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222333 ♥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十八至十九章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十八至十九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八章

两位美女的调教从未停止,一直不紧不慢的进行着,只是自从上次陈欣在卫生间强行用手指突破了王子涵的肛门以后,王子涵不配合的频率就越来越高,不过这并没有让陈欣有什么改变,毕竟王子涵的视频和照片一直都在并且备份了很多份,相反却是调教王子涵时候的强度越来越高,似乎就是要以暴制暴,敢反抗就收拾你,反抗一次收拾一次;终于在鞭子,电击棒,滴蜡等手段的折磨之下,王子涵反抗的势头再次被压制了下去,自觉的配合陈欣的调教。

然而陈欣却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虽然已经调教了有一段时间,但是那次王子涵的出逃还是历历在目,所以陈欣仍然保持着重重戒备,生怕王子涵再伺机逃跑。但是其实在王子涵那边,只是在肛门被开发之后,王子涵感受到了一丝害怕,自己整天被控制着,毫无反抗能力,如果陈欣毫无底线,那自己岂不是只能等着被她伤害吗,于是王子涵开始反抗,意图让陈欣知道她的存在,知道自己会反抗,好让陈欣不会玩的太疯狂,结果一个误会使两人的想法刚好错过,两个人相误会,受伤的当然是王子涵,所以王子涵在被折磨了一段时间之后终于不敢再反抗,再次老老实实的配合起来。

又是一天清晨,双手被铐在床脚的王子涵正在床边的地毯上睡的正熟,忽然,一阵嗡嗡声传来,熟睡中的王子涵仿佛感受到了什么,眉头自己皱在了一起,又震动了几次之后,王子涵终于苏醒,看着那部被固定在自己下体处的手机,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就在自己身上,但是却没有能力将它拿下来,着实可悲。感受着下体传来的酥麻感,王子涵赶紧跪起了身,轻轻的呼唤起了陈欣,“主人,起床了”,叫了两声之后,陈欣悠悠转醒,慢慢的坐了起来,缓了缓神,下了床,从对面墙的挂钩上取下了一把钥匙,给王子涵打开了手铐,拽着她项圈上的链子便往洗手间走去,王子涵紧随其后,爬着跟在陈欣身边,只是直到现在才看清楚王子涵的身上不止刚刚的一副手铐,脚上同样戴有一副大概三十公分宽的链子的脚镣,而且手上竟然还有一副手铐,只是没有穿过床脚,也因为如此,王子涵的速度受到了限制,有些跟不上陈欣的速度,还好卫生间不远,被拽了几次之后就到了目的地。

陈欣随手将链子挂在一旁,边自顾自的开始洗脸,刷牙,上厕所等等一系列的流程,王子涵则规矩的跪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陈欣洗漱;简单的清理完成后,陈欣并没有给王子涵打开手铐脚镣,而是让她跪进了浴缸,拿起花洒对着她便开始冲,王子涵配合的开始清洗自己,看着双手的熟练程度,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没几下,王子涵就已经清理完毕,拿起地上的一块浴巾将自己的身体擦干,就随着陈欣到了客厅准备吃饭。

早餐就是简单的面包牛奶,只要拿出来烤一烤热一热就好,然而陈欣并没有着急开始做早餐,而是将王子涵手上的手铐打开,王子涵还以为是要自己来做早餐,刚准备起身,双手便又被扭到了身后抓住,紧接着麻绳的触感便顺着手腕开始在上半身游走,没几下,上半身就又被麻绳紧紧的束缚了起来,王子涵没太理解为什么今天又要这么大费周章将自己的手铐换成麻绳,但是迫于陈欣的威严也没敢多嘴,只是默默地忍受着麻绳带来的摩擦感与紧缚感,紧接着,陈欣又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了散鞭,开始例行的鞭打,以便王子涵记住自己的身份,陈欣没有犹豫,啪的一声,鞭子就已经落到了王子涵的左胸,“嗯!一,谢谢主人!”虽然这是每天的例行项目,但是疼痛是不会因为每天进行而减轻的,鞭子落到王子涵身上的那一刹那,哪怕已经有了充分的准备,王子涵还是不由得哼了一声,啪,又是一鞭,王子涵紧接着报数,一连20鞭,虽然不是马鞭,但是也疼的王子涵眉头紧紧皱起,缓了一下才跪着爬过去吻住了陈欣洁白如玉的美脚,陈欣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王子涵牵到餐桌下,让她跪好,才开始着手准备早餐,简单的早餐花费不了多少时间,没几分钟,早餐就已经完成,四片面包,两杯牛奶,一份桌上,一份桌下。

看着摆在面前的面包,王子涵不敢直接上去吃,只是跪着等着,有一次就因为王子涵先与陈欣动嘴吃饭,陈欣便勃然大怒,将她铐在床脚一整天,期间除了陈欣喝剩的半杯水以外,什么都没给,饿的她头晕眼花,直到晚上十二点,陈欣才拿进来自己吃剩的半份米饭,摆在地上,让王子涵去吃,结果因为双手被铐,王子涵总是差一点点才能够到饭,在尝试了好多次以后,王子涵不得已,朝着坐在床上看自己笑话的陈欣将自己的额头贴到地面,又起来不断的亲陈欣的脚,一边亲吻一遍认错,哀求,求了十分钟,陈欣才终于用脚踩到王子涵的头顶,将她再次踩在地上,并向她宣示了自己的地位之后,才终于把饭往近推了一点,让她吃。自那以后王子涵就长了记性,没有再在陈欣吃饭前动过嘴。

这时,王子涵的牛奶也来了,只是她的牛奶并不是在杯子里,不过因为被绑着,在杯子里也没有办法喝,只是平常是在碗里,这次却倒在了一个盘子里,王子涵心里知道今天肯定又得被欺负了,但是也没什么办法,在得到陈欣的许可后,王子涵这才俯身开始吃被陈欣撕成小块的面包,陈欣人坐在椅子上,腿在桌下,王子涵人跪在桌子下面,面对着陈欣的美腿,一抬头就能看到那片隐秘处的黑色,是的,陈欣也没穿内裤,不止内裤,是整个裤子都没穿!身上只是穿着一件薄薄的丝绸的睡裙, 甚至胸前的两个凸点都若隐若现,这倒不是说明陈欣也是谁的奴隶,只是陈欣睡觉的时候不太喜欢穿内衣,而王子涵是她的女奴,也不用避讳什么,所以就这样了。

腿真美,这不是王子涵第一次这么想了,有些时候王子涵都有想要去和陈欣亲热的想法,甚至有时候想,自己身体都被看光了,甚至后面都被她进去过了,要不就认命算了,做个m也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些想法一出现就赶紧被她否定,自己是老师,是正经女孩,怎么能这么做呢,内心的传统道德感不允许她这样做,甚至这样想都是罪恶的。

还没吃几口,王子涵的背上便多了一条腿的重量,平常陈欣吃饭也会把她当做垫脚的,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然而,陈欣的另一只脚却并没有放到她背上,而是直接踩进了她放牛奶的盘子里!王子涵刚开始以为陈欣只是不小心踩进来了,当她看到陈欣并没有移开的意思的时候,她知道陈欣这就是在故意羞辱自己。

一只脚踩在你的碗里,你还能吃的下去吗,尽管这只脚很美。王子涵看着自己盘子里的美脚,有些难受,虽然这只脚动不动就会放在自己嘴里,让自己为它服务,然而和食物混在一起确实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老师,你不喝牛奶吗?”陈欣的声音从桌上悠悠传来,

“还是说你不愿意喝本女王脚上的牛奶呢?”

“不不不,不是的,贱奴愿意,贱奴愿意喝主人脚上的牛奶,只是贱奴不太渴,吃点面包就好了”

头顶没有再传出声音,只是发出了一声玻璃与杯面碰撞的声音,应该是陈欣已经用餐完毕了,王子涵也加快速度,抓紧把碗里的面包吃完,向陈欣报告。

听到王子涵吃完了,陈欣拽着链子将王子涵拉了出来,让她跪在自己面前,用脚将那盘牛奶也推了出来,洁白的美脚再次在雪白的牛奶中划了两下,就拿了出来搭在了另一条腿上,“今天不渴?本女王的脚给你泡出来的牛奶,你敢不喝?你是不是皮痒了?”

“没有没有,贱奴不敢,贱奴只是不渴,所以才”

“闭嘴!给我舔!”

陈欣将牛奶泡过的脚直直的塞到了王子涵的嘴里,脚趾不断的活动着,刮着王子涵的舌头,“唔唔唔”王子涵说不出话,这一下塞的这么猛,几乎已经捅到了嗓子,惹得她一阵干呕,但是双手和身体都被捆的紧紧的,也没办法动作,只能攥紧拳头,忍受着嘴里的脚,还好陈欣没有多为难她,给了王子涵个教训就将脚拿了出来,踩在了王子涵脸上,

“以后你喝的吃的,都要经过我的脚知道了吗,有本事什么都别吃!”

“是,主人”

王子涵无奈的应答,陈欣听到后站起身来,又拿出一捆麻绳,将王子涵面朝下摁在地上,自己欺身而上,坐在了王子涵腰上,伸手抓住了王子涵的两只脚踝,将她的脚抓到自己面前,迷恋的看着王子涵的两只脚,只说陈欣的脚漂亮,王子涵的脚也不差,完美的足弓,粉嫩的脚趾,不大不小,看着嫩嫩的,简直是两个艺术品,陈欣陶醉的将脚放在自己鼻子下闻了一下,没有臭味酸味,只有王子涵身上自带的淡淡的体香,十分的迷人。陈欣没有被这点诱惑吸引住,手中的绳子迅速抖开,将两只脚踝交叉叠在一起,用绳子快速绑起,紧紧缠在一起之后,打了个死结,用剩下的绳子连接到了王子涵背心处的绳结上,不断的拉紧,直到感觉拉不动了才又打了个死结,然后顺手将王子涵的头发绑起来拉到了脚踝处,使王子涵被迫抬头,然后又将王子涵两个膝盖朝两边分开,王子涵就又被绑了个驷马,并且两个肉球因为脚部与上半身连接的绳子的原因,一半已经离地了,这也说明了王子涵身上承受的巨大的拉力。

王子涵只觉得身上骨头都快被勒散架了,上半身无法向地面借力,两条腿同样不能,整个身体被腰部支撑着,而腿和上半身都被紧紧的朝反方向拉着,身上的绳子被勒的更紧,一动不能动,相当痛苦。

陈欣可不管这些,起身回卧室拿了一个带着漏斗的口塞过来,直接将小的那头塞进了王子涵嘴里,将皮带在她脑后紧紧扣住,端起那盘牛奶便倒了进去,王子涵嘴里一下充满了牛奶,不由得呛了一下,但是舌头被死死的压在口塞下,没法往出吐,只能被迫往肚子里咽,咕嘟咕嘟,没几下牛奶就都进了肚子,新鲜的空气再次充斥了口腔,王子涵不停地咳嗽着,咳嗽了好久才停了下来,大口的呼吸着

“不是不想喝吗,我帮你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花招,在这里我才是主宰,你只能老老实实的服从,听到了吗!下次再敢耍小心思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本女王的赏赐,你不能拒绝!”

王子涵脖子被迫仰着,嘴也说不了话,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说明自己知道了,请求陈欣将自己放开,哪想陈欣根本没那个意思,而是又拿来了三瓶矿泉水倒在了一个盆子里,然后将自己的双脚泡了进去,将一只脚上的牛奶洗净,然后端起盆子再次倒在了王子涵嘴上的漏斗里,“唔唔唔唔唔唔”,三瓶水下肚,王子涵肚子都被灌满了,唔唔的叫着,好像是在求陈欣饶了她。

陈欣也没有在继续倒水,抬手解下了王子涵的口塞,拍了拍王子涵的脸,以作警告,然后就坐到沙发上玩手机了。王子涵痛苦极了,洗过脚的牛奶和水都被灌了进去,自己被绑的紧紧的勒的生疼,肚子里还被水撑着,虽然嘴没被堵上,但自己也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只能打起精神抵抗自己的身体上的难受,而这一看就是今天的开始,还不知道接下来会被怎样调教呢……

第十九章

“唔!唔!唔!”阳光明媚的下午,空荡的房间里便传荡着一声又一声的喊叫,只是听起来好像叫声的来源处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向着声音的源头追去,不一会,一个浑身赤裸,被麻绳紧紧缚住的美女便出现在眼前,只是这位美女此时的状态似乎实在不太方便让别人围观。身上不着寸缕,洁白的胴体被暗黄色的麻绳紧紧捆住,双手的手腕,两条长腿紧紧并在一起无法分开,膝盖处的绳子引出了一条穿过了脖子上戴着的项圈的环又拉回了膝盖处,使得双腿被上半身压在了身下,而头偏向一侧抵着地面,嘴里好像塞满了东西,外面被一个口球死死勒住,让嘴的主人吐不出东西,整个身体一顿一顿的,似乎身后在被什么东西往前顶。

这个被绑成全粽子的当然就是那个我们可怜的大学老师了,而她的身后,则就是使她用上可怜这个形容词的罪魁祸首陈欣了。

在进行了一个半月之后,这个学期终于结束,大学的老师和学生们都迎来了自己期待已久的暑假生活,然而,人类的悲欢并不相同,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期待假期的。

从王子涵处理完放假之后的事宜之后,她已经被囚禁在这个屋子里整整四天了,放了四天假,就被调教了四天,更难的是自从上次后门被陈欣的手指“破处”之后,陈欣的乐趣就多了很多,每天的项目也多了很多,王子涵的痛苦也多了很多,灌肠,肛门塞,甚至在经过几次扩张之后已经有假阳具进入过了,比如今天,陈欣得知自己期末考试的成绩一门挂科都没有后,即兴打开了王子涵的贞操带,将她牵到卫生间绑好,便开始了对王子涵的宠幸。

此刻的王子涵正趴在地上,屁股高高抬起,被身后的陈欣一波一波的进攻着,对于刚开始肛交的王子涵来说这个过程并不是全程都愉悦的,陈欣带好假阳具抹了润滑油便进入了她的后庭,刚开始进入,那种胀胀的感觉便让她十分的难受,而陈欣的每一次顶入她的后庭都火辣辣的疼痛,每一次往外抽的时候那种通便的感觉更是让她不由得缩紧肛门想要阻止,而一缩,感觉就更强烈了。

王子涵不断的摇头想求陈欣停下来,嘴里也不停的叫着,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她感觉此刻被作践的并不只是自己的身体,自己的精神也已经被玷污了,虽然前面还是处女,但是后面被侵入的耻辱比前面大一千倍,更可怕的是随着肛门痛感的麻木,一丝一丝的快感正侵蚀着她的神经,在此之前,王子涵已经被贞操带锁了近半个月,身体里压抑的欲火本来就已经很盛,现在心理上的屈辱加上身体上的动作已经让她难以守住自己的底线,“不行!我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高潮呢,太淫荡了!”

然而,又是几次抽插过后,王子涵的防线便已经被陈欣彻底攻破,嘴中痛苦的叫声已经变得愈发的亢奋起来,最终真的不断的浪叫起来,身体竟然也迎合着陈欣的动作不断的进行起来,臀部的肌肉紧紧绷起,皮肉撞击的啪啪声也越来越大,终于随着陈欣一次深深的插入,“唔!!!!!”王子涵被捆的身体紧紧绷起,然后无力的瘫软了下去。

陈欣见到这一幕,也呼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将假阳具拔出,伸手将王子涵嘴上的口球解开,把嘴里的东西取了出来,不出所料,王子涵嘴里的正是陈欣前两天穿的白丝。王子涵已经耗尽了体力,一动都不能动,闭着眼睛瘫倒在那里,“爽不爽啊涵奴?”王子涵有气无力的声音回应着陈欣,“爽,谢谢主人。”

听到这话,陈欣高兴的拍了拍王子涵的屁股,“真是个贱货,都被我艹了还要说谢谢。”说完,陈欣便解开了王子涵的束缚,简单给两个人清理了一下之后,用链子扣在项圈上以后将她拉回了卧室,让她躺在床上休息,当然了,没有忘了把王子涵的双手铐在床头上。

安顿好王子涵之后,陈欣转身又回到了卫生间,不过她这次并不是来干什么的,只是来好好洗个澡,然后化妆,今天晚上她要见一个很重要的人,,,,,,,

晚上八点,市中心一家奶茶店内,陈欣正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边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脸上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着什么有趣的人或事,桌上两杯加冰的珍珠奶茶静静地摆放在原位,杯壁上已经挂满了水珠,甚至有一些已经流到了桌子上,将吸管沾湿了。

又过了五六分钟左右,一直看着窗外的陈欣终于不再发呆,眼睛一亮,身子也坐直了起来,随着视线的转移,奶茶店的门口走进了一个人,嗒嗒,嗒嗒,高跟鞋的声音在陈欣耳边不断的放大,直到亲切的嗒嗒声充斥了耳边,忽然停下来的时候,陈欣都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注视着眼前的人。她不说话,来人却没有拘谨,温柔婉转,带着一丝青春活力的声音在陈欣的耳边响起,“好久不见,陈欣。”

穿高跟鞋的是女人,站在面前的当然也是女人,不过,用前一段流行的话来说,叫她小姐姐应该更合适,从上往下看去,女孩穿着一件粉色的吊带连衣裙,丰满的胸部与臀部将紧身裙子的效果完美地体现出来,裙子只到大腿一半的位置,再往下便是一双洁白的长腿,腿上还穿了薄薄的肉色丝袜,脚上则蹬着一双八公分高的卡其色高跟凉鞋,而女孩自身的条件更是相当优越,洁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夹在脑后的长发和这身衣服搭配起来一路上就已经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就连坐着的陈欣也是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好一会了,你再不来我该以为你出事了。”陈欣高兴的站起来,抓住女孩的胳膊就拉着她坐下,“两年不见,又变漂亮了!”“哎呀哪里哪里,倒是你越长越好看了”……

两年不见的朋友一见面边叽叽喳喳的聊了起来,一点生疏的感觉都没有,三个小时转瞬即逝,两人从大事到小事,甚至自己用的化妆品换了几次都说了个清楚,即便如此,仍然感觉没有聊够,而女孩刚到S市,陈欣便和女孩去酒店把东西拿好一起开车回家去住。

说是回家,陈欣却并没有开车回到学校附近自己的小公寓,而是开到了市近郊处的一个独栋的别墅旁边,这片别墅区不大,不光是小区不大,就连别墅大部分也只有两层,陈欣将车停到地下车库,俩人一起拿着行李从车库的门进入了别墅,虽然是两层,但是带上地下室的话其实也算三层了,虽然是地下室,装修却一点没有敷衍,鞋柜,卫生间,客厅,卧室样样都有,两人进门之后便直接上了一层,一层主要是个大客厅,一个卫生间,一个卧室,还有厨房,而二楼则主要是四个房间,三个卧室,一个书房,里面床单被褥所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陈欣和女孩一起睡在了二楼的卧室,两人洗完澡后便穿着睡衣一起进入卧室继续聊了起来。

聊到一半,话题似乎用光了,两人一下都不知道说什么,相视一笑,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休息了起来,虽然已经半夜,但是两人丝毫不困。见没有话聊,陈欣伸手拉开了床头柜的抽屉,“给你看个东西”女孩好奇的抬头看向陈欣这边,看到陈欣拿的东西后脸上一下充满了无奈的苦笑,“我刚来你就不让我歇一歇吗?”陈欣一脸坏笑,“你都休息一天了,还休息,再说了,这样不也能休息?”话音刚落,陈欣便伸手去解女孩身上的睡衣,“真过分” 女孩虽然有点不情愿,但是也没有反抗,任由陈欣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光,三两下,女孩便光溜溜的坐在床上了,脱掉衣服以后,女孩绝妙的身材便更直接的展现在空气中,即便如此,女孩一丝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显然是已经习惯了这样,陈欣迷恋的摸了摸女孩身上,闭着眼睛凑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陶醉的享受着迷人的体香,女孩一脸嫌弃的摇了她一下,“两年不见还是这幅德行,还继不继续,不继续我睡觉了”“继续继续”陈欣嘿嘿一笑,拿起刚刚自己从床头柜拿出的绳子便将女孩如玉般的手腕扭到了身后……

以陈欣的水平,十几分钟,女孩便已经被绳子捆成了粽子,身上密密麻麻的绳子紧紧的勒进了女孩的肉里,将肉勒的一个一个的在绳网里微微鼓了起来,女孩双手被吊绑在身后,胸前勒过两道,手臂也被和躯体紧紧的固定在一起,动都动不了,胸部上下的两道绳子在那道被挤出的沟壑位置被连在了一起,使得本就丰满的胸部更加的突出,腿上被穿上了来时穿的肉色连裤袜,大腿,膝盖,脚踝位置也是被紧紧的捆住,而最隐秘的三角部位,则是被一道带着绳结的绳子紧紧的勒了进去,形成了一个丁字裤,

女孩试着挣扎了一下,感受着身上的束缚感,无奈的笑到:“两年不见,一回来就绑我,还绑的这么紧。”陈欣一听,笑了两声:“两年都没见了,好不容易见了可不得好好过过瘾。对了,我和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听到这话女孩眼睛一转,“嗯?什么事呀,你和我说过吗?”陈欣看着女孩那狡黠的模样,嘴角微微上扬,起身脱下了自己的内裤,团成一团便往女孩嘴里塞,“唔唔唔!”女孩大惊失色,想要说什么嘴却已经被堵死,只能着急的看着陈欣,唔唔的叫着。陈欣阴险的笑了一声,说道:“没想起来就算了,你来都来了,还想走嘛,留在这里慢慢想吧,嘿嘿嘿”

女孩呜呜的叫着,想让陈欣将她的嘴放开,陈欣直接无视,抬起手掌一巴掌打在了女孩翘起的屁股上,开心的笑了起来。“快睡吧,明天还有惊喜等你呢”

女孩见状,放弃了挣扎,拿脸蹭了蹭陈欣的脸便躺下闭眼睡觉,嘴虽然被堵着,但是仍然没有遮挡住那抹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女孩便醒了过来,昨天半夜陈欣便解开了她的束缚,只是手上又被戴上了一副手铐,看着抱着自己睡得正香的陈欣,女孩轻轻的挪开了陈欣的手和腿,下床打算上个厕所,刚走了三四步,左脚踝忽然传来的一阵拉力差点将她拽倒,低头一看,自己的脚踝处正被一个脚镣紧紧铐着,而上面的链子则连接到了床头墙根的一个铁环上,看到这一幕,女孩恼火的用脚拉了拉铁链,接着无奈的看了陈欣一眼,“真是的,又不是第一次玩了,我还能跑了怎么的”,但是看着睡得正香的陈欣,又有些不忍心叫醒她,只能再次躺回了床上,期待着自己这个暑假会怎么过。

不一会,陈欣便醒了,这别墅装修好了以后,她也是第一次住,床还没睡习惯,坐起身来,转头看着被铐着的女孩,心里止不住的高兴,凑过去便亲在了女孩脸上,“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想这种生活很久了,手铐脚镣都是我特别定制的,舒服吧”女孩白了陈欣一眼,张嘴说道:“我来都来了还能跑了怎么的,至于把我铐在墙上吗?快打开,我要上厕所”陈欣闻言,赶紧拿出钥匙,打开了脚镣,然后起身陪着女孩一起上厕所,女孩也见怪不怪,这样上厕所也不是第一次了,也不穿拖鞋,丝袜美脚直接踩在地上走进了卫生间,一边上厕所一边问陈欣:“你不是说你收了两个奴隶吗?她们在哪呢?”

“她们还没接过来,正好那边我的房租也到期了,一会我就把她们接过来,你先说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吧”女孩站起身来,陈欣默契的拿起纸给女孩擦了擦下体,“想知道啊”“那当然了,太想知道了”“哼,我就不愿意,气死你”女孩头一扬,身子一扭,得意的笑了起来。

陈欣见状,也没有失望,反而也笑了起来,“你都来这儿了,还带着行李,你早已已经同意了对吧”“我,我才没有呢,你别瞎猜”陈欣看着有些窘迫的女孩,哈哈大笑,“不愿意是吧,那你就慢慢在这儿想吧,想到你愿意为止。”两人一边聊天,顺便一边给自己简单了洗漱了一下。

洗漱完,陈欣扶着女孩走下了一楼,一面带着女孩参观别墅,一面拿了一些简单的食物,喂给女孩吃,女孩见状,不由得疑惑:“我还不饿呢,不想吃”,“你快吃吧,我一会要去搬家,一时半会回不来”

“你要搬家?我和你一起去嘛,多个人不是也方便点”“没多少东西,那就都是拎包入住,我们就够收拾了,你就在家里,当一个惊喜”女孩闻言,只能加快咀嚼的速度,赶紧吃完,好让陈欣赶紧去。

女孩饭量小,几口便吃饱了,然后陈欣从睡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口球,女孩白了她一眼,配合的张开小嘴,将自己说话的权力交了出去。堵好嘴后,陈欣扶着女孩,神秘的走到上二楼的楼梯侧面,太手将一个楼梯扶手的底座转了一下,一个指纹锁便漏了出来,陈欣用食指往上一摁,指纹锁后的墙便向侧面缓缓移开,漏出了一条通往地下的阶梯

女孩震惊的看了一眼陈欣,陈欣解释道:“这是装修的时候特意做的,我挑的时候特意挑了个地下室面积大的,用三分之二的地下室做了这个,你不是不愿意吗,那就在里面慢慢想吧,想到愿意为止”不顾女孩嘴里的抗议,陈欣搀扶着女孩便走进了地下室,过了二十分钟,陈欣自己一个人走了出来,随便塞了点吃的在嘴里,便从楼梯进入了车库,开车往自己小公寓驶去,心里盘算着一晚上没回去,王子涵还在家里关着呢……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二十至二十一章 >>
4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