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之楚 ♥

玩偶们 第八章

玩偶们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啊……”

突然阴道内的拉扯感将我从回忆拖回现实,被扩张到极限麻痒的小穴窜出一种剐蹭的刺痛,一圈又一圈乳胶尖刺摩擦着穴肉仿佛要把我的阴道拉扯着脱出体外。

“等下……”

我咬着牙,呼吸也变得小心起来,警惕地绷着身子,双腿不安地微微颤抖,在这种地方怎么可以动。

“啊……疼……疼……哈……怎么会……”

那一圈圈的凸起物刮擦着我的阴道壁内的软肉,摩擦带来的强烈的刺痛让我大叫起来。

泪水一下子涌出了眼眶,我感觉我就好像是一个烤架上串烧,被圆柱从中间穿透,然后往后拉。

很快又很慢,假阳具在退出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不在退出开始重新往回顶,重蹈覆辙再次剐蹭我干涩的嫩肉,直到重新轻吻到花心,并且想要顶开。

“停下……”

我握紧拳头,死死低抓紧裙摆,扭转着摩擦着丝料。

“不行……等一等……太干了”

丝毫没有前戏没有润滑的抽插,不自主的夹紧双腿,又松开,再夹紧小穴,还是很痛,更加撕裂的拉扯阵痛。

那个人一定在附近某个位置,用遥控器把假阳具的抽插功能开得最大了,我知道放松让它插才能不痛,可是怎么可能放松,被毫无征兆的抽插,在体内搅拌,再加上憋了太久,充满整个肚子里空间的屎尿,痛处让身体本能地夹紧再夹紧,企图将里面的异物夹断。

激烈的刺激下感觉时间过得好慢,每分每秒都像一个穿葫芦,展板上的肥肉,任人宰割逃脱不掉,被控制的憋屈让委屈轰的一下冲散意识,一时间周围的声音变成一片无关紧要的轰鸣,我数着假阳具的插入,十下二十下三十下,好快,带动屁眼里的肛塞一起旋转扭动,挤压冲刺着在肚子里乱窜,强大的力道好像要将内胀顶上胸口。

“啊……”

小穴内的持续了几天的麻痒感消失了,被全部冲散,还来不及高兴,换来的是无比的充实和私处撕裂般的剧痛,憋了太久的屎尿在体内沸腾起来,好像只要轻轻一用力就会冲出体外,膀胱的尿液被胶棒挤压摩擦着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奇怪感觉。

“好……好奇怪……”

被穿刺的舒爽和被堵塞的地狱交织着冲上脑门,形成一种新的感觉。

身体不争气地忘掉了本能的抗拒,开始把阴道和肛门的撕裂一样的痛处当成高潮的源泉。

但是快感要冲上云霄却又被堵塞回身体里。

尿尿……我想尿尿…好痛…我要……要炸了……

积蓄在体内的液体在体内翻腾,尿道屁眼还有阴户,争先恐后撑涨着嫩肉想要爆体而出,下意识地将拉扯着裙摆的双手移动到小腹上,用力按压着,尽全身力气放松括约肌,挤压着小腹。

咔嚓——

突然久违的放松从下体传出。

首先就是阴蒂一阵凉爽,微风抚过肿胀敏感的弱点,原本被死死咬住的阴蒂和阴唇好像脱离了束博,被允吸包裹的阴蒂一下跳出了束博圈,没有了电击和振动,也不会阴蒂肿得过大而被锯齿夹到生痛,然后就是肛门的括约肌被扩张到最开,好像只需要稍微用点力就可以彻底推出体外。

不对!回过神来立马由天堂跳回到了现实的地狱,可以感觉到阴道里这么的舒爽感是由龟头顶端的凸起摩擦到壁肉最敏感的位置,而不是顶到最深处,可以肯定假阳具龟偷没有顶到花心。

贞操带要脱掉了!?我惊出一身冷汗,睁大双眼猛低倒吸一口凉气,睁开眼看的被泪水模糊的视野里被振动抽插带动的裙子面料颤动着,我明白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贞操带被的锁扣被解开了,现在它正摇摇欲坠。

现在还在典礼上,大厅里这么多人都看着呢,不能在这个时候掉出来,如果掉出来就完了,我连忙拼命夹紧阴道里乱窜的巨物,肛门收缩着夹紧肛门塞不让它继续退出,慌乱的手责隔着裙子压住贞操带猛地大力往回压。

“啊啊啊啊——”

巨物重新撞击到花心的一瞬间,我的意识好像崩溃了一样,头脑一热变得一片空白,明明睁大眼睛却什么也看不见,仿佛灵魂出窍,嘴上控制不住忘我地大声浪叫,身体被强制带上了绝顶的高潮。

我双腿软了直挺挺躺倒在了地上,身体的力气好像被抽空,软软的一点点也动不了,大口喘气任由舌头瘫着,头歪着努力睁开眼却什么也看不清,下体好像有东西不受控制地不断喷射出去,但我顾不了,除了抽搐的力气,什么也不想干了。

周围一定很多人笑话我吧,完了完了,会不会被姐姐看到啊,身体好舒服,好舒服……

“小雅你……你没很事吧?这是怎么回事。”铃木姐好像来到我的身边,她捂着嘴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被看到了,被姐姐……但是我好累,什么也不想思考,直接就地睡了过去。

……

“判她死刑!”迷迷糊糊苏醒,嘈杂的环境中,突然周围有人喊,让混沌的脑袋恢复了些意识,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应该有一会了。

感觉身体又酸又酸,双手以一种别扭的扭向背后,双脚并没有什么不适感,只有脚踝处有圆环状铁器的冰凉,手上的绳索好像绑了很长时间了,除了麻木还是麻木一点也动不了,睁开眼迷茫地看了下,发现而自己正躺在坐满了人的教会议事厅里,灰暗又沉闷的黑灰为主题颜色,屋子很大,而我正躺在正中演讲台的暗红色地毯上,裙子的肩带已经滑落到腹部,让可爱的双乳暴露在空气中,滑落的程度连肚脐都没遮住,再往下被绳子缠绕的白裙子裙摆湿了一大片,特别是小腹以下,变得透明紧紧地贴在身上,很容易就透过它看到没穿内裤的下体,薄薄的丝料被大阴唇含住,紧密得将阴部的凸起凹陷轮廓暴露无疑,而之前本来穿在下体的内插入贞操带,此时正摆在面前一步远的地板上,之前塞进我体内的3个大小不一的巨物此时一滴滴地滑落着粘液,打湿了正下方的地毯,几个执法官打扮的人站在我的旁边,一本正经的盯守着我,牵在手中的绳索的另一端,是我脖颈上不知什么时候带上的项圈。

“肃静肃静!”

一旁不远的演讲台主位前,站着叨叨不休的教皇,他此时正穿着正装,一脸疲惫地喊着。

讲台下面闹哄哄的,站满各式各样的了人,男人们女人们,大多数还是之前参加典礼的人,只是多了很多执法官打扮的人,他们正站在宽敞的过道上叫骂着维持秩序。

人们歪着头交头接耳,嗡嗡的窃窃私语,有的男人“正经”地看着我,有的女人们咒骂说婊子贱人和不知廉耻之内的话。

我好像高潮晕过去了,周围还是这么多人,本来是典礼变成了对我的审判,我想起之前在教皇大厅里高潮,脸上火辣辣地烧到了脖子根,

这么多人看着在这么重要的典礼上,我一阵绝望涌上心头,还有委屈,没想到那个男人真想害死我,做出那种卑鄙无耻的事,让我无地自容,让我犯罪,亵渎女神,这一切都是他害的,可是受罪的却是我,委屈得心里好像压了块石头,喘不过气来。

我尝试在人群中找着那个人,一定要指认他,让他不得好死。

可是人太多了,乱哄哄的眼花缭乱,我知道他就在人群里面,可是我找不到他,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躲了起来。

“教皇殿下,这个婊子早就该下地狱,我早就知道她不配当圣女,这个善于伪装的女人,平日里总是可怜兮兮的样子,内心却是黑的,邪恶的,不可饶恕的。所以教皇殿下得用最重的火刑才能洗清她身上的污秽,女神在看着呢,她的女仆决不能是这样污秽的女人,送她去见女神让她的灵魂得到洗礼。”克罗极夫苍老却底气十足的声音打破了屋里的喧闹,他总是那么自以为是,仿佛他就是真理,所有人都得听他的。

这个人一直是我们的噩梦,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我没想到他居然狠毒至此,明明我和他没什么交集,他却迫不及待的要置我于死地。

“克罗极夫大人,她不是有意的,一切肯定有原因,我妹妹不是那样的女人,她不会在公众场合做这种事让自己送命,大家……请相信我!!”这时台下传出铃木柚樱悦耳的声音,清丽脱俗又温柔的声音让众人纷纷侧目,接着是纷纷惊艳的吸气,顿时猛地屋子里变得一片肃静。

我也一眼便看到了位于陪审团的她,她太美了,候补圣女的白色连衣裙衬托出她全部的美丽,或许平常穿着朴素衣服的她只有我知道她真正的美貌,最在意她的美貌,而现在她无疑她变成了全场的焦点,她周围的人自觉给她让出了空位,她感激地朝着众人行了个提裙礼,然后看向了教皇,好像哭过一样红红的眼框,水蓝色的瞳中满是祈求,在五光十色的人群中脱颖而出,乍一看就好像是一位忧郁的女神,让人动容,惹人怜惜。

“我想她说得对,克罗极夫大主教,那个女孩确实没有道理自己穿上贞操带,所以,根据这种情况,在座的各位信徒们,你们觉得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教皇的眼神一扫疲态变得深邃起来。

“她不是有意的,应该轻罚”人群短暂议论后说道。

“是的。”

“对,应该轻罚”

人群纷纷说出结论,他们甚至没有了一开始的犹豫,不知道因为什么,铃木柚樱仅仅一句话就左右了他们的决定,仅仅是因为她是候补圣女吗,还是因为她的美貌?

“很好,既然大家都有了结论,那我再陈述一下玫沙雅被指控的罪名,玫沙雅,女,16岁,从小接受教会教化,在学校成绩优异,姿色尚佳,15岁被评选为候补圣女,在未知原因的情况下,穿上淫秽物品参加圣女选拔,并且玷污了教堂,玷污了女神,所以包括执法官大人在内的所有人裁定玫沙雅是有罪的,只是罪不至死,应该在原有罪名的情况下,从轻处罚。”

人群纷纷点头。

“那么玫沙雅,对于陪审团的决议,你本人是否有异议。”

“我不是故意的,有人给我穿上了贞操带我取不下来,我没有故意玷污女神,求求你,是那个人打开了开关,我是无辜的!”我焦急地答道。

“不不不,孩子,你只需要答是与不是,再问一遍,你是否承认你玷污了女神这件事。”教皇摇摇头说。

他们明明得出了结论,我没有动机,我怎么可能为了玷污女神送了自己的命,这很荒缪,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说,教皇脸上有些不耐烦,我知道,他平常这个时候早就休息了,今天出了意外,先是克罗极夫的长篇大论,然后是我的案子,他的眉头为此都皱成了一团,审判的语气带着敷衍,很明显他从来不在乎什么女神,也不在乎我的死活,亏我这么巴结他,他只在乎他自己,他想要休息。

“是的,但那不是故意的,我不想那么做,是有人给我穿上了贞操带,那个人是学校的……”

“好了,你不必说了,我知道了”教皇一点不关心前因后果,伏了伏额,敲了敲桌子打断我说道。“玫沙雅,女,16岁,玷污女神罪成立,但她并不想穿上贞操带,根据众人和执法官的意见,判处她有罪,但需要从轻处罚,根据法例判处裁决如下:剥夺候补圣女名分,越级降为最低等女奴,剥夺所有为人权利终身,应许售卖和随意使用,各位是否同意。”

众人也是纷纷说同意,没提出异议,就连旁听的执法官也点了点头,大家都是点头一副办了好事的样子点头赞颂着要离场。

“不,我不同意,该降籍的不是我,我不是有意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当庭玷污女神。”我急了,女奴是没有人权的,被人唾弃且看不起的,我不能成为那样的东西。

我见过女奴的样子,她们就好像牲口一样不值一提,没人会关心她们的死活,印象中她们被关在窄小的笼子中,穿着不知廉耻的衣裙,生锈的镣铐,绑满全身的绳索,或者无时无刻被糟践的私处,散发着隆烈又刺鼻的气味。

还记得最可怕的女奴的样子,我被吓哭了问过米兰卡那个女的怎么没有手脚。

“孩子,你不必可怜她们,她们或许还是自愿的,或者罪有应得,她们天生喜欢那样被人玩弄,又不知廉耻,你要躲着她们别和她们说话,因为女孩子千万不玩作践自己要爱护身体知道吗。”米兰卡摸着我的头。

所以女奴都是不知廉耻的,厌恶的,恶心的。

不能就这样结束了,我不能当女奴,我不应该,这都不是我的错,我是被害的,错的是那个给我穿贞操带的人,他们明明都知道并不是我自己穿的贞操带,都知道凶手另有其人,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说,就这样结束了,我在没有任何动机的情况下为了玷污并没有多少信仰的女神,为此玩命,而且他们还认同了这些荒缪看法。

而我身后的执法官好像也得了指令,抓着我身上的束博绳,一手故意拉着我的乳肉就往上扯,一点也不在意是不是抓住的是我的私处。

敏感部位被捏得生疼我不得不跪爬起来,双手双脚被束缚这样的动作变得更加困难,手脚已经麻木得厉害,全身发软一时之间颤抖如捣葱。

“你们放开小雅,玫沙雅还没有签订女奴契约,现在还不是女奴!”从陪审团挤出来的铃木姐跑到我身边对着执法官叫道,她愤恨的表情和铃木姐往日里的优雅判若两人。

“小雅,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是谁给你带上的那些东西的。”她推开士兵一手想要解开我身上的束博,而我责看着她慌忙的样子失神,竟忘了回答。

她才是真正该当圣女的女孩啊,我错了,觊觎原本就不该于情于理不属于我的东西。

“去去,别碍事!”

看守我的两位执法官先是一愣,对视一眼猛地反应过来,一个执法官一脸“和气”的要推搡着铃木姐,一只手却分明故意往她私处按,而她因为没有男人力气大一边还要护住自己,很快就被逼得远离了讲台。

“小雅,你坚持住,我去求教皇,你不要有事,一定不要有事!”铃木见推不过执法官,一脸不甘地对我喊,不忘挡开伸向她裙内的咸猪手便跑向教皇离开的方向。

“姐……”我轻轻地对她离开的方向说,声音低得只有自己听得见。

而执法官却一点也不近人情,拉着项圈的绳索强迫我离开屋子往门外走,双手被束也没法挡住被侵犯的私处,乳房和屁股都挨了几下,而他们则过份的讨论着我的乳房和屁股的手感,一点也不在乎屋里四处投来的路人的目光。

由于第八章剧情过多导致并没有达到之前提到过的高潮,所以我决定将第8章和第9~10章分开发布。会看反馈。

<< 玩偶们 第七章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玩偶们 第八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