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zhaoziyangstillalive ♥

自动饲育 第二十六章

自动饲育 第二十六章 – 黑沼泽俱乐部

在无人的街道角落,ATM机玻璃房里,两个半裸的女孩子正缠在一起,互相摩擦着乳尖和嘴唇。

这个玻璃房的空间大约只有一米多见方,和外面相隔的只有一层钴蓝色的玻璃,只要有人稍微把目光放到玻璃房,就可以看到一出令所有男人血脉喷张的色情戏码。小P的左手在雅琪的两腿之间摸索着,带出一股一股薰衣草花香味的晶莹爱液。

“诶嘿嘿嘿……你这个小色鬼,还在小妹妹里面放这种东西~~~”

此时小P的整只手都没入了雅琪的肉缝深处,她的小手在雅琪的体内又扭又摸,就是不拔出来。其实,她的手就算想要拔出来,也要费不小的力气,这是因为雅琪的小穴肉壁被改造手术加入了大量细密的肌肉束,不管什么东西伸进去,都会被她的阴道肉壁马上不由自主地夹紧,她阴道内侧细密的小肉芽则会层层绞在上面,拔出来要用很大的力气,同时也会给雅琪敏感的肉穴极大的刺激。

“这东西吾昨天晚上就放进去了啦,直到今天早晨折腾了半天也没弄出来。看来下次还是要用带线的跳蛋呢。”雅琪碎碎念着,原来她从出门的时候,小穴里面就放了一颗遥控跳蛋,不过昨天晚上起就没电了,只是因为她阴道的特殊结构取出来很费力所以一直还留在里面。雅琪被小P压在身下,一只手支撑着自己,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自己被植入倒刺棒的大阴蒂。这个小豆豆平时只要稍微捏一下,雅琪浑身上下都会被快感弄得酥酥软软,即便再怎么训练也抵御不了,因为这种瞬间的快感实在是太强烈了。

“姐姐,你怎么样,吾觉得好舒服噢……不过看起来要高潮还有些难度呢……”

“这样吗……那咱动作会更激烈喔~~~你准备好~~”

“~~好,好的。”

说着,小P一个翻身,整个儿倒立起来趴在了雅琪的身上,和靠坐在玻璃房上的雅琪形成了69的姿势。这个倒立的姿势其实对一般女孩子来说是非常费力的,如果没有练过恐怕撑十分钟都很难,但小P的话,她如果想要,完全可以这样子撑上好几个小时。小P的圆润屁股就这样架在了雅琪的脸颊前。

“诶~~~~~姐姐你还说我,你不是一样在屁屁里插了这种东西吗??”

雅琪勉强抬起一只手,就要把小P屁股里还在嗡嗡震动着的肛栓给拔出来。

“因为真的很舒服嘛……”说着,小P一头埋进雅琪的双腿之间,用舌尖轻触着雅琪敏感的阴蒂尖与倒刺棒连接的位置。

“唔唔唔咿!……小P姐你这样舔吾那里会收不住的啊啊啊啊啊……”雅琪一边淫叫着,一边用手用力地掐揉着小P一双压在她大腿上的巨乳。小P由于阴道周围整个儿都被特殊装置给封住,包括阴蒂也被永久封死在了里面,所以没有办法从外部用普通的手法给予刺激。不过,她敏感的双峰和乳孔却可以轻易补足这个问题。雅琪用拇指不停地在她连着透明细管的乳头上划圈,用指甲恰到好处地刮擦刺激着她的乳晕。

“姐姐这样子会不会舒服一点~~~~要不要帮忙插乳头里面啊~~~”

“咱的乳头里面吗?这个好奇怪,好像乳栓只要放进去就变得好紧,手指是插不进去的,只能插进去棉签诶……棉签的话在咱的小包里面……”

听到小P这样说,雅琪就很别扭地在缠在自己身上的小P身上挂的小布包里面搜找起来,捏出来两根比一般的卫生棉签还更幼细一些的两根棉签,雅琪看了看这两根小棉签,扑哧地笑了出来。

“什,什么嘛,有什么好笑的?”

“姐姐你不是说自己最近迷上了乳孔自慰吗,兴致来的时候连自己整只手都能放进去,闹了半天用的东西比吾平时乳头自慰用的还要细啊……”

“所以跟你说这是因为咱的乳头平时和乳栓拔下来的状态好像不一样嘛!可恶,又嘲笑咱,看咱怎么对付你!”

说着,小P张开小嘴,一口狠狠咬在了雅琪的阴蒂上,牙齿紧紧地压住阴蒂里面的倒刺棒,还故意反复含弄着。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也不管周围有人没人,雅琪直接在隔音效果一般般的玻璃房里高声娇吟起来。她雪白的脊背紧紧贴在玻璃板上,从房间的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团白色的奶油。由于雅琪在发情时体温会迅速升高到40度以上,两个人身体渗出的汗珠甚至蒸发到玻璃房里的空气中,形成了淡淡的云雾。


此时的宅邸里。地下二层的某个空房间。

“噫——————!快给莎莎关掉啦!求你了啦!”

“诶嘿嘿~~~~要人家给你关掉什么呀?是这一个还是这一个啊~~~~”

“噫噫噫噫噫噫噫不要碰莎莎噫噫噫噫噫……”

莎莲娜正痛苦地躺靠在一张沙发上,她嘴角微张着,两条健美的大长腿叉开摊在沙发边缘,双手不停在在脑后抓挠,表情看起来显然正在经受强烈的煎熬。

依祖是个没有双臂的小美女,她的双手同样几年前在宅邸里醒来的时候就不翼而飞了。不过她的一双美腿和舌头却是相当地灵巧,所以她现在正抬起一只小脚,用脚尖轻巧地捏着莎莲娜乳尖上的固定式跳蛋与乳环。

“依祖姐姐……求,求你了……把莎莎的敏感度关掉好吗……”

莎莲娜所说的是她脖子后面的特殊塑料面板,这块面板会随着触摸滑动而提高她身体的敏感度,最高的时候只要在她的身上吹口气都能让她马上重度发情甚至昏厥过去。而现在依祖只是把这个面板调到了四分之一左右的程度,已经让莎莲娜痛苦到站起来走路都颤巍巍的,可见这个东西的威力。另外要说的是,这块面板唯独只有她自己是操作不了的,只有别人的操作才会有反应。

“嗯?为什么呀~~~不是一开始人家和莎莎玩的还挺开心的吗?”依祖装模作样地问着。此时的依祖全身赤裸,她平时虽然也基本是全裸,但还是常常会围着一条大丝巾或者毛巾“系”成的围裙,今天却什么都没穿,只是把头发在脑后梳成了马尾,她没有双臂的苗条身体身后甩着一条长马尾,胸前一对傲人的双峰,乍看起来就像是拆掉了胳膊的芭比娃娃。莎莲娜此时则穿着一双粉红色长筒高跟靴和渔网袜,最近她不知什么时候起似乎格外喜欢这些诱惑的情趣系服装。

莎莲娜忽然脸色一沉,有点冷淡地叹了一口气,尽管声音里还能听出她在因为情欲而有点口齿不清:

“唉……姐姐你就直说又要莎莎帮忙做什么吧,反正莎莎现在也逃不出姐姐的手掌心了。”

“诶嘿嘿,莎莎就是聪明,那你跟人家来吧。”

“……可不可以把莎莎的敏感度关掉先。”

“不行。”依祖拒绝得毫不犹豫。

虽然说是很痛苦,但莎莲娜经受这种快感折磨也有四年多了,所以她现在完全可以硬扛着足以让一个普通女孩子直接发狂变成荡妇的超级敏感性欲,穿着近一尺高的高跟鞋稳当当地在走廊里走着。只不过她肉缝口溢出的爱液当然就止不住了,滴滴答答地流了一路,等到她被依祖带到目的地的时候,两腿之间已经是像打翻了汤碗般湿乎乎的一大片。

住在宅邸里的少女们平时到地下二层的次数不多,主要是因为宅邸内部实在是太大了,所以就算是在这里住了20多年的米尔莲,一年到地下二层的次数也不会超过十几次。莎莲娜被依祖领到了地下二层另一处僻静的角落里,这里有一扇银色的大门。

“……所以这又个是什么房间呀。”

房间里有一台奇怪的,像是特大号冷柜一样的大机器,机器的一面有操作台和键盘,机器的大小看起来可以躺进去一两个人。

“这个嘛,嘻嘻嘻,是制作好东西的房间。可惜人家没有手,操作不了。”说着,依祖就一头钻进了大机器里面,听声音像是在里面躺好了。她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喊道:“在操作台旁边有一本说明书哦,人家已经把人家要的设置都划在上面了。”

“全仿生仿真……常时勃起……敏感度曲线……尺寸……,噫,姐,姐姐,这是,设计男性的阳具吗?”

“是呀~~~”依祖在大箱子里闷声喊着。

“为,为什么要设计这种东西啊??”

“当然是给人家装上咯?”

莎莲娜明白了,这是一台仿生阳具制作机,可以给女孩子装上如男性一般的肉棒,无论是射精,还是性快感,都可以完美复现地体验。

“为,为什么要装这种东西呀?”

“诶~~~~不是很好吗,人家也能舒服,莎莎和大家也可以很舒服啊?你看人家连手都没有,装上这根东西不是能玩得更好吗?”

“……诶。”

由于身体的敏感度还被调得很高,莎莲娜现在有点心不在焉的,她每呼吸一下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情欲在燃烧,恨不得现在就用自己的阴蒂疯狂摩擦这个大机器的边角。然而她完全做不到,因为她的身体被禁止任何自慰行为,如果强行去自慰身体会自动切断所有性感神经而毫无效果,还会感到又疼又痒。这种残酷的身体改造也会伴随她终生,她一旦性欲发作又找不到别人来帮她解决,她会涕泪横流地瘫软在地一两个小时才能平静下来。

因此,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肉棒肉棒肉棒,一听到依祖要装上肉棒和大家玩,她的内心里不禁马上一动,不对依祖有任何阻拦,反而很期待她快点装上一根大大的仿生肉棒然后来肏自己肏个痛快。所以她不仅乖乖地按依祖要求的设置一一调整完毕,还悄悄按自己的爱好多追加了几个设定。

“那……莎莎要开始移植手术了哦?”

“好哒!”

随着机器发出一阵悦耳的音乐声,机器里喷出了一阵淡淡的雾气,这是杀菌用的消毒喷雾,表示移植手术完成了。机器侧面的滑门被打开,依祖躺在上面被送了出来。

当莎莲娜走过去看到了依祖的样子,她的脸颊不禁马上涨红了。依祖的下体赫然长出了一根肉色的棒状物,大约和红龙勃起到最大状态时的尺寸差不多,但上面还布满了青筋一样的突起与纹路,而且明显一颤一颤地抖动着。

依祖此时还半闭着眼睛没有醒过来,看来是被短时间麻醉了以便进行手术。莎莲娜就索性走了过去靠近了仿生肉棒想要抚摸一下看看是什么手感。就在她指尖轻触到依祖的肉棒中间位置的一刹那,依祖浑身上下猛地一颤,一下直起了腰,“噫!”地一声尖叫。

“呜噫!”

依祖大睁着眼睛,浑身上下都起了鸡皮疙瘩,她的一双赤脚看起来明显有点痉挛,十个珍珠般的脚趾都不由自主地死死扣向了脚心。

“这,这种感觉……!呜,好难受……”

“……怎,怎么啦?”

“就,性欲就好象无底洞一样,好,好难描述……”依祖又吃惊又难受地看着自己下身刚刚被安装好的肉棒。它显然是被直接接殖在自己的阴蒂上,理所当然地就像从自己身体上长出来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是人工合成的仿生器官。这根肉棒没有包皮之类的结构,类似龟头的区域与冠状沟则非常还原,相比玉茎根部润泽浅黄像是黄玉一样的颜色,龟头的部位则只是微微泛红,说是真的男人阳具又不太像,说是人工制品又完全看不出来。依祖试着稍微驱动了一下自己下身的神经,这根粗大的阳具马上跟着晃了两晃,显然连神经伺服运动都会完美地跟随响应。

“噫噫噫噫噫噫这感觉也太……”依祖被奇异的快感不停刺激着,她明明记得终端上的说明文字没有提过如此过激的性欲感受的。毕竟自己还是第一次装上这种东西,她不想搞得太过火最后会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所以她给莎莲娜交代的设置方面也比较保守,没有加入特别过激的性刺激设定。

忽然,依祖眯着眼睛抬起了头,看着和自己同样涨红了脸蛋的莎莲娜,从嘴巴里挤出了一句话:

“……你,你是不是乱改了这东西的设置??”

“……哈?什么设置,莎莎是完全按姐姐的设定调整的啊?……是,是不是姐姐自己太不争气所以这点程度的肉棒都受不了啊?”莎莲娜虽然差点被依祖问住,但她还是灵机一动把话茬甩回给了依祖。

“怎,怎么会呢?这种程度的感觉,人家刚刚好的。”依祖的脸更红了。

“是吗?那莎莎现在给姐姐撸一发也可以吗?”

“……呃,当然可以!”说着,依祖有点气恼地一挺腰,这根足足有尺余长的大粗玉棒就晃悠悠地挺在了莎莲娜面前。

看着依祖闭着眼睛有点大义凛然的表情,莎莲娜心里又是小鹿乱撞又有点怯怯地伸出手,把玩着依祖这根硕大坚挺的洁白玉茎。肉棒的温度很快随着莎莲娜的玩弄而逐渐升高,变得十分温热。

随着莎莲娜的纤纤玉手在自己的肉茎上每一次撸动,依祖的肉棒传来一股“可怕的愉悦感”。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在性欲每一次被满足的同时,又马上渴求着更深的欲望,就好像无底深渊般怎么也填不满,甚至还有越来越饥渴的冲动。

“呜……这种感觉……救命……人家脑子要坏掉了……”

依祖不会知道,这种无底深渊般无法填满的欲望漩涡,是因为她这根仿生肉棒上被悄悄增加了几项恶趣味的设置。此时的莎莲娜心里正暗暗后怕,如果自己要装上这根东西,绝对不要打开“性欲上限强化”这个选项——然而,莎莲娜此时还不知道她悄悄给依祖动的这个小手脚其实是多么可怕骇人的惩罚。她只知道自己一直被强制调高敏感度的身体已经想要得受不了了,其实她现在就想马上直接骑到依祖的大肉棒上开始疯狂活塞运动起来。

莎莲娜给依祖爱抚着玉茎,就在依祖的意识就要断线,肉棒坚持不住想要爆发的前夕,她忽然停了下来。依祖本来闭着眼睛正沉浸在愉悦中,这样一来她惊恐地差点哭了出来。因为莎莲娜是很喜欢恶作剧的,而依祖自己又没有手没办法给自己撸出来,如果莎莲娜想戏弄她,她就真的会被淫欲折磨得疯掉了。

“诶!!!做,做什么,莎莎,继续,继续,继续啊……”

莎莲娜没有马上回答,她用一只手轻轻捂着自己的嘴唇,想要抑制自己因为性欲高涨而不由自主想要淫叫的嘴巴。依祖见她捂着嘴不说话,身体和玉茎欲火焚身,更加着急了,她的眼泪和汗水不停从浑身上下满溢出来,肉棒下方的小穴口早就已经是湿乎乎黏糊糊的一大片。

“莎莎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可恶人家要把你的轮盘给拧到最大~~~~”

“诶!不要,不要!莎莎是在想,反正都是要玩,不如依祖姐姐你直接插莎莎的下面好了……莎莎早就受不了了啦~~~~”看着泪眼汪汪的依祖,和剧烈颤抖的大肉棒,莎莲娜的内心里也早就抓狂了,只是还勉强残存着表面上的理智。

“好,好呀!莎莎你快摆个好姿势,人家可要不留情面啦!唔唔……好难受……”

看到依祖这么主动,莎莲娜就直接在机器旁边的地板上躺了下来,这里的地板不像地上层那样备有自动恒温装置,还有点凉凉的,所以莎莎又对终端喊了一声希望终端能通知机器人拿些软垫子什么的过来。但,就在莎莎刚刚躺好的一刹那,依祖就猛地扑了上来,她心急火燎地直接把那条刚装上没十分钟的肉棒,一股脑地捅进了莎莲娜的最深处。

“姐姐你不要这么急莎莎还好敏感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莎莲娜马上就被依祖狂暴地压在了身上。依祖由于没有双手来控制力道,肉棒又是刚刚装上不久,所以抽插起来分外粗暴生硬,一下下地生猛碰撞自己着自己的花心,莎莲娜感觉就像是被狂暴地野兽强奸着。不,莎莲娜没有体验过兽交,事实上如果没有被人命令去做的话,这里的女孩子都对兽交毫无兴趣,她们唯一真正想要做的事只是取悦男人罢了。

噗吱噗吱噗吱噗吱,身体已经几乎是一碰就出水的莎莲娜被这根坚挺的巨物不停地抽插着,她的肉缝分泌出大量百合花香味的晶莹爱液,在两人之间粘拉出一大簇透明的丝线。不停被快感冲击的她此时已经手脚无力,就算是想要推开已经是肉棒花痴状态的依祖也做不到,更何况她也并不想。

莎莲娜很快被依祖狂暴的抽插送上了小高潮,她勉强睁眼看着依祖的表情,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胯下的巨物在以不可思议的极高频率剧烈抽插,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恐怕这种强度的肌肉运动很容易就会虚脱或者抽筋,但她们的身体这方面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姐,姐姐,你还好……吧?”

“诶嘿嘿好爽好舒服好厉害嘿嘿嘿……”

糟糕了。莎莲娜意识到问题真的有些不对头。依祖看上去完全失控了,就只会疯狂地用她的仿生肉棒乱杵一气。

“姐姐,快醒醒啊!姐姐!”

“干什么啦这不是好舒服的吗来吧我们继续吧一起快乐吧嘿嘿嘿嘿……”依祖倒是看起来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而是单纯地一直在追求更高的快感而已。

可,可恶,完全推不开她……依祖虽然没有双手,但莎莲娜也因为浑身上下每一寸地方都在发情的缘故力气全失,怎么推得开已经失去自制力的依祖。她小小的抵抗反而让依祖变得更加兴奋,粗大的玉茎如冲击钻一般疯狂撞压着莎莲娜的花心,让她死去活来地被迫送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却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

“……唉,算了,至少真的好舒服,莎莎就让姐姐一直先肏下去,走一步看一步吧……”

虽然说是这样说,但依祖的活塞打桩一波胜似一波,一波紧似一波,她浑身的体温都变得好烫,而且不止脸蛋,浑身上下都变得有些涨红了起来。没有双臂的她,不能像普通男女性交那样抓住莎莲娜的身体来辅助发力,只能依靠腰肢,除了造成她的动作非常难以控制和粗暴意外,还导致她每一次抽插都不能完全尽兴,反而更加撩起她本来已经极度高涨的欲火。

“哈嘶哈嘶哈嘶哈嘶哈嘶哈嘶……”

很快,依祖发出了发情期的狮子一般的粗重喘息声。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哦!!”

依祖的肉棒射精了,不,不对,依祖的肉棒射出来的并不是精液,而是透明粘滑的熟悉液体,也就是依祖自己的爱液。依祖的射精狂潮足足持续了十多秒,射出的爱液喷得两人满身满脚都是,最后依祖还是想射,感觉莎莲娜里面实在紧得受不了又拔了出来,这一下里面剩余的爱液又继续喷涌而出,像是被踩爆的润滑油瓶子一样咕叽咕叽咕叽咕叽地到处乱喷了好几下。

“哈啊……哈啊……哈啊……莎莎,你……”沉浸在爆射的余韵中,依祖的眼睛几乎被自己淫乱的快感弄得无法睁开,但她却眯着眼睛突然死死地瞪着莎莲娜,满眼里都带着怨气。

“……呃……”

“你说,你……是不是,给人家的肉棒上加装了什么怪东西???哈啊……”

“……呃,姐姐对不起……”

依祖本来一开始就交代过莎莲娜,叫她不要给肉棒加上射精功能(当然,就算能射出精液也一般是假的),倒不是依祖自己不喜欢,她只是担心乱射一通弄得一塌糊涂,可能会让其他姐妹或者红龙感到困扰。莎莲娜倒也听了依祖的话,只是她私自觉得好玩,又给依祖的肉棒的设置里悄悄勾选了“爱液集中喷射”这个功能。其实,要说没有射精功能也确实是没有射精功能了,只是这个喷射爱液的量也大大超过了莎莲娜的预期。

“你你你你你你……你个小坏蛋,你到底对人家做了什么……”

“呃,莎莎……莎莎打开了‘爱液喷射’、‘性欲上限强化’、‘快速回复’和‘晃动快感加强’……”

“什,什么啊这些都是!!!晃动快感加强,又是什么功能啊?”

“就,就是能让这根肉棒,在空中晃动或者挥动的时候也会有微弱快感的样子……”

“可恶啊啊啊啊人家一开始就觉得不对,现在人家连走两步都觉得想要得受不了,搞不好连这间屋子都走不出去了啦……你,你个小坏蛋,人家,人家要用这根东西,把你的里面给搅碎!”

“好,好的,莎莎一定全力服侍依祖姐姐……”

依祖疯狂地在莎莲娜的阴户、子宫、后庭里面到处乱插乱射,足足爆射了四次,直到射不出来了才稍微停了下来。莎莲娜则由于敏感度提升,被依祖这样肏了一个半小时已经导致她浑身虚脱,彻底瘫软在地板上动弹不得了。

此时两人的身边除了依祖射得到处都是满地一大滩的爱液,还有机器人已经送来的毛巾、食品和饮料等等物品。依祖挺着连只是在空气中晃动,都会传来剧烈快感的肉棒,挣扎着没有手臂的身体挪了过去,叼起一瓶饮料,仰起脖子咕咚咚地一口气全喝了下去。这种喝饮料的技巧也是她在失去双臂以后久而久之练出来的绝活。

莎莲娜慢慢抬起了手,满身的爱液拉出一条又一条粘稠的水丝,依祖本来以为她想要喝水,刚要叼起一瓶饮料想给她丢过去,莎莲娜却有气无力地指了指自己的脖子后面。原来她想要依祖给他把一直开到三分之一程度的敏感度面板给关掉。

“哼,人家才不给你关,人家的身体被你搞成这样子,先给人家的身体恢复了再说吧!”

“可,可莎莎不知道怎么恢复啊……”

“诶????那个机器上不能拆除这根东西吗??”

“没有啊,那上面明确写了是装设设备,好像没有把它拆下来的选项。莎莎还以为姐姐你知道怎么拆下来的……”

依祖马上慌了神,她转头看向送来东西的机器人,试探性地问着:

“那个……请问,呜噫!请问这个东西要怎么拆下来呢?”

[请咨询更高权限。]

“诶!!!好过分,这不是拆不下来了吗??更高权限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难道只能用菜刀……”

“不要!人家会痛死的!除非……”

“用医疗舱的话,痛,痛一下不就好了吗?”

“可恶,你怎么不挨一菜刀——啊!”依祖有点生气地轻喊着。但刚喊了一半她却又停了下来,她的目光直勾勾地钉在了瘫软在地板上,四肢近乎大字张开的莎莲娜身上。

“——姐姐你怎么了?”

“不,不要摆那种姿势,人家,人家的肉棒,好奇怪……”

莎莲娜此时的样子,脚上穿着性感的网袜和高跟靴,浑身上下都是依祖刚刚喷射的粘液,阴户还因为极度的反复高潮而不停一张一合着,恐怕随便一个男孩子,不,她色情的样子已经诱惑到随便一个女孩子都会立即面色潮红着感到不好意思了,更遑论现在已经变成肉棒笨蛋的依祖,她的肉棒上产生的性欲渴望极其难以消退。现在的她,除了不顾一切地再次捅进莎莲娜的深处,恐怕什么都无法思考了吧。

此时的莎莎哪怕连变换一下姿势的力气都很勉强,更不要说推开发情着挺着肉棒扑上来的依祖。于是刚刚补充了水分的依祖再一次狂暴地捣入了饱受摧残的莎莲娜身体深处。等到两人回过神来的时候,又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姐姐……能不能放开莎莎,莎莎去找其他人过来帮忙……”

当下,依祖的肉棒还插在莎莲娜的身体里,她修长的双腿死死地缠在了莎莲娜的腰上,无论莎莲娜怎么推,依祖说什么也不松开,就像一只爬上树的树懒一样。

“不要。”

“为,为什么呀!”

“还不是因为你给人家改装的奇怪功能,人家的肉棒现在一时一刻都不能没有小穴了,如果拔出来待上哪怕一小会,人家都会疯掉的。”依祖说的是实话,其实这就是依祖的仿生肉棒“快感上限强化”一项设置的实际效果。如果是其他的女孩子,兴许还能依靠手淫多坚持一会儿,但依祖没有双手,因此如果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她是真的会被不停恶性循环的性欲渴求给搞疯掉的。

“可,姐姐你这样不停插着莎莎,莎莎的脚都软掉了啦,根本走都走不了路啊……”莎莲娜说的也是实话,虽然她现在的身体敏感度已经被依祖给调整到最低了,但莎莲娜的体力也早就耗尽了。

“……人家不管,不然我们两个人就在这里插到有人发现我们就好啦。”

“那,那姐姐不会太难受了吗?这要等多久啊……”

“没办法咯,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人家被你给锁在地上不是两三天都没有人发现吗。”尽管嘴上说的是很过分的事,依祖的语气倒是一点儿也没有抱怨,只是下身的抽插动作一点儿也没有减慢,依旧狠狠地捅着莎莲娜的花心深处,真不知道她用这种姿势是怎么发力的。

“……呜,对不起……”

“……”依祖没有答话,只是继续用力抽插着,哪怕一秒钟也不想停下来。

在沉思了几秒以后,莎莲娜毅然地点了点头:

“姐姐你夹好哦,坐稳一点!”

“嗯?”

“莎莎要爬着出去!”

“诶?”

宅邸的面积非常大,从地下二层这个位置爬到地上一层大家经常活动的区域,要走过二十多条走廊。莎莎要在四肢都完全虚脱无力,还背着一个巨型人肉自慰器,被持续大力抽插的状态下爬这么远吗?

依祖知道其实以大家的改造身体而言还是能做到的,毕竟身体改造的结果除了各种麻烦的性欲体质,还有很多超乎常人的体能强化,只是不知道一路上莎莲娜会有多么煎熬罢了。

“……那辛苦你了哦,人家不管这么多了。”

“嗯嗯,哪里的话,毕竟都是因为莎莎不好嘛!”

莎琳娜拿起一条被单,勉强在背上捆了一圈把依祖固定好,就这样让她继续活塞运动抽插着自己,有点晃悠悠地爬了出去。

起初,只爬了十几步,莎莲娜就觉得头晕目眩,几乎喘不过气来,毕竟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强奸和强制高潮了这么多次,自己爬动的一路上已经流了一路两个人的爱液和汗水。于是莎莲娜就每爬一小段路休息个好半天,最后终于咬着牙有一点点习惯了依祖的肉棒狂捣,可以一次爬过一条走廊才趴下来休息了。

“姐,姐姐,你不能稍微停下来一会儿,吗?”

“……人家也想啊,可是人家的腰完全不听使唤了,太舒服了根本停不下来嘛。”这样一边说一边动着,依祖又射精了,透明的爱液伴随着依祖丝毫没有减慢的抽插,噗噗噗地从两人交缠的股间溅射出来,喷得周围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水渍。

“……是,是吗,那就不要停了。”其实莎莲娜这么说并非完全是安慰依祖,她自己当然也非常舒服,甚至有一点点迷上了这种一边爬行一边疯狂交媾的淫乱行为。

于是满身都是爱液的,黏糊糊湿漉漉的交织在一起的两个人,继续一步一挨地向前爬去。终于来到了从地下二楼上楼的楼梯前,从这里走上去的话就会来到地下一层的训练室附近,然后需要再转过一小段走廊才能走到地上一层,这里的楼梯设计都是这么别扭的。

“姐姐,莎莎要上楼梯了哦……”说着,莎莲娜抬起颤巍巍黏糊糊的右手,半紧半松地勉强抓在楼梯台阶上,用力拉着酥软不堪的胳膊,向楼梯上方爬去。

这一个楼梯坡度不算特别平缓,本来如果可以的话莎莎会想到用另一边的缓坡式楼梯,但是爬到那里实在是太远了,所以还是咬牙坚持一下爬这个楼梯了。

她奋力硬撑着身下不停传来的剧烈快感,终于爬到了第一组台阶的末端,就在她刚想着胜利在望的时候迟疑了一下,忽然依祖“嗯嗯嗯嗯恩恩恩!”闷哼了起来。

原来是依祖又一次高潮射精了,还因为快感的缘故疯狂地乱捣着莎莎的子宫深处。莎莲娜被子宫里传来的剧烈刺激弄得双脚一软,穿着高跟长靴,抓地力不是很强的左脚,一下子踩在了依祖刚刚射得到处都是,滑溜溜黏糊糊的爱液滩上——

“吱溜!”

莎莲娜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两个人从楼梯上横着滚了下去。

不愧是改造过的强化身体,就连从楼梯上摔滚,依祖也丝毫没有一点儿放松圈在莎莲娜身上的双腿,但这就苦了两个人身体连接的部分。每一次身体摔滚在台阶上,都加倍地让依祖的大肉棒硬生生地几乎刺穿莎莲娜的子宫壁,也就每一次都让莎莎和依祖都受到极大的冲击快感,当然还有一点点痛。

“哦!啊!啊!嗷!啊!哦!”

两个人直接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莎莲娜哭喊着被直接送上了高潮——不管这是今天第多少次了。

“噢噢噢噢噢噢又要射了明明刚刚才射射射射射——”

同时,依祖也狂乱地淫靡地叫喊着。两个人滚落到台阶前的地面上,爱液又是喷成了一滩。

当两个人成功地爬回地上一层,一路上依祖又射了两次,高潮了一次,莎莲娜则也又高潮了一次,这对于身体被设置成极难真正高潮出来的她们来说,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极度的欢愉了。

“姐,姐姐,我们爬到一楼了……”

“是吗……”

“姐姐你竟然一次都没被甩下来呢,下面这根东西也一时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真是厉害呢……”

“哼,那还用说吗,你要是不继续爬的话,人家很快又要射出来了哦……”


小P和雅琪在玻璃房里狠狠地做了一发以后,勉强算是收住了手,恢复了理智没有继续沉沦下去。两个人整理好衣衫,走出了玻璃房,打算马上赶回宅邸。

两个人看着玻璃房里满地都是两个人香氛扑鼻的体液,互相尴尬地望了望。比起刚才里面做各种下流的事被别人看到,两个人更担心的还是这一地的狼藉,会不会影响需要使用ATM机的人。这里要提及的是,在那个宅邸里居住的女孩子们,为了更好地服务男性,性方面的廉耻感都已经通过洗脑改造给移除了。

“呃,这个要怎么办。”

“只能,逃跑了吧?”

四下张望着见还是没有一个人走过,小P有点小内疚地关上了玻璃门,但愿如果有人走进来,会觉得有什么人打翻了香水之类的吧。就在她刚把门关上的刹那——

“诶,这里贴了个什么纸条啊?”雅琪从玻璃门的外侧随手揭下了一张便签纸。

从纸签的崭新程度来看,显然是有人,在她俩刚刚做爱做到忘我的时候,悄悄走过来贴到了玻璃门外侧的。

纸条上这样写着:

[“刚才你们做的羞羞的事情都已经被我拍下来咯~~~如果不希望被放到网上变成经典色情片的话~~~~就请你们的男主人三天后的午夜十二点到这个地方来~~~”]

小P和雅琪面面相觑着。

“拍下来就拍下来了呗,其实咱还蛮想看看的。”

“是啊,毕竟家里不能用摄像头,这种机会还蛮难得呢。不知道拍的好不好。”

“比起网上那些自拍AV啊,咱对咱的身材还是蛮有自信的啦。不过这个写纸条的人说的男主人指的是……红龙小哥?”

“他要找红龙小哥做什么呀?吾还真是好奇呢。总之拿回去请米尔莲姐姐和红龙哥哥看看吧。”

说着,两个人继续有说有笑打闹着,向宅邸的方向走去。

<< 自动饲育 第二十五章自动饲育 第二十七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布者

4 thoughts on “自动饲育 第二十六章”

  1. 注:本书自撰写时就构思为主要追求感官刺激的纯色情小说,因此剧情方面的内容均有大幅度简化及删减。但这一点是可以灵活调整的,故若认为对剧情更感兴趣或对于纯色情段落感到疲劳可以回复中提出,在后面的章节中会增加剧情方面的专用段落或章节

  2. 个人意见,建议增加纯色情部分,进一步删减剧情。

    剧情方面,前面几章的“过去”剧情和“把自己女人给别人肏”剧情,都不是很适合。一般来说这种剧情适合面向爱好ntr的读者。但这篇小说大部分剧情是以男主为主,而且很能激起读者的占有欲,属于面向纯爱读者的类型。在这种情况下出现“有其他男性角色的色情情节”是很容易两头不讨好的。
    相比于剧情设计,作者在色情内容上的描写称得上是出色。
    因此我认为,增加剧情部分减少色情部分属于以彼之短攻彼之长。应该进一步发挥作者长处,更多的描写没有男主外男性角色出现的色情情节,少写剧情

  3. 只要没有ntr剧情,即男主以外的男性角色作为肉棒担当的剧情,那就好。非色情剧情的增减我觉得都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