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二十七章

自动饲育 第二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噗吱!噗吱噗吱!”

“呃呃,依祖姐姐又射精了……”

雅琪弯着腰,好奇地端详着依祖又痛苦又色情的模样。

依祖此时双腿叉开平躺在床上,她的肉棒此时正被一截圆润的金属圆柱体包裹着,通过机械臂控制的圆柱体随着依祖不由自主拼命向上方打桩的动作而微妙地上下移动。这个自动飞机杯摆在这个房间里很久了,今天还是第一次用到,毕竟这里没有男孩子。就算是有,也不需要用到这种东西。

“……还,还是不行噢噢噢~~噢噢噢人家要干真的小穴嘛啊啊啊啊啊~~~~”

大约十几分钟前。

红龙抱着米尔莲,两个人吃惊地看着走廊里远远爬过来的依祖和莎莲娜。两个人身上满是黏糊糊的液体,还在顺着膝盖和指尖不停地滴下粘稠晶莹的液滴。

莎莲娜已经瘫倒在地,而依祖则死死地缠在莎莲娜的背上,就像是抱着母猴的小猴子一样。两个人交合的位置还在汩汩地溢出属于两个人的淫色体液。两个人都只剩下不停喘息的力气。她们背后,一路爬过来的路上,身体里流下的一路淫水,就好象一条刚刚爬上岸的鲇鱼或者蜗牛。

依祖的长发被浑身的爱液粘得趴了她一身,但就算如此,她的腰肢也还在疯狂地做着机械的往复运动。

比起惊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的红龙,米尔莲一脸残念地首先开口问着:

“呃,妾身就说啊……你们这是又玩了什么怪东西吗。”

“……依祖她,她要莎莎给她装……那个,肉棒。”

“嗯?哦……所以啊,妾身不是嘱咐过你们发现什么特别的房间要向妾身报告吗!”

“……噫。”

米尔莲垂头叹了口气。

没有手脚,被红龙像个佛像一般抱在怀里的她,艰难地抬头转腰想看看红龙的表情。

“……”

总之,几分钟以后,依祖就被安顿到了一间空房间里,米尔莲和刚刚回来的雅琪在房间里负责照顾她。

“那个,米尔莲姐姐,依祖她没事吧?”

“……依祖你感觉怎么样?”

此时米尔莲正趴在依祖的身上,四肢全无的她像一只虫子一样缓缓地在依祖的身上蠕动着,用灵巧的舌头舔舐着依祖的乳尖和肉棒根部。这种米尔莲特有的安慰方式,是她经常和同样残疾的依祖依偎在一起时所习惯使用的。

“人,人家下面好想要,想要得不得了,还是想插真的小穴……唔。”

虽然是这样说着,依祖她还是完全无法停下腰部的动作。由于被高度的怪异性欲纠缠折磨了几个小时,她浑身都泛出淡淡的粉红色,忘情地扭动着腰肢,胯下粗大的仿生肉棒继续噗吱噗吱地插捅着空中的飞机杯。她这样持续的疯狂抽插已经持续了三四个小时。现在,依祖几乎是哭喊着对米尔莲哀求着说:

“姐姐,姐姐……人家已经累得受不了了,有没有什么办法把这个东西拆下来啊……”

“劝你还是不要乱动它哦,据妾身所知这类仿生器官都是安装大约72小时以后就会自己掉下来了。如果你自己胡乱切掉它的话,搞不好会变成空有性欲却没有办法发泄出来的恐怖感受哦?”一边舔舐吮吸依祖同样勃起充血的乳尖,米尔莲严肃地说。

“呜……还要72小时吗,人家会疯掉的……”

其实米尔莲自己这方面也没有把握,她只是根据以往的经验在猜测。

“这么说,你如果插进真的小穴就会好一些吗?”米尔莲转头看着依祖停不下来的大肉棒,说:

“……其实,人肉飞机杯的话,这里不就有一个现成的吗?”

“姐,姐姐……”

“雅琪,你去妾身的房间里找一下,在小柜子的立门里应该有一条灰色的背带……”雅琪听见,马上出门跑向米尔莲的房间。

说着,米尔莲就一个轱辘从依祖的身上滚了下来,又滚了两滚躺在了床边,腹肌用力轻轻抬起了自己的小屁股。尽管她的双腿被齐根移除,下半身就只留下两瓣浑圆的小翘臀,但她的臀部肌肉却被改造成了仍然可以自主运动的结构。这是因为她的身体就是以被做成性爱玩具飞机杯的目标而改造的,所以仍然保留了大量取悦男性的功能。她的小穴口缓缓蠕动着,带着自己花香味的爱液丝一张一合着,看起来就像是浸满蜜汁的鲜红花苞。米尔莲的爱液带有一种特殊的花香味,是一种油然天成的高贵香气,还带着一丝丝薄荷或柏子般冷冽的微妙感觉,却不类似于世界上存在的任何花香。而米尔莲自己却声称对这种花香很熟悉,虽然她也说不出那到底是什么花儿。

“呐呐,忍了很久了吧,来吧,依祖妹妹~~妾身这个身体也只剩下这点用处了呢。”

依祖立即饥渴地猛扑了上来。

一个无臂的美丽少女,将她胯下那根尺寸惊人且无止境发情着的硕大肉棒,毫不犹豫地刺进了另一个四肢全无的飞机杯女孩那光洁华奢的阴唇。

“怎,怎样,这还是第一次用肉棒感受妾身的下面吧~~~嘻嘻嘻……”

依祖刚刚一插入,就感觉到一股温柔、细密、炽热、柔滑的触感,全方位地包裹在自己刚刚长出来还不到一天的这根麻烦的棒棒上。那感觉就像是有千百只婴儿的小手在准确地刺激着自己的敏感带,但又没有刻意地挑逗她本就鼓涨不堪忍受的性欲,只是如拂尘扫去尘土般,渐渐慢慢地,帮她一点点释放着她身体深处巨量的欲火。

比起莎莲娜的紧致小穴,米尔莲的肉缝完全是一件精密设计的艺术品。她的四肢被完全切除不是毫无缘由的,而是为了将她四肢的神经都用来集中强化到肉缝上。这使得她的腔内肉壁可以做出普通女孩子不可能完成的不可思议精密动作,事实上依祖也被做了类似的改造,但她被用来强化的神经仅限两只手臂,而米尔莲则是双手双脚的触感与肌肉操作都被集中到了她小小的肉洞里。这种改造是完全不可逆的,因此米尔莲和依祖恐怕一辈子也只能做这样一个性玩具了。

“呜,姐,姐姐的下面好厉害啊……人家,人家这辈子不想拔出来啦……”

米尔莲娴熟地活动着自己的小妹妹,轻轻地一点点地,如同抽丝剥茧般绵密,用肉壁按摩的方式帮依祖发泄着肉棒里积压已久的欲火。米尔莲知道,如果这时候让依祖得到过高的快感,只会让她快感成瘾,变成一头只会知道到处找小穴肏来肏去的雌兽。不过其实,如果是平时的日常生活,米尔莲根本不会过多在乎这一点,反正自己的身体也是无法自我满足的永久的发情状态,有了这么个自动打桩机那当然再好不过的。但现在,由于宅邸里有了红龙这个男主人,他本人好像对这种精神失控状态感到非常担忧的样子,为了不让他过多担心,目前还是放下自己的欲望,先让依祖冷静下来比较好。

“姐姐……人家,人家可以动吗?忍不住了啦。”

“慢一点哦,能感觉到妾身的节奏吗?对对~~~就是这样子,不要太激烈哦……”

依祖痛苦地咬着牙齿,嘴唇与肩膀都由于身体上每一个毛孔都被剧烈的性欲所焚烧而微微抖动着。她胯下的这根东西简直像是性欲的无底洞,不管射“精”多少次,积攒的快感也不会消退,而只是疯狂地纠缠着依祖的神经要求着更高的快感而已。虽然刚才在米尔莲的指导和红龙的帮助下稍微冷静了一会儿,但自己哪怕只要微微身体动一下,甚至就算躺在那里任由仿生阳具自己自然抖动,她身体里的无尽欲火都会被缓慢但无法熄灭地重新点燃起来。

“姐,姐姐!人家,人家变得好奇怪……”

“嗯嗯~~~不要勉强自己哦~~~放松~~~放松~~~”

虽然米尔莲尽力地想要安抚依祖平静下来,不要恶化自己身上一发不可收拾的性瘾,但她也隐约地能感觉到,依祖的肉棒越发地刺激着依祖的精神,恐怕要依祖精神理智地撑过三天会非常艰难。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其实这种程度的淫乱日常大家早就习惯了。

“~~~~噢噢噢噢噢啊啊啊!”

依祖又射精了。晶莹透明的爱液从米尔莲的肉缝边缘不停满溢出来,如同沸腾的粥锅一般咕啾咕啾地从依祖的大腿根流出来好多。但很显然,依祖的肉棒并不会因为刚刚射精过就冷静下来,事实上依祖自打装上这根东西,她就从来没能脱离“总想要插入什么”的极致性冲动状态。她还能保持着理智,也无非是因为在这个宅邸里居住的大家已经因为长期被自己的身体调教着,可以忍受着极高的性快感而继续日常生活的特性罢了。

被剧烈的快感俘虏,依祖的身体向后强烈反弓,她浑身的肌肉都在抽搐和颤抖,由于没有双手,依祖的这根肉棒又是稍稍向上方弯曲的,所以她后仰的动作导致她敏感的龟头一下子顶在了米尔莲的子宫口上,几乎要用肉棒把没有四肢体重很轻的米尔莲整个儿从床上给顶起来。

“噫~~~!依祖,你冷静一下!噫嗯嗯嗯嗯嗯……” 依祖的肉棒一下子戳进了米尔莲的子宫,龟头径直顶到了米尔莲的子宫壁上。米尔莲的小腹高高凸起,柔韧的身体结构就像是支起了帐篷一样。由于没有四肢没办法调整姿势,她也只能紧咬着牙关全身心地承受子宫里突然顶入的巨物。

“姐,姐姐!对不,对不起!”听到姐姐的呼唤,依祖勉强维持着一丝儿理智,压住了自己的身体,硬是把肉棒狠狠地从米尔莲的子宫深处猛地拔了出来。然而米尔莲的子宫颈又紧又窄,此时仍然牢牢地箍在她的龟头上。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哦啊好紧啊啊啊啊啊啊姐姐!”

“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依祖轻一点啦~~~!!”

结果,没有双臂的依祖因为没有办法按住米尔莲的身体,差点用肉棒拖着她把她从床上给拖下来,见怎么也拔不出来,这才停止住了动作,但自己的肉棒还是被米尔莲的子宫颈给死死地箍住,看来如果没有人来帮忙,她俩想要分开是不太容易了。

“呜,姐姐,对,对不起……人家真没用。连这根肉棒都控制不好……”

“没关系啦,依祖,快感一直积累着很难受吧?拔不出来就不要拔了。”

“嗯……”

依祖低头看着米尔莲的小腹,那上面已经被自己的肉棒顶出了一层明显的轮廓,一整条凸起着。

“呜呜呜呜呜呜……人家,人家好怕……人家不会一辈子都这样了吧……人家还是好想射精啊……”


此时在房间外的走廊里,雅琪正拿着在米尔莲房间里找到的东西,快步前进着。那东西是一套看起来很复杂的背带,有点类似跳伞绑带或者军用武装挂带一类的用品。

要说的话,今天雅琪其实很幸运,因为她阴蒂上连接的那个浮空球一直很安分。这个球本来隔三差五就会自己乱飞起来拽动雅琪敏感的阴蒂,今天在外面,它内附的各种遥控调戏也没少给雅琪制造麻烦,不过至少没有乱飞过。但,显然雅琪的好运就到此为止了。

“嗯……依祖和米尔莲姐姐的房间是在……”

由于雅琪才刚到这里两三周,对偌大的宅邸内的结构还不是非常熟悉。正在她往前走着的时候,忽然感到短裤里面,自己的敏感部位传来一阵熟悉而淫痒难耐的剧痛。

“……!!!怎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雅琪一低头,看到自己短裤里伸出的银色细链已经被拉成了一条直线。她再一转头望去,发现那个浮空球完全向自己前进方向的反方向飞了起来,此时正狠狠地拽住连接自己阴蒂的链子。那根链子伸到雅琪的阴蒂里之后就变成了一根松树枝一般的倒刺棒,只要轻轻一拽就能让雅琪受到极其强烈的突发刺激,更别提现在那个球几乎是以全力在向雅琪的背后猛拽着。

“呜咿咿咿咿咿咿咿——不要拽吾啦!”

如果是平时,雅琪不管自己在做什么事,都会马上放下手上的事转身向浮空球的方向,只能跟着它的引导方向它追过去好把它抓回来。但今天是被姐姐拜托了拿东西的,如果就这样追过去不知道要追多久,让姐姐等着的话就太过意不去了。

但她现在显然是够不到已经飞出很远把链子绷得笔直的浮空球,用手去拉链子则会被严重地惩罚,搞不好让她当场躺在地上尿和乳汁乱喷着失神昏厥过去也是可能的。

那,剩下的唯一办法就只有一个了。

“……哼,不要小看吾!”

雅琪把心一横,就直接用阴蒂承受着浮空球的拉拽,硬把它拖着向米尔莲所在房间的方向走去。

事实上,直接违抗浮空球的拉力,而且是如此大的拉力,雅琪这还是第一次。她的阴蒂本身就被重度改造过,不要说是硬拉,就算是用刀砍都很难砍出一道伤痕,只是会让她高潮得死去活来罢了。而她的阴蒂在拉到最长时足足可以拉出五六厘米长,就如同一根娇嫩淡红的小手指一般。上面还会如阴道壁一般分泌她乳香般香氛的爱液。雅琪这样硬拗着一拉,她的阴蒂直接被从短裤里拉了出来,在运动短裤的边缘露出了一个红红的小尖尖。

“……好,好难受啊。”

索性直接把短裤和内裤一脱丢在了一旁,然后她转过了身。此时,可以看到自己的阴蒂被贴着身体紧紧拉出来一大截,就像一根嫩红的笋尖一样在自己的胯部直挺挺地翘立着。雅琪的阴蒂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粘液,就像是糖葫芦的糖衣一样透明水润。

雅琪平时已经试着拉拽过自己的这根阴蒂好多次了,无论如何就是拉不断,里面深深植入的倒刺棒也当然是纹丝不动。

“呜。没办法,吾就这样把你给硬拖着也要走到米尔莲姐姐那里。”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雅琪就这样强忍着阴蒂里面数百个倒刺,被好几十公斤的力气拽动的巨大刺激,用倒退走路的姿势,一步步地拖着自己阴蒂上的链子还有链子那边的浮空球走向米尔莲所在的房间。

每一步都很煎熬。

雅琪感觉到自己每后退一步,整条阴蒂都像是被浸泡在岩浆与蜜糖里一样。

剧痛、麻痒、还有剧烈的性快感一股脑地涌上大脑,狂暴的精神冲击让她几乎迈不动步,她感觉自己的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两条大白腿剧烈颤抖,每走一步就像是走在高压电上。

“混,混蛋,为什么会会这么刺激啊……人家的阴蒂……明明是人家自己的阴蒂……”

前面已经说过,这是雅琪第一次选择直接对抗浮空球的拉扯。看来用阴蒂而不是手去拽链子并不会引发惩罚。很明显地,她的阴蒂经受的极端摧残要远胜过前面所有其他的惩罚,毕竟这就像在女孩子全身最敏感的位置戳了几百几千根小针一样痛苦。

雅琪只勉强拖着浮空球走了十几步,就已经毫无悬念地失禁了。她的尿道口被植入了一个小阀门,膀胱也被植入了特殊的肌肉,她无色透明的尿液就像高压水枪一样在走廊里喷了好远好远,而且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雅琪每倒退一步,她的喷射就像是小小的水龙头一样刺刺刺地胡乱扫射着,走廊的墙壁上被喷得到处都是细密的水珠。

“咿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要,要死了……”

好痛苦,好舒服,好痛苦又好舒服。

雅琪就这样一边痛苦地喷着尿一边艰苦地倒着走着,终于走到了走廊的转角,雅琪的尿道也终于停止了喷射。但她的阴蒂折磨根本就没有停止的迹象,不如说,浮空球好像察觉到了雅琪打算一直硬拖着它走,反而有点恶意地拽得更加大力了。

“不行,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啊吾要疯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算这样说着,雅琪还是狂乱地颤抖着向后迈开步子,一步一步地继续着这不长的苦痛旅程。


依祖在米尔莲的淫穴里已经射出了第三发,但她还是越射越想射,肉棒也丝毫没有软下来的意思,反而变得更加滚烫了。

“……姐姐,你的肚子。”

米尔莲的肚子已经微微地鼓了起来。由于子宫口紧紧地箍着依祖的龟头,米尔莲子宫里的爱液几乎没有办法流出来。

“嗯?嘻嘻嘻嘻,这点程度妾身无所谓的啦。觉得难受的话就尽情射出来吧?”

“唔……”

仔细想想,如果再多射几次,自己的肉棒倒是能够被爱液的压力给反顶出来,依祖也就放宽了心继续抽插着。

“砰!”

忽然,本来虚掩的房门被一下子撞开了。

雅琪浑身都是汗液和自己的体液,四肢像是过电般剧烈颤抖着。连门把手都握不稳的她,是用肩膀强行把门给顶开的。

“姐,姐姐,对不起,吾呜呜呜呜呜呜用了这么久……”

依祖和米尔莲吃惊地转头望向门外,看到了她高高竖起被拉得有些红肿的阴蒂与那根绷得紧紧的细链,马上就明白了。

“呃,你没事吧……”米尔莲关心地问。

“没没没事没事嘻嘻,吾把姐姐要的东西拿拿拿拿拿来了……哦噢噢噢噢!”

硬撑着一步一步走进房间,雅琪一只手将一团袋子放在了桌子上,另一只手若有若无地轻轻护着自己被链子拉得笔直的阴蒂,就像精心呵护着一根弱不经风的豆芽菜。雅琪阴蒂内部的倒刺棒此时把她的阴蒂粘膜的神经敏感度给刺激到了极限,哪怕是清风拂过都会给她更加剧烈的快感刺激。

“不,不要勉强自己啦,要不你还是先去捉到那个球然后再来帮妾身吧……妾身和依祖妹妹都没有手,没办法帮你啊……”

“没,没有关系的!这种程度度度度度!吾完全没没没没没问题的!”

“可是,就算你把东西拿过来,妾身和依祖也没办法自己戴上那个固定带啊,你还是去追回那个球先吧。”

“怎么,怎么会呢!不要小小小小看吾哦!吾这就做给姐姐看!咿咿咿咿呀啊啊啊啊啊!”

谁也没想到的是,雅琪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逞强起来。她就这么强行用阴蒂拖着链子与球体,继续颤巍巍地走近了房间,一瘸一拐地向两个人走了过来。

“唉……”米尔莲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依祖则只是继续忍受着高涨的性欲在米尔莲的小穴里高速搅动,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样子。

没想到,雅琪虽然动作颤颤巍巍地,却还是能好好地按米尔莲的指示给两个人穿上了米尔莲说的那条背带。

原来这是一条专门用来把没有四肢的女孩子固定在男生身上当作飞机杯的吊带组。现在米尔莲完全成了依祖身上的一个附件,成为了依祖可以随时打桩抽插的便携飞机杯了。

“姐,姐,人家和姐姐完全合为一体了啊……”

事实上以前米尔莲不止一次请求红龙这样子陪她玩,不过每次红龙都拒绝了。

雅琪此时阴蒂已经被那个浮空球生拉硬拽了十几分钟,阴蒂已经被从原来的几厘米给生生拽出体外十厘米还有多。雅琪自己都不知道原来自己的阴蒂可以被拉得如此之长,却还几乎感觉不到什么疼痛。而自己阴蒂里的倒刺棒也没有一丝儿被拔出来的迹象,反而是自己这十几厘米的阴蒂上每一处都仍然能感觉到那细密的倒刺在一刻不停地折磨着幼嫩敏感的阴蒂敏感带。

“……原,原来这根东西植入在吾身体里已经这么深了吗……看来,无论怎样都是拔不出来的……”

“那那那那那吾吾吾吾吾就就就先失失失陪陪陪啦!”雅琪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挺着仍然高高勃起的阴蒂,跑着去追那个浮空球了。她的阴蒂还跟着一甩一甩的,不知道每一下甩动会给她带来多少痛苦。她的两腿之间自然也早就到处都是淫水儿了。

米尔莲和依祖目送着雅琪逃之夭夭的样子,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

此时此刻,米尔莲和依祖完全连为了一体。米尔莲没有四肢光溜溜的肉枕头身体就像是依祖怀里的一个婴儿一样,只不过连接两个人的不是来自母体的脐带,而是依祖下身依旧高高翘起的大肉棒。

两个人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互相对视着,任由自己的吐息轻拂在对方精致秀美的脸庞上。毕竟两个人是经常日日夜夜依偎在一起的,用双头龙之类道具互相抽插也早就是日常了,这条带子以前也用过好多次。今天也只不过是把双头阳具换成了和真正的阳具一样有快感的仿生肉棒而已。

“果然,还是这根带子方便呢……姐姐。”

“嗯嗯……这样你就可以自由活动了呢。”

“……唔唔。”

“说起来,你的那里感觉怎么样。小妹妹里面会不会空虚?皮肤还会不会敏感。”

“其实,自从刚才莎莎背着人家爬上来,人家浑身早就火烧火燎了的呢。不过人家还能忍。”

说着,依祖又不由自主地,用力猛捅了两下米尔莲的花心。

“噫!轻,轻一点啦……”

“人,人家要喝水……姐姐你坐稳了哦。”

说着,依祖就用比刚才依祖强不了多少的颤巍巍的步伐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一旁的桌台。

米尔莲此时完全被背带捆在了依祖的胸前,她既看不到也没办法转身,只能将下巴依偎在依祖的肩头。这条设计巧妙的背带是专门为米尔莲的肉枕头体型和体重设计的,依祖每走一步,背带的弹性部分就轻柔舒缓地颤动着,让米尔莲的名器肉穴不停地在依祖的大肉棒上缠绕又松脱,销魂的感觉让依祖几乎升了天。

“呜!米尔莲姐姐……不要再动啦,人家,人家走不了路啦。”

“那你只能走慢一点咯,你看妾身只是个飞机杯而已,自己控制不了的哦~~~~嘻嘻嘻。”虽然嘴上这样说着,但米尔莲还是调皮地夹紧了肉缝,本来就紧紧箍在依祖肉棒上的子宫颈也缠得更紧了。

“噫!不要,不要啊!快放开人家啊!人家,人家刚刚就要射出来了嘛!”

似乎是时机刚刚好的样子,米尔莲刚好在依祖想要射精的瞬间夹紧了依祖的肉棒。依祖滚烫满溢的体液被阻住怎么也射不出来。

“不行,妾身不想让你射你就休想射出来~”

“呜呜呜人家求姐姐了嘛人家快疯了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噫……”

依祖发疯般地摇晃着自己的身体,但无济于事,米尔莲虽然没手没脚,肉穴却像个紧箍咒一般,子宫口勒在自己的肉棒上甚至有点生痛。依祖当然知道米尔莲的小穴功夫是多么厉害,所以没有双手没办法把米尔莲从自己的肉棒上拔下来的她,也只能苦苦哀求着姐姐不要再戏弄自己了。

“不行呢,不许这么好色~~妾身要你好好忍一下冷静下来。”

“呜!好过分噫呀呀呀……”

依祖痛苦地又跳又跺脚,带着米尔莲的肉枕头身体甩啊甩的,但不管如何挣扎也射不出来,感觉自己的肉棒涨得快要爆炸了一样。最后依祖干脆躺在床上打起滚来,但滚来滚去也只是让自己的肉棒被压得更加胀痛,反而更痛苦了几分。

“可,可恶,早知道就不这么贪心和姐姐绑在一起了……救命啊……”

依祖躺在床上两条腿胡乱地蹬着,不停地扭腰挣扎,没有双臂没办法甩脱米尔莲的她,就这样被强行禁止射精折腾了好久。直到依祖几乎虚脱的边缘,米尔莲才开口说道:

“好啦好啦不要闹了,依祖你让自己冷静一下,否则只会越来越收不住的。成功平静下来的话,妾身就让你射出来哦~~~”

“呜!姐姐你坏心眼!”

“你看,大哥哥不是也不喜欢看到你这样子吗?”

被米尔莲这样一说,依祖只能无奈地强行放松身体,想让自己憋得快炸了的肉棒稍微安分一点。没有双手不能抓住东西的她,只好一口咬住了米尔莲的一绺头发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她滚烫的身体上每一个毛孔都满溢着诡异的性欲,现在想要冷静下来谈何容易。但依祖知道,米尔莲认真不想让她射的话,她可能真的会真的憋到死也射不出来。

两个身体重度残缺的美丽少女,互相缠绵着滚烫的身体僵持着,她们只能就这样静静地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等到身体冷静下来。

顺带一提,至于跑出去的雅琪,抓住浮空球的过程中,由于阴蒂不停地剧烈摇晃,她又潮喷了好多次,最后抱着浮空球昏倒在走廊的角落里。


此时宅邸内的地下二层,某个角落。

红龙焦急地看着手中平板电脑的地图,分辨着米尔莲标记出来的位置以及自己所处的地点。

现在不仅是琳,连依祖都因为玩脱而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样子,这让红龙非常的担心。虽然大家都表示“其实没问题啦,大家都习惯这种事了”但红龙还是非常迫切地要找到传说中中控室的位置,以便找到解除两个人身上的道具的办法。

目前还能动弹的就只剩下雅琪,小P和莎琳娜三个人,于是红龙就吩咐雅琪照顾依祖,小P和莎莲娜和自己分头去地图上可疑的地点去搜索。米尔莲也很想去帮忙,但被红龙拒绝了。

“嗯?就是这里吗?”

红龙正站在一扇黑色的大铁门前。

根据终端上的地图方位,在这个未探索区域唯一可疑的房间就是这里了。这扇铁门的缝隙中积了一些灰土,一看就是有一段时间没人打开过了。

随着红龙的靠近,铁门毫无滞涩地应声自动拉开了,就好象一扇普通的自动玻璃门一样。

这个房间不大,房间里只有一台大屏幕的终端和一张像是手术床的东西。终端的屏幕黑着,看起来没有开机,终端前面的操作台上放着一个有些陈旧的信封,一看就不是宅邸提供的东西。

“……?这是,信?”

红龙疑惑地拿起了那个信封,里面除了有信纸一类的东西,好像还有一张硬硬的卡片。

“什么啊,这是……”

就在红龙刚想打开信封的刹那,忽然远远地传来了某个女孩子的叫喊。听起来是莎莲娜的声音。

“大哥哥!快来这边啊!莎莎好像找到那个中控室啦!”

听罢,红龙连忙把信封揣进衣兜里,向莎莲娜喊叫的方向赶去。

<< 自动饲育 第二十六章自动饲育 第二十八章 >>
2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4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二十七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