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aituzi233 ♥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八章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八章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期中考试周。虽然两人都没怎么复习,但是感觉考的还行。

“周末出去玩吧,放松放松。”

……

周五晚上,二人开一辆吉普车去到了西山上。

(PS:根据江东省最新的法律规定,16岁就可以考取驾照了)

这个车由宋雪晴特殊定制,增加了很多不正经的功能。汽车安全带被改装成了拘束绳,汽车一打火就会自动把驾驶员拘束在座位上。同时驾驶员也可以控制其他乘客是否被拘束。而且,每个座位下面都藏着一个假阳具,当座位上的驾驶员或乘客被拘束后自动顶进小穴,开始活塞运动,速度与车速成正比。如果乘客车座采用疏水材料制作是男的…怎么办?不知道,宋雪晴还没试过。同时,为了防止水漫金山,,座位下方还贴心地设计了排水口。之后就是一些稀松平常的设计了,比如车门的钢板全部被换成了防弹合金板(防弹的同时还比原来的钢板轻,游戏特性,你懂的),玻璃(和车门的设计一毛一样),驾驶位的武器暗格(只有AK和RPG这样的小威力武器罢了,导弹什么的没有,装不下)。最后,苏黎欣增加了一点不怎么科学的小功能,比如……可以飞?

就算这样的设计,苏黎欣和宋雪晴也不敢乱用什么不科学的功能,老老实实地正常上山。迫于座位下方的假阳具,二人只能保持下身真空而出门。不过排水口的设计也有一个问题——路上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人当做漏油了,有几个还好心地下车提醒,差点发现一些小秘密。

嗯,女生的生命精华,应该不比油便宜吧

啊…到了,醒…醒醒啊…”

一路颠簸,加大了二人下体小玩具的威力。身为司机的宋雪晴还好,但在副驾驶的苏黎欣已经高潮到昏迷了。

随着傍晚的最后一抹余晖消散,两人擦干满腿的爱液,支好了帐篷。点好了火堆,头顶已经布满了星空。

当然苏黎欣和宋雪晴来这里可不只是野营的。周围寂静无人,她们便脱掉了身上那一层薄薄的Jk。两人的玉体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洁白无瑕,在火光的映衬下又显得红里透亮。

苏黎欣从后备箱拿出一大捆绳子和一把冻在冰块里的剪刀。她先用绳子牢牢捆住宋雪晴的双手,然后将余绳绕过头顶的树枝。绳子乖巧地从树梢垂下,苏黎欣先没有管它,而是搬来一个高脚凳,站在上面,拿出两个跳蛋,分别塞进二人的小穴,开到最大档。最后,在自己高潮之前,苏黎欣将剪刀用一条单独的绳子系在自己的上方,把自己的手臂捆好,一脚踢开凳子,二人的身体便都悬在了空中。

即使是深秋,江东省的山区也并不太冷,恰好能让苏黎欣和宋雪晴冻的发抖又不至于感冒,冰块也不至于化得太快。两人就在寒风之中不断高潮,在浑身冰凉中感受着下体的欲火焚烧,在冰火两重天中缓缓入睡…

……

“苏黎欣!苏黎欣!!起来了!”

苏黎欣睁开迷糊的睡眼。跳蛋已经没电了,手臂被勒住的地方已经微微发紫就,但并无大碍。但是手臂上方的剪刀已经不见了,苏黎欣顿时吓得清醒过来。

按照苏黎欣的设计,冻在冰块里的剪刀在冰块化了之后会被绳子兜住,自己醒来可以方便地拿到。但是事与愿违,随机变量太多,剪刀不知道为什么掉在了地上。宋雪晴显然也注意到了这点。

“这波…是不是玩的有点大了…”

不过就这么挂一天,或者说就这么挂一辈子,好像也不是不可接受。

“怎么办啊!!!下不来怎么办?!”

“不知道,就这么挂着吧。”

“苏!黎!!欣!!!你好歹是个理科学霸连这点小事也解决不了?!!”

苏黎欣看着脚下的剪刀。明明只有大概20厘米的距离,但似乎遥不可及。双手被挂了一晚上根本使不上劲。突然,她灵机一动:

“要不这样,你离得剪刀近嘛,你踩住我的身体,借个力,用脚趾够一下剪刀”

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宋雪晴一脚踩到苏黎欣的身上,不料踩到了苏黎欣的小穴,甚至苏黎欣都感觉小穴内的跳蛋朝着深处更进一步了。

“哎呦!你小心点!看准再踩…”

第二次,宋雪晴尽管使劲伸直另一条腿,但和地面还隔了10厘米。
第三次,宋雪晴使劲一蹬,终于勉强把剪刀挂在了自己的脚趾上。但又听得“哎呦”一声——又蹬到苏黎欣的小穴了。女生被踢裆后的痛楚并不亚于男生,苏黎欣痛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不过好在是够到了。

宋雪晴开始把带着剪刀的玉足举高,开始想办法剪断苏黎欣手上的绳子。这个动作使宋雪晴腰部的肌肉格外酸痛,很快她的脚也开始发抖。

随着又一声“哎呦”,几滴鲜血从苏黎欣的手臂上流出,把宋雪晴吓得差点掉了剪刀——如果掉了两人的心应该会更痛吧。

铁质的剪刀经过一夜寒风的洗礼冷入骨髓,映衬着宋雪晴的玉足更加沉重。终于,宋雪晴剪对了地方,两人齐刷刷掉在了地上。

……

“还…还好是有…有惊无险。”

苏黎欣和宋雪晴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踏上了回程。

“下次…下次可不一定”

“啊啊啊啊啊啊又来了啊啊啊啊”

“你…你开慢点,这么…这么玩容易…容易出事。”苏黎欣突然一笑,“你…你待会应该…应该没什么事吧,我…我带你去个好玩…好玩的地方。”

……

第九章 朝辞白帝彩云间,夕贬潮州路八千。

周六的舞蹈课堂,一如既往,只不过多了一名学生。

宋雪晴有一定舞蹈基础,动作轻柔优美,深得林月如欣赏。

下课后,苏黎欣带着宋雪晴,去到了那个空教室。林月如果然在那。不过只见林月如拿着绳子在腿上紧密排绕,已经把腿绑了个严严实实。她的手机架在一边,苏黎欣看出来是上次的暗网直播软件。

“看来林老师玩的正嗨着呢,那苏黎欣就来帮一下老师好了~”苏黎欣说着,拿起一捆绳子,开始把林月如的手捆绑起来。

“苏黎欣?你要干什么?!呜呜呜!”

宋雪晴早已拿起林月如脱在一旁的丝袜,塞进了林月如口中,再锁上了一个口球。穿了一上午的丝袜充满着林月如的气息,林月如含着自己的丝袜,不知道是不是塞的太深了,不住地干呕。

苏黎欣则将林月如的双臂绑成后手观音式,林月如的柔韧性十分好,苏黎欣略微用力,林月如的两个手肘都并在了一起。她又在林月如高挺的双乳上缠了几圈,把余绳系在脖子上。林月如只觉手臂剧痛,胸部的贞操锁也贴合得更紧了。

宋雪晴堵完林月如的嘴,又来加固她的腿部。林月如自己绑的已经十分紧密,宋雪晴就拿上宽胶带,从玉足一直缠到胸口——小穴部位得到了特殊照顾,只不过有贞操带挡着就是了。

苏黎欣把林月如抱进一个一人高的柜子,用绳子把林月如的手肘固定在了高处,使林月如感到更加疼痛。林月如只能踮着脚才能使手臂的剧痛减轻少许。

最后,两人把自己的丝袜脱下,套在林月如头上,然后架起林月如的手机,开启暗网直播。

“林老师,好好享受吧!”

宋雪晴拉着苏黎欣走了。

“唉,本来没想绑她的,但是一下没忍住……”

……

苏黎欣随宋雪晴到了宋雪晴家。

宋雪晴父母并不在家。(宋雪晴:“这两天天天加班不回来,不知道在搞什么。”)看起来他们并不知道他们的乖女儿在搞什么,因为家里摆满了各种宋雪晴从小到大获的奖(苏黎欣:“我家摆的都是跳蛋和手铐…”)。不过宋雪晴并没有傻到把父母和跳蛋这种东西放在一个篮子里——俗话说得好,狡兔三窟,宋雪晴家可不是只有一个房子。除了公寓地下室,貌似宋雪晴还有其他的据点,但苏黎欣也没去过。

不过这次宋雪晴就是回来找一个跳蛋的。上周学业紧张,宋雪晴只能把上学前塞进小穴的跳蛋放到父母家,但又因为一时着急不知道乱扔到哪去了,上周几乎找了一周都没找见。这玩意可是个定时炸弹,万一宋母那天心血来潮收拾家,看到了某个粉色的小玩意,宋雪晴就得原地升天了。

两人开始分头寻找。宋雪晴的卧室很大,犄角旮旯也很多。终于,苏黎欣失去了耐心:

“小k!出来帮我找跳蛋!”

本来应该很简单的事,结果小k卡了半天,直接无响应了。

“在半径50米内未发现任何跳蛋。”

这就奇怪了,宋雪晴是肯定把跳蛋放在这里了。

突然,宋雪晴倒抽一口冷气:

“草,会不会…已经被发现了”

这时,门铃响了。是宋雪晴的父母回来了。他们手里抱着一个大箱子,面色凝重,宋雪晴一看就知道没啥好事。苏黎欣本想躲进柜子,但被宋雪晴拦住了。

“待会有你可能会打的轻点…”

……

房间里宋雪晴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令苏黎欣揪心不已。

门开了。宋雪晴踉踉跄跄地走出来,脸上多了几个鲜红的掌印。

“苏黎欣,你进来一下。”

苏黎欣战战兢兢地走了进去。宋父一脸严肃,宋母眼里泛着泪花。

“小晴自慰的事,你应该知道了。这是我们家的家丑,但看在你已经知道了,就不和你隐瞒什么了。我现在已经给小晴装上了特制的贞操带,会控制她今后的一切性事,还有排泄。我现在给你小晴贞操带排尿的控制权,你要监督好她。这是对她的惩罚。我和小晴她妈妈要出国工作,至少两年回不来,所以就拜托你了。不过贞操带核心控制权在我手上,你不要想帮她打开了。”

苏黎欣拿起手机,发现手机上又多了一个控制排尿的APP——当然,是宋雪晴的尿道锁。宋雪晴现在尿道里已经有两个东西阻碍她排尿了。

……

宋雪晴父母这算是把宋雪晴暂时赶出家门了,不过并没有没收宋雪晴的生活费。宋雪晴现在没地方住,只能和苏黎欣一起回家。

由于贞操带的关系,宋雪晴没办法开车,苏黎欣只能勉强无证驾驶了一波,还好有惊无险。

回家一看,宋雪晴身上的伤倒是不重,但贞操带尤为复杂,不像一个普通人能弄到的。

“宋雪晴,讲讲你父亲的故事吧”

<<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七章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九至十一章 >>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