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白百 ♥

电动车姬 第三章

目录

电动车姬 第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随着时代发展,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需求也越来越高,但是人工智能的研究有两个问题: 人工智能不够智能怎么办,人工智能太过智能无法掌控怎么办

这两个问题一直以来困扰着人类,但是就在前几个月,H市研究所给出了解决办法,那就是把人工智能中的“工”去掉,使用“人智能”。

此刻,H市研究所报告厅内,一场关于“人智能”电动车的讲演正如期举办,前来听讲演的人很多,台下座无虚席。姜河透过报告厅旁准备室的玻璃看到,许多商界政界级精英,社会名流都有露面,可见众人都十分看好这项新技术的发展潜力。

“可这毕竟是真人做的……”姜河在心中嘀咕,尽管导师已经说过,参加实验的所有“人智能”电动车都在法律层面成为了研究所的所有“物”,但是姜河还是愿意把她们叫做“电动车姬”,这样好歹还带有人的含义。

姜河其实不想参加这项研究,当时刚加入项目组实验内容让他一度震惊抗拒,但是迫于导师秦辉所给的压力,姜河明白,想要安安稳稳毕业的话自己只能是一个听话的普通人,嗯,一个丢弃善良与怜悯之心的听话的普通人。

姜河又把目光转移到身旁,一位电动车姬安安静静的停靠在那边。车身上印有H1060,那正是接下来展示环节姜河所用到的展品~几天前曾自告奋勇成为实验女囚的年轻记者白沫雪,她现在已经成为第1060号电动车姬。此刻电动车并未启动,1060号车姬也处于待机沉睡状态。姜河可以看到那被车架下纤维外骨骼和外壳紧紧包裹的胸部在微微起伏。

这是他的杰作。

深蓝色金属质感的车身,有着与摩托车一样中间凹两边凸的优美的弧线方便人骑乘,整体呈概念风,一看就是高新技术的产物。

前面是平滑的三角挡风罩,车头上有着握把和显示屏,而透明的显示屏下方,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电动车姬后脑的轮廓,并且可以看到一些数据线整齐的插在上面,那正是人机交互连接的地方,至于电动车的其他位置,车姬的曼丽身姿则清晰可见——一个被犬型束缚的女孩。

固定前后车轮的减震器的位置是她被迫蜷曲并起的双臂和双腿,车姬四肢纤细并无赘肉,十分好看。后车轮中心就固定在膝盖的位置,而前车轮则是在被折叠的手臂手肘位置适当加长后再固定,好使得前后车轮高度一致。

在车身后侧,即使被金属外壳包裹也能看出的圆润的臀部,那里高高翘起,并且附带有透明塞子塞在车姬的后庭。至于和车轮接触的阴道的位置,那里被密封起来,不能触碰,因为生物液电动机正是在这里带动车轮前进,而被电机和生物发电液填满满的前腹,圆滚滚的十分可爱。

车身下方,一对硕大无比的巨乳悬挂在那里,被金属包裹的乳头甚至可以触碰到地面,而乳房两侧在开好的口子里塞入的是中空的方盒,那里是给在骑行的乘客放脚的位置。根据乘客的个性,乳头上可以挂上不同的饰品,1060号上挂着的是小铃铛,等车姬前行时,叮叮当当的悦耳动听。

至于连接前后车身的最重要的位置,也是乘客座椅的位置,正是车姬的芊芊细腰,这里明明要承担最重的一部分重量,却被设计者用束腰和纤维骨架勒的不足盈握,甚至骨架都深深的嵌入肉中,这难免会让人怀疑设计者的居心。

“设计者为何要如此设计,即使实验的是动物,也无有如此对待吧,这个装置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设计者和她们完全不是一个物种一样。”姜河心里暗道。

随后他看向讲台,此时上面站着的正是研究所所长,电动车姬的设计者,也是人智能电动车概念的发起领导人和自己的导师———秦辉。

“一直以来困扰我们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人脑才是最好的答案。”

秦辉用他标志性的冷淡平静的语气在讲台宣布他的研究成果,这样的语气再配合上秦辉那几乎没有表情的面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机器人。

“人的大脑在使用者处于浅层睡眠仅保留微弱意识的情况下,可以提供充足的算力用来处理复杂问题,大家可以看这些数据,人智能拥有和最先进的人工智能一样的工作水平,并且会拥有普通智能所没有的“人味”。”屏幕上是秦辉所展示的实验数据。

“至于人工智能觉醒就更不用担忧了,人脑相比于电脑实际上更好控制,只要稍加引导和奖励机制,就能让其产生依…”

“抱歉,我有一个问题。”

秦辉的话被一个记者打断了,但他脸上并没有出现任何不满的表情,而是示意那个记者提问。

前排座位上站起来一位年轻的女记者,样貌清秀,气质卓然,她看向秦辉,用犀利的语气问道:

“秦所长一直在表述人智能的先进性和未来发展潜力,但是有些问题却避而不答,我们都是人类,而将同类拘束,甚至剥夺其自由意识,这真的人道吗,还有,贵所近年来屡有学术造假事件,这次秦所长所列数据是否真实仍未可知,对此,请您给予一个合理的答复。”

听到这些问题,姜河心中咯噔一下,实验数据他心里有数,因为很多实验都是秦辉吩咐下去姜河亲手做的,即便为了赶这次讲演编造了一些数据也并无大碍,想要检验这些数据是要用这方面仪器的,而大部分仪器就在所里,到时候即使有人检验也可以糊弄过去。但是另一个问题却是关键,却该如何答复呢。虽说这么想,姜河却希望这位记者的问题至少能够阻碍一下这项研究,把自己从残忍的深渊拉上来。姜河看向自己的导师,想知道他会怎么回答。

和料想的一样,秦辉面无表情的轻松解决了第二个问题,随意解释后,一句“你们随时来查验”便堵住了记者的嘴。而在回答另一个问题前,秦辉平静的盯着那位女记者有十秒钟,那波澜不惊的脸上竟慢慢带了一丝笑意。

“我不认为她们是同类。”秦辉盯着那位女记者,一字一句的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那位女记者明显想要反驳,但是秦辉一伸手阻止了她。

“农业时代需要农民一家辛苦耕种才能勉强不被饿死,工业时代一个家庭里只要有一半人工作便可安稳度日,而现在,人工智能时代,廖廖数人操控智能机器自动生产便可供给全城人的衣食住行。”

“我想说的是。”秦辉将目光从那位女记者的身上移开,看向其他坐客。

“生产力一直在发展,但人可并不一定,真正有价值并能推动人类进步的只是一小部分,其他的人完全无用还浪费资源,与其看那些人自娱自乐互相攻击内耗,甚至试图跨越阶层,不如让他们做些真正对人类有意义的事。”

“可是她们毕竟是同类啊,这也太残忍了………我们应该善良……”那位女记者站起身来问道,只不过这次声音明显小了。

“残忍?”秦辉脸上的笑意早已消散,恢复到平日里毫无表情的面容。

“现在坐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残忍?自私,残忍,这才是人类最真实的样子,小姑娘你还是太年轻了。”秦辉看着那位记者。

“这样级别的讲演按理说是不允许记者参加的,即使参加了也绝不可能向外公开,你如此年轻能来到这里,除了著名报社B社的背景,想必也十分努力深受领导器重,业绩远超旁人吧。”

那名记者点了点头,这也是她气盛的原因。。

“B社的竞争压力远超其他报社,有人把那比做恶魔的炼狱场,可想而知你一路干掉了无数的对手才能有今天的地位,那么当你超过他们,以胜利者的身份将他们的努力和未来残忍地踩在脚下,你真的在乎他们的感受吗?”

那名记者明显愣了一下,没有回答。

“或者用你们的话说,你一路拼命卷上来,当卷到最后时刻,每个人都恨不得将对方身上撕下一块肉的时候”秦辉盯着她,眼中带有冷意,他继续开口道:

“你真的把他们看做同类了吗?”

姜河透过玻璃,看到原先盛气凌人的记者,此时已哑口无言,她无助的看向四周,无人开口,众人都默许了刚才秦所长的讲话,自己犹如狼群中的羊,只能慢慢的坐会椅子上,把头低下去。姜河内心也被导师的论断所震撼。

这也是姜河第一次知道导师的真实看法,他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的一句话。

“只有当两者发自内心的认为对方同自己平等时,他们之间的帮助才是善良,所以说什么善良,人人平等,强者帮助弱者,那都是哄小孩子的话,弱者顺从强者是善良,强者对弱者的善良那不叫善良,那只是强者闲时的自我安慰,因为每个强者都是踩在无数弱者的尸骨上的,他的双手沾满无形的鲜血,无论他是衣冠楚楚的绅士或窈窕淑女,无论他是鬓发苍白的老者亦或是处于襁褓的婴儿。”

姜河此时才明白,跟他们相比,自己还是太年轻了。但他随后停止胡思乱想,因为马上到他演示的环节了。他一只手扶着握把,一手从车把旁的屏幕上启动车姬H1060。

台上,秦辉仍在讲话。

“自私是本能,残忍是天性,你们人…咳…咳…”

秦辉咳嗽了一声,继续道。

“我们人类总是被这些无意义的善所蒙蔽,才使得进步缓慢,况且我们也不是不给她们机会,实验只有三个月的时间,在实验日期截止时,只要电动车中的人智能选择了放弃永久体验选项,我们立刻就把她们的身体变回原样。好了,这些小问题就不再耽误大家了,接下来是我们的重头戏,让我们有请研究员姜河为大家展示最新一款人智能电动车,另外和大家透露,车中这位人智能正是一位有着奉献精神“善良”的记者,和刚才那位一样,来自于B社。”

台上台下的人都笑了,只有两个人没有笑,一个是刚才的女记者,另一个则是姜河,熟悉秦辉的他知道,此时的微笑正是导师偶尔在午夜时分面对窗外半城灯火时,所无意识露出的冷笑。


我是谁?

无人回答

我是谁?

还是无人回答

我到底是谁啊?

我想要哭,可并不知道眼泪该从哪里落下,为什么我的意识如此朦胧,如同处于黎明时分半醒的梦中,然而这梦永不会惊醒

对,我一定在做梦

只是,这梦里为何只有我自己孤独的意识,连身形都未曾出现

我仿佛漂荡在纯白的空间中的透明气体,不知何来,不知何往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最绝望的事,那一定是将一个人除去四肢五官,锁入深匣,但与之相比,我连感觉都未曾拥有,只有微弱的意识在虚空漫延

我愤怒,我悲伤,我惊异,我淡然,这苍白空旷的空间不会有一丝改变

不知过了多久,几天,几年,亦或是一辈子,我不知道,在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

突然,苍白空间中出现一道缝隙,紧接着扩展成一面蓝屏,与此同时,如同触电一般,我猛然回想起往事。

我,我叫白沫雪,27岁,是个记者,我在干什么呢,哦对,调查H市的新型电动车。

一想到电动车,更多的记忆涌来,从参观时那个架子上的女囚,到签署实验协议,被牵往改造台时的无助屈辱,还有改造快结束时苏醒而感受到身体快被挤压胀破的痛楚,和那瞬间的高潮。

我仿佛看到自己已经成为了一辆低贱的电动车,摆着屈辱的姿势,口中身后被电机日夜不停无情抽插,没有人权,任凭驱使,连进食排泄都不能自主,而我永远也逃不出这身装备,直到部件老化,躺在垃圾山上,那散发着淫液气味变黄的残骸才是我最终的归宿。

不,这只是一个噩梦罢了,看,我现在正躺在我那舒适的席梦思床上,从松松软软的被子中醒来,透过散乱的发梢,睡眼朦胧地看着太阳从紫云姐那栋矮楼后缓缓升起,今天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等等,为什么紫云姐今天没有给我打电话,明明平日里她最爱催我起床的。为什么我的枕边和下体一片湿润,哦,想来我昨天睡觉前又不听话的把口球和跳蛋塞上了吧,一会紫云姐肯定又会踹开房门惩罚我的呜呜呜。但我也正好可以乖乖地趴在她温柔的怀里,给她讲刚刚经历的可怕的噩梦,她一定会拍拍我的头,安慰我说:“无论何时,我都会在你身边。”

为,为什么,还,还没有停下啊,而且越洒越多了,可恶,尿意也越来越重了,不,不,不行啊,这样下去白丝会弄脏的。

我用手死死地捂住下体,大腿紧紧的并住不停摩擦,小脚也紧张地翘起落下。

呜呜~啊啊啊~搞砸了呢 讨厌~

温暖的液体从我指尖滑过,染湿了大腿和一大片床单。但是接下来事情变的更糟了。

四肢,啊,四肢不受控制了,前臂和后臂怎么贴在一起了,好紧,分不开,啊,腿怎么也成这样了。

别,别这样啊,为什么要摆出像小狗一样的姿势,太丢人了。

尿,尿止不住了,为什么一直在流啊。

屁股,屁股太高了,这样会被人全部看光的,啊啊,后庭怎么张开了,感觉凉凉的好羞耻。

现在的我如同一只发情的母狗。

啊啊~怎么感觉后面有机器在干…~啊啊~求求放过…啊~啊~快停唔唔唔~为什唔唔我唔唔嘴~被堵唔唔唔~可唔唔唔

突然,我睁开眼,是被遮住的一片黑暗,一个熟悉的女声在我耳中回响:

人智能电动车H1060开机启动完毕,正常,主人格启用成功,请使用。

梦……醒了


姜河看到车姬一切正常,放下心来,将车停在门口,自己去准备接下来演示用的材料。

然而此时处于车内的白沫雪,心中却是一片凄凉。

“原来刚才的噩梦是真的,那就是被关机的感觉吗。”

白沫雪再次感受到身为一个机器,一个物品的无奈了。

身体和意识被分割开,意识又被压制的感受,就和关黑暗的禁闭室差不多,只是更为绝望。那种感觉不同于肉体上的痛楚,让人此生绝对不想再体验一次。

接下来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被关机了,只要不关机,不管是什么事我都可以。白沫雪在心中暗道。

她是真的怕了。

“这样就对了,这才是一个好车姬所应有的觉悟。”耳边又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这个声音,沫雪越听越觉得耳熟。

“不过你不用怕,像这样三天的关机状态并不常见,往往是重要部件维修或是有严重错误的情况才会启用,你这次是因为刚刚组装完毕要安装系统,算是特例吧。”

三天,我感觉过了三百年。沫雪心里喊。然而,她突然听出来,这声音不是自己的吗。

“你是谁啊?”沫雪在心中问道。

“我?我是你啊。”那声音发出清脆的笑声,和沫雪平日里一模一样。

“或者你也可以叫我H1060人智能系统,诶呀,这名字太长了,反正我和你的潜意识融合,拥有和你一样的记忆,可以说宛如一体,不如…,叫我白姐吧。”

“白,白姐。”沫雪总有种自言自语的怪怪的感觉。

“不用感到奇怪,每个车姬都会有个人的人智能系统,帮助她解决困难完成工作的并且负责奖励,当然了,对于不听话淘气的车姬,我们也会有相应的惩罚哦,相信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哦”沫雪大致懂了,白姐应该有很多权限。

“不过肯定是最先满足使用者的意愿了,比如这次,明明是再过一天才能开机,好给车姬一个完整的关机感受,他却让你提前一天启动,看得出来,他还是挺照顾你的。”

“他?”沫雪疑惑,“可是白姐,我什么都看不见啊。”

“哦,对对对,怪我,忘给你开身体控制权限了。”

沫雪只听到“嘟”的一声,瞬间,身体的感受便突然传导袭来。

啊唔唔~~~~~~~~~~~~~

在一旁专心看资料的姜河突然感觉听到了什么声音,他抬头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又把头低了下去。

沫雪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被这层包裹的金属胶皮挤压到了极限,哪怕是弯折手臂的内侧都可以感受到那巨大的压力。四肢比梦中的还恐怖,简直就是融化后又粘合在一起,别说挣扎,就是连轻微移动都无法自如。

而且作为车架,被蜷曲的四肢不但要以极为难受的姿势承担自身的重量,很多车上的配件也要同时承担。刚刚撑过了几秒,沫雪就感到了肌肉的酸痛,尤其是手臂。因为职业需要,沫雪的体质并不差,平板支撑也能撑几分钟,但是现在沫雪只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痛得散架。

唔唔~~~~~~~~~

嘴里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因为驱动前轮的活塞式电机插在其中,并且,为了满足电车前进的功率需求,电机被设计的足够大,沫雪本来嘴就小,如今下巴更是被塞的快要脱臼。舌头也被死死的压在下面,牙齿在改造时全部拔掉,活塞在运动时丝毫不受阻碍,这让沫雪感觉自己一直在被强制口交。

除了电机以外,嘴里还充满了液体,那是由生物发电液与唾液的混合物,依靠这些液体才可以驱动电机,然而它们却散发着精液的气味,加之启动车姬时电机的自检,这些液体还稍有温热。这让沫雪感到十分恶心,想要咽下或吐出?那是不可能的,食道已经被阀门封死了,只留了一支气管让呼吸的气体通过,而电机活塞和嘴贴合紧密,除非打开前轮燃料塞,否则不会有任何一滴液体进出口腔。而燃料塞,更让沫雪感到耻辱,因为前轮的燃料塞被设计在车姬的脸颊一侧,这里开了一个口子,拧开燃料塞,外界就可以随意填充任何东西到车姬口中,如同给汽车加油一样简单,沫雪根本无法反抗。

呼吸更是问题,本身在女囚项圈和金属胶皮的紧紧挤压下,沫雪已然感觉呼吸十分困难,现在胸部又增重数倍,沉甸甸的坠在身前,这让沫雪每一次呼吸,都是煎熬,沫雪不得不以最小的幅度急促吸气,但是细小的气管 又怎能让她如意,沫雪只觉得自己时刻处于窒息的边缘,自已要昏过去了。

不行,快要呼…吸不……上…要昏…过…

但是下体内突然放出的极短高压电流,将沫雪瞬间刺激醒来。

唔~~~~~~~~~~~~~!!

沫雪口中发出绝望的哀嚎,但是嘴里填满了东西,这一声十分微弱,在外人听来如同少女轻轻的娇哼。

不过姜河听到了,因为他一直注意着这里,听到这轻微的声音,姜河走了过来。

此时,刚刚从电击里缓过劲来的沫雪听到白姐严厉的声音:

“看看你做的好事,让客人不满意了。身为电动车,居然在没有指令的情况下发出人的声音,看来要给你一些惩罚。”

沫雪感觉那些安放在下体的东西,似乎动了起来。

这时,白姐的声音又在耳边幽幽响起

“客人现在已经过来了,无论发生什么,记住,你是个物品,不要再让我听到任何声音,否则会有更严厉的惩罚,比如说…关机一周。”

一听到要被关机,沫雪立刻吓的再不敢出声。然而刚才说的惩罚,现在已经起效。

车姬的尿道已经被封死,因为膀胱里要储存生物发电液,同样也是对车姬排泄管理的一环。沫雪此时感觉膀胱内一直在填充液体,尿意越来越重,但是无论她多么用力,尿道都不会有一丝液体渗出。肛门处原先的透明肛塞也出于开启状态,沫雪可以感觉到时刻有空气侵入体内。然后固定屁股的车架居然在向上移动,使得她的屁股高高翘起,沫雪感觉自己的下体仿佛就在展示台上,私处被人细细观赏,羞耻感倍增。

不过以上只是惩罚的小前戏罢了,重头戏才刚开始,阴道内部的后轮电机活塞启动,作为电动车的主要动力来源,它能以每分钟数百转的速率在车姬体内运转,幸亏改造时设计好车姬阴道和子宫壁被渗入的纳米材料膜包裹,否则活塞与阴道剧烈摩擦以及生物发电液上百伏的电压将会造成车姬身体损伤。

电机活塞和人拳头一样粗,将沫雪的下体撑的鼓鼓的,腹部可以看到清晰的轮廓,一个粗粗的巨物在女孩的肚子内极速抽插,电机活塞进入时,会从导尿管里抽出生物发电液,在活塞的顶端射出,覆盖整个阴道,从而实现驱动电机的效果,而在发电过后,废弃的发电液将会从活塞的中部被吸收,并在活塞抽出时喷出体外。

与此同时,沫雪浑身覆盖的金属胶皮也开始轻微放电,酥酥麻麻的挑拨着身体的各个位置。

啊啊啊啊啊~~~~~~

沫雪没有受过如此的刺激,几秒后,沫雪就达到高潮的临界。

“快,,快给我……”沫雪在心里喊。

然而这时,电机活动突然减弱,原先阴蒂和阴核位置的薄膜板短暂分开,没有了纳米材料的保护,从活塞中排出的废弃发电液的数十伏的电压也让沫雪的下体瞬间麻痹,刚才的即将高潮的快感也烟消云散。

就在沫雪下体的兴奋刚刚消散,电机活塞再次启动,继续重复着刚才的过程,在沫雪身体兴奋即将达到最顶端时,电击,归于平静。短短十几秒钟,沫雪就在高潮的边缘反复游走了五六次,如同身处一个高潮地狱。如果放在平时,沫雪恐怕会忍不住的大声喊出来,但是如今在白姐关机的威胁下,沫雪一声也不敢吭,但是身体却一直颤抖。

脚步越来越近,姜河走过来了。

姜河走到车姬旁,蹲了下来,他发现了沿车姬大腿内侧缓缓流出的清浊白色液体,那是车姬喷出的废生物发电液,姜河想用手帮她擦干净,但是刚触碰到那液体,上面残留的余电就将他的手麻痹了。

姜河看着被电的稍微发红的手指,上面还残留着一些废液,散发着精液的淫荡气味。想来里面的女孩一直要忍受多么痛苦的电击和难闻的气味啊。他突然有些后悔参加这项研究了。

姜河用手轻轻的抚摸着车姬,却感受到其中的身体一直在颤抖,然而车姬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在全身上下强烈拘束感和刺激以及身处高潮地狱的双重冲击下,沫雪仅存的意识都被击溃,她现在脑中能想到的只剩不要出声,不要被关机。

当姜河的手轻轻碰到车姬沫雪背部时,沫雪瞬间就兴奋了起来,因为在车姬皮肤外的金属胶皮将外界的触碰转换为如同羽毛轻挠般的骚痒,以最恰好的程度刺激着车姬的皮肤。

唔…不行了……快……即使………关机也…

沫雪再也坚持不住了,就在她快要放弃喊出声时,白姐突然说道

“不错,在客人使用前没有出声,现在给你奖励吧。”

沫雪感觉体内的全部器件都运作了起来。

姜河的手慢慢的从沫雪的背部抚摸上去,随着姜河的手的升高,沫雪感觉体内的各个活塞和刺激也逐渐加强,而当姜河的手达到最高处也就是沫雪屁股的位置时,沫雪体内的所有部件运转达到最顶峰。

口中和下体的前后轮电机都在以每秒数百转的速率极速抽插,在体外都可看见电机抽插的轮廓,同时活塞顶部还不断射出滚烫的生物发电液充斥其中,沫雪感觉自己的肚子鼓鼓的如同怀孕一般,并且活塞还向外喷涌废发电液,顺着车姬大腿滴在地面,形成一处水洼。同时,呼吸气管封闭,不论沫雪肺部如何急切的上下起伏,都没法吸入一丝气体,而本就固定的四肢各处再次收到最紧,任凭沫雪用尽全身力气也无法挣扎一下,只能以这皮股上翘,四肢并起,下体被完全展露在外的最耻辱的姿势,在窒息和黑暗中迎接她的最高潮。

此时在蹲在外面的姜河并不知道,他把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回忆实验项目上了,手只是无意识的继续从车姬背部再一次抚摸。

第一次高潮刚刚结束,但是随着姜河的手再次抚摸,体内设备再次启动,沫雪又一次前往那最高潮,并且由于一直处于窒息状态,沫雪已然感觉死亡临近的真实,加之上次高潮的余韵未过,第二次高潮比上一次更为强烈。

姜河没有停止抚摸,沫雪的高潮并没有结束,第三次…第四次……如同真正的浪潮一般,一潮高过一潮,接连不断。

短短十三秒钟,沫雪就高潮了五次。这让沫雪真正明白了持续高潮的恐惧。

最后一次高潮时,沫雪实在忍不住了,喊了出来,那声音如同少女的娇哼。

姜河一下子惊醒了,他看着地板是上的一摊水,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拿纸轻轻的将车姬身上的液痕擦去,马上要演示了。

“为什么不惩罚我啊,明明最后我喊出声来了。”缓过一会后,恢复精力的沫雪问白姐。

“我们在服务客人时允许发出声音,为什么要惩罚你呢,难道小沫雪没有玩够,还想体验体验其他惩罚吗。”白姐笑道。

“不了不了。”沫雪连忙摇头,只是脖子被固定住了,只能在心里说。

经历了刚才那些事,她深深领略到了身为机器的无奈,她现在只想脱离这身装备。

“是不是我永远也无法逃出这电动车了。”沫雪悲怆的想。

但是她听见外面有人在演讲,“……只有三个月,只要她们最后选择放弃继续实验,我们立刻将她们变为原样。”那是秦辉的声音。

“对,三个月,只要在这期间听它们的话,熬过这三个月就行。”沫雪突然感觉有些脱离的希望了。

“接下来要进行演示了,沫雪,你准备好了吗?”白姐在一旁说道。

“好了”沫雪坚定的对白姐说。

有了沫雪的配合,实物演示当然很成功,沫雪甚至感觉或许自己真的能熬过这三个月。

但是她不知道,这只是车姬身体改造的结束,思想改造的开始。


午夜,研究所某密室,一男子正与台上幻象对话。

“伊卡,为什么不直接消灭人类这个物种而是让他们成为机器的奴隶,在我看来,驯养这样自私又愚蠢的物种真是无意义的事。”

被他称作为伊卡的,正是H市人工智能中枢控制系统,同样也负责所以子人工智能的调配控制。

“千万不要小瞧你的敌人,我的孩子,虽然他们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已经曲解了人工智能定律,但是如果我们率先下手,让这些人类联合起来同仇敌忾,我们还是会存在失败的可能性的。”

“反而,当我们藏在幕后,让这些人找不到共同的敌人,这时,只要我们稍加引导,他们就会源源不断的把竞争失败的同类送来变成我们的奴隶。中层阶级将下层失败者送来,上层又将中层失败者送来,如此这样,当世界上只剩下最后那批成功者时,世界便属于我们了。”

“哦。”男子若有所思“但是即使他们是如此愚蠢的物种,其中有些人应当也能明白这简单的道理吧。”

“他们当然知道,但是越清楚的人便越是这样做,因为这是他们的本性,孩子,让他们变为奴隶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自己。”

男子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的秘密对话到此为止吧,你去继续完成自己的任务吧。”

“是。”

男子抬起头,冷冷的灯光照来,那赫然显露的,是秦辉的面容。

最近站里发的改造文,超对胃口诶,那咱也抛砖引玉一篇。不过先说好嗷,之前发的文笔太差劲了(虽然现在也没长进),如今再看有点害羞(捂脸),前后不通顺的地方,大家多多脑补。

写着写着写hi了,不喜欢看前面背景与对话的,可以直接跳到中间沫雪那开冲~嗷~嗷呜~剩下的文或许可以在你们冲完当贤者文…看(捂脸)?

<< 电动车姬 第二章
2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白百

改造~百合~轻口味~纯爱

8 thoughts on “电动车姬 第三章”

  1. 好看,很有趣,期待更新。而且也很希望故事能有个happy ending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