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222333 ♥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十六至十七章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十六至十七章 – 黑沼泽俱乐部

第十六章

转眼间又过去了一周,在这一周里,王子涵没有任何意外的继续被自己的学生控制,调教。然而不一样的是,现在王子涵已经不是每天一进门就会脱光然后光着身子被捆起来调教鞭打,现在陈欣适当的放松了对王子涵的拘束,去命令她做家务,做饭,洗碗,打扫房间等等杂七杂八的事情,虽然在规定的时间做不完,或者做不好仍然是要接受严厉的惩罚,但是多少算是有了一点自由。而王子涵也不再一直是光着身子,陈欣给她在网上买了很多衣服供王子涵在家里穿,不过显然陈欣不是单纯的良心发现,因为这些衣服全都极其暴露,该遮的地方没遮住,可以露的地方一样在外面露着,最大的布料也就大概三指宽的带子,穿了和没穿也差不多,但是心理上却让王子涵觉得自己更加暴露了,本来经过这段时间陈欣的调教,王子涵已经习惯了赤身裸体的感觉,不穿内衣外出也没什么异常,结果就这几件衣服竟然让她的羞耻感继续存在了下去。

对于陈欣这边,王子涵虽然嘴上叫着主人,平常也不敢违抗自己的命令,但是心里却一直没把自己当奴隶看,也正是这种最难调教,因为她拿的起放的下,很难真正的去突破她的底线把她的思想改造让她真正的离不开主人,成为主人的奴隶。不过陈欣也不急,反正王子涵跑不掉,时间有的是,而且那个东西也快准备好了,马上就能放开手脚的好好折磨自己的这个美女班主任,让她从里到外焕然一新了。

要想整顿一个人的精神,先要折磨她的肉体,陈欣深蕴此道,所以就有了今天的这一幕:王子涵站在跑步机上,身上香汗淋漓,有几缕刘海都被粘到了额头上,显得有些狼狈,而且从她的速度来看显然此时已经有些体力不支,看起来已经跑了一段时间了,啪!一条鞭子狠狠地甩在了王子涵背上,“快点,才跑二十分钟就想偷懒?”王子涵不敢反驳,也没力气反驳,只是再次加快了迈腿的频率,以便自己能跟得上跑步机的速度,光着的美脚磨得生疼,但是却不敢停,主要原因是王子涵的双手正被一副手铐拷在跑步机前面的控制台上,一旦停下就有可能受伤。

五分钟以后,王子涵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喘着粗气开口求饶:“真的跑不动了,放过我吧,我真的跑不动了”听到这话,陈欣心里一喜,她等的就是这个机会,等王子涵体力耗尽的时候就是突破她心理防线的时候,于是说:“真的不行了吗老师,再坚持一下吧”“真的不行了,求求你,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我真的跑不动了”“想下来呀,那你说,我是谁呀?”“你是,你是陈欣主人”“我看你还是不想下来,对主人能用你吗?”“不能,不能,您,呼,您是陈欣主人”陈欣嘴角微微上扬,接着发问:“那你是什么?”“我,我是陈欣主人的奴隶,求主人放过贱奴吧”王子涵已经筋疲力竭,就连说话都已经带着颤音,显然是真的已经到了极限,再多一秒可能都会摔倒,但是陈欣还是不肯停下,刁难的让她再说一遍,王子涵心里一阵阵的崩溃,尽管心里十分的不愿,但是身体的疲惫和麻木却驱使着她照陈欣的话做,反正主人也叫了不止一次了,说一遍又能怎么样呢?于是赶紧服从的回答道:“我是陈欣主人的奴隶,我的一切都属于陈欣主人”陈欣微笑的点了点头,伸手嗯下了那个解救王子涵的结束键。跑步机缓缓停下,王子涵终于松了一口气,直接跪倒在履带上,大口的喘着气,水一滴一滴的滴在身边的履带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虽然已经过了半个月,但是王子涵还是没有习惯这种简直是被虐待的生活,虽然有时候也充满快感,但是更多的时候失去自由和尊严还是很难受。

手腕一松,王子涵便趴在了跑步机上,伸手将自己脸上的水擦了擦,休息了一下,喘了口气,稳定了一下情绪就赶紧从跑步机上下来,爬到了一双同样洁白如玉,指甲上还涂了红色指甲油的美脚前,低头,双手背后,腰挺直,虽然身体十分疲惫,但是王子涵还是尽力形成了一个标准的跪姿,等待着陈欣的发落,看着按照自己的要求跪在自己脚下的班主任,陈欣心里一阵阵的满足,抬起自己的右脚将前脚掌放在了王子涵头上,轻轻的往下摁,王子涵随着力不断低头,直到最后额头碰到了地面头上的脚才不再用力,陈欣将左脚伸到王子涵的头旁边,“我的脚香不香啊涵奴?”“香”“我的脚是不是很尊贵”“是”“被我的脚踩在脚下是不是你的荣幸呢?”“是”“说完整!”“被主人的脚踩在脚下是涵奴的荣幸”“说十遍”王子涵欲哭无泪,陈欣一次又一次的作践自己,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王子涵被踩在脚下保持着给陈欣磕头的姿势,满怀屈辱的重复了十次充满羞辱的话语,“嗯,真乖,哈哈哈,既然这么乖,那主人就奖励一下你吧”说罢,陈欣松开踩在王子涵头上的右脚,用脚尖挑起王子涵的头,把脚塞进了王子涵的嘴里,“用你的贱嘴好好享受一下主人的赏赐,感受一下主人的恩宠”王子涵伸出双手捧住了陈欣的美脚,一点怠慢都不敢有,仔仔细细的为陈欣的脚服务起来,这只美脚已经不知是第几次伸在王子涵的嘴里了,王子涵对每只脚趾的味道和形状都无比熟悉,时间长了,甚至舔出了一些不一样的味道,陈欣的脚较瘦,并且很修长,因为长时间注重保养的缘故,没有什么异味,甚至有些淡淡的幽香,王子涵不由得沉醉在了这种幽香中,舔的越发的投入,然而就在这时,唔!王子涵一声惊呼,下体突然受到刺激使得她浑身都一激灵,差点咬到陈欣的脚。不用低头王子涵也知道刺激的来源自然是陈欣的另一只美脚。

事实也的确如此,陈欣的左脚脚尖正若即若离的在王子涵的阴部上下滑动,一下一下的刺激着王子涵脆弱的神经。唔!唔!唔!受到刺激的王子涵哪里还能保持冷静,只想把陈欣的脚拿开,但是也只是想想,并不敢有所动作,害怕自己触怒了陈欣遭受到更严厉的折磨,但是王子涵本身就很敏感,陈欣的脚又不停,没一会嘴里就呻吟了起来。奇怪的是陈欣并没有及时制止王子涵,反而不断的加重力道,加快速度,更深层的刺激着王子涵,嗯嗯,随着刺激的加重,王子涵闭着眼睛,呼吸不断加重,甚至顾不上嘴里含着的美脚,全心全意的感受起了另一只脚的动作并已经开始动着身体慢慢迎合起来,几分钟后,王子涵已经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被陈欣“脚奸”的状态中,身体动幅越来越大,一只手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放在了下面,脸蛋上两团红晕明显的显现了出来,呻吟声已经充满了整个房间。眼看王子涵马上就要高潮,陈欣忽然收回了左脚,不再动作,正处于高潮边缘的王子涵明显愣了一下,随即皱着眉头,欲求不满的扭动了一下身体,伸出手想要自己给自己这次高潮,然而陈欣可不会让她这么做,啪啪两记耳光便打在了王子涵脸上,“贱货,我让你自慰了吗,主人的脚还没舔干净就着急的想爱抚自己了?嗯?真是个淫荡的贱人,就这还当老师,是想勾引课上的学生满足你吗?”被耳光打醒的王子涵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脚,还没完回过神来就听到了陈欣的羞辱,脸上刚刚褪下的红晕立马又浮了上来,满脸羞愧的看向了地面,下体的燥热还没完全褪去,只能夹紧双腿,想着自己得清醒一点,自己怎么能这么淫荡,肯定是陈欣不断调戏自己自己才会这样的,王子涵努力的说服了自己,尽全力
恢复了平衡的心态,又专心的为陈欣的美脚服务起来,但是陈欣没有停止,左脚再一次开始挑逗王子涵,而且又是在她即将高潮的时候停了下来,并且不允许她自慰,王子涵痛苦的恢复理智,不断的舔着陈欣的脚丫子,好像这也能带给她一些快感,看着王子涵恢复了理智,陈欣的脚第三次碰到了王子涵的下体,王子涵快疯了,不断的兴奋再清醒让她的精神几乎崩溃,第三次又是在即将高潮时停了下来,王子涵终于忍不住了,把陈欣的脚从自己嘴里拿了出来,痛苦的求饶:“陈欣,让我高潮吧,求你了,我受不了了,求求你了”陈欣脸色一冷,“你叫我什么?”王子涵心里一震,赶紧改口:“主人,求主人给贱奴一次高潮吧,贱奴受不了了。”陈欣冷笑一声,“知道想高潮得求我这是对的,但是居然敢直呼主人的大名,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该死的贱奴隶,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神班主任吗,别做梦了,从那天在教室你给我跪下舔脚开始你就只有一个身份了,那就是陈欣主人的贱奴。”说完,陈欣拿起手铐便将王子涵的双手拷在了身后防止她自慰,又回到卧室拿出了贞操带,在王子涵绝望的眼神中给她紧紧的锁了起来,“想高潮?做梦吧”……

第十七章

陈欣确实有做一个主人的样子,说出去的话就一定能实行的出来,那之后的一个礼拜王子涵的贞操带便一直紧紧的锁在她的下体,一点自慰的机会都没有,而陈欣反而时不时地便找机会挑逗王子涵,让她兴奋起来。看着王子涵每次被挑起强烈的欲望但是却没有办法满足自己的样子,陈欣开心极了,欲望积攒的越强,对她就越有利。

又是一个周六,王子涵身上不仅锁了贞操带,就连两个肉球也被用特制的内衣锁在了里面,现在,就连想抚摸乳房来缓解一下欲望都做不到了。这一个礼拜王子涵过得十分痛苦,脑子里被各种淫秽之物填满,都是幻想的自己怎样怎样的被满足,特别是陈欣还强制给她看了一些调教女m的视频,身上的欲望就更加强烈,甚至好几次上课的时候都走神了,原因竟然是看着自己的学生开始了意淫,想着自己的学生忽然走上来把自己摁在讲台上,掀起自己的裙摆看着自己被锁住的下体嘲笑自己,而自己被摁住不能反抗,王子涵竟然就那样开始兴奋起来,要不是学生提醒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走神了。王子涵被折磨的几近崩溃,甚至自己偷偷试过看看那个贞操带可不可以撬开或是松开一点让自己的手指进去,但是很遗憾,都是徒劳。自己想高潮还得征得陈欣同意,王子涵感觉十分悲凉和屈辱,但是自己现在好像越来越习以为常,从刚开始裸体都觉得很放不开,到现在每天不穿内衣给同学上课都没什么感觉,自己可能真的已经被调教成一个m了。

王子涵乳房和阴部传来的束缚感不停的刺激着她的欲望,此时此刻,王子涵全身不着寸缕,仅有的一点遮挡就是上下两个贞操锁,嘴上戴着一个骨头型的口衔,双手被手铐靠在前面,脚上戴着一副脚镣,而整个人则正拿着一块抹布仔仔细细的跪在地上擦着卫生间的地板,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家里的大部分家务都被附加在了她这个奴隶的身上,不仅被调教,还得做干活,王子涵确实是尽到了一个奴隶的义务,或者不如说陈欣将她这个奴隶物尽其用。

“涵奴,过来一下。”听到陈欣的召唤,王子涵赶紧放下抹布,爬到了正在沙发上看剧的陈欣面前,自觉的跪好,抬头望着陈欣,嘴角已经沾满了口水,口衔的作用十分明显,杜绝了说话,还能让她耻辱的流着口水。陈欣没有解开王子涵的口衔,而是拿出王子涵的手机递给了她,“有你父母的信息,你回一下吧。”“唔唔”王子涵点了点头,双手接过手机看了一下,是她父母问她暑假回不回家,“唔唔!”王子涵朝着陈欣叫了一声,把手机递了过去,陈欣好奇的看了一眼,想了想,反过来问王子涵:“你想不想回去?想的话可以回去一段时间,但是得我陪着你。”王子涵眼睛一亮,高兴的点了点头,拿过手机迅速的回了消息过去,然后将手机交还给陈欣,俯身低头吻了吻陈欣摆在地上的拖鞋,然后打算继续回卫生间打扫,吻鞋是陈欣给王子涵订的规矩,说完话直接走太没规矩,而很多时候王子涵嘴又被束缚着,不方便说话,所以陈欣就定下了这条规矩,每次和主人说完话都得亲吻主人的脚才能走,如果不方便吻脚就亲吻鞋子,以表示对主人的崇敬。王子涵刚刚转头,陈欣便又一次叫住了她,涵奴下面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痒啊,想不想要一次啊,这几天那些视频上的奴隶看着感觉是不是很爽,被调教的时候感觉快上天了呢,听到这里,王子涵的思绪不由得被引导到了那边,想着高潮时的感觉,王子涵的欲火蹭的一下便烧了起来,呼吸甚至都快了几分,“涵奴感觉怎么样,想不想高潮一次啊?”王子涵听到这话赶紧点了点头,她已经快被欲望折磨疯了,“想还不赶紧过来讨好一下本女王,兴许一高兴就解开你的锁了呢”王子涵听完兴奋极了,迅速的爬了过去,讨好的用脸蹭了蹭陈欣的腿,还用戴着口衔的嘴蹭了蹭陈欣露在沙发外的一只美脚,“来,学学狗的样子,汪汪叫两声”,这么具有侮辱性的言语命令,王子涵竟然没有觉得丝毫不妥,迅速的仿照着看过的视频里,将两只手抬在胸前,嘴里隔着口衔汪汪的叫了两声,陈欣见状满意的笑了起来,抬手解开了王子涵的口衔,口衔被解下,王子涵困难的吞咽了一下,不适应的活动了一下下巴,便赶紧期待的看向陈欣,陈欣拿起手边的一个小零食扔到了客厅中央,“去,给我捡回来,用嘴捡”“是,主人。”王子涵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客厅中央,将零食衔了回来,陈欣又扔出去,王子涵再捡回来,就这么玩了几次之后,陈欣终于不再逗她,走进卧室拿出了一把钥匙,

王子涵渴望的眼神几乎穿透了钥匙本身,她一眼就认了出来那是自己身上贞操带的钥匙,“来,小母狗,主人给你解开锁。”王子涵爬到陈欣身边,挺起自己的下体,漏出了钥匙孔,陈欣爽快的把她身上所有的束缚全都解了下来,身体重新获得自由的王子涵活动了一下被拷的生疼的手腕,再次舔了舔陈欣的脚趾,“谢谢主人”,“不客气,还有呢,”陈欣又从抽屉里拿出了绳子,将王子涵的手捆在了脑后,然后又将她押进了卧室,让她坐在了一个椅子上,将双手系到了椅背上,又将她的双腿折叠起来,大小腿绑在一起,形成了一个m字开腿缚,王子涵看着自己的体形,心里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手上不自觉的挣扎了几下,陈欣却没有关注她在干嘛,径直走出了房间,过了一会那了一套工具进来,“你不是想高潮吗,主人先帮你把阴毛给处理了,要不这既不好看,又让你感觉变差”剃阴毛?王子涵惊了一下,不是说给我高潮吗,怎么又到了阴毛的事,想着自己光秃秃的下体,王子涵有点害怕,然而转头又一想,视频上的女m下面都是光秃秃的,看上去确实挺爽的,反正也反抗不了,不如老实点,省得一会挨罚。想到这里,王子涵克制下自己的紧张,静静地等待着陈欣的开始。

陈欣看到王子涵没有反抗,心里明白这几天的视频起到了一定作用,手上也不再犹豫,利索的开始剃毛。

不一会,王子涵的下面便从刚开始的丛林茂密成为现在的一片洁白,粉嫩的下面暴露在空气中,王子涵只觉得有点怪,其他的倒也没什么。

陈欣微笑着伸出手指轻轻的摸了摸王子涵的小鲍鱼,手指刚一碰到,王子涵便紧张的夹紧了下体,陈欣见状笑的更欢了,拿出手机对着王子涵便来了几张留念。

王子涵心急的问到:“主人,贱奴想要了。”“别急,我的贱奴隶,马上主人就给你你想要的。”“啊!”王子涵痛呼一声,原来陈欣并没有给她爱抚,反而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拍子,伸手便在王子涵裸露的私处来了一下,王子涵吃痛,脸上的肌肉都扭曲在了一起,还没来得及求饶,陈欣第二下已经落了下来,“啊!主人,贱奴错了,贱奴不敢要了,贱奴错了,别打了”王子涵哭喊着求饶,陈欣脸色瞬间转换,一下子冷了下来,“你还敢命令我了?嗯?你的身体都是本主人的,你高不高潮都是我说了算,你还敢催我,我看你是打少了”“主人,主人贱奴错了,饶了贱奴吧。”

陈欣冷笑了一声,扔下拍子解开了王子涵双手和椅背链接的绳子,将王子涵拽到地上,不顾王子涵的求饶,将她直接拖进了卫生间。然后将王子涵双手解开,重新将小臂在身后平着摁住,用绳子固定了起来,然后又将王子涵膝盖处与胸前的绳子连接在了一起,这样,王子涵便只能头触地,屁股高高的撅起来,好像在等着别人艹一样,紧接着肛门便传来了被异物入侵的感觉,王子涵急了,拼命地挣扎,嘴里大喊,“主人,不要,主人,放过贱奴吧,贱奴知道错了,放过贱奴吧,不要艹贱奴的后面,求你了”陈欣狠狠地在王子涵屁股上拍了一巴掌,教训到“主人怎么做还有你说话的份了?迟早今天我还就要给你开这个苞,你再敢反抗我把你绑好了扔街上去。”王子涵闻言,知道自己躲不过这一劫了,不再反抗,委屈的哭了起来,肛门处,一根管子慢慢的捅了进去,王子涵流着泪,痛苦的抵御着异物的入侵,但是没什么用,一股液体逐渐的进入了肠道,并慢慢的将它占满,王子涵咬着牙,抗着着肚子里的翻江倒海硬是没有吭一声,好像是在表达着自己对陈欣的不满与反抗,陈欣见状冷笑一声,不断的给王子涵的肛门输送调好的灌肠液,“我看是你先服软还是我的灌肠液先用完。”又过了一分钟,王子涵的肚子已经隆了起来,脸上也越来越痛苦,豆大的汗珠不断从皮肤上渗出,终于,王子涵忍不住了,“主人,我不行了,放过我吧主人,我错了”,王子涵终于服软,陈欣拍了拍王子涵的屁股,“不要妄想和主人作对,听明白了吗?”“是,听明白了主人,停下吧,求您了”陈欣停止了灌肠液的进入,但是却并没有拔出管子,而是按揉起了王子涵隆起的肚子,“哎呦,肚子都这么大了呀,是怀了哪个野种啊,啊?”王子涵本来就很痛苦,被这么一揉,差点昏了过去,甚至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咬着牙,夹紧肛门,以防肚子里的液体流出来,陈欣没有折磨王子涵多久,很快便将她提了起来,让她在马桶上排泄了出去,但是还没完,紧接着便进行了第二次灌肠,“你的几个小洞都是主人的玩物,得洗干净才能玩,要不把主人的手弄脏了,你又得挨罚了”

经历了三波灌肠之后,王子涵几乎虚脱,肛门火辣辣的疼痛,摇摇晃晃的趴在地上,随时可能倒下去,陈欣知道这个时候机会来了,陈欣拿出了一副医用手套戴在手上,将食指摁在了王子涵的肛门处,渐渐用力,一点一点的深入了进去,“嗯,em~”王子涵脸上再次浮现出痛苦,但是此时她已经没了抵御的力气,只能任由陈欣侵入她的肛门,陈欣很快便将一整只食指插了进去,感受着王子涵紧紧的括约肌,慢慢的开始抽插起来,王子涵的肛门本来就已经很痛,哪能经得起这样的刺激,一部分的快感随着疼痛升腾起来,慢慢的便沦陷在了陈欣的攻势之下

“你是谁呀?”“我,我是主人的奴隶”,“做主人的奴隶快不快乐?”“快乐”“你想做主人多久的奴隶呀?”“我要做主人一辈子的奴隶”,陈欣边插边问,王子涵的呼吸越来越快,竟然在陈欣对肛门的抽插下高潮了!

陈欣看着无法动弹的王子涵,心里暗暗高兴,就快完全开发好了……

被调教的美女老师 第一至五章 >>
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