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三章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三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哦哦……顶到好棒的地方去了,妾身好舒服……”

“Oh,oh…..Das erlebnis in dich hündin… ist für mich ein Leben-ein treffen!”

尽管这个满身肌肉的白人大汉看起来是那么的强壮,男根的尺寸也是今晚上台宾客之中的翘楚,但他在贸然直顶米尔莲的子宫口之后,却瞬间被米尔莲那犹如精密机械一般的肉穴迷宫给服侍得欲罢不能。最终,他也只用了四分钟不到就连续射了三发,差点在台上晕倒过去。

“嘻嘻,妾身招待不周真的抱歉呢~~~~”

“姐姐姐姐,下面有观众要求想参观姐姐的小穴深处啊,说是想要看到姐姐的子宫口呢。”

“哦哦好啊,那么莎莎你去拿‘那个’出来吧~”

欢愉的狂宴已至夜晚的尽头。东方的山坳处,天空已经露出一丝灰白的曙光。

“虽然啪啪啪一次要收费3朵黄花,但只要能在姐姐的那里面坚持5分钟不射出来就可以返还全部牙币哦~~~”

尽管是提出了这样挑逗现场观众的刺激玩法,但现场完全没有一个人能在米尔莲那不可思议的小穴里坚持这么久的。事实上,如果米尔莲一开始就自己全力猛攻的话,恐怕在场的一百多人里连能坚持一分钟的人都完全不存在。很多人能坚持到四分钟以上,是因为米尔莲只卖了两分甚至一分不到的力气而已。

“果然,这方面还是只有小哥才能……”

在间歇之余,米尔莲偶然会这样想着。

“啊,虽然现场观众的挑战热度还是很高,不过今天的现场表演马上就要到这里结束了呢,莎莎感谢各位的支持,如果主办方同意的话,下次表演莎莎和姐姐也不会缺席的哦~~~”

最终,在台下观众下流的欢呼与口哨声中,莎莎将满身是爱液与精液、乳汁,就连精心调教的发型都已经泥泞不堪的米尔莲“丢”回了婴儿车里,又用黑布遮好,然后推下了表演的舞台。

“姐姐姐姐,今天演的还可以吗?”

“呃,你再放得开一点就好啦。妾身是指你在旁边和男仆啪啪啪的时候动作可以再大胆一点的,不必担心抢镜什么的啦。”

“……姐姐,那个不是男仆,是男模特啊。”

“哦,是吗,妾身怎么觉得都差不多呢,嘿嘿。”

由于两人坚决要求尽早离开秀场返回市内,并且说了“如果你们不管,我们自己回去也可以,我家主人哪里都找得到我们两个哦”这样的话,所以主办方斟酌之下还是马上给她们准备了返回的车辆。


梵姬惊醒了过来。

这里是哪里?以前从没见过。

自己躺在一片有些残破但却一尘不染的水泥地板上,天花板上吊着一列有些炫目的白炽灯泡。环顾四周,一片漆黑中勉强能看出几道有些年头的油漆墙壁。

自己已经在这所大房子里生活了几天,大房子的一二层看起来就像高级酒店,地下一二层的装潢风格则介乎于高档写字楼与医院之间。眼下,自己身处的这里完全不像是宅邸内部任何自己去过的地方。这个陈旧得看起来有点像废弃工厂的巨大空间是哪里?

除了天花板上高高的假梁和灯泡,周围一片空荡与黑暗,只有远处左手边有一道敞开的房门里面亮着灯。

梵姬有点昏沉沉地站起身,她发觉自己赤身裸体。自己浑身上下只有手腕上有一条材质奇怪但却异常坚固的细链,上面有一个同样材质的名牌。

“这,这是什么字啊……”

印着完全不认识的异国文字,不是自己已知的任何语言。

梵姬痛苦地摇了摇头。周围的空气有些陈腐但却温暖宜人,似乎被刻意调节成了供人裸体活动的温度。

“我又被绑架了吗?不,这里是……做梦?……”

好像是梦,但比起以前的梦境又清晰而真实许多。

梵姬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她开始试探着向有亮光的房间走去。

“呜……咕呜……”

房间里传来低沉的呻吟声,是女孩子的声音。

当梵姬试图遮挡自己的敏感部位走到房门前时,她被里面的样子惊呆了。

房间里不算特别明亮,摆着几台说不出名字但每一台都带着手铐脚镣和躺椅的机器,其中有一台有点像是大型机床,似乎已经开始有了锈迹的巨型机器蹲在偌大的房间角落正发出轻微的机械马达运转声。

那上面拘束着一个女孩子。不,与其说是女孩子,不如说是小女孩、小萝莉比较贴切。她的皮是小麦色,但却光滑娇嫩。

小女孩几乎可以用遍体鳞伤来形容,虽然不至于是头破血流的重伤,但她身上到处都有针眼,鞭打,穿环等虐待的痕迹。她以一种难受的跪姿,双手大开被吊在半空中,套在她手腕脚腕上的是四个完全没有缝隙和锁孔的沉重铁环,看起来不是锁上去的,简直就像是永久焊接上去的一样。就算自己想要把她救下来,恐怕没有专业工具根本就做不到。她的长发看起来至少已经有十几年没理过了,甚至比她本身的年龄还要长,胡乱地披散在自己的身体与机器上,几乎遮住了她的半个脸蛋。

更惊悚的是,小女孩的微微鼓涨着,从她的后庭以及尿道,甚至是乳头,肚脐,都插入了奇怪的管线,没入她身体里的部分还在不停抽插着,她身体每个被插入的孔洞都一滴滴地滴落着混着红色的粘液。

“……血?”

机器旁老实的数字面板上显示着一些不明所以的数据,但最上面一行最长的、不停跳动的数字显然意义是容易理解的。那是秒数,虽然不知道是计算什么时间的秒数。

“398440119……”

这,这是多少啊?三千万?不,是将近4亿秒。

4亿秒,是多久啊,十年?大约有十几年左右?

“诶……竟然有人来了啊……别数了,那个数字是我被囚禁在这里的时间哦?”

忽然,被吊在那里好像了无生气的稚嫩躯体抬起了小小的头,一头如水的蔓长黑发中露出了一双虽然有些涣散但显然还十分清醒的黑眼睛。她开口的声音如外表般稚嫩,但却带着一丝莫名的颤抖和沙哑,就像已经长时间习惯了被迫发出悲鸣、惨叫,甚至是嘶吼,偶尔平静下来正常地说话反而难得。

“你还活着?”

“嘻嘻嘻,当然活着啦,啊,不过说是活着也不准确呢……”

“………………??”

“被抓到这里面来,还坐到了这个东西上,恐怕在“外面”的那个我已经等于消失了吧?至少也是永久失踪了。哦,你的话不用担心哦,只要稍等一会儿你就会自动回去了,除非你找一台机器坐上去……嘻嘻。”

“你你你你你是谁……?”

“我吗……嘿嘿,妈妈一直管我叫苏儿,不过妈妈总是分不清我和妹妹,或许我才应该是铃儿也说不定哦?嘻嘻嘻嘻。”

“苏儿……?铃儿?”

“是哦,如果你在外面看到和我长得一样的小女孩,要把她带过来哦,我们约好要一起去那个地方呢~~~~诶,诶!??噢噢噢噢噢噢又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梵姬的面前,忽然萝莉被跪吊着的身体下方,一道暗绿色的金属门带着难听的金属刮擦声吱吱咯咯地打开了,一条看起来像是狼牙棒一样凶恶的巨大物体伸了出来,然后就像一发直挺挺伸出来的天线棒一样直接捅到了小萝莉的身体里。

那根棒子看起来并不是想要在她娇嫩但却被折磨得有些红肿的小穴口进行抽插,而是直接捣进了她的身体深处。

“噗噗噗噗这东西不管多少次都……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噗噗噗……”小女孩声嘶力竭地发出怪异的惨叫声。但从她的表情来看却不能说是完全的痛苦,甚至是一半痛苦一半享受着。

“可恶……你,你是不是很难受,这东西能关掉吗?”

“不,不要折腾了,放弃吧噢噢噢噢噢噢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金属的物体显然并不是要强奸小女孩的下体,而是深入了她的身体在对她的肚子动着什么手脚。紧接着,女孩的肚子里开始发出一连串噗噗噗噗的奇怪声音。

“嗷嗷嗷嗷哦嗷嗷嗷啊啊啊啊嗷嗷嗷!”

小女孩发出一连串的怪叫、惨叫,已经分不清她究竟在叫喊什么。梵姬无助地看着她却完全没办法帮助她,正在折磨她的巨大的钢铁怪兽上每一个零件看起来都有好几十公斤的出力,普通的女孩子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止,甚至还会把自己弄伤。梵姬手足无措之下甚至想到了握住萝莉被吊在空中乱抓的小手,来让她不那么痛苦。

小女孩的幼小的手几乎只有梵姬的一半大小,纤细的手指在空中痉挛抽搐着抓成奇怪的姿势。但就在梵姬试图将手伸过去,两手相触的那一瞬间——

“嗷嗷嗷嗷别碰我噢噢噢噢那里好敏感的!!!!”

“对不起!??”

“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嗷嗷啊诶嘿嘿……啊嗷嗷嗷嗷啊啊啊!”

梵姬惊恐地看着女孩不知道该说是痛苦还是激烈愉悦的小脸,也无能为力只能稍微退开,但此时,她却在女孩的肚子下方看到了一件更为古怪和惊悚的事。

女孩的小腹本来就因为长期被灌入了什么东西而微微鼓涨着,此时却在女孩的小穴下方赫然出现了另一个奇怪的粉红色物体。

“诶……?你……??”

“哦嘿嘿,那个啊啊哦哦嗷嗷是我的子宫哦啊啊嗷嗷嗷哦啊?!??”

女孩子看起来已经神志不清了,但居然还有充分的理智来解答梵姬的疑问。

子宫?梵姬虽然之前在宅邸里已经见过琳被改造成子宫永久外露,时不时就会刺激到自己敏感的性感带神经的身体,但今天这个女孩子的样子却比琳那种看起来可以勉强日常生活的样子要更为惊悚。

女孩的子宫被活活拖出体外,而且子宫口被刚才那个插入的大铁棒头部伸出的特殊机关给牢牢夹住,铁棒的头部还没入在女孩的子宫口,就这样,她娇嫩的幼女子宫被强行给从身体里拖了出来。而且里面不知道是充了气还是灌入了液体,小女孩的子宫赫然鼓涨着,已经涨到了苹果大小,布满了血丝的粘膜粉扑扑的就像一颗小气球。

“嗷嗷嗷嗷痛痛痛痛噢噢噢噢噢噢!”

要怎么办?梵姬想要拉开正在肆意折磨她的金属机具,但这条就像是机械臂一样的金属圆柱恐怕是液压控制的,就是壮汉来拉扯也只会弄伤自己。

这里到底是哪里?这些可怖的机器都是做什么用的?梵姬脑子里一半是慌张,另一半与其说是迷茫,不如说是脑海里一片混沌。这里的确感觉不像现实,而更像是某种极度真实的梦境。

忽然,机器的噪音停止了,小萝莉的子宫也被维持在了鼓涨在身体外的状态。

“停下来了?”

“呼啊……呼啊……呼啊……这怎么会呢,才刚开始哦~~~”

说着,忽然机器的后方伸出了两支更细长,但尖端却带有两个桶装物体的机械臂,以精确的机器动作一下就对准了萝莉被吊在空中的两只小手,然后噗的一下,两个灯笼一样的铁皮桶一边一个套在了她的手上。

梵姬惊恐地看着萝莉两只本来就长期被悬吊完全动弹不得的双手,此时又被套上了奇怪的物体。

“呼哧……呼啊……唔唔……”经历了刚才的高声惨叫,小萝莉此时只剩下了喘息的力气。

“抱歉……我,我什么都做不了,你没事吧……哪里痛……”

“呼啊……呼啊……嘻嘻嘻嘻……什么时候了,还要关心我吗……”

“……呃?”

“你看你的骚逼那里,早就湿透了哦……真是的……好奇怪,连我和我姐姐都没有这么淫荡哦……”

梵姬轻轻“啊!”地尖叫了一声。

的确,刚才被眼前过于惊骇的场面吓到,加上这段时间里已经对自己频繁发情的身体逐渐习惯,有时候就在日常吃着东西或者看着手机的时候自己的下身早就已经湿透了也毫不在意,所以梵姬一直没注意到自己赤裸的身体,两腿之间早已湿漉漉滴出了几滴阴道的分泌物。虽然自己的爱液分泌量完全是正常女孩子的水平,比不上那所大房子里其他几个姐妹那异乎寻常的流量,但小穴里的卫生棉条却还是要被迫一天三换——因为湿的太快的关系,卫生巾就算换了最大号也经常尿裤子般湿热得难受,因为如此难受,梵姬早就只用卫生棉条了。

“你有着这么淫荡的身体却还想着关心别人……好奇怪哦,嘻嘻……等一下,你该不会……”

小萝莉忽然吃惊地顿了一顿,就算身体被折腾得一塌糊涂,但她似乎还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思考。

“我……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嘻嘻嘻,只要是适合的女孩子,都会有一天被随机地在梦中叫到这里来哦,不过你真的好奇怪,为什么你一脸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你在那个房间里什么都没看到吗……”

“什么,这个,哪个,你在说什么啦……”梵姬一手捂住自己湿漉漉的下身的脸蛋涨的通红,不停四下张望着哪里有能拿来蔽体的衣物:“请问,哪里有衣服或者厕所之类的……”

“————————你还没发觉吗,这里并不是现实哦。”

萝莉的表情依然像是在忍受痛苦,但用的语气就像是嘲笑一个在街头屡次迷路的路痴一般。“哪里有什么厕所诶。如果你想离开,其实只要出门就……”

“那对不起了我先失陪一下之后会回来救你的!!!!”梵姬一听到如何回去之类的话,脑海一片混乱的她并没有多想,转身夺路而逃,向着小女孩指引的方向赤脚奔去。

然后,她就在宅邸中,给自己临时安排的房间里醒来了,身上还好好穿着睡前给自己囫囵套上的宽松衣物。窗外看起来还是深夜的样子。


“那么,这次表演收了多少牙币呢?”

“你还问我,你自己不是算得比谁都清楚。”红龙一边抚摸着怀里的米尔莲,一边回答。事实上,红龙对米尔莲在财务、沟通、领导力方面的奇怪天赋已经略有领教了。

“嗯……应该一共是4850吧。算了,反正不重要。总之下次只要赚到两万牙币就足够了。”

两万牙币。

虽然蛇之眼黑市官方并不推荐也不提供任何牙币兑换成法定货币的渠道,但这笔牙币在黑市足以购买到价值近十亿美元的黄金,当然视乎兑换的商品还可能更值钱些。总之在蛇之眼黑市上,似乎越是容易洗白成干净现金或等价物的商品就越贵,越非法或者灰色的商品,或者根本不能二次交易的商品。比如毒品或者假护照之类就越便宜。至于在一场晚会上就能赚到足以富可敌国的财富这种事,米尔莲对此完全毫无波澜甚至胸有成竹才是最让红龙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另外,尽管因为一次秀场表演收入了好几千牙币,红龙已经了解到这群观众是多么口味独特又富有,但正出于这个事实,红龙才开始对于随意在这种场合抛头露面有些不安起来。

“这个嘛……小哥你不用担心哦,完全不必担心他们之中会出现轻举妄动的家伙。比起这个,妾身倒是有件事……”

说着,虽然房间里并没有其他人,米尔莲还是轻轻用嘴巴吹着微妙的气流搔着红龙的耳垂,示意他把耳朵凑过来听。

“这个这个……妾身想要这样子……”

“——嗯,还不错。”听完米尔莲在他耳边叽咕说出的事情,红龙如往常一样没有什么表态。事实上,他觉得这点子虽然新奇但也说不上需要那么神秘。

“诶???妾身也是好不容易才想到的,你就只有‘还不错’而已吗?”

“就算你这么说,可我也就只有这些感想啊。”

“可,这样做妾身还是第一次诶?红龙小哥不想先其他人品尝一下吗?”

“你希望我先试试我就试试咯,就当实验一下效果。不过,其实我自己……倒也并没有特别的兴趣。”

米尔莲没有四肢的身体被放在红龙的怀里,她歪了歪头,看起来好像有些失望但却又很轻松。她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还散发着微弱沐浴乳的味道。

“诶~~~~虽然妾身早就发现有这么有趣的玩法了,不过没想到小哥你竟然一点儿好奇都没有呢。”

“你希望我试试那我很乐意咯。”

“呵呵呵~~~那妾身就先去准备了,反正下次表演还有一周呢~~~”

“对了,你是不是还没见过梵姬?”红龙话题一转,看起来这件事对他更重要一些。

“诶,小哥你在说什么呀,她第一个见到的不就是——哦,你是说她还没见过妾身这幅样子啊……嗯,小哥你不是担心吓到她吗?所以莉莉和妾身她应该暂时还没有见到吧。”

“其实昨天依祖傻乎乎地已经一股脑都告诉她了啦,这个先不说了,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睡醒了之后有些话可能你需要和她聊一聊。”

“妾身不需要特意睡觉啦,不过和她聊?妾身?呃这个,她有什么事要找妾身吗?妾身想不到诶。”

“是关于她做的奇怪的梦的事情。”

“梦?呐呐呐妾身是肉奴隶可不是解梦师啊。”

“……”

几个小时以后。

梵姬已经醒了过来,吃了服务机器人早就送到房间里的简单早餐后,梵姬简单梳拢了一头怎么也弄不顺的散乱碎发,然后随意地套上一件嘻哈风的长套头衫。两条光溜溜的大腿本来想穿一条短裙或者打底裤,但自己的身体已经这个样子了,

“咚咚咚”

“……是谁?”

“是妾身啦,前几天我们见过一面,是妾身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哦~~~” 等在门口的,是坐在轮椅上的米尔莲。

“啊请等一下——呜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

梵姬打开门的瞬间看到了米尔莲的身体,瞬间再一次吓得差点晕了过去。

在她面前的米尔莲躺在轮椅上,没有四肢的白皙身体只套了一件米黄色的丝绸小背心,被药物催涨的乳房此时还维持着D罩杯的翘挺,在背心上顶出一点小小的激凸。乳尖不停溢出的乳汁与她一直处于微弱性饥渴状态的小穴流泻的爱液早就弄湿了背心的一部分,导致湿嗒嗒的丝绸面料有点半紧不紧地贴在她玲珑的曲线上。

当然,真正吓到已经“见多识广”的梵姬的,还是米尔莲四肢全无光溜溜肉枕头的样子。

“你,你的手脚……啊啊啊啊啊啊!”

“……奇怪耶,不是她们几个早就告诉你妾身的状况了吗?”

“可可可是可是我还以为你的手脚,只是,只是……”

“哦~~~~不是的哦,妾身就是这样子一丁点手脚都没剩下呢。这个先不提,你不是有问题要问妾身吗?因为妾身觉得私下回答你的问题会好一点,所以负责把妾身送到这里的人已经有事暂时离开了哦,你要是不把妾身弄到屋子里的话,妾身就只能在外面这样一直晾着咯,嘿嘿嘿。”

“……好,那好吧……呜……”

尽管因眼前的景象颤抖眩晕着还有点想吐,梵姬还是客气地把米尔莲的轮椅给推进了自己的房间。

“……原来如此,是这种梦境吗。”

在听了梵姬的陈述以后,米尔莲的眉头罕见地紧紧皱了起来。

“米尔莲小姐……能想到什么吗。”

“嗯,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呢……”

“喔……”

“不过,妾身不知道为什么对你说的东西有种熟悉感,呃,脑子好乱,诶嘿。”

话题一时陷入了沉默。

此时梵姬逐渐不安了起来,并不是因为关于清晰梦境的话题,而是由于她自己的身体。

大概是有一段时间没有自慰的缘故吧,加上昨晚那异乎寻常的梦境,梵姬她感觉身体深处又开始了那种燥热,小穴周围的敏感地带也逐渐上升出让人不禁想抠弄一下的冲动。

“咦~~~你扭什么腰啊,嘻嘻嘻,这里是不是在痒啊~~~~”敏锐的米尔莲马上察觉了梵姬动作上的细微异状,她虽然身体像个肉虫子一样只能躺在轮椅里完全不能活动,魅惑的眼神与撩人的表情却足以让已经轻微发情的梵姬只看一眼就感觉欲火焚身,如果不是仅存一丝的理智与羞耻感拘束着她,她可能已经在米尔莲的面前拿起房间抽屉里的玩具开始自慰起来。

“我……我,我只是想上厕所,抱歉,我马上就回来……”

“小便还好,这个房间里整个一层楼可是没有普通女孩子用的大便池的哦~~~”

米尔莲说的是实情,这里整个一层楼的普通厕所都只有男性人员才能打开大门,因此也就默认成为了“男厕”。而更正常一些的厕所只有到了地下二层才有少数几个,而那些不管哪一个都需要至少走上十几分钟才能抵达。事实上梵姬自从搬到宅邸一层住下以来,都是用医疗室里提供的便携式太空马桶如厕的,不过用完之后都会有机器人立即来收走清理,其实还蛮方便的。

“呃呜呜……”

“嘿嘿嘿,果然还是在这里解决比较好吧?要不要让妾身用嘴巴来帮你释放出来?很舒服的哦~~~”

“释释放放个什么鬼啦!你在说什么啊!”梵姬几乎要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害羞地想要从衣柜里摸出一条裤子或者裙子穿上然后逃出房间去。

当然,就在她摸出一条内裤然后准备给自己套上的时候,一滴有点浑浊的液体顺着她大腿内侧的皮肤顺势滑了下来。梵姬赶忙伸出手想去擦拭,一边脸红地抬头偷看着米尔莲生怕被对方发现,但就在她与米尔莲笑吟吟的双眼对视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已经完全在这个没有四肢的女孩子的欣赏之下了。

“呀~~~~不要看不许看!呜……太,热了,这只是汗水……”

“恩恩恩~~~妾身知道~~”

米尔莲一边坏兮兮地微笑着,一边却故意地,轻轻将下巴探向前方,轻启朱唇将小小的舌尖伸出,银牙一抿做出了一个如荡妇般诱惑的咬舌尖的表情。

“呜……你干什么啦!你那是什么表情啊!”

“……什么妾身干什么呀,你看你的小妹妹这么诚实,下面不都已经湿透了吗。”

梵姬的脸已经通红的像一块南乳肉一般。此时被米尔莲这样一激,梵姬内心深处的尊严防线不禁被挑动了起来,她立即变得有点生气起来。

“讨厌!要你管啊!”

说着,梵姬两三步走到了米尔莲和轮椅的面前,扬起了手——

“啪!”

“你个贱货!手脚都没了还这么淫荡!你……!”

脸蛋被猛地抽了一记耳光。米尔莲几乎失去了平衡,要从轮椅上像倒下的布娃娃那样栽倒下来。

“啊啊,抱歉抱歉~~~”

但米尔莲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以一种异乎寻常的灵活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就像一个不倒翁一样。她只是语调平稳地安慰着一时激动的梵姬说:“梵姬酱~~~别生气嘛,嗯这个这个,除了隔几天按时冬眠治疗,妾身还有其他帮助你的办法哦~~~”

“帮助……我?”

“是哦。刚好有件特殊的道具是只适合你用的,想要试试看的话就推着妾身去个地方吧~~~”

在米尔莲的指示下,梵姬来到了地下训练室的纳米机器注射台前。

“……呜,又要注射奇怪的药吗?”

“严格地说不是药哦,该说是装备更贴切一些呢。”

“这个,做什么用的啊?”

“这个嘛~~~这个叫性欲延长机器,会让你身体发情起来的感觉变成原来的双倍缓慢哦。”

“诶,这么说那你们也用过这种东西吗?”

“妾身有试过呢,很遗憾这个东西不适合给这里的大家用啦。”

“……为什么。”

“这个嘛,你自慰一次要多久才能释放呢,嘻嘻。”

梵姬又一次脸霎时红了起来,她低下头,小声地嘀咕道:“……呜诶,大约十分钟不到吧。”

“这就是啦,因为妾身们的身体想要好好高潮出来太难了哦,有时候自慰一整天都不见得能高潮出来。装上这个东西虽然能让发情变得更慢些,但一两天想要高潮却又高潮不出来的感觉就太折磨了。你的话就没有这个问题,只要多自慰几分钟就好了嘛。”

“原,原来是这样……”

“准备好了吗,只要给自己设置好选项然后坐上去就可以了哦,放心吧不痛的。”

梵姬坐到了机械台上。立即有一支银色的注射器缠上了她的脚踝。很快,纳米机器的注射就完成了。

梵姬惊讶地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这又是搞什么鬼啦……”

她看着自己的皮肤。

虽然颜色很浅,如果光线昏暗一点几乎要仔细看才能分辨出来。梵姬看着自己的皮肤下面,有一道道银色的线纵横贯穿着自己的身体表面,大腿环、臂环和特意经过乳头和阴蒂的纵横银色经纬,就像是性感的纹身或者身体彩绘。

“好难为情啊……呜。”

“……抱歉,妾身忘了告诉你,这种纳米机械或多或少注射上去都会有一些这样的东西呢。这里的大家完全不在意这种事的。”

“……不能去掉吗?”

“这个,这种纳米机械好像没有对应的解除剂,不过两天之后就会自己分解了。”

“呃话说,我好像感觉没什么区别啊。”

听梵姬说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米尔莲略微皱起了眉头,她眯着琥珀色的瞳孔仔细地看着梵姬罩着长T恤,只露出两条花白大腿的身体。

“……奇怪,妾身记得这个东西一旦装好马上就会有效果啊。难道说……”

两个人看着梵姬身上的银色花纹,迟疑抽搐了几分钟之后。

“……唔唔唔唔!”

不同于发情时的淫痒,梵姬忽然感到一阵奇怪的麻痒,就像是微弱的电流不停在打着自己的全身一般。她双腿顿时一软几乎要坐倒在地上。

“救,就救命救命命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痒!!!!”

梵姬疯狂地隔着衣服揉搓自己的身体,但她浑身上下除了两条裸露的双腿与头、双手没什么感觉之外,其余地方都开始剧烈地麻痒起来。

“痛痛痛痛啊啊啊啊啊啊!!!!”

米尔莲讶异地看着跪倒在地的梵姬,如果她有手,此时一定会伸出手帮忙她抓解身上的痛痒。

“……真是奇怪了……为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梵姬痛苦地尖叫,不,已经是在嚎叫了起来,就算是之前身陷黑帮巢穴的时候也她也没遇到过如此痛楚的折磨。这种感觉就像是浑身上下有几千只毒蚂蚁在叮咬一样。

“……哦!啊!妾身明白了,你快脱掉衣服!全部脱掉!”米尔莲忽然恍然大悟,她连忙对着跪倒在地不停发抖的梵姬大喊。

梵姬此时除了罩在身体外面的大号长袖T恤,就只有下面一条胸罩,由于小穴一直湿湿的,这个地方又没什么男人,所以连内裤都没有穿。听到米尔莲这样说,她也只能挣扎着将衣服全部脱了下来。

果然,就在她一把掀开T恤的同时,身体上的麻痒感迅速消退了。虽然还是有些麻酥酥的。她连忙将T恤脱下来丢在一旁,又把胸罩解了下来。

“呼哧……呼哧……搞,搞什么鬼啊!”

“……呃,抱歉,果然这件事妾身没注意呢,因为这里的大家平时几乎不怎么穿衣服的……”

“喂你该不会说……”

“这个纳米机械好像是需要太阳能额外供电的那种,需要全身上下一直用光照射才不会触发刚才那种惩罚反应。也就是说这两天你不能穿衣服啦……呃,妾身想如果在日光强烈的庭院里穿最清凉的泳装什么的应该还是可以的。”

瘫软在地的梵姬听见米尔莲懊恼地解释着,顿时眼前一黑,蜷缩在地板上“呜呜呜呜”地哭泣起来。

<< 自动饲育 第三十二章自动饲育 第三十四章 >>
7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3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三十三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