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六章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这个当地不算最大但也是地区上最重要的城市里,找一所酒店单独安置一个外国小女孩并不是难事。

但红龙左思右想以后,还是电话找到了梵姬,捎带一提此时梵姬已经因为多次受惊吓暂时跑回了自己的家里。

梵姬的房间不大,但是隐藏在寺庙区之中的小楼顶层显得十分僻静,另外离红龙现在所在的位置也并不远。红龙将小女孩带到了梵姬家,拜托她先照顾小女孩一晚上,明天早晨红龙会另外找适合的人家暂时照顾。

“这么晚还跑来麻烦你真过意不去,不过你是唯一知道她说的有关事情的人了。”

“没!完全没问题!不过你说那个梦吗……这要怎么说呢,我也没办法把她带到梦里去啊……”

“其实我还什么都没和她说呢,我觉得你也先不说什么,先观察一下比较好。”忽然楼下传来了几声响动,红龙不禁皱起了眉头。

梵姬从门口向下张望,小女孩拖着不算太大但比起她娇小的身高来说已经算是特大号的拉杆旅行箱,一步一步有点费力地走上昏暗的小楼台阶。

“大姐姐你好呀~~~嘿咻~~~”

“……我没叫你你怎么就上来了。”

“啊呀呀~~~因为大哥哥是个好人嘛~~~”

——就是她。梵姬第一眼就确认了眼中的小女孩的样子。虽然比起那副一眼看上去就是长期被调教折磨有些憔悴的脸蛋不同,但显然是两张几乎一样的,双子的可爱面容。

“啊!你是那个——!”

“嗯~~~?”

红龙连忙示意制止了梵姬:“先不要跟她说任何关于那所房子的事。”

“……喔,好,好的……”

红龙随后就留下她们两个人,离开了梵姬家。


“~~~这样子啊,你在梦里见过我姐姐,她正被绑在一台怪机器上,还说在等我,是不是啊?”自称铃儿的幼女,用很放得开的姿势,岔开腿趴坐在梵姬家的沙发上,看起来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又没有完全明白似的,若有所思地答应着。

“……嗯,大致来说就是这样的。”

“嘻嘻嘻……我知道了。那么大姐姐这么晚了不睡觉吗?”

“我这就打算睡了,等下,你一点儿都不担心你姐姐吗?”

“担心?唔。没有耶。”

铃儿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还是那样一脸纯真地睁着大眼睛,偶尔盯着梵姬家复杂华丽的八音盒座钟,其余时间就那样看起来天真中带着一丝呆呆地看着梵姬。

怎么回事……这孩子??

“这……现在不明白的反而是我了,你知道你姐姐去哪里了吗?那个就真的只是做梦吗?为什么梦里的她会告诉我她的名字?”

小女孩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不知道呢。不过,我知道早晚会这样子的啦。”

“……??”什么?她在说什么?

“你,你知道你姐姐在哪吗?”有点困惑中带着一丝诡异的梵姬再次问出了刚才问过的问题。

“啊呀啊呀,我知道的确是有那么一个地方,是我和姐姐最后要去的地方哦,只不过,那个地方大姐姐你知道不知道呢?”

“我……”

“带我去吧。”幼女的语气波澜不惊,甚至脸上还挂着天真地傻笑,但在梵姬看来就如同斩钉截铁的命令。

梵姬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不由自主地带着小女孩下了楼,向着能进入宅邸的入口方向走去。

从梵姬家要抵达最近进入大房子的“传送点”距离并不近,用走的起码也要一个小时,当然,这个时间公交车都已经停驶了,梵姬自家的位置想打出租车也并不是太容易。左思右想,梵姬还是决定先沿路走到稍微繁华一点的闹市区,如果能叫到计程车再搭车不迟。

铃儿的身高只到梵姬的胸口,但就算这样在少女的年纪里也是比较高的身高了。当地虽然已经入秋但由于近海,晚上的天气并不冷,梵姬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七分裤和防晒风衣,而铃儿从刚才见面开始就穿了一件类似长风衣的藕荷色小外套,看不见她在风衣下面是什么着装,只能看到她居然穿着看起来十分性感的小长靴和小黑丝,黑丝上还带着奇特的花纹。

两个女孩本来相顾无言地在夜晚的街道上走着,梵姬感到有一丝丝尴尬,因此很随意地开口捡起一些话题:

“呃那个,铃儿啊,这个地方你穿这么厚的大衣不热吗?”

“啊呀啊呀,要说这回事,姐姐才是,你这里不是也很热吗~~~~”

突然说着,本来位置上走得有点靠后的铃儿,一把从背后搂住了梵姬的柳腰和翘臀。

“诶???”

因为搂抱位置的关系,加上铃儿还在梵姬背后微微用力推着梵姬往前走,所以两个人并没有停下脚步,只是这样搂抱着继续向前走去。在外人看来,就只是一个幼女在搂着姐姐撒娇取闹罢了。

“干,干什么呀……”

铃儿小小的柔软身体散发出婴儿沐浴乳般的奶香味,从大衣中裸露出来细细的胳膊几乎用手掌就可以攥住一圈。

“——咦?你的衣服里面——”

没等梵姬发出她的疑问,铃儿忽然将幼细的手掌伸向了梵姬腰间并不太紧的裤缝中——

“!!!”

虽然这样说有些奇怪,尽管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但这条深夜的街道上并不是一个路人都没有。附近除了寺庙还有些住宅区和寄宿制的学校,偶尔会遇到跑出来享受夜生活的学生或者吃买夜宵的居民。比如当下,梵姬和铃儿的前方大约三四十米的位置,就有一小群看起来是要到前方一段距离的深夜大排档吃饭的年轻人正在以相同的方向向前走着。如果梵姬现在尖叫起来,一定会立即吸引他们回头观望吧。

而且比起尖叫,梵姬现在心里同样的事情还有另一件:这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但由不得梵姬多想,铃儿又小又柔嫩的右手已经一咕蛹一咕蛹地探进了梵姬的双腿之间。

“呜呜呜呜,铃儿好寂寞啦不要不陪铃儿玩……苏儿姐姐失踪以后铃儿一个人好寂寞~~~妈妈对铃儿也好冷淡~~~~”

没想到,铃儿居然开始娇滴滴地抽泣起来。那与其说是哭声,不如说是金丝雀在地下深处的笼中发出的婉转哀鸣,甚至会让人不由得以为她是不是有专门练习过发出这种惹人怜爱的哭泣声。梵姬顿时失去了一切阻止小女孩幼小的身体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想法,当然——不只是因为小女孩那哀婉的悲鸣声。

“铃儿想让大哥哥干……但大哥哥不知道怎么好像知道什么似的,完全不给铃儿机会……那么铃儿只有梵姬姐姐一个人了……呜呜呜……”

铃儿的右手渐渐往下,几乎要把梵姬的整条休闲裤褪下屁股,但却又用恰到好处的角度将梵姬的裤边维持在臀部与大腿之间,微微露出胯间稀疏的阴毛与一点点少女的肉缝。如果刚好走到路灯下相对光亮的地方,前面几个夜半压马路的路人又突然回头的话,恐怕就能看到一个衣冠不整的美少女正在被一个小萝莉缠住身体摆出一副非常难为情的下流样子吧。

想到这点,梵姬的理智立即清醒了一点点,她想要推开铃儿娇小的身体,但双手却完全不听使唤。自己的意识就在清醒与放纵之间疯狂横跳着,却怎么也没办法把一边缠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推着自己踉踉跄跄向前挪步的小女孩,就像是被章鱼缠住的扇贝一般,想要挣扎却连动作都做不出来。

“不要让铃儿一个好吗……如果铃儿一个人的话,这个东西就又会开始折磨铃儿了哦……”

少女尽管只有十一二岁的年纪,胸部却已经发育得比梵姬还要略大一些,浑圆翘挺的乳房有着发育期少女特有的凸出的乳头和乳晕,软软弹弹的。当然,这些梵姬是看不到也感觉不到的,她能感觉到的,就只有少女的胸口一片软乎乎中似乎有一个什么硬刺的东西扎在自己的脊背上。

“不,不行,别再来了……”

尽管自己也知道这是没有用的,梵姬嘴巴上却一直低声说着不行不行不行。但很快,她也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之间有什么粘粘的东西流了下来。自从被那群黑帮注射了那种奇怪的药之后,梵姬已经能感觉到自己不管是脑子还是身体,都一天比一天变得更奇怪。尽管在那所大房子里,似乎能通过各种办法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变得更加恶化,但也只能维持现状罢了。

所以,几乎是铃儿在开始搂抱她身体的瞬间,梵姬的身体实际上已经进入了发情状态。

“呜呜呜呜……”

梵姬几乎要叫出声来。

或许如果是宅邸里的其他女孩子,此时就会干脆地大胆淫叫出来甚至当街就啪啪啪起来吧。不过梵姬并没有像她们那样身心都被彻底改造过,事实上她本质上也不过就是性欲比较强烈的普通女孩罢了,尽管这些天在宅邸里已经受过那些色情到有些不堪入目的场景耳濡目染,但她的内心当然还是保留着完整的羞耻心。

“不,不行,不要在街上这样子弄我……”

“没关系哦~~大姐姐只要继续这样子走路就可以,不会暴露的啦~~~”

“……你!”

梵姬想要挣脱开,甚至顺势推开搂抱在她腰间的小萝莉,但就算面前只是一个小萝莉,只要不是米尔莲那种四肢全无无法抵抗的样子,梵姬居然也拿她毫无办法。

很快,铃儿居然一边搂抱着梵姬,一边滴溜溜转到了梵姬的正前方。

梵姬此时才借着不算明亮的路灯光看清楚了。

不知什么时候,铃儿已经解开了她那件长度及膝的风衣胸前的纽扣,露出了里面的……性感内衣。不,那与其说是内衣,简直可以说是情趣用品了。能说是布料的地方几乎没有,小萝莉的大衣内部,完全就是由拘束皮带勉强遮住鸽乳与洁白无毛的私处,一条条的皮带组成的性感拘束服。她的大腿上还套着黑色的皮革腿环,甚至白白的小肚皮上还明显用粉色的荧光彩绘喷画了铃铛般的彩绘淫纹图案。

“你……你就是穿着成这样西坐飞机过来的吗……?”

“啊呀啊呀~~~大姐姐是说安检什么的吗?讨厌啦才没有呢~~~~我是在飞机上悄悄换好的哦~~~~不穿上这个感觉好不自在呢~~~”

说着小萝莉故意用双臂挤压着自己已经发育得有些丰满的双峰,仅有一条皮带遮住的微微涨起的粉嫩乳头这下完全暴露在外,但她也毫不在乎地完全没有整理遮住的意思。

“……这孩子,怎么给人感觉就像是……那所房子里的那些女孩子呢……”这样的感觉,不禁在梵姬的念头里诞生出来。

但不由得梵姬多想,铃儿的动作已经愈发地放肆起来。

“不要这样……有人在看呢……铃儿等一下……”

“可是,大姐姐的这里不是这样说的呀,你看~~~~”——铃儿将一只手从梵姬的双腿之间抽了出来,那只小小的手掌上已经覆盖了一整层浑浊的白色粘液,还带着少量的泡沫。

“啊——这是——”

梵姬的脑子嗡的一下就蒙了。

的确,自己平时自慰时也会流出来这样的水水,并且自从被黑帮打了那种药物以后自慰的频率和流量都在直线上升,有的时候回过神来已经连续自慰了一天一夜。但,今天只是被十二三岁的幼女这样挑逗了几下,就已经流出来了这么一大滩,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不,这种夸张的淫水量,恐怕只在那所大房子里的女孩子们那里见过吧。

难道自己正在逐渐变得和她们一样吗。变成那种奇奇怪怪的身体,然后一天到晚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无所不用其极地淫戏作乐?

也许那样也不错吧——不,等等,那样子也太变态太堕落了——不,不对,这根本不是现在的重点吧……咿咿咿咿咿唔唔!

梵姬忽然感到一个小小软软但又灵活有力的东西,直接贯穿了自己的穴口,尖端已经接触到了自己的子宫口。

“等,等一下啊,不要,不要掐那里,那个是我的……”

“嗯?是大姐姐的什么呀?铃儿不是很清楚呢~~~~”

铃儿的语气挑逗得得寸进尺,不,这已经不是挑逗了,简直就是挑衅。

“——当然是我的子宫口啊!”梵姬顿时一下子火冒三丈,一句话脱口而出。当然,音量也就大了许多。梵姬立即就感到了自己的失言,她猛地抬头看向前方已经走得有些远的那群人,万幸,他们聊得有说有笑,根本没注意身后还有两个正在街头play的女孩子。

梵姬惊魂甫定时,铃儿伸进梵姬深处的那只手已经愈发放肆起来。如精巧的爪簧与摇臂般不停颤动抠抓着的幼小手指,连绵不断地刺激着梵姬的私处,那滋味就如同最精密的自慰机械却知道梵姬的身体详情与自慰习惯一般,却每一次都恰好避开了梵姬的G点与阴蒂。如果能当街高潮出来然后身体就能冷静下来了吧,但铃儿却使坏般故意不让梵姬的身体释放,只是不停地挑逗刺激撩拨着梵姬达到更高的渴求,同时两只黑丝小脚却还不停向前迈步,拉扯着梵姬两条腿也无法停下来专心致志地高潮。

“呜呜呜住手啊……”

“啊呀呀?姐姐不是很舒服吗?为什么要住手呢~~~~~”根本无视梵姬的哀求,铃儿只是依旧故意低声在梵姬的身边细语着,手指的动作变本加厉,甚至还故意在越来越粘稠泥泞的梵姬小穴深处,轻轻用指甲在娇嫩的子宫口一下一下地掐着嫩肉。

“呜唔唔唔唔呜呜噫呀呀呀……”

梵姬只能不停低声说着住手住手住手,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看着这个小恶魔不停地催涨着自己的性欲,却丝毫不给自己高潮的机会。

夜晚的街道不算寂静,但却很漫长。

少倾,梵姬已经被眼前这个小冤家折腾得头晕眼花,马上就要倒下来的时候:

“铃儿……铃儿……铃儿……不要再折腾我了……让我休息一下……”

“啊呀呀?可是,已经这么晚了,大姐姐不是已经说好了,要带铃儿去什么地方吗?大姐姐可不能食言哦~~~~~嘻嘻嘻!”

忽然,铃儿的另一只小手似乎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

很快梵姬顿时感到一个硬硬凉凉的东西伸进了自己的下体,接着自己的深处突然感到一阵剧痛——

“咿啊!”

梵姬发出了一声惨叫。但这个时候前方那群年轻人已经走远一段距离了,根本没听到梵姬的叫声。

“你……你干什么……”

“这个嘛~~~铃儿给大姐姐的子宫口装了一个好东西,这样就可以随时督促姐姐努力前进了呢~~~~~”

“什么,什么鬼……”

说着,铃儿一只手依然深入梵姬的小穴,另一只手里似乎已经拿了一根细细的红线,红线的另一头,当然是深入梵姬的小穴深处。

“嘻嘻嘻嘻!我在姐姐的子宫口夹了一个特殊的夹子,这样只要铃儿轻轻一拉~~~~”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姐姐就会很舒服呢!当然这个夹子姐姐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取不下来的啦!嘻嘻~”

“什么?”梵姬讶异地看着铃儿手指上缠绕的红线,伸出自己已经有些颤抖无力的手指试着拽了拽。铃儿也不抵抗,只是笑眯眯地任由梵姬拉扯。没想到梵姬轻轻一拉,就感到自己小腹深处一阵奇异的如同被毒虫叮咬般火辣辣的痛痒,红线的另一端自然是纹丝不动,只感到自己的娇嫩花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温柔但坚决地掐了一下。

“呜……你在我那里面放了什么怪东西……???”

“不是说了是夹子吗?嗯没问题的,这个我都和姐姐们还有妈妈玩过好多次了,不会弄伤人的啦~~~”

……什么,怎么会有小女孩会和妈妈玩这种东西??但眼下并不是这种疑问的时候。梵姬已经拖着自己敏感淫荡的身体,被小女孩这样一路挑逗着走了一百多米。

“咿咿咿咿咿咿……铃儿不要欺负大姐姐了好不好……”

面前的小女孩外观机灵可爱,还穿着颇有些成熟的风衣和小黑丝皮靴,但谁也想不到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的风衣下面竟然隐藏着如此火辣淫邪的身体和行为。梵姬已经被她折磨得快要疯了,想要高潮却怎么也高潮不出来,想要推开她却怎么也推不开,搞不好,眼下唯一解脱的办法也只有自己将手指伸向自己的小穴,来帮自己释放出来这一条路了。

突然,铃儿放开了自己的身体,从怀中取出了一个亮闪闪的小东西,原来是普通的手机。她忽地转过身,在夜色中挥着手机向着身后的方向大叫起来:

“计程车~~~~~”

一辆黄绿相间的小轿车很快在两人身侧的路边停了下来。梵姬的注意力完全在这个缠身的小淫魔身上,以至于连有出租车接近都没有注意到。

“呃诶现在可不可以不要,等一下再叫车……”梵姬涨红着脸手忙脚乱地想要穿好几乎被拉到大腿以下的七分裤,幸好夜色中出租车司机也完全没有注意到。

“大姐姐你在说什么呢~~~好啦,快告诉司机我们要去哪里来着?已经都这么晚啦要赶快呢~~~~”顺带一提,在这个国家,搭出租车,习惯上是事先要向司机说明目的地的,以免出现上车以后又吵扰不清的尴尬情况。

“等,等一下——”

铃儿背在身后的小手轻轻一拉,那条还连在梵姬子宫口的细线顿时绷紧成一条直线。

“不要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到尖叫声,司机吃惊地从驾驶室里探出头,困惑地看着羞涩捂着脸蛋涨红的梵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啊呀呀真是的,大姐姐要是不知道去哪里的话,那我就说咯。叔叔我们就去城里最大的红灯区好了,我和大姐姐要找个精壮的帅哥玩上一晚上,诶嘿嘿嘿~~~~”

出租车司机听到这里反而并未吃惊,因为在这个国家是有雏妓甚至专门的场所存在的,只不过一般隐藏在水面下不轻易示人,但此类地方的存在确实算是公开的秘密,另外未成年甚至小女孩在风化场所寻欢作乐也不算非常稀奇。他此时立即把脸一板,有点生气地训斥道:

“小孩子胡说些什么???她是你姐姐吗?你们要去哪?怎么这么晚还不回家?你们住哪里?快点上车,老子这就送你们回家。”

生怕铃儿又开口胡说些什么,梵姬连忙强打精神压抑住心中悸动的欲火,开口抢道:“我,我们要去XXXX街后面的这个地方……”

司机皱着眉头疑惑地看着满脸涨红的梵姬和笑吟吟看着他的铃儿,盯着两人看了片刻,才不耐烦地挥挥手示意二人马上上车。

轿车在夜色的郊区道路上穿行着。浓密的树影在路灯投射下不停穿过车窗投射进来,一眨一眨地闪烁飞掠而过。

司机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开着车,梵姬则被铃儿拉扯着细绳,勉强坐到了出租车的后座上。此时此刻的她不用摸也知道,自己的双腿之间与内裤大概早就一片狼藉了。她试着想把手伸到自己的肉缝里取出里面的东西,却发现每当她自己触碰到小穴里大小形状像个U盘的硬物,就立即有一阵灼热而荡漾的快感从自己的小腹深处传遍全身,立即弄得她手指绵软无力,怎么拨弄也找不到夹子的机关,就好象这个夹子有着某种自动感应的能力,一旦有人触碰它就会自行刺激她的神经,让梵姬怎么努力也没办法自己弄掉这个怪东西。

“姐姐你自己是取不下来的哦”梵姬此时才明白铃儿刚才说的并非玩笑。

意乱情迷的梵姬有点慌张又带点愤怒地转头看着身旁的幼女,发现此时铃儿也在依旧一脸天真地看着她。

“咦~~~~大姐姐有什么事呢?”

“你!你明知故问……”

“嗯嗯?难不成是姐姐想要自慰吗?我是无所谓啦,只要不被司机先生发现的话就请便咯~~~~”

梵姬的脸蛋憋得更红了,许久之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了只言片语:

“给我……取下来……”

“取下来什么呢?大姐姐不说清楚的话铃儿不是很懂耶。”

“……你在我子宫口装的东西,请给我取出来……”

“嗯~~~~~~~?”

铃儿忽然睁大了水灵灵的大眼睛,她将身体侧扭过脸,一脸神秘地笑着盯着梵姬看了好久,看得梵姬羞耻得想要从车窗跳出去逃跑。

“其实啊,那个东西只要40分钟左右就会没电啦,到时候姐姐就可以自己取出来咯~~~只是要费点力气罢了。”

“我求求你现在就把它弄出来好不好……”

“诶?这样子啊~~~~~嘻嘻嘻。”铃儿捂着嘴吃吃地偷笑起来。

“有,有什么好笑的?”

“那大姐姐抱一抱铃儿吧,铃儿好想要人抱一抱摸摸头哦,自从家里跑出来已经三天没有人抱抱铃儿啦。”

梵姬吞咽了一口口水。

的确,面前这个如洋娃娃般可爱的小女孩,无论是谁都不能拒绝把她抱在怀里的请求吧。但一想到她抱住自己时是如何玩弄自己的,梵姬的心里一团乱麻,对小女孩那高超的玩弄技巧既害怕又期待。

“……”

“不愿意吗?呜,铃儿没有人要啦呜呜呜~~~~”

小女孩故作姿态地假哭着,但脸上却满是一副笑眯眯带点邪恶的样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抬起手假装擦眼泪时还轻轻拽动了梵姬子宫口的夹子,拽得梵姬又是浑身一阵燥热。

“等——好吧好吧好吧!”

梵姬无奈地一把把小女孩搂住,她身上带着奶香的气味真的好香,让本就意乱情迷的梵姬脑子都发晕了起来。当然,小女孩也毫不犹豫地伸出一只小手,开始在梵姬的阴蒂与敏感带周围再一次灵巧地爱抚起来。

很快,梵姬高潮了,但她当然不能在出租车上叫出声来,只能拼尽全力忍耐着淫叫,嗯嗯地低声呻吟着。当半个小时后出租车抵达目的地时,梵姬已经高潮了两次,两腿之间就像打翻了沐浴露一样满满都是自己的爱液,虽然量还远远无法与依祖和米尔莲她们相比。

“到了吧,是这里吗?”司机拉起手刹,一边在四下无人的街道上张望一边头也不回地询问着两个女孩子。

“是哦是哦~~~谢谢叔叔~~~~来,大姐姐可不可以帮铃儿把钱递过去?”铃儿用空闲的那只手取出两张崭新的当地纸币,塞到梵姬的手里。梵姬只好从后座微微欠身,想要将纸币从驾驶席的空隙递到司机的手里。

但就在司机回过头来接钱的一刹那,铃儿另一只手悄悄地,用力在梵姬敏感的阴蒂上狠狠一掐——

“——!!!!”

梵姬几乎要叫出声来,但她还是勉强用手捂住了嘴巴,只是双眼几乎在司机疑惑的目光中翻白过去,身体也颤抖个不停就像踩到了高压电。

“……?”司机看着梵姬的奇怪表情,还以为是她说话咬到了舌头或者牙龈。“这么晚了路上小心。”

梵姬捂着嘴巴与通红的脸蛋点了点头,想要把坐在她大腿上的铃儿放下来然后推开车门下车,但铃儿却丝毫没有挪动的意思:

“铃儿累了嘛,姐姐抱着人家回去好不好~~~~~”

说着,小手又是在梵姬已经粘稠一片的肉缝间轻轻刮擦了几下。

“呜……”

由于担心继续下去会在司机面前出糗,梵姬只好一边抱着铃儿娇小的身体,一边颤抖着下了车,向街道边的小巷仓皇而逃。一路上铃儿也丝毫没有放过梵姬的身体,一边拽着绳子一边在梵姬各处敏感部位交替进攻着。

“不,不要再弄我了好不好……我会昏过去的……呜”

“啊呀呀,昏过去的话,铃儿其实也有办法可以继续和大姐姐玩哦?这样一来还是坚持一下不要昏过去比较好吧?”

“呜——!”


“姐姐大人你没事吧,你的身体摸起来好烫啊……”

“啊~~~~妾身,妾身的卵巢里还装着那个东西,所以……有一点舒服,呢~~~~没有关系的,嘿嘿嘿……”

凌晨四点钟左右。

黄金城会所的表演已然散场,米尔莲,莎莲娜和琳三个人正躲在休息室里,把收拾从宅邸里带过来的各种淫道具一一收纳在箱子里。

如果是大家平时的一时兴起的玩法的话,这些无关紧要的小玩具大概会找个垃圾桶直接一丢了事。但红龙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宅邸里的各种奇怪道具进一步流出到外面,所以这次特别命令一定要将能回收的道具尽可能回收。

米尔莲的义体机甲可以轻易地带着两个女孩子加一个置物箱,以战斗机的速度和难以置信的灵活性飞行,不过此时的她,由于自己卵巢里安装了奇怪的道具一时取不出来,加上她的义体机甲本来就只能靠她极度敏感灵活的阴道肌肉来操作,每动一下都会给她带来极大的快感与刺激。所以实际上,她正在被平时数倍的快感侵蚀着身体与精神,现在也有些神志不清了。

不过即便如此,她现在也可以硬撑着这种快感完成各种高难度的敏捷与精密操作,毕竟宅邸里的大家身体就是被按这个目的改造的。所以目前她所经受的足以让未经人事的女孩子死去活来的强烈性刺激,对她而言也不过就是身体有微微的不舒服而已。

“呃,姐姐,你的这个机械手脚都满是你的水水了诶,不会坏掉吧?”由于米尔莲平时几乎并不使用这套机械手脚,不太了解详情的莎莲娜担心地问着。

“这个倒没什么事啦,姐姐大人的义体是水下几万米都能正常使用的啦。”

“嘿嘿嘿,没事啦……琳,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收好?一切OK的话妾身要启动光学迷彩模式咯~~~”

“嗯,最后一遍查验OK了,其他的东西都已经销毁掉了。”

“好,那抓住妾身的肩膀,莎莎如果晕船晕车的话可以先闭上眼睛哦~~~~”

很快,三个人立即回到了大房子的“入口”。

放下琳和莎莲娜,米尔莲将肩背的储物箱取下放在一边,三个人正要向宅邸里走去,忽然听到了一阵吵闹声。

“哈哈哈哈铃儿好可爱啊?不过以后不许这样戏弄梵姬姐姐了哦。”

“切~~~~有什么嘛,大姐姐不是也很舒服吗。”

“可,她都已经不省人事了诶,铃儿妹妹如果想玩的话,和咱一起玩就好嘛。”

“那铃儿现在想吸小P姐姐的鲜奶呢。”

“好啊好啊,那就——诶,米尔莲和琳你们回来了啊?”小P抬起头,对着走入宅邸的三个人挥了挥手。

远远地,米尔莲看到宅邸的大门外,除了小P和衣冠不整,瘫倒在墙边的梵姬,还站了一个娇小的萝莉身影。

此时,铃儿也回过头,大大的眼睛和米尔莲四目相对。

米尔莲的表情立即有些凝固了,她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话语脱口而出:

“……悠璐?”

第三卷完。

下一卷如果要写的话,卷末会有一个简短的不是结局的结局,只是为了说明故事在完结以后的走向,和本书正篇内容没有任何关系。截至下卷的大纲为止,还没有进入任何完结有关剧情的迹象。

如果以书中剧情发生的国家而言,事实上大多数出场女角都来自世界各国,只有两个人是本国人。

觉得腻了很正常,因为本书大篇大篇的段落都是H描写,看多了总会腻的,隔一段时间再来阅读就好了。

还希望尽量不要在本文回复下讨论伪娘及变性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各种所谓变身、魂穿、克隆人等导致的各种暂时或长期等变性情节。

<< 自动饲育 第三十五章自动饲育 第三十七章 >>
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6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三十六章”

  1. 内啥,大佬请问接约稿吗,约的话请问能告诉一下你的QQ或者是你加我吗,我的QQ2867577406

  2. 这么说铃儿苏儿可能是悠璐的女儿。
    之前那个人拿走的估计也不止几只药剂。

  3. 我也不想看到伪娘和变性内容,
    米尔莲的义肢可以换成车轮当四驱车玩玩,用阴道控制在极速变向转弯过赛道等,应该算是义肢类玩具,比如人鱼义肢,蛇尾义肢,
    还有特殊纳米药剂能让阴道变成花朵那样开花则展开许多花瓣以假乱真,闭合只能看到多瓣阴唇花苞口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