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 Dragon chant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十八章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十八章 – 黑沼泽俱乐部

阳光明媚的晴天,新长安市壮观的天际线在远方蜿蜒起伏。

上午的阳光洒在柳的面纱上,可似乎也穿不透这层面纱。就像这面透明到仿佛不存在的落地窗,在外面是看不见里面的。

面前的电脑上正播放着某间调教室的实时画面:一袭人鱼婚纱的绝美少女新娘静静躺在床上。她的衣物和妆容凌乱不堪,从高跟鞋到白丝袜;到深邃的乳沟到精致的锁骨到娇艳的红唇,她的全身都被射满了肮脏粘稠的精液。

此时工作人员正粗暴地脱下她的婚纱,按照ASC的标准程序为洋娃娃洁身,如此倾国倾城之美姬,却被像玩具一样对待,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苏先生,”面纱下,柳红唇轻启,“您知道,登记在册的ASC性爱洋娃娃变更主人可是违反章程的。”

“因此以ASC公司的口吻,我对您购买性爱洋娃娃雨姬的要求是拒绝的。”

“老子已经把李琳儿买给你们了,这还不行吗?”

“哦,”柳轻笑一声,“您说的是性爱洋娃娃琳姬吗?不过我很好奇,您为何没有将李小姐作为您的第七件藏品,反而要将她卖给ASC?”

“我恨她——”

“呵呵呵,”柳突然笑了,让屏幕那头的男人有些摸不着头脑,“您真的恨李小姐吗?就因为她的一次出轨?”

“或者说,您其实是想得到那位雨姬,S00325A,对吧。”柳媚笑道:“这具性爱洋娃娃确实是极品,那次偶然您又与沉睡在金棺中的她发生了肌肤之亲,想必您其实是馋她身子了。”

那边苏少脸上一红一白的,这些都被身为高级调教师的柳看在眼里。

“所以,您想得到雨姬做什么?请给我一个理由。”

“我想把她改造成属于我的性奴宠物。”

“非要是她吗?雨姬可是有主人的。”

“柳女士,”那边苏少的声音变得有些不耐烦,着重强调了一下这个敬称,“她穿着旗袍丝袜的样子真的很骚,我就是想要她,操她。另外,我想要得到的女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柳笑了几声,没有表示什么态度,“具体办法呢?”

“嗯……我的藏品里还缺一条性奴美人鱼,当然,美女蛇和性爱独角兽也没有,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中东的那个富豪,他的庄园里全是被改造成性爱洋娃娃的绝色美女……”

“那是西欧分部的产品。”面纱后,柳挑起了柳眉,“所以,你想对雨姬做什么?”

“我想首先把雨姬彻底驯化成我的奴,然后将她改造成一条只懂得性爱和交合的宠物,让她忘掉过去的一切,以绝美的形态来享受性的至高乐趣……”

“苏少,”柳开口道:“您知道雨姬被改造成性爱洋娃娃前,她的主人想要什么吗?”

“老子他妈怎么知道那个憨货怎么想的?”

“他想要的是一位唯美的性奴仙女。”

“听的老子都硬了。”

柳没有回答,她继续说道:“可即使经过了身体上的改造,雨姬也忘不了她的过去,忘不了她的主人,她做不到完全性爱洋娃娃化。”

“老子胯下有不少女人曾经都一个比一个刚烈呢……”苏少语气颇为不屑,“我——”

“而我想要的,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柳轻轻说道。

“很多时候,ASC和我,做的都是米开朗琪罗的工作:把清纯如水的婀娜少女,精心雕刻成展现性与美的的淫荡天使。我不仅享受过程,还享受结果。”

听到柳的这番话,视频那边的苏少竟然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柳轻轻说道:“苏少,我期待看到一个完全陌生的性奴S00325A。”

——如果一切如愿的话,那将是林舞雩的最后蜕变。也是这场虐恋调教的最终阶段。她的主人王辰逸想必不会同意,ASC的高层和幕后金主想必也不会同意。

但是,她柳已经决心突破规矩,为了这具名叫林舞雩的艺术品的最后雕刻。

这是柳的最终追求。

“苏少,我们都好好考虑一下吧。”

面纱下的伤疤有些疼痛,她关掉视频,望向窗外的天际线。

·

伤痕累累的桃夭坐在林舞雩房间的椅子上,地毯上散落着脱下的乳胶衣、面具和一系列美女犬拘束器械。

闺房依旧精致,可美人不再。

全裸的少女在大镜子前转过身来,玉背上几道长长红红的鞭痕,那是王辰逸使用长鞭击打出来的痕迹。美女犬呜呜地叫着,下体淫水却已经不受控制地流出,当她快昏过去的时候,王辰逸的肉棒从后插入,带给她无与伦比的快感。

桃夭痴痴地笑了,玉手将跳蛋分别塞入小穴和后面,缓缓提上黑丝袜。

有个主人,是多么的幸福……

ASC为王辰逸准备的美女犬本来是一位刚刚送来的女奴,可是桃夭用了一招偷梁换柱之术,让那位女奴加入了性爱洋娃娃的调教序列,而自己则代替她穿上刑具变成了王辰逸的乳胶美女犬。

桃夭可以和舞雩姐姐一起服务主人了……

主人对待自己很严厉,桃夭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还被主人带到ASC的内部展览会去轮交。主人和一条性奴美人鱼玩了两个小时,而自己则同时服务着三个陌生的男人。

桃夭那时候很害怕,但是主人的命令就是一切。一想到小穴里以后还可以插入主人的肉棒,桃夭便觉得一切都是那么无所谓。

又打扮成了娇艳的情趣兔女郎,桃夭站在林舞雩曾经使用的大镜子前,仔细地端详着自己。

一张清秀可爱的脸蛋,一头波浪般的棕色卷发,虽不如舞雩姐姐,也算是个标致的美人。

“桃夭”只是她来到ASC后起的艺名,她出生在一个没落的富豪家庭,破产的那一天她被作为还债的手段带走。

她忘记自己是怎么被严酷对待的,也忘记了自己怎么变成了一个变态抖M,更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被自慰棒夺走贞操的。她的人生分为了泾渭分明的两部分:昏暗的地牢,她和同学们站成一排,听候高层的安排。记得那一批女奴都是要制成丝袜木乃伊的,可桃夭不愿意成为公用的人形飞机杯,记得未经人事的清纯少女跪在柳的面前,浪荡地自慰着。请求她能不能收下自己——

于是她成为了柳的私人女奴,也成了她的秘书。桃夭早已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身穿淫荡的丝袜兔女郎制服,化着妖艳的浓妆,行走在庞大的ASC设施里,传达柳的消息。

可是她从来没有被男人碰过,直到舞雩姐姐来到了ASC。

直到她遇到了舞雩姐姐的主人——

桃夭不知道自己喜欢上了他的哪一点:是年少多金还是英俊潇洒,亦或是和舞雩姐姐的爱恋。可经历坎坷,缺爱孤独的桃夭就像被强磁铁吸住了一样,痴迷上了王辰逸。

她该去看看她的舞雩姐姐了。

·

这是一次长长的睡眠,在这一片像天鹅绒一般柔软的梦境海洋中,仿佛世界从来没有如此无忧无虑。

雨姬被静静放置在特制的洋娃娃礼盒里,沾满精液的肮脏婚纱早已被换下,绝美高挑的少女新娘身穿诱人的抹胸婚纱和白色丝袜躺在柔软的天鹅绒中。

作为性爱洋娃娃,这睡美人真的就像是一件完美无瑕的艺术品。她裸着骨感的香肩,心形的蕾丝抹胸半包着那傲人的雪白乳峰,在正中挤出一道诱人的事业线。一双戴着丝手套的白皙小手交叉平放在小腹上,透过轻纱能清楚的看到她鲜红色的美甲,纯白的鱼嘴细高跟上也俏皮地打了一对红色的蝴蝶结。此时她双眼轻闭,绝美无瑕的脸庞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洁白与鲜艳交织给人一种诱惑的唯美。

——人间绝色。

这件婚纱没有上一件那么繁琐和不便,前短后长的设计完美展现出美人修长的白丝美腿,蕾丝、镂空、抹胸和露背自然也少不了,更像是一件能穿出去的性感晚礼服。而之前的镶钻高跟鞋也被换成了十公分的纯白鱼嘴细高跟——正是林舞雩在全息投影中看到的那件“春宵花月”高定情趣婚纱礼服。

——男人们发泄了自己,雨姬也是。

这场橱窗里的淫乱剧以男人们的完全发泄为告终,机器从四面八方朝她和小然喷洒着肮脏恶臭的精液,而那件漂亮的人鱼婚纱都被小然扯坏了。不说玩具,光手指的挑逗就直接把雨姬送上了被制成性爱洋娃娃以来的第一次高潮。

在ASC的调教让她一受虐就会情不自禁地进入兴奋状态,被改造后的皮肤接触男人的体液也会产生快感。可她的小穴很痒,很想被插入。从雨姬被制成性爱洋娃娃以来,一切的刺激都是浅尝辄止。

自从在橱窗里昏过去后,雨姬就一直处于一种虚幻的梦境当中。她能隐约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感受到身体里燃烧起的一种难以言说的熊熊欲火。

此时雨姬正在做着一个香艳的梦,她跪在一位英俊的男人胯下,小穴从后面迎合着巨龙的深入,她快乐的呻吟着,感觉无比的兴奋和愉悦。

“林舞雩,我爱你。”高潮过后,英俊的男人抱着她深情地说道。

雨姬的下体湿润了。这一切都看在桃夭的眼里。

娇艳的兔女郎款款立在总控室的屏幕前,座位上的工作人员都知道她是柳的秘书,所以对少女也是抱有几分敬畏。

“唤醒性爱洋娃娃S18号。”桃夭对工作人员说道,做柳的秘书的这段日子,让她也大差不差地学会了女王的那种高傲的说话方式。

“我奉夫人之命,来对这具性爱洋娃娃进行出货前的检查。”

“遵命,小姐。”工作人员自然不敢怠慢,他敲击着键盘,发出了一串指令。

.

时间在无声无息地流逝着。
那双纯白色的鱼嘴细高跟轻轻动了动,伴随着一阵短促的痉挛,绝美的少女新娘睁开了眼睛。

一对水蓝色的漂亮眸子茫然地盯着天花板,长长的睫毛扑闪着甚是动人。

可雨姬的眼前只有一片梦幻的蓝色。

我……在哪里?

一只小手在脸上胡乱地摸索着,自己的肌肤光滑水嫩,吹弹可破,可雨姬却对自己感到了一种强烈的陌生感。

她反复眨了眨眼,似乎确定自己是不是在梦中,可是自己的眼前好像有一层穿不过的蓝色屏障,忠实地剥夺着她的视觉。

少女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她能感觉到自己穿着丝袜和高跟鞋,腰肢被束腰勒紧,香肩全裸,玉乳半露,身上应该是一件暴露的礼服。

娇躯滚烫,情意如火,那种难以言说的渴望随着梦境来到了现实,笼罩住了这刚刚醒来的绝美人儿。雨姬红了脸,两条白丝袜包裹着的大长腿不自觉地夹了夹,纱裙下丝丝爱液早已打湿了她的内裤。

“呜……”浑身却是如此的虚弱无力,洋娃娃无助地发出一声诱惑至极的娇吟,她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样子是多么的诱人,一只戴着丝手套的玉手下意识地伸向了自己的裙下。

纱裙下,她的内裤早已被淫水沾湿,有一些甚至流上了大腿的丝袜。雨姬俏脸通红,她用指尖捏住内裤的蕾丝边,轻轻褪下。

她的另一只丝手情不自禁地拂向胸部。两只饱满的大白兔被礼服的抹胸半包着甚是诱人,并且是格外的敏感,伴随着少女的触摸带给她一次次电流般麻酥酥的快感。

内裤半褪,抹胸半落,尽管眼前仍是一片梦幻的蓝色,那熊熊燃烧的欲火却让这绝美的少女新娘开始了不顾羞耻的自慰。
这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抵挡的画面。洋娃娃戴着丝手套的白皙玉手轻轻抚摸着自己两腿间的桃源禁处,红唇微启,小口轻吟,那双诱人的白丝大长腿也是在快感的冲击下轻轻抖动着。

“嗯……”淫水沾湿了她的手套,雨姬潮红的俏脸上此时也是媚态十足,她贝齿轻咬,食指插入——

突如其来的电流一瞬间传遍了她的整个身体,把这即将开始自慰的少女新娘击翻在地,那诱人的娇躯痛苦地在天鹅绒上翻滚着。

“啊啊啊!!!”雨姬无助地哭喊着,整个人都在痉挛,她能感到这电流来自自己身上的项圈和束腰,她不明白,她感觉她要死了——

电击在达到高峰后戛然而止,雨姬喘着粗气,面朝下瘫倒在柔软的天鹅绒中,两行清泪从俏脸上滑落。

“舞雩姐姐,今天您真的好美丽呀。”一个熟悉的女声伴着细高跟的嗒嗒声在房间里响起,“可刚刚醒来,尽管自己什么也看不清,就开始自慰了,可真是个小淫娃呢……”
一双属于少女的柔软的手捉住了雨姬戴着丝手套的小手。

“舞雩姐姐,我拉您起来。”

颈部和手部传来一阵强烈的拉扯感,迫使雨姬上半身艰难地挺起,最终整个人变为跪姿。

“舞雩姐姐,您穿的这件婚纱是不是当时给您展示的’春霄花月’呀。”桃夭轻轻说道。

“端庄的主裙来进行仪式,露肉的内裙来进行洞房。这么漂亮的新娘子是要等待主人临幸嘛?”

话音刚落,眼前的蓝色渐渐消失,那双漂亮的眸子也恢复成了原本的乌黑。明亮的世界再次展现在雨姬的面前,视力的突然恢复让她有些恍惚。

这是一间充满科技感的白色房间,她的眼前跪着一位身着抹胸婚纱的高挑美女。美人裸着骨感的香肩,修长的美腿上包裹着白丝,一头银色秀发及腰,披着漂亮的头纱,她的肌肤白皙水嫩,容颜也是堪称魔鬼,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珠泪盈睫,正茫然地看着自己。

可是……这张脸庞……有些熟悉……

雨姬用了几秒钟才认出镜子里的人是自己,她不禁睁大了眼睛。

原来穿着婚纱的自己是如此的美丽,让雨姬一时也有些痴迷。

自己比原来更瘦了,脸蛋也比原来更好看了,尤其是她的皮肤……简直是白嫩至极,像包裹了一层薄薄的乳胶一样,微微反射着光泽。

可是……

“雨姬不明白。”少女新娘痴痴地回答道。

林舞雩,好像确实是我的名字。

面前的镜子消失了,一个大画幅的全息投影展现在两女的面前。

林舞雩一袭色气的大红色半裸宫裙,被吊绑着。她的妆容和发型有些凌乱。红绸无力地遮掩着她的玉峰和私处,一双大长腿上套着油光肉丝袜,也被分开固定。她的丝袜美腿上绑着袜圈,此时露出了跳蛋的粉色电线,而一对宝石状的乳夹蹂躏着少女尚未哺乳过的樱桃。一双玉手被反绑穿入单手套中,整个人被迫翘起丝臀,摆出后入的姿势,开裆处湿了一片。

雨姬呆呆地看着屏幕里的美人,林舞雩的样子淫荡极了,俏脸上梨花带雨,不知是痛苦还是享受。

这是我吗?

“亲爱的,你好骚啊……”王辰逸走进了她。手执皮鞭。

雨姬痴痴地望着这英俊男子,小穴一张一合,淫水竟然流了出来。

“主人,我要……”

“要什么?”

“要主人的肉棒……”林舞雩意乱情迷地呢喃道,早已忘记了羞耻,“雩奴想要被主人操。”

王辰逸脱光了衣物,褪下了林舞雩的宫裙,少女香艳的裸体让屏幕前雨姬不自禁地红了脸。性爱洋娃娃改造让她拥有了极高的敏感度。

——她也好想这样。

“真骚啊……”

主人的手袭上了林舞雩的双乳,阳具抵住了她的丝臀。画面中美人轻哼一声,神情妩媚而陶醉。

“舒服吗?”王辰逸轻轻说道,他的一只手放到了林舞雩的袜圈上,调高了玩具的功率。

嗡嗡声中,淫水不受控制地从林舞雩两腿间流下。

“舒服……”林舞雩的双腿被分开固定,因此无法通过夹腿来获取快感。她轻声淫叫着,已然发情了起来。

“好浪啊。”王辰逸骂道:“小骚货,是跳蛋舒服还是我的东西舒服?”

“主人的大鸡巴舒服……”

林舞雩转过头来,意乱情迷地吻上了王辰逸的唇。王辰逸摸着她的胸,用舌吻回应着女友的示爱,另一只手示意她抬高屁股,扯下跳蛋,肉棒顺势插入。

林舞雩娇躯一颤,发出了一声快乐的娇吟。

“啊!”

王辰逸缓缓深入,又缓缓抽出。林舞雩的娇躯很滚烫,尽管男人的阳具已经插入了她的体内,她还是竭尽全力回头和王辰逸接吻着。

“亲爱的,我没戴套哈。”王辰逸喘着粗气说道,一边耕耘着他的性奴。

他加快了速度,林舞雩螓首轻抬,轻轻张开的小口中发出一声又一声或高声或婉转的娇啼,美丽的眸子里写着虐恋的痛苦和享受。

“主人,抱着雩奴射精……把精华都给雩奴……”

“委屈你吃药了亲爱的……你真是个极品…….操起来是越来越爽了。”

“主人抱我……”

“不抱,操死你。”王辰逸骂道,在林舞雩的阴道里翻江倒海。

“主人啊啊抱我呜呜呜。”林舞雩突然哭了。王辰逸突然明白了,他急忙解下林舞雩的拘束,一双伤痕累累的玉臂立刻搂住了他的脖子。包裹着肉丝袜的美腿也夹住了王辰逸的腰。

“主人我们上床。”林舞雩伏在王辰逸的肩膀上,轻轻说道,

两人缠绵着,相拥倒在床上。

林舞雩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可美人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和妩媚。她主动跨坐在王辰逸的身上,毫不犹豫地狠狠坐到最底。

“啵”的一声,两人同时呻吟起来,林舞雩骑在王辰逸的腰上,王辰逸的手搂着她的腰,用女上式忘情性交。

林舞雩C罩杯的玉乳被宝石吊坠乳夹拉的左右摇晃着,饰品流苏碰撞叮当作响,伴随着男女的呻吟让这幕活春宫香艳至极……

放映以林舞雩的绝顶高潮而结束。雨姬低着头,呆呆地盯着自己那被抹胸半包的玉乳夹出的诱人事业线。一双傲人的大长腿踩着高跟,白色丝袜勾勒出修长笔直的线条。她从没觉得自己如此美丽过。

一瞬间,她仿佛以为自己真的是一位即将出嫁的少女,等待着她的白马王子。

可是:束腰,丝袜,高跟鞋和项圈让自己的身体时刻处于紧绷状态,为那股莫名的欲望推波助澜,也在潜意识里时刻提醒着她自己的身份。——一具性爱洋娃娃。

“舞雩姐姐,好看吗?”桃夭轻轻问道,黑丝高跟鞋在雨姬的眼前移动着。

“好看……”

“想要和主人做爱吗?”

“想。”

雨姬重重地点了点头,如水的乌黑眸子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娇艳的丝袜兔女郎。

她打了个响指:“女警,将性爱洋娃娃雨姬押至B100室。”

两名奴隶女警不知从哪里出现,架住了雨姬的胳膊,这些身着紧身皮衣的妖娆女郎是ASC内部针对女奴的执法人员与调教助理。

只见渔网袜与高筒白丝袜,过膝皮长靴与婚礼细高跟,唯美动人与妖艳火辣,一袭婚纱的雨姬被两名妖娆的女郎押着缓缓前行,

而桃夭缓缓跟在后面,俏脸上面无表情。

雨姬麻木地迈动着两条踩着高跟的大长腿,胸前的一对白兔随着美人婀娜的步姿微微摇晃。遭到鞭笞的肌肤还是火辣辣的痛,可这痛还是让雨姬摆脱不了欲望的魔火。她感觉自己是如此的渴望,渴望与她的主人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交合。

“吃冰淇淋吗?”某一个炎热的夏日,海边的街道。她手里拿着一个甜筒,在王辰逸眼前晃动着。她穿着黑色的短袖和超短裙,露着一双雪白的大长腿,脸上笑意盈盈,“反正我最喜欢吃这种原味的。”

主人看着这奶油都要溢出来的大甜筒,当然是选择了接受。

“嘿,底下漏啦。”少女突然吃吃地笑起来,抽出一张纸手帕,“给你纸。”

顺其自然的,她牵起了他的左手——他的右手正在忙着对付那支甜筒,“冰淇淋好吃吗?”

“好吃。”

“喜欢我吗?”

“喜欢。”

“你最会说话了……”海风吹拂,正午的阳光照见两个手拉手的影子。最幸福的时刻也莫非如此……

后来,她穿着一件华丽又色气的高定红色旗袍,旗袍的下摆盖到小腿,开叉却近乎直裁到腰,完美展现出整条包裹着油光肉色丝袜的修长美腿。那双丝足则被装点在奢侈品牌的十二公分艳红色尖头细跟高跟鞋里。

“主人,人家穿上婚纱,做您的性爱洋娃娃吧。”

她精心化了妆,戴了首饰,静静躺在棺材里,幽闭的空间,呼吸却是舒畅的,在花香味的麻醉剂中,这具绝美的旗袍丝袜女尸被安葬在美人墓中……

女警推着绝美的少女新娘进入了房间,细高跟的嗒嗒声中,面对一个粉色的大盒子,雨姬突然吃吃地笑了。

<<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十七章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十九章 >>
13
查看我收藏的小说

打赏作者

催更都是套路
打赏才是真爱

           

15 thoughts on “风乎舞雩重启版 第十八章”

  1. 别了吧··怎么感觉不对劲·。NTR真的恶心人。千万别搞什么偷梁换柱。

  2. 所以说,纯正的关系真的是很脆弱的,如同百合文中出现的男性,如若两性纯爱文出现的异性,这一切的一切正如绚丽的画作外点燃的火柴,稍有不慎就会烧毁这份本来的美好,任其色彩如何的绚丽奇美,也改变不了这片美丽只是承载在纸上的现实。
    (烧炭涂画也许是绘出惊世骇俗的奇招,但害怕烟火的我先前已屏住了呼吸)

  3. 人家大佬的文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们给人家钱了么就在这指指点点?不爱看别看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