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三十九章

自动饲育 第三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可恶……怎么会这个样子,明明就差一点点了……”

在自己的房间里,米尔莲一边费力地用牙齿叼着小棒敲打着面前的电脑键盘,一边用下巴在触摸板上艰难地移动着电脑的光标,翻阅着眼前的网页。

她看起来很不高兴。当然,她不高兴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她失去了四肢以后使用电脑非常不方便。

米尔莲没有手脚如同肉葫芦一般的身体斜靠在一个大靠垫前,如水信玄饼一般软弹的乳房上上此时依旧装着那对榨乳器,乳汁淅沥沥地被吸到一旁的塑料奶罐中,此时已经积了好几百毫升的鲜奶。

她偶尔轻轻地蠕动身体,想要自己小穴里插入的大型假阳具更加深入些,能够触摸到自己卵巢深处依旧淫痒难耐的地方,当然这是徒劳无功的。不过她也并不在乎,毕竟这个完全无助又永久发情着的身体,以往遇到比这更难熬的情况要太多太多了。

“姐姐要不要换根玩具啊?这一根都用了一夜了吧。”

“好啊好啊。说起来你肚子里那根大家伙没问题吧。”

“昨天晚上小哥哥走之前,咱请他帮忙拔出来了一次,现在感觉刚刚好啦。”

小P此时正待在米尔莲的房间里。她今天穿了一双自己喜欢的白色的丝袜,除此之外就只有上半身只穿了一件露出整对巨乳的前开式背心。

她轻轻抚摸着自己有些鼓起的肚皮,看着在自己肚子里肆虐的巨型假鸡巴,有点无奈但又若无其事地说。

小P的身体经历的改造项目是乳孔和小穴扩大化。

她的乳孔里被植入了两个大号乳栓,小穴里则被植入了一个比她大腿细不了多少的超巨型假鸡巴,这些东西一边无时无刻地剧烈震动和抽插着她的敏感部位,一边不停地抽取着她的乳汁和淫水,经由透明导管流到身体外面可替换的袋子里。

这些无法拔出的淫具无时无刻地折磨着她,让她一天到晚不需要任何性玩具都处在无尽的性虐快感中,有时候好几天都没办法下床。不过,自从红龙来到这所大房子,她才发现这些淫具是可以由男性轻易拔出的。

只不过就算拔了出来,她身体还是会不停地分泌大量浓郁的乳汁和甜味的爱液,另外淫具也不能长时间留在体外,时间一长必须插回去否则淫痒会越来越剧烈。这让她拔出道具的时间不能太长,活动也非常不便。

这时,房间门被推开了。

“啊,小哥哥回来了啦~~~~”

“早哈。”

红龙轻轻吸了吸鼻子,房间里沁人心脾的花香并不会因为米尔莲的爱液量太大而过于熏人,这也是在这里的女孩子的身体的一个奇妙之处。

“小哥哥有没有吃早饭?要不要喝妾身的鲜奶?嘻嘻嘻。”

“喝咱的也可以哦~”

“先——你怎么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红龙立即就察觉到了米尔莲的情绪。

昨天深夜,米尔莲在黄金城的表演大获成功。两万左右的牙币打进了红龙的私人账户。目前账户上的牙币总额度是——

24430牙币。

离25000牙币就差一点点。原本的计划是凑够25000牙币就能把所有剩余的流出药物一次买下的。

也就是说,要么还要米尔莲再演一次,要么就要想其他办法凑到那几百牙币。虽然一开始就预计到可能至少要米尔莲去表演三次才能凑够,但这样就差一点点还是让人心情挺差的。

听了米尔莲的解释,红龙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不喜欢去吗,不喜欢的话就算了吧。”

“不不不,妾身全听小哥哥吩咐。”

“下周派莎莲娜去和他们交涉一下吧,什么时候只客串简短出场一下什么的,正好当作告别演出了。”

“好的,妾身谨遵。”

“这种事不要放在心上啦。”红龙走了过去,摸了摸米尔莲的头。

小P也凑到了红龙的身边,大方地将胯间的巨型按摩棒靠近给红龙看:“小哥哥,求您帮咱把这根东西再拔出来嘛。”

“好的。”

噗的一声,小P的乳塞与假鸡巴都被顺利地抽了出来,香甜的乳汁与淫水立即淅沥哗啦地流得她满身都是。

“哇~~~~怎么流这么多,咱去擦一下,姐姐咱用一下你的毛巾哦~~~~”

“嗯嗯。”

红龙看着小P娇小的背影,背影完全遮不住身前的一对巨乳,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对了,昨天梵姬有没有送来一个小女孩?”

“是说铃儿吧,有的哦。”米尔莲轻轻地蠕动身体,想要摩擦一下缓解小穴里的淫痒感。“……不过,关于那孩子,妾身有些事要和小哥哥说。”

看着米尔莲忽然变得有点严肃的表情,红龙点了点头。

虽然米尔莲也只是猜想,但红龙也多少意识到了问题的所在。

铃儿,或者她那个谁都没见过的双胞胎姐姐苏儿,并不能说是普通的小女孩。

“原来如此,因为她是那个悠璐生下的孩子的缘故吗?”

“是的。小哥哥没有和她做吗……”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红龙皱着眉头瞪了米尔莲一眼。

“总之她们一生下来就会是那种体质和性格的女孩子了。似乎如果让妾身来生孩子,并且孩子是女孩的话,也会是那种样子呢。”

“如果生男孩呢?”

“如果生下男孩,和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除了身体素质会更好一些。”

“原来如此。”

在交换了双方的意见和想法后,红龙提出要先去中控室,因为只有在那里能看到铃儿现在跑到哪里去了。不属于宅邸内饲养的女孩子,通过机器人等普通的方法是没办法呼唤她的,最快的办法就是直接去中控室查看。

小P推着米尔莲的轮椅,三个人走出了房间。

由于米尔莲胸口的一对布丁般白皙水润的双乳,还在不停溢出乳汁的关系,所以即使在轮椅上被推着到处走时她也是戴着榨乳器的。

“你这个胸部要多久才会恢复啊。”

“按妾身以往的情况大约还有五六天吧。嘻嘻嘻~怎么,不喜欢妾身这样子吗?”

红龙笑了笑:“我比较担心你胸前挂着这两个大白球不好活动。”

“喔!~~~妾身谢谢小哥哥关心……嗯等一下,那是什么。”

忽然在走廊的那一头,有一从灰色的影子。稍微仔细观察能看出是一个大小和样子都接近冰柜一类东西的物体,正发出轻微的嗡嗡声,向三个人的方向靠近。


莎琳娜忽然惊醒了过来。

好像刚才,自己从什么高处掉了下去,然后摔进了什么深深的黑窟窿里面。这是一般人中很常见的苏醒感受。

莎莲娜想要试着动一下胳膊,可她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下身的小穴菊花嘴巴里不停传来剧烈的快感,不过这对她来说反倒是早就习惯了,毕竟她有着这种几个小时不自慰淫欲就会越来越强烈的无可救药的身体,所以平时保持着巨型按摩棒贯穿的样子睡觉或者午睡对她来说反而是家常便饭。

不过这次却有些不一样,尤其是莎莎其实并没有把自己给拘束起来的习惯。

“奇怪……怎么回事……动不了……”

肩膀好痛。

膝盖也好痛,四肢都像钢铁雕像一样被完全箍住一动也不能动。

莎莲娜猛地惊醒过来,眼前却是无法理解的现实。一副不可名状的景象。

自己的手脚,不见了。不,与其说是不见了,不如说是自己整个人都被装进了罐子里,只露出个脑袋以供欣赏和呼吸。

“……这是,这是什么虚拟现实吗……”

尽管画质十分逼真,但一眼就能看出并非现实,而是电子游戏一般的虚拟画面。

“呜,莎莎不记得睡觉的时候有戴上什么VR眼镜,可是……”莎莲娜拼命摇晃着头,但是被牢牢固定在头骨上的VR眼镜与耳机无论如何也弄不下来,手脚也被死死拘束住完全不能拿掉它们。

更重要的是,眼前的画面,其真实与细腻程度远远超过市面上贩售的VR设备,这很显然是宅邸里特有的淫虐调教专用VR眼镜,那当然想把它们弄下来是没那么容易的。

而且,眼前的景象也太过刺激和超现实了。

眼前身处的似乎某种剑与魔法的古代世界。

身处诡异的、既像是仓库也像是邪教魔窟一类的地方,周围高高低低的货架上,有数十个女孩子都被和自己一样装进了雕刻着奇妙花纹的罐子里。

她们有的看起来像是死掉一样木呆呆地一动不动,有的则在一脸花痴地傻笑着,还有几个则是在撕心裂肺地嚎啕大哭着:

“呜呜呜我再也不敢自杀来逃跑啦求求老师们放过我吧~~!!!”

“妈妈……我想回家……我想死,呜呜呜呜呜呜呜……”

“求求你们,杀了我吧,让我解脱吧,我什么都肯做,让我死吧……我再也不想回到这里了……”

与此同时,仓库的另一边,一个黑漆漆的高大身影忽然走了过来。古铜色的外壳看起来就像是个机器人,不过仔细看外观又像是骷髅或者模仿骸骨的雕像。

雕像一边转动头部,审视着周围货架上被装罐的女孩子,一边在仓库里缓缓地踱步。然后——雕像就开口说话了。

“你们再自杀多少次也是没用的,你们的灵魂已经被绑定在这里的召魂石上了。不管本座把你们卖到哪里去,只要你们一死掉,就只会再回到本座的法厅里来而已。”

说着,看起来是雕像的骨骸走到了莎莲娜面前,一把拎起了囚禁她的罐子。

“哼哧,哼哧,你也被召唤回来了啊。这次要体验什么调教呢。”

啊啊,原来是这种设定的啊。

莎莲娜并不是第一次玩宅邸里那些淫欲调教类的VR游戏。看起来这次的游戏世界观是古代奇幻类型的啊。游戏里的气氛和设定会渲染成这样子大概是为了调教的沉浸性真实感吧。大概接下来自己就会受到各种非人的虐待然后永世不得超生吧。

“唉。”带着对多少猜到是游戏剧情的些许不屑,莎莲娜轻轻叹了口气。

“哼哼,还真是高冷啊,本座倒要看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

……看起来就算对VR场景熟视无睹,但身体的调教还是一分也不会减少的。

几小时后。

“……什么啊,这是。”

当三个人靠近这台会自己走动的冰柜,才发现冰柜下方,带着旋转的毛刷和软胶铲一类用于清洁打扫的器械。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一台普通家用的扫地机器人,只不过要比常见的型号大得多得多,足足能装下一个人。

小P用米尔莲的轮椅挡住了机器人的前进路径,机器人也没有过多动作,只是原地停了下来。

“……好像是个扫地机器人呢,不过咱没见过这种型号的噢。姐姐有印象吗?”小P围着还在缓缓前进的机器观察了半圈,看起来好像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这个,呃,可能也许大概,妾身只能说见过类似的东西吧。”坐在轮椅上的米尔莲也皱起了眉头。“不过,不完全一样。总之记不太清啦。”

“这里好像有个操作面板,不过所有按钮都没有反应,只显示了这个。”

[“永久模式”]

米尔莲有点困惑地在轮椅上摇晃着,想要看清楚这个“冰柜”的全貌:“有没有可以从侧面打开的把手或者锁什么的?”

果然,在冰柜左侧的两个边角位置,有两个不起眼的滑动开关。

“……这个,大概是某种自慰机器吧。呃,其实这种东西,妾身没见过的型号,在仓库里还蛮多的。”

自慰机器?就是说这里面有人?

稍微折腾了一番之后,机器的侧面板被“砰”的一声拉开了。一股熟悉而浓郁的百合花香扑面而来。

“……搞什么,莎莎,原来是你啊。”

——……!?停下了?

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莎莲娜还是感到正在从身体各个角度侵犯她的道具们,运转产生了什么变化。原来,自己刚才一直是在被装在什么东西里面四处移动着啊。

——呜,好难受,好难受!

尽管早就对宅邸里尤其是地下室里那堆千奇百怪的调教器械有所领教了,但看到机器里面的样子,红龙还是不禁倒吸了一口气。

“呜呜……呜呜……呜呜呜!”

莎莲娜的身体正以半跪的姿势,被牢牢锁在柜子里,不,与其说是锁,不如说她整个人就被嵌进了扫地机器人的内部。机器的外壳虽然不小,但内部构造到处都是内部的凸起,机械臂和管线,莎莲娜的身体在里面完全没有一丝儿活动空间。她浑身大汗淋漓,被厚重的金属部件彻底拘束的身体不停颤抖挣扎着。她的眼睛和耳朵上被奇怪的面罩锁着,看起来很像是VR设备,不知道里面在播放着什么奇怪的音频和视频。

莎莲娜的双手被死死地卡在身后,被位于机器上方,也就是莎莲娜背后的一口大箱子里,一直吞没到她的肩膀,以至于完全看不到她双手的状况。而她跪在身体下的双腿则被另一口箱子吞入,但她的一双脚丫倒是被露了出来关到了她身体下方的玻璃盒子里,透过盒子可以看到一大堆布满倒刺和毛刷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刺痒的各种虐足道具,正在激烈地运动刺激着她的双脚。

莎莲娜的小穴、后庭、尿道、嘴巴都被尺寸五花八门的机械棒子塞得满满当当,看起来已经在她身上狂暴轰入了好一段时间了。在机器的内部还有一组五颜六色的药液罐,在不停地往莎莲娜的身体里注入各种说不上名字的药物。

口水、汗水、眼泪、尿液、爱液四处飞溅着。莎莲娜的体液已经弄得箱子里到处都是,看起来她已经被这样拘束着有一段时间了。

“真是的,莎莎又在玩这种类型的了啦。”发觉莎莲娜并没有对机械被打开这件事产生任何反应,也没有察觉到有人,小P只好重重地拍打了两下机器人的外壳,发出彭彭彭的声音。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果然,察觉到有人的莎莲娜开始拼命挣扎起来。但她嘴巴被疯狂抽插的按摩棒完全占据着,看起来深度已经直达咽喉,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发出一丝声音,头部和身体也被彻底固定着动弹不得,只能勉强挣扎了几下表示回应。

“她看起来……是不是有点难受?”红龙关心地试着把手伸进去抚摸莎莲娜的头发,但她的反应只是一阵剧烈的颤抖。

“嘛嘛嘛,这个无所谓啦。反正她每次都玩这么欢脱的。”米尔莲吐了吐舌头说道。

“有必要把自己拘束得这么彻底吗……这东西看起来完全不知道怎么打开。”

“那个啊,那个妾身觉得吧,这台机器就是这种风格呢,嘻嘻嘻嘻。”

不过,三个人很快发现了一点问题。

“莎莎好像完全没办法交流呢。”

“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难受还是爽哦。”

“要不还是先把她放下来吧。”红龙仔细在机器上寻找着,但却找不到能把她从机器里弄出来的办法。她的双手和双脚都像被彻底焊在铁箱子里一样,就连脸上的面罩与脖子上的颈枷也坚固得像是装甲板,完全找不到能打开的地方。

“莎莎!莎莎!能听到吗!”米尔莲大喊了两声。

没有回答。

莎莲娜还只是呜呜呜地呻吟着。看起来那个面罩完全把她的视觉和听觉剥夺了。就算她能听到,全身都被死死拘束住并且不停经受着快感摧残的她,要怎么表达出来还是另一回事,更不要说她还有没有清醒的意识?

“对了,姐姐,咱的房间里好像还有上次玩拘束游戏用到的那个东西。”

“哦哦,是那个吗,那就快去拿来吧,不要忘记一起拿来胶布和麦克风哦。”

小P点点头,然后就转身一路小跑离开了。

红龙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发现这台自慰机有任何可以打开的迹象。被死死拘束在机器里的莎莲娜,低沉的呻吟声,不,不如说是呜呜呜的浪叫声一次高过一次,流出的爱液也越来越多,看起来并不好受。

直到红龙在机器的另一边,面向莎莲娜后背的位置,发现了一块小小的面板,大概只有半本书的大小,但它起码是可以从侧面掀开的。

面板里是一个不大的空间,里面赫然有两只女孩子的手在疯狂乱抓痉挛着,娇嫩的皮肤已经被女孩子自己的长指甲抠出了不少血印,看起来十分痛苦。这大概就是莎莲娜被反剪到身体背后彻底固定住的双手了。

很快,小P拎着一个小布袋回来了。

“这不是是骨传导的耳机吗?”

的确,不管怎么喊话莎莲娜都听不到的话,用这种东西直接贴着颌骨把声音传过去总是能听到的。

“喂喂,莎莎,能听见吗?”

——诶??奇怪,怎么有声音从自己脖子里面传出来?听起来是米尔莲姐姐的声音?

——救命,救命啊!救命!

“你现在想不想出来?想就用手比个一。咱和米尔莲姐姐能看到你的手~~~~”

莎莎勉强伸出了一个手指。由于机器里的各种按摩棒和毛刷、媚药注射管等等工具还在一刻不停地全力开动着折磨她的每一个敏感部位,所以她的双手还颤抖得有些不听使唤。

“那这个东西怎么关掉呢?莎莎你知道吗?”

莎莲娜摆了摆手。

“诶???你自己玩了这个东西自己不知道怎么关啊?哈哈哈……”看到莎莲娜似乎很痛苦无奈的样子,小P竟然不禁哈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次轮到你被折磨了吧哈哈哈哈……”

莎莎连连摆着颤抖的手,那意思好像是在说“不”。

“……大概又是谁之前被莎莎恶作剧,偷偷报复她吧。” 米尔莲小声地对红龙解释着。

话虽如此,但还是不知道怎么解救被困在这部高潮机器里的莎莲娜。

正在大家看着机器疑惑的时候——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莎莲娜低沉的惨叫声愈发激烈起来。

——哦噢噢噢噢噢噢救命,又,又来了,莎莎好痛,不,莎莎好想要!噢噢噢噢噢呜呜呜……

经历了刚才几十分钟巨型淫具的粗暴抽插,莎莲娜本来就淫荡敏感的身体早就被挑逗得不堪重负,但由于这里的女孩子是无法轻易高潮的,所以莎莲娜的情欲还很高涨,就在她持续被淫具突入着马上就要接近高潮的前一刻,忽然一阵剧痛的电流通过了的她的身体。恰到好处的电流与刺痛立即让她的快感被强行压制了下来,又一次高潮被直接打断,莎莲娜身体里的欲火又一次被强行压制了下来。

——不要再寸止莎莎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来了呜呜呜……

这不是莎琳娜第一次经历这种痛苦了,事实上,自从她被关在这部机器里苏醒过来,这种在高潮前一瞬间彻底打断她的调教已经发生了7次。长时间的精确寸止让她的身体已经敏感到了难耐的地步,但与此同时,机器在一直给莎莲娜注射着浓度逐渐上升的特殊麻醉剂来压制着她的敏感。

——唔唔唔是麻醉剂?!糟,糟糕啊,这样子就算出去了,一旦麻醉剂的效果消退了……呜,莎莎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啊……

莎莲娜以前也小试过几次,知道用麻醉剂强行压制之后,等到身体的感度再次恢复时有多么地狱般的痛苦,搞不好就算是用刀子捅烂自己的小穴都不能解除欲火焚身的饥渴吧。

“莎莎你没事吧,米尔莲,不能想个紧急的办法吗?”

“唔,小哥可不可以把妾身抱得离机器近一点,妾身想仔细观察一下。”

过了几分钟,看起来机器的电击终于停止了,莎莎也终于稍微平静了下来。但她的身体还是不住地颤抖着。忽然,米尔莲的目光停留在了贯穿莎莲娜后庭与小穴的两根形状奇特的按摩棒上。

这两根按摩棒与其说是棒状,不如说干脆就是锥形的,越往外越粗大。莎莲娜的小穴尽管和其他女孩子一样容纳能力很强,但看起来也只吞下了两根按摩棒的一半左右,外面露出的部分足足有大腿粗细,一般的女孩子如果插进去这么粗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被撕裂受伤的。

“……等一下,这个棒子的形状……可恶妾身要是有手能摸一下就好了。算了,莎莎,能听到吗?”

莎莲娜唯一能自由动弹的双手,勉强比了一个手势表示可以。

“你的视野里左下方是不是有一个像是数字之类的东西?”

沉默了一会儿,莎莲娜用手势又表示了肯定。然后还勉强比划出了“22”这个数字。

“原来如此,妾身大概猜到了。妾身请求小哥哥可不可以帮个忙?”

“什么?”

“把莎莎的屁股往下按。”

红龙看着莎莎的按摩棒露出体外的部分,惊讶地回头看了看米尔莲的眼神。“你没搞错哦?”

“没关系啦,莎莎虽然没妾身的穴穴这么能撑,但这种程度也基本不会受什么伤的,只是会很痛而已。”米尔莲的表情非常正经,看起来不像是在恶搞。“就算受一点点伤,送到医疗室马上就治好了。”

然后米尔莲又抬头对着莎琳娜轻喊着:“莎莎你忍住痛哦,注意仔细看那个数字,随时告诉我们那个数字有没有变化哦。”

莎莲娜微微地挣扎了一下,好像是在表示收到。

“怎么样,小哥不忍心的话那就小P来吧。”

“好吧好吧,我试试看。”红龙有点不情愿地把手伸到了莎莲娜满是汗珠的光滑脊背上。红龙的手刚刚压在莎莲娜的肌肤上,莎莲娜的身体就猛地一个机灵,几乎要全身抽筋起来,真不知道她此时的身体到底有多么敏感。

好烫,而且抖动得好厉害,除了莎莲娜自己身体的颤抖,还能感受到她体内几根巨型淫具传来的各种稀奇古怪的运动震颤。

“莎莎你准备好哦,随时报告上面的数值给妾身,听到了吗!”

随着红龙肩膀用力,莎莲娜的小穴开始进一步吞下那根本就十分巨大,已经撑得莎莲娜的小穴与后庭口的粘膜,都有些半透明了的巨大淫具。没想到随着莎莲娜的屁股被压下,机器内所有淫具的运动都同时开始更加放肆剧烈了起来,以至于红龙的手都感觉被震得微微有些发麻,难以想象莎莲娜的身体里是什么感觉。

“……25,27,30?”

果然,随着红龙压下莎莲娜的身体,似乎莎莲娜在VR眼镜里看到的数值开始进一步增加,就在莎莲娜比出一个“35”数字的瞬间——

“好痛??!”

红龙按住莎莲娜后腰的那只手忽然感到一阵剧烈的刺痛。不会错,这是电击的感觉。与此同时,柜型机器忽然发出一阵低沉的嘟嘟声。

莎莲娜身体上的电击惩罚又霹雳啪啦地冒出了电火花,电击的强度让红龙都感到刺痛不得不放开了手。

“唔唔唔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哦呜呜呜呜!!!!”莎莲娜想要惨叫,但嘴巴直到喉咙都被巨大按摩棒塞住的她当然是叫不出来的。

“糟糕……”

不过,这一次的电击似乎很快就停止了。米尔莲连忙提高了音量对莎莲娜喊着:“莎莎,莎莎你还好吗?是不是刚才机器有警告了?”

莎莲娜的手指因为电击在痉挛着,不过还是勉强挣扎着做出了肯定的手势。

“原来是这种类型的机器啊。”

米尔莲向大家解释着。

“只要莎莎在眼罩里看到的那个数值增长到100,恐怕束缚就能解开了吧。不过,似乎这台机器被设置成必须里面的人自己用力往下压住那两根大棒棒才能过关的模式,其他人在旁边协助只会被惩罚。”

于是现在,莎莲娜只能被迫用尽全身的力气,往那两根已经蹂躏自己许久的锥形淫具上全力坐下去。

本来,她几乎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这两根直捅她腹腔的锥形棒子上,她每往下用力一毫米,就能感到身体里的巨物活动程度又剧烈了好多倍。

如果说平时这两根东西的动作幅度与品路算是敲鼓的话,那她坐下去一厘米的时候,两根巨物搅动、抽插的力量就已经变得像某种残暴的工业机械。就连阴道与菊花口的部分,剧烈的震颤与旋转也搅得她淫水四溅,就像是被手指按住的水龙头一样喷得周围的机器与地板上到处都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然而,不管莎莲娜怎么往下坐,她眼前的数字,最高也只能达到80左右。被扩张至十七八厘米,她的后庭和小穴口似乎都已经到了极限,每一次呼吸都伴随着刀割般的绞痛,似乎再扩张下去就会被撕裂出血一样。别忘了,这两根淫具也并非静止在她的小穴与屁屁里一动不动,而是不停地用着抽插、搅动、旋转、震动等五花八门的方式在她的两个大洞里肆虐着,剧痛伴随着快感机关枪般冲击着她的神经,再加上眼前的VR设备不停地在她眼前播放着淫靡夸张的变态景象,已经让莎莲娜的意识一片混沌,

莎莎只觉得天旋地转,但被完全禁锢和改造过的身体连倒下去昏过去都不被允许,就好象自己的意识深处被装上了一道通电的铁丝网,每当她想要让自己放松,沉沦,昏迷过去的时候,自己的脑海里就有什么难以言说的东西强行把自己的意识给拉到完全清醒的状态,就好象受着睡眠剥夺刑罚的犯人一样。身体各处淫痒难耐的淫欲依旧在冲刷着饥渴不堪的大脑,小穴与菊花或者喉咙深处依旧在高声叫喊着更多,更多,更多……

“嗯……看起来再进行下去就需要小哥哥的命令了哦,只有给莎莎下命令才能突破她的身体极限呢。”

红龙微微拧了拧眉头:“好吧。莎莎,你给我用尽全力把这两根东西吞下去,听到没有?给你三分钟,做不到就惩罚你哦。”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什么,身体,身体自己动起来了,好痛,好爽……

听到红龙的命令,莎莲娜的身体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立即起了反应。在这道箱子里被禁锢了许久,已经浑身酸痛的肌肉,此时仿佛如同自己有了意志一般,强行收缩往下全力吞噬着两根巨型尺寸的淫具,以至于连莎莲娜自身的精神都被强行压制了下来。

莎莎后庭的巨大物体几乎快要撑破自己的菊穴口,但就算如此,这根巨物的前端依旧在疯狂抽插着,每次都直接刺入自己的腹腔深处,自己的肚子里就像有两挺管道清洁机在超负荷狂转着,小穴口就像被撕裂一般疼痛,不,可能已经被撕裂了吧?但即便如此,莎莎还是不顾一切全力往下压着身体,也正是因为少女被强化过的肌肉力量,百倍的快感一波接一波轰炸入了少女的花心。

“哦哦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折腾了好一会儿之后,机器终于发出了一声让人安心的“嘟————”声。

禁锢莎莲娜的铁柜“扑哧”喷出了一股干冰一样的蒸汽,就好象里面装得不是一个女孩子而是什么精密机械一样。铁柜侧面的某些部分缓缓打开,莎莲娜头上的VR头箍也发出了“咔嗒”的解锁声音。

终于,莎莎的胳膊腿可以被释放出来了。就在红龙想走上前把莎莲娜抱出来的时候,小P拦住了他说:

“小哥哥稍等一下,这个让咱来吧,会弄满身都是哦~~”

“什么……”

要把莎莲娜从机器的侧面抱出来的话,看起来首先需要将她从已经深深没入体内的两根巨型淫具上弄下来吧。然而就在小P抓住莎莲娜的双腿往上一胎的瞬间——

“嘭!”

简直就像扎破了装满水的气球一样,莎莲娜身体里的体液扑哧一下从被抬起的淫具边缘一下子喷了,不,简直是爆发了出来,小P看起来早就意料到了这种情况,故意事先让红龙退开几步,但凶猛喷出的淫水还是有几滴溅到了他身上。

“嘻嘻嘻莎莎你真是的,又流这么多水水。——诶???这,这是什么啊?”小P惊讶地喊了一声。

由于刚才一直被拘束在机器的内部而没有发现,此时莎莲娜的每一边大腿与小腿之间,都赫然多了一对8字形的拘束环,导致莎莲娜的两条小腿向后完全与大腿折在了一起,再也无法伸直。就算莎莲娜清醒以后想要移动,她这副样子也没办法走路,只能像小狗一样在地上爬行。一对8字环之间还有一种特殊的斥力导致莎莲娜的双腿无法保持合拢,就算坐在轮椅上,她此后也只能以M字开腿的羞耻姿势被人推着到处走了。

更令人感到讶异的是,这对8字环,竟然是用类似小P的乳栓和莉莉的“奶嘴”一样,不可摧毁的特殊材质构成的。这种材质即使在宅邸里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一般只出现在拘束惩罚类的调教游戏机上。

“呃,莎莎,这对脚镣是你在哪里找到的?”米尔莲看起来对这种道具很陌生的样子。要怎么打开它,完全是一筹莫展。

“……什,什么……莎莎,莎莎不知道啊……”莎莲娜只是勉力睁开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几乎察觉不到的幅度虚弱地摇了摇头,就再次瘫软昏迷了过去。

“……先借用一下米尔莲的轮椅吧?”

“噢噢,好的,妾身这就~~~”

说着,米尔莲立即一个鲤鱼打挺,咕噜一下就从轮椅上滚了下来,没有四肢的身体硬生生啪地一下摔到了满是莎莲娜爱液的地板上,胸口一对吸盘式榨乳器也被甩脱了下来,乳汁又是溅出一片奶花。

“……下次别这么急。”

“哦哦,妾身知道了,嘻嘻诶。”

既然一时不知道这对镣铐要如何解除,大家目前也都是要去根路径室,所以不如就先把莎莎她送到那里看看解决办法。

在把莎莲娜抱上轮椅以后,大家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莎莲娜一双纤白的玉足,此时因为长时间被虐足道具剧烈折磨,还浸泡着高浓度的专用药剂,从脚踝以下,整双脚已经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粉色,别说是走路了,连被碰到都会让她浑身鸡皮疙瘩乱颤,看起来比琳的敏感肤质手脚还要严重得多。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莎莎的脚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P刚刚把莎莲娜的轮椅推出去几米,莎莲娜就大叫着惊醒过来。

“救命,救命啊啊啊啊”莎莲娜猛地一把抓住了自己的双脚,看起来根本没在意自己被套上了腿环的事情,只是一心一意时而搓揉时而胡乱抓挠着脚面和脚心。但每当她开始用指甲抓挠双脚的时候,双手的动作就会变得混乱而不听使唤起来:

“痒痒痒痒痒痒痒啊啊啊啊!!!!噢噢噢噢莎莎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

红龙赶忙蹲下身想要查看莎莲娜的状况:“这个又要怎么办?”

“这个大概是被同时注射了强效致痒和皮肤敏感化的药物吧。”被红龙抱着的米尔莲一边低头看着莎莲娜的反应一边说。

“莎莎,莎莎的脚,痒得像是里面有无数蚯蚓在爬……救命……救命……”

“真是的,咱觉得还不如索性把莎莎的脚用激光切掉再放进医疗舱里愈合更快一些呢。”

“妾身想恐怕不行哦,这对特殊镣铐可能会阻止这么做的。记得以前妾身好像见过这么不讲道理的道具。”

就在小P和米尔莲两人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的时候,莎莲娜已经开始大力到处乱抓自己的双脚。

“莎莎你不要抓了,这样会抓坏的啊。”

“可是莎莎好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难受啊!!!——啊啊啊啊!”

本来双腿被M字拘束的莎莲娜活动就很不方便了,现在的她只能惊恐地挣扎着想要勉力抓住自己的双脚,但却被强制拘束的自己的双腿挡住,每当她试图用指甲抓挠的时候,双脚上就会传来一阵剧烈的快感,让她不仅无法集中精神,连手指都无法好好用力,瘙痒很快又重新蔓延开来。

“呜,可恶……莎莎,莎莎还被打了麻醉剂……等一会儿麻醉剂的效果会慢慢消散……只会越来越痒的……救命……”

看着纠结痛苦着的莎莎痉挛的双脚与岔开抓动着的十个脚趾,小P和米尔莲对视了一眼。

“小哥哥恐怕不会愿意看到莎莎难受吧,那让咱和姐姐来帮莎莎解一会儿痒吧。”

“唔唔,毕竟莎莎是这种必须要别人来安慰才能舒服的体质呢。”

说着,小P就把米尔莲的身体扶了起来,让她在莎莲娜的右脚前用屁股“站”好。

然后小P就在莎莲娜的左脚前跪了下来,两个人再次对视而有点神秘地笑了一下,同时对着莎莲娜的双脚张开了嘴巴。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姐姐轻一点噢噢噢噢??”忽然,

两名少女的唇舌,如同两条粉红色的小蛇,在莎莲娜粉红色的双脚上轻咬、舔舐、吸吮了起来。

虽然她没有手脚活动不便,但米尔莲的舌头灵活得就像大象的长鼻子,每一次在莎莲娜的趾尖卷动,在脚趾缝之间穿梭,都让莎莲娜舒服得上了天,连嘶叫都断断续续地好像被掐住了脖子,想要推开她稍微抑制一下快感,却连双手都失去了力气,对这个四肢全无的肉便器毫无办法。

“诶真是的,那咱比起姐姐来哪边比较舒服呢?”

说着,小P忽然张大嘴巴,在莎莲娜的左脚脚心一边猛地就是一咬。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现在敏感度已经超过小穴与乳头的脚心,此时赫然留下了一圈红红的牙印,莎莲娜则由于痛痒难当与剧烈快感的冲击,连喉咙都被卡主了一样,脑袋后仰着几乎休克过去。

“小哥哥可以先走哦,妾身和小P过一会儿会把莎莎送过去的。”

“那你们先照顾她,我要去中控室了。”看着死去活来的莎莲娜与正在忘情地帮莎莲娜进行着足底保健的两人,红龙摆摆手,转身向地下一层走去。


地下一层的温室里。

“唔……头,头好晕……”

悠悠醒转过来的依祖,茫然地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

仿生肉棒虽然依旧在勃起,但似乎润滑剂喷射的开关已经被什么人给调到最小了,只是偶尔地喷出一股透明的拟似精液,带起一阵阵令人头晕目眩的快感。

“刚才……到底是谁啊……”

依祖拼命摇晃着小脑袋,想要回忆起刚才发生了什么,那个没见过的小萝莉到底是何许人也。

忽然,她的脚边踢到了一团软软的什么东西。

“……这是,衣服?”

地下温室里空无一人,依祖的脚边只留下小萝莉之前身上所穿的全套衣服,至于她本人则不知所踪。

自动饲育 第一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布者

3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三十九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