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baituzi233 ♥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十四至十五章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十四至十五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四章 关于作者文化水平有限被迫重翻义务教育课本而一无所获这件事

或者是:作者已经懒得给每个章节都恶搞一遍课标古诗了这件事…

苏黎欣睁开眼。

一片洁白。还以为这是天堂的样子。

仔细一看是医院的天花板。

坐起来。宋雪晴躺在旁边一张床上,仍然昏迷不醒。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一旁的护士注意到了。

“不怎么样。我怎么在这里?”

“一言难尽。不过你被送过来的时候,下巴脱臼,整个人溺水,已经休克了。你旁边那位状态更不好,被送来时直接进的ICU,刚刚才脱离生命危险。”

片刻,护士通知家属过来了。

“大哥,三姐,你们怎么都来了?”

“还不是某人快死了要我来救?我告诉你,昨天要不是我你早就被那个老混蛋弄死了。”三姐嗔怒。

“父亲?你怎么也来了?”

年迈的苏建国缓缓走了进来。

“走吧,去处置一下那个男人。”

……

路上,苏黎欣得知,男人是宋父的竞争对手,全球第一大成人用品公司的老板(纱碧公司,不过可以忽略了),最近和一个贩毒组织联姻,实力大增,想吞并蓝心公司。本来能成功的,但是…敢绑苏黎欣那就注定要失败了。

“你到底是谁?!”男人已经被吊起来。

在这之前,苏黎欣受的刑全在男人身上来了一遍。男人明显欺软怕硬,很快就跪地求饶。然后手下人就把他吊起来了。

“你好像也不配知道。不过我告诉你吧,我姓苏。”

“苏家?苏家不是倒腾黄金的吗?哪来的AK啊??!大姐你就不要开玩笑了,起码让我死个明白…”

“忘了告诉你了,我家除了卖黄金,还顺便搞搞军火买卖。这边建议下辈子绑架别人的时候先看看自己的实力。”

苏黎欣已经想好怎么处置男人了。她对女仆说了几句,离开了。

“放心,我可不会把你弄死。”

男人被女仆打了一针肌肉松弛剂,然后被放下来。强烈的恐惧使男人想要挣扎,但全身使不上一点力。

女仆去仓库里翻找一阵,终于找到了苏黎欣想给他安上的东西。那是几瓶药剂,一个自动的飞机杯?

女仆把男人关进一个透明罐子,盖好,开始注射第一瓶药剂。黑色而浓稠的液体迅速覆盖了男人的全身,盖上了厚厚的一层,凝固,结成一个完整的没有任何缝隙的乳胶衣。不过,在男人的嘴部,后庭和下身的巨物上各留有一个小口。

女仆把一根管子对准男人的嘴,灌入了第二瓶粉色的药剂。灌完以后,男人好像并没有什么变化,但随着管子的拔出,男人的下身抽动,一股白色的液体竟然喷射到了罐壁上。

之后,女仆把男人弄出来,在男人胸部的位置注射进了第三种无色透明的药剂。之后,女仆把飞机杯连接一根导管,安在了男人的阳具上,然后把导管的另一端通过口塞固定在男人嘴里。最后,女仆给男人的后庭里塞入一根假阳具。

女仆的任务完成了,不过她额外送了男人一个小礼物。她又把男人装进罐子,保持头朝下跪着的姿势,插入呼吸管,把后庭里的假阳具换成了带有软管的肛塞。然后女仆把整个罐子用粘稠的粉色液体灌满,锁上了罐子。

此时的男人,腹中灌满了高浓度春药,体外被紧紧的乳胶和更多的春药环绕,几乎无法呼吸。忽然,男人阳具上的飞机杯开始运转。很快,男人自己的精液就灌进了他自己的嘴里。因为没有另外放导尿管,所以伴随精液而来的可能还会有他自己的尿液。很快,后庭的肛塞开始振动,不断刺激着已经软到极点的阳具流出精液。

肛塞上的导管可以灌输营养液,以此保障男人的存活。他胸部注射的液体,会让他的胸部如同女人一般变大,还可能…分泌乳汁?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喝上自己的精液和乳汁的混合物了。

装有男人的罐子被抬上卡车,运往宋雪晴父亲的研究所,他将在那里变成永久的装饰品。

……

女仆处理男人的全过程,被实时传输到苏黎欣的手机上。苏黎欣此时正坐在宋雪晴的床上,陪刚刚醒来的宋雪晴看她对男人的复仇。

“还行,不过可以更残忍点的,比如把他的阳具割下来塞进后面啥的。他都那么对我了,好像也不是特别过分。”

苏黎欣正在想着还能对男人搞点什么,突然感到有个东西伸入了小穴。果然还是宋雪晴在捣鬼,她取下针管的活塞,插入了苏黎欣裸露的小穴——其实本质上是换了根管。随着活塞的抽送,苏黎欣的爱液喷到了床单上。

“那啥,我可能不能和你回去了。医生说我…我的小穴遭受了不可逆转的损害,要到我父亲的研究院进一步治疗…”

苏黎欣一面咒骂着男人,一面留下了眼泪。

……

“走吧,这两天不太平,回家待两天。”

苏黎欣和宋雪晴分别上了两辆不同的车,前往不同的方向。苏建国和宋父互相道别。宋父刚从一周的关押中解脱,面色还略微憔悴。

算了,从开始玩这个存档开始还没有回过正经的家,就勉为其难地去看看吧。

第十五章 关于作者忙着整活而鸽了写文,自己写的东西自己都编不下去这件事…

作为一个军火商,苏氏庄园确实很大。依靠在政府的关系,苏宅几乎占了一个镇的大小。庄园内假山林立,人工湖星罗棋布,中式四合院和西式教堂交错建造,到处充满土豪的气息。庄园外围绕着众多村镇,统称为苏家屯。村民都是苏氏集团的人,平时做买卖苏建国也不忘老乡,带着村民卖军火,实现“共同富裕”。

不过苏黎欣很快就想起了她当初为什么选择搬出去住了。因为苏家屯的气氛实在不适合一个女高中生正常学习——这里的居民出行时流行穿乳胶衣,自缚,露出私处,甚至有人直接在大街上做爱。庄园内的女仆也一样,女仆装设计得极其暴露,平时不干活的时候也总是被主人绑起来。

家主苏建国本就是个好色之徒,精力旺盛,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

长子苏黎哲继承了他父亲的精力旺盛,下面的阳具如同机关枪,贤者时间极短;不过很富二代,属于浪子型的人物。苏建国就为他挑了一个比他还欲求不满的“太子夫人”,基本上每天都被榨的干干净净。

次子苏黎嘉就不同于他的哥哥,人长的十分清秀,个子也比较矮,甚至苏黎欣都比他高。事实上,除了下身的阳具,他平日的生活几乎就如同一个女生一般。下身的阳具又软又萎,这使得他天生就趋向于一个伪娘。

三女苏黎叶性情又大不一样。性情泼辣,平时穿着从不遮掩私处,走在苏家屯的大街上都能让一群男的流鼻血。不过她可是练过武的,基本上能一个人打十个男的,所以也不怎么怕有人能把她强奸了。商业头脑精明,除了苏建国以外,她就是军火贸易的主要负责人。

四女就是我们的苏黎欣了。没什么说的,天天夹着跳蛋上学,就能看出她是不是亲生的了。

其他三个比苏黎欣还小的,还在省外上初中呢,也不关他们什么事,不介绍了。

……

苏黎欣到达苏氏庄园后,已经是下午了。

不过离晚宴还有两个小时,苏黎欣就先去看了看她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充满科技气息的现代别墅,平时一直空着,她来了就简单收拾了一下。

没意思。房间里一个跳蛋都没有。苏黎欣坐了片刻便离开了。在湖边,苏黎欣表示十分的无聊。她拿小木棍挑拨着水里的鱼,把鱼都吓走了。

突然,她看到一旁跑过的几个女仆,心生一计。

……

暴露的女仆装苏黎欣穿上稍微小了一点,把胸前的两只小白兔挤得更大了。苏黎欣拿上女仆手中的绳子,把衣服原来的主人捆了个严严实实,用自己的丝袜堵住了她的嘴,再把自己的衣服给她套上,苏家的四小姐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仆。

所以说,接下来去哪呢?好像二哥还没见过我,就去那吧。

苏黎欣正想着,突然眼前一黑,手脚被人控制住了。

“小丫头还逃跑?回来吧”大哥苏黎哲明显被苏黎欣的装束骗到了,但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

很快,苏黎欣就感到小穴塞进去一根正在振动的棒子,后庭也一样,用绳裤固定。苏黎哲把苏黎欣的双手反铐,双脚紧紧绑在一起,然后把脚踝和手腕用铁链缠绕在一起。之后,大少爷把已经捆成粽子的四小姐扔进储藏室的一个柜子,最后锁上,离开了。

“等我开完晚宴再来好好玩你。”

苏黎欣人都傻了。刚才为什么出了个这馊主意啊??!?!不过这感觉怎么似曾相识啊…坏了,林月如还被我关在柜子里了!唉算了我现在都出不去还管她?

下身的刺激逐渐强烈,苏黎欣的脸越来越红。很快,储藏室的柜子开始轻微颤动,一股涓涓细流从缝隙中流出。

……

晚宴开始了,但所有人都不知道主宾苏黎欣去哪了。众人坐不住,赶忙去找,在四小姐房前只发现一个被绑着的女仆。最后找了半天,还是大少爷打开了还在流水的柜子,抱出了还在不断高潮的苏黎欣。

【大眼瞪小眼ing】

还处在高潮余韵中的苏黎欣还没有意识到社死的严重性,取出棒子后依然瘫软在苏黎哲怀里,任凭他把自己抱回餐厅。

“好了让我们一起鼓掌欢迎苏黎欣回家!”

苏建国还是见过世面的,很快稳定了局势,开始了晚宴

餐厅并没有大到离谱。相反,为了突出家宴的氛围,苏建国特意选在了苏黎欣住所的客厅里。

【觥筹交错ing】

苏黎欣并没有胃口吃桌上的大鱼大肉,只是吃了几口清汤,喝了杯酒。酒杯空了,一个女仆过来要给她倒满,但女仆手中并没有拿酒壶。相反,几乎全裸的女仆跪下,把酒杯放在小穴口,不一会,清香的酒就随着女生特有的香气喷涌而出。原来女仆的酒壶就是她的膀胱。这种玩法苏黎欣以前好像听说过,不过还是第一次见到。

酒意上头,苏黎欣觉得这好像很有意思,决定玩一把。

“父亲,请让我为你倒酒。”

苏黎欣就地宽衣解带,躺下身子,露出娇嫩的下体。一旁的女仆不敢违抗,只能拿来了导尿管和一瓶高度白酒。苏黎欣的举动显然吸引了众宾的注意,长子苏黎哲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就摸上了夫人的胸口,某个伪娘的右手早已放在了桌子下面。苏建国来了兴趣,走上前去帮助苏黎欣。

用爱液作为润滑,具有丰富经验的苏黎欣很快就将导尿管深入膀胱固定。她并没有直接灌入白酒,而是先用桌上的鸡汤灌满膀胱。温热的鸡汤混合了少女的一点尿液,从管口灌入,再涌出。苏建国就将导尿管口塞进一旁跪着的女仆口中,女仆就喝到了混有苏黎欣尿液的鸡汤。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56%的乙醇溶液被缓缓导入苏黎欣的膀胱。辛辣的液体在尿道中逆流,在膀胱中汹涌,给苏黎欣别样的刺激,小穴又流出一丝爱液。苏建国刻意放缓灌注的进度,使白酒缓缓划过膀胱壁,如同无形的手在不停抚摸。终于,鼓胀感取代了最初的辛辣的痛,一瓶500ml的白酒也见底了。

下面的嘴已经喝醉了的苏黎欣缓缓站起,去吃导尿管。C2H5OH开始压迫苏黎欣的膀胱约括肌,使她再次感到一阵刺痛。白酒的憋尿体验并不同于尿液,及时只有从站起来到跪到酒杯前的一小段路,苏黎欣也感觉快坚持不住了。

用两腿夹住酒杯,对准葫芦口,苏黎欣开闸放水。泄洪容易,拦洪却难。排尿到一半突然停止本就很难受,加上刚刚因为导尿管阻隔没有被烈酒侵蚀的尿道传出阵阵剧痛,苏黎欣几乎用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住酒杯满得刚刚好。

苏建国拿起酒杯。经过苏黎欣膀胱的部分吸收,白酒变得更加浓郁,清香诱人。

“给我也来一杯。”

三姐苏黎叶也来凑热闹,却拿了一个更小的酒杯。控制的难度直线上升,苏黎欣只能一点点把腹中的酒滴入杯子,溅起阵阵酒花。倒完第二杯,苏黎欣已经感到不行了,于是她拿出手机,关闭了尿道锁。

“剩下的酒小女就自罚一杯。”

酒精在尿道口横冲直撞,可就是无法突破那层金属的阻碍,不过也保证了漏不出来。苏黎欣打算留到明天再喝。

随着啪啪几声,苏黎哲在夫人的小穴中又发射了一次,但并不影响宴会的继续。

看似高洁典雅,实际淫荡不堪。

<<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九至十一章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根据实验室最新研究表明:
投喂鸽饲料能有效降低鸽子成精的概率

           

2 thoughts on “苏黎欣的小游戏 第十四至十五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