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222333 ♥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二十至二十一章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二十至二十一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二十章

将女孩安置好的陈欣十分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公寓见到了还在熟睡的王子涵,看着睡得香甜的王子涵,陈欣不由得幻想接下来和两个美女的幸福生活,那一定十分糜烂,但是她喜欢。

陈欣走到床边将王子涵叫醒并打开了她手上的手铐,睡得迷迷糊糊的王子涵看着陈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被从床上拉了起来催着去洗漱。洗了把脸,王子涵也清醒了不少,虽然陈欣没有什么指示,但是还是规矩的跪在陈欣脚边请安。

陈欣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指挥着她一起收拾东西,并告诉她买的房子已经装好了,不用继续租住了。王子涵虽然心里感叹陈欣的办事效率,手上也没有停顿,就这样,两个美女开始了自己搬家的行程。

虽然当时是拎包入住,但是住了一段时间,杂七杂八的东西也攒了不少,本以为一次就能搬完的陈欣不得已又多跑了三四次,心里不停抱怨早知道该请搬家公司。与之相对应的,王子涵虽然累,但是也没有什么抱怨,常年独立生活已经让她有了足够的生活经验,虽然是奴隶,但毕竟要比陈欣这个主人成熟不少的。

从早上六点忙活到下午四点,一主一奴终于完成了这项伟大的工程。虽然忙活了一天,但是入住新房的兴奋还是极大程度的冲击了两人身上的疲劳,刚收拾好,陈欣便兴奋地拉着王子涵好好的参观了一下自己买的以及装修的整个工程,看着骄傲的介绍各个房间的布置细节,满脸写着快夸夸我的陈欣,王子涵忽然感觉很幸福,好像经过这么久的相处,自己已经悄悄喜欢上了这个每天调教折磨自己的学生,或者说现在感觉称呼她主人更合适一些,看着那个被夕阳染红的脸蛋,王子涵感觉自己心好像突然跳了一下,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久到王子涵都不能确定,这是恋爱的感觉吗?

面对陈欣充满成就感的介绍,王子涵不由自主的对着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主人好厉害”陈欣一脸惊讶的回头,王子涵这次身上没有任何的拘束设备,也没有受到强迫,但是这声主人却很清楚的让她感受到了真诚,是的,就是真诚,这么久了,这是陈欣第一次有这种感觉,陈欣脸上从惊讶转化成了欣喜又变成了感动,猛的抱住了面前的王子涵,这一刻,这对既是师生又是主奴的两个女性之间似乎又多了一点说不清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呢,谁也不太清楚,可能,那叫爱情吧……

……
……
……

熟悉了一下环境之后,陈欣再次拿出了手铐将王子涵的双手铐在了身后,将她带到了地下通道的入口处,在同样的震惊眼神中将王子涵带了下去,这一下去可给王子涵震惊的不轻。

从入口进入,没几节台阶便下到了地下室内部,刚进来,是一个宽三米的通道,穿过通道,向右转,一个巨大的空间便展现在眼前,这个空间,比她们之前住的公寓几乎大了两倍,空间虽然大,但是并不显得空旷,因为内部几个大型道具摆在了角落里,左手边的墙壁上整整齐齐的挂满了各种绳子以及镣铐还有口球之类,地下室顶部还布置了好几处铁链与铁钩,而右手边则是两个房间,如果面向两个房间看的话,两个房间一左一右,中间隔开几米的通道,为什么能看到它是房间呢,因为它的墙壁是玻璃做的,透过外面直接可以观察到里面是什么样子,可以看到房间空间不大,并且通道两边才是房间的门,而门不出意外的是铁栅栏形式的,可以说,这就是两个牢房,这个地下室,就是一个巨大的调教室,也可以说就是一个监狱 因为包括刚刚进来的通道的那里同样是一个带锁的铁门,而钥匙,应该就在陈欣手中。

然而,最令王子涵震惊的还不是这些,而是这个空间里已经有了一个被禁锢的美少女了。

王子涵无比震惊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一个美少女正被浑身赤裸的绑在一个十字架上,手脚被紧紧的绑着一动也不能动,嘴里则被塞着一个口球,更过分的是少女的眼睛也被一条丝袜蒙的死死的,估计是什么都看不见,而此时这位美女好像听到了有人进来,忽然唔唔的挣扎了起来,不过因为腰部和胸部也都被绑在柱子上的缘故,虽然是在挣扎,但是挣扎的也十分有限。

陈欣带着王子涵一直向前走,停到了美少女的身前,伸手将女孩眼睛上的丝袜摘了下来,这一摘没什么特别,摘下之后漏出的完整脸蛋直接将王子涵看呆了,脸上看得出来没有化妆,大大的眼睛,高挺得鼻梁,包括嘴巴也是长得十分的完美,看到这张脸蛋,王子涵震惊的无以复加,这是仙女吗?一个天使被囚禁在地牢的故事已经生动形象的写在了王子涵的心里。

美少女也同样很惊讶,看着眼前被铐着的王子涵,她知道这就是自己的闺蜜和自己说的奴隶,但是这个奴隶确实十分的漂亮,实打实的一个大美女,怪不得陈欣早就和自己说她看上了一个美女,这要是自己,估计也很难不喜欢。

不过随即美少女便恶狠狠的瞪了陈欣一眼,自己明明还没同意这个该死的陈欣就把自己捆在这里捆了一天,绳子勒的身体生疼,脚都站麻了,心里想自己被放开了肯定要好好教训一下她。不过下一秒少女的脸就变得通红,因为自己身上不着寸缕的面对一个陌生人,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意识到这一点,少女又狠狠地剜了陈欣一眼,看得陈欣都不由得有点虚。

陈欣并没有解开少女,而是就这样开始为双方介绍,先是对着王子涵介绍到:“这是我的闺蜜,叶云云,她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那个我的第一个奴隶,我的绳艺就是在她身上练出来的”,接着又转头对着叶云云介绍到:“这是我之前给你说过得我收的那个奴,她也是我的大学班主任,被我抓住了把柄,然后受我的威胁变成了我的奴隶。”

被介绍完的两个人都显得有点尴尬,不过陈欣却不自知,高兴的对着两人说道:“接下来两个月你们俩就得在一起接受我为期两个月的圈养调教了,我们会很幸福的哦嘻嘻嘻”

闻言,王子涵和叶云云再次对视了一眼,只是这次,眼中竟然同时有了一丝无奈……

陈欣伸手解下了叶云云的口球同时开口问到:“怎么样宝贝,不是不愿意吗,现在呢,考虑好了吗?”叶云云生气的咬了咬牙,“死陈欣,谁是你第一个奴隶了,我还没同意呢你就把我绑在这儿,真过分,我就不愿意,你赶紧把我放开”陈欣闻言微微一笑,两只手忽然伸到了叶云云的腰间开始不断抓着,叶云云被腰间传来的感觉刺激的不断的扭动,嘴里也不停的尖叫,“啊哈哈哈哈哈,停下,别,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被人听见了哈哈哈哈哈哈……”陈欣阴笑的解释道:“不用担心,这里用的都是隔音材料,好几层呢,你叫破嗓子都不会有人听到的,你要不愿意我就一直挠,挠到你愿意为止,说,愿不愿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愿意我愿意,别挠了我愿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欣听到这话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叶云云则还沉浸在被挠痒的后遗症中,大口的喘着气,喘了两下就恢复了过来,幽怨的望着陈欣“真是的,就给你抱怨一下,至于下这么重的手吗,我愿意,我愿意行了吧!”陈欣一听,哈哈哈的笑了几声,便继续问她:“我要的东西呢,你给我拿来了吗?”“拿来了,在我行李箱里,你不是说你收了两个奴吗,还有一个呢?”陈欣看着叶云云笑到:“另一个不是就在我面前吗?”叶云云一听,恍然大悟,“合着我这次来你就没打算让我走呗?”“bingo,答对了,你在手机上不就说了可以试试嘛,再说了,你之前一直被我绑着玩,应该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啦”叶云云一脸懊悔,真是着了她的道。

陈欣转身猴急的跑上去去找叶云云的行李箱拿东西,而叶云云和王子涵两人则开始互相了解了起来,等到陈欣再次下来的时候基本上俩人基本情况已经互相掌握了,而转头看向陈欣,只见陈欣手里拿着两个项圈走了下来,叶云云一看到这两个项圈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因为这两个项圈是陈欣托她去找厂商定制的,说是为了调教奴隶,说起来便是她帮着陈欣调教王子涵的,只是没想到自己也成了其中一个,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同时她也十分清楚这两个项圈的作用,戴上,就真的任由陈欣玩弄,逃不掉了

于是叶云云开口求情道:“陈欣,好欣欣,我都答应你了,而且就这两个月,我就不用戴这个项圈了吧,你留着给你下个奴隶戴”陈欣开口笑道:“你都答应了害怕什么,难道你还想逃跑啊,你不想戴,我就先给你戴,省得你动歪脑筋嘿嘿”叶云云闻言,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能怪自己着了陈欣的道,站在一旁的王子涵则心里十分的奇怪,这个项圈有什么作用,能让这两个人这么重视,不过王子涵也没有多说,心里清楚一会陈欣会为自己解答的,而且自己也跑不掉,肯定得戴一个,于是便站在原地静静地等待着陈欣。

在叶云云一脸绝望中,滴的一声,项圈牢牢的套在了叶云云的脖子上,坐实了她奴隶的身份,轮到王子涵时,王子涵敏锐的观察到项圈内部居然还有一圈的看上去像是金属的贴片,与脖子接触时微微一凉,然后便与其他项圈感觉差不多,只是这个项圈是紧紧贴在脖子上的,前面也没有通常项圈用来牵引的小环,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大概两个一角硬币大小的硬邦邦的长方体,具体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其他地方,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作为装饰品的项圈。

就在王子涵好奇脖子上这个项圈有什么奇特之处时,陈欣已经将绑了一天的叶云云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叶云云直接坐在了地上,用手揉搓着被绳子勒出的痕迹,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对着王子涵说完,陈欣便直接蹲下笑着摸了摸叶云云美丽的脸蛋,“云云,从今天开始你就和我们班主任一样,正式加入我的奴隶队伍了,相信我,你一定会很快乐的”叶云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谁让我那会一时鬼迷心窍答应你了,那个约定还算数吧?”陈欣嘿嘿的笑了两声,继续道:“算数算数,两个月里只要你能逃出去,你就随便提要求,我全都答应”“那就好,你看着吧,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的调教成奴隶的”“好,不过到时候就怕你自己不想走了”叶云云轻哼了一声,没有再答话,自顾自的开始休息,然而陈欣可没打算这么容易放过她。

“云云,以后你就是云奴,调教期间我不会把你当做闺蜜看待的,所以你要老实服从,否则会被惩罚的哦,来先叫声主人听听”叶云云闻言脸色微红,显然叫自己以往平起平坐的闺蜜主人一时间很难接受,于是叶云云开始了自己抗争的第一战,“我才不呢!你别以为你给我带上项圈你就是主人了,我不会让你这么轻松的奴役的”站在一旁的王子涵看着这一幕,心里忽然有种别样的感觉,自己好像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意识,面对陈欣的命令不敢违抗,只是一味地服从,不过王子涵也很清楚,叶云云不会轻松的反抗成功的。

果然,陈欣听到叶云云的话,嘴角一翘,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不配合是没有好果子吃的,正好给你试试这个新道具的厉害。”随着话音的落下,陈欣的操作似乎也已经完成,只见陈欣轻轻一点,叶云云忽然啊的一声痛苦的喊起来,双手同时抓住了项圈,试图将它拽下来,然而一切都是徒劳,在她的努力之下,项圈没有一丝一毫的松动,而她的叫喊声却一直没能停止“停下,停下!我叫,我叫,别电了!”陈欣闻言,再次一点,叶云云紧绷的身体顿时松了下来,转头便朝着陈欣叫到:“你来真的呀!下手这么重!真讨厌!我就不叫,你有本事把我电死!”陈欣一见叶云云真的生气了,赶紧蹲下身子抚慰,毕竟俩人关系特殊,不能硬来,“哎呀,云云,你答应的嘛,那我们答应就得按规矩来呀,不然还怎么调教,是吧,奴隶不就是这样嘛,老师也是这么过来的,她现在不也好好的嘛,答应了咱们就认真来嘛”

看着面前的陈欣,叶云云的怒气逐渐消散,最终转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松口道:“唉,好吧,真是碰着你个冤家。”陈欣一听,知道叶云云气消了,便继续安抚了几句,再次强调了要明确身份的问题,见叶云云没有再抵制,便又站了起来,“云云,剩下的时间我们就是主奴了,不会再宠着你了哦”叶云云嗯了一声表示了认可。

陈欣见叶云云理解了自己的意思,便再次发布了命令,叶云云不知是害怕被惩罚还是真的决定履行承诺,咬了咬嘴唇,害羞的低着头,轻声的叫了一声:“主人”,叫完便窘迫的低下了头。

陈欣听到这声,显得特别的高兴,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她早就想要听自己的美女闺蜜叫自己一声主人,但是以前也没敢提,生怕她生气了,连绑都不愿意被自己绑了,现在自己的美女闺蜜正坐在自己脚边带着项圈叫自己主人,这强烈的快感几乎让她不能自制,不过陈欣还是维护了基本的主人的样子,没有失态。

一边的王子涵早已经被陈欣命令跪着,看着这一幕,王子涵不由得将自己带入了叶云云的角色,想着自己如果要跪在自己闺蜜的脚边叫自己的闺蜜主人,那一定得羞耻死,想到这里,王子涵的身体竟然慢慢热了起来,胸前的两个白兔居然也慢慢硬了起来,幸亏陈欣还没来得及将她扒光,不然肯定要被好好羞辱一番。

兴奋的陈欣没有注意到王子涵的变化,只想着现在已经是下午,身体也有些疲惫,应该先吃点东西休息休息了,于是一个人押着两个美女走向了透明牢房,左右两边,一人一边,将叶云云推进房间以后,陈欣拿起早已固定在墙上的锁链在没有固定的一头拿出一个物件摆弄了一下链接在了一起,然后便拿着那头摁在了项圈的那个小方块外面,紧接着,没有什么动静,锁链就和项圈紧紧连接在了一起,然后,陈欣将王子涵的衣服脱掉,如法炮制,将王子涵也锁在墙上,锁上房门,便上楼准备食物去了,

就这样,两位美女光着身子被锁在地牢里开启了为期两月的圈养调教,只是可怜,刚开始王子涵被背铐着的双手就被陈欣忘记打开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第二十一章

陈欣将两个美女锁在地牢以后便起身上楼去准备吃的,留在地牢的两位美女此时却不安分起来,叶云云见陈欣一走,立马转身开始用着全身的力气拉扯着项圈上的链子,只是不管用多大的力气,链子和项圈的连接处还是纹丝不动,尝试了一下也就放弃了,王子涵很疑惑,明明是连接上的链子,为什么这么牢固呢,叶云云好想看除了这一点,和王子涵开口解释道:“这个项圈是我在国外定制的,是专门为了控制奴隶做的,可以放电,像这样链接链子用来遛狗,甚至还有GPS,只要超出主人所设定的范围它就会自动放电,就像我刚刚的那样,而且前面这个方块其实是个高性能的磁铁,不消磁的情况下就是两头牛也拉不开,还有其他的功能我就也不知道了,希望它只有这些吧”

王子涵听完心中一惊,“这么厉害的项圈,那你戴上还怎么逃呀”

叶云云无奈的笑了一笑,“只能看机会了,本来这次回来找小欣就是想体验一下做奴隶的感觉,只是没想到她早就把我计算在她的奴隶里面了。不过王老师你是怎么被她抓起来的呀?”

看着叶云云好奇的眼光,王子涵不由得一阵尴尬,随即解释了一下自己的经历,幸好叶云云没有多大惊小怪,不然真的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没过一会,陈欣就带着两份饭下来,给两人放进牢房之后顺便打开了王子涵的手铐,然后便上去休息了,两个女奴一个劳动了一天,一个被绑了一天,同样累的半死,不一会就睡去了。

第二天早晨,陈欣就开始了自己的圈养调教。

此时的陈欣正坐在整个地下室唯一的皮质椅子上,身上穿着女王样式的皮衣,翘着二郎腿,女王的气势一览无遗,而另外两个美女则是一同跪在陈欣脚边,不一样的是,王子涵的跪姿明显比叶云云标准一些,毕竟被调教了很久,已经基本有了一些雏形。

“从今天起调教就开始了,调教期间你们两个永远只能保持奴隶身份,失去一切权利,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尤其是你叶云云,在明面上我们还是闺蜜,私下我只能是你主人,明白了吗?”陈欣一脸蔑视,抬起自己穿着高跟鞋的美脚就踩在了叶云云头上,强迫她回答自己的问题,

“明白了”,“以后你应该自称云奴,回答主人的问题应该用尊称,应该说,是,主人,明白了吗?”,叶云云明显有些羞耻,当着另一个人的面要叫自己的闺蜜主人,一时半会还是不太能克服心理障碍的。

看着不回答问题的叶云云,陈欣脸色一冷,伸手便扇了一个耳光,“不会回答问题吗?快说!”,陈欣用的力道不轻,第一次调教一定要确立一个主人的威严,不然以后自己的命令很容易被不当回事。反观叶云云,这一耳光直接把她头都打的歪向了一边,倔脾气一下就上来了,眉毛一挑,立马愤怒的转过头来望着陈欣,嘴闭的更紧了。

“好,看来我很有必要和你具体说明一下什么叫主人和奴隶。”说罢,陈欣站起身子拿出一副手铐,不顾叶云云的挣扎,强行将她的双手拧到身后铐住,押着她便走向了角落里的老虎凳,“啊!疼!住手啊你个死变态!”一路上叶云云拼命挣扎,然而每挣扎一下,自己的屁股上便会被狠狠地抽一下,浑身上下又没有穿衣服,十步多一点的距离叶云云的惨叫就没有停过,圆润挺翘的屁股上更是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掌印。

到了老虎凳旁边,陈欣将叶云云强行摁在凳子上,用绳子将她全身都和凳子绑在一起,不一会,一个浑身赤裸的美人便已经被牢牢绑在残忍的刑具上,然而叶云云并没有屈服,还是瞪着陈欣并试图挣脱身上的束缚,不过一切只是徒劳,陈欣二话不说,拿起凳子下的几块砖头便垫在了叶云云的那双粉嫩的美脚下,一块,两块,当加到第三块时叶云云已经感受到了非常强烈的痛苦,由于大腿被牢牢捆住,膝盖处受到的压力便十分巨大,几乎要将膝盖从后撕开了,叶云云刚开始还紧紧的闭着嘴,咬牙坚持,没一会便疼的开始叫起来,在疼痛的刺激下她的身体也开始不断的挣扎,但是在麻绳的作用下双手双腿却一动不动,不仅痛苦,屈辱感也是油然而生。

陈欣没有多说,反而给她塞了一个口球,“云奴你不是很有性格吗,我相信这点疼痛对你来说肯定不算什么,慢慢来,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就放你下来。”说完,转身便朝着王子涵走去,可怜的叶云云早已顾不上生气,腿上的疼痛让她的意志仅仅坚持了一会就被磨灭了,在电视上看的时候也没感觉有这么厉害,到自己身上才知道革命先烈不是虚有其名的,只是她现在想说也说不出来了,只能隔着口球唔唔唔的叫着,什么时候认错都得看陈欣的心情,此刻叶云云有些后悔了,从来这里后悔到刚才顶嘴,不过这些全都无济于事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欣走向另一个方向。

王子涵跪在原地,看着叶云云的惨状一阵害怕,要是自己那会逃跑的时候也有这些东西,自己可能真的就生不如死了。

心里正思索着,陈欣便来到了她身边,“涵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教,你应该不会像云奴那样不乖吧,嗯?”,听到这话,王子涵心中一颤,赶紧俯下身子,把额头紧紧的贴在地面,“不会不会,贱奴会听主人的话的。”

“那可太好了,还是涵奴乖”,陈欣看着向自己臣服的王子涵,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然后便用脚挑着王子涵的下巴让她抬起头,“过来吧”,陈欣拽着王子涵的头发当做链子,牵着王子涵爬向了叶云云对面的方向, 叶云云对面方向器具很多,但是陈欣却将王子涵牵到一处空地,什么都没有,陈欣将王子涵双手拧到身后,从墙上取了一捆绳子下来便开始了她精彩的绳艺表演,绳子在王子涵身上不停缠绕打结,不一会,一个欧洲直臂缚便成型了,“跪下”陈欣淡淡的话语飘来,王子涵顺从的跪下,这时才发现,地上竟然有四个铁环,说是铁环,其实和护臂一般,不过是铁质的,陈欣操作了几下,将铁环全都打开,指挥着王子涵将腿放进去,刚好是两只小腿,一只两个 ,铁环一锁上,王子涵的两条小腿就动不了了,只能跪在原地扭动上半身,陈欣的动作还没完,紧接着,王子涵感觉手腕上一股力量传来,并不断向上拉扯,手腕拉的越高,王子涵的身体就不得不开始向下倾,直到手臂几乎和地面垂直才停了下来,而此时王子涵的身体也已经被手臂压的直不起来,头一低,王子涵的视线就转移到了头下方的又一个铁环上,这个看上去并不能打开,陈欣也证明了它确实不是打开的,只见陈欣拿出一条短链,一头像之前一样紧紧吸附在项圈上,另一头则拽向了地面的铁环,穿过铁环之后反方向向项圈拉了过去,链子和项圈越来越近,王子涵头也被拽的越来越低,直到一动都动不了,陈欣将短链另一头的挂钩挂在最近的链子的一格上,王子涵的头便也被牢牢固定住了。

此时的王子涵双腿被紧紧锁在地面,双手高高吊起,脖子则被拉向地面,整个身体一动不能动,被死死的固定住了。王子涵不安的挣了挣身体,结果发现自己丝毫的行动力都没有,心中有些害怕起来,

就在这时,陈欣从口袋里掏出一团穿过的丝袜给王子涵塞进了嘴里,紧接着就也给她带上了口球,剥夺了她说话的权利。

王子涵还没来得及思考接下来会怎么样,自己的肛门便不由得一紧,然后一阵异物侵入的感觉便传了过来,自从肛门被开发过后,这种感觉已经出现了很多次,王子涵几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但是随着异物的插入,火辣辣的感觉还是在肛门周围出现,不出所料,紧接着便是一股液体被灌了进来,随着液体越灌越多,王子涵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肚子里的负担已经接近了平时的极限,再次忍受了一会,王子涵终于忍不住了,唔唔的叫了起来,想要提醒陈欣自己已经到极限了,但是陈欣好像一点都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仍然一直在往里注入,王子涵急了,身体不由得挣扎起来,洁白的屁股不停的摇晃,啪!屁股上挨了一巴掌,随着痛感的袭来,这股力差点让王子涵失去对肛门的控制,“扭什么扭,骚货,显得你屁股大想挨艹吗?”

王子涵痛苦的哼哼起来,直到肚子里的痛苦已经使得她全身微微颤抖起来陈欣才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软管拔出,拿出一个肛塞顺手塞了进去,跟据肛门被撑开的大小,王子涵很清楚这不是平常塞的尺寸,应该大了一号甚至两号,肛门处的疼痛,肚子里的压力,身体被控制一动不能动的难受,这些压力几乎使得王子涵崩溃,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将肚子里的东西排出去,但是自己的阀门现在却被别人掌控着,屁眼的肛塞死死的将所有压力都封在了体内,一丝一毫都排泄不掉,陈欣下手如此之狠让王子涵怀疑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但是这些痛苦几乎已经剥夺了她的思考能力,所有的体力和精力几乎都用在了与痛苦的抵抗上。

蹲在王子涵身后的陈欣看着面前说被肛塞塞住,还流出一丝液体的肛门感觉十分满意,不由得伸手摁了摁面前的肛塞,也不管王子涵是不是已经被这一摁搞得痛苦至极。

完成手中的动作之后,陈欣站起身,走到王子涵面前,用脚挑起王子涵的下巴,强迫对方仰视着自己,“虽然涵奴你很乖,不过不好意思,刚刚忘了说一点,咱们实行连坐制度,一人犯错,你们两个都得受罚,毕竟团结才是力量嘛,哈哈哈哈哈哈”

王子涵极其勉强的抬着头,屈辱的顺着陈欣完美无瑕的腿看向她的眼睛,心中充满了痛苦,自己什么都没做还得受罚,真是一点人权都没有了。然而这还不够,陈欣又去墙边拿起一根鞭子,“今天的二十鞭好像还没抽呢,来了新地方,老规矩也不能忘哦!”

陈充满笑意的话语,在王子涵听来好像恶魔的吟唱,自己已经快要难受的崩溃了,竟然还要挨二十鞭!王子涵已经顶不住了,她现在就想跪下舔一舔陈欣的美脚向她求饶,然后可惜的是现在她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啪!第一鞭抽在了背上,留下一道鲜红的痕迹,啪!第二鞭,抽在了肩上,王子涵身体跟着一颤,啪!第三鞭,,,连着抽了二十鞭,王子涵顶着内部痛苦的同时在外面二十鞭的作用下身体竟然出现了一丝反应,王子涵面色潮红,嘴里从刚开始的痛呼变成了一丝嗯嗯嗯的轻哼,这现象不像是忍受痛苦,倒有些像是发情了,王子涵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只是感觉鞭子落在自己身上的感觉从刚开始一下一下的痛苦到了后来竟然带给了自己一丝快感,这股快感的作用下甚至肚子里的痛苦似乎也没有那么难过,甚至有一丝享受,如果再来几鞭自己可能更舒服,王子涵的心思好像已经沉迷到了享受这股虐待的感受中,而她自己竟然毫不知情。

陈欣看着发情的王子涵嘴角的笑容愈发的灿烂,这当然不是王子涵本身就有的反应,而是塞进她嘴里的那团丝袜上附带了一丝高效的春药,看着王子涵慢慢充血胀起来的胸部,陈欣再次蹲下,伸手上去揉捏起了那两个又大又白的肉团,肉团上一点深色的葡萄此时也高高耸立,恨不得喷点什么出来 ,陈欣不断的用力将王子涵的胸捏成各种形状,手中的肉感让她也不由得升起了一丝欲望,到了后来,一只手已经不够,两只手同时对着两只肉团进行蹂躏,一会将两个肉团挤到一起,一会将它们拨向不同的方向,这样的玩弄,让王子涵体内的欲火也得到了一个泄发的方向,王子涵闭着眼睛,面色潮红,眼睫毛微微的颤动着,嘴里不断的呻吟着,虽然肚子里还翻江倒海,但是身体几乎已经沉迷在了陈欣的玩弄中,甚至肛门都跟着缩紧想要从后门得到一丝慰藉。

就在王子涵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的时候,陈欣忽然停手,“被惩罚也能发情吗涵奴,真是贱!”刚刚还处在沉醉状态的王子涵忽然感受不到了刺激并且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句羞辱,王子涵顿时清醒了一点,想着刚刚自己的丑态,脸色更红一层,直接红到了脖子根,身体的痛苦再次清晰起来,嘴里的呻吟也再次变成了痛苦的唔唔声,“还流水了,你可真可爱呢涵奴,这样还能流水,越来越骚了,骚逼”,走到身后的陈欣伸手摸了摸王子涵的阴部,借着这个顺嘴羞辱了一句,然后便顺手扇了一下王子涵蜜汁横流的阴部引来了一声痛呼,接着又拿出两个乳夹,给王子涵挺立的乳头夹了上去,并且在夹子底部还挂了两个砝码,直接将王子涵的胸部拉长,自然这番操作免不了王子涵的痛苦。王子涵的身体仍然微微颤动,被固定的身体,翻江倒海的肚子,肛门处的塞子,胸部的乳夹,种种痛苦丝毫不比叶云云这个主谋所经受的轻。

陈欣看着王子涵的痛苦模样,拿着鞭子又走到了叶云云这边看情况,此时的叶云云同样经历着莫大的痛苦,如果王子涵还有快感的话,叶云云可是就是纯粹的痛苦了,她可是真的在受刑,此时的叶云云已经被老虎凳折磨了半个小时有余,双腿几乎已经疼的没有知觉了,眼泪早已经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整个人哭的梨花带雨,只是说话的权利不在自己手里,所以哭的声音也不明显,陈欣看到这一幕没有一丝心疼,现在不把她驯服以后她会很麻烦。

看到叶云云已经哭了,并且看向自己的眼睛也已经没有愤怒,只有哀求,陈欣知道时候差不多了,只是还是得吓吓她,便又拿起一块砖头,作势要往叶云云脚下垫,叶云云看到这一幕不顾脸上的泪水,疯狂的摇头,嘴里大声的喊着,祈求着陈欣不要再继续垫,只是穿过口球只剩下了不停的唔唔声而已,看着叶云云眼里的祈求与屈服,陈欣戏谑的问道:“哦?怎么了,云奴不打算再反抗一下了吗,也许一会你能犟过我呢?”

叶云云听到这话再次崩溃的哭了起来,只是疯狂的摇着头,不敢再表达对陈欣的愤怒了,看到这儿,陈欣满意的点了点头,不过没有把她放下来,而是再次在精神上压迫着叶云云:“我说过了云云,不要试图反抗我,你现在只是个奴隶而已,你没有和我对抗的资格,只配跪在我脚下,向我屈服,服从命令,懂了吗?你看看涵奴,因为你犯错,她也要受罚,她现在忍受的痛苦不比你少,难道你以后还要连累她吗,这次是这样,下次一定会更狠,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懂了吗,懂了就点头”

痛苦的叶云云看着对面被紧紧束缚着,肚子大了好几圈,胸部还挂着加重砝码的的王子涵,终于屈服,不再与陈欣对抗,自己的对抗还连累着另一个人这是很难接受的,虽然那个人本来就是陈欣的奴隶,但是看着王子涵痛苦的样子,叶云云还是决定给自己一个屈服的理由,自身的痛苦和连累别人的负罪感以及自身心底的一丝受虐倾向,叶云云打算放下自己仅剩的那一丝身为闺蜜的尊严,接受自己奴隶的身份。

随着叶云云的点头,陈欣拿起手里的鞭子同样对着叶云云抽了二十鞭,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然后便把她从老虎凳上放了下来,叶云云一下凳便直接瘫在地上,受刑的双腿只觉得甚至弯曲都很费力并且还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陈欣拿出手铐,将叶云云拖到墙边的一排铁栅栏边上,将她平躺着双手放在头顶铐在了栅栏上,然后去取出药膏,给叶云云的膝盖上药,脱离了痛苦的叶云云感受着膝盖处的一丝清凉,终于松了口气,彻底瘫在地上一动都不想动了。

上完药,陈欣任由叶云云休息,起身又来到王子涵身边,此时的王子涵已经同样接近了极限,各种痛苦不断加剧,加上春药的效果,有欲望却无法发泄,王子涵痛苦的几乎要疯,只能可怜的扭动着还可以扭动的屁股摩擦阴部来得到一些快感与活动,双手已经只剩痛苦并且有了发麻的感觉,两条胳膊也已经快变色,被短链拉住的脖子也已经感觉快断了,两条小腿承受着全身的重量早已经麻的像是有很多只蚂蚁在爬,肚子里的东西一阵一阵的冲击着自己的内脏,极大的痛苦让王子涵的脚趾甚至都蜷缩在了一起,全身不由自主的颤动着,眼神迷离,精神涣散,嘴里也只剩了不由自主的哼哼。

陈欣来到这边没有立即放下王子涵,而是给她带了一个耳机,重复放着王子涵认主时的音频,趁着这个机会给王子涵洗脑,放了大概十分钟,看着王子涵确实已经到极限了,陈欣才终于将她的束缚解开,也没有带去卫生间,直接在外面就拔下了她的肛塞,唔!一声呻吟,王子涵肚子里的东西终于排泄了出来,就像一个喷泉,不断的往出喷水,还夹杂着一些污秽物,内部巨大的压力使得喷出的水流极大的刺激着王子涵的肛门,在春药的效果下,王子涵本来就已经有很强的欲望,在后面的刺激下竟然达到了高潮!王子涵全身酥麻,一声亢奋的呻吟之后便倒在地上翻着白眼不断的抽搐着,前后一起喷水,过了一会,前后的水全都喷完之后,王子涵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陈欣看着这一幕,也没有在继续折磨,将王子涵身上的装备都拆掉之后给地牢的水池放满了热水,然后还是用药剂滴了进去,将王子涵泡在里面,只是这个水池也是经过加工的,角落里五个铁环可以正好将一个人的四肢和脖子锁住,既能限制奴隶的活动,又能泡澡或者再干点别的什么事,陈欣将王子涵的四肢锁在水池中,用绳子将王子涵的头发吊住,不让她的脖子硌在铁环上影响呼吸,然后便让她休息。自己则拿起水管将刚刚的排泄物用水冲到铺设的排水道,然后便上楼不知忙什么了。

躺在地上的叶云云不一会也直接睡了过去,等再醒来时已经是中午,王子涵和叶云云都已经在睡梦中回到了自己的牢房,脖子的项圈依旧被连在墙上限制着两个美女的自由。只是身上的疼痛与酥麻在提醒她们这不是梦。

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陈欣的身影,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屈服,就在这时,陈欣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抬头一看,是角落里的一个摄像头传来的,“你们醒了,给你们个礼物吧,作为你们圈养调教的开始典礼”

话音刚落,两人背后的墙上便出现了投影,王子涵背后是叶云云被上刑,哭的梨花带雨最后屈服的视频,叶云云背后则是王子涵前后一起喷水到高潮的那一段,这些都被摄像头记录了下来,然后被陈欣剪辑用来羞辱二人,此刻的两人脸色一下都变了,不知是屈辱还是尴尬,可能两者都有吧,但是更确定的是两人都不想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模样,都不约而同的将头扭开,不想看,刚扭开,脖子上的项圈便散发出了电流使得两人疼的乱叫,电了三秒,陈欣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特意给你们做的你们居然不看,不给主人面子是要受惩罚的,给我看!”

两人收到这样的羞辱却没有一丝办法,只能听从命令,但是电流再次袭击了她们,“不会回主人的话了吗?还是你们聋了听不到。”“是 主人,贱奴遵命。”王子涵率先答到,轮到叶云云的时候,叶云云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想到早上的那种折磨,也还是忍受着屈辱回答了问题:“是,主,,主人,云奴遵命”,说罢,为了显示自己的屈服还跪起来朝着摄像头磕了个头,“哈哈哈哈哈,真不错,这就对了,好好欣赏吧,看到结束为止,云奴你看完了还得给我念投影在墙上的字,念二十次,跪着念,念完才可以休息。”“是,主人,云奴遵命”

话毕,摄像头里没有再传来声音,两人才看安安静静的看起了墙上的投影,视频经过剪辑,没多久就看完了,视频结束之后,王子涵身后的投影上果然又有了几行字,“我是叶云云,我自愿成为陈欣主人的奴隶,从此失去陈欣主人闺蜜的资格,永远跪在陈欣主人脚下,服从陈欣主人的命令,将自己的一切权利交给陈欣主人,自己的每个器官都是陈欣主人的玩物,永远不背叛主人,感谢主人的调教,云奴敬上。”

这是一段认主宣言,每一个字都刺激着叶云云的神经,叶云云被自己的闺蜜调教成了奴隶,以后只配跪在自己闺蜜脚下,这种屈辱不是简单的羞辱而已的,这种落差带来的羞辱几乎让她再次哭出来,但是叶云云还是坚持着,忍着腿上的疼痛,像只母狗一样,浑身赤裸被拴在墙上,跪着读完了二十遍这屈辱的认主宣言,最后还给陈欣磕了个头才战战兢兢的再次躺在牢房里薄薄的茅草上休息了,,,,,,

第一天的调教基本落幕,谁知道第二天陈欣主人还会有什么样的点子来调教两位美女奴隶呢?

<<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十八至十九章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二十一章 >>
5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