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未知 ♥

贞操带的淫荡淑女

贞操带的淫荡淑女 – 黑沼泽俱乐部

我推开房门,刚好看见璇的细颈,和麻花辫扎成的团发。

她背对我,正在厨房切菜。

“回来了?”璇问。

“对,”我脱下鞋,从背后抱住她。

在外人看来,我和璇简直是金童玉女的一对。一个是气质阴柔的文艺青年,另一个是遥不可攀的高岭之花。两人仅仅牵个手,便是再美丽不过的画面。

因此当我和璇在高考后的暑假确立关系,收到了不少好友的祝福。

但他们并不知道,我和璇都有别样的爱好,或者说,我们都是既高尚,又堕落的存在。

我伸手摸向璇的胸部,想感受她挺拔的下乳,不出所料摸到那冰冷的金属胸罩。

“别闹,”璇说,“里面有根尖刺固定住乳头,周围还有一圈不断刺激的凸起。你这一摸,更让我觉得瘙痒。”

话虽这么说,她却没推开我,反而转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的眼睛。

我知道,璇全身都被最严厉的贞操装置束缚。她脚上穿了一双十八厘米的带锁高跟鞋,还故意选小一号,挤脚的款式。在这之上,则是带有大腿环的贞操带。五厘米的铁链限制住走路的步伐,使璇只能像淑女一般迈出碎步。贞操带的排尿口也有特殊设计,里面会自动延伸出一根导尿管,卡在膀胱的内口,使膀胱彻底丧失储存尿液的能力,要靠尿道栓堵住。璇若想排泄,必须先摁下贞操带上的蓝色按钮,打开尿道栓。对于璇这样的淑女,每次想到自己连尿尿都控制不住,双颊就害羞得一阵绯红。

导尿管后面有一块带筛网的光滑铁板,封闭住少女最敏感的器官。璇和我已经当了一个月的女友,但仍旧是处女。处女膜完好无损地隐藏在铁板之后,连同粉嫩的小穴,别说抚摸,我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但这并非是不爱我,因为璇选择了永久封闭,即使动用暴力,也无法摘下腰间的贞操带。这个贞操带是她永远的囚笼,每当经期来临,鲜血一滴滴从缝隙中流出,我便觉得美极了,忍不住舔舐起来,像是普通的卫生棉。而璇也会被我的舌头弄得浑身颤抖。

她给了个甜蜜的吻,握住我放在胸部的手,发爹地说:“好哥哥,我的骚穴在流水,好想吃你的大鸡鸡。”然后故意伸出另一只手,抓住虚空中不存在的阴茎,做了一个套弄的姿势。

我和璇第一次上床,看到她带有神秘光泽的贞操带,也被吓了一跳。当时她还没穿上贞操胸罩,任由我抚摸两个饱满的桃子,或者拨弄她的一对玉足。但就在我即将高潮的时候,她却从床边拿出一个崭新的贞操带,对我说:“你是我的男友,也应该穿上它。”

我看向璇给我准备的贞操带,心里充满了惊讶。之前我只在黄色网站上见过贞操带,幻想着被射精管理。没想到璇是这样的冰雪聪明,竟然猜出了我的心意。于是当即同意给阴茎上锁,这种完全地献身,由另一个人决定自己的全部,是一种超越一切,至高无上的爱,使我深醉其中。

据璇所说,这个贞操带是她找人定制的,和她的那条材质一样,都由金属钛制成。但有一点不同,我的贞操带上有一个小锁,可以打开,算给我独有的温柔,不像她永远享受不到性刺激的快感,永远处在高潮边缘。

“你若表现好,我会奖励你口交,”她边说边将我的阴茎塞入两厘米长的管子。刹那之间,我感受到无法忍受的疼痛,原来就在阴茎进入管子的瞬间,一道铁环锁住龟头。紧接着四面伸出八枚尖刺,刺穿阴茎。

“嘻嘻,”璇莞尔一笑,“对不起我骗了你,虽然贞操带可以拿下,但这个管子是无法拿下的哟。你再也无法进入女人私密的后花园,不过依旧能够射精。只是方式和女人一样,要以振动棒的形式。”

她轻拍了一下钛合金的管子,故意挑逗仍在挣扎的交配器官。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两颗阴囊塞入不同的小房间。因为阴囊和阴茎不同,锁在一起有可能发炎,不适合长期佩戴。最后再用项链挂着的钥匙,锁上贞操带精巧的锁。

但等一切忙完,我却发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璇的贞操带上留有大小便的孔,而我的只有大便,根本没留排尿的位置。

璇又笑了,她拉住我的手,带我感受胯下的一个小孔,“你的阴茎完全被尿道栓封死,取而代之的是新开出来由尿道栓控制的排泄口。这样你就和我一样,必须坐着拉尿,不会把马桶圈搞脏啦。”

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璇的魅力,她简直是天使,又或是恶魔。我再也忍不住,扑到她的身上,全身上下吻了个遍。却始终无法到达高潮的临界值,只是两腿间新开的排泄孔流出不少前列液。按照璇的说法,我再也无法使用阴茎,原先的尿道也永远堵住。

“我好想要啊,快侵犯我!”她的手在我贞操带的前盾上画圈。我能感受到阴茎微微地颤抖,试图冲破重重阻拦,却被刺入其中的尖刺和龟头环报以无情拒绝。

璇也配合着我,发出阵阵娇喘。

就在我们激情缠绵的时候,高压锅蒸汽阀突然跳起,呲溜溜的蒸汽声打断朦胧的气氛。璇立刻收了手,从高压锅里取出炖得软烂的火腿炖肘子。

“夫君,”她说,“再炒个青菜,晚餐就做好了。夫君若觉得饿,妾身做了枣泥馅的山药糕,夫君先挑两块垫垫肚子。”

璇又回到淑女的形态,亭亭玉立,高不可攀。我后退几步,乖乖坐在桌前。她今天穿了条黑色的束腰半身长裙,上面则是白色衬衣。虽然没有任何首饰,但那素净的美,也让我看呆了。

没过一会,璇炒好了菜。她脚上是高跟鞋,不方便端菜,我便帮着将菜放到餐桌。璇也从酒窖里拿出一瓶波马利的香槟,给我和她各倒了一杯。

“干杯,”璇害羞地地下头,和我的酒杯轻碰,“夫君若不嫌弃,试试腌好的糟鹅掌。妾身提前几个小时将鸭掌鸭舌等浸在黄酒的糟卤里,别有一番滋味。”

我夹起一小块送入口中,对璇说道:“只要是璇做的,我都觉得好吃。只是这名字有些怪,不是叫鹅掌吗?怎么有其他的东西。”

“就似我们的爱,”璇接上我的话,“没有任何人理解深藏其中的感情。”

69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4 thoughts on “贞操带的淫荡淑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