里其他女生差远了,连自己的清洁卫生都做不好,裙子像尿了湿了一样粘满了水痕,然后沾在椅子上,这样保持一天,只要用力一吸便能闻到下体传来的臭味。

他讨厌我我同样也讨厌他,他在我我嘴里撒尿就是证据,我时常想我如果咬他的话他会不会把我牙拔掉,我究竟还是不敢这么做。

……

教堂典礼上,苍老的白头发白胡子的礼官一步一步地迈上台阶,他边走边低头祈祷着,就好像数着脚下的台阶,一步两步三步,他走上平台,走到演讲台旁边,拿起台上的祷词,开始千篇一律地念了起来,歌颂女神的伟大。

“伟大的女主神,我们最至高无上的主神,你是多么的无私,感谢您让人们拥有食物。伟大的主神,您是多么美丽,感谢您净化世界净化人们心中的黑暗。伟大的主神,最宽宏的主神,你是多么大度,感谢你能宽恕人们犯下的罪过……”

他高昂着头,一脸陶醉的宣讲着,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神就在他的面前,就算时间过了一个小时,纵使台下的人对他投去烦躁的目光,都没能让他停下,可能唯一能打断他的就是口干舌燥咽口唾沫。

“好了,你可以停下了,直接开始仪式吧”终于主位上的教皇开口了,声音低沉又浑厚,故意带着威压。

“不,这是必要的,你没有权利剥夺这个,”礼官没有被威压震慑,更加坚决地没好气地反驳道,他似乎很在意这个仪式,就算是教皇也不能左右,不管他信不信女神,这都是他的工作,如果不这么做他会失去这份肥差。

时间又过去了很久,台上因为困乏变换了几何姿势的教皇又开了口,他疲倦又不耐烦的用那低沉的口气高吼,“好了,好了,克罗极夫阁下,你应该停一停,让大家有时间中场休息,你知道的,人有三急你不能就这样讲到天黑。”

再次被教皇打断,克罗极夫脸上的不满更重,嘴上还是停了下来咽了口吐沫,哼了一声合上演讲稿喝起茶来。

中场休息,大厅里再次变得轰闹,人们陆陆续续的交头接耳的出了门,有的在门口驻足开始闲聊,有的去向大厅外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我羡慕地看着那些去往厕所的人们,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我却做不到,我行动实在不方便,便放弃了去厕所调整贞操带的打算,因为我穿的衣服不算是衣服,纯白色的丝绸裙子实际上很松,很怪异又色气,就像一个口袋一样耷拉在身上,宽松得依托着两条细细的肩带支撑,前面的肩带链接刚好遮住乳房的裙子上摆,背后责是完全镂空,开叉到尾骨的位置,事实上用口袋来比喻再合适不过,我只需要稍微拨动一下肩带整个裙子就会掉在地上,走快一点就会哗啦啦往里灌风,然后将身体的阴影投射出来,和裸体没什么区别,牧师说穿这种裙子的原因是选拔圣女会有检查身体的环节,这样的裙子更方便脱或者穿上,但大家都知道,所谓的检查身体其实也只是为了让野兽们肆意观看圣女裸体,满足欲望而募集更多的钱。

我的视线移到了铃木姐身上,她今天也穿着乳和我一样宽松得白色的口袋裙,正和一旁的牧师说着什么,感觉到我的目光她转过头来对我微微一笑,然后提着裙摆走到我身边,说道。“小雅,首先必须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但是你看起来不太对劲,需不需要我帮你打杯喝杯热水。”

“没事的,我很好”

“真的吗,不要太勉强了, 稍微休息一下也没问题,你不要奢求那坏人可怜你,你应该学会照顾自己。”

“我会的,姐,我知道教堂里的人有多坏,我保证在我当上圣女过后会保证我们每一个姐妹都有面包,特别是铃木姐姐,我以后会给你更多,为了感谢你对我好,你应该得到更多。”说这些我有些心不在焉,但希望保护铃木姐而不是一味地被她保护确实是我的真心话。

“你能这么想很让我高兴,可是你是我妹妹,你不用对我多好,你应该多注重自己,你知道吗,我不希望你受到委屈。”铃木的脸上闪过一丝欣慰,很快又好像察觉到什么被担忧所代替。

“好的铃木姐姐,我都知道了,是那个大主教和你说了什么吗,等仪式结束会宿舍再说这些吧,我会好好听着。”

“确实是说了些,主要是还是关于你,小希,你看起来好像不舒服,我希望那个大主教那个老头少说两句,快一点结束仪式回去休息,但他太顽固了我没能说服他,不管怎么样,我们约好了,如果有能力就不要在这里呆了,要这么做的前提是不可以荒废学业,我们不可能永远依附着教堂过活,这里的人们是怎么对我们的你应该记住,他们的嘴脸,他们给我们吃猪食,不下发应季的衣服让我们在冬天里冻坏,还美其名曰是节约,节约,节约,他们才是最不懂得节约的人,这群阴险的家伙贪污了本应该属于孤儿们的善款,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们冻坏然后祈求那些富人可怜,最后再把给我们的善款私吞,让我们挨饿”她说着越来越愤恨,咬牙切齿,可是声音却越压越低,她也忌惮会被教堂里的人听到,换来一顿责罚。

“嗯,我记住了。”我敷衍地接口。

教堂里都是坏人,米兰卡是教堂里唯一的好人,但她不见了,对她不多的记忆中,只有零星记得几个片段,那时候我们还很小,需要学的并不是那么多,而教堂愿意早教是为了让我们学习贵族礼仪,为了将有天份的女孩卖给贵族们当仆人,当时一个小小的教室中住满了学生,吃喝都是教堂里聘请的厨师,一个不称职的厨师,那些饭菜和猪食差不多,孩子们需要很艰难才能咬下一口,并更加艰难地吞下去,而那个时候圣女偶尔也回来授课,她总是一身雪白一尘不染的裙装,看上去很美,和她的内心一样很美,有天早上我们的早餐都被烧坏了,黏糊糊的稀粥夹杂着糊味,可怜的黑吐司又硬又嗖,我只吃了一口便吐了出来,不止是我,全班一大半学生都在吐,有的学生在努力的咽下去,无一例外,她们都失败了,有些干脆就不吃了,要知道我们的食物从来就没够过份量,要是一点不吃,那代表会饿一整天肚子,就算如此早餐还是在没怎么动的情况下结束了,大家都饿坏了,上课都心不在焉。

“克洛迪安老师,能帮忙去库房拿一点牛奶和面包吗,还有黄油,多拿一点要够这里的所有人。”米兰卡拿着一个学生的吐司闻了一下,然后皱着眉头对一旁帮忙打饭的克罗迪安老师说道。

“可是米兰卡圣女,每天的分量都是固定的,我们不能打破规矩。”克洛迪安一脸难色。

“我知道,如果大主教问起来,就说是我答应的。”圣女淡淡地回道,将手中的吐司放在一边,然后将分发出去的饭全收起来重新倒回桶里。

“好吧,我这就去拿,不过我还是会如实禀报的,你知道规矩就是这样的。”克洛迪安点了点头,

“嗯,随你的便”

克罗迪安拿着钥匙便推门出门去了,而米兰卡圣女想必很同情我的的遭遇,留下来帮忙收拾完没吃完的饭碟,一点也不嫌弃它们是否会弄脏衣裙。

随着克洛迪安背影消失在门口,班里又开始闹哄哄起来,交头接耳的宣告对早餐如何如何不满,虽然很没有规矩,但大家都知道米兰卡圣女不会像其他老师一样骂人,对我们都很温柔,所以在她的课大家都很放肆。

很快克洛迪安便拿着被纱布包起来的长条面包加黄油回来,一只手提着牛奶壶,她挺着肥胖的身躯,给每人碟子里当上了一片,并且倒上一杯牛奶,而黄油用一个小瓶装起来,放在桌子上需要就自己挤一点,这对我们来说已经非常奢侈了,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以往只有过很重要的节日才能吃到。

虽然只是点心,不足以填饱肚子,女孩们还是因此高兴得炸开了锅,开心地接过自己的那一份,挤上黄油狼吐虎咽的吃着,我跟她们一样都饿坏了,这份面包已经算得上是比以往丰富切奢侈的早餐。

可是好景不长,没几天大主教就气呼呼地找上我们,

“好了好了,肃静肃静!”大主教弓着身子一步一拐的老头走在讲台前奋力的拍打着座子,一边高昂着头气势汹汹地对站在他身边的米兰卡说道,“艾米兰,听说你违规发放了不该发的食物,原因是这群孩子没有吃早餐。”

“是的,克罗极夫大主教,是我应许的。”

“你这么做是不对的,你不能纵容娇惯她们的恶习,我们让她们在这里学习礼仪就是为了让她们学会吃苦耐劳,而不是过来当大小姐,你更不能因为早餐烧坏了而给她们吃更好的东西,这样只会惯坏她们,助长她们内心里邪恶的本性”得到确认克罗极夫立马激动起来,愤怒的手指颤抖着敲打着桌子强调,眼神则是怒视着教室里的学生吓得我们都不敢闹出声。

“我知道了,大主教阁下,都是我的错,孩子们是无辜的。”米兰卡低头说。

“那就落到实处,米兰卡,你应该为你犯下的罪负责,而不是在这里道歉,还有一件事,你为什么要穿这么厚的裙子,教会没有给你发纱裙吗,作为圣女你不应有任何一点该忤逆教会,教会不会一直供养你这种什么也不会的米虫,你应该照镜子看看,你这副德行,像不像让人唾弃的白蚁,有你这样的人,教会迟早要被你这样的蛀虫祸害没了。”克罗极夫瞪着两只蠢驴一样外凸的眼睛,眉头快皱成了一团,厌恶地瞪着米兰卡,颤抖干枯的手抓住米兰卡的裙摆大力拉扯着表示着不满。

“大主教先生,天气实在太冷了,我冷得受不了,请你开恩,今天雪下很大道路不通没有任何一个前来参观的贵族。”米兰卡低声说,头歪得向一边,两只小手死死地捏着拳头,抓着裙摆缩着身子靠向一边。

“卡兰米,这是恶魔才会说的借口,我想教堂从小就教育过你,要忍受苦难,就像女神一样,在这里没有公主,你也一样,不要让我发现下次,不然你就脱光衣服去大马路上的雕像里面取暖吧”

再写一段剧情补坑吧,话说第一人称小说太难总和归纳剧情了吧,我最近会更多一点,因为这个文也算是上榜了,我自己也明白有要赞的水分,因此这章我就不要了,

不需要更全看大家的意愿,毕竟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要赞也是纯粹需要更下去的动力,不然又没评论又没赞是真的更不动,我自己都在追喜欢的大神的文,能想象我一晚上看完了本站大神用两年码的字吗。(虽然我确实鸽过很多文,但都会重新开坑写,这么做是为了找到我能够写好的文并且大家都喜欢的作品。

另外下章开始女主将进入全包乳胶衣,总要有点符合本站主题的对吧,光写普通的小道具感觉和别的网站上的小说差不多千篇一律了,和他们比肯定比不过,这样的话就是拿不出新意就完全扑街了,话说这个站是哪些题材为主,不管了,如果过审之前我更出第八章那我就说了一段废话,我会把这段话删掉。

<< 玩偶们 第五至六章玩偶们 第八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3 thoughts on “玩偶们 第七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