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lqcls ♥

菊开花未残 第七章

菊开花未残 第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七章 妈妈的往事回忆&超市盗窃

一进门雯姨就急匆匆的小步跑向洗手间,我猜想她是要清洗狼藉的下体还有换掉潮湿的丝袜。

“白叔叔好,您还没吃早点吧?”我见白楠对我爱答不理的赶紧向着雯姨的老公装乖宝宝,顺手把豆浆和包子放到了铺着大红色的桌布的方形餐桌上。餐桌不大,桌布在四周长长的垂落下来,似乎无意间彰显着雯姨的浪漫和激情。

“嗯,刘阳啊,好几天不过来玩了啊,赶紧坐下一起吃吧。”白叔叔倒是很热情的招待我。白叔年近四十,在一家建材公司的隔热板车间做主管,有学历收入也高整个人看起来温文尔雅又有领导气质。

“楠楠,阳阳你们赶快吃,一会儿别上学迟到。”雯姨从厕所出来忙着催促我们,那语气就像调和吵架小夫妻的丈母娘。此时的雯姨脱掉了黑色的丝袜雪白修长的美腿晃得我满眼一片花白,像一个居家主妇似地穿着粉色的拖鞋,还是那条短裙只是不知道穿上了内裤没有,她随意的坐在了我的对面。

我手上赶忙递了一个包子给雯姨,脚下却不经意的踩到雯姨的小脚。她薄怒的瞥了我一眼,伸手接过包子却没有抽回下面被踩住的鞋脚,而且往前坐了坐只有后面的小半屁股坐在了椅子边沿上。

我眼珠左右摆动余光扫到白叔叔和楠楠都在低头喝着碗里的豆浆,我突然间就将穿着球鞋的右脚在桌下伸向了雯姨的两腿之间不轻不重的踩在了她的耻骨之上并用鞋尖上下挑动了几下。我确认雯姨还是没有穿上内裤的,即使隔着球鞋我都能感受到那种柔软那种丝滑。

“呐啊!”突然遇袭,而且是粗糙的鞋底,雯姨这次无论如何也没忍住,一声轻呼随口而出。

“怎么啦阿姨?咬到舌头了吗?”我关切的声音就像父亲赶紧抱起跌倒的女儿充满担忧和柔情。

“你看你,下来又没有事,不会慢慢吃啊!”白叔叔的态度就没有我的好哦。

“嗯,没事没事,没有咬破。”雯姨只能是低头喝豆浆了,脸蛋红红的,就像是因为这么大的人了还咬舌头而羞愧一样。

我的脚感觉刚踩到雯姨的阴户时突然被夹紧,然后一下子又被放开了,我估计是雯姨反应过来夹住的脚我会无法抽退逃走吧。可是无论她怎么打算的我脚就那么的直直的踩在她的两腿中间死活也没有挪开的意思,而且吃喝时故意发出吧唧嘴的声音,引得白楠皱眉咬牙。

“唧唧吱吱……”当我终于把右脚抽回,却因为鞋底潮湿踩在地板上时与之摩擦产生了让人觉得刺耳的声响。

“对不起啊,白叔叔,可能是我把豆浆落地上了。”我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却抬眼扫见雯姨羞愤欲绝的脸色。

“没事,一会让你阿姨打扫吧。咱们都赶紧出门吧,我上班也快迟到了。”

白叔叔大度的对我说。

在学校整整一天我都在想雯姨的那条丝质内裤是不是真的吞到肚子里去了也

没有机会问问,还有雯姨晚上交班时会不会调笑妈妈啊,妈妈可是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的。

“求求好阿姨,不要为难妈妈啊!”上晚自习的时候我给雯姨发了一条微信消息。

“坏种!想想你都对我做了什么!现在好意思求我啦?!”雯姨回复时后面一大串怒火中烧的表情。

这次放学的铃声可真慢。

“妈妈你菊门扩张到4.5厘米的直径啦?照这么下去根本不用半年的时间就能开发到6厘米的直径啊。妈妈你好厉害!”回到家里我发现妈妈的肛塞尺寸后也有点小惊讶。

“嗯,这点挑战对我来说很轻松呢。”妈妈说着推示我躺靠在沙发上,背对着我跨在了我的擎天上。流线型的腰身,雪白的丰臀,透明的肛塞里显现出来的血色肠壁,妈妈的轻声哼吟。一切的一切全都化成一缕缕的胀气钻入的我耳目直达我的擎天让它不由的又大三分。

我轻轻的耸动几下,感受着妈妈体腔内的温润,伸手抽动肛塞感觉紧紧的,妈妈忍不住的大声呻吟了起来。看来妈妈也是刚刚突破这个尺寸啊,极限的扩张感让妈妈的娇躯轻轻颤动。

“妈妈今天雪雯阿姨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我有点忐忑。

“嗯,她趁我不在意捏我的乳房,看我眼神也怪怪的。”好你个邢雪雯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

“妈妈都是我不好。”为了不让妈妈总是这么处在被动方面我把昨晚的事都细细的说给妈妈听。

“嗯,看到你晾在阳台的工装时就知道发生了一些事,就你这臭小子能把衣服洗的那么干净?”妈妈夹着我插着她的蜜潭的神器慢慢换腿转过身来伏在我胸膛上,轻轻的品味了品味我的乳头说道。

“那,那本台历上写的那些东西?”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然后妈妈就给我讲述她小时候的一些事,当年妈妈和比她小两岁的姨妈都在离家不远的小学上学,那天下午姐妹俩趁着课间的时间想回家找一个铅笔刀。

家里院子的门是锁上了的,两人像以前一样从门缝挤了过去。还没到屋门口就听到“呜呜,啪啪啪……”的杂乱声音。

“家里怎么有人还锁着门?”姐妹俩蹑手蹑脚的爬在窗台的缝隙里向里张望,却没想看到了让她们终身难忘并影响她们一生的一幕,这一幕也改变了她们心目中母亲和父亲的形象。

缝隙里面,母亲两手并绑的吊在房梁上两个脚踝也分别被两根绳子拉的紧紧的使得双腿大开,白白的就像是刮完毛的猪要开膛破肚一样。一条条的粗大麻绳从屋内的房顶上垂落那是父亲用来往房顶上吊粮食便于晒晾用的,此时却用来捆吊着母亲。母亲的嘴巴被布绳编辫的裤腰带勒的死死的,无法说话只能发出一些呜呜的声音。菊门里插着什么东西?那居然是家里的香油瓶子!那个那么大的曾经输液用的玻璃瓶!

父亲用赶马车的皮鞭狠狠的抽在妈妈的身躯上,每一下都是一条深深的血印子。

“骚逼贱货,让你给我生两个赔钱货,我白养活你们啊。你说你怎么就生不出一个带把的呢?没用的贱货,我抽死你!”

“你还想给我生,妈屄的再生,大队里就把咱家的房子拆完了。”

“你个没用的东西。”

“呜呜,啪啪啪……”

“父亲手上的皮鞭是我和妹妹帮着父亲用熟皮梢子一点点的编成的,这时只觉的每一鞭抽在母亲的身体上都有自己的一份过错。”

“我和妹妹一动也不能动,就连呼吸都变的小心翼翼。”

“当父亲脱下裤子把紫涨的擎天进入母亲的阴道里的时候,我和妹妹一下子都觉得裤裆里一片热烫,我们上学后第一次尿了裤子,不知道当时是害怕,还是什么别的刺激。”

“我们偷偷退出,没有再回学校,到村西的河沟里用水故意浇湿了整条裤子。”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在以后的的日子里,我和妹妹用手指,圆珠笔杆,筷子,等等能找到一切乐此不疲的往彼此的后庭里插,直到后来有一次用竹条进入直肠拔出来时看到上面有血丝才有所收敛。”

“虽然很傻但是所幸不敢碰前面,母亲很早就对我们说过碰到小妹妹会流血,以后就嫁不出去了。”

“那天晚上回家的时候父亲说我们逃学玩水,狠狠的打了我们一顿,我和妹妹都没有哭。”

妈妈轻声讲述到这里,我看到她眼角有隐隐的泪滴。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沉闷的氛围,说出去走走吧。

我们步行到小区对面的超市,看到还有一个小时就要闭店,顾客渐渐稀少,我和妈妈就在一层的是蔬菜水果区闲逛。我时不时地偷袭一下妈妈短裙下的私密处,惹得她娇嗔连连,欢乐轻快的神情又回到了妈妈的脸上。

“妈妈咱们偷点蔬果出去吧?”我坏坏的冲着妈妈笑。

“阳阳这是超市,会有摄像头的!”妈妈说着还稍微抬头看看并用手下拉自己的短裙下摆,而且一下就知道了我要干什么的样子。

“咱们利索点,不会被发现的。”我见妈妈虽然紧张的有点发抖但是又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继续怂恿道。

妈妈左右张望见没有人就蹲下来把屁股微微的撅高,装作挑拣蔬菜的样子摆弄着下层的土豆和洋葱。我挑检了一个小小的蛇果在妈妈的蜜潭上来回的磨蹭,干燥的果皮在妈妈的屄缝上的摩擦让她不由的把屁股左摇右摆的,经过一会儿的涂抹不仅是整个蛇果上就是我的手上也沾满了妈妈分泌的粘液。

啵的一声我将妈妈的肛塞快速的拔下来装入了自己衣兜,趁着大开的肛口没有合拢把那个黏黏的蛇果一下子就塞了进去。

之后又挑拣了一个小橙子,和小西红柿,都以同样的方式弄了进去。最后是一根白瓜,塞入了一小半有一大段露在外面,但是当妈妈站起来的时候被短裙挡住虽然有点翘起,但是并不显眼。

“报警器真的不会响吗?”妈妈有点担心的问。

“当然不会,水果蔬菜上又没有条形码,不会有磁化处理的。”我赶忙安慰着妈妈。

但是妈妈仍就是不敢走向超市的出口,被我强拥着一点点的向前磨叽。我趁妈不注意的时候在出口处的饮料区偷偷的拿了一罐纯生啤酒攥在手里。

出口处的那条黄线在妈妈的眼里就像是一条致命的高压电缆,她开始犹犹豫豫的想要试探,好像又怕别人发现她做贼心虚似地,之后闭眼猛的一步跨了过去。

“滴滴滴,滴滴滴”刺耳的报警声响遍整个出口。保安大哥快步朝我们跑来,拦住我们的去路。

妈妈大脑一片空白,双腿发软的不是我强搂着她肯定会瘫倒在地上。此时的妈妈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啊,明明紧张的肠道不自主的强力收缩,却又害怕把白瓜挤出体外,落个人赃俱获而下意识的去放松,但又不敢过度的放松后庭,以免白瓜滑落在地,甚至不敢用手去扶一下。那种对后庭括约肌的把控的度的掌控,那种矛盾应激的状态下,身体所产生的紊乱的生物电流激荡着妈妈的膀胱,子宫,阴道,给她一种既要小便失禁,又要高潮潮吹,又要将拉出的大便缩回去的强烈感觉,让妈妈处在一种玄之又玄的境地。

“对不起啊大哥,我妈妈突然肚子不舒服,我急着送她去诊所,忘了手上还拿着啤酒。”我拥着妈妈退回超市赶紧在旁边的款台结账。

再次出去,这次没有报警音发出,却响起了超市闭店清场的提示音。

妈妈混在人流中感受着刚刚的劫后余生,和肠道内苹果,橙子,西红柿的蠕动摩擦,还有那想要掉出来却又不能掉出来的白瓜。

蓦地一股热流就顺着妈妈的大腿根往地上流去。

到此原作者 lqcls 的《菊开花未残》结束了。

<< 菊开花未残 第五至六章
6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2 thoughts on “菊开花未残 第七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